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幕 飲酒歌*

第一卷 終幕 飲酒歌*

*本章標題取自《茶花女》第一幕第三場《Libiam ne' lieti calici》

我的意識漂浮在遠處。

像是被從很高很遠的洞穴,推進了黑暗的洞窟里一樣。

毫無實感的浮游感跟隱隱的頭痛。

我醒來時聞到了消毒藥的味道。白色的墻跟白色的天花板。

然后是,春天的香氣。

是蘋果。

我聽到了唰、唰、唰的規律聲響,是削果皮的聲音。

正對著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孩子,膝上放著一個盤子,而她正用一把小刀靈巧地削著蘋果皮。

連成一長條螺旋的水潤果皮一點點地下降。

我就這么呆呆望著,蘋果的皮已經削到了頭,長長的蘋果皮輕快地落到了盤中。

我朝上看,當視線落到她面龐時,少女微微一笑。

“你好,達布爾澤羅。我是托利普爾澤羅。昨天看到你的意識級別升高了,我就想你是不是快要醒了。”

我像是突然被人偶搭話了一樣,吃了一驚,慌慌張張地看了看四周。

我躺在大約是醫院單人病房的空蕩房間的床上,穿著白色的睡衣。床前洗手臺的鏡子里映出了我的臉。茶色的頭發,略泛灰的棕瞳。

“達布爾澤羅……?”

“是你的名字。你還記得些什么嗎?”

“………………”

我的床咣當咣當晃著,她按了下開關之后床就恢復了平靜。是防止褥瘡的電動床。我好像聽說過長期住院的人用的就是這種床。但是什么時候聽說的————我不知道。記憶十分模糊。從窗外的光線來看,現在大概是快到中午了吧。是晴天。真是難得,我不知為何這么想著。

坐在我床頭椅子上的少女,穿著一條圓領的白色連衣裙,是位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古典美少女。我想要拿起蘋果,但中途就失去了平衡。她伸手扶住了差點在前傾倒在床上的我。

我們的指尖碰到了一起。

僅是如此,我心中便升起了不可思議的感慨。

我們四目相對了好一會兒,她突然微笑了起來。

“看來你的意識很清醒呢。”

“……這是哪兒?醫院嗎?”

“我們在悉尼市內的醫院。”

“悉尼?”

“在大洋洲合眾國。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

就算試圖回想自己是從哪里來的,也什么都想不起來。

從病房看到的外面的風景像是熱帶島嶼。陽光照在蔚藍的海面上,白色的鳥群貼著水面滑翔,它們的翅膀反射著陽光,十分耀眼,我不由得抬起手臂擋在臉前。

自己的胳膊好沉。

怎么回事,重得好像被粘在了床上。

我慌忙翻動雙手,并確認自己的腿還能動,少女勸住了我。

“達布爾澤羅,請冷靜下來聽我說。你睡了很久很久,不能一下子進行劇烈運動。”

“很久是多久?”

“一年多點。正確來說是一年三個月又二十天左右。”

這可不是能說是“一不小心睡過頭了”的時間。

“用來輸營養液的管子之類的都已經撤掉了,通過納米機械治療過的器官也已經被確認能正常運作了。蘋果一類的,你應該可以吃的。”

好像猜到了我會愣住一樣,女孩子淡淡地說著。她看上去應該跟我差不多大吧。她那黑水晶般的眸子靜靜地看著我,那感覺很像是我過去十分珍惜的東西,可我卻想不起來。記憶一片模糊,就像焦距沒對準的照片一樣,連拍的是什么都看不出來。

“……你是這醫院的人嗎?”

“我也是住院的患者。我跟你在同時期入院,比你醒得要早一點。因為有事想要告訴你,所以在這里呆了差不多一整天,等著你醒來。”

“你說的有想告訴我的事,是什么?”

“你還記得Jabberwock時間逆行公司嗎?在歐盟的巴黎。”

“時間逆行…………啊,我還記得。我是那兒的職工。”

“公司倒閉了。”

這一句話之后,便是刺耳的沉默。

安靜得仿佛能聽見從窗簾對面照進來的午間陽光。

“……騙人的吧。”

“是真的。”

“沒唬我吧?”

