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0

Interval

Stage0 Interval

Interval

2017-8-XX11區

私立阿什福特學院高中部二年級,樞木朱雀。

神圣不列顛帝國11區統治軍特別派遣向導技術部所屬,樞木朱雀準尉。

這兩個身份都是真實的。

這不是秘密。只要與軍方稍有關系的人都知道。

只是。

隨之而來的沉重。

除他以外沒人知道。

也沒人想知道。

「OK了,朱雀。」

360度全方位假想模擬畫面暗了下來,屏幕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女性。

及肩的清爽中長發,知性的外貌。她的眸中滿是溫柔,臉上靜靜地微笑著。

她是塞西爾-克魯米。

特別派遣向導技術部主導。

「看上去情況不錯。機動率、Yggdrasil共嗚率都沒有問題。就算把機體的誤差修正,也是讓人挑不出毛病的完美數值。」

「謝謝你,塞西爾小姐。」

生在膠囊型的模擬倉中,朱雀微笑著說道。

他擦了擦額上的汗又問道。

「對了訓練數值怎么樣?」

「我真希望能回答你,一切正常。能問你個問題嗎?」

「請。」

「進入14號區域的時候,你故意放跑了廢工廠內的兩個靶子。為什么?」

「信號識別為unknown,而且雖然確認持有小型自動槍械,但對方沒有采取敵對行動,所以我判斷很可能是平民。」

「如果對方采取敵對行動呢?」

「那我就進行抓捕。」

「如果命令你射殺呢?」

朱雀停頓了片刻。

「當然執行。」

屏幕上的塞西爾皺起了眉頭。

但只是一瞬間。

「OK,訓練結束。判斷為不需改善。中止系統。」

「Yes,mylord。中止系統。」

「辛苦了,我泡了茶,下來吧。」

「啊是。謝謝。」

塞西爾露出依舊柔和的微笑,屏幕黑了下來。

朱雀在訓練倉中呆坐了很久。

他凝視著已經完全變黑了的屏幕。

最后。

他重重地吸了口氣。

倉庫中擠滿了人。

身穿白色作業服的研究員四處奔走著,狹窄的空間里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機械,而在人和機器之間,矗立著一個巨人。

全身被涂成白色和金色的機體

它舒展著雙肩,堅固的盔甲從胸部覆蓋至腰間。而支撐著機體的雙腳卻透著幾分優雅。如果再給它披上披風,就是個不折不如的「騎士」了。全高四點四九米,最小回旋半徑、等步幅。如今不列顛部隊普遍使用的是量產型KnightmareFrame,其第五代已經相當接近人型了,而這架則更勝一籌。如果只是單純稱它為機械,就太過籠統了。

這是特別派遣向導技術部所屬,試制向導兵器。

第七代KnightmareFrame。

它的名字是,Lancelot。

走出訓練倉的朱雀呆呆地望著它威武的身姿,不覺手捧托盤身穿士官服裝的塞西爾靠了過來。

「給,請吧。」

「啊,不好意思。」

從托盤取下茶杯送到嘴里。

紅茶的清香頓時充滿了鼻腔。

「如果有茶點就好了。」

「這還是對了,羅伊德呢?」

「在那里。」

朱雀順著塞西爾的視線望去。

就在Lancelot的腳邊。

大畫面監視器的面前。

他身穿白色長擺作業服,帶著無框眼鏡,個子很高。雖說平時態度輕佻,但現在他正埋頭敲擊鍵盤。

這是特別派遣向導技術部主任,羅伊德-阿斯普隆德少佐。

「他那是在干甚么?」

「說是想幫Lancelot安裝專用的飛行器。不過那一半是他的興趣,不用在意。」

「是。」

朱雀模糊地回答道,只見同樣端著茶杯的塞西爾不知為什么突然笑了。

「難道說,朱雀,你也想試著駕駛Lancelot飛行?」

「確實,這樣能增加作戰行動效率。我們原本就被當作單獨的游擊隊,而且上面也表示,要把機動性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是因為成田事件嗎?」

「是的。在那之后多少得到了些認同。」

說完,塞西爾將茶杯放回了托盤。

「不過,好在現在經費能自由使用了,放手干吧。」

「手下留情。」

「啊,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啊對了,二十分鐘后關于訓練數據要開個會。去換衣服準備準備吧,朱雀。」

「是。」

塞西爾輕聲離開朱雀身邊,又同樣輕輕地走近羅伊德,隨后毫不留情地抓住了羅伊德的后頸。而之后二人的聲音被周圍的噪音掩蓋,但很明顯他們是在交談著些甚么。塞西爾挑了挑眉,羅伊德臉上的冷汗就流了下來。最后,自然是老樣子啦。所謂「怕老婆」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看著這兩人,朱雀笑了起來。

隨后,他又一次注視著二人身后的巨人。

白色的機體現在只連接著輔助電源,核心Yggdrasil系統還未啟動,它的雙眼黯然無光。

它面無表情地俯瞰著四周的人類。

它的腰間還插著兩把劍。

朱雀凝視著巨人的眼睛和腰間的佩劍,隨后輕輕搖了搖頭。他站直了身子。

將手上的茶杯放回托盤上,剛想端走。

忽然

一旦拔出了劍,那應該有所覺悟。

「哎」

他不禁轉過身去。

好像自己曾經聽到這句說話。

倉庫依舊是倉庫。

四周依然是在忙碌穿行的研究員們,被塞西爾抓住后頸的羅伊德彷佛干了壞事后被抓住的貓一樣,只得任由塞西爾拽著自己向會議室走去。

而俯瞰著這一切的巨人的雙眼。

依舊沒有感情

朱雀注視著那雙眼睛。

靜靜地注視著。

直到開會前,他都一直地注視著。

EightYearsBefore(八年前)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