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七章 決定了就放手去做!

第1卷 第七章 決定了就放手去做!

第七章決定了就放手去做!



這里是遠東地區規模最大的軍事基地——嘉手納空軍基地。

在這個總面積二千萬平方公尺、面積大約等于八百座甲子園球場、擁有飛機場、彈藥庫、陸軍儲油槽、物質與人力能進行三個月第二次世界大戰規模的戰爭的基地中,有一座建筑物。

CorvettStingray在機場停機棚一隅、一座最舊的停機棚前方停了下來。

已經有一群身著淡灰色西裝的男子們等在那里了。

「哎呀,為什么美國國防情報局(DIA)的人會在這種地方呢?」

JACK用夸張語調說完后——

「是跟國家利益有關的事情,珍妮斯-亞雷克特茲-卡洛提納斯-卡瑞納特小姐。」

這群男人里身材最矮小的猶太裔男子挑著眼睛看著JACK。

「喔?你很有自知之明嘛,知道我討厭你。」

戴著牛仔帽的美女冷冷俯視對方,一邊撂下了這番話。

「我們不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吧?」

JACK不再理睬男子的玩笑話,徑自打開了Corvett的后車廂。

在里面,有一名紅發的貓耳貓尾少女正發出安穩的鼻息聲。

「什么啊,妳沒有殺掉她嗎?」

「嗯,因為我們CIA不會『擴大解釋』任務宗旨。」

「原來如此。」

男子無聊的哼了一聲,然后向背后的部下們做出了指示。

「她比看起來要輕很多,要小心。」

擔架車無聲的來到。就在壯碩手臂正要拾起少女將她移出后車廂時……遠比目測更輕的體重,差點讓男人們不由自主的拋下被緊身衣包裹的軀體。

看到這副光景,這回輪到JACK冷哼了一聲,猶太裔男子不滿的扭曲了嘴唇。

「那我要回去了。」

調轉穿著牛仔靴的腳踵,戴著牛仔帽的美女回到了Corvett的駕駛座上。

一邊看著發出轟音揚長而去的Corvett,男子朝地面吐了一口口水。

「哼……上個世紀的老古董。」



當他清醒時,發現自己在一輛很眼熟的車子里面。

后面的座位雖然開著冷氣,但外面的空氣卻透過帆布車蓋與鐵板裸露的車子地板傳了進來。

這里是載貨架雖大、位子卻很窄的典型小型四輪傳動車后座。

騎央就睡在上面。

「騎央,你醒過來了啊。」

明明才剛醒來、腦袋卻莫名清醒的騎央坐起來后,聲音從駕駛座傳了過來。

「表叔……」

握著方向盤的人是騎央的表叔——宮城雄一。

「我很擔心你們后來的狀況。我到了那邊一看,圖書館附近都是警察,現場也亂成一團呢,而且你還倒在地上。」

聽到這邊后,騎央的腦袋總算恢復了正常功能。

Corvett、搖下的窗戶、槍口,還有愛麗絲的叫聲。

「愛、愛麗絲呢?」

「不曉得。我來的時候只有看見你……對了,我有看到一輛銀色Corvett跑車發出刺耳輪胎聲,一邊急駛而去。」

「表叔,就是那輛車!」

騎央大聲叫了出來。

「那輛車開到哪邊去了?」

「不知道。」

「為什么不追上去呢?」

「少說蠢話了。比起這種事,把倒在地上的你救起來更重要吧……而且,已經開了十年的Jimny,怎么可能追上完美調校過的Corvett呢?」

的確,這么一說,比起「可能」有熟人坐在里面的車子,當然應該以「實際倒在自己面前」的熟人為優先。

「一定要帶她回來才行。」

騎央如此說道,堅決語氣令人心情舒暢。

「喔?」

透過后照鏡,可以看見雄一臉上出現了驚訝神情。

「我的侄子這一次很積極嘛……不,抱歉,我不打算開玩笑的。」

開完玩笑后,表叔立刻恢復到體貼少年的語調。騎央對他搖搖頭說:「不是表叔想的那樣。」

