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八章 意想不到的有力人士

第1卷 第八章 意想不到的有力人士

第八章意想不到的有力人士



掛著代表美軍所屬車輛「Y」字車牌的車子,雖然因為駕駛座以外的位子明顯坐著日本人被攔了下來,但在關卡工作人員打電話到某處請示后,立刻通過了檢查關卡。

「不傀是Y字車牌……」

坐在后座將帽子壓低裝睡的騎央,忍不住說出了這樣的意見。

少年將握槍的右手伸出代替毛毯蓋在膝蓋上面的夾克外面、再用左手重新握好槍后,用褲子擦去沾滿掌心的汗水。

「哎,這也是時間剛好的關系啦……幸好我們趕上了。」

同樣坐在后座裝睡的雄二邊起身,一邊浮現笑容。

「星期六晚上十點十五分。如果錯過這段時間,要混進去就困難了。」

「……?先生,這是什么意思?」

坐在副駕駛座的糸嘉州真紀,輕聲對握著方向盤的白人男性問道……當然,他跟她一樣,部是「Beautiful-Contact」的一員。

「是星艦迷航記……」

「?」

「現在正在播星艦迷航記。」

白人男性以苦澀語氣答道。

「基地里面的人只要收看那個節目,不管多么優秀,能力都會降低到三成以下……太可悲了。」

聽懂男人英語的雄一也嗯嗯嗯的點頭說:

「沒錯沒錯。而且今天還是銀河飛龍與銀河前哨的第四季第一集,氣氛肯定很熱烈。」

「?」

雖然對表叔與白人男性之間的難解會話感到疑問,騎央仍是繃緊了臉孔。



被丟在一旁無人理睬了兩個小時,愛麗絲終于覺得膩了。

「請問——」

大家都很忙碌的來回奔走,根本沒人肯聽愛麗絲說話。

「好遜哦……」

手腳都被拘束而無法起身的愛麗絲,在圓柱狀監牢里面以滾動的方式,一會兒向左、一會向右的轉來轉去。

「Itlookstiresomely?」

「?」

聲音從天花板降下,愛麗絲環視著四周。

在她正后方,站著一名身材矮小的禿頭猶太裔男性。

「Forsomething,impolitenessiswhetherthereisnothing」

「?」

愛麗絲歪著頭露出不解神情,接著立刻觸摸掛在脖子前方的鈴鐺。

「妳怎么了?」

鈴鐺形狀的萬能交流裝置,可以正確翻譯對方的語言,并且將「聲音」傳送至她的大腦,同時也能操作腦部語言區,讓本人說出跟對方一樣的語言。

「不,我只是覺得無聊……不過,我再來會被怎么樣呢?」

「總之不會被拷問,妳大可放心。」

一邊對這名態度悠哉的囚犯苦笑,隸屬于DIA的男子一邊答道。

「請問,那我會怎么樣呢?」

「很簡單,我們要請妳去死。」

DIA的男子干脆說出了這樣的回答。

「妳們的存在有點麻煩,可能會損害到美國的國家利益。」

「超級強國真麻煩呢。」

「也不是這樣講。統一秩序時,事情也會輕松許多。」

「對了,為什么你們不正式拒絕我們提出的交流呢?」

「……」

「有人捷足先登了嗎?」

「這不是我們應該回答的問題。」

「是嗎……話說回來,你身上有狗的味道哦。」

「!」

男子的表情僵硬了起來。

「果然沒錯……」

愛麗絲露出愕然表情。

這句話讓DIA的男子發現自己上當的事實。

在這個玻璃監牢內,根本無法聞到他的體味。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勸你們最好快點住手。因為在宇宙法規中,與那些犬人的交流屬于『走私貿易』。」

「……」

男子到最后都沒有回答,只是以撕裂獵物般的兇惡目光瞪著愛麗絲。

手腳都被綁住的紅發貓耳少女,則是沉著的橫躺在玻璃容器中。

「像妳這種生物,果然應該盡快處理掉才行。」

男子以又似低吼、又像撂狠話般的口氣喃喃低語。就在這個瞬間,巨大轟隆聲撼動了整棟建筑物。



嘉手納基地很廣大。

只要在里面開十分鐘的車子,就能理解它到底有多大……因為,這里可是沖繩縣唯一能看見地平線的場所。

騎央他們坐的車子每隔五分鐘就放一個箱子在路邊,一共放了四個。

車子又開了十分鐘。來到某處后,雄一按下了手中的搖控器按鈕……爆炸聲傳出的同時,飛行跑道正中央也向上竄起了超級華麗的火柱。

「TAMAYA——(真漂亮——)」(注:日本人看煙火時會發出的感嘆聲,源于江戶時代知名的煙火制造商「玉屋」TAMAYA)