“沒唬你。”

“……長著這么張臉也會說‘唬’啊。”

名叫托利普爾澤羅的少女,露出了好像要說自己被侮辱了似的表情。我一說對不起,她便搖頭說沒關系。她的性格比我想得要直率。“比我想得”?就是說我那個很像她的老熟人,性格要更頑固嘍?

不知道。想不起來。一無所知。

“……我跟你,是……初次見面嗎?”

“不知道。畢竟我的記憶一片模糊。”

“這還真是個討厭的巧合,我也記不清了。倒閉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呢?明明我記得好像干到一半,好像有什么事我才干到一半就……”

“公司的機器全被扣住了,呆在回復室的我們被送到了聯合國資助的慈善醫院。詳情請看一年前的報紙。”

托利普爾澤羅給了我一張單面的報紙。如果這是一年前的報紙,那今天就該是2100年。報紙的日期是5月22日。5月22日這串文字,仿佛穿過了我 的眼球,直接插進了我的腦髓般刺激著我。頭好痛,額頭內側像是燃燒起來了一樣。沒拿好掉到地上的報紙被托利普爾澤羅撿了起來。

“沒事嗎?要我叫醫生嗎?”

“……好像沒事了。已經好了……”

我重新看向了報紙。

“‘巴黎兩大珠寶商展示機密文件’、‘經濟上的定時炸彈’……‘兩百五十年前的賬單在現代復蘇’……?什么啊這是。”

“是19世紀開具的某種機密文件被公開的新聞。好像是按當時的人的意思,要求在2099年3月之后公開。”

“19世紀真有人會做這么有病的事嗎?該不會是逆行者干的吧。”

“說不好。這可是違背了‘過去與未來,都只存在于現在’的法則。活在現在的時間軸的人,就算在過去的世界做了些什么,也不可能會干涉到未來。”

“這點,你親自試過嗎?”

“咦?”

“啊,不……怎么回事……說了奇怪的話,不好意思。”

“沒事。”

報紙上刊載著坐在調查局車上的、年齡不詳的老板————上面是這么寫的;我不記得見過這個人;真奇怪,明明我應該是公司員工來著————的背影,以及名叫 “冬之蕾”的珠寶設計圖,這二者的照片。像是被奶油蓋住的蛋糕胚一樣的臺子上齊刷刷地插滿了鉆石,點睛的銀制山茶花綴在金制的臺座上。

由專業的手藝人精心打造,從1843年到1846年制作而成。

“嗯?從1843年開始……?”

“有些時候,也可以把它看做是最古老的皇家復活節彩蛋,上面是這么寫的。”

“那不是1900年左右,俄國的王朝為了送給國戚專門讓工房做的嗎?為啥會在半個世紀前在巴黎先造了出來?”

“真虧你知道這種事呢。”

“……雖然不知為啥就記得……為什么呢,明明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

“我聽說你的名字叫達布爾澤羅。”

“沒大有感覺呢。你呢?托利普爾澤羅。”

“…………很遺憾跟你一樣。我也是在幾乎沒有任何記憶的狀態下醒來的。”

制作彩蛋的費用跟裝飾用的四十八顆鉆石都是由匿名的有錢人提供的,但對方提出了奇怪的條件。

將彩蛋的設計圖跟某份機密文件保持在最佳狀態直到指定的年代為止,以及由此產生的費用和制作彩蛋不足的費用全都向Jabberwock公司請款這兩條————

“不可能的。250年前不可能有Jabberwock公司。這肯定是逆行者干的。”

“輿論也是如此推測的。雖然內容并未公開于眾,但正是因為舉報文件,我們受到公司非人道的壓榨才大白于天下。經濟上的要求雖然因為不夠正當所以可以拒絕,但因為公司的社會信用一落千丈,結果還是倒閉了。相關人員被逮捕了,時間逆行機器也被大公司收走了。”

“我猜中了吧。這就是內部告密吧。”

“國際警察正在全力搜索公司的時間引導員,但畢竟已經過了追責時效,很難給出刑事責罰。聯合國也開始準備制定新的法律之類的。”

“臨陣磨槍呢這是。是說我沒有失業撫恤金嗎?”

