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四章 吃了「燒肉」,真好吃

第1卷 第四章 吃了「燒肉」,真好吃

第四章吃了「燒肉」,真好吃



寬廣室內回響著狗一般的低沉吼聲。

「你們還沒找到嗎?」

「如果是日本本島的話就算了,那邊實在不好找……」

「與我無關,快點找出來。」

又長又利的指甲輕輕敲擊桌面,發出間間斷斷的焦躁聲音。

「……」

「希望你們動作快一點,這可是跟你們的前途有關哦。」

「我了解。」

「現任的總統也不曉得這件事吧?你們瞞了幾屆的總統了?不只五、六位吧?」

「是的……是第八位了。」

「你們認為民眾還需要時間吧?這邊是沒差啦,就算某天結束這層關系,我們也能進行下個階段。」

「我明白。我們始終感念著你們的寬容。」

「知道就好,那么好好努力吧。『他們』跟深謀遠慮的我們不同,是頭腦簡單的脊髓反射生物。這件事馬上就會傳遍全世界,混亂與頹廢的時代要來臨了。」

輕盈羽毛的拍動聲響起,一根白色羽毛飄落至光可鑒人的黑色大理石地板上。

「你知道嗎,我們是伙伴哦。」

既溫柔又難以分辨男女的奇妙嗓音下了結論。

「我方還想繼續維持這種美妙關系。我們是這樣想的……你們呢?」

「是、是的,我們也是。」

「那么,快點行動吧。你們跟你們的國家,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掌握財富與權力的吧?」



「好吃!」

雙眼都泛出淚光的愛麗絲叫了出來。

這是晚上愛麗絲吃到萵苣與燙豆芽菜的海草色拉淋上桔醋醬汁、島豆腐味噌湯、以及老婆婆白天帶來的「燒肉」時的反應。

順帶一提,除了「燒肉」以外,全部都是騎央親手做的料理。

「好好吃!好好吃哦!」

「是、是嗎?」

剛開始時愛麗絲明明對表面烏漆嘛黑的「燒肉」充滿警戒心,害怕到又拿儀器檢查,又是聞味道的,但吃了一口后立刻變成這副德性,連騎央也有點被嚇到。

「啊啊!黑色脆皮的甘甜與香氣,還有充滿咬勁的緊實肉質與冰涼口感,實在是絕妙組合啊。再加上被米飯熱度溶化的油脂微微混在里面,啊啊……」

愛麗絲本人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失態,為了仔細品嘗美食,她一口一口咬著食物,而且慢慢咀嚼,還一邊發著抖。

「啊啊啊啊,好吃!實在太棒了!」

再度發出忘我叫聲后,回過神的她才有點臉紅。

「呃——這是白天過來的老婆婆帶來的料理吧?這道菜叫什么名字呢?」

貓耳少女興致高昂的問道。

「嗯……我們是叫它『燒肉』啦……實際上應該是烤牛肉風的叉燒吧?」

「烤牛肉?叉燒?」

「啊,有一種叫做豬的動物,把它脖子的肉用醬油或是泡盛、果實之類做成的鹵汁腌入味后……呃,泡盛是酒的一種,所謂的醬油是……該從哪邊解釋才好呢?」

當騎央試著以貧乏的料理知識說明「家里的味道」時,才想起對方是外星人的事情。

「啊,沒關系,請你繼續說下去。我之后會去查資料補充。」

「資料……怎么查啊?」

「不是有一種叫做網絡的東西嗎?我想可以用那個補充完大部分的數據。啊,對了……如果方便的話,明天可以帶我去圖書館嗎?」

「咦?」

「任何人都能編輯電子情報的網絡有很多謠言流傳,所以一定要對照紙張媒體才行。」

「哦……既然如此,就要去縣立圖書館或是市立圖書館啰。」

「離這里遠嗎?」

「走路的話……大概三十分鐘左右吧。」

「嗚……」

愛麗絲僵了一下。

「怎么了?」

「啊,不,這個……」

「……」

「沒、沒什么。」

「……難道妳很怕熱?」

「嗯。」

愛麗絲搔著頭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沒有派得上用場的機械嗎?」

「有是有啦……那是具有完全防護機能的裝甲強化服。可是,外觀像是比我還大上一圈的盔甲……」

騎央似乎可以想象。穿上那種東西走來走去,一定是件苦差事。

(……唉,沒辦法啰。)

