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被禁錮的手銬娘

一卷全

第一卷 被禁錮的手銬娘 一卷全

——未經許可——

掃圖錄入:ZHANGFY21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嚴禁轉載——



第一話謎之轉學生和更可疑的學園

那景致仿佛就像印在風景明信片上的觀光勝地一般。

綠色的地平線沐浴在五月澄澈的陽光下,身處在陸地之上也能切實感覺到地球是圓形的,這在日本也是屈指可數的場所之一。

一輛轎車駛過,明顯看起來與這風景格格不入。

如果山丘上有架起畫架、打算揮筆描繪這兒的風景的畫家在的話,一定會皺起眉頭大為不快吧。抑或想高聲制止,但轉念一想還是作罷。

轉念一想?是的,這輛轎車的氣勢實在非同尋常。它是一輛漆黑的高級外國轎車,看上去似乎是用來接送重要人物的吧。這輛轎車飛速疾馳著,仿佛不知道什么叫做速度限制。一般人應該都不會想與它扯上關系吧。

轎車疾馳在日本別處無法看到的三十公堅左右筆直的大道上,之后終于減速,開進了第——個岔道。每拐一次彎,道路寬度都會變窄,不知拐了兒次,眼前出現了是連被當地人稱為“蟹族”的自行車出游者們也未曾涉足的林間小道。

轎車最后停在散落了一地蝦夷山櫻的下坡處。駕駛席和副駕席車門同時打開,兩個男人走出車門。駕駛員戴著墨鏡,另一個人蓄著小胡須。兩人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這兩個人毫不疏忽的樣子也好,身穿的黑色高級西服也好,和兩人聽乘的轎車倒是十分般配。

但是————

仔細一瞧,就能看出有些地方極不自然。那就是兩人的額頭和臉頰上的青斑,以及西服上下沾染的無數污跡裂痕。但讓人感覺最不自然的,還是這兩人運送的乘客。

“已經到了。”

蓄著小胡須的男人輕輕打開了轎車后門。

射入的陽光照亮了轎車后座的樣子。上面擺放著糖果。巧克力、橡膠糖。咸煎餅,還有各種零食點心。零食袋像座小山丘一般堆在一塊,看上去和高級轎車極不相稱。此時,一名少女正坐在其中。

“我們只能送您到這兒了,請您下車吧。”

在他的一催再催下,少女終于從座位上起身了。

“從這直走就能到了。衣服和必要的東西已經送過去了。另外,這附近的熊比本州的更大,而且性格極為暴躁,如果您碰到了的話————”

墨鏡男拍了拍胡須男的肩膀,打斷了他的話。他驀地反應過來,這些建議根本就不需要,不由得苦笑了一聲。

“那么我們就此告退了。”

他們實在無需久待,于是轎車再次飛馳而去,只留下了少女一人。

看到后視鏡中的人影越來越小,兩人終于慢慢安下心來,之后就能回去睡覺了。千堅迢迢來到北海道,他倆本打算回去時去札幌的薄野玩上一陣的,但現在這一計劃早就被拋到九霄云外了。雖說是輪流駕駛,但長距離駕車還是很累人,更何況開的是讓身強力壯的男人也極為費神的大玩意。”……終于回想起來了。”

“什么?”

“《恐怖的報酬》呀。”

或許是因為剛剛從緊張中解脫出來吧,握著方向盤的墨鏡男莫名地提高了聲音。

“說什么呢?”

“電影名。一部很老的電影了,挺有名的,我一個喜歡電影的叔叔推薦我去看的,就租來看了下。開車時電影里的情景老是涌上腦海。”

“內容是什么?”

“油田發生了火災,為了滅火用卡車運載了爆炸用的硝化甘油。一滴就能把巖石炸得粉碎的家伙,卡車整整裝載了一車。稍微受點震動就會爆炸,途中居然還有腐壞的吊橋和滿地都是油的道路。”

“這還真是笑不出來啊。”

“要是讓我們來開的話就完了。導演是誰來著?好像是叫安利還是什么。”

“不說這個了,還是擔心一下剩余的汽油吧。這車連來復槍子彈都不怕,但耗油量實在太大了。”

“我知道。安利……”

“是叫阿林可吧。看看導航系統!”

