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章 請問妳是誰?

第1卷 第一章 請問妳是誰?

第一章請問妳是誰?



二○○A年七月二十四日-在線游戲「CalacticTrader5」之中。

計算機屏幕上,隨著午夜的沉重鐘聲響起,化身成二頭身卡通人物的他們腳下踐踏著草皮,一邊以墻壁內嵌入「A-C-克拉克紀念碑」石板的物體為中心集合。

用美國邪惡傳統白色三角高帽蓋住整個頭部,又穿著及地白長袍的他們,靜靜的在高三.五公尺、寬一.五三公尺、加上厚度比例剛好為一比四比九的黑曜石石板(使用了這種設定)前方站成一個圓形,然后依次輕輕撫摸石板表面,做了簡短「祈禱」。

輸入「祈禱關鍵語」后畫面開始轉暗,卡通人物們紛紛消失,出現在屏幕上的窗口是完全封閉型的團體聊天室。

『這是怎么回事啊?』

「他們」之中的一人如此低語。

『是『國家調查員報』也就算了,居然還登上了紐約時報!』

『真是太可怕了。』

『不能這樣下去。』

其中最年長的人物如此說道。

『日本支部有話要說嗎?』

『這件事我有聽過。』

日本國旗的圖像開始閃動,有新的人物加入了這個聊天室。

『事態嚴重,全世界一定要通力合作才行。』

對話框內排列著正確無誤的禮貌詞句。

『可以用實際行動協助嗎?』

『了解。』

『那么,我們這邊負責提供情報與人手……』

『感謝您。關于細節部分,我會用電子郵件連絡。一切都為了有個美麗的接觸。』

從日本登入的加入者似乎很趕的樣子。日本與美國之間有十三個小時的時差。這里是半夜十二點的話,另一邊就是下午一點。

這么一說,午休時間差不多要結束了。聊天室內傳著這樣的訊息。

他們的組織成員地位都不高,所以沒有閑時間可以浪費享樂,也因此所有人立刻表示同意……而且他們并不像普通美國人那樣以自我為中心。

『喔喔,沒錯,一切都為了有個美麗的接觸。』

『為了有個美麗的接觸。』

『為了有個美麗的接觸。』

『為了有個美麗的接觸。』



「……所以,這似乎是對全世界同時發送的訊息……那么,它究竟是真是假呢?」

電視上雖然播放著適合暑假清晨收看的神秘事件專題,但對于金武城真奈美而言,卻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那件事跟昨天傍晚喝醉被送回來的騎央,還有一起跟著回來的「附屬品」有關。

總之,她洗好臉梳好頭發,在唇辦上涂一層薄薄的護唇膏,在無肩帶內衣外面加上寬大T恤,下半身套上牛仔裙后,走到玄關穿起涼鞋。

她看了一眼戴在手腕上的BabyG。除了去年騎腳踏車摔倒留下的刮痕外,其余部分都很滿意的手表,今天也刻畫著正確的時間。

「真奈美~~!」

母親的聲音從廚房傳出。

「妳要去哪里?」

「嗯——我要去騎央那邊,有什么事嗎——?」

「順便把放在那里的什錦面線帶過去。」

定睛一看,鞋柜上面放著一個還溫溫的保鮮盒。里面裝滿了面線與蔬菜,還有用海底雞炒出來的料理。

「妳又做這道菜了啊——?」

一邊以沖繩縣民尾音微微上揚的獨特口音說著話,真奈美毫不掩飾地皺起了眉頭。只要母親叫自己拿料理給隔壁的嘉和騎央吃,就表示真奈美家里的早餐跟午餐也要吃一樣的東西。

「因為靜岡的伯母給了我很多面線啊。」

一邊對理直氣壯的母親嘆氣,真奈美將保鮮盒夾在腋下離開了家里。



「……」

每次酒醒的時候,騎央都有一種置身于電影里的感覺。

雖然能勉強記住酒精入喉后的數秒記憶,但再次回復意識后不是已經早上,就是已經傍晚了……這個時候的他,心中總會涌上一股「又浪費一天了」的自我厭惡感。

而這一次,是在自己的床上。

一邊搖著還昏昏沉沉的頭,騎央從床上起身。戴在臉上的眼鏡滑了下來,所以他用手指把它推回去。

時鐘指向九點的位置。外面的天色是亮的,所以現在是白天吧。

騎央拉長耳朵。屋內沒有慌亂的吵鬧聲,可見父親與母親都在前往機場的路上。

騎央的父親,在本地一間與本島大企業有密切關系的公司上班,所以他這幾年都跟母親一起住在東京。按照預定計劃,在那邊住的時間應該還剩下兩年。

(唉——連一聲再見都來不及說啊。)