雄一從駕駛座那邊開心的仰望著夜空,然后發出了有些輕浮的叫聲。

他的槍口穩穩對準了下車的真紀與白人男性。

「哎呀,同時使用汽油跟炸藥,效果真的很華麗呢。」

「……」

騎央滿臉愕然的看著表叔開心的側臉。

「你們等一下要怎么做?」

「這還用講嗎。」

雄一笑了出來。

「年輕王子與忠實的老跟班,要去把公主救出來啰。」

「不好意思,請兩位接下來用走路的吧……什么啊,別擔心啦,只要往發生騷動的相反方向去就行了。」

「你不殺我們嗎?」

「為什么要這樣做?」

這是騎央說的話。

他從后座以悲傷眼神看著老師。

「為什么我非殺掉老師不可呢?」

「……」

什么都沒講的真紀轉過了臉龐。

「那就再見啰……」

留下不適合這種場面的普通道別話語后,載著兩人又掛著Y字車牌的車子朝前方急駛而去。



就在雄一壓下開關的幾乎同一時間。

一輛車子以全速突破了嘉手納基地的正面關卡。

撞斷停車柵欄讓木片四處飛散的漆黑色福特野馬,就這樣飛進了基地里面。

一邊讓輪胎冒出白煙、一邊華麗甩著尾的車子,朝某個方向瘋狂的急馳著。

車子雖然立刻沐浴在衛兵與MP(注:MP,憲兵。)們射出的槍林彈雨之中,但貼著與車體相同顏色的隔熱紙的窗戶,并沒有出現任何裂縫。

「可惡,是打哪來的恐怖分子!」

MP里的其中一人一邊大吼,一邊坐進了悍馬車。



「怎、怎么辦?追兵好像愈來愈多了耶?」

金武城真奈美發出尖銳聲音。

「不要緊,充其量只是烏合之眾罷了。」

握著方向盤、以冷靜語氣回答的人是雙葉葵。

她已經脫掉去真奈美家里時穿的洋裝,換上兼具防彈功能的戰術背心及高科技夜間迷彩服。現在的真奈美,也穿著這種像是特種部隊的服裝。

不管怎么看,葵都不像擁有駕照的年齡。然而她開車時卻沒有亢奮或緊張的樣子,連換檔的手勢都跟職業賽車手一樣。

對于在日本人國管理局特別部中擁有響亮代號「紅葉」的少女而言,有這種程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先別說這個,請妳幫我引導方向。」

「我、我知道了……」

一邊暗自害怕同班同學的真面目,真奈美在腦海中攤開了嘉手納基地的地圖。

「在那邊右轉。」

「了解。」

車子轉過倉庫角落時突然涌出一群悍馬車。將方向盤打死漂亮閃過它們后,葵將車子打到最高檔,同時用力踩下油門。

數小時前突然來家里的葵對真奈美說出了真實身分,也告知自己調查了真奈美的事情。

「不過,我不是為了跟妳作戰而來的。嘉和同學打算去危險的地方,所以我想幫助他……我只想問妳,愿不愿意過來助我一臂主力?」

這是葵開口的第一句話。之后,她又補充了自己其實是日本「特殊工作人員」中有名的「紅葉」的事實。

「我很后悔對騎央同學的朋友出手。所以我想要彌補……那妳呢?」

真奈美最怕直視自己的眼神。

羞恥心與自尊都消失的她,說出了坦率的真心話……就是因為這樣,真奈美現在才會坐在以極速猛沖的野馬車副駕駛座上面。

「啊——成為CIA職員的夢想這下子沒望了……」

她忍不住喃喃自語。

「妳還算好的呢。我會因為這種行為,而一輩子被日本政府追緝。」

葵靜靜的說著,一邊以驚人勁道將方向盤打死。

車體一邊承受快要翻車的強烈橫向G力,一邊以近乎直角的角度轉了彎。

「那么,差不多也到了光靠開車技巧無法擺脫追兵的階段了……拜托妳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啦!」