“沒有。再進一步說,我甚至沒有工作的記憶。”

“真氣人。雖然我也是。是跟‘非人道的壓榨’有關嗎?”

“有這種可能。”

抱怨也沒用,托利普爾澤羅念到。若有似無的責備之音,讓我感到了同類的氣息。

“‘經濟上的定時炸彈’還真是個有意思的說法。跟《基督山伯爵》似的。這報紙有沒有小說連載啥的?”

“《基督山伯爵》?”

“以前的小說啦。被朋友陷害的男人,在牢里關了好幾年之后復仇的故事……為什么問這個?”

“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呢。是說,我想你也知道了,我們失業了。”

“小偷失業了啊。我們在什么時代,都偷了些什么呢。你記得嗎?”

“不記得。公司在破產前就把機密文件處理掉了,但聽說主要的坐標是巴黎跟圣彼得堡,我們說不定去過當中某處吧。”

“我只記得頭很疼,還有夜晚的河流。再就是……”

當我試圖回想的時候,原本像棉花糖一樣的頭開始陣陣作痛。探尋過去就好像是把輕飄飄的棉花一點點加上重量的工作。但遠眺可見的影子卻令人生畏。那影子太過巨大,感覺若是全部接下,頭便會爆掉一樣。真奇怪。

為什么取回本就正常該有的東西,會這么可怕?

我不說狠話了,但你還是不要去看的好,空蕩蕩的腦子如此主張著。僅憑現在還記得部分,我也知道有些記憶還是不要回想起來比較好————我只想起了自己在河邊撿金屬片還有被公司撿到的記憶。這還真不是什么讓人開心的記憶。

還有更讓人難受的記憶在沉睡嗎。

馬蜂窩是不是先別去捅比較好。

“怎么了?”

有著“托利普爾澤羅”這么一個陌生名字的少女輕輕歪了歪頭。突然————

啪————地。

像是一塊石頭落到了池底一樣,我腦中想起了一段記憶。

是非常愜意的記憶。

“……我想起來了。”

“什么?”

“在鐘意的餐館,吃好吃的東西……在喜歡的飯店,去了好幾次……”

對面的位子上,好像坐著誰。

但那人的面容,卻像是藏在了濃濃霧中,完全看不清。

“……飯菜……很好吃,簡直好吃哭了……”

一臉慵懶的女子的身形,一瞬仿佛是跟別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不是白色的睡衣,而是白色禮裙————頭發也要更長————

托利普爾澤羅?

不對。她不叫這個名字。

“你的名字,真的是,那個……‘三個零(Triple zero)’?”

“醫生是這么告訴我的。你是‘兩個零(Double zero)’。記錄上確實如此。剛剛也說了,失憶是因為受到了非人道的待遇,說不定名字也是其中的一環。”

“非人道待遇是怎么個待遇啊?”

“因為我們還未成年,所以還不能告訴我們詳情。”

“明明是我們自己的事。不過,如果真叫過這個名字,那也比醫院隨便取個名字好吧。”

“真是積極的思考呢。”

三個零的女子笑了。她怕是能把我跟我的記憶聯系在一起的,唯一的存在。

為什么呢。

“我聽到你的聲音,就會覺得很安心啊。”

聽我這么說,托利普爾澤羅露出了吃驚的表情。這突然閃現的稚嫩表情,讓我覺得無比懷念。

“我也不知為何,聽到你的聲音就能安下心來。”

“……大概,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畢竟記憶模糊。”

“這點我們彼此彼此啦。”

“被從公司的回復室搬到這邊的設施時,我們倆都處于昏迷狀態。我好像患有某種疾病,但現在已經治好了。”

喉嚨深處開始冒泡。吐血的觸感。粘稠溫熱的液體。

幾十次的葬禮和埋葬。

我覺得惡心所以捂住了嘴,而托利普爾澤羅扶住了我。

“怎么了?沒事吧?”

“……你的,病,治好了嗎……太好了。”

“謝謝。”

“治好了啊……好了啊……好了啊……”

“為什么要哭呢?”

