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三章 『Company girls』

第1卷 第三章 『Company girls』

第三章『Companygirls』



二○○A年七月二十五日-東京-霞關某處

「……那么,上面的判斷呢?」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希望對方不著痕跡的離開。」

「我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存在的啊……可是,派『紅葉』不太好吧?而且,那邊可是她的『待命處』哦。再說,CIA已經展開行動了吧?」

「不要緊,別被搶得先機就行了。下達給她的命令也不是活捉,而是以宣告與警告為優先。」

「不過,她會老實聽令嗎?她可是棘手人物耶,有辦法領會這么纖細的含意嗎……還是找能力較差、但協調性較好的六班或三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其它人幾乎都因為之前的騷動而住院了,而且『厄運紅葉』應該可以勝任吧。以她執行任務時的造型與能力而論,用不著擔心身分會暴露。」

「說得也是,畢竟她是『厄運紅葉』嘛。」

「比起這件事,地點在沖繩才是問題。」

「……嗯。」



「咦?老師說我們自己決定嗎?」

學校的社團辦公室里,影像社社長露出了困惑表情。

順帶一提,因為現在是暑假期間,因此所有人都穿著便服。

「糸嘉州老師居然會這樣說,真難得耶。」

「哎,總之她不會在一旁啰唆,也不錯啦。」

副社長與二年級的男學生們嗯嗯嗯的點頭同意。

「沒錯沒錯。剛開始的時候開心才是重點。就算不能當成作品也無所謂,拍自己想拍的鏡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用數位相機的話,要重拍幾次都行。」

「……這么說來,最好現在決定要拍什么啰。反正老師排好的計劃也滿無聊的。」再拖下去,這場討論似乎會變成教師批評大會,所以社長一邊苦笑,一邊將話題導往有建設性的方向。

「說得沒錯。相機快速移動時使用光度計確實打光雖然重要,不過多方嘗試各種手法能產生的效果,愉快的享受攝影樂趣也很重要。」

副部長攤開筆記開始記錄會議,他也發現了這件事吧。

「沒錯,啊,還有加入用手機拍照片的測試……這是一年級的提議吧?意見不具體也可以,想要拍最近電影中看到的場景也沒關系……可是,像黑客任務那種閃子彈的鏡頭就不必了,因為我們沒有預算。」