真奈美一邊響應,一邊拿起至今為止始終放在膝蓋上的物體,然后用手動方式搖下了當然不可能是電動車窗的窗戶。

她將轉盤式榴彈發射器伸向斜后方,然后扣下了扳機。

碰——碰——的干燥聲音響起,代替榴彈用途的照明彈也同時飛出。

原本應該是汽車音響的位置安裝了一整排開關,葵從里面選了一個按了下去。

后面的行李廂開啟,里面立刻散出以特殊樹脂制成的三角釘。

以一接觸空氣便會瞬間溶解的樹脂制成的三角釘,瞬間貫穿了在后方窮追不舍的數十輛悍馬車輪胎。

開在前面的車子因輪胎失去抓地力而打滑,緊跟在后的其它車輛也紛紛撞成一堆。

然后,煙幕的煙塵遮掩了周圍的一切。



因為爆炸與騷動之助,車子平安無事的抵達了目的地。現在的問題是,建筑物本身警備森嚴。

關掉車燈后,騎央他們讓車子接近到引擎聲幾乎被聽見的距離。

表面看起來明明只是破舊又沒任何價值的空殼停機棚,出入口卻停了兩輛悍馬車,而且整齊排列的停機棚另一側,就是目的地,老舊的「F」號停機棚。

「那么,從這里開始,就是大成本動作片了……騎央,下車吧。」

握著方向盤的雄一對坐在后座的騎央說道。

「咦?」

「忠實老跟班大顯身手的時候到了呀。」

「什么?」

「換句話說,我要把敵人引開,然后你趁這個空檔沖進去。」

「可、可是……」

「別擔心,我頂多只是華麗的四處逃竄而已。」

「表叔……」

「加油吧,雖然以夏天的回憶而言有點夸張啦……不過在人生中,有為某人賭上性命的時刻也不賴呢。」

騎央不再多言,默默的下了車。

「表、表叔……」

少年在最后說一句「請小心」的時候,表叔打斷了他的話。

「我不要緊。可是,你要在深夜零時的時候來這個地方,會有直升機來接你。」

「直、直升機?」

「嗯。我跟工作上認識的朋友講好了。雖然是非法飛行,哎,他的技術不錯,應該不會被擊落吧……不過,如果時間到卻沒有人在這里等的話,他會立刻折返哦。」

「我、我知道了……可是,表叔……」

「嗯?」

「表叔的工作到底是……」

「快走吧。」

雄一關上車門后打開了頭燈。

「就躲在這堆樹叢后面吧……就這樣啰。」

這句話還在空中飄蕩,車子就在柏油路面上發出磨擦聲響沖了出去。



似乎能勉強碰到包圍嘉手納基地的金屬鐵網、又好像不行的角落里,放置著一個大瓦楞紙箱,而爆炸產生的煙霧與火焰,照亮了這個存在。

原本可以放下大型電視的瓦楞紙箱上面,被人用孩童般的拙劣、錯誤字跡寫著「請不要撿走」。

那個紙箱,突然窸窸窣窣的動了起來。

箱子的其中一面,終于緊緊靠上了金屬網。

咔嚓、咔嚓、咔嚓。

鐵絲剪切斷金屬網的聲音規律地響著,接著跟箱子大小相同部分的鐵網朝基地里面倒了進去。

瓦楞紙箱啪的一聲打開后,一堆小小影子從里面蹦了出來。

手上都握著跟夜市攤販販賣的「玩具槌」一模一樣物體的集團,就這樣一股腦地奔向某個方向。



同一時間。

在其它位置這邊,寫著「請不要撿走」的瓦楞紙箱也動了起來。

這邊的箱子也剪斷了金屬網,然后從里面吐出了小小黑影。

然后,這邊的影子們也朝某個目標前進。



飛行跑道附近的道路上依次——應該說隔了一定間隔的發生了爆炸。

「這只是掩人耳目罷了。」

一邊走在沒人的道路上朝宿舍前進,白人男子如此喃喃低語。

「這早晚會被他們識破的。」

「……」

糸嘉州真紀停在原地,目不轉睛的凝望著那道炎柱。

炎柱再次竄起,一條、兩條……一共發生了四次爆炸。同時,嘉手納基地也被禁閉在夜晚黑闇之中。

「!」

「他們破壞電源了嗎……可是馬上就會復原了啊?」

有如證明男子話語似地,照明立刻亮了起來。

不過,恢復電源的地方,只有遠處的醫療中心而已。

「干得滿漂亮的嘛……如果這是那兩人做的好事。不過——」

「……」

「怎么了,恩妲小姐?」

男子以網絡昵稱叫她……說起來,他們也只曉得彼此的網絡昵稱而已。