“不,我也不清楚。完全不清楚……”

“你情緒不太安定呢。要吃藥嗎?”

請,托利普爾澤羅遞給我的是錫箔包裹著的膠囊藥劑。膠囊大得非同尋常,差不多有我大拇指頭肚那么大。

還沒等我提問,托利普爾澤羅就已經開始平淡地解釋起來。

“主治的醫生給你開的藥,我只負責保管。我跟你一樣陷入混亂的時候,吃的也是這個藥,好像是能夠有效解除某些條件反射。還說就當是安定劑一樣的東西就好。”

“感覺挺可怕的啊。條件反射?”

“雖然沒詳細說明,但好像跟‘非人道’的事情有關。”

“哎……”

總之,我把膠囊從錫箔紙中取出,先是嘭地一聲拔了開來。膠囊里面是藥粉。我用指尖唰啦唰啦地捻了捻,也只是的普通的粉末。不知為啥,我忍不住想著 要是里面混有信號機就糟了,這是因為我以前的工作會反射性地這么想嗎。如果是干偷盜這行的,搞不好這種程度的思考也是理所當然的。

“放回到膠囊里吞掉比較好。非常苦。”

“……你是什么時候吃的藥?”

“我嗎?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就哭了起來。”

“唔————嗯……”

我們像是在玩大眼瞪小眼一樣,互相看著彼此,因為期待著只要看著對方就能想起正確的答案,但可惜萬事并不會這么順。托利普爾澤羅有點無奈地笑了。

“不行呢。”

“去問問醫生吧。工作的記錄說不定還能留著一部分。”

“我也聲張了自己的權利要求他說明,但卻被同情地說了‘你還真不像個孩子’。”

“這點我贊成。你感覺像是個熟練的職業女性。其他呢?在這兒住院的還有其他的前小偷嗎?”

“被稱為編號者的Jabberwock前員工好像只有我們。”

“其他人去了別的醫院嗎?”

“不。”

真的是只有我們兩個,這句回答,聽上去格外響。

只有兩個人?

不可能的。

還有更多的同伴,在擺放著桌椅的教室里————

頭好痛。

實在忍不住的我把藥吃了。我的腸胃好像很健康,所以我跟托利普爾澤羅一起吃了她削的蘋果。好吃。托利普爾澤羅跟我說最好先睡一覺,但我還是選擇了起來活動。就這么睡下去的話,屁股會被防褥瘡的電動床弄的很難受。

我踏著不安定的腳步,搖搖晃晃地走著,托利普爾澤羅則細心地幫我引路。明明只比我早醒了兩天,就這么可靠。感覺過去也有過這種事。

醫院的日光房里放著搖搖椅。白發的老爺爺老奶奶在曬著太陽,看著電視。寫著“緊急出口”的門旁,有個跟小孩子差不多高的箱子,上面的紙箱里盛著圣誕節用的裝飾。

“……這是養老院嗎?好像沒有小孩子。”

“看樣子我們大概是被送進了最便宜的設施。”

房間里只比我們年長的護士,一看到我們就哎呀哎呀地跑了過來,白色的護士鞋發出了明亮的聲響。

“你們兩個,已經能起來了嗎?”

雖然是帶口音的英語,但都能聽懂。看來至少我腦子里語言相關的部分并沒有爛掉。托利普爾澤羅介紹說這是負責我們的護士。雖然沒見過,但這種說話方式好像跟我以前認識的人很像。真是奇妙的感覺。明明什么都不記得,但什么都似曾相識。

“真不容易啊。這里因為是聯合國底端的設備所以很窮,但在身體恢復完之前好好休息吧。”

“謝謝您。請問有工作可做嗎?”

“你們才十八歲啊!這可不是歐洲,工作什么的以后再想,尤其是男生,你現在連自己一個人吃飯都做不到,要先靜養。”

“那,為了提神先來杯熱潘趣酒*。紅葡萄酒里面多加點香料。”

“別開玩笑了!先從麥片粥開始!”

