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地獄 上(Ein篇)

序章

無間地獄 上(Ein篇) 序章

----------------------

輕之國度自錄組錄入

圖源:yuyuko

錄入:狂奔

校對:狂奔

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轉載請保留信息

------------------------

……我要被殺死了……逃不掉的話就要被殺死了。

追上來了…………又黑又冷的槍口以及那更黑更冷的瞳孔……

逃不掉的話就會被殺死……然而,根本無處可逃。

追上來了。從四面八方追過來了。

我該……怎么辦?

……肯定會被殺死的…………逃不出去的話肯定會被殺死的。肯定會被殺死的的,會被殺死……

我突然從夢中驚醒。映入眼簾的是劣質的水泥天花板。

(這不是自己的房間。)

我慢慢地直起身,發現自己穿著西式睡衣一樣的衣服,睡在一張剛硬的床上。環顧了一下四周,我看到旁邊站著一個個子不高的女孩。

(年齡應該跟我差不多吧?)

女孩一言不發,那雙如東夜的湖水般又黑又冷的瞳孔正緊緊地盯著我。

(她是誰呢……)

我坐起來,重新打量著她。

“你醒了?”

寂靜的空氣中,女孩以沉著的口氣問道。

我迷茫地點點頭,這時才發現屋子里還有另外兩個人。一個是很瘦但個子很高的銀發男人,還有一個是穿著紅色西裝、目光嚴厲地看著我的淺黑色頭發的女性。兩個人看起來都像是外國人。

“Goodmorningboy.Howareyou?”

銀發外國人用英語跟我說話。他看我的眼神很不禮貌,語氣中帶著些戲謔。

女人沒有說話。似乎是在鑒定我的優劣吧,她緊緊地盯著我,仿佛要把我從頭到腳都看穿一樣。

“……Ok,’Phantom’.”

銀發男人對剛才的少女說道:

“Let’sstarthistest.Don’tbetoohard.”

“Yes,master.”

兩人好象是在用英語交談。他們說得很快,我沒聽清楚談話的內容,但是男人好象叫那個女孩為“Phantom”。那是她的名字嗎?

對話完畢,女孩走近我,把一把刀放到了我的手上。這是一把看起來很像在軍隊里使用的厚重軍刀。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站起來。”

女孩催促道。不知道什么時候,她的右手上也握著一把同樣的刀。

“喂,你究竟想……”

就在我的話剛出口的瞬間,少女手上的刀便像閃電一樣劈了過來,從我的鼻子前呼嘯而過。如果稍微晚躲一秒鐘的話我就……

“如果還不想死的話,就拿出真本事來吧。”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完全不明白。是在向我宣戰嗎?)

(這把刀又是?)

(而且話說回來,這里到底是哪啊?)

(為什么我必須接受這個女孩的挑戰呢?)

我一躍而起,背朝女孩尋找逃跑的路線。有沒有出口呢?門?或者是窗?

還沒等我好好觀察周圍,背后就傳來了一股殺氣。看來她是認真的,動作簡直快得驚人。這個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時,我終于想起來了。

……對了,這是剛才那個夢的繼續嗎?我現在仍然身處夢中嗎?追上來的黑色瞳孔……正是眼前這個女孩的雙眸。那么,我就沒有猶豫的必要了。因為這只是一個夢而已。

總之,還是先考慮如何逃跑吧。如果逃不掉的話……就只有殺了她。只能殺了她,殺了她……

不過,我該怎么做呢?看得出來,她的刀法十分嫻熟。不管怎么想我都沒有一絲勝算。

就在我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耳點傳來了銀發外國人的偷笑聲。這么說來,我想起剛才他好象用英語對那個女孩下達了什么命令。既然這樣的話……

我一邊測量著間距,一邊慢慢地像旁邊移動。女孩站在原地,游刃有余地架著刀,身體隨著我的移動不斷地變換著方向。

視線的余光,已經可以看到那個銀發的外國人了。只要一瞬間就可以,只要能分散那個女孩的注意力的話……看來,這是取勝的唯一方法。

考慮周全后,我的目光轉向了那個銀發外國人,伴隨著一聲大喊,我做出要將刀擲向他的架勢。

和我想的一樣,在那一瞬間,女孩有些動搖了。

她擺出了一副要前去保護那個男人的姿勢。我所希望的破綻出現了。

(就是現在!!)

我保持擲刀的架勢,突然向女孩撲了過去。

緊接著兩人一起滾在地上,我死死地按住倒在地上的女孩。

可是,為什么我完全沒有感到恐懼呢。就算是在夢里,可畢竟是要殺人……

下一個瞬間,我手中揮起的刀像有意識一樣,朝著女孩砍了下去。

刀砍到了女孩的右手腕上,鮮血立刻涌了出來。

咚!!