騎央沉默了半晌。稍微整理好思緒后,少年開口說:「雖然我還不是很明白……不過,我想自己大概很火大吧。」

說出赤裸裸的情感讓騎央感到非常丟臉,所以他略微垂下了視線。

「每個人都自作主張……愛麗絲明明沒有做出任何攻擊或強迫的行為,卻沒人肯聽她說話。而且……如果愛麗絲因為這樣討厭地球的話,要怎么辦才好呢。」

雖然才認識她兩天,但在這段日子里,騎央卻在愛麗絲臉上看到了無數笑容。有滿足的笑容、開心的笑容……不管對方是不是外星人,那副笑顏都跟自己的笑容一樣。

「所以,我要帶她回來。一定要讓愛麗絲知道,至少有一個人是站在她那邊才行……」

騎央陷入沉默。雖然他自認為仔細選擇了措詞,卻微妙的覺得這并不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好,我明白了……果然被婆婆說中了呢。」

「?」

「呃,雖然我真的在擔心你,不過老實講,宮城家的丑婆婆昨天打了電話過來。她說『小騎有危險,請你明天過去看一看狀況。一定有你能幫忙的地方』」

「那表叔你會幫忙啰?」

「嗯,反正最近工作也很閑。」

「呃,就算很閑也……」

「別在意。可愛侄子要去英雄救美的熱血狀況,在人生中可不容易遇見哦。」

雄一哇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這句話雖然若無其事,卻莫名讓騎央胸口一緊眼眶含淚。

然而,感動情緒立刻被苦悶情感取代了。

因為被襲擊的時候,在倒下去的前一瞬間,騎央認出了從Corvett副駕駛座走出來的少女。



為了前往「正職人員」才能進入的目的地「卸貨」,JACK在中途讓真奈美搭出租車回家。

穿過玄關的少女腳步莫名的沉重。

連回應母親的招呼聲都懶的真奈美一邊拿掉偽裝用的綁染頭巾,一邊走上二樓,然后在床上倒了下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嘛……」

趴在床上的她把枕頭拉過來抱在胸前,然后對自己如此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在她當做目標的冷酷世界里,這種事情一點也不稀奇。雖然不會像電影或小說情節那樣接到殺害好友或是家人的命令(這種行為持續下去的話,將會失去成員對組織的忠誠心),但朋友的朋友就另當別論了。

與這種事情相比,這次的任務對良心的苛責要少太多了。

沒有加以殺害,只是讓對方失去意識后交出去罷了……雖然自己不曉得她后來會怎么樣就是了。

她忽然想起上個月對父親講過自己想做的工作。

當時,父親雖然瞬間出現了開心的表情,但他立刻繃緊了臉孔,然后雙手環胸說出了這番話。

爸爸雖然高興,不過我覺得這個工作并不適合妳哦……再說,像爸爸這種當地作業人員也就算了,如果成為正職人員的話,是不能拒絕命令的。

真奈美當時雖然做出了反抗態度,但現在重新回想起來,父親的話也許就是預測到了這種狀況。

(騎央一定很難過吧……)

而且,真奈美根本不曉得要用什么表情跟騎央見面。

陌生的車輛引擎聲傳了過來,接著是車子停下來的聲音。

再來是玄關大門打開的聲音。

某種預感緊緊附上了真奈美的背部。

母親的聲音響起。

「哎呀,好久不見了呢,騎央。」

「請問……真奈美在家嗎?」

「!」

真奈美從床上彈了起來。



「真奈美,妳可以出來一下吧?」

騎央說話的臉有些僵硬,真奈美感到自己的心跳快了起來。

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難道,自己跟襲擊愛麗絲的人是同伙的事情曝光了?