*潘趣酒:Punch,一種混合飲料,通常含有果汁,有時含酒。

憤憤離開的那個背影果然有點像某個人。是碰巧長得很像呢,還是以前我真的認識這位護士呢。感覺后者的可能性比較低。

“像這樣記憶有一搭沒一搭的還真難受。”

“以后說不定還會想起些什么。請坐下。”

我正納悶她想干啥,托利普爾澤羅從屋角拖過來一個大箱子,帶輪子那種。

好像是某種樂器。

看她氣喘吁吁的樣子,估計她的身體狀態跟我也差不了多少。我跑過去幫她,她一下子慌了。

“你吃得消嗎?”

“你才是,別逞強了。”

拆掉紙箱,盡可能避免塵埃四散地取下罩子,眼前出現的是一架立式鋼琴。涂漆閃著潤澤的黑光。托利普爾澤羅取來椅子,示意讓我坐到鋼琴前。

“……你喜歡音樂嗎?”

“我的名字是托利普爾澤羅,擅長的是歌唱。你的名字是達布爾澤羅,擅長的是鋼琴。我得到的情報就僅限于此。要是聽聽鋼琴演奏,說不定能想起些什么呢。”

擅長鋼琴————原來如此。我腦中的一部分棉花糖,嘭地一聲結成了塊。

“你一說,感覺確實是這么回事。說不定我上學的時候經常彈鋼琴。”

“學校的事情我也多少記得一點。”

“我只能想起歷史課跟音樂課……啊,手指僵得不行。希望還能彈得了琴。”

剛剛的護士拖著沉重又緩慢的步子走了過來。我不知為何就是很不會應付她。感覺我得給她一百法郎才行。一百法郎?法郎是貨幣單位吧?不是新歐元也不是澳元?

“不好意思,要是打擾到各位的話我就不彈了。”

“隨便啦。只要別煩到養老院的人就行。是說,兩位小可愛,有你們國家的報紙哦。喏,今天的報紙也還是有奇怪的電報。”

“電報?電報是什么?”

“是說通信欄啦。”

喏你們瞧,護士把今天的報紙給我們看。一整版的報道都是關于北國的政治家的瀆職,拿賄賂去弄珠寶什么的,凈是些遠在云端的事兒。

托利普爾澤羅接過再生紙堆并道謝,認真地從頭開始一處不落地讀了起來。

“看完了放回到架子上就行了啊。畢竟跟你們公司那事兒也有關系啦。‘公開的機密文件’里面好像有條命令是在所有國家的主要報紙上持續刊登這條電報,也不知道要多少年。這怎么想怎么是時間犯罪吧。”

看上去愛八卦又愛照顧人的護士呀哈哈地笑著離開了。機密文件啊。我才不管呢。總之彈鋼琴就是了吧。

我試著把食指放在鍵盤上。“啦”的音。我還都記得。而且還能聽出這琴沒怎么好好調律。果然過去的我還是有點鋼琴水平的。

我彈起了啦嗦發咪來哆西啦。

我喜歡鋼琴的聲音。

但什么也想不起來。

看來也沒好運到單靠個樂器就能想起啥來。

“引以為榮。”

“哎?”

“啊……?剛剛是我說的?”

引以為榮?以什么為榮?

我的手指仍然沒離開琴鍵。為什么呢,感覺不能把手拿開。我很在意,卻完全不知是為什么。感覺跟成鬼了似的。

“真虧他們能堅持發電報。我們公司已經倒閉了,‘跨越時空的請款’是拿不到的吧?”

“據說是創始人的遺言要求的。這也是老店的堅持吧。”

我讓手指隨性地在鍵盤上滑過。現在我一點也不餓,大概是因為空蕩蕩的頭在呼喊的記憶上的饑渴更強吧。據說我擅長鋼琴。哆啦咪發嗦啦西哆,一個八度 接一個八度地這么彈下去。我這么練習著手指,日光室里有幾個人朝我看過來。我用視線示意他們如果嫌吵我就停下,結果對方露出了慈祥的表情。是把我當孫兒還 是啥了嗎。

托利普爾澤羅手持報紙站得筆直。

“要點首曲子嗎?雖然不知道我會不會彈。”

“……Z……編……耶穌基督哦!”