“安利·喬魯朱……”

最后,墨鏡男還是沒有回想起電影導演的名字,兩人也沒能開到加油站。

*

少女下車后在原地站了一小會,之后緩緩地邁開廠步伐。

這條林間小道兩旁別說商店了,連民家都沒有。

北國特有的草木,蝦夷紫杜鵑和東一華絢麗地綻放在路旁,但少女看都沒多看一眼。

她的眼眸像是失去了光澤一般,更別提去關注周圍環境了。

腳步也像夢游患者一般跌跌撞撞的。

看到她那毫無防備的樣子,連平時極少接近人類的黑貂也從樹叢里竄了出來,蹲坐在她腳邊。但少女連這也沒有注意到,差點踩到它的尾巴,小動物慌忙逃向繁茂的草叢深處。

喚醒少女的不是治愈的新綠風景,而是騷亂的聲音。樹叢間轟地響起了爆炸聲。汽車的發動機罩、頂蓋、座位和窗戶,成千上萬的輕合金、玻璃、合成皮革、塑料碎片散落一地的聲音。

“怎、怎么了,剛剛?……啊疼。”

少女回過神來時,有些什么東西濺到了她的頭上,讓雙馬尾的長發飛散開來。

“這是什么?土豆黃油馬鈴薯片·蛋黃醬味?”

這是還沒開封的零食袋。

“土豆和馬鈴薯,這不是一回事嗎?而且黃油和蛋黃熱量應該很高。對了……”

現在不是為垃圾食品取名的時候了。少女終于注意到了眼前的巨大問題,不由得睜圓了雙眼。

“喂!這是什么~!?”

少女雙手正戴著手銬。

“……呵,呵哈哈哈哈。玩、玩具吧,這玩意兒。”

少女像是想要逃避現實一般,大笑起來,但這并不是玩具。

手腕上的手銬沉甸甸的。

“難道我在做夢?”

這也不是做夢。少女掙扎著活動了一下雙手,但手銬只是嘩啦嘩啦作響,紋絲不動,只感覺得到手腕處傳來的疼痛。

“對了,這兒是哪?”

冷靜點,自己好好回想一下。

少女的頭腦終于開始活動起來,試著挖掘記憶。

“想起來了!今天是轉學第一天。但是,為什么我會戴著手銬呢?咦……”

關于這點,少女無論怎么絞盡腦汁都想不起來了。

“算了,到了新學校的話,肯定會有人給我想辦法的。嗯,肯定沒事。絕對沒問題。”

少女硬是給自己尋找到了希望之光,健步向前走去。手被銬住無法自由活動,但腳還能活動。

“話說回來,雖然聽說是鄉下,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深山老林里……第一天就遲到嗎?總不會天黑了都趕不到吧?”

幸好不用再擔心這個了。正如穿黑西服的男人所言,這里只有一條道路,而且走了不到二十分鐘就看到了指向學校的路標。

“前方兩百米是星之宮風華學園。嗯,正是這兒沒錯。”

轉學生少女————神樂真夜自言自語地說道。

*

在真夜十五歲零七個月的人生中,已然經歷過七次入學和轉學。

雖說她見識過各式各樣的學校,但星之宮風華學園選址在人跡罕至之處暫且先不說,其獨特的氛圍也是其它學校所沒有的。

“真沒想到啊,這種深山老林里居然會有這樣的建筑物。”

拱形校門上布滿了巴洛克風格的華美雕刻,寬廣的前庭里建有噴泉,放射形道路的兩旁擺放著雕像。

“感覺都不像日本了。……咦?動物?好像也不對。

那些并非是二宮金次郎的雕像。迎接真夜的,是以世界各地廣為流傳的幻獸為原型的雕像。蛇怪、獨角獸、獅鷲獸、蝎尾獅身獸、半人鳥……以及龍。盡管都是些虛構之物,但這些雕像卻與莊嚴的前庭以及建筑物相得益彰。(注:二宮金次郎,江戶中期農村運動指導者,日本學校皆設有其銅像。)

讓人感覺格格不入的反倒是隨意停在前庭草坪中的兩輛汽車.盡管表面看上去是毫不出奇的單廂車,但車窗卻進行了煙化處理,無法窺望到車內的情況。

真夜緊鎖眉頭。

不妙的預感很快就被驗證了。

從車里鉆出來的男人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剃光了眉毛,脖子上掛著閃閃發亮的鏈子,手上戴滿了戒指,明顯是黑社會成員。他用蛇一般尖銳的眼睛盯住了真夜。

“喂,那邊的巨乳。”

切。

又來了。在以前的學校,真夜也曾被男生們這樣嘲弄過。雖然她的胸部的確可能是比同齡女生的平均值要大。

真夜心想,一定是這套風華學園新校服的問題。顏色迥異的襯襖和收腰的設計,給人感覺更加強調了胸部。

“別無視我。這兒有個叫藤乃靜留的學生吧?”

