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二章 “蘇醒的記憶”

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二章 “蘇醒的記憶”

——洛杉磯長灘機場·AM0:20

等候在Inferno派來迎接賽司博士的高級轎車后座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克勞蒂婭·瑪昆內。

“辛苦了。”

“哎呀,哈哈……您親自來接我,真是無上光榮啊。”

“今天你打了一個漂亮仗,這是應該的。”

平時克勞蒂婭總是對賽司的殷勤非常反感,賽司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這樣對自己說感謝的話。

這其中好象包含了什么別的意思吧。賽司也察覺到了話里有話,于是他他自嘲地笑了笑。

“……真是個怪物啊,那個少年。”

“你滿意了嗎?”

“……算是吧。”

沒有出聲的克勞蒂婭,目光不知道為什么看起來有點不可捉摸。然而,賽司并沒有注意到這點。

“那兩個人呢?”

“我讓他們兩個乘坐標準艙回去了。給他們安排的時間和航班都不相同。兩個人現在應該都在飛機上吧。Zwei要比Ein……早一點,估計黎明之前就會返回洛杉磯吧。”

欣賞了一會窗外的夜景后,克勞蒂婭緩緩地開了口。

“最近,在洛杉磯,我還有個任務想要交給你去做。”

“……我想目前行動的焦點應該是在東海岸那邊吧。”

“不是麥格沃伊他們下達的作戰指示……而是我個人的事情。”

賽司透過防彈玻璃向駕駛席看了一眼。司機看起來沒有聽到兩人的談話內容,因為后座跟前面是隔音的。

“這樣沒問題嗎?稍有閃失就會被認為是急功近利的獨斷行為哦。”

“正因為是不可預期的大功績,所以才可以主動向上級邀功。如果接到命令才行動的話就沒意義了……而且那樣的話,反而會陷入被動。”

“原來如此。”

得到了合理的解釋之后,這項任務自然也就沒問題了。賽司滿意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多余的話就不用說了。”

“拜托你了。”

“類似暴力團伙和黑手黨的聯合國。”

……記得克勞蒂婭曾經這樣跟我解釋過Inferno的含義。

可是為什么Inferno每次總是暗殺黑道的大人物呢?我雖然不太清楚,但也漸漸明白了。

Inferno好象是由全美國的本土犯罪組織聯合起來成立的一個集團。雖說都是本土人,但也都不是泛泛之輩。Inferno的成員全都是各個組織的精英。他們都在一步步邁向頂峰,都是些有實力的年輕干部,但只是缺少登上最高權利寶座的機會。

他們不拘泥于老一輩所固守的舊習慣和成規。他們互相分享自身所知道的情報,避免抗爭,以達到最大效率的共同繁榮為目標。對這樣的他們而言,最大的障礙就是像今天被殺的盧西奧·瓦魯薩尼之類的一手遮天的黑手黨的老牌掌權人們。

于是,就有了Phantom的存在價值。

將老一代掌權人清理后,加入Inferno組織的人們就可以早一點取代他們的位置,出人頭地就容易多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可以作為各個組織的新領導人睥睨群雄了吧。這樣的話,Inferno這個組織就會發展成為黑手黨權貴匯集一堂的一個網絡……

當然,雖然我掌握了這個內幕,但也并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對于處于組織底層的我來說,這只是遙不可及的神話而已。不要說我不理解,就算理解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

這時,我聽到大門口傳來輕輕的開關門的聲音,好象Ein也回來了。

你回來了。嗯,我回來了……

類似這樣的問候,我們之間從來沒有進行過。從特意悄悄地不發出聲音走進屋子里這點來判斷,就可以知道來者是Ein了。她也知道在屋里的人是誰。不需要說話、也不需要視線相對。像這樣沉默的每天,就是在這個諾曼底大道旁的閣樓房間——兩個人秘密的家里的日常生活狀態。

淋浴間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過了一會停止了,空氣中的濕氣逐漸散發出了香氣。

她現在應該像平時一樣,剛淋完浴,正在擦身體吧。不必忌諱也無需害羞。我們就像完成任務回到狗屋的兩只小狗一樣。這樣的關系,我們也已經習慣了。

……突然,我注意到,房間里的空氣似乎凝固了。我無意間回頭,發現穿著睡衣的Ein,正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我。

“……怎么了?”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但Ein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著我。

“……沒什么。”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陣沉默之后,Ein終于開了口。

“只是……覺得你很可怕。”

“唉?”