「好吧,那明天搭出租車去好了。」

「里面有冷氣嗎?」

「嗯。」

太好了——愛麗絲臉上浮現安心的表情,然后用筷子又夾了一塊「燒肉」。



晚餐的快樂光景,完全映照在蔡司公司制的雙筒望遠鏡之中。

「Ohmy……」

一邊發出不是很熱心上教堂的美國人獨特驚嘆聲,珍妮斯-亞雷克特茲-卡洛提納斯-卡瑞納特的聲音透過計算機喇叭傳了出來。

「真是的。燈塔下方最黑暗,指的就是這種事吧。」

真奈美有些無趣的說道。

「哎,真的是這樣呢。想不到幸福的青鳥居然離我這么近啊。」

「那妳要怎么做?」

「沖繩這個地方已經很難進行任務了,而且我也不能把真奈美的朋友家搞得亂七八糟。」

「……謝謝。」

真奈美嘴邊浮現微微笑意后,拿出平時就寄放在家里的最后一個「裝備」配件,接著完成了組裝。

「好,完成了。」

固定在牢固三角架上的物體,看起來就像是八十年代的專業攝影機。

將它拿到窗邊將電線插入墻上的電源后,真奈美用單眼貼向觀景窗,并且再次上下移動把手進行微調,最后打開了相機開關。

無色透明的兩道雷射光,隔著小小間隔分別射上了騎央家里的玻璃窗。

這兩道雷射光從玻璃窗上面檢測到微妙震動,可以用這臺機械還原成聲音。換句話說,它就是所謂的竊聽器。

聲音藉由USB串行端口傳至計算機中,然后播放了出來。



「啊,對了……」

吃完飯后,騎央將碗盤塞進洗碗機中,然后走回放著電視的客廳。就在這個時候,抱著坐墊看電視的愛麗絲突然想起某事似地雙手一拍。

「我忘記講了,我要跟你借一下庭院里的土壤。」

「土壤?」

「嗯,我要準備明天的調查一定要用到的東西。」

「一定要用到的東西?」

「嗯……院子東側有一棵大樹吧,明天早上前,可以不要動到那一帶的土壤嗎?」

「是可以啦……真的只要土壤嗎?」

「是的。」

愛麗絲點了點頭。

「我需要土壤中的成分。」



這里是沖繩縣政府所在地——那霸。

最熱鬧的街道國際街(雖然它小到根本看不出來是繁華大街)的最里面,有一間掛著「今日公休」的小酒吧。

有一道大大的影子,穿過了店員專用的后門出入口。

「對不起,我遲到了。」

這是男子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他的英語帶著微微的布魯克林口音。

從T恤袖口伸出的黑色手臂,還有胸部的肌肉都鍛煉的十分發達。

男子的頭發剃得很整齊,額頭有如遮雨篷似地向前方突起。話雖如此,隱藏在其下的雙目,卻擁有跟類人猿外貌絕不相稱的理性與知性神采。

「可是,從嘉手納到那霸的這段路容易塞車,希望你們考慮到這一點。」

「我知道。」

身為騎央社團指導顧問的女老師——糸嘉州真紀靜靜點了點頭,在她后面的伙伴們也無言的征求同意。

沒有人表示異議,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管怎么講,他們是「善良市民」,也是「擁有健全判斷力的社會人士」,所以不會跟一般人口中的恐怖分子或是政治思想犯一樣,為了目的將所有行為合理化。他們不像初期的愛爾蘭共和軍那樣厚顏無恥,也對這種做法引以為傲。