“藤乃靜留?不知道。”

“不可能吧。”

“因為、我剛剛才……”

“啊,你怎么回事?”

黑社會猛然注意到了真夜的手銬,臉色驟然一變。

“喂,來這邊!”

“不要!喂,放開我!”

“你們在干什么!”

黑社會正想強拽真夜的手時,突然聽到身后的聲音,于是轉過身去。

一名和真夜身穿同樣校服的女學生站在那兒。她一頭波浪式長發,齊整的劉海下露出圓圓的額頭,以及堅毅果敢的眼神,還有那突聳的胸部仿佛也在告訴別人,這是一個固執己見的人。

“唔,又是一個巨乳啊。你是藤乃靜留嗎?”

“誰、誰是藤乃啊!”

這一名字仿佛點燃了她心中的怒火,她的表情為之驟變,之后的行為也令人始料未及。她竟突然用雙手抓住了黑社會的頭,就那樣用自己的前額直直地撞了上去!沉悶的聲音隨之回響在校庭上空。

“我的名字是珠洲城遙。能不能別把我和那個茶泡飯女混為一談!?”

“我說,那個人已經沒法聽你解釋了。”

真夜指著橫躺在草坪上,暈厥過去的黑社會說道。

“哎呀,腦袋真不結實啊。”

“我想倒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說起來,我以前沒見過你。……咦,手銬?難道你是逃犯!?”

遙的臉色又驟然一變,當然,這和剛剛對黑社會的反應是不同意義上的。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什么逃犯,我自己也完全摸不著頭腦,怎么說呢。”

“少廢話,來這邊,我押送你進去。”

“押送?嗚哇,哇哇哇!”

這人也是讓人不由分說。她————珠洲城遙抓著真夜的手,強行把她拖走了。

*

學校內萬籟俱寂。

寂靜抑或也是威嚴的一種表現吧。入口和走廊也與正門一樣,裝飾成了巴洛克風格,仿若將“沉默”當成義務的修道院一般。

不過,現在的真夜可沒有心平靜氣地觀察校內的工夫。珠洲城遙強拽著真夜的手,每到一個拐角就瞪大眼睛四下窺探周圍的情況。她的動作給人的感覺像極了漫畫里的人物。

“我說,珠洲城學姐。你該不會是逃課了吧?”

真夜揣測著她應該比自己大點,于是加上了學姐的稱呼試問她。

“湯?現在還沒到午飯的時間。

“是逃課哦,小遙。”

突然有人插嘴進來吐槽道。

一個戴著眼鏡的女生從貼有“學生會室”門牌的房間里探出臉來,一頭短發微微上翹,像是剛睡醒一般。

不過說起來,她吐槽的時機還真是夠好的啊。雖說就這么一件小事,但真夜感覺自己似乎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心有靈

犀”。

“雪之,我抓來了個可疑人員。”

“我哪點可疑了?”

“少廢話,快走。”

真夜就這樣被推進了學生會室。

“哎喲,果然是個可愛的女孩嘛。”

一個女生從筆記本電腦前抬起頭,朝這邊嫣然一笑地說道。她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無比優雅的氣質,一頭長直發也與其氣質十分相配。那獨特的柔和語調是關西語的特色。

標準學校教室一半大小左右的空間內,八組桌椅被擺放成了字形。要說還有什么其他的顯眼設備的話,就只有那面白

色寫字板和一臺打印復印機了。這間房里只有被稱為雪之的眼鏡少女和她兩個人在。

“果然是什么意思?”