“沒什么。不要在意。”

說著,Ein迅速轉過身,躺到了床上。

是我聽錯了嗎?不是的話,那應該是句不可能聽到的話才對。可是,我覺得剛才Ein確實說過“可怕”這樣的詞。

在這3個月里,實際執行暗殺任務和進行相關的準備工作的時間加起來總共也不到三周。雖然如此,但并不代表著新人暗殺者和他的教練可以休息。在空閑的時間里,我會被Ein帶到街上去。

走落的姿態、眼神、地鐵和出租車的使用方法……混入人群的偽裝技巧。

殺人技術之后,就是成為一個普通市民的訓練。現在,我即使一個人在街上散步的話,也不再害怕,可以偽裝得很好。對會話也很有自信,讀寫方面雖然還沒能達到流利讀報紙的程度,但是廣告和道路標示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

當然,暗殺術的課程還在繼續補充授業中。毒藥的知識、跟蹤、監視、竊聽的技巧以及對策。如果長時間沒有任務安排的話,我們也會回到廢棄工廠住幾天,進行整天的戰斗訓練。從洛杉磯乘車過去大概需要2個多小時。在這個離高速公路很遠,在地圖上也找不到的廢墟里,即使猛放大炮也不會有人注意到。最近的特訓內容,就將重點轉移到了爆破目標和狙擊上面了。

只要沒有其他的安排,每天必須要開3個小時的車……這也是Ein規定的“自學科目”之一。因為對于洛杉磯市民來說,汽車是跟衣食住一樣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想要在這個城市過普通市民的生活,就必須習慣跟走路一樣平常的駕車。雖然我沒有接受正規的訓練,但是普通人的駕駛技術很快就學會了。與射擊與格斗相比,開車沒有對身體的摧殘,所以對我是一種放松。

現在,我可以駕駛著老型號的大眾高爾夫,在高速公路上以70英里的時速飛馳。在一側有4條行車線的寬闊高速公路上,幾乎沒有車可以妨礙到我。即使超速飛馳,我也有閑暇去欣賞車外的景色。從旁邊開著的窗戶進來的風吹拂著我的頭發,感覺非常愜意。雖然這也是被規定的訓練之一,不過像這樣在高速公路上悠閑地訓練我并不討厭。

轟!!

我那飄忽不定的思緒,被一聲巨響拉了回來。隨著耳邊響起的排氣聲,一輛紅色跑車從高爾夫的旁邊呼嘯而過。是法拉利。像那樣趾高氣昂的高級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并不稀奇,可是像那樣快的速度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時速肯定超過了150英里了……說不定能到250公里。而且剛才的司機好象是一個女人。雖然只有一瞬,但是我好象看到了她那飄逸的淺黑色直發。這時,我想起克勞蒂婭好象也是那樣的頭發。就在我浮想聯翩的時候,胸前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

“你好,Zwei。”

不是別人,正是克勞蒂婭。她一改平日冷靜優雅的口吻,聲音似乎有些發顫。

“我在下一個汽車餐廳等你。快點過來。”

她用帶點惡作劇式的口吻說完后,電話就突然被掛斷了。如果是偶然的話這個時間也太巧合了。莫非……

“好久不見了啊。”

我到了汽車餐廳的停車場后,立刻就發現了克勞蒂婭。只不過,她的車有點太眩目了。

“嗯……好厲害的車啊。”

法拉利F40。雖然是已經退出了王者寶座的上一個世紀的機器,但也絕不是一般的人物所能擁有的車。

“V8雙渦輪478馬力……習慣了這輛車的話,開其他車都會很不適應。偶爾開開這個,是我現在唯一的消遣。”

“今天莉茲沒來么?”

