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一章 “Zwei”

無間地獄 上(Ein篇) 第一章 “Zwei”

昨晚,Ein讓我在黎明之前決定自己的生死。

而我最后選擇的道路,不是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而是以Zwei的身份,作為殺手活下去。為了有一天能夠找回真正的自己,我只有成為Zwei繼續活去。

而噩夢也從黎明開始,Ein對我展開了無休止的訓練。

每天都是以基礎體力訓練開始。鍛煉腹肌、屈伸、俯臥撐。這些規定好的肌肉訓練,要反復地進行,直到筋疲力盡地趴在地上爬不起來為止。

隨后就是繞著廢棄工廠進行馬拉松跑。夜晚的冷風毫不留情地往我肚子里灌,白天荒野的陽光火辣辣地烤著身體。喉嚨干得發慌,而身上卻大汗淋漓,汗如雨下。不過,對于此時的我來說,肉體上的痛苦算不了什么。因為在記憶被消除了的現在,只有這些痛,才是讓我感覺自己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據。

到了中午,由于正午陽光的曝曬,訓練會被轉移到屋內進行。為了訓練身體的平衡感,我要用手帕蒙住眼睛,站在吊起來的鋼架上,用腳尖在鋼架上從這頭到那頭快速地來回往返5次左右。剛開始時,走不倒步,我就會從鋼架上踏空掉落下來,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我很疑惑這樣的訓練會起什么作用,用Ein的話來說好象這樣的平衡感在射擊中很重要。雖然并不是很激烈的運動,但因為太緊張,神經也會跟著萎縮。

在格斗訓練中,并不是教什么身形步法,而是教如何打中人體的要害。我被灌輸的理論是,在實戰中,像拳法那樣的招式和架勢根本毫無意義。只要能迅速、準確地擊中對手的要害部位就可以了……

晚上是英語特訓。課本是報紙和雜志,聽力練習則是收聽混合著雜音的收音機節目。吃飯和休息的時候,Ein都只說英語。只有在授課期間,才會說日語。我想她是想讓我慢慢地從簡單的地方開始進行英語環境的轉換吧。

就這樣,體力和神經備受折磨,每天都累得如爛泥一般后昏昏睡去的生活日復一日地繼續著。我本沒有時間思考其他的事情,連做夢的時間都沒有。終于,在漸漸開始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以后,靜下心來思考問題反而成為了一種痛苦。在進行各種訓練時,我都會全力以赴地去完成,任何煩惱也會隨之消失。甚至可以忘記肉體上的痛苦,這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

太陽又落山了,今天的訓練也結束了。我打開收音機,開始收聽混雜著電波的英語新聞。像往常一樣,Ein也默默地坐到我的身邊,為那些我不懂什么意思的詞組進行解釋,不過那天晚上她已經在為外出做準備了。而且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Ein經常會在晚上外出。是執行任務嗎?是要去殺誰嗎?我雖然會在心里這么想,但不知道為什么卻害怕去問她。

這樣想著,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聽不到收音機里在播放著什么了,取而代之進入我我耳朵里的是,打破了沙漠夜晚寂靜的汽車排氣聲——連接Ein的車來了。

Ein站起來,朝我看了一眼。我既想知道她要去哪里,又不想知道。可是,Ein沒有給我時間思考,轉過身,走出了屋子。

接到命令的Ein,到達賽司博士的府邸時,賽司正在檢查他那些引以為豪的收藏品。賽司非常熱衷于收藏古今內外的槍支。其中幾款嶄新獨特的設計,強烈刺激著賽司的審美意識。那是正處于自動手槍黎明時代的博查特C93(注:1893年雨果·博查特開發的世界上第一把自動手槍)和毛瑟C96(注:1896年毛瑟兄弟開發的自動手槍),它們正是盧格P08(注:1900年喬治·盧格開發的博查特C93改進型,1908年被德國軍隊選用)的雛形。他一把一把地拿起來,陶醉于它們的形狀和結構,開始細心地檢查。對于賽司來說,這是無法替代的最幸福的時刻。

“Zwei的訓練怎么樣了?”