“我在這兒看得一清二楚喲。”

操著一口京都方言的美女將電腦轉了一下方向,讓她們能看得更清楚。液晶屏上顯示出了被分成四個小窗口的彩色影像,其中一個窗口上顯示出兩臺單廂車。

“我把學園防盜攝像頭的影像轉接過來了。珠洲城同學,你的表現還真搶眼啊。”

“那、那是理所當然的,這么點小事。”

用頭去撞黑社會算是理所當然的嗎?真夜將涌起的這一疑問硬噎回了嗓子眼里。

畫面在校內數處場所————入口處、體育館、各樓的走廊間不斷切換。果然沒錯,都拍到了可疑男人的蹤影。

“該不會是粉絲團吧。也是,我們還是挺受歡迎的。”

“那種車能坐下八個人吧,兩輛的話就有十六個人,還有十五個嗎?”

遙像是想要把十五個人一舉打倒一樣,呼吸變得劇烈起來。

“那么,會長,學生們的避難怎么樣了?”

“那事我已經拜托菊川同學,讓他們聚集在里面的大廳內了。那兒的話,外人也不容易找到吧。”

“那個,會、會長?”

真夜畏畏縮縮地舉起手。

“什么事?”

“風華學園有這么混亂嗎?”

“混亂?你說得倒挺有趣啊?怎么說呢,平時倒也不是完全風平浪靜,不過暴力團伙的人找上門來這還是第一次。”

“報警了嗎?學校的老師呢?”

“電話打不通,沒法報警。應該是電話線被剪斷了吧。”

“沒有手機嗎?”

“這里是不允許使用手機的。”

“啊!”

“就算有,在這深山老林里也沒法用。老師的話,有幾個出去查看了下剛才的爆炸情況,其他老師好像都蹲屋里了。”

“蹲屋里?”

“我們這兒的老師呢,經常都是蹲屋里的。”

“怎么會這樣!越來越感覺這兒不對勁了。”

“你有資格說別人嗎?手銬的事你怎么解釋?難不成跟剛才的爆炸有關?”

遙向真夜咄咄逼問道。

爆炸。說起來,好像是聽到了什么東西發出了巨大的聲響……真夜的視線落到自己手中的零食袋子上。

“那個,我什么都記不起來了。長途旅行中人一直迷迷糊糊的,等回過神來就遇到這種事了。”

“很很難讓人相信啊。”

“哎喲,別太急著下判斷。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這所學園的學生會長。那位是擔任書記的……”

“是書記長!”

“擔任書記長的珠洲城同學。還有那位是擔任學生會會計的菊川同學。”

戴眼鏡的女孩微微的行了下禮。

“那么,你是哪位?”

“嗯,這個!”

會長看到真夜一臉困惑,向雪之使了個眼色。

“可以嗎,會長?”

“嗯,這算是緊急事態。沒錯吧。”

“我知道了。”

雪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又開始操縱起身前的筆記本電腦。

“神樂真夜。十五歲。今天從神奈川縣S市S高中轉至我們學園。”

“叫真夜啊,名字還真可愛。”

“啊?”

雪之側目看了一眼驚愕不已的真夜,繼續解說道。

“身高155厘米,體重46公斤,三圍從上開始是90、56、83。……90!真讓人羨慕啊。”

“哼,那樣只會肩酸背痛而已。”

“話雖如此……”

真夜接了遙一句話,但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連連搖頭。

“等、等等!為什么你們連這個都知道啊!?”

真夜探過身子想窺望電腦屏幕,但遙卻起身攔在了她的面前。

“這是機密事項。雪之,你繼續。”

“血型是O型,生日是12月8日,射手座。喜歡的事情是讀書和午睡。不擅長英語和物理。喜歡的食物是香草冰淇凌和水羊羹。喜歡的話是‘對牛彈琴’。喜歡的顏色是深棕色系。嗯,————就是以上這些。”

“以上?雪之,我們可不是在問新人偶像不痛不癢的個人資料啊。”

“但是,小遙,真的就是這些了。”

“稍等一下。菊川同學,關于神樂同學,現在所清楚的真的只有這些嗎?看來,說不定事情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嚴重啊。讓

男人失魂落魄的巨乳蘿莉,在上學途中被暴力團伙綁架,拷上手銬強迫她做這種事啊那種事啊,還被拍了錄像,她不會受不了打擊而喪失記憶了吧。”

“……”

“呀……請不要用這么冷靜的語調來說這么可怕的事情!”

