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試看

第二部

web版試看 第二部

066

從松軟的床上緩緩地挺起了身子。一邊梳理著頭發,一邊以朦朧的視野環視著周圍。

啊咧?這里是……

啊,對了……

一邊揉著眼睛一邊走向了窗臺,我唰地用力拉開了窗簾。

在耀眼的朝陽下,小鳥兒在陽臺的扶手上鳴叫著。在對面的那處廣闊茂密的森林取回著色彩的清晨的景色。

一打開窗戶,赤裸著的雙足和有些寒冷的空氣接觸著。使胸膛滿滿的吸了一口氣之后,我變得清醒了起來。

在沢山這里,因為并不像因貝魯斯特的房屋一樣有著許多的女傭們存在著,所以打扮的事全部只能靠自己去做。帶到了這兒來的、只有莉莉安娜小姐和作為護衛的希巴魯茨而已。帶著過分龐大的人數的話,會令喜歡著這邊安靜的生活伯父大人和伯母大人感到為難的。

把頭發梳理整齊之后,只去稍稍的化了下妝。因為我只是去工作而已,所以原本并沒有要去整理儀容的打算。但是被莉莉安娜小姐和母親大人一起斥責著這是不淑女的,實在無法抗拒。

今天也穿裙子就好呀。

穿好衣服打好領帶,然后披上外套。

唔嗯、最近總覺得胸口處變得有點緊了……

雖說已經是到春天的季節了,但是早上和晚上還是有些涼颼颼的。在離開房間之前,我伸手取下了米色的春季外套。

咚咚咚地有節奏的走下了樓梯。 和因貝魯斯特的房子相比起來是個非常狹窄的宅邸。但也因此得福,伯母大人和莉莉安娜小姐給我準備的早餐的香味飄到這里來了。

「早上好!」

「嗯姆,早上好」

對擦肩而過的布萊特伯父大人朝氣蓬勃的打了招呼。這位伯父大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呢。

「早上好!」

「伽娜蒂大人,早上好」

「哎呀,伽娜蒂小姐。早上好呀」

偷偷的看向食堂,依舊是莉莉安娜小姐和瑪利亞伯母大人在準備著早餐。

我也加入幫忙而卷起了袖口。被蒸汽籠罩著的廚房十分溫暖。

「呵呵,伽娜蒂小姐在的時候,總會想著女孩子真好啊。但是我家只有兒子」

瑪利亞伯母大人溫柔優雅地笑著。

確實,國王陛下和西里斯。無論哪邊的兒子著手去幫助母親的事想象不出來。

「我啊,和女兒一起站在廚房里,其實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呢」

作為前王妃殿下來說,是個相當平民的夢想呢。但是,被這樣說了的話我也感到十分高興。

「伯母大人,這個在昨天已經聽過了喲」

「哎呀,是這樣啊」

我們彼此相看著,輕輕地笑了起來。

「伽娜蒂大人。時間已經不夠了,不能繼續這樣慢悠悠下去了」

莉莉安娜小姐往托盤上盛放完餐具了之后,很Cool的將眼鏡推了上去。

的確如此。

我因為工作的關系,必須要去一趟王城才行。

「那么就開始吃早飯吧」

「好的!」

去叫了布萊特伯父后,三人一起坐著吃起早飯。莉莉安娜小姐則在一邊服侍著。

吃完飯后,我向伯父大人和伯母大人問好,接著拿起了大衣出門了。

從涼爽的春風那兒,忽然飄來了花朵的香味和濃濃的嫩葉的香味混雜的味道。季節已入春天了呢。櫻花、多少有些想念起來了。

將手穿過大衣的袖子后,我乘坐上了馬車。

「格蘭德,早上好。接下來拜托您了」

和車夫的老人打了招呼后,悠閑清脆的馬蹄聲響起來后馬車動了起來。

在御者臺上的嬌小的格蘭德老人和高大威猛模樣的希巴魯茨并列而坐的身姿,總覺得讓人感到欣慰。而且希巴魯茨的私服好像很緊的樣子。

我呵呵的笑著將視線從兩人身上挪開、向著車窗外眺望著。 我們和這位前國王陛下,也就是西里斯的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家居住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呢。雖然說是被西里斯強行的邀請過來的,比起在大大的房子里只與雇傭的女傭們住在一起,我覺得,在這和新的家人一起居住也沒有什么不好的。