不可能有這種事。

「嗯、嗯,可以啊。」

所以她接受了對方的要求。

兩人走出玄關,來到外面的大門前面。

「愛麗絲被帶到哪里去了吧?」

「咦?」

「我們今天被開Corvett的女人襲擊。對方讓我失去了意識,等我清醒時,愛麗絲已經失蹤了……所以我現在在找她。」

「為、為什么問我這種事情啊,這不是警察的工作嗎?」

「真奈美妳知道吧?」

「啊,為、為什么我會知道啊?」

「因為妳在現場,就坐在Corvett里面。」

「……少、少說傻話了,我為什么要做那種跟綁匪一樣的行為呢?」

真奈美移開視線,并且試著開玩笑,然而——

「妳在車里吧。」

被直視目光凝視的真奈美,感受到讓呼吸也為之停止的沖擊。

這是斷定,而不是推測。

這名個性軟弱的兒時玩伴,知道真奈美做的好事。

「愛麗絲在哪里?」

「為、為什么你要誣賴我啊?」

「妳以為我們在一起玩了幾年了?」

騎央有如追擊似地說了下去。

「我那時看到了用麻醉槍擊昏我的女孩的手表,那只表跟真奈美的手表有一樣的傷痕。」

真奈美大吃一驚,忍不住望向戴在右腕的手表。

自從升上中學后,她一直很喜歡戴這一只BabyG。不過今年年初時她騎腳踏車摔倒,表身也在柏油路面上擦出一道傷痕。

她記得,騎央也在現場。比起自己身上的傷(擦傷),真奈美更在意橡膠表身上弄出的傷痕……

「……妳在車里吧?」

雖然還想找理由,但嘴巴如金魚般開開合合動了幾次后,真奈美終于死心的垂下了頭。

「……是啦。」

「為什么做這種事情呢?」

「為了將來。」

「?」

「你知道我父親是基地作業人員吧?」

「嗯。」

「正確的說,應該是基地內的CIA當地作業人員。」

「……那還是基地作業人員吧?」

「嗯,至少父親是通過基地作業人員考試后,才做到這份工作的……我將來也想做這份工作。」

「……我知道妳想當基地作業人員,原來是這種意思啊。」

騎央一半感到愕然……這是想當然爾的反應吧。一般而言,所謂的基地作業人員,要負責保養基地內的設備(從軍營與附設的倉庫與淋浴室,一直到保齡球場、高爾夫球場都算在內),以及代理士官階級的事務性工作等任務。如果真奈美不講,他真的想不到會跟這種特殊任務有關。

「所以,那個……我一定要做出實際的成績才行。」

「妳就為了這個目的襲擊我,然后把愛麗絲帶走嗎?」

「……」

垂著頭的真奈美一句話也沒說。

「真奈美,妳真過分……」

「……我也沒辦法啊。」

「……」

騎央緊緊握著拳頭。

沉默了半晌后,少年雖然想說些什么,卻又將嘴里的話咽了回去。

「……這件事情就算了,反正都發生了。」

騎央以僵硬語氣說道。

「不過,請妳告訴我愛麗絲現在在哪里。」

「……」

真奈美連臉都拾不起來。



離開對面的房子后,騎央腳步沉重的回到了自己的家。

「怎么樣?」

「她告訴我了。」

騎央以僵硬表情響應了表叔的話。

「果然在嘉手納基地里面。好像是F號倉庫……」

「不知道確實的地點嗎?」

「嗯……真奈美也沒有進去。」

「……你該不會打她了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會對真奈美做這種事情!」

騎央慌張的否定表叔的疑惑。

「哎,說得也對啦。」

雄一淡淡的笑道。這個表叔也從以前就知道真奈美的事情。

「對了,表叔。」

騎央回到了主題。

「雖然知道地點……不過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再怎么講,那里可不是一個可以要去就去、說定就走的地方。話雖如此,這件事也不能報警處理。