“哎呀哎呀先冷靜下來,用這個把眼淚擦擦……”

會長把手帕遞給嚇得梨花帶雨的真夜。這事僅僅從她自己嘴說出就已經相當嚴重了。

“最大的問題還是這個呢。”

真夜將手帕還給會長時,會長拉住她的手,打量起她的手銬。

“這個是什么呢。不是普通的手銬。這考究的工藝,是龍嗎?”

“龍?”

真夜也重新端詳起奪去自己雙手自由的金屬手銬來。看上去的確是很像神話和傳說中出現的龍的形象。手銬呈封閉的環狀,就像龍巨大的前顎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當然,這不像是警察用的東西,也不像是函售給狂熱愛好者用的東西。神樂同學,你真的沒什么頭緒嗎?”

“是的。”

“那你轉學的手續是父母辦的?”

“……我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了,離開之前的學校時,還是星之宮的人過來幫我辦的。”

“這么說,轉學前你直接見過的就只有星之宮財團的人了。啊,讓你想起已故的雙親了,真對不起。”

“不會,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我還小。”

沒什么好悲傷的,真夜暗暗想著。事實上自己就連關于父母的記憶都沒留下多少。

“會長,現在可不能像平時一樣悠閑地喝茶了。請你迅速采取對付措施!”

遙直指著防盜攝像頭的影像。黑社會分子們正分頭仔細搜索著一間一間教室。

“好像在找什么東西。”

“那樣的話,我倒有點頭緒了。開始我還以為他們說不定和真夜同學的事有點什么關連,看來這些不請自來的客人是另有目的啊。”

這時門被打開了,兩個女生走了進來。

“原田同學,還有瀨能同學。怎么不快點去避難。”

“撤退得稍晚了點,我想著順便到學生會作戰本部來慰問一下。”

叫原田的女生浮出一絲苦笑,她戴著眼鏡,給人有點假小子的感覺。

“藤乃會長,那些人差不多要到二樓了————”

“啊!”

“啊!”

就在另一個叫瀨能的女孩開口的那一瞬,真夜和遙都異口同聲地叫出聲來。

“藤乃。”

“靜留。”

是的,這個華美動人的學生會長全名正是藤乃靜留。真夜和遙都回想起來了,黑社會分子曾問過自己“藤乃靜留在哪”。

“我都給忘了,誰讓這小姑娘實在太可疑了。”

“這能怪我嗎?”

“那些家伙要找的是藤乃會長。”

“果然不出所料。好了,珠洲城同學們,你們也快去大廳避難吧。”

“啊?會長呢?”

“差不多該去迎接他們了。”

靜留風姿凜凜地輕快起身。

“我去收拾一下。”

靜留面帶微笑,只身一人走出了學生會室。

留下的學生們一時面面相覷。

“她說要去收拾一下是吧。”

“還說有頭緒了呢。”

“看來,關于會長的傳說都是真的啊。”

“傳說是?”

“藤乃靜留傳說之十八。”

“都有十八個了啊!”

“不止喲,是二十八個傳說里的第十八個。她還在關西時,所疼愛的一個小女孩父親被高利貸逼得走投無路了。當時還是中學生的靜留就一路殺進了那個惡霸金融公司的靠山,黑社會事務所中。”——

“真的!?”

“都說了是傳說了啦。”

“總之,這些家伙肯定是來真的了,否則也不會大老遠特意跑到北海道這種腹地來。

電腦屏幕上顯示出黑社會分子們,有一個已經掏出了武器,

手前端隱隱能看到金屬光澤,刀刃有二十厘米長吧。另一個人拿著像是手槍一樣的東西。

“哇,真夸張啊。”

“有什么夸張的。一個外行人把他們玩弄在股掌之間,光憑這個他們就沒法在黑道上混了,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小姑娘。”

“真是災難啊。”

“你說哪邊?”

“那當然是……”

“喂,那個女孩不見了。”

遙回過神來,四下打量著整個房間。留下的只有那包零食袋,神樂真夜的身影不知何時消失無蹤了。

“喂喂,那個女孩,是說那個轉學生?”

瀨能葵饒有興趣的問道。

“為什么她會戴著手銬?”