他有一點內疚。

「……呼。」

喝一杯啤酒就醉到昏倒實在是太遜了,即使是體質的關系也一樣。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的騎央正要把腿盤起時,左膝卻碰到了床緣。

看樣子,自己似乎在床邊睡著了。

「……嗯?」

此時他又發現右膝傳來奇妙的柔軟觸感,騎央緩緩轉動脖子望向旁邊。那邊是高高隆起的白色床單,而不是平常的毛巾毯。

「……這是什么啊?」

少年用茫然的聲音喃喃自語,然后掀開床單。

他看見紅白雙色為主的東西。

「?」

騎央無法辨識自己看到了什么,于是他伸手觸碰了那個物體。

那東西既柔軟又溫暖,紅色部分還很滑順好摸。

「嗯……呼嚕。」

傳出類似呻吟般的聲音后,那個物體翻了一個身。

床單再次滑落,少年看到了一雙纖細長腿。

而且,立在紅色部分上面的三角形零件微微抽動,從雙腿中間內側伸出來的紅色細長物體也一邊彎曲,一邊做著有如招手般的動作。

「!」

在那瞬間,騎央的大腦總算理解跟自己一起躺在床上的存在是什么了。

是那名身材火辣,又有貓耳朵跟貓尾巴的紅發少女。

之所以產生白色的認知,是因為她穿著一件白色襯衫的關系。

不只如此……他還可以看見貓耳少女尾巴周圍的光滑肌膚。從這件事情判斷,可以確定她里面什么都沒穿。

「~~~~~~~~~~~~~~~~~!」

騎央發出無聲悲鳴,然后跟字面意義一樣的從床上滾了下去。

頭部雖然正面撞到地板,但可惜的是酒精并沒有發揮相對的麻醉功效,所以少年只能痛苦的抱著頭。

「喵?」

也許是被聲音跟震動吵醒了吧,戴著貓耳貓尾巴的少女,一邊說著所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想到的話,一邊緩緩從床上坐了起來。