賽司盯著被分解的手槍問Ein。

“技術上的訓練,基本上已經完成了。”

“唔……”

從埋頭于工作的賽司的側臉上無法看出他對于Phantom的回答到底有多大的興趣。

對于賽司來說,收藏品的檢查有著嚴密的程序。檢查的順序需要按照槍的開發年代來進行。這都是為了追溯其結構和技術的進化歷史。現在,他正在分解的最后一款手槍是收藏品中年代上最新的。而且,是一支因其獨特性和稀有性而頗具知名度的手槍,AMTAUTOMAG180(注:AM公司開發的AUTOMAG的改進型)。它是自動手槍中第一次嘗試使用馬格南子彈(注:口徑與火藥量都較大的子彈)的作品,是充滿野心的實驗作。但因結構過于復雜而導致精密度不高,被刻上了失敗品的烙印,成為了被人遺忘的悲劇之槍。

鑒賞完內部結構后,心滿意足的賽司,又開始把槍組裝回原來的樣子。

“恰倒好處的課程,要先從精神上訓練,然后再轉向實戰。”

賽司一邊熟練地組裝那些謎一樣的零件,一邊自言自語。

AUTOMAG雖然是一支追求殺傷力的手槍,但外形卻很美觀。以圓筒為基調的細長槍管和微微呈現錐形的槍身。更妙的是由三次曲面構成的大角度槍柄。外形高貴,氣質優雅。它身上絲毫沒有這之后的時代里馬格南手槍所帶的那種粗魯之氣。在它那纖細優美的身體中,卻隱藏著馬格南彈的超強破壞力。可以說這就是AUTOMAG的魅力所在。

最后,賽司擦了擦滲出來的槍油,結束了組裝,將槍放回到桌上。至此,一次槍支收藏品的檢查工作就完成了。接下來,就輪到了兵器的檢查。

“Ein,過來。”

在賽司不稱呼她那被Inferno授予的稱號“Phantom”,而是像以前一樣稱呼她為“Ein”的時候,就是賽司把她當作自己私有財產對待的時候。追求兵器之美的賽司,經過他自己的手所創作出來的最完美的藝術,就是這個叫作Ein的少女。

跟平時一樣,Ein脫掉了衣服,露出了胴體。遮罩油燈籠罩著她那婀娜的身資,劃出一圈淡淡的輪廓。賽司一邊往手上抹著準備好的發油,一邊抓住了毫無防備站在那里的Ein的肩膀。賽司的手青筋爆出,用力揉捏著Ein柔軟的肩膀上的肉,其力度足以讓人面部扭曲。不過,藏在其下的那結實剛硬的三角肌的感覺,卻沒有跳過賽司的手指。

這是為了能讓最小巧的身體瞬間爆發出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力量而鍛煉出來的被磨練的極限的細長柔軟的肌肉條。它就像是鍛煉和研磨都已登峰造極的東洋刀劍一樣威力無比。而包裹在這些致命的肌肉組織上的脂肪,不僅可以控制力量,而且還能起到完美的偽裝作用。柔美起伏的肌膚下面,是秘密隱藏著致命威力。沒有任何人能看穿它的危險性。

“你太完美了。”

賽司把臉靠近她雪白細嫩的皮膚,像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傷口和污點一樣仔細檢查,一邊用手指往她的身上涂抹著發油。

Ein一動不動,任由賽司的手指在身上滑行。小腿、大腿、屁股、腹部……他的手快速地移動,揉捏著那柔軟的肉,而且每次當他探測到細長堅韌的肌肉時都會深深陶醉在那從指尖傳來的愉悅感中。

不知有多少次,Ein都憑借著她的容貌使任務變得輕而易舉。沒有人會從這個處楚楚可憐的少女身上,嗅到死亡的危險氣息。就因為這一點點大意,使目標露出了致命的破綻。纖細的美麗會瞬間化為猙獰的破壞力。