“她受不了這么快的速度。”

(就算那樣,也不能不帶護衛出來吧。)

“怎么樣?不想試試這部車嗎?”

她帶著調侃的口氣對我說。怎么辦?這可是極其少見的超級車啊。我自身也很有興趣想坐坐這輛車……可是,我并不是來兜風游玩的。即使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也無法進行練習。

“對不起,我要進行駕車的練習。”

“我知道啊。我當然不會妨礙你練習的啊。”

“……啊?”

這對我是極大的誘惑。難道……她是說讓我來駕駛這輛法拉利嗎?

我又看了一眼華麗的車身曲線。好美……不僅如此,越看越能感覺到其中所隱藏的那股力量。與眾不同的品位,像荷爾蒙一樣傳遞了過來。這種不可思議的興奮到底是什么。我對這輛車……著迷了嗎?

我產生了一種很久都沒有過的可以稱得上是欲望的沖動。這是在作為殺手備受壓抑的生活中,幾乎沒有過的感情。所以我不想放手。我希望自己能抓住這份感情。魯莽也好,愚蠢也好,現在我的心底確確實實地呼喚著這份感情。我想擁有這輛車。

“那我的車怎么辦呢?”

“停在這里就可以了。我會在這里消磨時間的,所以你就盡情地享受吧。”

克勞蒂婭把鑰匙遞給了我。

在汽車餐廳中,有三雙眼睛看著這輛紅色跑車離去。其中一雙是克勞蒂婭的,還有兩雙是兩個東洋人又黑又冷的眼睛。

“這真是一輛頂級的王者之車。那個走運的駕車手不還是個小鬼嗎?”

雖然是東洋人,但是體格很好,像熊一樣的一個男人跟克勞蒂婭搭話道。

“資質跟年齡應該沒有關系的吧?”

克勞蒂婭輕輕笑了笑,回應了他。

“我們這是第一次見面吧,Mr.梧桐……那位是?”

“這是我的弟弟,志賀。”

“……你好,請多關照。”

與看上去是武斗派的哥哥不同,這個文靜的男人輕輕地打了聲招呼。

“可是,這樣合適嗎?這么明目張膽見面。”

“不用擔心。我已經布置好煙幕彈了。所以今天在這里,你可以不必顧忌,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好了。”

“那太好了。”

熊一樣的男人……梧桐大輔大膽地笑了起來,寬闊的背頓時也放松了下來。

“我認真地考慮過你寫的大綱,簡單地說就是你提供武器,我提供人,是這樣的條件嗎?”

“沒錯。”

“這我可無法接受啊。既背負罪名又會受傷的可都是我們這邊啊。”

“你覺得這個條件很不公平嗎?這個計劃的好處可都是屬于你一個人的哦。”

“啊,真是讓人接受不了啊。”

靜靜地聽著兩個人談話的志賀,也對克勞蒂婭提出了疑問。

“這對我們來說確實是求之不得的有利條件。而且簡直可以說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可是,我聽了你的話之后有一個疑問。Miss.克勞蒂婭,你這么做,對你到底有什么好處?”

“我想賣給重情重義的黑社會老大們一個人情。”

“……你說你的目的只是為了賣一個人情?”

志賀深感懷疑,用犀利地眼光看著克勞蒂婭。

“義氣這種東西,也是非常寶貴的財產。尤其是你們這樣的黑社會圈子里,不是最穩定的流通貨幣嗎?”

“好吧。就算你是在騙我們也沒有辦法。不管怎樣,我們會再商量一下你的提議。”

梧桐沒有再繼續談下去,草草地結束了這次會議。

——洛杉磯港口·AM10:00

“就是那邊的碼頭。”

接到賽司博士下達的緊急任務,我和Ein來到現場視察地形。

“今天晚上22點,會有中國國籍的貨船,從那里入港。所運貨物為陶器。還有從東海岸的中國黑社會運進來的500千克可卡因。”

“要我們將那些東西搶過來?”

我表情厭倦地詢問Ein。

“那確實是最終目的。不過并不是我們的任務。襲擊部隊已經另有安排,我們的任務是掩護。從這個位置用來復槍掩護襲擊部隊的突擊到撤離。”

我放下望遠鏡,用肉眼目側距離。

“就是從200碼到……50碼?”