「現在的狀況呢?」

「目標沒有任何動作。就現狀而言,沒有任何騷動發生……對方似乎還不打算公開自己的存在。」

在場眾人對著真紀的報告點了點頭。

「看來他們的行動依循著一定的準則。換句話說不是誰都可以,而是在政府機構與行政組織的許可下建立外交關系。」

「光就這點來說,還滿了不起的嘛。」

苦笑表情擴散到每一個人臉上。就這層意義而論,那些外表可恨的家伙們的確非常理性又遵守禮節。

他們可以說是理想對象……除了那身姿態以外。

「總之先傳達我方的意志,如果對方還是不遵從的話,加以『處分』也沒關系吧?」

所有人下定決心似地用力點頭。

「武器與實際的『處分方式』由我負責,逃走時的交通工具與躲藏地點、還有其它準備工作就交給你們了。」

真紀將男子的話翻譯好后,所有人又點了點頭。

眾人雖然繼續討論計劃的細節部分,但一切都已準備妥善,所以會議立刻進行到了確認階段。

「如果可能的話,希望他們能乖乖回去。」

「沒錯。」

真紀點頭后,會議就這樣結束了。

接下來大家閑聊了一會兒。

這家店的主人特地走進柜臺拿了酒出來,并且說今天要請大家喝酒。

店內充滿和樂氣氛。

「你們這些同伴真棒呢。」

男人緊握小玻璃杯,然后輕聲說出了這句話。

「?」

「我是說我遲到的事情。」

男子笑了出來。

「如果在美國的話,我一定會被逼問三十分鐘原因的。這也是日本人的心性吧……」

男子頗有感觸的說道。

「……」

「我在結婚紀念日的晚餐上遲到了五分三十秒,隔天妻子就提出離婚要求了。」

真紀什么也沒講,只在男子的玻璃杯內放入了冰塊。



「對了,為什么愛麗絲妳們要在宇宙中旅行呢?」

「這個嘛,主要的目的是到處游覽兼拓廣交流。我們強烈感受到,自己的種族無論是文化層面或是遺傳基因都走到了盡頭。」

愛麗絲干脆的回答了騎央的問題。

「走到盡頭?」

所謂的到處游覽,看愛麗絲好奇心旺盛的模樣多少可以理解,但后半段的理由卻有點超乎騎央的想象。

「沒錯。」

端端正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愛麗絲一邊啜飲茉莉花茶,一邊點頭。

「在長達七萬年的安定狀態下,我們已經分析并考察完與過去、未來有關的一切。所以我們決定前往宇宙,在不同的地方與各種異星人締結交流,藉此接受新的刺激。事情就是這樣。」

「安定狀態是?」

「沒發生任何戰爭的狀態。」

「有七萬年……?」

「哎,在那之前,打了一場長達五千年的戰爭就是了。」

啊哈哈哈——紅發貓耳貓尾巴少女輕松的笑了起來。

「嗯,宇宙探險與建立外交關系雖然也很辛苦,但比起戰爭要有益太多了。」

「是這樣沒錯啦……」

騎央率直的點頭同意。

「而且,這顆星球真的是太棒了!我從沒想過,自己居然能在宇宙中碰到這么棒的星球!」

兩眼發出光輝的愛麗絲下了如此斷言。

這道光輝實在太過耀眼,騎央反射性的浮現諷刺笑容,同時也覺得自己很可恥。

少年實際感受到,愛麗絲與隔壁的真奈美都擁有可以賭上人生的「目標」。

同時他也體會到看著她們的自己,懷有某種非常討厭的情感。

那是羨慕……因為自己沒有那種事物。

「真好呢……這份工作愛麗絲打算一直做下去吧?」

「嗯,沒錯!」

愛麗絲點頭。

「真羨慕妳耶。」

不知何故,騎央老實地將累積在胸口的話語說了出口。

「我……還沒有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應該說是目標吧。」

「……」

愛麗絲靜靜的聽著少年說話。

「真奈美她……啊,就是今天來我家,跟我同年紀的女孩……她已經決定要當基地里頭的員工了。班上也有同學開始思考兩年后畢業的事情,并且付諸行動。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想這樣,可是我實在不曉得自己該做些什么。」