賽司好象突然間來靈感,從桌子上拿起剛剛組裝完畢的AUTOMAG。

“拿著這個。”

Ein遵照他的命令,右手的手指握住了AUTOMAG的橡膠把手。被打磨得閃閃發亮的槍身和少女那虛無縹緲的瞳孔中閃爍著油燈的光芒。

“來,把槍舉起來讓我看看。”

纖細的手腕慢慢地舉起了這個1.7千克重的物體。不銹鋼的兇器與雪白肌膚的兇器。兩個本互相矛盾的事物,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在美的意識刺激下,一種類似宗教性質的歡樂感,頓時充滿了賽司的胸膛。極其激動的賽司,從背后抱住了Ein的肩膀,將嘴唇湊到了她的脖子上。

“Ein……你太完美了。你是我培養創造出來的完美的殺人兵器。”

把一個少女打造地如此完美是賽司的成功。賽司已經完全陶醉于自身的才能中了。然而真正的成功應該是永不磨滅的。是不管跨越幾度時空,都能永遠閃亮的東西。Ein的完美會這樣永遠持續下去嗎?這一點,很快便會得到證實。他把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稀有素材交給Ein調教,而不是親手調教,為的就是這個目的。

“你來完成Zwei吧,通過你的手,把他變得像你一樣完美。”

“……是……”

“這是為了完成你而進行的最后一道工序。Ein,你要把自己的完美傳承給下一代。”

“……是。博士……”

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我有點惶惶不安起來。看來,比起沉溺于想象,還是活動活動身體專心于某件事比較好。于是我一個人開始了平時的平衡感訓練。蒙上眼睛,在鋼架上來回往返。

“真是了不起啊。”

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我發覺有人站在了旁邊。

“不要在意我,繼續吧。”

于是我按照她說的,走到鋼架盡頭才摘下蒙住眼睛的手帕。這個人是……我記得她。在剛到這的那個晚上,跟賽司博士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我是克勞蒂婭·瑪昆內。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吧。”

她微笑著跟我搭話,好象是為了消除我的緊張似的。雖然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這次的氣氛跟第一次見面時的氣氛截然不同。我記得她當時比現在冷漠得多,眼神也不是很不友好的……

“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

“我是Inferno的一員,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干部中的一員。是收留你的賽司的上司。所以,也就是你和‘Phantom’的上司。”

“你……不,你和那個叫賽司的人……還有那個‘Inferno’到底是什么?”

“嗯……簡單來說,就是在沒有章法秩序的世界里,創造另外一種秩序的集團……這之類的組織吧。”

“……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這個國家的暴力團體和黑手黨集團嗎?”

“唉?嗯,知道一點。”

“Inferno就是將那樣的犯罪團伙聯合起來的組織。將它們比成一個個國家的話,那么Inferno就是聯合國這樣的感覺。”

“……也就是說是暴力團伙和黑手黨的總部?”

“也不完全正確。不過,以你現在的水平,理解到這個程度就可以了。”

雖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果然是非法的犯罪集團。現在的我是被這樣的組織抓獲,并且被強迫成為殺手了嗎……

“這次的事,我必須向你道歉呢……”

“嗯?”

“這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也可以說是意外吧。沒有給你留任何選擇的余地……”

克勞蒂婭的表情變得稍微有些陰沉。

“你知道你的教練為什么叫‘Phantom’嗎?”

“不知道……”

對啊,從開始我就覺得很不可思議。而在英語里它好象是‘亡靈’之類的意思……為什么會如此稱呼Ein呢?

“‘Phantom’是組織給予最棒的頂級殺手的稱號。因此她就是Inferno中最強的暗殺者。”

“最強的……暗殺……者……”

我大吃一驚。只是殺手這一點我都無法相信……竟然還是組織中最強的?

“你是在最優秀的教練的指導下進行訓練的哦。被認為具有跟她一樣的潛質。換句話說,你是被當作精英在培養。”

“你的意思是說我應該感謝你們了?”