「……我在想事情。」

真紀一邊說,一邊看著燃燒的四條火柱。

「……現在的我,是以一名老師的身分站在這里,還是以『Beautiful-Contact』的成員身分站在這里?或者是,以糸嘉州真紀個人的身分站在這里?」

「……好深奧的問題啊。」

粗獷男人的嘴角浮現親切笑意。

「我也一樣。身為美國軍人的我,應該將他們當成恐怖分子抹殺掉才對。但是,同時身為Beautiful-Contact』成員,我覺得被外星人欺騙的他們是可悲的被害者。還有……就我個人而言,實在無法憎恨前往那種戰場的家伙。」

「因為你是美國人嘛。」

「這個說法很中肯呢。」

無力笑聲浮現在兩人之間。

不知不覺間,大排氣量的引擎聲響從背后逐漸接近。

「危險!」

男子把真紀抱近身邊。

一輛黑色美制汽車,從間不容發的距離急駛而過。

「金武城同學!」

從右側副駕駛座探出身子、手中操作著巨大槍械的少女,無疑就是她的其中一名學生。

「她該不會是……來幫嘉和同學的吧?」

接著無數悍馬車也從后面追了過去。

「……」

騷動朝著火焰竄升的方向前進。

「不要緊吧?」

「嗯。」

也許是因為出身于對性騷擾問題很敏感的國家吧,男子知道危機狀況解除后,立刻放開了真紀。

兩人就這樣繼續走著。

爆炸聲再次響起。

這次甚至夾雜著槍聲。

走著走著,已經可以看到宿舍了。

「到家后,我用另一輛車送妳回去吧。」

男子刻意用開朗口吻說出的話,很有機動化之國的國民風格,此時真紀卻忽然停下了腳步。

「那個……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男子沉默不語。

「我想跟你借車。」

「妳不讓我跟妳一起去他們那邊哦。」

「嗯,我不會做這種奢望的。」

「妳很死腦筋呢,男人是無法抗拒帶著淚水的請求的。」

「你這個人也很死腦筋啊。」

「妳也一樣。」

「我的本名叫糸嘉州真紀,你呢?」

「我叫庫林登包姆-東尼-庫林登包姆,是德裔美國人。」

「對不起,東尼。」

真紀毫不猶豫的下了結論。

「再怎么講,那些孩子們也是我的學生。我沒辦法對他們見死不救。」



兩輛悍馬車停在路旁,以極速沖過來的大型箱型車就這樣撞上了其中一輛。雖然它沒有翻覆,但將近一噸重的車身卻因此橫向滑動了一段距離。

然后,一只握著槍枝的手從藍色箱型車的車窗伸出,并且對著沒受到損傷的另一輛悍馬車開火。

它的擋風玻璃被擊碎,前輪也被射穿了。

金色彈匣仍在柏油路面彈跳之際,車子撇下無法對突發事件采取妥善應對的衛兵快速倒車,然后朝相反方向逃逸。

當然,回過神的衛兵立刻從后面追了過去。

建筑物內也涌出了一群士兵。

中途折返的藍色箱型車把裝滿瓦楞紙箱的煙霧彈丟了進去,里面也因此亂成一片。

少年屏住呼吸,偷偷穿過這陣騷動與煙霧進到了里面。在他的腰帶上,也插了好幾支煙霧彈。



「你們到底在搞什么啊?」

DIA的男子,對狀況始終不明的事實感到焦躁。

從地面上傳來的情報不但片斷,而且還很混亂。情報錯綜復雜,入侵者一下子是藍色箱型車,一子又變成是黑色跑車,連敵人的移動路徑都不明確。

「派直升機出去,派直升機!只要從空中掌握情況就行了吧?」

「請容屬下發言,我們現在與司令官的電話回路正在故障。」

DIA派駐嘉手納基地的負責官員極不耐煩的說出了借口。

「你說什么?」

「而且,我們DIA再怎么講也只是派駐在這里而已,沒辦法對他們下達命令。」

「啊——你們好像正在忙呢。」

焦躁男子背后傳來悠哉聲音。

「那么,我的最終目的也達成了,差不多該回去了。」

話剛說完,愛麗絲就啪的一聲扯裂了金屬制的拘束器。

包括因為這道異樣聲響回過頭的DIA男子,設施內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呆住的表情。

