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四章 “碼頭的攻防戰”

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四章 “碼頭的攻防戰”

地下室的考問已經進入了第三天。雖然我沒有參與碼頭的襲擊,可是之后帶著負傷的Ein逃跑卻是雷打不動的事實。盡管我已經飽受了數次的拳打腳踢,不過現在肉體上的傷痛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感覺了。這次我是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我已經走投無路,無法再逃跑了。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吾妻玲二的人生,僅僅才過了3天就要以死亡告終。

“快從實招來!賽司在哪里?”

鬼知道,剛這樣想就挨了一拳。也不知道被打的是左臉還是右臉。

“你帶走的Phantom去哪里了?”

(我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

我冷笑著。

不過還好被Inferno捕獲的只有我自己。分開行動的艾倫好象把追兵甩掉逃跑了。所以他們暫時還不會放棄放。與這些人作對,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你退下吧,莉茲。”

“可是……”

“用那種方法,是什么都問不出來的。交給我吧。”

“……是么。”

砰的一聲,門被重重地摔上,莉茲退了出去。然后狹窄的地下室只剩下了克勞蒂婭一個人。

“竊聽器已經切斷了。你現在想說什么都沒關系。”

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即使沒有語言,但擁有許多共存秘密的兩人,確實也沒有什么交流的必要。

“如果不抄近路的話,說不定就不會被抓住了。”

克勞蒂婭的聲音十分冰冷,也并不是沒有道理。我將她好不容易給我提供的機會,像垃圾一樣扔掉了。

“你太傻了。”

然而,我不后悔。

“這才是真正的我。竭盡全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只不過最終沒有成功而已……僅此而已。”

“你是這么想的嗎?你還有呼吸、四肢健全的待在這,可是你覺得你已經輸了,是嗎?”

“……聽你的口氣,我好象還有機會是吧。”

“沒錯。”

克勞蒂婭好象在責備我這種破罐子破摔的態度,尖銳地打斷了我的話。

“如果大家都真的懷疑你跟賽司的關系,那么詢問就不會這么簡單結束了,對吧?”

“…………”

“你的行為雖然可疑,但這也并不能成為你跟賽司有關系的證據。只不過組織無法理解你在想什么。”

“……殺人機器Zwei已經恢復了記憶這件事,還沒有人發現嗎。”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你只要能證明你的身份就可以了。”

“身……份?”

“用行動來證明。你是誰的伙伴,誰是你的敵人。”

“你的意思是讓我親手殺了賽司?”

結果還是這樣。

不管遇到什么樣的挫折,如果不踩著某個人的尸體就寸步難行。這樣的人生,會被神所認同嗎。

“我,已經不是任何人的敵人或伙伴了。那樣的事已經與我無關。Inferno也好,賽司也好,我都已經不關心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是的,如果離開這里……又能怎樣呢?只會做回原來的殺手。這樣的生活,我已經厭倦了。

“……我想問一下,Ein是你的敵人還是伙伴?”

(!)

克勞蒂婭的這句話,比莉茲的拳頭更有效。

“你想幫她吧?所以才放棄了回日本的機會。不是嗎?”

“……你想說什么?”

“現在Inferno依然在全力追查Phantom的下落。因為她是找到賽司藏身之處的關鍵。如果在發現她之前,能將賽司收拾掉的話,Inferno就沒有理由再瘋狂地追殺Phantom了。”

“……你就那么希望讓我去殺他嗎?為什么?”

“我希望你能離開這里。希望你能為此而殺死賽司,重獲組織的信任。我不希望你死在這個無聊的地方。”

……我也說過同樣的話。在那個給沒有活下去的勇氣的少女起了艾倫這個名字的夜晚……

“賽司的行蹤呢?”

“我們已經放棄繼續追蹤他了。現在已經布好陷阱,就等他自投羅網了。”

“……自投羅網?”

“因為與Inferno的瓜葛,他應該不會繼續待在美國。所以賽司肯定會考慮向國外逃竄。因此,我們現在正在監視他有可能聯系的組織。”

“不被信任的我,會被列入追擊者名單中嗎?”

“我會盡力幫你的。怎樣?答應了嗎?”

