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八章 “在絕望的深處”

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八章 “在絕望的深處”

現在每分每秒的決斷,都關乎到我的生死。當然,如果我還想活命的話,現在回到閣樓小屋去是極其愚蠢的選擇……然而那又算什么?因為這個我就要置凱爾的生死于不顧嗎。

可以說現在的諾曼底大道是最危險的地帶。我提前2個街區就下了高爾夫。一邊警惕地窺視著周圍的情況,一邊步行前進。異常寂靜的街區上,什么動靜都沒有……

唯獨在我家的門前,一輛看起來很眼熟的奔馳停在那里,引擎還沒關。那是之前死掉了的蘭迪和他的部下所乘的車。

“切!”

就在有人罵著走出屋子之后——

轟!!

從屋子的窗戶中迸發出巨大的火焰和爆破聲。我被熱氣和沖擊波推著不住向后退卻,隨即失去平衡,倒在了路邊。然而我的眼睛并沒有離開那里。就像白癡一樣呆呆地,看著滾滾而上的黑煙,毫無辦法。

我的大腦在一瞬間停止了思考。如果我的腦子還可以稍微運轉一下的話就會明白,經過那樣的爆炸,里面的人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奔馳車上的人到最后也沒有看到我這么狼狽的樣子。

諷刺的是,目睹了整個爆炸過程的司機并沒有發現他們真正的目標,悠然地發動車子離開了。

只剩下傻呆呆坐在路上的我……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的世界被黑色的濃煙、熊熊的火焰、燃燒的聲音、燒焦的味道完全填滿了。

為什么?

為什么在我剛想要守護一個人的時候,她就會在那之前受到傷害而消失?為什么凱爾會死……

我突然尖聲大笑了起來。有什么奇怪的?你想去質問誰?真是笑話。你不是全都明白了嗎?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嗎。找到凱爾,利用她,到最后也沒有放她走,這不都是殺手Phantom干的好事嗎。

為什么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為什么還不自量力地想要去保護她?至今為止,你還沒有真正保護過一個人。

“……夠了,我已經厭倦了。”

我移動著那筋疲力盡不受自己意識控制的身體。要去哪里呢?自己也不知道。我知道的就只有要將所有的一切都結束。

我自言自語著站起身來,開始挪動腳步。

對如何保護自己、如何逃跑,已經完全沒有興趣了。

現在只想……忘記。所有的一切。我想讓一切就這樣從我記憶中抹去。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聽完賽司博士的詳細陳述,麥格沃伊好象陷入了非常疲憊的狀態。

“真的是讓人難以相信啊……”

“不過……賽司博士,你的話已經得到了印證。”

“我剛才接到莉茲·格蘭多打來的電話,她說克勞蒂婭的手下Phantom——Zwei好象已經背叛她了。”

“哈哈,真是難得……變化真快啊。”

“不過,你為什么會加入梧桐組呢?”

包括麥格沃伊在內,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想知道這個答案。本來已被免罪理應回歸到Inferno蟄伏起來的賽司,竟然被黑社會們雇傭擔任在洛杉磯地區的情報調查人。

“對不起。讓大家都蒙在鼓里。不過為了使真相大白,我沒有別的辦法……”

“不愧是你的作風啊。總是給我們驚喜。”

“不敢。”

賽司白白的笑臉自嘲道,這時麥格沃伊又對他說道:

“我批準你可以回到Inferno。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想讓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

“關于背叛者克勞蒂婭·瑪昆內,現在已經確定了她的去向,落網也是遲早的事情,不過,Phantom現在依然下落不明。”

“是這件事啊……那我派我的手下Ein去尋找他的下落吧。”

“嗯……新舊的Phantom的對決,很有意思。那就由你去辦吧。”

結束了同麥格沃伊會談的賽司,向站在門外待命的Ein傳達了對現任Phantom“Zwei”的追殺令。

“Ein,本來今天晚上你應該已經將Zwei捉住了。”

“……是。”

“為什么放他走了?”

“……對不起。”

“害怕Zwei嗎?”

Ein低著頭不說話。

“……那我換個問題吧,Ein,你能將Zwei殺掉嗎?”