聽到這番話后,一年級學生們沉思了半晌,然后馬上有好幾個人舉起了手……社員在這種時候能率直的說出意見,也可以算是社長的仁德。

「呃——不是有一種人在前面移動、鏡頭在后面追的拍攝手法嗎?我想在攝影臺車沒辦法通過的地方拍這種鏡頭。」

「啊,那個只要有繩子跟畫板還有耐心就能拍出來了。」

「啊,那我也有一個想法……我想把相機盡可能的貼近車子輪胎,然后拍下車輪狂轉的樣子……不行嗎?」

「那個啊……只是在考驗耐性跟膽量吧。」

「啊,我想……」

騎央也舉起了手。

「呃——那個……該怎么講才好呢。在懸疑電影中不是很常出現這種鏡頭嗎?就是人物雖然不斷拉近,但背景卻一直變遠的手法。」

「啊,你說『暈眩特寫』喔。」

「我想拍這種鏡頭。」

「好好好。」

副社長露出祖父傾聽孫子想要什么耶誕禮物時的表情,將各種意見一一寫進了筆記本中。預定行程沒有改變,而是更動了里面的內容。

「話說回來,既然要拍人的話,誰去準備麻豆呢?」

「只有一個小時的話,就從社團里面找人來當……」

「這樣會因為太熱而拍不出效果。有誰能從別的地方找人來嗎?」

「這個嘛……喂,一年級的有沒有什么人選?最好是女孩子。」

「騎央,你不是有一個青梅竹馬嗎?」

同樣是一年級的學生敲了一下手心。

「她叫做金武城真奈美吧?」

「喔,正妹一枚耶。」

「不,這個……有一點不太方便……」

看著在你一言我一語的同伴面前亂了手腳的騎央,社長笑著說:「好,嘉和同學,去把她帶來吧。」

「這是活動、活動哦!可以攻略到青梅竹馬了!」

在擅自發表意見的社團同伴面前,騎央非常慌張的搖著雙手。

「不、不要說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啦,又不是漫畫或電玩!」

「什么啊,不行哦。」

「當、當然啊!而且她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也是啦。」

「而且伯父正在出差,她也不能配合我們社團的集宿活動啊!再說,真奈美也有男朋友了。」

「我是開玩笑的啦,別當真。」

副社長說完后,社長笑著說:「哎,那就沒辦法啰。這件事就由我們來想辦法吧。」

這句話讓騎央安心的松了一口氣。

「哦,金武城已經有男友了啊?」

就十七歲的年紀看來,有點太超然的普久原同學問道。

「那個人叫做杰克。之前她還很高興的跟對方在電話中聊天。」

「這么一說,我記得金武城的老爸是基地工作人員嘛。」

「她就是這樣跟男友認識的吧。」

心中感到微微苦澀的騎央將視線移向窗外。

(唉,我曉得自己跟她不會那么順利啦。)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夏季天空。

雖然有這種想法,但幾個月前知道她交男朋友的事情后,騎央莫名覺得心情低落,而且那天不知為何什么事也沒做。

話說回來,從那天起,他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抵抗真奈美的吐槽了。



「呼~~」

愛麗絲跪坐在電視機前方,目瞪口呆的凝視著屏幕。

電視分割成三十個畫面,每個小格子上都標示著各自的頻道號碼。

「好好哦……有這么多臺可以選……」

擺在她面前的東西有節目表、CS的選臺器與說明書、放了咸仙貝(跟大阪的不同,是圓柱狀的仙貝)的零食盤,還有裝著「郁金茶」的水壺、以及拿來喝茶用的琉球玻璃杯。

而且為了把掉落的餅干屑立刻收拾干凈,她還把舊報紙鋪在榻榻米上面。做好成為沙發馬鈐薯(住:沙發馬鈴薯(CouchPotato),意指極為懶惰、整天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的人)的事前準備后,貓耳貓尾巴少女在原地躺了下來。

騎央的確說過「把這里當做自己家」的話,但看樣子這名外星人真的老實不客氣的照做了。

「喵呀~~」

將眼睛瞇成一條線的貓耳少女在榻榻米上盡情伸長身體后,茫然注視著電視屏幕。

電視機的黑白畫面上,一名已經快絕種的「英氣煥發型」帥哥身穿簡便和服,在某處荒邊奔跑一邊卯起來砍人。

將白色圍巾披在青色和服上的青年,與長得跟貍貓很像的中年男子是他的同伴。這兩人也意思意思的擊倒了一些雜碎角色。

「……這是歷史劇吧……?」

就在她茫然看著電視畫面之際,門鈐響了起來。

「來啰——」

話一出口,想起騎央說過「不用接電話也不用應門」的愛麗絲慌張的壓住了嘴巴,不過——

「什么啊,有人在家喔?」

外面的人說完話后,就咔啦咔啦的推開了玄關的門。

「喂——騎央。」

「……」

愛麗絲雙手環胸沉思了半晌,最后不得已的走到了玄關。

「喔——是妳啊。」

來的人是騎央的叔父——宮城雄一。

這個梳油頭又留胡子的男人一身曬過的黝黑肌膚,身上穿著椰子樹花樣的大紅色夏威夷衫以及白色百慕達褲,腳下還踩著一雙運動涼鞋。就正常人的眼光來看,他就像是一名可疑的導游。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販賣可疑物品……講得更確實些,就像從事白粉買賣,或是拉皮條販賣人口之類的黑社會人牠。