「一切交給我吧。」

表叔向后方瞄了一眼,臉上浮現狡猾微笑。

時鐘的針指向七點半,烈日總算變成夕陽了。



「……」

倒在地上的愛麗絲,手腳都被無接縫的金屬環給束縛住了。

她就在上下均是鋼鐵制的蓋子封住的巨大玻璃圓柱中。

當然,她可以看見外面的情況。

她身處的「監牢」周圍,不管是天花板或地板都爬滿了銀色管線,并且與構造復雜的機械互相連結,看起來就像某種工廠。

有許多身穿白衣、穿戴著防菌口罩與防菌帽子的人走來走去。這一點跟工廠也很類似。

「請問——」

愛麗絲以不變的傭懶語氣對外面的人說道。

「不好意思?」

然而,外面的人卻連看也不看她一眼。

「我好遜哦……」

愛麗絲嘆了一口氣。

「這里究竟是哪里呢……」



輕巧躍出。

就在騎央正要坐進表叔的Jimny時,門邊出現了小小身影。

「嗯?」

少年轉頭望向那股氣息,只見黑影數量瞬間增加到了二十道以上。

「啊,是你們……」

那是二頭身化的愛麗絲……也就是小幫手機器人們。

它們踩著小小步伐,一齊朝騎央這邊跑了過來。

「原來如此,你們先回來了啊。」

所有機器人一齊點頭。

「喂,騎央……這些小不點是?」

突然從四面八方涌出的謎樣生物(?),讓雄一表叔露出了吃驚表情。

「啊,這個嘛——」

總不能說「是從土里面長出來的東西」吧。在這一瞬間,不知該如何說明的騎央陷入了沉默。

「該不會……是你跟愛麗絲的……」

表叔臉上露出取笑表情,騎央立刻意會到這句話的含意。

「不、不是啦!這是愛麗絲帶來的機器人!」

「什么呀,真無聊耶。」

將手肘靠在Jimny儀表板上撐著臉頰的雄一露出邪惡笑容。

額頭上寫著「1」的其中一具機器人走向前方,拿著不知從何處撿來的短粉筆在地上寫了字。

也許是以調查機能為優先、所以不擅長做這種事,或是柏油路凹凸不平的表面所致,所以小幫手機器人的字跡像蚯蚓一樣難以辨認。騎央好不容易才看出那幾個字是「帶我去」的意思。

「你們……也想一起去嗎?」

所有機器人一齊點頭。

雖然這可能只是保護主人的自律機能、或是獨立判斷系統之類的機械構造做出的反應,但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著實令人同情。

「那個……表叔?」

「……我知道了,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也讓這些小不點上車好了。不過,在車上不能亂吵亂鬧哦。」

雄一表叔說完后,蹲下來輕輕撫摸了「1」號小幫手機器人的頭。



「禁閉處分」

這是「紅葉」——也就是雙葉葵暫時得到的處分名稱。

她因私人理由擅離職守、中斷任務的行為而受到追究。

雖然上面的人給了抗議與辯解的寬容機會,但她卻心甘情愿的接受了這樣的處分。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上級的處分很正當,自己也是有所覺悟才會做出這種行動。