“嗯,什么?”

“……通信欄。”

托利普爾澤羅把對折的報紙放著了譜臺上。下面四分之一是通信欄。

我看向她細細的手指指的地方。

“《女王蜂Z的主題曲·浪漫派編曲》”

我腦中的棉花糖像爆米花一樣地炸開了。

頭暈目眩。像是腦子里被塞滿了沉甸甸的瀝青塊。想要葡萄酒。我不說要什么勃艮第*了,給我酒————托爾托尼的肉真的很好吃————那房里的鋼琴是被誰拍走了來著。我用它為她彈過一次葬禮進行曲————那是第幾次來著。

我用十指敲擊著鍵盤。

先是如同波浪般的琶音。雖然僵硬的手指不聽指揮,動不動就會彈出不協調音,但旋律我記得一清二楚。畢竟這是我自己彈過、從對面公寓聽到過、除此之外也聽過幾十遍的曲子。

我看著她的臉,微微一笑。

“那,就當打氣,我彈嘍。”

“我來唱。”

“唬我嗎?”

“不唬你。”

“這可是動畫歌啊。”

“你難道忘了自己唱歌跑調跑上天嗎?”

從“噠噠噠,噠噠噠噠~”的擬音開始唱起,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外表還是個孩子真是太好了,可以毫不在意日光室里的視線都落在了自己身上。雖說是重編 曲版,但也不過是三分鐘就結束的曲子。雙手拉開八度,我一個勁兒地敲著鍵盤,指尖在琴鍵間跳躍,和音中帶著余韻,音階間華彩飛揚,更不忘踩踏板。從我指尖 生出的,是閃耀的音符洪水。

雖然聲音嘶啞,歌不成調,我也一直在唱。

這是勝利的雄叫。

一直唱到了末尾的“很強的喲,我們的女王蜂Z”,最后我的右手在鍵盤上來了兩個來回,我們倆都氣喘吁吁的。

身體好重。但眼前的霧都散盡了。

“……歡迎回來,安奴瑪麗。”

“你才是。歡迎回來,盧卡。”

向著彼此擁抱,默默流淚的我們,護士從大老遠拿著藥跑了過來。

*法國著名葡萄酒產地

肖邦度過晚年的旺多姆廣場,差不多位于Jabberwock公司租借的美術館遺跡跟我們這次散步的目的地的正中間。雖然店家變了幾所,但這里仍跟 二百五十年前一樣,林立于此的都是高級珠寶店。過去在此開店乃是世界最高的榮耀,那個時代的痕跡仍殘存于此,現在門旁則是大量的持槍警衛。

這是跟現在的我們無緣的地方了。

仰望著扮成羅馬皇帝在圓柱上擺著姿勢的拿破侖,我們繼續向東南走著。

在茶花女于巴黎逝去之后不久,堪稱十九世紀建筑代表的巴黎歌劇院在半世紀前,跟埃菲爾鐵塔一起被炸成了廢墟。從毫無懷古之意、只知一個勁兒拍照的游客們身邊經過,我們繼續前行。

背對遺跡,穿過圣奧諾雷路(rue Saint-Honoré)跟里沃利街(Rue de Rivoli)。

到了賽維涅路。

“真是,搞不懂這兒是變了還是沒變。”

“跟戰前相比的話,搞不好現在更接近那時的模樣呢,都沒有高大的建筑物。雖然很可惜古老的建筑也消失了。”

她————安奴瑪麗像是在為無法同舊友相見而遺憾地說道。我們都帶著墨鏡。

本部在澳大利亞南部阿德萊德的聯合國機構,其下屬的兒童保護部門一直庇護我們到了十八歲。終于能夠獨立成家之時,在拿到許可的當天,我們兩個一起逃亡了。

從世界上放射污染最少的土地逃到世界邊角的歐盟的人,并不像我想得那么少。在義工活動的空閑間攢下的零錢,買下兩人的偽造身份證明還能余個零頭。大概跟澳元是世界最強貨幣也有關。

“就那么接受聯合國照顧,不也挺好的?”

“換你會怎么做?”