「啊,騎央早安。」

仍帶著惺忪睡意的臉浮現笑容,紅發少女低頭行了一個禮。

「妳、妳、為、為什么會……痛痛痛!」

騎央抱著頭叫了起來。只要一大聲說話,他就會覺得頭痛欲裂,也許是剛才撞到頭的關系吧。少女擔心地看著他,然后——

「你撞到頭了嗎?稍微等我一下哦。」

話說完后,紅發貓耳少女取出放在枕頭邊的金屬腰帶,然后打開附在上面的一個小包包。

她從里面拿出一臺跟手機很像的短胖機器,接著打開折疊式主機并按下開關。

「把手拿開一下下。」

少女說完后把機器拿近騎央的頭部。

機器立刻發出嗶嗶嗶的可愛電子響聲。看著機器顯示出來的訊息,少女臉上出現微微陰霾。

「哎呀,為了小心起見……」

少女邊說邊按下了其它按鈕。

馬達般的尖銳聲音響起,當騎央回過神時,頭痛已經完全消失了。

「因為有顱內出血的危險,所以我幫你治療了一下。」

「謝、謝謝妳……」

再怎么說,顱內出血也太夸張了吧?雖然有這種想法,但頭痛消失畢竟是事實,因此騎央姑且道了謝。

然而在下一瞬間,柔軟又鮮嫩的雙球卻從沒扣好的襯衫領口中躍入眼簾,少年立刻移開視線。

「你怎么了?」

不帶半點敵意諷刺以及開玩笑語氣,少女以認真的口氣問道。

「那、那個,把妳胸前的扣子扣好……等等,為什么妳會在我的床上呢?」

「呃,請你等我一下哦……嗯——唔——」

總之,用笨拙動作扣好襯衫鈕拙后,少女回答了剛才的問題。

「因為我問騎央的父母親哪里可以睡覺時,他們回答我『睡在妳覺得舒服的地方就行了』。」

「我說啊,如果是這樣的話,至少妳可以叫我起來吧?那我就會去客廳的沙發睡……」

「為什么呢?」

少女睜大雙狽露出困惑麥晴。

「為、妳問我為什么嗎……因、因為男女有別啊,如果有什么萬一的話……」

「萬一?」

少女看起來愈來愈困惑了。想到接下來非說明不可的事情,少年立刻搖搖頭將一切趕出腦袋。

「總、總之,我先去廁所,妳在我回來前換好衣服吧!」

「啊,好的……」

騎央慌張的走出房間,接著從背后帶上了門。

「那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少年的喃喃自語夾雜著嘆息聲。

玄關的門鈐在同一時間響起。

不好的預感輕輕撫過了騎央的背部。

「騎央——」

走廊上響起的叫聲,宣告著少年此時此刻最不希望見到的少女出現了。



「嗯——」

下了床鋪后,戴著貓耳貓尾巴的少女開始向四處張望。

她從腰帶里拿出一個跟剛才用過的機器不同的儀器,然后將它對準了那些東西。

「哦……是塑料樹脂與軟塑料啊。」

架上排了許多電玩人偶與塑料模型。看完儀器的分析結果后,少女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它們的造型。

「好精細哦……真厲害耶……」

最吸引少女目光的塑料玩偶,是一個從蓋著棉被的被爐下閉著眼睛伸出頭的貓咪,還有一只小貓躺在旁邊睡覺的情境模型。

這些成品代表將精密原型涂裝上色,或是按照原版完美再制的技術。不管是哪一具模型,都有著奇跡般的極致精細度。

「司令、分析長、還有教授她們看到,一定會很高興吧……」

一邊用指尖輕觸小貓,少女瞇起了雙眼。

「……可是,我也好想要哦。」

心情絕佳的少女,以小指指腹輕輕撫摸小貓的頭。

話說回來,制造這些產品的人們,如果曉得連外星人也很敬佩這些作品的話,不知道會出現什么反應。



電視聲對騎央來說就像鬧鐘或是習慣吧,所以嘉和家客廳的電視在早晨總是開著的。

真奈美坐在玄關看了一陣子客廳的電視,然后——

「喲!」

騎央臉上帶著明顯的僵硬微笑,從二樓走了下來。

「早、早安!」

「嗯,早安!」

臉上還掛著微笑的真奈美,下個瞬間提出了像菜刀般尖銳的問題。

「對了,昨天跟你一起回來的美眉在哪里?介紹一下嘛!」

就像幾十分之一秒內發生的化學反應般,騎央的表情在瞬間僵住了。

「這……」

「欸,是怎么樣的女孩啊?」

「啊,呃,那、那女孩有點奇怪……不,其實根本沒有什么女孩……不,是有個女孩啦,可是,換句話說……」

「啊啊。」

真奈美拍了一下手心。

「換句話說,就是那個啊。原來如此——!」

「咦?」

「如果是那個的話,就沒辦法啰。」

「咦?」

「我懂我懂,真是太好了呢,小騎央。」

「我說真奈美啊……」

少年害怕的向青梅竹馬的少女提出問題。

「妳這是什么意思?」

「咦?你們肯定共度了一個不能寫在這本小說里,激情火熱又美好的完美夜晚吧。因為她現在還起不來,所以溫柔的小騎央要去泡早晨咖啡給她喝。」

「……」

少年完全陷入沉默,少女則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的臉。

「怎么了?」

「……為什么妳那么低級呢?」

過火的夸張形容讓少年回過神來。然而,真奈美卻不在意的繼續說下去。

「啊,你太失禮啰——低級的人是騎央才對吧?度過激情火熱夜晚的人明明是你耶。」

「不要自己亂想象啦!」

「啊哈哈哈——☆我開玩笑的啦。」

「……妳來這里干么?」

露出狐疑眼神的騎央問道。

「啊,這先給你。伯父他們已經走了吧?」

少女把夾在腋下的保鮮盒塞給騎央。

「我有做早餐啦。」

騎央雖然一臉不悅的回答,真奈美卻佯裝沒看到。

「好啦好啦,總之你就收下吧。」

「……妳心情還真好耶。」

覺得總算混過去的騎央一邊嘆息,同時也松了一口氣。

電玩或漫畫里的「兒時玩伴」,一般說來都很溫柔又拘謹,而且都會在后面支持主角,或是每天過來叫主角起床。然而,真奈美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種類型的「兒時玩伴」。