「騎央在嗎?」

「啊,呃——他出去了,不過有交待中午前會回來。」

「什么啊……是這樣喔。」

雄一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然后在玄關坐了下來。

「那妳過得如何呢?從那天之后有沒有碰到困難?」

「呃——沒發生什么事。」

「是嗎,那就好……妳在做什么呢?」

「啊,呃,這個嘛……就是閑在家里沒事干……」

「是哦……呃,妳叫做愛麗絲吧?」

「啊,是的。」

「妳為什么會來沖繩呢?」

「也沒什么,想來就來啰。該怎么講呢……呵呵呵。」

跪坐著的愛麗絲抓了抓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她的尾巴也慌張的扭來扭去。

「妳要暫時待在這里嗎?」

「嗯,因為還有工作沒完成。」

「是嗎……所謂的工作是指?」

「調查的工作。」

「這么熱還要做事,真辛苦呢。」

就在兩人閑扯的時候,另一人穿過玄關大門走了進來。

「哎呀——你們好嗎——?」

用沖繩胡將滿頭鶴發盤起來的老婆婆,很有活力的走了進來。

她用能讓旁人感受到人生歷練的干槁細指吊著某超市的購物袋。透過袋子可以看到里面有用鋁箔紙包成傳真紙筒大小、然后再用另一個塑料袋裝起來的物體。

「你是宮城家的雄一吧?」

肌膚有光澤到無法想象已超過百歲高齡的老婆婆,面露微笑輕輕點了個頭。

「沒錯。婆婆,我就是宮城榮子的二兒子雄一。」

雄一禮貌的低頭行禮。

「嗯——嗯——」

掛著微笑的老婆婆一邊點頭,一邊走上家里的地板。

「呃,不好意思,這、這樣會讓我很困擾的。」

「不用在意啦,沒關系沒關系。」

老婆婆一邊說話,一邊毫不猶豫的快步走向廚房,然后打開冰箱將塑料袋放了進去。

「我說這位小姑娘啊……」老婆婆關上冰箱門,一邊對愛麗絲說:「騎央回來后,跟他說冰箱里有『燒肉』哦——」

「啊,是的。」

「對了,我要喝麥茶。」

「喔……呃,是、是的。」

愛麗絲雖然有點猶豫,但轉念想到騎央說可以「拿自己喜歡的東西吃」,所以應該沒關系才對。再說,這名老婆婆看起來好像是騎央他家族的長老。

「宮城家的雄一呀,你要不要也喝杯茶呢?」

「啊,是的是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對別人家比自己家還熟,指的就是這么一回事吧。雄一從碗柜拿出兩個里面充滿細小氣泡,看起來相當涼爽的琉球玻璃杯。

「呃——要茶的話,我已經泡好了。就放在別的房間,請。」

「啊,是嗎……那就走吧。」

就這樣,三人一起離開了原來的房間。

到這個時候,愛麗絲才發現一件事情。

就某種程度而言,這兩人似乎還滿閑的。

既然如此……

「請問……」

愛麗絲怯生生的開了口。

「我有很多事情想問……」



「啊,雙葉同學。」

騎央在社團大樓的悶熱走廊下,叫住了一名發長及腰的少女。

近代小說研究會的一年級生——雙葉葵雙肩倏地一震,就像被嚇到一樣,但她立刻放松似地嘆了口氣轉頭望向騎央。

擁有幾乎可以看見靜脈的雪白肌膚、又非常適合戴方框大眼鏡的葵,有一副正統文學少女的臉蛋。像她這種類型的女生,在沖繩實在不多見。

實際上,從姓氏也能明白她并非沖繩縣民,而是高中入學時才轉學到這邊。個性消極的正統派文學少女這種類型,在所有人幾乎都是體育健將的沖繩已經夠吃虧了,她的體質還跟外表一樣體弱多病。也許是因為老是請假上醫院的關系吧,與其說葵被排擠,倒不如說她時常成為被同情的對象。同時她還很受部分男學生的熱烈歡迎……只不過這件事情本人根本不知情就是了。