“會逃走呢。”

“對吧。”

醫生想要我們忘掉曾無數次進行時間逆行與循環的記憶,但既然想起來了就沒辦法了。

我跟安奴瑪麗·佛絲,身為特殊的時間逆行體驗者,被當成腦科學研究方面的貴重樣本而被監視著。沒有經濟方面的憂慮,附帶項圈的自由安居。真讓人感激涕零,請容我們拒絕。

在偷渡的貨機中,安奴瑪麗說我們也可以分開各自生活,但我就當沒聽見。

還剩下最后的收尾工作。

二十二世紀的賽維涅路是藥販子的領地。曾經的貴族宅邸的遺跡,成為了幾個生意不錯的大人的領地,撿垃圾的小孩子壓根進不去。這兒可不是沒打點好關系的人來了能平安回去的地方。但這里也有些人,只要塞錢便能給點方便。

“沒搞錯吧?”

“我可是交涉的天才哦?哪怕三十分鐘后手榴彈爆炸也沒人管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自大狂。給我。”

安奴瑪麗搶過我帶來的鏟子,張望著腳下的石板。

我指向自己腳下,她輕輕點了點頭,把鏟子舉過頭頂,然后像錘子一樣揮落,發出了刺穿耳膜的聲音。老舊的石頭裂了條縫。安奴瑪麗這次小心翼翼地把鏟子插進石縫當中。便于活動的褲裝跟她也很相稱,真是個干活爽快的破壞者。

“你還真變健康了啊。”

“你倒還是那么愛擔心。”

跟改頭換面的昂坦街正相反,賽維涅路還是老樣子,只是居民從高級住宅街的主人變成了非法侵占的窮人跟麻藥販子而已,連石板都沒變樣。

在十九世紀后期,被稱為花之都的這座城市進行了大規模的城區改造。但當時已經鋪上了石板的此地,也有不少保留了原本樣貌的部分。1843年的石板地下深處,泥土正在沉睡著,勉強錯開了過去的地鐵路線。

唯有這里的石板最舊,這點事兒凡是在這附近撿過垃圾的人都知道,且不說他們是不是有機會關心過這點。

掀開一塊顏色有點不一樣的舊石板的時候,我有種奇怪的感覺。我做過相同的事————這樣的既視感。頭暈。頭痛跟想吐的打包組合。這我早就習慣了。

咔嚓,鏟子鏟到了個硬東西。是個盒子。是用盡了那個時代能做到的防腐手段的鐵盒。

“沒事吧?雖然感覺不到被監視的氣息,但我也不想被住民懷疑。”

“所以不要太慌張比較好。哎呦嘿!”

脫掉手套撥開泥土,我取下了貼在石板上的盒子。外箱已經破破爛爛的了。哎呀呀,明明賣家的宣傳語是“被炮彈直擊也不會壞掉!超級堅硬!”。

無所謂了,堅持了二百五十年已經很不錯了。

“……真的是這個?”

“埋下去的本人說是,那就肯定是。”

我把破破爛爛的鐵盒小心翼翼地放到背包里背了起來,然后像是把拼圖拼回原位一樣補回石板,悠然地回到了來時的路上。

我們在巴黎的新家離蒙馬特墓地蠻近,算是相對和平的地區。僅僅是離開了河邊,治安一下子就不一樣了。俯視著像是個主題公園的墓地,老舊的公寓三層既有發電機又有自來水,自然也不會過問住戶的身份,最重要的是有鋼琴。

回到巴黎的我們一落腳,就徑直去了墓地。

瑪麗·杜普萊西的墓是確實存在的。

但是座上的肖像畫的容顏,跟我在第三會議室所看到的畫面,微妙地有點不同。

在茶花女于此長眠的墓碑前,我們供上了玫瑰花束,跪下片刻,獻上了感謝的祈禱。以后我們也會不時前來的吧。

自未來無法介入過去。

雖然很對不起發現這條法則的賓帕涅爾,但我只能跟他說這法則不過是“無須擔心的咒文”。在原本只能等死的女主人失蹤之后,成為新的茶花女的羅絲過的究竟是怎樣的生活呢。

介入過去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帶回去一兩樣紀念品。

當時我是這么相信的,但怎么沒想過帶回去紀念品這件事會改變歷史呢?