在森林之中的道路。熱鬧的鳥兒們的鳴叫聲已成喧囂的地步。美麗的陽光透過了茂盛的樹葉,揮灑在馬車的前進之道上。

在那灰色的天空之下,只記得在記憶里的隆冬的戰斗之后。忙著大量的事后處理工作的我,國王陛下的親自的召喚書發到了我的身邊。

其曰:在軍務省的參謀部中準備了一個職位請前來王都任職,這樣的命令。

王的勅命是不可能去拒絕的。

以因貝魯斯特侯爵家的戰后處理為條件告一段落之后,我來到了這里,王都埃克斯?克蕾雅。

對著臉熟了的警備騎士揮了揮手,從幾處警備門中穿過。馬車漸漸的來到了人口集中的市街區。

追趕上了滿員的通勤巡回軌道列車的同時并超了過去,今天我也仰望了王城克蕾雅的偉容。

「早上好」

「伽娜蒂大人,早上好」

與擦肩而過的職員們打了招呼,用一只手拿著從一樓的食堂那得到的咖啡前往著軍務省四樓的我的執務室。

鞋跟踩踏著如鏡子一般的地板發出著響聲,我站到了門的前面。于是稍稍的沉思了一下。思考著要放下右手的咖啡還是放下左手拎著的包。

唔姆姆姆……(???з??)

「早上好,利穆威爾大人。您在做什么呢……?」

從隔壁的房間那出現了我的秘書官亞莉莎,緊鎖著眉頭幫我將門打開了。

「這是部分在今天要裁定的文件。然后收到了一份信件。在上午之前,收到了首都防衛大隊的中隊長據說是遠征歸來的報告。希望占用一點午餐的時間」

我將大衣脫下,在椅子上坐下,一遍打開文件一遍將咖啡喝入口中。

啊啊,新的一天開始了的味道。

「中午是不行的啊,因為和西里斯約定好了」

「……哈啊。了解了。會向對方傳達的。關系一如既往地和睦令人羨慕……」

「什么?」

我抬頭仰望著支支吾吾的說著什么的亞莉莎。

「欸。在午后、參謀部的會議從14時開始、從15時開始……」

流暢的進行著報告的亞莉莎、是位個子高身材苗條的女性。黑色整潔的短發的身姿、能感覺到是一位出色的女性。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其細長而清秀的銳利的眼睛有些恐怖。但是,在一起工作了之后,我了解到她『只是一個認真的孩子而已』這樣的事實。

報告結束了的亞莉莎,直直地挺直著脊背,鞠一躬后離開了房間。

如果我能也有那樣的個子的話,大概就不會被當成小孩子對待了吧……

來到王都之后,每次見到上司的大叔們都會給我許多的糖和點心。被當成孩子一樣對待。最近多少有些感到煩惱。

我將信件打開了。

啊,是因貝魯斯特的父親大人。

距我最近書寫的回信來算似乎有些早送到的下一封信。

內容是因貝魯斯特的街道的樣子、騎士團們再編制要晚一些的話、前幾天關于貝利爾戰役舉辦的追悼儀式的話、以及對我的身體表示擔心的內容。

在信的最后,添了一句『如果覺得辛苦的話隨時都可以回來』的話。

父親大人……(*^-^*)