好奇心過盛的原田千繪也跟著發問。

“這個我也想知道啊。是吧,雪之。”

“嗯。到最后還是沒能弄清楚原因。”

“一般來說,應該會認為她是逃跑的吧?畢竟那么多恐怖的黑社會分子操著家伙闖了進來。”

“不愧是小葵啊,真是精彩的視點。”

“真是的,千繪,又來欺負我。”

“哪敢哪敢,我在表揚你哦。不管怎么說,我們風華學園的學生經常忘了那個叫‘一般來說’的東西嘛。”

回想起今天剛剛出現在學園里的神樂真夜,千繪和葵,還有遙和雪之都面面相覷。是的,雖說才剛轉學過來,但她畢竟也是這所風華學園的學生。

*

這所學校果然不對勁,真夜一邊心想著,一邊飛奔在走廊上。

突然用頭去撞黑社會分子的書記長。

不知何時對別人體重、三圍和喜歡的食物都了若指掌的會計。

而且從那走出去見黑社會分子的學生會長,簡直就像是去采摘春天盛開在庭院里的花朵一般輕松。

之后出現的二人組,也像是湊過來看熱鬧的。

這群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手機也打不通,在這種渺無人煙的地方生活久了,難道連感覺也麻痹了嗎?

對方可是黑社會啊。

對人施暴完全是家常便飯的那類人。

必要時就連殺人也是毫不手軟的啊。

而且剛才攝像頭拍下的黑社會分子們都持有刀和手槍,看上去像長棍的那東西大概是狩獵用的獵槍吧。抄著這種家伙的人足足有十人以上。

就算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但單槍匹馬地闖過去也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那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真夜捫心自問。這時,一副副情景驀然閃過腦海。

爆炸。燃燒的汽車。哭喊的同學們。本被救出的人卻因恐懼而變得面容僵硬。

怪物?

說的是誰?

正在自己拼命地否定時,黑衣男人們出現在了眼前。雙手上的金屬觸感。這是什么?幫我解掉啊,這個!

“好痛[”

真夜在走廊的拐角處轉彎時,一時失去平衡,雙膝跪倒在地。看來雙手不能自由活動的話,跑步也不能隨心所欲的。

但真夜仍站了起來。

她暗下決心,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了。

*

“可惡,用不了了。”

液晶屏上顯示的信號強度只有零格,這兒完全收不到信號。根岸把手機塞進了口袋。這是什么鄉下地方啊。

不過,這兒實在寂靜得有點不正常。

五月長假已經結束,學校應該早就開始上課了。難道北海道用的日歷和其他地方不一樣嗎?

“總該不會是座廢校吧?”

沒那個可能,雖說校內盡是舊式的西洋建筑,但都悉心保養得很好。也就是說,還有人在使用。那么可能想到的結果就是學生們都集中躲在某個地方了。

“五島!紀村!你們那邊情況怎么樣?”

根岸問走廊另一端的手下,但他們都回答說沒有人在。

如果學生們從前門出去的話,把守的人應該會通知自己。就算不能用手機,也可以開槍。

“這么說就是在二樓了?”

只要追至樓上,她們就是甕中之鱉了。

“絕對不能讓她逃掉了,那個臭丫頭。”

“番外地組”是根據地設在日本西部的有名的廣域暴力組織,根岸正是這一組織第三團的少團長。不,實際上這個團伙可以說是已經處于崩潰邊緣了。而原因正是由于藤乃靜留。

如果說還有唯一一點值得慶幸的話,那就是當時的靜留還只是中學生。真是諷刺至極啊。

無論再怎么添枝加葉地傳播開來,誰都不會相信暴力團伙會因為受到一個女中學生的襲擊而毀滅。

即便如此,團伙被襲擊得無法重振,丟盡了臉面,這一事實卻是無法改變的。

根岸這三年傾盡了自己的全部精力籌劃報仇。去年年末,一個名叫山田的自由情報提供人追查到了靜留的所在地。

地處北海道的星之宮風華學園。在日本最北端的全寄宿制私立學校。

根岸至今仍然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情景。從來只關心必要情報和報酬的山田居然第一次向自己提出了忠告。

“我不多說什么了,停手吧。”

“你這家伙拿了150萬,就廢話這個啊?”