我已經完蛋了。前途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可是在這之前,如果能為艾倫做點什么的話,也不算是最壞的結束方式吧。

“……我做。”

(我可以做到的……)

最后的那個晚上,我在艾倫的面前也這樣發過誓。下一次我再開槍射擊某個人的時候,我會按照自己的意志扣下扳機……

“請讓我來做吧。讓我來殺死……賽司。”

昨天黎明,在舊金山搜索賽司的行動組發現了線索。果然不出所料,有消息稱賽司打算經海路出國,已經與他的走私商朋友碰過頭。Inferno立刻組成追擊小組,來到了賽司和走私商碰頭的舊金山港灣地區。

組織派遣的這只部隊共12人,莉茲任隊長。全都配備機關槍武裝。而作為隊伍的第13個人的我,卻什么裝備都沒有。

“你不會是想讓我空手去吧?”

我嘲諷似地對莉茲說道,她立刻用殺人的眼神盯著我,最后終于遞給我一把手槍。可是,就在我的手剛摸到槍時,太陽穴便被一個硬硬的東西抵住了。

“雖然克勞蒂婭告訴我讓我把你帶到這里來……可是,說實話,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么。真不知道該不該給你槍。”

“確實。”

我有點挑釁地冷笑道。

“槍膛中一發,彈夾中15發……可以把這里所有的人都殺死了啊。”

莉茲更加用力地用槍抵住我的頭皮。我一邊頂住太陽穴上槍口的壓力,一邊故意野蠻地把遞給我的槍管打開。槍膛里已經裝填好的子彈,飛向了空中,骨碌骨碌打著轉,劃出了一道黃銅色的弧線。我迎著威嚴地俯視著我的莉茲,將槍管又安裝回原位。2次、3次……在尖銳滑潤的金屬聲響起的同時,彈出膛的子彈殼一個個地滾落到了柏油馬路上。在彈完第十五發后,我用拇指將保險栓扣上,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還剩下……一發。”

然后我打開槍管讓她確認,隨即將保險栓拉開。將最后一發子彈送入槍膛。

“……你想干什么?”

一直看著我的莉茲問道。

“你覺得一發子彈還會對你們大家構成威脅嗎?不過殺死賽司一個人卻已經足夠了。”

“很有膽量啊,小子。”

“總比被你從背后打死要好。”

恢復了平靜的集裝箱集配所人跡罕至。大家知道這次戰斗的殘酷性,都莫不做聲地一個跟著一個步行前進。前來接應的游艇,應該在這個集配所對面的停船場……

“對方一點都沒有警備,不是很奇怪嗎?”

“少羅嗦。還用不著你來擔心。你以為我為什么只召集這么幾個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

莉茲還沒說完,槍聲就將夜幕撕裂。走在最前面的兩個人,立刻血沫四濺,倒在了柏油路上。以此為開端,在去集配所的路上展開了突擊槍戰。

敵人已經在集配所布好了陣勢,那里并不單單只是一個小走私屋,兵力和武裝都很充足。不過莉茲率領的Inferno的追擊小組,雖然遭到突然襲擊,卻并沒有混亂,大家立刻散開開始反擊。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編排之外的我完全被無視了。我無論怎樣都無法融入莉茲的部隊,何況我本也無能為力。子彈只有一發。對莉茲他們來說,我只是一個既不會叛變,也沒有任何戰斗力的臨時演員而已。

“你要去哪里,喂!!”

聽到背后傳來莉茲的質問,我用手指著旁邊跑了過去,示意想要繞過敵人的埋伏。以我現在的處境即使被認為是趁機逃跑也沒有辦法,然而現在我已經顧不上考慮這些了。不管怎樣,在沒有得到最終的結果之前,我就沒有任何立場可言。

(我要干掉的,只有賽司一人。)

交錯的槍聲,已經變得很散亂了。我方的突擊已經快要結束了。先不管哪邊占據了上風……如果能盡早找到賽司的話,就能給他們提供突襲的機會。

“不許動!”

背后傳來了呵斥聲,我回過頭,莉茲的部下已經在腰上架好了機關槍,對準了我。

“去死吧,背叛者……”

一瞬間,莉茲部下的右半邊臉消失了,腦漿散了一地。

我立刻躲進了附近的遮擋物后。雖然想確認一下狙擊手是在什么地方,但我的位置也是露在外面的,如果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肯定會被狙擊。

從碼頭轟隆著傳來的全是主戰場機關槍的掃射聲。剛才的狙擊手仍然沒有動靜。好象沒有火力掃過來的跡象。難道想繞過來偷襲嗎?如果是的話,被發現藏身之處的人會處于不利的位置。我也必須移動。下定決心,我從遮擋物里沖了出來。

突然又響起了一聲槍響,腳邊的火花向四周飛散。

(壞了……)