胸口的深處感到暖暖的。

多少,有點想要回去因貝魯斯特了。

我在出發前往王都的那一天,父親大人的眼睛變得濕潤了。我也忍不住的痛苦的哭了起來。

但是,現在所處的這里還有工作要去完成。

如果以我的力量能夠予以幫助的話,不努力可不行啊。

我再次喝了一口咖啡。那個苦味,使我讓我想起了在眼前的堆積如山的任務。

即使來到了王都,也還是一樣埋沒在文件的山下的工作之中呢。

應征入伍的士兵的戰后補償以及騎士們的敘勛申請。騎士團的消耗品的補充、對作戰行動本身的評價報告等。

沃森將軍、以及司令部人員受到了德拉貢(蛇)型襲擊而被毀滅了。而且參謀部和軍務省本身實際上也有著人手不足的情況。

除了在貝利爾戰役中從軍過這點以外,我想不出其他被王統府招待過去的理由,也能夠理解目前的狀況。

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請進」

進入到房間中的,是穿著騎士服的梅文、格拉斯兩位中隊長。

兩人站到我的書桌前,「Katsu」地合并腳后跟行禮。

我也站起身子回禮。

「警戒遠征辛苦了,格拉斯、梅文」

「不敢當!」

「請休息吧,有什么事嗎?」

格拉斯與梅文交替進行著報告。

在舊拉伯雷領附近殘存的魔獸的討伐、在過去的戰爭結束之后現在暫且還在進行著。

「如伽娜蒂大人所說的那樣,這個地點以及這地點仍有魔獸殘留」

「咆哮者型也出現了,但是魔獸群沒有合作,因此逐個將其擊破了」

「沒有出現損害」

我凝視著四處被標記著的地圖,抬起了頭。

「補充的士兵狀況如何」

有些淡薄的茶色的頭發的格拉斯忽然笑了起來。

「在這次的遠征中好好的訓練了一下。和老兵們的合作也沒有問題」

聽到這里,松了一口兒氣。消耗了的士兵、騎士的戰力補充,是軍務省現在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副隊長的報告已經結束了嗎?」

「是的,已經結束了」

「我明白了。這比我所想的完美。報告書是在后天之前交上,拜托你了」

兩人再次敬禮。

「那個,伽娜蒂大人」

然而并沒有就這樣離開房間的、有些黯淡的金發和胡須的梅文發出了聲音。

「怎么了?」

我茫然若失的微微歪著頭。

「在時間上沒有問題的時候,能前來光臨一下中隊嗎?」

我向著另一邊傾斜著頭。

「老騎士和新參加的士兵們想要和伽娜蒂大人見面的申請就一直沒有中斷過」

格拉斯也忽然笑了起來。

「我這邊的隊伍也是啊。伽娜蒂大人」

然后就搭乘過來了。(指格拉斯接上梅文話)