“沒錯。”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有一處不妥。

“不能再離得遠點嗎?在這個地方,如果被人發現包圍起來的話,我們就完了。”

“能夠射到貨船甲板上的射角,只有這里而已。我來射擊,Zwei負責周圍的警戒。”

“原來如此。”

這樣的話就萬無一失了。本來這個任務也只需要一個人的火力,以Ein的實力已經綽綽有余了。

“我們回去吧。要快點準備一下。”

“那么,我們就在回去的路上解決午飯吧。”

從傍晚開始,市里下起大暴雨。雨滴敲打著窗戶,窗外一片轟隆隆地雷鳴。

“……這下麻煩了啊。”

我想到半夜的任務,不禁這樣脫口而出。原以為晚上的港口在工作燈的照明下會很亮,可以確保清楚的視野。然而這個如意算盤卻意外地落空了。

如果有了明暗的對比,隱蔽處就會完全陷入黑暗之中,辨認起來會很困難。再加上這場雨。今晚的任務,看來八成要夭折了。

咚!咚!咚!

混著沙土的雨中,傳來了一陣敲門的聲音。Ein立刻把槍藏了起來。確認無誤之后,我起身前去開門。

“……誰?”

“打擾你們了吧?”

“莉茲……”

昏暗的走廊下面矗立著修長的身影,她是克勞蒂婭的保鏢——莉茲。

“克勞蒂婭讓我傳話給你,Zwei,今天晚上8點,你到克勞蒂婭的家里去。”

我一時間呆住了,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

“怎么這么急……是什么事情?”

“臨時換班。我今天晚上必須要去參加一個貨物交易。真是讓人討厭啊。所以,我的職責由你來代理。這可是Miss.瑪昆內親自點名的呢。”

“等一下,我們今天晚上還有別的任務。”

“什么?我沒聽說啊。誰下的指示?”

“賽司博士。”

“啊……那是賽司私自下的命令吧,一定是。沒關系,克勞蒂婭的命令優先執行。”

“可是……”

我剛想反駁,莉茲的臉色明顯不悅。

“我說,再怎么說我們的上司都是克勞蒂婭吧。你們想陪那個家伙做游戲是你們的自由,不過至少應該工作優先吧。明白嗎?”

(什么做游戲啊。每次都是關乎生死的任務啊。)

可是正當我還想反駁的時候,Ein打斷了我。

“去吧,Zwei。”

“Ein……?”

“博士安排的任務,我一個人執行就行了。你按照Miss.克勞蒂婭的指示去做吧。”

“可是……很危險啊。”

“不要緊,不會有問題的。”

“就是。Zwei,你不要自作多情,自討沒趣了。”

說完,莉茲就把寫著克勞蒂婭住址的紙條遞給了我。

“8點啊,別忘了。”

然后,也不給我回話的時間,莉茲那修長的身影就轉身離開了。

“今晚的任務,一個人很危險啊。”

“是的,必須要重新安排作戰計劃。”

如果只是掩護射擊的話是很容易的任務,可是要持續到掩護襲擊部隊撤退的話,其后自身就會孤立無援。最后撤退的她,就沒有人來掩護了。

“這樣不行啊,Ein。”

“選擇權并不在我手上。”

“我所能做的只是利用分配給我的器材和人員來完成分配給我的任務……僅此而已。”

雖然自己已經身陷絕境,可是Ein依然還是那副冷冰冰干巴巴的語氣。就好象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

“你快走吧。要遲到了。”

像往常一樣,她沒有給我猶豫的時間。簡單干脆地說完話,永遠只面對眼前的現實。

“我要帶的東西很多,所以我要駕駛停在下面的高爾夫。你就開藏在5號街的Taurus(注:福特公司的車型,已停車)吧。”

“……知道了。”

雨好象又下大了。克勞蒂婭的住宅在以聚集了很多高級住宅而聞名的瑪麗塢。雖然我已經知道了地址門牌號,可是這里并不是每一個單元都有街區標示。于是我大概確認了她家的所在位置,然后就只能根據建筑物的特征來尋找了。