我的聲音很生硬。克勞蒂婭的表情又陰沉了下去。莫非這個女人,真的因為這件事而感到良心受到譴責了嗎。

“我承認,我們奪走了你太多的東西。可是,我們能給你的東西絕對不會少。你只要記住這點就可以了。”

說完,克勞蒂婭落寞地笑了笑,打算離開。

“……那、那個……”

“什么?”

謝謝。其實只要說出這句就足夠了。不過,無法抑制住的感情,涌上了我的胸膛。雖然她是在這里第一個安慰我的人。雖然我也感到很高興,可是……

“Ein說……她是以殺人為生的。而且,我也會像她一樣。”

我終于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可是為什么我會這么在意克勞蒂婭呢。

“剛才,你說過了吧。給我的東西不會少。你指的是會給我報酬嗎?可是,這樣我只能按照Inferno的命令,像奴隸一樣活著了吧?”

處在這樣的境地,即使能找到更委婉的措辭,我也只能洋裝不知。讓我說感謝之類的話,根本做不到。

“你說按照那樣的生活方式的話,我會得到什么?”

我怒氣沖沖地質問克勞蒂婭。

“的確,你如果不被我們牽連進來,會過著更加安穩幸福的生活吧。我們剝奪了你的這種可能性,而強迫你選擇另一種生活方式……可是,你并不是什么奴隸。你仍然有自由。”

“唉……?”

“這樣吧……我們把人生看成是一次開車旅行。一般的司機可以自己選擇前進的道路。這確實是你所沒有的自由。然而,即使在只有一條的既定路線上行駛時,對司機而言,也是有他的自由的。”

完全不懂。她到底在說什么。

“是速度哦,Zwei。”

克勞蒂婭斷然說道。

“即使是被規定好的路,但是選擇將這條路如何走下去,不是你的自由嗎?只要你有希望,而且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到哪里都是可以加速的。這樣的話,你就可以超越競爭對手,終有一天會到達成功的頂峰。選擇生存的方式和以這種生存方式成為成功者,這二者是不同的。”

或許真的有這樣的生存方式吧。這應該是克勞蒂婭的信條吧。因為她好象沒有責備我的意思。

“我們為你準備的是使你走向成功的路線。是讓你以你的才能和潛在能力取得比任何人都高成就的生存方式。”

“……成為殺手?”

我脫口而出,痛苦地差點喊出來。

“沒錯,而且是成為最強的殺手。”

說到這,克勞蒂婭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

“如果你希望那樣的話。”

(……希望……那樣的話……)

克勞蒂婭的話,在我的耳畔不斷地回響。

“你不可以再認為你是奴隸。如果你再這么想的話,你就會將勝利拱手讓給貶低你的人。”

說到這,克勞蒂婭剛才決然的表情突然緩和了下來。

“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可是沒有時間了。Zwei,我們下次再見吧。”

“喂,克勞蒂婭小姐……”

我又一次叫住了轉身要離去的她,這次我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了。

“……謝謝你。”

克勞蒂婭回過頭來,臉上露出了今天我見到的最明朗的微笑,回答道:

“下次再看到你的時候,你肯定會令我刮目相看的,對吧?”

說完,她就離開了這座建筑物。

當天晚上,克勞蒂婭在自己家的客廳里放松時,一直在看著一本紅色的小冊子。那是日本發行的通行證。其設計的復雜性和精度,是平時司空見慣的美國發行版本所不能比擬的。

照片被修剪成了橢圓型,邊緣模糊。這是為了防止偽造而進行的大膽設計。因此,看起來不像是身份證照,倒像是肖像照。

克勞蒂婭認識這張照片里的人。

就是今天她去見的那個少年。照片中的他,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卻透著安穩和滿足。在廢棄工廠里見到的他,被打得沒有退路時眼睛里的那種神情,與照片中的他相去甚遠。