「你好……嘉和同學。」

「妳好。」

騎央遞出提在手上的全新書店塑料袋。

「這是之前跟妳借的DVD跟錄像帶。」

「呃……嗯。」

穿著水藍色洋裝的葵以理解表情點了個頭,然后怯生生地接過了塑料袋。

很自然的,兩人肩并肩地在走廊上走了起來。

風從打開的窗戶外吹了進來,葵的長發在徐徐的風中搖曳。

「請問……你覺得怎么樣呢?」

「這個嘛,『機械生活』的影片很有趣。在不斷拍攝街景的過程中,我覺得好像產生了新的意境呢。不過,『地球交響曲』更讓我感到驚訝。」

「……」

臉龐浮現微笑的葵不停點著頭。

「……呃,嘉和同學好像很喜歡呢……真是太好了……」

「嗯,真的很有趣哦……因為在這種環境下,可不容易找到錄像帶與DVD呢。」

騎央一邊走著,剛才因為困惑而涌現的奇妙煩躁情緒也平靜了下來。現在的他,莫名覺得心境閑適了起來。

「妳還有電影可以借我嗎……?」

「這個嘛,這次是普通的電影……可以嗎……?」

「嗯,對了……還有之前借過的『大誘拐』的導演拍的作品嗎?」

「……那我下次帶『獨立愚連前往西』與『戰國野郎』,還有『殺人狂時代』過來好了……」

「是卓別林的片?」

自從最近跟她開始交談后,騎央才學到了一點電影知識。少年一邊回想那些貧乏知識,一邊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葵面帶微笑的搖搖頭說:「不是的……只是標題一樣而已……」

「是、是哦……對不起。」

「啊,不用道歉啦……跟黑澤明相比,岡本喜八只是小導演而已。」

「嗯。」

她與人相處時的溫柔態度讓騎央松了一口氣,甚至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騎央雖然敢跟身為兒時玩伴的真奈美說話,卻不是很擅長跟其它女性對話。應該說是被真奈美欺壓的關系,還是內向個性害的呢?

葵是少數例外中的一人。

走出社團大樓后,扎人的盛夏陽光從天際灑落。

不禁瞇起雙眼的騎央用手遮著太陽,一邊等待眼睛習慣刺眼光線……站在后面校舍入口處邊緣的葵,同樣也在等待眼睛適應陽光。

「請、請問……嘉和同學。」

「怎么了?雙葉同學。」

「那個……你今天有空嗎?」

「咦?啊,嗯。是有空啦?」

心中瞬間閃過不安感的同時,二頭身卡通化的愛麗絲也一邊跳著怪異舞蹈,一邊掠過了腦海。不過,多離開一、二個小時應該沒關系吧?少年下了這個判斷。

「太好了……」

少女露出微笑。那是一個不適合夏日、如同曇花般的虛幻笑容。

「這樣的話,我想請你陪我去買DVD……因為我剛好拿到零用錢。」

「好啊。」

然而,才一定出校門,這個約定就胎死腹中了。

一輛MSSANPRESIDENT通過兩人身旁時,突然停了下來。

自動窗打開后,一名男子從里面探出了頭。這名男子的年紀大約四十歲前后,看上去就像在正派企業工作的上班族。

「哎呀,這不是雙葉家的小葵嗎?」

騎央看見葵的雙肩倏地一震,表情也僵住了。

「啊,淵東叔叔。」

「妳要回去吧?那我開車送妳回家好了。」

「那個……」

葵明顯感到困惑。騎央有一種直覺,這個叔叔對葵來說似乎很重要。

而且,先前跟葵借過的某部動畫片里的其中一個場景,在騎央腦中回放了起來。

那部短篇動畫的標題是「魔法師的弟子」,內容是一個魔法學徒趁師父不在時不小心使用了魔法,結果闖出大禍的故事。

版權一直到二十二世紀為止的美國制黑老鼠的頭部,如今已嵌上了愛麗絲的臉孔。

(或許這是叫我『快點回家』的神喻吧。)