“……他已經進步了很多,如果對決的話,或許死的人是我。”

“原來如此,這是你的愿望嗎。不管怎樣,你好象也已經到極限了,是吧,Ein。”

一年前,受到發瘋似的Zwei的影響,Ein的精神狀態很明顯地受到了損害。雖然在一段時期內看起來似乎已經痊愈了,可是那只是短暫的恢復而已。她戰斗能力的弱化,好象是無法彌補的。這一年的苦難日子里,盡管Ein已經弱化,可是她是賽司唯一一枚可以自由調動的棋子,不過在已經回到Inferno的現在,完成使命的Ein已經再沒有過多的利用價值了。

“算了,沒關系。你已經立了很多功勞了。”

賽司通過從Ein身上得到的數據和經驗,已經系統地確立了自己的洗腦調教技術。現在,他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在更短的時間內,培育出一個跟Ein一樣的殺手來。

“Ein。我承認你作為我的實驗作品,已經充分發揮了自身的價值。在殺了Zwei后,Ein,我就允許你休息。把這個當作成你的最后一個任務去做吧。”

賽司最后的命令,對Ein來說是非常無情的。

“將現在的Phantom——Zwei殺掉。不過,你不必回來匯報了。”

這句話所包含的殘酷意義,穿透了少女的心。不必回來……也就是說這次最后的任務,自己死掉也沒有關系。

“這次戰斗的難度很大吧?”

無情與慈愛并不是相對的。賽司那冷冷的微笑便是證明,而看著他這種微笑的是依然虔誠和感謝的目光。

“謝謝你。博士……”

風吹過夜晚的沙漠。現在和以前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改變,我感覺這里的時間停止了。一切始于這個廢棄的工廠;決定要重新過新的生活也是在這里;那么……結束,也應該在這里比較好。

沒關系。她應該會明白。會不遠千里趕到這里吧。所以,我只要在這里等她就可以了。

我想起了在這里與艾倫的點點滴滴。絲毫沒變的背景讓我覺得一切就像夢境一樣生動可見。真的,那個時候,感覺她好象就在我的身邊一樣。

淡淡的月光中佇立在那里的影子,如同幻覺般朦朧……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幻覺變成了真人。

“我想你會在這里。”

正如我所期待的,她終于還是來了。

“嗯。我想你會知道我在這里的。”

“我說過讓你逃跑的。”

艾倫的聲音比任何時候都悲傷、空虛。

“可是,我決定在這等你。”

“我必須要殺了你。”

艾倫一邊冷冷地宣布,一邊舉起了手中的槍。

“那就請你殺了我吧,這正是我所希望的。”

我面對著艾倫舉起來的槍口,無力地微笑著。這對艾倫來說好象很意外。寂靜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動搖。

“……你為什么會這么說?”

“……我已經累了。誰也救不了,誰也保護不了……這樣的人生,我已經厭倦了。”

一點都沒有改變。自己不惜編造偽證想要保護的凱爾,結果最終也被殺了,曾經我想救贖的艾倫,現在手上依然在繼續沾滿鮮血。

每次當我發誓要保護、不想讓她們受傷害的時候,就會發生變故。已經重復過很多次了。

“如果一定要被殺的話,我情愿被你殺死。狠下心來殺了我吧。”

我閉上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氣,等待解放的那一刻。可是,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槍聲還是沒有響。

“……求你了。你也拔出槍來吧。”

耳邊傳來Ein苦苦的哀求。她的意思應該是無法對一個毫不抵抗的人下手吧。于是我從懷中拔出槍,讓Ein看到。

“你把槍口對準我。”

我按照她說的,將槍的準星對準了Ein的眉心,看起來就像要殺死她一樣。

“對,就那樣。然后扣動扳機,立刻。”

她的語氣很急迫,好象被什么追趕著一樣,以前Ein不會這樣說的。

“求求你,殺了我然后走吧。不要死在這種地方。”

“那樣的事情,我……做不到。”

“那么,一切都是謊話嗎?你那個時候說過,即使要傷害某個人,也要以自己的意識活下去。不是嗎?”