她完全騎到騎央頭上。

在她面前的嘉和騎央與其說是兒時玩伴,反而比較像是制造精良的玩具,或是代替玩具用途的弟弟。

雖然還不到欺負的地步,但她每次過來時,都會做出取笑或任意擺布騎央的舉動。

……哎,在將近十年的光陰中,騎央總是被真奈美硬塞過來的無理要求搞得團團轉。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種舉動只會在兩人獨處時發生,有第三者在場時絕對不會出現,而且真奈美也沒有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所以,在人生最殘酷時期之一的中學時代,騎央得以逃過被同學欺負的命運。

話雖如此,他還是無法對少女心存感激。

「哎,先不管那些事,這就是擁有明確目標的人,與整天無所事事的人之間的不同。」

少女驕傲的笑了幾聲,然后挺起胸膛。

班上排名相當前面的胸部,在少年面前輕輕搖晃。

「我覺得這不是重點吧?」

如果是平常的騎央,在這個瞬間一定會滿臉通紅,然后把頭轉到后面或是旁邊,但他這回卻不可思議的回望著真奈美。

「嗚……騎央,你今天很敢講嘛。」

察覺到對方的態度不太對勁,真奈美露出了困惑神色。

「總之妳可以回去了,我忙得很。」

此話一出,原本有些退縮的真奈美也生氣了。

「你那是什么態度啊!」

「請問——」

在這個瞬間,一名留著及腰紅色長發的外國少女,輕盈地走下了樓梯。

而且——

那名少女還戴著貓耳與貓尾巴,身上(下面大概什么也沒穿吧)只穿著一件襯衫(男用襯衫。因為很大件,所以應該是騎央父親的東西)。

「可以打擾一下嗎?」

少女輕輕彎下腰,從騎央與真奈美中間探了進來。

襯衫內的胸部沉甸甸地晃動著。

插圖019

不是「輕輕搖晃」,而是「沉甸甸的搖晃」。

「!」

別說是找理由、回嘴、或是裝傻敷衍了,在這個尷尬瞬間,甚至沒辦法假裝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

(嗚哇……)