“我不是說了嗎?那個叫藤乃的學生的所在地是50萬,而這個忠告我覺得值100萬。”

當然,根岸根本不可能去理會他的忠告。

根岸用最后的軍資金湊齊了人員和武器,驅車長駕趕到北海道,目標只有藤乃靜留一人。要是有膽敢礙事的家伙,就算是孩子他也決定毫不手軟地斬盡殺絕。

“在這兒!”

一聲高呼打破了寂靜。但馬上,呼聲的主人慘叫了一聲,從樓梯上跌落下來。

“果然在上面!”

根岸他們立馬跑了上去。

出現了。樓梯的平臺上。身穿黑色制服的長發少女正俯望著黑社會分子們。

三年的時間帶給了少女樣貌上的變化,但寄宿于她瞳孔深處的光芒還是一樣,冰冷得讓人不寒而栗。

“定雄!快給我砍了她!”

根岸沖著在平臺上與靜留對峙的青年手下大吼道。

但即便是黑社會,也很難毫不猶豫地斬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少女。就在他舉起長刀時,靜留已經靠近了他身邊,捏住他的手腕,同時順勢腳下一掃,定雄也和剛才那個男人一樣,從樓梯上滾落了下去。長刀也落到了靜留的手上,動作神速至極。

她那纖細的身體中究竟何處蘊藏了這么強大的力量。面對逼攻過來的黑社會,靜留舉刀還擊,刀刃相交,火花四散。她在黑社會的重重包圍下從容不迫地走下了樓梯。

“五島!紀村!槍,快開槍!”

手下怔得呆站在原地,根岸忙命令他們用手槍還擊。

混帳,這些家伙!之前都跟他們說了那么多了,還不明白這個死丫頭的可怕嗎?

黑社會也使用槍械,但在使用方法上和軍隊有本質上的差異。黑社會在開槍殺人時,會在極近的距離開槍,因為精準率是第一位的。在遠處開槍打偏,會被人當成是沒有膽量的小毛孩。

但此刻的根岸早顧不上什么自尊心了,命令部下從遠處射擊。

“混蛋!!這個臭丫頭可是只憑借劈友就擊潰了我們組的啊。”

劈友是指只使用刀等近身武器戰斗。根岸教導了他們多次,但還是缺乏身臨其境的真實感。小丫頭僅憑一把日本刀居然把“番外地組”的事務所全部摧毀。只有三年前真實經歷過那番地獄場景的根岸才能明白。

“給我,蠢貨!”

根岸一把奪過手下的霰彈槍。這是一把雷明頓M870式霰彈槍。由獵槍改良成的美國警用手槍居然落到了日本黑社會手中,還真是諷刺至極。

不過,在根岸端起槍之前,靜留手握的長刀就折斷了。五島發射的中國制54式手槍的子彈碰巧擊中了刀刃的底部。

“哈哈,這下可好了。今天像是沒拿著那時的武器啊。”

根岸滿臉喜色,確信自己能從持續三年的惡夢中解放出來了。

“見鬼去吧,死丫頭。”

根岸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

黑社會架起的霰彈槍吐出了長長的火蛇。

但在這一瞬前,有什么東西從天而降擋在了靜留的身前。那是雙腿和飛舞的裙擺,飄轉的灰色背心和雙馬尾長發。

伴隨著彌漫的硝煙,散彈————九發直徑8。38毫米的OO號子彈同時從槍口迸出。

————這女孩想干嗎?難道她想做我的擋箭牌嗎?怎么這么傻,要趕緊阻止她才行。

事后回想起來,就連考慮這些事情本身也應該是不可能的。但是,那個女孩卻做到了。

子彈速度十分緩慢。

————怎么了?看上去好像時間停滯了一般。

靜留凝望著前方。

實際停止的是子彈。那九發子彈本應深深射人身前那女孩的體內的,就連靜留自己也會被命中數發,但在數十厘米前方的上空中,子彈卻驟然停了下來。

黑社會們也注意到了這一奇怪的事態。手持手槍的兩人大吼一聲,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胡亂開起槍來。

但這些子彈也無法擊中兩人。這些擁有巨大動能極具殺傷力的子彈仿佛就像接二連三地撞擊在看不見的墻壁上一樣,被封住了行動。

“別太囂張了!”