真沒有辦法呢。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

和他們的隊伍,在貝利爾戰役中有著一同戰斗緣分。已經隔了那么久了見一見面說不定也不錯。

帶著笑容低下了頭的兩人從房間中退了出去。

午間的報時聲響了起來、我拎起籃子和水壺離開了執務室。出到走廊時,向著對面的秘書室那正好露出臉來的亞莉莎揮揮手。

在熱水室準備好了的我,捏著裙子就跑了起來。

和前往著食堂的人們不同、我是向著外面而去。

耀眼的陽光光彩奪目。清爽的風吹拂而過,樹木「zaza」的搖曳著。不知從哪兒飄來了午飯的香味。從那軍務省的建筑物和各省廳之間穿過,我奔跑著把王城繞到背后。

王城的南側,利用了斜面的散步道以及森林所包圍的一處草地上修建了廣場公園。我跑向在這個廣場旁邊的涼亭。

「對不起,我遲到了」

我深呼吸著坐在對面的位置上。正在看書的西里斯抬起了頭,然后忽然笑了起來。

「沒事,我也才剛到不久」

「哦、是伽娜蒂親手做的嗎?」

「是瑪利亞伯母喲。伯母說:已經很久沒見過臉了,希望能夠回去露露臉」

「啊,嘛,那個過幾天后吧」

接西里斯之后,我也拿起了一塊三明治。芥末真的超美味的。

我們一邊對王都防衛大隊的再編整進行洽談,一邊大口大口的吃著三明治。有很多沢山有關的必須要談妥的議題。

我慢慢地取出水壺,倒入滿滿一杯。然后、膽怯的向西里斯遞了過去。

「這個是我做的」

悄悄地凝視著西里斯的嘴。我想味道應該還可以……

「雖然湯的味道有一點變了、不過還是溫的呢。嘛,也挺不錯了」

「因為預先加熱了一下」

味增湯的做法是唯親手傳授的。因為了解這個世界的保溫水壺的性能有限,所以預先在熱水室加熱了。

能夠高興的接受真的太好了。

「然后是,女王核的行蹤……」

我停止啜飲手上的味增湯看著西里斯。

「各領主們已經正式的安排了現有的人員進行巡視了」

「能找得到嗎?」

我的視線望向了地板。

陸……

「在那場戰斗之后,我們已經進行過幾次的調查。如果在正規的通知當中報告上來說發現了,那么也應該是已經找到了吧」

「也是呢……」

「所以說伽娜蒂,向那幾位少年冒険者,有提出非官方的搜索的委托嗎?」

優人……

現在,希茲娜小姐他們的隊伍,正在朝著北邊的方向前進著。當然、是正在探索著被陸奪走的女王型的核心。

如果不控制住那個女王核心的話、就無法拭去魔獸群襲來的不安。

因此,我已經事先留了一手,預先做好了準備。

輕輕的吮吸著味增湯。

和魔獸的戰斗,還沒有結束。

「話說回來伽娜蒂,今天晚上一起吃飯吧」

西里斯一下子將臉靠近并抿嘴笑著。

令人不禁心跳加速。

Mo~喔(語氣詞)

「今晚已經有預定了」

我轉過了臉去。

「什么?」

「我要去會見一個熟人」

西里斯的眉毛壓低了。

「上一次邀請吃飯也是這么說的吧?」

聲音好恐怖。

「上次是和韋恩卿一起的」

「什么,那個老頭子」

西里斯猛的吐出一口氣,站起身子。

「只是說工作的話。雖然說了跟他兒子見個面什么的」

「什么!」

西里斯的臉,突然「Guwa」的變得險惡了起來。

什么啊,反應大的那么夸張的家伙。

我吃完了飯之后,收拾好放進籃子當中。然后,和西里斯約定了在下午的會議上碰頭洽談。議題依然是殘存魔獸的討伐,舊拉伯雷領的治安部隊的增強有關的事。

「那么,差不多該走了」

真想就這樣一直在這里曬曬太陽,但是午休的時間轉眼之間就迎來了結束。

我用雙手拎著籃子,和西里斯一起走著。

「西里斯」

「嗯?怎么了?」

「明天的話怎么樣,吃飯」

西里斯俯視著我「Niya」的笑著。

「啊啊,就這樣吧」

我看到很開心的笑著的西里斯的臉變得害羞了起來,假裝面無表情似得一直盯著前面。

067

在對騎士團的新員加入的訓練計劃粗略的過目了一下,然后再次確定了文件沒有問題的我,在所規定的欄目里「唰唰」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姑且這個文件現在就差不多結束了。

…因為現在還是上午,所以下批還會不停送過來的像山一樣的文件還是很清楚的知道的。(……まだ午前中なので、まだまだ次弾の書類の山が來るのは目に見えてはいるが。)

說起未解決的事項的話,關于選定騎士訓練學校的監督人員該這么辦呢?

雖說這件事已經拜托了參謀部長了……

在預定與客人來訪的時間前還有空閑。要和亞莉莎(アリサ)商量一下嗎。

「咚咚」的完成了審批文件工作的我,將那些文件拿著走向了在被夾在走廊中間的秘書室去。

在輕微的叩了下門后,我微微地將門打開把頭往里面探去。亞莉莎正緊鎖著眉頭好像因為什么事情正喃喃地自言自語。

……好像不方便說話的樣子。

唔,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么

「亞莉莎,伽娜蒂大人過來做客了哦。阿拉,伽娜蒂大人。這么了嗎,在這個門口轉來轉去的」(此處第一句可能作者打錯人名了)

正在我門口磨蹭著要不要進去的時候,從另外一邊「咔響」的傳來了鎧甲的鳴響,是負責這個樓層的警備的女騎士過來了。是一位叫著『貞德』(ジャンヌ)的這個名字的有著淺黑色皮膚的女性。

「不是,這是那個……」

因為不知道要和亞莉莎這么搭話。

明明不是小孩了,因為那種原因的事情不好意思說出口。

我一邊用文件擋住自己的嘴巴,「guoniuguoniu」的說著借口,一邊走到辦公室。

「啊,貞德,有客人?」

「是騎士團的巴特利特(バートレット)大隊長」

「什么!這么能讓大隊長等著呢!這種事情要早點說啊!」(連起來看,感覺作者上文的【亞莉莎,伽娜蒂大人過來做客了哦】想打得是『巴特利特』但打成“伽娜蒂”了,貞德過來匯報隊長過來但發現伽娜蒂在門口轉。)