騎央暗自訝異,想不到現在為止甚至不曾跟父母提過的煩惱,自己卻能在這名才剛認識的少女面前侃侃而談。

「我覺得一定要找出什么目標才行,而且也做了許多嘗試……可是我還是不曉得自己想做的事。」

「那么,騎央為什么覺得一定要這樣做才行呢?」

「因為身邊的人都這樣講啊。高中畢業后再兩年就要二十歲了……而且現在的經濟很不景氣,不管是要就職或是升學,如果不先找到一個大概的方向,以后會很辛苦的,所以一定要這樣才行。」

「嗯——還真辛苦呢。」

愛麗絲雙臂交叉于胸。

「我的情況很簡單。小時候我去宇宙中心參觀,在近距離看到了太空站與星際航行用宇宙飛船的組裝過程。我覺得那些東西實在很酷……而且我也很喜歡冒險故事。可以見識到不曾見過的事物,品嘗沒有體驗過的味道,對我們這個世代的人來說是一種夢想吧。」

「夢想啊……」

「我還不明白這顆星球的社會制度與趨勢,所以沒辦法給你實際的建議……不過,我覺得只要堅持下去就夠了。」

「堅持下去?」

「不要放棄尋找自己想做的事……只要這么做,一定能發現目標的尾巴。只要不忘擦亮眼睛豎起耳朵,一定可以順利抓到它的。」

「這樣啊……」

「在你找到更好的想法前,我覺得可以先這樣想……人類之所以會感到不安,就是因為不知道具體的煩惱對象是什么,以及不曉得如何在第一時間應付它的關系。只要下定決心采取行動,就會輕松很多哦。」

「……」

騎央初次覺得自己似乎曉得愛麗絲為何毫不猶豫的來到異星人的……應該說是從未聽聞的行星。

她能徹底看透想做的事情與該做的事情。

「而且,如果不做好這種心理準備的話,在宇宙中被卷入意外事件時就會立刻死亡的。」

「……宇宙啊……根本沒辦法想象呢。」

「咦?這個星球的人不是已經能在宇宙空間活動了嗎?」

「只有部分有錢人與有才能的人而已啦。」

騎央笑道。他想起最近才看到的新聞。

一個不知道是美國還是歐洲的億萬富翁包下航天飛機,辦了一場可以俯視太空的十分鐘派對。

還有,「普通人也能報名」跟航天員一模一樣的專業訓練課程的新聞。

念中學時在舊書店偶爾找到的漫畫里,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明明已經在衛星軌道上建造太空站,并且在那邊生活了。

騎央也曉得大人的世界里有很多「復雜的事情」,但枯燥無味——應該說是小家子氣的現狀卻仍然沒有改變。

發生大規模戰爭讓人類一口氣滅亡的機率雖然大幅降低,但四處分散的核武卻不知道何時會引爆。「宇宙」這種詞匯與「未來」排在一起,就會變成一種極空泛的定義。這種情況雖然不變,但愛麗絲她們卻還是覺得地球「很了不起」,這一點讓騎央感到很不可思議(理智上雖然可以了解,感情上卻無法接受)。