在那瞬間,騎央腦海中閃過下一秒會從真奈美口中飛出的各種吐槽與取笑的話語。覺悟將要承受劇烈沖擊的少年,忍不住閉上了雙目。

然而,那股沖擊卻沒有出現。

「?」

騎央就算了,連真奈美也僵在原地。

只不過,她的心情與騎央并不相同。

「外……外國貨……」

帶著微微悔恨語氣的內容并沒有傳到騎央耳中,然而真奈美發出的聲音卻讓少年回過了神。

「妳在做、做什么啊!快點把衣服換掉啦!」

「呃……這個嘛……」

紅發少女讓頭頂的貓耳揚了幾下,然后回答:「我的緊身衣放在下面,可以去拿嗎?」

「啊,呃,是這樣啊,我、我知道了。」

連點好幾次頭后,滿臉通紅的騎央轉過身去。

「對不起,借過一下。」

低頭行禮后,擁有一頭紅瀑般秀發的貓耳貓尾巴少女從騎央背后通過,又跟真奈美打了一聲招呼,接著就消失在浴室里面。

「……」

沉重的靜默降臨在少年與少女之間。

「……變態。」

真奈美小聲說道。她毫不客氣地賞了少年大大的白眼。這不是平常取笑騎央的行為,而是來自青春少女潔癖的鄙夷視線。

「這、這是誤會啦!」

少年慌張的搖著手否認。不過再怎么講,這種狀況也沒辦法就這樣帶過去吧。

「喂,我有誤會嗎?就算你再喜歡電玩漫畫,居然讓一個什么都不曉得的外國人戴上貓耳貓尾巴,而且還這樣那樣的搞了一整晚……不管怎么想都是變態吧!」

「就說不是了呀!」

騎央也火大的吼了起來。

「絕對不是妳想的那樣。真奈美,妳到底在看哪里啊?那對貓耳與尾巴,都是從身體上長出來的吧!」

沉默再現。

真奈美一邊嘆息,一邊說服似地編織著話語。

「不要用這種爛借口——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會長出貓耳與尾巴呢。」

「……可是就是有啊,我也沒辦法。」

「你還在硬拗……喂,我說騎央啊,喜歡看動畫、打電玩是無所謂,可是請你不要再扭曲現實了。」

少女的話在現實世界中聽起來相當合理,正因如此,要加以反擊也很麻煩。

這次嘆氣的人換成騎央了。

「真奈美,請妳好好正視現實吧……」

「什么啦!逃避現實才是錯的吧?而且你還讓她換上那種變態打扮,搞了一整晚!」

真奈美終于動了肝火,少年也被激怒似地瞪了回去。

「那是妳自己亂想的吧!」

「這不是妄想,是根據事實與常識引導出來的推測!」

幼時玩伴的情誼在這種狀況下,很容易讓雙方將「男與女」的關系轉變為「個人對個人」的立場,險惡氛圍也因此一發不可收拾。

怒氣沖沖的兩人之間不斷爆出火花,就在大爆炸發生……的前一瞬間。

玄關的拉門忽然被推開了。

「嘉和同學!」

拉門撞到門框的尖銳聲音傳出的同時,帶著嚴峻臉色進入室內的是一名二十二、三歲的女性。戴著眼鏡的她,將栗子色的頭發梳理得相當整齊,而且還穿著一絲不茍的西式套裝。

「剛才那些話是真的嗎?」

這名女性的五官端整,身材也不錯,從她全身每吋肌膚散發出來「一絲不茍放射線」,也因為黑框眼鏡與灰色老土套裝更加增幅,是個人風格比美貌更能給人強烈印象的類型。

「啊,糸嘉州老師。」

騎央在那瞬間露出緊張神情,真奈美也同時消去了浮現在臉上的露骨嫌惡表情。

她叫做糸嘉州真紀,是騎央兩人上的學校——市立牧志高中的古文老師。順帶一提,真紀與騎央之間,還有社團指導老師與社員的關系存在。

「老師,為什么妳會來這里?」

「下星期的集訓……不對,我有提過要跟你談攝影旅行的事吧?」

「啊啊!」

騎央總算恍然大悟。

「可是,老師覺得金武城同學剛才說的事情更重要。」

從真紀臉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她拚命擠出的冷靜表情看起來相當勉強,而且太陽穴附近的青筋還在微微抽動。

「啊,那、那是真奈美……不,是金武城同學自己的妄想!」

「這是怎么一回事,金武城同學?」

「呃……那個……這個……」

老實說,糸嘉州老師在女學生之間的風評極差。

個性一板一眼又墨守成規的她,明明是沖繩縣民,卻連半句方言都不說,而且滿口道理又不能開玩笑。話雖如此,但她硬要跟學生打成一片時,又會表現出善解人意的態度(新任老師身上,經常出現這種令人莞爾一笑的錯誤努力),這一點也讓大家「看不順眼」。

更重要的是,自從這名女老師當上社團顧問后,騎央他們的影像社就有點——不,是非常難過。真奈美知道這個事實,所以對她并沒有什么好感。

然而,在這里否定自己剛說過的話,也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呃——這個嘛——」

到頭來,為了整理自己的思緒,真奈美選擇含糊其辭。

「那個也就是這個啰,就像要炒熱聊天氣氛一樣。」

「不管怎么聽,你們兩人都像在吵架耶。」

「呃——因為我們是青梅竹馬嘛,老師。在找話題聊天的時候,有時會失去分寸的。」

真奈美有如在念臺詞般,心不在焉的說出了借口。

「可是,嘉和同學跟異性孤男寡女過了一夜是事實吧?而且還是父母親部不在的情況下。」

「不、不是的,我的父母到今天早晨為止都在。」

騎央雖然拚命辯解,真紀卻越過方框眼鏡射出了「這種說法太可疑了」的視線。

「總之,先跟當事者談一下吧。」

真紀擅自做出了然于胸的表情,并且徑自做下了決定。

「請問——」

就在這個時候,紅發的貓耳貓尾巴少女有如計算好時機似地,突然從角落露出了瞼。

「騎央,穿這樣可以吧?」

擁有修長身材,比例又完美的少女出現了。她輕輕擺動著貓耳與尾巴,身上穿著從頭包到腳底的緊身衣,而且還扣上了金屬寬版皮帶。但那副讓身材曲線畢露的打扮,卻比全裸更加煽情。