「為……為什么!這可是鈇合金制造的耶!」

愛麗絲對著茫然大叫的DIA男子露出微笑。

「這件緊身衣,是簡易型的強化服。」

接著,少女的拳頭擊向了牢籠的玻璃墻壁。

防爆玻璃有如毆打細砂糖似地粉碎開來。

「妳……妳這個笨蛋怎么可能!」

「我不是笨蛋哦,我有名字,就叫做愛麗絲。」

沉著……而且帶著莫名冷淡視線的愛麗絲如此說道。

平常的和善表情完全消失,讓少女的美貌恢復了正常機能。在場眾人都被愛麗絲迷住似地無法動彈。

「為、為什么……為什么有這種力量,還讓我們抓起來?」

「調查你們背后有什么黑幕存在,也是我的任務之一……多虧你們的幫助,我已經得到答案了,找證據的事等下次再說吧。」

在現場的不是那個看起來腦袋空空又有點遲鈍的貓耳少女,而是體內寄宿著貓科肉食動物的危險美女。

「對上擅自跟犬人進行走私行為的家伙,手下留情是沒用的吧?」

叭啦叭咔。

愛麗絲將左右手的指骨弄出聲響。

插圖109



幾乎把插在腰上的煙霧彈都點火丟了出去、把停機棚變成白茫茫一片后,騎央總算進到了電梯里面。

「……」

騎央雖然因為緊張而全身僵硬,眼睛還是瞪著電梯的樓層顯示不放……插在皮帶上的左輪手槍被T恤蓋住,少年不知為何,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緊握槍柄的掌心正拚命流著汗,這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騎央拚命忍耐快發起抖的雙腿,靜靜等待著電梯門開啟。

輕快鈴聲響起,電梯門打了開來。

由于煙霧會朝上方飄散,所以不會漫延到地下。騎央雖然做好門一打開就點燃煙霧彈把它丟進室內的準備,但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反而吹進了有如成塊灰塵般的白色物體。

「嗚哇!……咳、咳咳!」

少年一邊咳嗽一邊邁開步伐,只見里面的光景凄慘萬分。

每寸水泥墻都爬滿了裂痕,也有好幾根柱子被破壞到可以看見里面扭曲變型的鋼筋,而且天花板與地板都化成了瓦礫山堆。

有好幾條電線被扯斷,還不時爆出火花。

整層樓沒有塌掉就已經是奇跡了。

「發生了什么事……?」

少年走了一會兒,就在此時——

「咦?騎央?」

跟平常一樣的悠哉聲音傳向少年。

「愛麗絲?」

騎央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那里有瞪大雙眼露出吃驚表情的愛麗絲,還有一名被鋼索還是什么東西捆成一團、茫然看著地板口中念念有辭的美軍相關人員。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東西。