尋覓了半晌,好不容易發現了跟紙條描述相類似的房子。不,用房子來描述有點不太準確。更確切的說應該是豪宅。她竟然獨自擁有這么豪華的一整棟宅邸……我對于Inferno干部的富有,又有了新的認識。

我站在大門口,用對話機告訴她我到了,然后身穿寬松舒適居家服的克勞蒂婭親自出來迎接我。

“歡迎你,Zwei。沒找錯地方哦。”

沒想到房子的主人竟然親自出來迎接……這么一說,我突然覺得與公寓的規模相比,房子里的氣氛顯得稍微有點空蕩閑散。幾乎所有的窗戶都沒有亮燈。

“其他的保鏢呢?”

“只有你一個哦。”

(怎么這么胡來。)

如果發生什么事情的話怎么辦?

“他們都休假嗎?”

我不禁很驚訝。克勞蒂婭笑了笑,解釋道:

“根本沒有啊,連只狗都沒有。一直以來都只有莉茲一個人。剩下的就全部依靠感應器了。”

“我去周圍巡邏一下。”

“是嗎?那,我去準備些飲料。你想喝什么?”

“我不喝帶酒精的飲料。”

我在屋子的周圍巡邏完后大吃一驚。這座公寓的警備系統簡直可以稱得上是銅墻鐵壁。對人用雷達、壓力傳感起、紅外線、熱感應器……在所能想到的可以入侵的路徑上都至少有三種以上的警報器。更厲害的是,還設置了催淚瓦斯和塑膠彈等非殺傷式的機關。偽裝得也很高超。有了這樣奢侈的系統,根本不需要人來保護了。如果警報響起的話,只要跑到防空洞中,然后等待救援就可以了。

“怎么了?”

“我不知道為什么讓我來這里。”

我不是開玩笑,而是此時心里真實的感受,可是克勞蒂婭卻覺得很好笑似地笑了起來。

“說了句很老實的話啊。”

然后,克勞蒂婭把手中拿著的兩個玻璃杯中的一個遞給我。

“……我現在在工作。”

“所以身為上司的我才讓你喝啊。喝一杯應該不會倒吧?沒接受過這樣的訓練嗎?”

當然沒有。我找個什么樣的借口好呢?

“……我還是孩子。”

“噗嗤……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點底氣不足地說道,結果克勞蒂婭終于忍不住爆笑了起來。她捂著肚子,兩只手也無法好好地拿住酒杯。

“乖,乖,是姐姐不好。”

“我……”

“你只要拿著就行了。這不過是氣氛的問題。”

她是這個意思嗎。正在我拿著遞給我的酒杯不知所措時,克勞蒂婭用她的杯子輕輕地跟我的碰了碰。當……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屋子里響起。

“一個人喝沒有意思。”

沒關系嗎,這樣做?我不知道我來這里要做什么。雖然有點愚蠢,但這是我的真心話。有那么先進的防護系統,保鏢之類的就形同虛設。在這個舒適的房間里,除了跟克勞蒂婭作伴以外,真的再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了。不過,那么先進的設備,到底要花多少錢呢。想到這,我突然冒出一個疑問。

(為什么不使用人呢?)

這套裝置的維護也不會便宜到哪去。如果有幾個保鏢長期駐扎的話,在成本方面肯定會更劃算一些。對了……其他的兩個干部,麥格沃伊和維斯梅爾身邊從來都是跟著很多保鏢和司機。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麥格沃伊是哥倫比亞的毒品大王。維斯梅爾是掌握洛杉磯的暴力團伙“布拉迪茲”的頭目。身為Inferno創始人的兩個人,都是當仁不讓的犯罪大王。跟其他的Inferno組織的成員的身份是不同的。可是,跟他們同樣是Inferno干部的克勞蒂婭,她身邊卻只有莉茲一個人。

“……我有個問題,可以問嗎?Miss.瑪昆內。”

“什么?”

“其他的干部們,除了Inferno都擁有自己的獨立組織,那你呢?”