當做宿舍的短期出租公寓雖然沒有上鎖,但在她接受正式處分前,是不可以離開這里的。

就算是沖繩這里,八點過后太陽也下山了。

在變暗的室內,葵按下了DVD主機的開關。

從占據整個墻面的DVD柜中取出一個CD大小的盒子后,少女將里面的光盤放進了機器中。

當電影公司的標題消失后,出現了丹波哲郎扮演的蘭學者單手拿著某本預言書上課的鏡頭。

放在窗邊又插在充電座里面的手機響了起來。

「?」

葵滿臉疑惑的拿起很少響起的手機。

看到來電者的姓名,葵的心臟猛然跳到了嘴邊。

屏幕上閃動著「嘉和騎央」的文字。

用微微顫抖的指尖按下通話鍵后,葵輕輕將手機壓在耳邊。

「我、我是雙葉。」

「啊,雙葉……同學?」

這無疑是少年的聲音。

心跳速度變快,加速循環的血液不斷將熱氣帶向臉頰。

「是、是嘉、嘉和同學?」

「嗯,晚安。」

「啊,是的……」

「那個……關于明天的事情。」

葵在一瞬間正要問是什么事情,然后才想起自己與騎央的約定。

「是、是那件事啊……」

「老實說,我可能沒辦法去了。」

「咦?是、是這樣嗎?」

「嗯……我稍微有一點事,說不定暫時沒辦法回來。」

葵背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因為她沒有誤解這句話的含意。

「要、要去哪里啊?」

「我不太方便講,有一些事情就是了。」

「是、是嗎……那什么時候可以去呢?」

「我不曉得……我回來會再打電話給妳。寄電子郵件也行吧?」

「可、可以。」

「那就先這樣啰。」

電話掛斷了。

「……」

葵目不轉睛凝視著顯示通話結束標志的明亮液晶屏幕。



「哦,什么啊,除了愛麗絲之外,你還有別的女朋友哦?」

「不是這樣子的啦,表叔。」

騎央露出苦笑,一邊把手機放進腰包里面。

「可是,我們要去哪里呢?該不會就這樣直接沖進嘉手納基地吧……」

「別傻了。」

一邊握著方向盤,雄一呵呵大笑了起來。

「看到這些小不點時,我突然有了一個好主意。我有一些人手可以幫忙做這種事。」

「不過……」

殺進嘉手納基地這種自殺行動,應該沒人會參與吧。

「沒關系,不用在意……我有辦法。引發這次騷動的當事者正好適合這項任務吧?」

「咦?」

騎央露出困惑表情。

在后座上,小幫手機器人跟字面形容的一樣被塞得滿滿的。它們沒有任何鴛言,就這樣直直看著前方。



「……」

開著冷氣的舒適房間里,真奈美茫然的坐在床上。

她從沒看過騎央露出那種表情過。

少女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被騎央以那么可怕的眼神瞪視。

還有,她想不到騎央的記憶力與直覺居然敏銳到這種地步。

對真奈美而言,一切的一切都超過了預料。

(我被討厭了。)

從孩童時期就開始交往的朋友跟自己絕交的痛苦事實,如今正重重壓在真奈美的背上。

「從明天開始,我要用哪種表情跟他見面呢?」

她走投無路的嘆了一口氣。

玄關又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

原本以為是父親回來了,但母親走出去的聲音讓少女明白并不是這么一回事。

「今天的客人還真多呢……真奈美!」

被叫出房間的真奈美下樓來到了玄關。在那邊等著她的是,一名留著長發戴著眼鏡,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像一名文學少女的人物。

這名女孩跟樸素的淡藍色洋裝很配。

「妳好,真奈美。」

「妳、妳是……?」

「我是雙葉葵,晚安。」

少女低頭行了個禮。

插圖095



表叔的Jimny停在國際街后面的一棟小建筑物前方。

「這里是?」

「哎,別擔心,跟我來就對了。」

雄一從放在儀表板上的手提包中取出一架小型數字攝影機,并且用帶子將它掛在脖子上面。

「好,走吧……對了,那些小家伙有武器嗎?」

「你們有武器嗎?」

騎央問完后,好不容易才爬出車子的小幫手機器人全都歪著頭做出困惑反應,然后額頭上寫著「1」的小不點又在地面上寫了字。

「『一點點』……啊,你們有一點武器啊?」

它點了點頭。

「是什么樣的武器?」

騎央問道。所有機器人雙腳站寬重心放低,接著將左手伸向前方。

咔嚓!金屬板滑動的聲音傳出后,機器人展開的左臂里面,出現一把跟夜市攤販賣的玩具槌很像的物體。左臂的表面恢復原狀后,全體小幫手機器人都拿著一把有著紅色頭部與黃色手把的玩具槌。

「……唉,那就拜托你們啰。」

雄一表叔以一副「只好將就點啰」的表情說完話后,所有機器人都很有自信的點了點頭。

「騎央,這個給你用。」

雄一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儀表板下方拔出了某種東西。

撕破用膠帶黏住的塑料袋后,里面出現一把銀色的左輪手槍。

「這、這是什么……?」

「S&W制的M686,是三英吋的型號。」

將安裝黑色橡膠槍柄的手槍交給侄子前,表叔打開彈倉檢查了里面的填充物。

彈匣底部不是電影或電視上常見的金色,而是看起來像是便宜貨的灰色。

「好……麻醉彈都裝好了。」

沉甸甸的重量傳入手心。這肯定不是模型槍也不是瓦斯槍。

「真、真槍……」

「本來里面裝的是點三五七馬格南彈,不過現在裝的是點三八口徑的子彈,所以你也可以輕松射擊。別擔心,這是麻醉彈,不射進眼睛是不會受傷的。」

少年目不轉睛眺望著將二英吋槍身再加上一英吋的手槍設計,此時雄一又從駕駛座下方拔出了其它手槍。

「我用這把。」

「那個……表叔?」

「啊,這家伙是S&W制的M645。就是『邁阿密風云』里桑尼使用的手槍。點四五口徑的子彈雖然沒有麻醉效果,但它的力量強大,所以對方挨到子彈就會倒地。不過對你來說負擔有點大就是了……放心吧,手槍我保養的很好。」

誤會侄子語意的雄一,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跟自動手槍有關的專業知識。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怎么了?」