「啊,亞莉莎。現在伽娜蒂大人她在這里…」

從走廊那邊傳來那樣的聲音。

過了會兒,剛走進辦公室的我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在跟著一臉面無表情的亞莉莎后面過來的,是一位雖然看上去絕對不屬于大塊頭的那種,但卻有著相當堅實骨骼的壯年的騎士。

我們互相與對方打著招呼。

巴特利特大隊長在沒有清理干凈的胡渣子的嘴巴露出微笑。與外表表現的不一樣,是一種讓人感覺舒服的笑容。(好像這句翻錯了來著。“里表のなさそうな気持ちのいい笑顏だ。)

他是貝利爾戰役的時候,在最后的戰斗上所負責本陣直援隊的指揮,在防衛戰線上戰斗到最后的指揮官。正因為他掩護那個率領著王都防衛大隊的我,所以才有機會飛奔著擊潰了尖叫者型群。而從那次戰斗結束后以來現在又再次見到面了。

「呀,伽娜蒂君。在忙碌的時候打擾你真抱歉」

「請問是有什么要事嗎?」

他不是我所等候的人。(為什么翻譯出來有種中二的味道…)

「不如一起來喝茶吧」

「還請下次」

「嗯哼」的巴特利特大隊長露出了惡作劇一樣的笑容。

「真是嚴厲吶。實際上是關于我隊的魔法人偶兵器的補給……」

雖然現在當務之急是禁忌補充站立,但是預算的正處于嚴重的擠兌情況。我臉上也浮現出為難的神情,向其說明情況,巴特利特大隊長「那就請多多關照吧」說著慫了慫肩,從房間離開了。

哈。

因為無法實際的回應部隊的請求,心里總感覺過意不去……

在重新拿起審批的文件的時候,再次從走廊那邊聽到了聲音。

「亞莉莎,有客人」

「下次吧?」

「是菲米里安(フェミリアン)公爵大人」

「南公!」

「啪嗒啪嗒」的在空氣里回響著亞莉莎的腳步聲。

我打消了放棄的念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在一陣敲門聲響起后,菲米里安公爵進入了房間。依然是以往的那種強勢決定的沒有讓人有選擇的空隙的方式。明明是一副看上去讓人沒有怨言的,覺得溫柔的男子的樣子。(最后一句:文句なしの優男っぷりだった。)

我從座位上站起來,向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在經歷過一段例行公事的打招呼的應酬后,露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來的南公大人隨后所開口說出的是讓人意外的話題。

「伽娜蒂君。你,與一個叫『優人』的冒険者是認識的吧」

我點了點頭,為什么會從南公大人的口里出現了優人的名字……

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嗎,那家伙。

「實際上呢,我的女兒艾米莉亞想和優人君見一次面。可是說出『如果再看見不到優人君的臉我就去死』之類的話了。」

雖然對現在正露出相當嚴肅的表情的菲米里安公爵感到抱歉……

但是覺得(優人)變成這么樣都無所謂。

真心的。

「是那個樣子嗎」

我露出了滿臉的笑容,用平靜的聲音回應著。

「不能想辦法和優人君進行聯絡嗎」

優人他們,根據唯給出的強大的銀氣操縱使的情報作為依據,動身出發向北部了。 當然,是為了確認那個傳聞的主人是不是陸或者相關的人。

去尋找著陸的這件事,很遺憾現在這并不是只是我們所尋找的青梅竹馬的抱著私人目的的事情了。

陸的去向,同時也關系到尋找女王型核心這個嚴重的未解決事項。

我一邊微笑著,向南公說明如果能與優人聯絡上的話,會第一時間告訴他,一邊點著頭。

在目送了菲米里安公爵離開后,自己就像崩塌的山一樣坐到椅子上軟了下去。

啊,人突然變得好累。

但是,總覺得有一種令人討厭的預感還在繼續著。

在走廊那邊的對話,就算不想聽,耳朵還是接受到了那些聲音。

「亞莉莎,有客人~」

「今天過來訪問的客人真的好多啊。下次吧」

「是西公大人」

「誒!四公爵里面都來了兩個人了都!為啥!」

「我這么可能會知道這些的嘛」

帶領著西公博特尼亞(ウォーテニア)公爵過來的亞莉莎的臉總覺得發青。然后露出銳利的眼神看著我。

怪我咯……?(正確翻譯:這不是我的錯吧……?)