「可是,既然你們的活動范圍已經上了衛星軌道,接下來只差一步啰,嗯。」

「如果地球跟妳們建立正式外交關系的話,妳們會把自己的技術傳授給我們嗎?」

「這是當然的啰——」

愛麗絲點點頭。

「如果不付出相對的回報或是代價的話,事情會很麻煩的。」

「真的行嗎?一般來說,外星人會說人類還不到那種階段,就算要教也教不會吧?」

「如果不到那種階段的話,我們一開始就不會跟你們接觸了。」

「說得也是。」

騎央表示同意。

「那么,妳跟多少異星人見過面呢?」

「是兩種……還是三種呢?一個不愿意建交而把我們趕走,另一個則是被我們拒絕了。」

「為什么拒絕對方呢?」

不愿意建交而把對方趕走的情況,騎央不是不能理解,但愛麗絲她們拒絕的對象卻引起了少年的興趣。

「唉,應該說對方與我們的磁場不合,或是彼此間有著決定性差異的關系呢……總之我覺得那是一場不幸的遭遇。」

「?」

「那是梅爾馬克星球上的種族……」

愛麗絲的目光變得有些遙遠。

「他們只把我們當成食物看待。」

「……」

「不過啊,在宇宙旅行還是很快樂呢,而且還能吃到『燒肉』這種美食。」

說出「燒肉」這個名詞的瞬間,愛麗絲臉上出現了「陶醉」的恍惚神情,她真的很喜歡這道料理吧。看到這種反應的騎央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真的很喜歡吃燒肉呢。」

「……啊,是的。」

愛麗絲也不好意思的臉紅了起來。

「啊,對了……關于報酬的事。」

剛才的害羞讓愛麗絲想到了某件事,于是她轉變了話題。

「報酬?」

「因、因為,那個……你讓我住在這里,又讓我吃飯,而且之后也會幫我的忙……就這里的社會形態來說,支付報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愛麗絲以奇妙的開朗口吻問道,就像勉強自己「若無其事」問出這個問題一樣。

「……嗯,是沒錯啦。」

「呃——還沒建立正式外交關系前,我是不能攜帶貨幣的……所以我想說……自己可以用其他事情交換……」

愛麗絲的臉不知為何愈來愈紅。

垂下雙眼的她,一邊用左右手的食指互戳,一邊把話說了下去。

「所、所以……那個,我的調查工作還沒結束,所以可以用肉、肉體關系作為代價。那個,呃——之前雖、雖然跟你睡過同一張床,不過那只是我們種族的習慣,并沒有其它含意……」

「所、所謂的肉體關系是指……」

「那個……我想我們種族間的生殖系統非常類似,大概也能進行這種行為,不過我不是很確定,所以……」

「等、等一下!」

騎央大聲打斷了愛麗絲的話。如果放著不管的話,就不曉得話題會朝哪個方向發展了。

「不、不用在意啦,爸媽都是喜歡妳才把妳留下來的,并不是為了索取報酬才這么做。就請妳不用介意這種事情了!」

「呃……是、是這樣嗎?」

臉龐紅通通的愛麗絲呆呆地望著騎央。

「請問,根據我剛才閱讀的數據顯示,這種情況在地球這邊,要用身、身體做報酬……」

「哪來的資料啊?」

騎央也紅著臉提高了音量。

「騎央床底下的書是那樣講的……」

插圖059

重擊!