隨著一聲悶響,女孩以依然仰面倒地的姿勢打出了一記強勁的上鉤拳,直接命中了我的下巴。

像要把脖子震斷似的沖擊,從下巴直飛上頭頂,隨即我的眼前一片空白,就在這時,耳邊又穿來了銀發外國人興奮的聲音。

“’Zwei’……Youare‘Zwei’”(注:德語中的2)

什么?他在說什么?

(那是你的名字。)

突然我聽到了女孩的聲音。那個目光哀戚的女孩的聲音……

(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就是‘Zwei’……)

Zwei?那是什么?什么意思?為什么叫這個名字?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3個人表情各異地看著昏倒在地的少年。

“怎么樣?Miss.瑪昆內。你不覺得他是一個很難得的人才嗎?這個少年并沒有受過任何訓練,也不懂得什么戰術。僅僅憑著求生的本能,就采取了那樣的行動。真是個天才啊。他擁有只有在窮途末路之時、性命攸關之刻,才會被激發出來的潛能。”

可能是因為興奮的緣故吧,銀發外國人說話突然變得少有地流利。

“他正是為加入‘Inferno’而生的人。”

“……雖然如此,不過他會答應嗎?”

剛才一直都很沉默的淺黑色頭發的女人————克勞蒂婭·瑪昆內,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表情,向銀發男人提出了疑問。

“世上沒有拒絕孵化的蛋,也沒有拒絕發芽的種子。這不是意志的問題。”

“……是指你那精湛的洗腦技術嗎?”

克勞蒂婭的聲音像是含在喉嚨里一樣喃喃自語。

“沒錯。非常完美。催眠和藥物處理已經完畢。他擁有常識和判斷力,只有關于自身的記憶都被封存了而已。他可以說話,也知道眼睛看到的東西是什么。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自己。名字、家人、朋友……什么都想不起來了。這是洗腦的最佳狀態。”

銀發男人好象對自己的技術很自豪,興致沖沖地接著說道:

“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理解。Miss.瑪昆內,這是我對他的恩賜。他正好在案發現場,本來是應該被滅口的目擊者。可是我想給他一次實現美好人生的機會。你的想法也是一樣的吧?”

“……獨自的旅行者,未成年。不過他是日本人,那個國家的媒體是很麻煩的。”

“我已經派人把他的出入國記錄消除了。現在誰也找不到他了。絕對機密,萬無一失。”

“……很好。賽司博士。這個少年就交給你了。不過,有是Ein(注:德語中的1)有是Zwei……你給學生起名字的時候,就不能好好動動腦子嗎?”

留下這樣一句話,克勞蒂婭便離開了屋子。銀發男人冷笑著目送她的背影離去。

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一切不過是個夢而已。我一邊這樣期盼著,一邊抬起了眼瞼……或許那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幻覺而已吧。還是同剛才一樣的屋子,一樣的床,一樣味道的空氣。唯一不同的是周圍已經沒有人了。

我的頭很痛,身體的關節也很通。的確像是被毆打后昏迷的跡象。

(……對了,剛才我被追殺了。)

我坐起來,發現身體并沒有什么異樣。我還活著。

不過,這里是哪里呢?冷得要命。我身上穿的好象是醫院里用的檢查服之類的服裝,根本無法御寒,然而,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醫院。我現在所在的這間屋子,真的是很煞風景。墻壁和地板的水泥都剝落了,窗戶的位置很高,因而看不到外面,讓人感覺怪怪的。而且,出入口只有一扇銹跡斑斑的鐵門。

這里是……廢棄工廠之類的地方吧。透過玻璃早已碎掉的窗戶,夜晚的寒氣毫不留情地吹了進來。

“在這里坐著不動也解決不了什么問題……吧。”

為了激勵自己,我故意把自己的想法大聲說了出來,并開始行動。

因為已經適應了黑暗的緣故吧,我踮著腳尖走在冰冷的地板上,很容易地就穿過了屋子。不一會就走到了建筑物的外面。

我被眼前所看到的荒涼景象驚呆了。除了這座廢棄工廠,視野所及的范圍內根本就沒有稱得上是建筑物的東西,完全是一片荒野。甚至可以看到遠處的地平線。

……這樣的景象,我只在電視上見到過。不管從哪里看,這里都不像是日本。

“你醒了?”

背后傳來了似曾相識的聲音,我下意識地向后退了一步。說話的人,就是那個剛才想要殺我的,瞳孔又黑又冷的女孩。

“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再對你出手了。”

依然是平靜的、幾乎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口吻。這次她手中拿著的不是閃著兇光的刀,而是帶毛衣領的防寒服。

“你先把這個穿上。”

我接過這個看似可以抵御寒氣的防寒服,一邊穿一邊問她說:

“你是……”

“我沒有名字。”

沒等我開口繼續問下去,她就自己低聲地喃喃道:

“你就叫我Ein吧,別人都是這么叫我的。”

我一時語塞,本想繼續追問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剛才,你為什么要那么做?”

頓了半晌,我脫口而出的卻是這個問題。我覺得她并不是單純地開玩笑或者惡作劇。因為,看得出來,那時她……Ein是帶著很明顯的殺氣揮刀向我砍來的。

“為了測試你的能力。”

“……能力?”