敵人沒有動。正在等我自動現身。這樣的話,我就只能依靠自己的腳力了。我一邊不斷變換著方向,一邊朝下一個遮擋物沖去。

又有一發子彈打在了腳邊。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翻身倒地滾到一個集裝箱后,我稍微松了口氣……這時,我才發現敵人的舉動的奇怪之處。

敵人的攻擊很奇怪。子彈打的都是很低的位置。好象一直只在射擊我的腳,根本沒有想殺死我的意思……

(難道……)

突然,我的腦中閃過了一種極具諷刺的殘酷直覺。

只是沒有根據的空想。應該不可能,怎么可能……

我伏下身,匍匐著從集裝箱的另一面爬了出去。我必須要確認一下。對方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了。我屏住呼吸,從一個隱蔽物爬到另一個隱蔽物,朝著狙擊手的所在地,謹慎地迂回前進。

……看到了。

我看到了遮蔽物后的她的背影。敵人也發現了我,翻轉過身架起槍。

……我們的槍口和視線相對的時候,時間突然靜止了。

為什么?

為什么艾倫會在這里?

好象是為了打破這凍結的時間,新的槍聲又響了起來。

槍聲將我的意識拉回到了戰場,我慌忙躲回到集裝箱后面。

“Ein,你在發什么楞呢!?”

“賽司!?”

聽到聲音我剛想探出頭,子彈就擦著我的鼻子飛了過去。

“船來了。你在這里把他們截住!!”

“……是,博士……”

失算了。沒想到這家伙親自出來作戰了。即使我現在想在這里與賽司對決,可是也不能置艾倫于不顧。

這時,大口徑子彈的怒號繼續轟鳴著。

“哇哇呀呀呀!!”

是莉茲。她一邊朝著賽司瘋狂掃射,一邊沖著這邊突擊。害怕了的賽司也端起槍還擊。穿過這些子彈,莉茲倒地翻身滾到了我的旁邊。

“蠢貨!你也太愛逞強了吧!!”

莉茲一邊換著子彈,一邊破口大罵。

“不管在哪也找不到像一一樣只帶著一顆子彈就來打仗的傻瓜了……”

“嗚!”

突然,咆哮著的莉茲臉部一陣扭曲。向下看去,才發現她的右邊小腿全是血。剛才在往這里沖的時候好象中彈了。

“……那家伙?是一個人嗎?”

忍著劇痛,莉茲咬牙問我。

“不,Ein也在……”

“OK。我來引開Phantom,你去把賽司的腦袋給我取回來。”

我立刻偷偷向集裝箱外面看去。賽司已經不見了。加上莉茲的話即是2對2,至少也有五成勝算。我們已經占有了絕對的優勢,所以那家伙權衡了一下,自己逃跑了吧。

“快點去!”

莉茲不顧自己的傷,焦急地催促我去找賽司。

“可是你的腳……”

“啊,那個小丫頭,還真是不太好對付呢。”

莉茲自嘲似地笑了笑。

“不過這要看你了。如果你干掉了賽司,那個木偶丫頭也就會停止動作。我會在這里纏住她的,你趕緊去殺掉那個蛇怪!”

“莉茲……”

“要守信用啊,Zwei。好了,速戰速決,快點回來!”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低著頭從集裝箱的后面跑了出去。艾倫和莉茲……我不希望她們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讓我來結束吧,越早越好。

機會只有一次……

先毀了我們兩人的人生,又被他當作玩具一樣玩弄于股掌,這份憎恨已經化為了力量,我全力地奔跑著。握住槍把的手,也充滿著對艾倫的思念。我不害怕,不猶豫。再次用槍射擊某人的時候,我會以自身的意志來扣下扳機。就像我對艾倫發過的誓一樣,現在我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一心想將敵人殺死。

賽司博士。我要殺死你。即使我會因此墜入地獄,我也要親手殺了你。

剛要上船的賽司被我逮了個正著。我將槍口瞄準了他的心臟。

這種距離、這種時機,是絕對不會失手的。

聽到了嗎,賽司。死神正在呼喚你呢!

不知道是想反擊,還是已經清楚自己大限將至,賽司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他的臉非常恐怖。

“賽司————!!”

耳畔響起子彈出膛的聲音。

可是,那發子彈,卻無情地穿透了飛身過來擋住賽司的艾倫。

(!)

她盯著我的眼睛看了看,隨后一下子癱軟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

從背后抱住艾倫的賽司,扭曲著身體獰笑著。

“怎么了Zwei,臉色看起來怎么那么窩囊?”

無力的膝蓋和已經與玩具無異的槍同時落到了地上。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是凝視著被血染紅的艾倫的臉,一動不動。

“你那么氣勢洶洶的來,難道想一發子彈就結束嗎?”