「你為什么會來這里?」

「當、當然是來救妳的啊!」

「咦?那上面的騷動是騎央做的啰?……我還以為只有小幫手機器人呢。」

「呃,那些孩子們也有幫忙啦。」

不過,看樣子他們沒有到這里來吧?腦海角落雖然浮現了這個想法,騎央仍是放心的嘆了一口氣。

「太好了……妳看起來平安無事呢。」

「嗯,我充滿活力哦!」

愛麗絲露出微笑。

「……騎央,謝謝你特地過來救我。」

說完后,愛麗絲緊緊抱住了騎央的身體。

「我真的很高興!」

當然,因為身高差距的關系,騎央的臉被埋進了豐滿的水蜜桃之間。

「哇哇啊哇哇哇哇!愛、愛麗絲不用謝了、不用謝了啦!」



小小的影子們集中在同一個場所。

除了醫院外,其它電源設備全部加以破壞的任務平安結束了。

它們的敏捷性與可愛度,在執行這件任務時非常有用。

下一項任務是……繼愛麗絲之后第二偉大的主人雖然給了接下來的命令,但任務內容卻非常籠統。

只有一句「快逃」而已。

然而,老實聽從命令的話,是會出現問題的。幸好它們有頭腦可以綜合各項情報加以思考,做出雖然單純、卻接近人類的狀況判斷。

而且,它們在破壞電源設備時連接了這個基地的總計算機,也讀取了在空氣中來回飛舞交錯的電波內容。

所以,它們做出愛麗絲與繼愛麗絲之后第二偉大的主人,正面臨生命危險的判斷。

它們這些小幫手機器人存在的最高宗旨與目的,就是服務主人。

所以在思考過后,它們做出了行動。

穿越除了部分地區外已陷入一片暗闇的世界,小幫手機器人朝向目的地前進。

如同預料般,士兵們慌張的跑來跑去。

穿過這群軍人后,它們坐上了目標物。

這臺機械的駕駛席,是為了比普通地球人體型與身高略大一號的人物所制造的。像它們這種小不點,根本沒辦法直接操作。

因此,一個站在座位上,用手握住操縱桿。

兩個以疊羅漢的方式發動了引擎。

引擎立刻開始運轉。

另外一個跪在旁邊的座位上,伸手抓住了調節器把手。

螺旋漿的風切聲響順利的響起。

機內的無線電雖然說了一些話,但它們并沒有可以回答問題的「嘴巴」。

所以,它們就這樣飛上了漆黑夜空。



光是三分鐘空轉,就足以耗去普通小客車可以行駛三百公里燃油的氣渦輪引擎轟隆聲回響在四周。

因為電源尚未恢復,所以周圍仍是一片黑暗。

「我不曉得是哪里的恐怖分子……」

隊長臉上浮現狡猞笑容。

「膽敢反抗我們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別想活著回去。」

說罷他將雙手交叉在胸前。每天都做三小時肌力訓練的手臂上方,隆起了一塊又一塊的結實肌肉。

好像連鐵板都能咬碎的頑強下顎露出笑意后,他將共產世界中除了AK47外自己唯一認可的東西——古巴哈瓦那雪茄插進嘴里,接著用打從心底深信與冷氣機與手槍并列為美國自傲三大發明之一的Zippo煤油打火機點了火。

將軟弱男子與啰唆女人避之為恐不及、卻充滿男子氣概的馨香煙霧深深吸滿整個肺部后,男子吐出了裊裊青煙。

「……隊、隊長大人……報告傳進來了。看樣子對方似乎是日本人!」

副隊長站在一旁,臉色泛青的提出了報告。

「海軍陸戰隊之前才出過事情,如、如果對方是本地居民的話,又會引發問題的……」

「廢話少說!」

隊長大聲怒喝。不管是在波斯灣或是伊拉克,他都希望能跟美國之敵作戰。然而,這個心愿卻無法實現……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絕不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我才不管陸戰隊的那些FU×K小子做了什么好事!無論對方是不是日本人,做出這種行為的人都是恐怖分子。」