騎央不由得從沙發上跌落。

「呃——我是沒關系啦……要那個的話——」

「妳搞錯了啦!」

騎央忍不住叫了起來。

「那是虛、虛構的東西!」

「咦?那不是這種情況下的典型例子,所以才會拿來使用在虛構情節上的嗎……」

「那是虛構中的虛構啦!如果是事實的話,天下就會大亂的!」

少年打從心底感到后悔。就算父親表示「自己付錢就沒關系」,就算那是不用跟任何人碰面的網購,就算那是自己喜歡的電玩原畫設計者的畫作,自己還是不該訂購那種書。

「未滿十八歲禁止購買」這段文字原來有其意義存在,騎央打從骨子里痛切體會到了這個事實。

「啊,是、是這樣啊,太好了……」

愛麗絲臉上浮現放心的笑容,把手放在豐滿胸部前嘆了一口氣。

「那個,我雖然覺得自己跟騎央應該『契合』才對,不過我只有十六周年期而已,也沒有跟異性發生關系的經驗,所以我還在想該怎么辦才好呢。」

「那、那真是太好了……對吧。」

「是、是的。」

雙方一齊啊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那、那真是太好了……對吧。』

『是、是的。』

『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

啪嚓。

干笑聲從計算機喇叭傳出之際,粗野聲響打斷了那些話語。

「不……太不要臉了……!」

真奈美從緊緊咬住的牙縫中擠出了這句話。

折成兩段的自動鉛筆,從她手中掉到榻楊米上面。

「Oh,真奈美,妳怎么了?」

「沒、沒事的,JACK。」

真奈美慌張的做了一個笑臉。幸好,塑料制的自動鉛筆并沒有傷到她的手……這也是因為她一口氣使出力道折斷自動鉛筆之故。

「……騎央這個笨蛋。」

低吼似地小聲說完后,真奈美再次動筆寫著「報告書」。雖然基礎文法就是那樣子而已,但用英文寫報告還是很辛苦。

然而,她卻沒有跟平常一樣開計算機啟動翻譯軟件的想法。她覺得不這樣逼自己專注在報告書上的話,自己似乎就會沖到隔壁大吼大叫。

(真是的……騎央實在是太下流了!)

今天早晨一名中年男子疑似對自己性騷擾地說出「小姐要去哪里啊?」的事情,已經被真奈美忘得一干二凈了。



「哦……那么,妳不是一出生就搭上宇宙飛船的啰。」

「嗯。雖然我們在宇宙四處旅行,不過實際移動的范圍并不大,頂多只有二十萬光年的范圍而已……只要同時使用超光速航行與次元接續隧道,一星期左右就可以回到母星了。」

「她是怎么樣的星球呢?」

「這個嘛——幾乎跟這顆行星相同。連語言跟文字都一樣的情況,實在讓我大吃一驚呢。」

「……請問,也就是說妳現在沒有透過翻譯機,而是直接跟我交談啰?」

「嗯。」

「那次元隧道跟超光速航行之類的單字呢?」

「啊,那是工程人員專用的術語。雖然也有相對應的詞匯,不過意思有著細微差異,而且聽起來也比較酷……所以就直接這樣用了。」

「……」

連騎央也沉默了起來。

也就是說,這個異種族「碰巧」長得跟人類很像,又「碰巧」使用跟日語一模一樣的語言。

如果算出機率的話,到底會是幾百億、還是幾兆分之一呢。或是一兆的一百次方這種天文數字也說不定。

「嗯,不過真是太好了……可以這么快就碰到形態相似的種族。之前我們碰到的種族都沒有相像到這種程度。」

雖然愛麗絲看起來不是很在乎這些事情……但說不定她來地球前很手忙腳亂吧。

「哎,的確,幸好來的是妳們,而不是像章魚或昆蟲,或是全身包裹著黏液、齜牙咧嘴的外星人……不過,愛麗絲妳這身模樣該不會是擬態吧?」

「為什么這樣說呢?」

「呃,唉,這個嘛……因為對我們來說,這副打扮實在是太討喜了。」

「啊,不過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情況也是一樣哦。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也以為這是你們的擬態……不過所謂的平行進化,真是不可思議耶……貓進化后變成了我們,猴子進化后則是變成騎央你們。」

「……從猴子進化而來的啊?」

這么一說的確也沒錯。

「不過,這就是事實啰。」

愛麗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是這樣嗎?」

「不過……男女比例完全不同的這一點,讓我覺得我們真的是不同種族。」

「咦?」

「我們種族的男生壓倒性的少。」

「那是一夫多妻制啰?」

「不是。家庭形態是一妻一夫制,不過男性有提供遺傳基因的義務。我們現在的社會系統可以對應這種情況。單身女性如果想要小孩,可以登錄自己的卵子,并且讓精子與卵子互相結合……接下來可以讓機械代生,也可以自己懷胎生下小孩。遺傳疾病之類的缺陷因子,現在可以在誕生前的階段加以排除,所以就算血緣很接近也不會出現問題。」