這是2個月前發放的。他好象是第一次出國旅行。根據他的出生年月來推算,他的年齡……應該跟弟弟羅梅洛當年離家出走,加入暴力團伙時剛好一樣。可能是酒精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吧,深深地封于她內心里的東西,從封印的空隙中慢慢地滲漏了出來。

塵封已久的記憶……弟弟羅梅洛陰霾的眼底隱藏著火一樣的怒氣,就像是戰敗了的野獸一樣。其實在小時候,他明明是個溫柔的孩子。不會打架,很愛哭……然而,每當脾氣暴躁的父親要打克勞蒂婭的時候,他都會挺身而出保護她。讓本是如此善良的羅梅洛以畸形的方式成長起來的是貧窮以及貧民街中弱肉強食的不成文規定。等號一邊是金錢與權利的答案,而另一邊則是性、壓榨和暴力餓方程式。在每天的數學演算中,年輕的羅梅洛一天天地長大。變得無時無處都異常強悍、無情與兇殘。

護照照片上少年那柔和的面孔跟克勞蒂婭弟弟的臉龐重疊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出生在這個國家的話,羅梅洛也應該會有如此安穩的表情吧。

“喂,莉茲。”

正在吧間里準備酒的、克勞蒂婭的保鏢兼隨從,同時又是好友的黑人女性,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

“什么事?”

“你覺得這個孩子怎么樣?很帥吧?”

莉茲看了看遞過來的護照,皺了皺眉。

“……我無法分辨亞洲人的臉。不過,看起來是很悠閑的一張臉,這個小子,估計連架都沒吵過吧。”

“你覺得這個孩子會殺人嗎?”

“哈哈,開玩笑吧。我看連個蟲子都不敢殺。”

“……是呢。”

克勞蒂婭拿過莉茲還回來的護照,又一次目不轉睛地盯著看了起來。

“果然大家都是那么認為的啊……”

不間斷的訓練日復一日地繼續著。這種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日子到底還要持續多久呢?到現在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話說回來,今天我還沒看到Ein。我知道她昨天晚上出去了,不過還沒有回來嗎?雖然很擔心,但是也沒有辦法。因為在這里除了訓練之外已經沒有別的任何事可以做了。

我像往常一樣開始了射擊訓練。射擊靜止靶子的課程已經結束了,最近換成了射擊移動靶子的訓練。

支撐著鋼架的支柱中間,吊著幾塊用鋼纜系住的膠合板靶子。鋼纜連接著50cc的電動機和齒輪盒,用來移動吊著的活靶。

電動機一旦發動,伴隨著雜亂的引擎聲音,鋼纜就會開始移動。滑輪的直徑和數量都被精心設計過,所以各個靶子的移動方向和速度都各不相同。

……我靜下心來,全身緊繃地站在那里。

背后,是連著鋼纜的發動機的聲音。可以感覺到靶子正向左向右地移動著。映入視野的是顏色各異的帶標記的膠合板。舉起槍的一瞬間……必須擊中指定的所有目標。

看到目標的“位置”,并不代表可以“確定”。要讀取其移動方向、速度等所有信息,對它的“存在”獲得一定的“感覺”。然后剩下的就只有扣動扳機了。

砰!砰!砰!砰!砰!

這并不是單純的“狙擊”的重復。而是一擊必中,否則狙擊手將無法生還。

看著外面逐漸變黑,我結束了今天的訓練。走到廢棄工廠的外面。一邊任由夜風的吹拂,為疲憊不堪的身體解除些許疲勞,一邊漫無目的地眺望著這片荒野。過了沒多久,一束車燈的光芒射進了我的眼睛。在廢棄工廠基地停下來的是一輛兩廂越野車。開車的人是Ein自己。

“……你怎么了?”

從車上下來的Ein,看著正在發呆的我,用責備的口氣問道。

“啊,沒什么……”

我現在才知道Ein自己會開車,不禁感到很驚訝。不過為什么只有今天呢?以前Ein都是被人接送的,這應該是為了斷絕她與外部的聯系吧。在荒野之中,Ein只能過著孤獨的生活……這不都是那些家伙干的好事嗎?