這么一想,以往的內向性格讓少年說出「沒關系啦」的話。

「呃……嗯,那就這樣吧……對不起……」

「別介意啦,妳有空時再打電話給我就好了。」

「請問……你的手機號碼……沒有換吧?」

「嗯。」

「那……后天方便嗎?」

「嗯,我想應該可以。」

為了盡量減輕她的愧疚感,少年開朗的笑了出來。



「打擾到你們了啊?」

握著方向盤的淵東開口問道。

親切臉龐在面向前方的瞬間消失,留下來的只有一張仿佛戴上假面具般沒有表情的臉孔。

「……」

葵瞄了后照鏡一眼。看到鏡中的騎央愈變愈小,她閉上了雙眼。

「我該不會害妳的身分曝光了吧?」

男子打開蓋子是椅背一部分、平常是隱藏起來的置物箱,接著用蒼白手指從里面取出被手磨擦到滿是傷痕的Zippo打火機,然后用它點燃了香煙。

「……這樣不會違反工作契約嗎?」

沉靜聲音從少女唇辦中流泄而出。

「哎,我也沒辦法啊,因為這是急件。」

淵東做出無所謂的表情。

「不過,這還真有趣呢。如果妳的真面目被曉得的話,不知道他臉上會出現什么表情呢。」

葵的眼睛瞇了起來,就像剃刀鋒刀般銳利。

咔嚓。

幾乎在同一瞬間,葵不知道從哪里取出了一柄巨大手槍握在掌中。那是S&W公司制造的M500。在發售當時,它雖然以「名副其實世界最強手槍」的稱號引起一陣大騷動,卻也遭到「要用威力這么強大的手槍射什么東西啊?」的批評。

連職業摔角手的大拇指都可以輕松插進去的巨大槍口,如今正如同水泥般堅固地抵住了淵東的脖子。

「我不在乎啊。」

潔白貝齒閃出光芒。

「我只要轉學就行了……不過,在那之前我會先殺掉你。」

少女淡淡的說。

「不是妨礙任務或是預算之類的麻煩理由。殺你,只因為我想殺人而已。」

少女的口吻非常平靜,不過壓迫整個車廂的詭異迫力別說是小嘍啰,連大哥等級的流氓都會為之戰栗。

淵東臉頰的皮膚也痙攣了起來。

「如果妳殺了我的話,車子會……」

雖然發現自己的行為有些過火,卻已經無路可退的淵東拚命的掙扎著。然而——

「我不在乎。」

葵冷冷的回應。

插圖046

「我一定不會受到半點傷的,因為我是『厄運紅葉』。」

她以柔弱大拇指溫柔地扣下巨大扳機。

「在這邊多立下一個傳說也不錯啰。」

一道冷汗順著淵東的太陽穴流向臉頰。

少女以玻璃般的干燥眼珠凝視那滴汗水,一邊扣下了扳機。

緊急剎車的聲音大聲的回響在四周。

就在淵東整張臉朝方向盤栽下去時,安全帶將他拉了回來,接著后腦杓重重撞上了頭枕。

「啊哈哈哈哈。」

明明身處緊急剎車所產生的G力之中,又保持單手舉著巨大手槍的不自然姿勢,少女仍紋風不動的發出了平板的高笑聲。

「我開玩笑的。」

喃喃低語的她收回瞬間出現在嘴角的笑容,然后將手輕輕一揮。就在這個時候,銀色左輪手槍也憑空消失了。

隔空取物。

這是她跟高超格斗技巧以及「厄運」并駕齊驅的特殊能力。

「那么,工作的內容是什么呢?」

淵東背對著少女,聽著少女截然不同的愉快聲音,一邊從胸前口袋取出白手帕擦拭爬滿整張臉的汗水。

「跟、跟平常一樣……要排除危險的非法入境者。」

「期限呢?」

「越快越好……這一次CIA也有動作。目標指定等級為A級,經費不限。」

「是嗎?」

雙葉葵……正確的說,日本入國管理局特別審問宮——代號「紅葉」的少女,嘴邊浮現出應付式的笑容。



就某種意義而言可說是準備周到,但在一般人眼中卻還過早的公務員考試準備告一段落后,真奈美為了轉變心情而去便利商店購物。當她回家時,母親開口說:「真奈美,珍妮斯打電話給妳,她說等一下會再用計算機打給妳。」