“…………”

我無言以對。

“我憧憬過。那天的你的堅強……我也是一直相信你肯定還活著……肯定還在堅強自由地活著,就因為一直這樣想著,我才會活到今天。”

我跟她,就好象才剛剛分別似的,互相還不明白彼此的心意……

現在,一邊哭一邊訴說著的艾倫的獨白,宛如是從一年前的那個時候傳過來的一樣。

“你是我的夢想。或許我也可以選擇,選擇另外一段人生。你曾經向我承諾過,終有一天,我也會有那樣的人生。只是因為你還活著,這個世界才沒有變成無盡的地獄……所以,求求你,請扣動扳機吧。我不想一個人活在沒有你的世界里。”

“艾倫……”

我不知道,也沒有機會知道。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樣的自己……竟然成為了某個人的心靈支柱。

去哪里了呢?一年前,支撐我這副身軀的霸氣。讓我決定不管怎樣,都要活下去,都要和艾倫一起逃跑的那股力量。絕望也好,放棄也好,都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那不是我一個人的挫折。那天,灼燒著我胸口的那種感情,現在又重新復蘇了。

我想拯救這個女孩。我不想讓她再過機器人一樣的生活,我要讓她感受到作為一個人所應該有的幸福,哪怕是一點點也好。只要有這樣的信念,然后在稍微努力一下的話……

“玲二……”

“我不會開槍的。”

我阻止了艾倫帶著責備口氣的發言。

“可是,我……”

“隨你喜歡吧。”

說著,我站起來,開始對艾倫進行說教。

“如果命令真的那么重要的話,你就朝我開槍吧。從明天開始就把我忘記重新生活。如果你做不到,你就失去了做殺手的資格,給賽司博士丟了人。那樣的話你還是不要叫Ein這個名字比較好。”

我一步一步,慢慢地朝舉著槍的艾倫逼近。艾倫一邊哆嗦著嘴唇,一邊朝后退去。

“……我要……把你……”

“快點決定。用你自己的意志。”

看起來已經到了忍耐極限的艾倫,突然閉上了眼睛。搖晃的槍口、顫抖的肩膀,都已經近在咫尺,一把就可以抱住。剎時,Ein將槍歪向一邊,將膽怯的臉龐深深地埋進了我的胸口。

僵直生硬的艾倫的身體突然癱軟了。

“我……失去資格了嗎?”

“是的。這樣就好了。你不是Ein。是艾倫。你已經決定了是吧?你自己決定了是嗎?”

“……嗯。”

臂彎中艾倫的身體一直不停地抖動著。她自嘲似地笑了起來,不過那是微笑沒錯。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發自內心的笑。

“我們再重新來過吧。”

“這次,我們兩個人一定不能再分離了……要永遠一起走下去。”

走到外面,風向改變了。深深的黑夜開始出現了亮光。早晨快來臨了。

“那次,我們是朝北逃跑的,這次我們朝南走吧。”

“……好的。”

雖然這次跟上次一樣,是毫無目的的旅行,但是我的心卻很輕松。因為這次從一開始,艾倫就一直在笑。

沿著沙漠的高速公路一路南下的高爾夫,向洛杉磯郊外駛去。

箭頭湖畔,埃塞克·維斯梅爾的別墅……我沒有想到我會再一次來到這里。

“……為什么要到這里來?”

艾倫應該非常不理解為什么我會選擇路過這里吧。因為我不想像上次那樣逃跑得十分辛苦。雖然只是臨時想到的主意,但是畢竟有冒險的價值。

跟我想的一樣,那只手提箱還在原來的地方。這幾天,Inferno連續受到襲擊,已經使他們忘記了埃塞克的死還有從黑社會手中消失的這500萬美金。

500萬美金。作為兩個人的逃亡資金已經綽綽有余了。不過,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到這些鈔票的那個晚上。

(凱爾……)

這些鈔票里包含的是凱爾的憤怒和悲傷。而我卻要靠這個,來繼續活下去。我一直在欺騙她、利用她。最終,卻得到了這樣的結果。我即使想補償她也無法實現了。

(凱爾……)

她肯定會十分生氣,會非常恨我。可是,對不起。你所在的那個世界,我暫時還不會去的。因為我還有要做的事情……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