“……”

克勞蒂婭苦笑了一下,抬頭望著天花板。

“我……所在立場是行使Inferno的實權對吧?像這樣的工作,必須是不屬于任何組織的人來做才行。因為這樣對加入Inferno的所有組織來說才會公平,對吧。所以,我是獨立的。”

這樣說完,克勞蒂婭臉上浮現出了似乎有點自嘲的微笑。

“以前,那個能讓我安心生活的家……已經沒有了,已經被消滅了,被Inferno。活著的只有我一個了。”

Inferno,是犯罪界的野心家們為了尋求共同的利益而聚在一起的聯盟。置身于這樣的組織中,對克勞蒂婭有什么好處呢?沒有。沒有背后組織的克勞蒂婭,也沒有機會與其他成員分享“共同利益”的機會。

也就是說,在Inferno的內部是不可能有野心存在的。更具諷刺意味的是,組織的利益只與她的信用緊密相連。克勞蒂婭不可能因為一己私欲而玩忽職守或者濫用職權。因為她根本什么好處都得不到。只是一個純粹中立的第三者……換句話說,就是費力不討好的差事。而這樣的她所承擔的是,諜報、防諜、暗殺、護衛……等,處理這些組織中的最麻煩的事。完全是一個受苦受累的職位。

“一個很辛苦的位置啊。”

“我并沒有感到什么不滿。對于沒有關系也沒有經驗的我來說,可以像這樣使用手中的權利,已經像做夢一樣了。”

克勞蒂婭的視線看向遠方,靜靜地低語道。

“你不覺得寂寞嗎?”

“當然會寂寞。”

令我失望的是,克勞蒂婭并沒有介意我說的話,回答地很直接。

“……不過,這種話不能在別人面前說。”

“現在,你就是在別人面前說的啊。”

“什么啊,我沒感覺出來啊。”

“……你喝醉了嗎?”

“只有我一個人喝醉的話,不覺得很失禮嗎?”

“不會……”

“可是,對著酒卻不喝是很失禮的哦。這瓶酒在酒柜中忍耐了不知多少年。一直在等待有一天,讓喝這瓶酒的人醉倒,對吧?”

溫柔又甜美的恫嚇聲。不禁讓人聯想到,這是一只在玩弄被捕獲的獵物的貓。

“我這樣說,你討厭嗎?”

“……并不覺得很高興。”

“不許發牢騷。今晚你的工作是我的護衛。喝醉也好,糾纏也好,你都必須照顧我。”

我下定決心,拿起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像碳酸和藥一樣的苦味刺激著我的喉嚨。因為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所以沒有被嗆著。然而并不是我喜歡喝的東西的味道。

“你啊,真的是不管做什么都像模像樣啊。根本不像是你這個年齡的毛頭小子。”

殘留在舌頭上的酒精的味道,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知道我的年齡嗎?”

“還知道你的生日呢。”

“……你為什么知道……”

“因為我看過你的護照。所以呢,你的故鄉、真實姓名……我全都知道。”

“你……”

頓時,一股熱浪伴隨著苦澀在我的胸中翻滾,像是生氣,也像是憎恨的感覺。

“我,只感謝過你一個人!”

我只有在跟這個人說話的時候,才會忘掉自己悲慘的經歷。可是……

“為什么到現在,你還那樣來戲弄我?”

“只有掌握了你的秘密,才能吸引到你,或許是這樣吧。”

說完,她從邊桌的抽屜里,拿出一本紅色封皮的小冊子。一開始她就特意準備在那里了吧。

“……這個……莫非是……”

“沒錯。這是你的護照。真正的你,就在這上面。今晚,我就是為了把這個交給你,才把你叫來的。”

我用顫抖的手打開了護照。

電腦打印的從沒聽到過也從沒看到過的名字。

照片上是跟我在鏡子里看到的一樣的臉。

這是真的嗎?