「嗯。」

真奈美點頭后立刻上去自己位在二樓的房間,啟動計算機連上網絡后,她戴上了耳機麥克風。

網絡電話立刻顯示有人來電的符號,窗口也跳了出來。

為了加快聯機速度,所以對方并沒有顯示實時影像。

「Hi,真奈美妳好嗎?」

「我很好,JACK妳呢?」

真奈美露出微笑對JACK——也就是珍妮斯-亞雷克特茲-卡洛提納斯-卡瑞納特打招呼。

她的名字之所以會長的一塌糊涂,就是因為她跟地中海的希臘海運家族有血緣關系之故。

平常她都自稱珍妮斯,也讓別人用這個名字叫她。但面對討厭的人時,她會故意報上全名,并且要求對方平常就要這樣叫她。只有碰到欣賞的人,她才會讓對方用全名頭一個字母組成的JACK來稱呼自己。

JACK跟真奈美的父親是同事,今年二十三歲。從她十多歲時兩人就開始往來,所以彼此已經是老朋友了。

「我滿無聊的呢。」

對方無奈聳肩的心情,透過剛買來就附在里面的計算機喇叭傳了過來。

「像我這種負責點火的角色,實在沒什么機會出場呢。」

身為談話對象的美國人刻意嘆了一口氣。

「真奈美以后如果要進我們『公司』的話,還是先用普通職員的身分進來,再看看情況會比較好哦。」

「我不要。」

真奈美對著老朋友露出苦笑。

「我一定要跟JACK一樣。」

「NONO……我們都是快絕種的恐龍,是總有一天會消失的酷斯拉送葬隊伍。真奈美還是選擇更聰明的生活方式比較好啦。」

「嗯——是這樣嗎……」

緊緊抱住放在沙發上的坐墊又把臉埋進去后,真奈美露出了嚴肅表情。

「對了,妳今天不是打來找我閑扯的吧?」

「妳果然了解我啊。」

「嗯,這種時候JACK通常會撥手機的。」

「哎呀~~」

真奈美輕易地在腦海中描繪出一名白人少女用手掌輕拍額頭,然后吐出舌頭的姿態……自從幾年前在真奈美家里看到電視上的舊相聲節目后,她就愛上了這個招牌動作。

「是工作的事情?」

「嗯,妳爹地呢?」

「爸爸?……他暫時會待在菲律賓。爸爸之前有寄過電子郵件,里面說政局因為選舉而有些動蕩不安,所以過一陣子才會回來……妳沒聽他講過嗎?」

「Oh……我直接從德國飛回美國,所以沒聽到任何消息……那我只好拜托別人當助手啰?」

「我可以幫忙嗎?」

「唔……」

煩惱的情緒持續了數秒鐘——

「算了,這次的任務雖然很急,卻沒有什么危險,就請真奈美幫忙吧。」

「太幸運了!」

真奈美以絕佳時機彈了一下手指。

「報告書要好好寫哦。」

「這個當然。」

她送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符號給JACK。

「太棒了!」

真奈美滿臉歡喜的在椅子上跳了起來。

「那么,是什么樣的工作呢?」

「啊——」

試圖說明的JACK忽然陷入沉默。

「啊——這個嘛!任務目標實在很蠢,所以我有點不曉得該怎么開口才好……」

「?」

「任務內容是,活捉一名長著貓耳與尾巴的異形。」

「妳說啥?」

真奈美的下巴掉了下來。

「長著貓耳與尾巴的外星人?」

「是異形。」

「呃,意思一樣啦……既然如此,嗯……」

思考了半響后,真奈美用面紙將計算機上沾滿灰塵的CCD攝影機擦拭干凈,接者把它拿到窗邊啟動。

「這是干么?」

「哎,妳看就對了。」

真奈美一邊嘆氣一邊操作CCD攝影機,然后對準某處放大,也開啟了內建指向性麥克風的電源。

「我回來了——」

「啊,騎央歡迎回家☆」

鏡頭越過低矮圍墻,將走進客廳的騎央、還有瀏海有黃色挑染的紅發……貓耳貓尾巴少女迎接少年進門的身影,以斷斷續續的影像呈現在計算機屏幕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