「公爵大人,早上好」

我低下頭向公爵問好后,西公大人那張圓滾的臉上透露出老爺爺的慈祥和微笑,也向我點頭示意著。

「今天為你特地帶了土產哦」

「非、非常感謝您的好意」

我將放著博特尼亞公爵家的家徽的紙袋接了過去。

西公說的話,基本都是一些聊天的閑聊話。

西公大人就這么閑么……

我在一邊小口的吮吸著亞莉莎拿出來的茶,一邊與西公大人閑聊一些無關緊要的閑話差不多一個小時后,總算西公大人站了起來。

然后,向我遞來了密封著的書信。

「這次老朽(私)會在自己的宅邸里開晚會。請一定要參加」(正式一點的老爺子會自稱的私只想到老朽)

「非、非常謝謝您」

西公大人露著笑容離開了。

公爵大人特地親自過來找我就只是為了給我一個晚會的招待卷、嗎………

因為勞累而將肩膀慫下來的我,還連一點空閑的嘆口氣的時間還沒有過去,就又再次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嘛,最近每天的都是這樣的情況。

總算將工作按照預定的時間完成,在「啪嗒啪嗒」忙碌之間一天也差不多要結束了。

房間的門微微打開,從那個縫隙中亞莉莎探出了同樣疲勞的神情的臉。

「利穆威尓大人。坦尼布魯克(タニープロック)商會的分店長想要與您會面」(沒錯,就是那個58章有提到的商會,但是那個時候沒有命名,現在就自己音譯了)

雖然很累,但是終于等到了所在等待的人了。(吾等封印已久的本體,終于可以解放了。←犯中二,不用在意。話說這里原句里是帶有「本命」這兩個漢字,看了詞典后還是不清楚要這么翻比較好,就用自己的話代替了)

那個所期盼著來訪的客人。

我用手撓著頭發整理了一下,把濁氣吐了出去。然后收起勞累的表情,振作了一下精神。

在絢麗的明亮的燈光所籠罩的大街的角落處進入了一條小巷。馬車在以最大極限的勉強著穿越過與馬車大小的不符合的小巷。(貌似是停在里面了…)

「大小姐」

馬車停在了那樣的后街,御者打開了車門,向我伸出了手。 (感覺御者稱呼更加那啥)

「謝謝」

我接過那只手,下到了用石塊鋪成的道路上。

稍微有點寒冷的夜晚的氣息觸碰著臉頰。

在這寂靜的街道上,除了我們以外的人影并沒有。

御者向眼前的建筑物敲響了門鈴。我用眼睛打量著,看上去感覺只是一個連招牌也什么都沒有的,用石頭造成的牢固的普通房子。門打開了,隨后從那里面出現了一位身穿著西裝,筆挺站立著的男性店員,就像是在戲劇里才會出現的優雅的動作向我彎腰問候著。

「等候您已久了。利穆威尓大人」

在我做出自我介紹之前,店員已經先行報出了我的名字。不愧是成為一流的餐廳的地方,連客人的面孔都已經記住了嗎……

不過我也為我能夠順利進入店的事情松了一口氣。

在軍務部的出門之前,無意間和亞莉莎透露出今天要去的這家店和西里斯一起去吃飯。聽到那個信息后的亞莉莎呆愣了一會,然后瞇起了眼睛,告訴我據說那是一家超高一流級別的餐廳,而且是一個著裝要求起碼是高級禮服的嚴格的場所,所以穿著工作服的我可能不被店家歡迎甚至被拒之門外之類也是有可能的。一想到那個情況,我的臉色就發白。

這、這么辦啦。

禮服什么的在工作的地方也沒有,也根本沒什么回去拿的時間。

在工作結束后,便全力跑到亞莉莎的地方,拉著他的衣服下擺,想盡辦法的挽留下來。然后作為一邊抽泣著,眼淚在眼眶直溜溜的打轉著,一邊兩個人商量出來的結果,就是用在工作崗位上也有著的禮服的辦法來解決掉。(話說這段說的應該是小伽吧。去餐廳什么的,著應該不管亞莉莎他的事情吧,而且也不會到哭……原文第一句:退庁しようとするアリサに駆け寄り、その服の裾を引いて何とか引き止める。そして涙ながらに相談に乗ってもらった結果、職場にも置いてある禮裝で凌ぐという方針で決著したのだった…)