「!」

這次全身僵硬的人換成了真紀。

「嘉、嘉和同學!」

她抓住少年的肩膀使勁搖晃,同時用另一只手指著紅發少女。

「明、明明是高中生,居然做出這種不知羞恥的行為!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那個——我不是東西耶……」

「啊,對、對不起。我不是說妳本人,而是指裝在妳頭上與臀部的東西。」

「?」

「光是不純潔的異性交往就夠嚴重了……你動畫看得太過火,電玩也打得太兇了!」

「呃,老師……」

「聽好了,這件事我會對學校保密的,所以這個暑假請你跟家長一起……」

「那、那個,那東西不是我弄的,她原本就有長貓耳跟尾巴了。」

「給我適可而止,不要把大人當傻瓜!」

真紀的怒喝讓騎央不由得縮起了脖子。

「學校生活或許很辛苦,但你也不能用這種方式逃避現實,聽到了沒?老師之前不是說過嗎?這世上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

真紀說出了真奈美剛演說過的臺詞。

一本正經的女老師打斷騎央的話,準備把「循循善誘」的大道理繼續說下去。

「不是的,請妳們看仔細好嗎!那是真的貓耳啦!」

看著騎央拚命解釋的臉孔,老師臉上的怒火已經消失,這回出現的是淡淡的憐憫表情。

「請你看清楚現實吧。的確,現在的遺傳工程很發達,但也沒進步到改造人類遺傳基因的程度。而且,就算有那種技術也不能做。看起來像是外國人的她,或許有很多理由要穿那種扮裝服飾,所以再怎么講,那些東西也只是扮裝服飾的配件……」

「啊,我的貓耳是真的哦。」

紅發少女嗯嗯嗯的點著頭。

「妳也是日本動畫迷嗎?」

真紀發出絕望叫聲。

「拜托妳回到現實好嗎?我雖然不曉得貓耳與尾巴是用什么特殊化妝技巧做出來的,但是如果妳不回到現實,這位嘉和騎央同學也沒辦法回到現實哦。」

「如果不相信的話,要不要摸摸看?」

少女微微蹲低,拿起真紀的手放在自己頭頂的耳朵上。

「……咦?」

真紀照著少女的話摸著那對耳朵。就在她一邊拉一邊來回撫摸之際,臉上也出現了愕然表情。

「妳看——是真的吧?」

真紀雖然來回撫摸了貓耳好一陣子,但她立刻回過神來,并且突然揮開少女的手臂往后跳。

「妳……妳到底是誰?」

神態悠哉的少女若無其事的挺起胸膛。

被緊身衣包住的兩顆碩大果實沉甸甸地晃動著,喉嚨旁邊的金色鈴鐺也閃出光輝。

「沒錯,我是外星人。我來地球調查,順便來玩!」

第二章不速之客貓耳娘



地球歷二○○A年七月二十五日-太陽系邊緣

「哎呀!」

廣大停機棚中傳出了慌張的尖叫聲。

「啊——愛麗絲這個笨蛋,居然忘記帶糧食了。」

說出這番話的人,也是長著貓耳貓尾巴的外星人之一。

不過,這名外星人的身材與愛麗絲正好相反,很容易使人產生「嬌小玲瓏」的印象。

她的身高只有愛麗絲的一半,肉體也還沒成熟。在頭頂的主耳與臉龐兩側的副耳上的黃色識別證像耳環一樣搖動著,這表示她體內有控制遺傳基因的奈米機械存在,同時也是擁有特殊能力的意思。

掛在脖子附近的銀色「鈴鐺」,證明她是艦內的重要人物。

只要是她的同伴,發現她外表如此年幼,卻又居于高位,一定會表現出純粹的敬意吧……不管怎么講,她們的社會普遍認為「努力」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所以當然會有這種反應了。