“走,快點準備一下,不然來不及了。”

“又是新的訓練嗎?”

“不,今天晚上是……考試。”

Ein帶我來的地方,是平時一直鎖著的武器庫。除了之前訓練中使用的各種手槍外,還有一些沒教過使用方法的來復槍和機關槍等槍支擺放在那里。

“選一支你用得最順手的槍。”

(考試?什么考試?)

我拿的是沙漠之鷹50AE.(注:1980年美國MRI公司開發的手槍,50AE.即50Action-Express,50AE.版是世界威力最大的自動手槍)。說實話,我對這把槍還有點手生。可是,可能是因為聽她說要“考試”,我的心里覺得不安的緣故吧,我下意識地挑了這只在所有手槍中威力最強的家伙。

隨后Ein把我帶到了廢棄工廠的外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圍墻的外面停了一輛黑色的高級轎車。車旁站著的男人是一副陌生面孔。長發飄逸,氣質優雅,不管哪里都讓人感覺很有品味。身邊是一個個子很高的黑人女性。夾克下面是一個單肩挎包,里面裝的應該是大型自動手槍吧。她是保鏢嗎?如果是的話,那么那個長發男人或許就是Inferno的干部吧。

接著又有另一束車燈的燈光投了過來。是Ein每次出去的時候,接送她的車。那輛車在轎車旁邊停了下來。車上下來3個人。克勞蒂婭和賽司博士,還有一個人以前沒有見過。那個男人,看起來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要狼狽。

我不知道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么事情,只能靜靜地站在那里。

看到所有人都到齊后,賽司就跟轎車旁的男人說話了。

“Mr.麥格沃伊,我跟您介紹一下合眾國的海軍沃里斯大尉。他是長年協助我們Inferno,為我們提供武器的大功臣。”

“喂,我不是應該到飛機場嗎!這是哪里?”

好象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那個被賽司帶來的男人顯得非常恐慌。

“這是你最后活躍的舞臺,這么解釋可以嗎?”

“……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跟我們Inferno合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保密。非常遺憾,沃里斯大尉。對于給FBI做記號的你,我們不能就這樣輕易放過你。”

“你、你們,不守信用!”

黑人女性用槍抵住了這個想去抓住賽司的男人。

“既然是跟我們的交易,那么就不應該將其泄露出去才對吧。可是,武器竟然流向了恐怖分子,這很危險,你的欲望稍微有點過頭了啊。”

“畜生……無恥!我一直以來都是為了Inferno……”

“的確啊,就這樣把你給殺掉,有點違背騎士道精神。好吧,大尉。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你可以逃走,給你10分鐘的時間。然后我們會派人追殺你,如果你能逃得掉,就是你贏了。”

賽司呵呵地笑了笑,又繼續說道:

“啊,對了,如果你希望的話,這座建筑物的里面有個武器庫,你可以挑選你喜歡的任何一款武器使用。”

“你打算干什么?”

“我不是說了嘛,騎士道精神。我們為身為武士的你,提供了一個靠你自己的雙手獲得自由和生命的機會。我想這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吧?”

“假慈悲……”

“……考慮好了沒有?我可沒有時間可以給你浪費哦?”

“……可惡!!”

那個被叫作沃里斯的男人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看了在場的眾人最后一眼之后,轉身向廢棄工廠飛奔而去,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好了……事情的大概你也聽到了。Zwei,這是給你的第一個任務,去殺了那個男的。”

(什么?)