「這些東西是從哪里弄來的……」

「哇哈哈哈,男人不用在意這種小細節啦!」

啪的一聲,雄一拍了一下騎央的背。



所有人都很失望。

因為秘密組織「Beautiful-Contact」在沖繩的伙伴們,任務失敗了。

雖然眾人好不容易拼死逃出鬼門關(幸虧煙霧幫了他們不少忙),不過去那間聊天室進行報告時,卻受到了其它人的猛烈炮轟。

雖然唯一的好消息只有日本政府尚未決定與「他們」建交,但他們也因此沒受到進一步的叱責。

哎,只不過除了「除名」以外,也沒有更重的處分就是了。

就在所有人都因為這樣而情緒低落時,突然響起了激烈的敲門聲。

「……?」

在室內一片愁云慘霧、所有人都心情惡劣之際,毫不客氣的敲門聲很自然的引發了所有人的肝火。

露出如果是來拉人入教的話……一定要給對方好看的兇惡表情,身為老板的其中一名成員打開了店員專用的進出口。

「哎呀,你好你好。」

一邊高舉銀色手槍,一名梳著油頭留著胡須、嘴里叨著太陽眼鏡、身上穿著大紅色夏威夷衫的顯眼中年人走了進來。

「大家好!不好意思,請你們不要動啰,『Beautiful-Contact』的各位先生們!」

這句話還沒說完,你推我擠的二頭身迷你愛麗絲們,與舉著槍的眼鏡少年一起進入了室內。



「你、你們在干什么!」

在這個時刻,立刻做出反應的人果然是糸嘉州真紀。

「嘉、嘉和同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老、老師……」

騎央呆呆的凝視著女老師,但他馬上就明白了一切。

因為他想起在那個時候,從副駕駛座走出的女性成員非常介意騎央的事。

既然如此,少年推測在真紀身旁的白人男性,應該就是當時的巨漢。

「這是……表叔?」

雄一有如安撫似地對騎央揮著手掌,然后——

「不要再裝傻啰,硬派SF秘密組織『Beautiful-Contact』的各位成員們。」

說完后,雄一做了一個狡猞笑臉。在這種情況下,雄一的表情姿態比不入流的黑道更有迫力。

「那么,先來拍張照吧……笑一個!」

話剛說完,雄一就按下了數字攝影機的拍照功能按鈕。

閃光瞪染白了店內。

「你、你這家伙在搞什么啊!」

好幾個人忍不住變臉,腰也從座位上抬了起來。但轟音卻在此時響起,同時旁邊的墻壁也開了一個大洞。

「啊——請你們不要動哦。」

單手拿著M645的雄一開朗的說道。他瞄了一眼攝影機的顯示屏幕后——

「好,已經傳進去了……那么,我已經拍下你們的照片啰。」

「你想怎樣!」

「拿來威脅你們啊。如果不聽我們的指示,我就要把這張照片散布到網絡上面,而且還會加上一句——這就是『Beautiful-Contact』成員的批注。」

「!」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哎,雖然你們跟其它宗教團體不同,公安警察不會立刻前來逮捕,不過在職場上還是會面臨某些壓力吧……再怎么講,你們也是秘密組織啰。」

「嗚……」

「你們在國際上做了不少亂七八糟的事情嘛。特別是在美國的家伙們……我記得是去年吧,你們完全刪掉了SETI計劃的資料,也偷走了掉落在英國郊外的金屬片。我記得去年夏天,你們也在日本犯下刪除防衛廳機密數據、以及讓自動警戒管制組織失去功能的罪行吧。」

「……他們做了這么多壞事啊?」

騎央一臉愕然的問道,雄一大大點著頭說:

「嗯,他們似乎不擇手段,也想跟長相奇形怪狀的家伙進行第一次接觸呢……所以只要稍微不符合標準,他們就會千方百計阻凝對方與人類的接觸。」

「……」

騎央發出無奈嘆息。

「人、人類一定要朝正確的方向進化才行!像那種、那種東西……」

看起來像是首領的中年男性正要開始另一場演說。

「別把自己的喜好硬塞給別人……特別是在現在這種狀況下。」

雄一以徹頭徹尾的冷淡語氣說道。

「你、你到底想對我們怎么樣?」

「沒什么啦,只是想請你們賠償我侄子的損失而已。」

騎央的表叔以禮貌語氣說道,就像那些勸別人打非必要離婚官司的缺德律師一樣。

「我想請你們幫助我們潛入嘉手納基地……在那邊的白人先生應該辦得到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