“你用手寫一下試試看。”

說著,克勞蒂婭遞過來鋼筆和本子。用手書寫漢字,說起來真的很久都沒有試過了……我剛握住鋼筆,筆尖就不受控制地動了起來。

吾妻玲二、吾妻玲二、吾妻玲二……

手,還有手指,都記得——這幾個我寫過幾百遍、幾千遍的文字。而后,記憶在我的腦海中爆發了。

班里的同學朋友、社團的學弟學妹、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聊天的伙伴們……初戀……我迷戀的女孩子……父親……母親……測驗學習……入學考試……畢業典禮……那個時候,滿樹的櫻花都盛開了,好象是為了惜別,慶祝我出門而飄落飛舞的花瓣,我從心底覺得,它們是那么的美麗。那是櫻花。日本的國花……遙遠彼岸的故鄉之花……

炸裂了,頭要炸裂了。

想起來了。

為了慶祝畢業,我一個人到美國旅行。然后迷路了,看到了那個,那個殺人的瞬間。還有那瞳孔像冰一樣的女殺手……

——半年前。

怎么辦,好象完全迷路了。剛到美國,就碰到這樣的事……我有點不知所措。去賓館的路也不記得了。怎么辦,我好象到了一個旅游地圖上沒有記載的地方。周圍只有廢棄的房子。

偶爾看到的都是些拉丁人和黑人,類似流浪者之類的家伙。

然而跟我在日本見過的流浪者比起來,不知道什么地方有點不一樣。

對了……大概是眼神吧。就像尖銳的獠牙一般、泛著光的視線。僅僅看他們一眼,感覺就像要把人吃了一樣。

(不管怎么看……都覺得很討厭吧。)

雖然我不知道這里是哪里,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這里肯定不是游客一個人可以出來走動的地方。我必須要快點找一個警察局之類的地方問一下路。可是,那個重要的警察局到底在哪里呢?算了,干脆找個人問問吧?我立刻搜尋腦中所有的英文單詞,思考應該怎么問路才好。可是,我這樣唐突地跟之前看到的……那些人說話,不要緊嗎?

“……你、那個、你好……”

突然,背后傳來一個聲音。說的是日語。雖然斷斷續續,可是對我來說已經是久違的鄉音了。我回頭一看,說話的人就站在我背后。是個白人,但是不知道哪里有點奇怪。不管是那委瑣的樣子,還是慌張的態度,看起來比周圍的流浪者還要可疑。

“你、是日本人嗎?是來、旅行的嗎?啊,太好了。我有話、要跟你說。”

我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帶到了旁邊的小路里。應該逃跑嗎……當然了,這樣想著,我也開始警戒和害怕了。

可是,我沒有甩開男人的手,一是因為他的力氣很大,還有一點是因為我看到他那走投無路的樣子,有點擔心。

“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是CNN的記者。也去過日本。我現在、正在被人追殺、非常危險,已經跑不掉了……”

(逃跑?追殺?危險……?)

我聽得一頭霧水,摸不著頭緒,不過,我已經猜出發生了什么意外事件。這個男人好象遇到了什么麻煩的事。

“我、已經不行了。所以,請、你把這個交給、警察……”

說完,男人不由分說地,把一個用油紙包著的小包塞進了我的懷里。

“喂……等一下……”

“……剩下得事,就拜托你了。”

然后,男人沒等我回答,就轉身從小路跑回馬路上去了。

“喂,等一下。”

就在我慌忙地想跑去追他的時候,只見那個向馬路飛奔而去的男人,好象被什么絆了一下,倒在了地上。似乎是被打中了什么地方。男人趴在地上不動了。

“……喂?”

我跑過去,正想扶他起來的時候,發現他上衣的背部,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戳了一個洞。那個洞的邊緣,像是突然被點了火一樣,鮮紅的顏色滲了出來。

“……”

我抓住他肩膀的手頓時沒有了力氣,男人的上身再一次垂在了地上。男人背部的紅色,快速地在往外擴散。就像用慢鏡頭在看玫瑰從花蕾慢慢綻放成盛開的花瓣一樣。呼,一股鐵銹的味道撲面而來。血的臭味,死的臭味。這個男人……死了?

(哇啊啊啊啊啊………………!!)