“你的身上,具有與生俱來的能力,殺人的能力,生存的能力,作為一個暗殺者所需要的能力。”

這話著實讓我吃了一驚。沒想到她會這么說。

“哈哈……你不要說這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事情。你究竟有什么根據呢……”

“你不是想要殺掉我嗎?”

“那是……”

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現在想想,我真不明白當時為什么會那樣做。那個時候,我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我只記得當時不顧一切地拿刀砍的情景。雖然是自己經歷的事情,可是現在想想就像是在回憶別人的事情一樣。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遇到那樣的情況,肯定會非常恐慌。會想要搞清楚自己所處的處境,然而當人處于一片混亂之際,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被殺掉了。可是你不用,你不是先搞清楚狀況,而是先解決狀況。這就是你的過人之處。”

“什么啊……胡說八道。”

“不過,至今為止,你確實沒有發現過自己的這項能力。生活安穩的時候是不會了解自己的極限的,因為這種能力只有在身陷危險時才會被發掘出來。”

“所以,你才讓我拿刀?”

僅僅是為了證明這么一個荒唐的理由。

“沒錯。”

“真是豈有此理!差一點點我就死了!”

“是呢。”

我暴跳如雷,將內心的憤怒完全釋放出來,而Ein卻無動于衷。看到她這樣的態度,我更加氣惱了,不過我感到的更多的是一絲困惑。難道她沒有一點感情嗎?

“……你什么都不在乎嗎?不怕死嗎?”

“因為我是以殺人為生的。殺不死對方之時,就是我的喪命之日。”

Ein口氣毫不遲疑,很干脆地說道。以殺人為生……?突然,我想起了剛才在這里的銀發外國人,那個對她下達命令的男人。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殺手。”

回答得很干脆,毫不避諱……看來她是認真的。Ein有多大呢?雖然給人的感覺很像大人,不過怎么看都只是個孩子。這樣一個可以稱得上是花季少女的孩子竟然是殺手?果然還是開玩笑的吧?雖然我很想一笑了之,可是我做不到。拿刀殺我時Ein的樣子,到現在還歷歷在目。那時的恐怖,真的無法忘記。

“……那么,你為什么要測試我呢?”

“想讓你也成為殺手。Zwei。”

“你在胡說什么……為什么我也要做那種事呢!?”

“為了讓你活下去。”

Ein的回答很簡短。好象是極其理所當然似的。

“你是Zwei,第二個我。所以你也必須以殺人為生。”

“請不要用這么奇怪的名字稱呼我!”

我十分著急,無法抑制住心中的波瀾,向她怒吼了起來。

“我有自己的名字的,我叫……”

……說到這,我一下子語塞了。為什么?為什么想不起來了?為什么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來了呢?

“……我的……名字是……”

“沒有了,你不用想了,再想也沒用。你的記憶已經被消除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這么荒謬的事……自己確實什么都不記得了。在這之前我在哪里?從那張硬床上醒來之前的事情,我一件都想不起來……我能說話,也知道自己所看到的東西是什么。可是,這樣的常識我是在哪里、是怎么學到的呢?

“……是你干的嗎?”

剛才Ein說過,我的記憶“被消除了”。這不是意外事故,而是有人故意這么做的。

“不是我。是賽司博士。我的主人,‘Inferno’的一員。是他把你的記憶消除的。”

“賽司博士……是那個銀發的外國人嗎?”

“因為你看見了不該看見的事情。所以本來應該被殺掉的。可是博士發現了你的能力,覺得讓你死掉很可惜。于是就將你的記憶消除,讓你開始了另外一段新的人生————作為暗殺者的人生。”

“為什么……為什么我會碰到這么倒霉的事……”

“……如果你想拒絕也可以。”

Ein的聲音,此時比荒野出來的冷風還要冷。

“當時,按照最初的計劃,是要在這里把你殺掉的。我的任務就是要殺死你。但是現在不同了。從明天開始,我就要在這里,將我的全部技能————一個暗殺者所應掌握的全部技能都傳授給你。然后你就會成為名副其實的Zwei……我的分身。”

“我……我……”

我的眼淚滑落下來,落在干澀的沙子里,滾成了黑色的小珠。我甚至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失去了多少珍貴的東西,剩下的只有恐懼和孤獨。自己的心仿佛被撕開了一個空虛的大洞……好深,好黑,我好害怕,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涌。

“趁著還能哭的時候痛痛快快地哭一場吧。因為今后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這是夢。這肯定只是一場夢……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一場噩夢而已……”

“如果你覺得這樣想可以獲得一點安慰的話,那就當這是一場夢好了。不過,這可會是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哦。”

PVTHON357MAGNUM(蟒蛇)

高精度的槍身,柯爾特的自動手槍中最高級的左輪手槍。具有射擊專用槍的高命中精度,下部較重,缺點是具有普通槍的重粘性,需要很熟練才能使槍的性能得到充分發揮。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