因此現在的我,正穿著由軍務部發放給騎士的正裝:燕尾服和緊身裙的樣子。

因為平時沒有穿過向這個樣子的緊繃的裙子,所以在走路的時候總有一點不協調的感覺。(緊身裙應該就是職業女性穿的那個裙子,不過出現在異界的違和感好重,但是這并不能妨礙我prpr)

「鈴古多維斯(リングドワイス)大人現在還沒有到場。請先在這邊等候」(這名字有毒……)

在心里想著大概是類似于在因貝魯斯特的宅邸里的接待室之類的吧。我跟隨著店員,腳踝處被地方的地毯給淹沒著,在行走的途中我用眼睛向四處打量著,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走到了一個被豪華的日用品所擠滿的房間的門前。

明明只是去一個餐館吃飯的單間,而已……

頭變得有點輕微的眩暈。

我將自己的白色手套摘下,身子接近向那個大型的窗戶。在自己的眼前,散發著燈光的庭院景象朦朧的浮現出來。

將自己的眼睛的焦點移開。

在那個玻璃窗上,映照著我(私)的稍微變紅起來的臉臉頰。(我好像把作者的小說潤色成少女小說了……)

照著模糊的影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劉海

果然,還是認真的畫一下妝的話揮好一點吧……

如果有禮服的話就更好了吶………

雖然去向西里斯借的話會變成很羞恥的情況來著……

突然,就在想著一些事情的時候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哇!」

我(私)被嚇一跳的,急忙將姿勢修正過來。

「已經看到鈴古多維斯大人的身影了」

馬上,在很薄的大衣下面穿著晚會禮服的西里斯過來了。將頭發正好按下去的樣子,大體看上去像是一個紳士了。

「讓你久等了,伽娜蒂」

「不,沒關系的」

我露出緊張的神情回答著。不出所料,西里斯看著我的樣子僵硬住了。

一下子,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臉變熱起來。

但是,西里斯馬上就把肚子彎下笑了出來。

「嗚嗚。這么了嘛,就算不笑也可以的吧」

「嘻嘻嘻,所以說討厭像你這個作風。不過果然也確實像是你的作風啊。居然穿著軍裝過來。嘻嘻嘻,真不愧是你啊」(くくくっ、いやな、お前らしい。實にお前らしい。軍裝で來るか。くくくっ、さすがだよ。好像いやな這個詞翻錯了,但查過來確實是討厭的意思)

噫嗚嗚………(ぐぬぬぬぬ………)

因為沒有考慮到有著裝要求什么的,不能夠說出來。大概又會被當成笨蛋。

我匆忙的坐在了作為上,「哈」的吐出了一口氣。

我坐在西里斯的對面的位子上,但是西里斯那家伙還在一邊笑著。

可惡………

我怒視著西里斯。

「今天,坦尼布魯克商會已經把作為樣品的魔法人偶的資料交給我了。我有關于這個的意見」

西里斯停止了笑聲,看向我。

「所以?」

「我去拜托人對在以前出現并襲擊向我們和優人的魔法人偶的原因進行調查。像是魔法人偶之類的稀有發掘品,在流通交易上不可能沒有一點殘留下來的証據。但假如是洛克希安(ロクシアン)商會,就關系到商業門路什么的話會更加…」(「優人や私たちを襲撃して來たゴーレムの出元の調査をお愿いしました。ゴーレムなんて希少発掘品、流通上で何かの証拠が殘らないはずがありません。もしロクシアン商會が、商用ルートが関わっているなら尚更」)

與突然將神情轉換成嚴肅的表情的西里斯互相對視著視線。

「蛇有蛇的辦法,嗎」(這是一條諺語,可以翻成『自己有自己的辦法』)

「嗯」

「但是,事到如今為什么要去調查那個時候的魔法人偶的事情?」

隨著一陣敲門聲,店里的老板和廚師進來了。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二人的臉開始逐漸逼近著,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唰」的一下將臉移開。