「巧加,怎么了嗎?」

另一名銀發同事輕快地踩著停機棚的地板走來,一邊朝這邊說話。

這名外星人在緊急狀況時會被分配到登陸要員那邊,所以身上掛著半金半銀的鈴鐺。

「愛麗絲這個笨蛋,她在進行最后確認時沒有把糧食放回去,就這樣去了地球。」

「哎呀~~」

銀發外星人長相高雅,而且身上帶著比愛麗絲更強烈的傭懶氣息。

「要快點送去才行。」

「沒用的,都已經過了一星期。她要不是能自給自足,就是已經餓死了。」

「這樣講好過分哦。」

「不要緊。」

叫做巧加的褐發貓耳少女思了一聲,然后挺起平坦胸部。

「愛麗絲一定能逢兇化吉的,畢竟她有那種特殊能力嘛。」

「那算是特殊能力嗎?」

「哎呀,不管是好運或是壞運,只要堅持到最后一刻,就算是能力啰。」

「嗯——」

銀發貓耳少女用食指戳著臉頰思考著,卻想不出答案,于是她立刻把意識轉向了別的地方。

「不過,所謂的自給自足,指的就是她能吃到不是食物合成機制造的食物啰?」

「嗯,我想是吧。」

巧加點點頭。

「好好哦……沐浴在恒星之光下,吃天然有機、自然生長的動植物……」

銀發貓耳少女陶醉的喃喃自語。

「鳥類、魚類、植物、爬蟲類,還有哺乳類,一定都很好吃吧?」

「應該吧……」

也許是在想象一樣的事情吧,巧加也露出陶醉神情仰望著無垠宇宙。

用食物合成機制造出來的食物,雖然外觀和風味跟自然食物幾乎沒有分別,但還是有一種獨特的「怪味道」。

更何況她們這些長期待在船艦上的「恒星宇宙飛船船員」早就吃膩了人工食品,所以能輕易分辨出其中的差異。

對她們來說,那里居住著跟自己幾乎相同的未知存在……換句話說,與自己幾乎一樣的生物可以生存的行星上,一定有很多可以吃的食物。正如字面上所言,那是一個充滿「未知味道」的國度。

「一定有很多從來沒看過的料理吧。」

「圖定有很多從來沒看過的甜點吧。」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好哦——」



才響兩聲就接通了母親的手機,少年開口問道:「該怎么辦才好呢?」

『別擔心啦,騎央。就讓她暫時住在我們家吧。』

身為一家的良心以及常識中樞的騎央母親,干脆的答道。

「別、別擔心是什么意思啊……?」

『媽媽昨天跟她講過話了。』

據說母親年輕時雖然想當配音員,卻因為改不掉口音只好放棄。然而她現在使用的「本島口音」,卻標準到讓整件事聽起來像是一個謊言。母親接著說:『我覺得她是一個好女孩哦……隔壁的真奈美也是好女孩,不過我想讓你見識一下身邊的其它世界。』