「就這點來看,還滿系統化的嘛。」

騎央記得,現在的世界還在爭論是否該調整嬰兒胚胎的遺傳基因以治療遺傳疾病。想到這里,他不禁感到有些佩服。

「是這樣嗎?不過就這點而言,我們果然還是不同的種族呢。」

「我總覺得妳好像都挑好話講耶……」

「不過,地球人的方式更有系統哦。總之只要一起在家里睡覺,就可以從事生殖行為吧?」

「生、生殖行為啊……」

騎央臉紅了起來。

「只要不辦理法律手續,就可以同時擁有許多情人,而且同性在一起也不會有人抱怨……所以族群數量才會高達六十億之多吧。」

「……」

雖然想要指正她的誤解,但這個錯誤實在太大,讓不知該從何說起的騎央只能發呆。就在這個時候——

「說到這里,因為我們的社會男生很少,而且最近才出現這種行為的種種理由……就你們的眼光來看或許有些奇怪——」

愛麗絲一邊用雙手的食指互纏,一邊編織著話語。

「所以……那個……在我們星球上,同年齡的男女可以睡在同一個房間。雖然我知道這里不是自己的世界,不過那個叫『啤酒』的酒精飲料一喝下去,我就有一種好舒服的感覺……所以才會不小心……那個……」

滿臉紅暈的愛麗絲垂下了頭。

「那個,這種事在我們的世界中雖然普通……但在這個世界里,那種舉動好像跟性行為的意思一樣呢?」

「呃,那個,所謂的性……行為……這是……」

外星人過于露骨的發言讓騎央紅著臉低下了頭。

「那個……我老是這樣……對不起。」

愛麗絲低頭道了歉。

「嗯……算了,那件事就像……意外一樣嘛。」

騎央完全不曉得該怎么接下去,只好先試著說出類似安慰的話。

「總、總之……把那件事當做不幸的意外吧……不提這些了,讓我聽聽妳們世界的事情。」

這個以氣氛為優先的回答很有日本人的風格。總之,對現在的少年來說,也只能想到這個方法打破尷尬局面。

「啊,是的。」

愛麗絲嘆了一口氣。她們這些外星人,連這種小地方都跟日本人很像。



連半點睡意都沒有的雙葉葵打算徹夜不眠。

這里是位于那霸中心的短期出租公寓中的一室。翹著腳坐在窗戶框架上的她,讓窗外吹進來的風不斷來回翻動著手邊那疊釘起來的文件。

那是命令書與命令規格書。

一臉茫然的少女用翹在窗框上的右腳為支點,用手撐住了臉頰,然后就這樣看著燈火已熄滅大半的夜景。

這不是心情沉重,這種簡單隨便的情緒,是近乎絕望的心境。

「為什么……」

這幾個小時內重復無數次的問題,再次從葵的口中流泄而出。

「為什么是你呢……嘉和同學。」

命令書的頁面中,有從嘉和騎央的學生證上復印下來的大頭照,旁邊則是一張從頗遠距離拍攝后,再經過數字化修正的照片。那是一張有著一頭紅色長發,并且長著貓耳貓尾巴的少女臉部照片。

她朝房間里面瞄了一眼。

書桌上有一個相框,那是少女以前在偶然經過的百圓商店里買到的乏味東西。

之所以會買這種東西,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因為她的教官曾經說過,萬一有人來家里的話,如果沒有這種東西會引起懷疑的。