賽司手上厚實锃亮的槍的準星慢慢地上升,感覺正好瞄準了我的眉心。而我那已經失去意識的身體,不知道為什么竟然還會動。就像發條在空轉一樣。

跪著的雙腿突然肌肉緊繃,將我推入了海里。

落到又黑又冷的水里時那一瞬間失重的感覺,我到現在仍然記得清清楚楚,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

……為什么?……為什么要那么做,艾倫……

不知過了幾個小時,在東方的地平線上,像在靜靜地燃燒般的朱砂慢慢染紅了天空。倒映在海里的那片紅色,被輕輕的波浪揉碎,水面也變為了朱砂色,閃閃發光。

在那片大紅的光芒中,我一邊仰面漂浮著,一邊不停地重復向老天問同樣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用自己的這雙手打中了艾倫,自己還想繼續活下去嗎?

“Zwei……”

這個我已經聽厭了的德語,不知道誰又在喊。

“Zwei……”

不過好象真的有人在喊。真是的,適可而止吧。我不叫那個名字。

“Zwei!喂Zwei!!你還活著的話就回答我!喊聲‘噢’就可以了!”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在不遠處的棧橋上,莉茲蹲在那里。被水泡的冰涼的手腳,感覺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我用力地劃著水,慢慢地朝莉茲所在的棧橋游去。

“笨蛋……”

已經聽慣了的莉茲的漫罵,今天早上卻變得有氣無力的。

“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我拖著沉重的身體爬上了棧橋,將濕透了的夾克脫下來扔在一邊。

“賽司呢?”

莉茲愁眉苦臉地凝視著水平線。

“讓他逃跑了。”

我吐出這樣一句話。

“我趕到的時候,他已經上船了。如果我的腳還能跑的話也許還有可能抓住他……不過沒關系,賽司如果沒有那個小丫頭,不是就什么都做不了嗎?能夠殺死Phantom已經很好了。”

“她死了……嗎?”

“嗯?哦,賽司將尸體帶走了。是你殺的吧?”

我的眼中浮現出了艾倫的樣子。

這個問題我真的不想回答。

“不過你還真是厲害啊。一發子彈就將那個木偶丫頭給打死了。”

不過,看到我的臉色后的莉茲,表情突然陰沉了下來。

“怎么了你?”

我第一次滿懷恨意地扣下了扳機。第一次想讓別人死。可是這份怨恨最后卻是由誰來承受的呢?

“哦,終于來了啊……”

隨著莉茲的視線,我看到集配所的對面,十幾輛車朝著這里飛馳而來。車上全副武裝的男人們沒等車停穩就跳了下來,干凈利索地朝周圍散開。隨后開進來的一輛高級轎車上,麥格沃伊和克勞蒂婭走了下來。

“事情怎么樣?賽司呢?”

麥格沃伊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問題。

“真是對不起,讓他逃跑了。”

“來遲了啊……”

“不過,也有個好消息,Phantom死了。是Zwei親手將她打死的。”

“……真的嗎?Zwei。”

雖然我想回答克勞蒂婭的問題,可是卻什么都說不出來。只是低著頭在心里念著。

“我很抱歉曾經懷疑你。”

麥格沃伊口氣平和地對我說道。

“不過,發生了那種變故,必須要慎重地判斷才行。不過我已經知道了你對組織的忠誠。今后我依然希望你能為組織盡力。拜托了,Phantom。”

“……!!”

剛開始我以為是我聽錯了。被稱作Phantom的少女已經死了。剛剛已經被我親手……

“覺得不可思議嗎?身手不反的前代Phantom竟然被他一個人就除掉了。從現在開始,我要稱他為Phantom,大家有什么意見嗎?”

“……那么他就繼承這個稱號了。”

克勞蒂婭臉上浮現出一絲陰郁的表情,朝我看過來。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作為人應該守護的東西已經一樣都沒有了。所以不管說我是鬼也好、惡魔也好、畜生也好,都無所謂了。被叫什么都沒關系了。可是……竟然叫我Phantom?

真是杰作,真是笑話。這個世界究竟要瘋狂到什么地步?

“祝賀你,從今天開始你站在了成功的顛峰。你要在恐怖的黑暗世界里,再次打響Phantom這個名號。”

H&KUSP(Heckler&KochUSP)

德國S&U公司生產的大型手槍,1993年發售。其特征為,在復進簧內裝有專門設計的后坐緩沖系統,以及可以選用多種不同型式的扳機機構。裝配有小型鐳射燈瞄準器。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