腐爛的王族。(不懂這里。腐っても王族。)

西里斯那邊也中途沒有繼續說話,變得安靜下來。

我一邊用余光看著那邊,一邊與西里斯在這個有外人在的時候用笑容配合著。我對著料理的說明說著「真期待吶」,西里斯則是『嗯嗯,原來如此啊』的微笑著。(それを橫目で見ながら、部外者がいる間は俺も笑顏でシリスに合わせる。料理の說明に「楽しみだな」と言うシリスに「ええ、そうですね」と微笑む。)

前菜被運了過來。在目送著那個服務生的離開的背影,我將頭轉過來看向西里斯的眼睛。

「根據優人和其他和黑騎士接觸過的人們的調查來看,是黑騎士和拉伯雷男爵利用女王型進行產生魔獸,這些說的話應該沒有什么錯誤」

西里斯筆直的回應著我的眼神。

「但是,拉伯雷為什么要這樣利用?根據勞爾少年的說法的話,女王型的產生條件是在固定的區域里的魔獸的個提出達到飽和度。如果是那樣的話,在沒有誰知道的深山里聚集著魔獸就好了吧?」

「比如,可能女王型的產生的觸發條件,是需要大量的生命祭品什么的」

我對著自己這個產生出來的構思感到厭惡。

「在貝利爾鎮上生活著的幾萬的市民。他們的遺體至今沒有被找到。這大概可以証明這一點了」

西里斯將臉轉了過去。

「是一段不太好的對話吶」

「……抱歉」

在那邊,服務員拿著新的料理過來了。

「你看,西里斯。有面包哦」

「啊,謝謝」

我們適當的搗蛋著,調和一下變得壓抑的氣氛。

「所以,黑騎士只是假裝服從拉伯雷,讓魔獸吞噬掉了貝利爾,誕生出了女王型」

在服務生離開了后,西里斯把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隙。

「是。在那邊,出現了另外一個勢力。黑騎士搶先在忙于討伐魔獸群的我們,奪取了女王型核心。根據那種情況,能看出他們能夠有著利用魔獸的意志進行支援的辦法」

總之,是在陸所從屬的地方。

我將注視著西里斯的視線往下移去,集中思考著。

「另外一方面,關于對勞爾君和研究魔獸的權威曼斯坦(マームステン)博士進行誘拐的勢力。也許洛克希安商會跟這些事情有著關聯并知道些什么,能感覺到它和那些一樣同類的氣味」

「原來如此吶」

「如果對陸的尋找無從下手的話,那么就拉出另外一方的線索進行下手,這樣。就算不行也總要去試試」(這后一句腦補的,沒找到(哭)。「陸の探索が手詰まりなら、そのもう一方の糸を手繰るのも手かな、と。駄目でもともとですから」)

我「呼」的笑起來。

西里斯看著這邊也笑著。

「伽娜蒂,你笑起來跟反派一樣哦」

「誒嗚!」

我(私)不由自主的用手按在自己的臉頰。

「嘻嘻,一副奇怪的臉」

「啊,又是在戲弄我嗎」

在敲門后,運送著料理的年長的服務員,看到我們的那樣的樣子后露出了有點吃驚的表情,然后微笑著瞇起了眼睛。

因為正害羞著,所以并沒有注意到那方面的事情。

食物確實很好吃呢。

雖然這段時間一直在吃著美味的食物,但是這種專業的店里面的東西的味道覺得更加特別。

在那之后,我和西里斯已經不談工作上的事情了。

我說著最近與瑪利亞(マリア)伯母大人相處發生的事情,像是伯母大人她將秘傳的如何讓料理調味的技巧仔細的傳授給我的之類的事情。(……)

瑪利亞伯母大人雖然是前王妃,但是原本的出身是小地方領主的女兒。所以會做的一手好料理,自己生出的兩個兒子也是用自己親手做的飯培育出來的。我對著伯母大人與我的環境相似感到高興。

布萊克伯父大人也將鈴古多維斯家的獨自的宮廷禮儀之類的熱心的教給我。

「明明有著高貴的身份,但是卻親手教了我各種各樣的東西,真是一對坦率、溫柔的好父母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