「可是,如果對方是沖繩人的話……」

不幸的是,長官雖是這副德性,副隊長卻是一名擁有常識的人。

「兩邊都是日本人吧!無所謂,美國的敵人就是世界公敵!」

他進入車內后,抓住無線電大聲怒吼了起來。

「好,開始推進!在飛機跑道那邊迎擊對方!」



就在輪胎終于挨了子彈,車子也因此停下之際,援兵抵達了現場。

一邊朝四周拚命丟出煙霧彈,漆黑色的福特野馬停了下來。

「騎央的表叔!」

被叫到的瞬間,雄一奔出駕駛座,接著從向前放倒的副駕駛座沖進了后座。

真奈美立刻把座位調回原先的位置。當她關起車門的同時,野馬跑車再次沖了出去。

「哎呀,真奈美好久不見啰。」

「啊,這個……」

「那邊的小姐是?」

「我叫做雙葉葵。」

葵面向前方報上了姓名。此時,透過后照鏡映照出來的悍馬車也愈來愈多了。

「妳好,我是騎央的表叔,名字叫宮城雄一。」

「那么,騎央同學呢?他沒跟你在一起嗎?」

「他現在不是成功救出愛麗絲,就是跟她一起被抓起來了吧。」

「!」

雄一放在胸口的手機撇下忍不住面面相覷的葵與真奈美,自顧自地響了起來。

「哦,看樣子我的侄子平安無事吶。」

確認來電者后,雄一露出了微笑。

「怎么了,騎央?」

坐在前座的兩名少女都全神貫注的豎起了耳朵。



「表叔嗎?我是騎央。」

少年對著愛用的手機通話口輕聲低語。

「你現在在哪里?……我們在……嗯,我救到愛麗絲了……雖然好像沒這個必要就是了。」

「才沒這種事呢——」

騎央身后的愛麗絲說道。

「現在嗎?我現在……坐在老師車上。」

少年偷瞄了一眼坐在駕駛座上的女性。

糸嘉州真紀拚了老命,在廣大的嘉手納基地里以油門到底的極速飛快地開著車。

離開F號倉庫時,真紀突然出現在兩人的面前。雖然對她尚有戒心,但看到追捕雄一的那群家伙折返后,少年也沒辦法再疑心下去了。

所以,他們坐上了真紀的車……然而,騎央卻不明白她為什么要回來這里,又為何要幫助自己。

「雖然我不曉得要不要緊,不過追兵已經折回來了,比起在原地等待直升機,我覺得直接突破檢查關卡比較好……表叔,你有辦法跟我們會合嗎?……咦?真奈美……還有雙葉同學都在那邊?」



「嗯,騎央,你挺受歡迎的嘛。」

還躺在后座上的雄一笑了出來。

這句話雖然讓前面兩名少女的肩頭倏地一顫,但雄一卻故意無視她們的反應繼續說下去——

「算了,既然如此,還是會合好了……你的武器只有手槍吧?」

說到這邊,雄一朝真奈美她們望了一眼——

「我是這樣想啦,妳們說呢?」

接著對坐在駕駛座與副駕駛座上的少女們問道。

「我知道了,沒問題。」

葵立刻回答。

「沒、沒錯,沒問題!」

真奈美也慌張的跟著回答。

「……好,她們也同意……那么,關于會合地點!」



「惠特曼少校在做什么?」

面對嘉手納基地司令官——羅頓-漢斯準將的問題,秘書官立刻做出了回答。

「他正在開心的擊退敵人,而且也封鎖了通訊。」

「那個白癡……」

以第一名之姿從西點軍校畢業的精英,對著以墊底成績畢業的后輩做出的行動露出了苦澀表情。

「如果是四十年前也就算了,這種行為在現在的沖繩代表什么意義,那個肌肉白癡根本不明白嘛!」

「要怎么做呢?」

秘書官的詢問讓準將沉思了半晌。

「……就讓他去做吧。」

「什么?」

「我說就讓他去做吧。本國那些蠢材們居然把那個笨蛋塞到這個雖是后勤性質,地位卻如此微妙的基地,就讓他們流一些冷汗好了……不過先把MP派過去,以便在他發動攻擊時立刻加以阻止。聽好了,當他開火時立刻制服……」

就在此時,準將的衛星行動電話響了起來……顯示來電者身分的來電鈴聲是「給愛麗絲」。

嘉手納基地司令官的神情大變。

他慌張的從桌上的充電器那邊一把抓起手機,然后用壓爆手機的力道按下了通話鍵。

「Hahello“OBAR”.ThisisRotonspeaking.」

在總統面前都不會失去冷靜、甚至還敢開小玩笑的男人,如今卻明顯露出了謙恭敬意與恐懼情感。

「哈啰,羅頓。」

完全聽不出來跟鮑勃-霍普(注:鮑勃-霍普,美國著名的喜劇演員,生于一九○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死于二○○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同年代的聲音,從手機的擴音器中傳了出來。

「你還記得我吧?我是嘉和的丑婆婆。」

面對歷代沖繩基地司令官絕對不可以違逆的人物,雖然對方看不見,準將還是挺直背脊敬了一個禮。

羅頓一輩子也忘不了,兩年前以司令官身分前來沖繩赴任時,這名老婆婆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事情。

自從越戰后,對那副光景的記憶就無意識地深植在他的夢境中。然而這名老婆婆卻能看透夢境的所有細節,并且加以驅逐……不只如此,連嘉手納基地地底為何會有以巖石排列而成的神秘石圈,以及美國引發戰爭時,那附近必定會有幾名美軍士兵失蹤的理由,都在自己眼前被揭露了謎底。