雙馬尾女孩————神樂真夜一瞪眼,陷入恐慌四下逃竄的黑社會們竟飄浮到了空中,然后狠狠地砸向墻壁和地上。

“怪,怪物啊!”

拿著霰彈槍的黑社會根岸奪門而逃,只留下身后一片充滿恐怖和怨聲的呼喊。

“怪物嗎……”

真夜聽到靜留的喃喃,肩膀一震,變回了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

“好強的能力啊。剛才的應該算是超能力了吧。”

“……啊啊,露餡了。不管稱呼是什么,反正就是怪物哎。又要轉校了!第一天就暴露了,又更新記錄了哎,啊哈哈。”

盡管真夜想要努力發出開朗明亮的聲音,但是句尾卻在顫抖。

靜留看得到學妹眼中閃爍著的淚光。

“神樂真夜同學,是叫這個吧。你沒必要從風華學園轉走喲。”

“哎?”

“好不容易從那么遠的地方轉了過來。再說,誰也沒看到你那能力,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真夜還在琢磨著她這話是什么意思,正在這時,之前在學生會室里遇到的女生出現在眼前。是原田千繪和瀨能葵二人組。她倆邊發出哇哦、啊啊之類的感嘆和驚叫,邊小心地繞過倒在地上的黑社會分子們靠近過來。

“會長,忘帶這個了。”

千繪拿來的是一把日本刀,像是靜留平素帶在身邊的愛用之物。

“謝謝喲。這種鈍刀果然是沒法使。”

靜留扔掉折斷的長刀,接過日本刀。手持日本刀的美少女高中生重振颯爽英姿。雖然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絕不可能看到這種組合,但是藤乃靜留和日本刀卻不可思議地帶給人一種諧調感,構成了一幅完美的畫卷。

“會長真是的,兩手空空就去了,人家都有點擔心你了。”

“讓你擔心真是對不起了,瀨能同學。剛剛稍微有些急了。不過,幸好有人過來救場。”

靜留瞟了真夜一眼,立刻緊追黑社會而去。

靜留的劍術的確精湛過人。盡管真夜觀摩到的不過是短短一瞬,但看到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和樓梯上的黑社會人數就能略窺一二了。不光如此,這些人幾乎都沒有出血,全部是用刀背擊暈的。她簡直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境界了。

但是這樣就能和槍械,特別是霰彈槍對抗了嗎?近距離還好,在遠處開槍的話,光用刀又能如何防御?

“不用擔心。”

靜留仿佛窺探出了真夜的擔心,朝她微微一笑。

一行人追著黑社會出了學生用的前門。

前庭中回響的引擎轟鳴聲就像是在等待她們一般。

“在那邊!”

“要逃掉了!”

但千繪和葵所指的汽車卻不是為了逃離而準備的。

單廂車翻卷起草坪泥土,準備調轉方向。它在為接下來的加速拉開距離,然后調轉車頭,以摧枯拉朽之勢向著這邊直沖過來。

這輛外觀毫無任何出奇的單廂車為了防止殺手的襲擊,經過防彈玻璃和鐵板裝甲的特別改裝,就算是霰彈槍的子彈也奈何不了它。在煙化處理的擋風玻璃的另一側,似乎可以看見黑社會分子那自以為取勝而洋洋得意的扭曲的臉孔。

“危險!”

“沒事,你沒必要動。”

真夜正準備再次釋放能力時,靜留挺身站了出來。

手上的武器果然還是只有那把日本刀。

光憑這個如何與汽車對抗?

“你就好好看著吧,可別眨眼喲。”

靜盤對背后的真夜說道。

此刻妁她面對著正疾馳而至的汽車,一步也不往后后退。右手靜靜的握緊刀柄,壓低重心。

然后————接下來的一瞬。

單廂車直直地逼近,幾乎要占據整個視野時,靜留猛然睜開雙眼。

搭在刀鞘口上的左手向后一拉,白色刀刃在空中劃出一道光弧。殘影還余留在視野之際,刀身業已收納入刀鞘之中。一切都結束了,簡直迅風疾雷般的神速。

本將碾過眾人的汽車,其保險杠和前車蓋一分為二,內部的引擎和車身車架也被劈開。被劈成兩半的車體像競速一般向前疾駛,很快便左右分開,橫翻在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