賽司的話,令我陷入了混雜著震驚與恐懼的復雜感情中。

的確,到今天為止我所做的都是為了成為暗殺者而做的訓練。不知道哪一天或許我也會像Ein一樣,去奪取那些沒見過、也不認識的人性命。這些我都是知道的。可是為什么是現在?太早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被不安的情緒支配的我,忍不住向Ein求助道:

“Ein,你跟這些人解釋一下!我做不到。因為我的訓練還沒有完成。”

“訓練已經結束了。你做的很好。我很放心,所以才會讓你參加實戰。”

Ein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口氣。

“可是我……跟你比起來還差很多。”

“那是理所當然的,Zwei。”

好象對事情的發展很有興趣的賽司博士開口插話道:

“她可是Inferno的‘Phantom’啊。有差距是正常的。”

Ein像是在催促我似的說道:

“快去,Zwei。”

“不行……我做不到……”

“第一天的晚上我已經說過了,你拒絕也沒關系。”

喀嚓。

一聲冰冷的鐵器撞擊聲。Ein將槍口對準了我。

“現在讓你再選擇一次。是全部接受活下去,還是拒絕一切然后去死……”

是啊,我跟Ein一樣都是Inferno的殺手。這是我能茍活到今天的代價。這不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嗎。

下定決心的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向廢棄工廠走去。手中握著的槍的把手已經被汗濡濕,感覺就像要滑落了一樣。

好安靜。我能聽到的只有從荒野里吹來的風聲。沃里斯大尉就藏在這個黑暗中的某個地方。而且恐怕,現在手里已經拿到了武器。

我輕輕地走進廢棄工廠,盡量不弄出聲音。我來到了能窺視剛才挑選槍支的武器庫的門的地方。門是開著的。剛才選完槍后,武器庫的門已經關上了。而現在開著說明沃里斯大尉已經進去過并且拿到武器了。我還記得武器庫里有什么武器,只要能確定沒有的那件武器是什么,就知道大尉手里拿著的是什么了……

突然,我想起了Ein的話。

“追人時要以逃跑者的立場考慮,逃跑時要以追人者的立場思考。”

只要知道敵人的武器是什么,戰斗就變得容易多了。所以應該到武器庫里面確認一下。

……是的。一般人肯定會這么想。

追的人進入武器庫,如果被逃的一方發現的話……很有可能會陷入對方的陷阱。那個屋子的出入口只有一個。如果利用武器庫里的東西,很有可能做一個臨時的陷阱。可是,他有這么多時間來做嗎?好象根本沒有時間去設計一個有用的陷阱。尤其是對逃跑的一方來說更是危險。

那么,是埋伏在屋內嗎……不,埋伏的可能性也不高。

“如果想要埋伏,就必須為自己找好退路。”

這也是Ein教給我的鋼鐵法則。在死胡同里迎擊追殺的人不是上策。武器庫的入口只有一個。對于埋伏十分不利。對手也應該十分清楚這一點。這樣的話……

我又一次觀察了一下地形,發現武器庫的入口周圍并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反過來說,武器庫周圍的一切可以很輕松的盡收眼底。這樣的話,對手很可能藏在遠處,準備狙擊靠近武器庫的人。

在如此昏暗的環境中,射擊的最遠距離應該也不到10米。以武器庫入口為圓心,10米為半徑的半圓形區域內的掩體是……

我向對面的左側望去,那里放置著一輛叉車。

這應該算是一個不錯的掩體。從敵人的角度來看,如果第一發子彈沒有擊中的話,也不必害怕從這么遠的距離發起的反擊,依然可以安心地繼續掃射。因為我這邊沒有任何藏身的遮蔽物,而叉車卻可以將對手完全掩護起來,如果是普通手槍的話,根本不可能打到他。

不過那是普通手槍的情況。

在Ein的催促下我選的這把槍,是手槍中威力最大的沙漠之鷹。不管對方是在那個叉車的什么地方以什么姿勢隱藏著,受到我的8發AE.彈連續射擊的話,也是不可能毫發無傷的。用這把槍的話,隔著叉車打死敵人并不是不可能。

這樣分析完畢后,我彎下腰,單膝跪地,雙手伸向前方,端起了將近2千克重的手槍,視線對準上面的準星,食指指肚頓時感到一陣冷冰冰的感覺,此時我是機械地跟著手指的感覺走,在完全沒有意識的狀況下,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砰!!……