如同字面敘述的一樣當場腳軟,茫然凝視著「謎底」的羅頓面前,老婆婆與她的徒弟(里面有原本是軍人的男女,也有少年少女)輕易鎮壓了弛們,而他也深刻體認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除了電視電影外,「難以形容的恐怖」真的存在。

從那之后,他就下定決心,絕對不要違抗這名老婆婆。

就算會造成合眾國的損失,他也一定要遵守這個決定。

當然,這次也一樣。



「哦?」

瞪著地圖的小隊長以無線電聽著對手動向,同時露出了微微吃驚的表情。

「那些家伙打算從正面突破啊……我很欣賞!」

小隊長再次拿起無線電對部下們下達命令。

鋼鐵硬塊再次朝向配置地點移動。



追兵不知為何突然消失了。

騎央眾人因此得已在飛行跑道正中央會合,而且還有時間商量接下來的行動。

「我們要怎么做呢?」

葵以不同以往的銳利語氣問道。

「要從正面突破吧。直升機坐不下這么多的人……再怎么說,那也只是撒農藥用的四人用小直升機,而且現在的情勢也不允許在超載的情況下低空飛行。」

雄一一臉沒事的回答。

「如果有輸送士兵用的直升機,就另當別論了。」

「它過來啰。」

愛麗絲從腰包里拿出一個跟手機很像的機械,一邊盯著它一邊說道。

「過來?什么東西?」

「直升機……你們看。」

朝愛麗絲比的方向望過去一看,的確,一架運輸士兵用的黑鷹直升機正搖搖晃晃的朝這邊接近。

「是誰在駕駛它呢?看起來很不可靠耶。」

「嗯……因為它們身高不夠。」

「?」

「不過,我們得救了呢。」

葵說道。因為騎央面向她的關系,所以葵有點臉紅了起來。

「那、那個,如果是直升機的話,我會開……」

「哦……雙葉同學有辦法做到這種事啊。」

「是、是的。」

「……」

也許是在葵瞬間回過頭的臉龐上看見了什么表情吧,真奈美雖然想接在后面說些什么,卻只是臉色發白默不作聲。

「好,就這樣降落在這邊。」

直升機遵照愛麗絲的命令搖搖晃晃地降低高度,卻大大失誤的從她們頭頂上空飛了過去。

同一時間,從打開的艙門掉落了某種物體。

那東西將要猛烈撞擊地面的前一瞬間,輕巧的翻了一個圈以雙腳漂亮的著地。

「是、小幫手啊……」

騎央驚訝的瞪大雙眼。

愛麗絲的小幫手機器人搔了搔頭。如果它是人類的話,一定會露出「呵呵,我不小心摔出來了」的尷尬表情。

「所以,操作那架直升機的是這些孩子啰?」

「嗯,沒錯……重新再來一次吧。」

直升機聽從愛麗絲的指示調轉機首,準備再次嘗試降落。

直升機爆炸了。

遠方接著響起了沉重炮聲。

所有人都回過了頭。

飛行跑道上的風向改變,履帶式戰車嘰嘰嘰的聲音,與世上少有的氣渦輪引擎聲飄了過來。

「糟了……這里也有陸軍的儲油設施啊。」

雄一呻吟般的說道。

「好像花太多時間了。」

看著整齊排列的鋼鐵硬塊,騎央也呆住了。

雖然在電視上看過這種物體,在電影里面也是司空見慣的存在,但少年卻是初次看見它在自己面前整整齊齊的排成一列。

而且,它們的射擊目標還是自己。

這是美軍的主力戰車——M1A2艾布拉姆斯。

搭載一二零厘米滑膛炮的M1A2艾布拉姆斯,可在三公里遠的距離擊毀敵方的戰車。而這臺長九.八公尺,寬三.六公尺,重量有五十七噸的鐵塊,不但是M1A2的改良機型,而且還裝備著數字引擎控制系統與慣性導航系統,是美國在二次大戰后自豪「未食敗果」的新世代戰車。

戰車群在距離騎央等人約一百公尺左右的距離停了下來。

「怎么辦?」

「妳怎么看呢,雙葉小姐?」

雄一對她丟出暗示后——

「以迂回前進的方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