在加濕器跟煤油暖爐調整好濕度跟溫度的房間正中,我跟安奴瑪麗放下了鐵盒。為了“出土品”不會因為劇烈的外部變化而毀壞,我們出發前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我小心謹慎地用鑷子打開了五層脆如紙張的盒子,最后打開被布包裹的球狀物體是,長吁了一口氣。

繡有“M·D”字樣的手絹幾乎變成了一片漆黑,唯有碰到“那個”的部分,還留著一絲色彩。

我瞇長了眼睛看著布中出現的光輝。

“皇家復活彩蛋,冬之蕾————的正品。”

“‘除了鉆石’的。”

“除了鉆石呢。”

1843年,經歷過數十次循環的我從安奴瑪麗手上接過了彩蛋,立刻前往旺多姆廣場。環繞著拿破侖的圓柱,聚集了世界頂尖寶石加工技術的店家的大廣場。

當然,彼時已是關店時間早就過去的深夜,但我看中的店家樓上的住家仍有人在。這就是過去的商店的好處。畢竟這可是今日仍保持跟當時一樣格局,即使在半成廢墟的巴黎仍存活下來的優等生。

店主老不樂意但又十分禮貌地招待了身著從安奴瑪麗那兒借來的超高級服裝、戴著舞會假面的我。然后,在店內深處的房間里,看著堪稱秘寶的天下絕品的寶石蛋,瞪大了眼睛。

我告訴他,希望做一個跟此物完全相同的復制品。

戴著白面具的我如此委托,店主則沉穩地、不失禮節地詢問此物來自何處、而你又是何人。這種時候上課學到的欺詐跟吹牛就有了用武之地。

我是來自于北方某皇族的使者。此乃贈與某位貴人的禮物,但因某不可抗力之由,另需一相同物件。因此事關乎某高貴婦人之名,二者須要分毫不差,鉆石可悉數移至新品。若不能在期限之內完工,想來巴黎也無顏自稱技居世界之首了————

帶著俄國腔大致這么一說,拿金幣跟鈔票砸臉似的煽動店主,最終好不容易領先了半個世紀。

雖然皇家復活節彩蛋是享譽世界的俄國秘寶,但當中并沒有用到電子機械或是化學纖維。

1906年的技術能做得到的事情,1943年也不見得做不到。

回到安奴瑪麗手中的彩蛋,看上去像是真的蛋一樣可愛。她做的蛋包飯味道有點淡,但很好吃。

“瞧,很成功吧。”

“……我沒想到真的能保存下來。”

“說實話,我到你能回來這點都很有自信的。畢竟失去你也是公司的損失,也能估計到你的鏡子還留著。”

“但沒想到有必要去做真的彩蛋的復制品。”

“重要的不是做復制品,而是不把真貨交出去。公司不是會把偷來的東西捐給美術館的高潔機構就更是如此了。”

“雖然我們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這就是小偷的倔強啦。”

四十多顆帶有名叫“記號”的信號機的鉆石,全都移植到了假的彩蛋上,假彩蛋也成功穿過了愛麗絲之鏡,幫我尋回了那雙溫暖的手。

在被公司禁止的“紙”上,我像是在米粒上一字字抄寫經文的佛教徒一樣,把我們至今為止偷盜的經歷、經過的循環、循環的副作用、迷失的同伴,種種事 情一一列舉,然后把這美麗的定時炸彈交付給了寶石商。如果是暗示還在發揮作用的員工的話,肯定會因為頭痛跟嘔吐而做不到這種事,但我可沒白白過了這么多 年。

店主笑著說您這隱情還真多,但仍未泄露顧客的情報。果然,長年繁榮的老店,是絕不會輕視顧客的信任的。

裝飾著新鉆石的真正的皇家復活節彩蛋,跟進行了防腐敗加工的盒子一起,留在了支付完費用的我的手邊。

之后我把這盒子埋在熟悉的地點,然后又把它挖了出來。

在差不多兩百五十年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