一陣類似爆炸的聲音響起。我將槍膛里的子彈繼續朝著叉車射去。

砰!!砰!!砰!!砰!!……

叉車隨著射擊劇烈地搖動了起來,上面覆蓋著的厚厚的鐵銹和灰塵也都像粉塵一樣飛揚了起來,隨即,車倒在了旁邊。

(……)

借著從窗外漏進來的一點點的微光,我聚精會神地看著叉車的殘骸。然而完全看不清楚。

只能靠近一點看才行。我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向叉車走去。終于能夠更清楚地看到叉車殘骸了,現在已經到了伸手就能觸到的距離,也能聞見鐵銹味了。

撲嚓……

就在我的腳尖落地的同時,突然感覺踩到什么濕漉漉的東西,我輕輕地摸了摸鞋底,有點黏糊糊的感覺,靠近鼻子一聞,是一股刺鼻的惡臭。

(血!)

從倒在一邊的叉車下面伸出的,是一個像是想要在空中抓住什么似的左手。他的身下,一條帶狀的東西彎彎曲曲地向地板外延伸。雖然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景,不過我立刻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是腸子……

剛才的子彈,直接擊中了他的肚子。

(這是什么啊!為什么這樣的東西會在這里?我不知道,我感到非常的別扭與不協調,到底是什么呢,這種感覺。)

就在我站在那里發呆的時候,一只纖細白嫩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不知道什么時候,Ein已經站在我的旁邊了。

“你又哭了啊。Zwei。”

Ein……為什么會這樣……這是夢吧?

我在心中這樣大叫,Ein低聲對我說道: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是個很長很長的夢。現在只是夢的繼續。在你死掉或者瘋掉之前,這個夢絕不會醒來的。”

“這樣會受不了的啊。醒不來的夢……”

“你想結束嗎?想結束的話,就要靠你自己。”

“……怎么做?”

“只要不把自己當成是自己就可以了。把你的眼睛、耳朵還有心都扔掉。然后,成為一個單純的‘Zwei’。任何事情都用Zwei的眼睛來看,用Zwei的耳朵來聽就可以了。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害怕、不會悲傷。”

“……我……才不是什么Zwei,我沒有……名字……”

“是啊,說得沒錯啊。”

這時,一陣冰冷的剛硬的感覺頂上了我的太陽穴。我感覺到了,槍的角度,槍的方向,射出來的子彈肯定會把我的小腦直接打穿。甚至連感覺到疼痛的時間都沒有。射擊時的聲音……那種震動,直接傳到了我的頭蓋上。

“你想讓我怎么做?”

遠處傳來了Ein的聲音,像是福音一般的聲音。

……開槍。殺了我。讓這一切都結束。讓我眼前的一切都消失。讓這樣的我消失……

喀嚓!!

氣氛緊張的夜晚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雷鳴般的擊打金屬的聲音。是我告別這個殘酷無情的世界的聲音。是生命的開關被關上的聲音。在我一片空白的大腦中,那個小小的聲音,仿佛是經過大寺院的回聲處理一樣,不斷在耳邊回響。

不知道是啞彈,還是從一開始就沒有裝子彈,Ein的槍沒有噴火,子彈也沒有打穿我的腦袋。她放的是空槍,而這空槍的聲音,打斷了一切,也讓我體會到了絕望深淵里那無限的寧靜……

癱軟無力的我的身體,從Ein的胳膊中滑落,頹廢地倒在了地上。我的臉感到了水泥地板的冰涼,我看到了倒在我旁邊不遠處的沃里斯大尉的尸體。

我的這個軀體跟那句死尸有什么區別呢?能看,能聽,能說話,手腳能動……只有這些了吧?除此之外,還有什么不同呢?我用手摸了摸胸口,心臟在緩慢地跳動著……可是,這些,并不能證明我仍然生存于世。

從殺人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死了。伴隨著我那害怕死亡,害怕被殺死的靈魂一起死掉了。

哀傷的少年那微不足道的死。被奪走了記憶,莫名其妙地被訓練成殺手,最終終于無法忍受。可是,他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在他想死,知道死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