我想叫卻叫不出聲音,扔下男人的尸體朝反方向狂奔而去。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天是昏暗的,我看不清前方的路,只是向小路里面跑去,跑去……

在狹窄的小路上跑了大概50米遠左右,出現了一個左右分開的T字路口。我停了下來,不知道該選擇左邊還是右邊的道路,抓住這段空隙,我回過頭去確認身后的狀況。

身后站著一個女孩,好似幻覺,亦像夢境。她如同天使一樣,站在那個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身邊,仿佛在召喚著死者的靈魂一般。右手上閃著黑色的金屬光澤,傳遞著冰冷且不祥的訊號,而更冰冷的光,則在她的兩個瞳孔中閃耀著……

我看到她右手上拿著的東西,什么也顧不得上想,立刻沖進了右邊的小路。

太陽落了下去,夜晚來臨了。即使看地圖,我也不知道現在在哪里。那個男人是誰?那個女孩拿的是槍吧?我被追殺,逃不掉了,那個死者臨死前說的話,殺他的人,是那個女孩嗎?

太陽升起來了,早晨到了。哪個女孩追來了。有人追來了。我聽到腳步聲了。我看到人影了。我想起了那個女孩。又黑有冷的槍口,還有那更黑更冷的瞳孔。

好不容易得到的來洛杉嵇磯旅行的禮物竟然是這樣的結果,似乎沒有這樣來慶祝升學考試合格的吧。我會死在這里嗎?會被那個女孩殺死嗎?好不容易考上的學校,我還一次都沒有去過。為什么我會碰到這樣倒霉的事呢?

太陽又落山了,夜幕再一次降臨。我感覺在這個廢棄的屋子里已經躲了好幾天了。喉嚨好干,肚子好餓。吃剩下的食物,好幾次都在夢中出現。我還活著嗎?或是已經死了?也許我現在是在夢中?我該怎么辦才好呢。好想回去……回到日本……

“我真的非常想擁有一個可以信賴的部下。”

對著恢復記憶陷入混亂的我,克勞蒂婭靜靜地說道。在她的目光里,沒有同情,也沒有安慰,只有她的聲音在回響。

“我不想強迫,而是需要一個自愿追隨我的部下。所以,我把你的一切都還給你。吾妻玲二,恢復成原來的你吧。”

恢復……?在我雙手沾滿鮮血之后,在我犯了這么多無可饒恕的罪之后,你說讓我恢復成為一個普通的學生?

“以前認識你的人,誰都不知道現在的你。也沒有任何的證據。在這個國家所發生的一切,只留在你一個人的記憶中。所以,你忘記它吧。就像你曾經忘記過去一樣,把現在的事忘記吧。”

“怎么可能忘記……”

閉上眼睛就會想起,因為恐懼而變形的沃里斯的臉……

“怎么可能忘記!”

被自己殺死的那些男人們痛苦的表情……

“那么,你跟著我怎么樣?”

沒有引誘的溫柔和微笑,這是克勞蒂婭真心的邀請。

“在這里,有你的位置,有需要你的人。如果你愿意這雙手總是沾滿鮮血的話,我向你保證,Inferno的富貴和權利,統治世界的成就感,隨便你選,只要你愿意就好。”

我重新又看了一眼護照……跟那個從半年前的過去凝視著我的自己視線相對。吾妻玲二。我是受國家人權保護的真正的日本國民。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放我走……?”

克勞蒂婭點了點頭。

“雖然這樣會失去你,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因為不管怎樣,我不需要像Phantom那樣只會一味順從的機器人。我需要的是,跟我有同樣夢想,志同道合的搭檔。我認為吾妻玲二就是那樣的人。”

“……請給我時間考慮一下。”

我想獨自靜一靜。不想被任何人打擾,我要一個人整理一下心情。

我漫無目的地開著車疾馳,不知不覺間雨已經停了。

是什么東西在嗡嗡作響?……在我的腦袋里,像那樣近似發狂的聲音在吶喊著。現在的我可以回到日本了,可以變回真正的自己了,我為什么會一直咬緊牙關忍耐到現在?真想逃走的話,就只有趁現在了。

……可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