「妳在想什么啊!」

『爸爸也很欣賞愛麗絲……更重要的是,嘉和的婆婆們都很喜歡她哦。』

「咦?」

騎央驚訝到忍不住盯著話筒猛瞧。

「嘉和的婆婆們」指的就是住在嘉和門柱總本家的三名老婆婆。她們的名字是鍋、丑、灶

(就現在的眼光來看,這種名字雖然驚人,但當時有拿家中重要物品替女兒命名的習慣)。

她們三人都早就超過一百歲了,不過現在還是活力十足的在那霸首里一起開沖繩蕎麥面店,而且還兼差當沖繩才有的民間通靈人——也就是所謂的靈媒。

就算在家族之中,也有一部分的人覺得她們非常「可怕」,甚至「不敢看她們的眼睛」。然而她們不知為何卻很疼騎央,而且有事沒事就會前來關心一下。

「是真的嗎?」

『嗯,對呀……鍋婆婆甚至積極的說「一定要讓這女孩跟小騎一起住」呢。』

順帶一提,小騎是騎央的小名。

「……不是爸喝醉帶回來的啊?」

騎央的父親一喝酒就會得意忘形,到了隔天總是會亂拿東西回家。小到某酒館的啤酒箱,大到藥局前的宣傳人偶或是人形廣告牌都有,每年甚至有兩次帶陌生流浪漢回家的記錄。

有一回,父親不曉得夜哪里碰見了美國海軍陸戰隊。與他們相談甚歡的父親,最后居然把整個小隊的人連同裝備帶回家睡了一晚,也因此引起了一陣小騷動。

『當然啰,媽媽本來就不會允許這種事。』

「說的也對。」

雖然能夠理解整件事情,騎央還是有怎么樣也搞不明白的地方。

「可是……妳不覺得對小孩子的教育不太好嗎?」

『你這孩子說什么傻話啊?』

開朗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

『你以為媽媽是幾歲生下你的呢?』

「……」

『啊,可是絕對不能霸王硬上弓哦。再怎么講也要兩情相悅,就像爸爸跟媽媽一樣。如果沒有愛的話,做那種事就太無趣了。』

「我說啊……對方是外星人耶!」

『有什么關系呢。有的愛情,就是從以地球為賭注的捉迷藏開始的啊。』

「……?」

少年歪著頭露出困惑表情,但馬上掌握了現在的狀況。

也就是說,自己要暫時跟那名貓耳少女同居。

思考了許多問題后,少年立刻問出了最實際、最重要的問題。

「……那個,錢的問題呢?」

『啊,不用擔心。我會多匯一些錢進去。多存八萬就很夠用了吧?』

「……嗯,再見。」

掛上話筒后,紅發貓耳少女立刻望向騎央的臉。

「請問,結果如何呢?」

「嗯,沒問題,我媽說可以暫時住下來。」

「是嗎。」

太好了——少女一邊撫胸一邊露出微笑。

看著那副笑顏,少年忍不住回了一個微笑。不過當他想起數分鐘前發生的事情,又想到以后將要面對的一切,騎央覺得實在有點不知所措。



時間稍微往前。

「妳是外、外星人嗎!」

糸嘉州真紀的吼聲在家中回響著。

「少、少開玩笑了!世上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打扮的外星人!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耶!」

不會錯的,只要看到那名少女,現在的日本……不,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恐怕都會有人發出相同的怒鳴聲吧。

「我一開始也很驚訝——」

那名叫做愛麗絲的貓耳少女嗯嗯嗯的點頭回答。

「剛看見你們的時候,我們也以為這是某種整人玩笑。評議會還爭議不休,讓我們在外圍行星滯留了三年。」

「少、少把人當白癡!」

「不,我也有過這種想法。在這個地區居然可以不用翻譯機進行溝通呢。」

少女雙手環胸,嗯嗯嗯的不停點頭。她真的曉得真紀為了什么事而憤怒嗎?

「……」

真紀露出咬牙切齒的猙獰表情瞪著愛麗絲。

「咦?妳怎么了?呃……」

愛麗絲再跟真紀講下去的話,似乎會有什么事情發生。騎央察覺現場的氣氛不對勁,于是他打斷貓耳少女的話回答道:「她、她是糸嘉州老師。」

「啊啊,我知道了……呃,糸嘉州老師妳不要緊吧?」

「拿、拿出證據啊!」

真紀惡狠狠地質問愛麗絲,太陽穴上的青筋好像隨時會「咻」的一聲爆開噴血似地不斷跳動。

「這個嘛……」

少女微微歪頭思考了半晌,卻被腰包發出的尖銳電子音打斷了思緒。

「!」

愛麗絲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她的緊身衣脖子附近設計成立領的部分,掛著一個怎么看都像是「鈴鐺」的金色物體。當她觸碰那個物體后,空中出現了一個怎么看都像是……二頭身填充玩具動物的東西。

插圖028

(熊……不,不是熊……吧?)

騎央雖然露出疑惑表情,愛麗絲仍是自顧自地與布娃娃交談了起來。

「魯洛斯,你怎么了?」

「這個嘛……」

布娃娃露出走投無路的表情,一邊口齒不清的說:「是緊急狀況。有船,我看見船了。」

「咦?你不是一直在擬態嗎?」

「正確。不過不是可以動的擬態。」

「現在的狀況怎么樣了?」

「我被纖維狀物體包住,然后被拖到海面了。」

就在此時,真奈美瞪大了眼,指著騎央背后客廳里的電視機。

「那……那是……」

「?」

騎央回過頭,略微冷靜下來(倒不如說是被突然出現在空中的可愛布偶稍稍緩和了氣氛)的真紀,也將殘留著怒氣的視線轉到了同一個方向。

「咦!」

「啊……」

電視上那個記者自從亂搞男女關系被拉下主播臺后,就專門負責主持「各地方的婆婆媽媽創意料理」,或是「讓小孩們敬佩的公益活動」之類的節目。而這名記者,正極興奮的播報著現場狀況。

他后方的攝影機將鏡頭拉近,映照出快被漁網拖出水面的金屬物體。

流線型的機體上,除了短短的翅膀與最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