有一陣子,相框里面放著的是她隨便找來的小貓照片。

現在,她把學校遠足時跟同學一起拍的團體照放在里面。

被文書作業或是身為學生的義務工作……也就是所謂的功課……逼到喘不過氣時,她總會凝視那張團體照的某一個角落來放松心情。

雖然她不是沒想過把騎央的部分放大弄成特寫,但做到這種程度未免有些病態,所以少女并沒有這么做。



少女是在那霸新都市中心蓋好的HMV被少年叫住的。

她去那邊找以前就想要的日本片時,騎央對她開了口。

「雙葉同學,妳在找什么呢?」

葵平常都會用冷淡響應讓對方膽怯,或是讓對方覺得自討沒趣而離開……然而,騎央手上拿的正好是葵在尋找的影片。

她忍不住凝視那部限量版的片子。就在此時,騎央說「啊,雙葉同學也在找這個嗎?那這片讓給妳好了。」然后就把片子塞給了少女。

因上級命令(似乎是為了維持正常的精神狀況與常識)與普通老百姓一起生活的少女,如同戒律般嚴格規戒自己不能與他人產生互動。然而,這樣的她卻率直地露出開心表情,并且收下了那部片。

少年離開了現場。隔天,在學校碰到他的時候,少年問了葵「那部片好看嗎?」。

少女不能不回答這個問題。更何況,少年還是影像社的人。

就這樣,葵與騎央的友誼開始了。



對一名鎖上心門、不與任何人往來的少女來說,少年的出現完全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不知不覺中,她開始期待去學校上課了。

不曉得該不該買某部片子時,她漸漸會以騎央有沒有看過那部片為標準來下決定。

「朋友」。

自己的第一個「朋友」。

然而,上面的命令卻會把那名少年卷入危險之中……不,在不惜傷害少年也要完成任務的前提下,她本身就是所謂的「危險」。

她執行「任務」時的打扮雖然無法看出真實身分,但心中的罪惡感卻不會因此消失。

她沒有自信,隔天能裝作什么都不曉得的樣子與騎央見面。

明明知道白紙黑字的事實不會改變,葵還是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文件。



「騎央太下流了……」

就怒喝聲而言語調聽起來有些傻氣的叫聲,忽然從床上傳出。

金武城真奈美在床上說著夢話。

對方到明天為止暫時不會有動作,所以真奈美現在在睡覺。

順帶一提,她花了整整一小時才人睡,而且上床前還折斷了六枝自動鉛筆。



「咦?」

醒過來時,騎央發現自己在客廳睡著了。

時鐘的針指向清晨五點的位置。睜眼一看,愛麗絲在四人座的沙發上縮著身子睡覺。

愛麗絲發出輕微鼻息的臉蛋比平常更純真,更加可愛。

「……」

忍不住浮現微笑的少年讓她繼續睡。

他走進父母房內,拿出一條預備用的毛巾毯蓋在少女身上。

從那之后,自己跟她聊了多久呢?

騎央最初雖是為了打破尷尬氣氛才詢問愛麗絲問題,但與生俱來的好奇心,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也投入了對話中,于是就聊了開來……看樣子兩人應該是同時入睡的吧。

多虧如此,騎央才能了解愛麗絲與她們的世界。

令他驚訝的是,愛麗絲對地球文明與其社會體系有很高的評價……事實上,應該說覺得很新奇才對。

騎央有些先入為主的認為,在宇宙中來回穿梭的種族,一定會說這種毫無分別、又空有理想而無法發揮功能的社會「毫無價值」,但她卻非常高興的說出了「我從來沒想過可以這樣呢」的意見。

而且還不是單純的諂媚,她也會確實指出這里的缺點,或是在不曉得的事情上明白表示自己「無法理解」。

問題是,白天過來家里的表叔與曾祖母,開玩笑的教她一堆亂七八糟又隨便的知識,所以要花上一些時間……或是今天去圖書館后才能糾正那些錯誤概念。

「今天……好像會發生很多麻煩事呢。」

騎央喃喃低語,然后關掉了冷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