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章 佛教徒也想談戀愛!?

第一卷 第5章 佛教徒也想談戀愛!?

高原大和現在看到入迷。

理科教室這個感覺非常無機的空間,因為撫子一個人而顯得生機勃勃。她就像盛開的百合一樣,是一名非常鮮活的少女。黑發的光澤和白皙的肌膚互相對比,顯得更加美麗。

「大般若祈禱會,就是由寶鳳寺的和尚們朗頌大般若經的活動。在寶鳳寺的網頁上,以『祈禱五殼豐收、國泰民安,以及眾人幸福的大型法會』來介紹這個活動。」

液晶畫面上顯示出一張照片,里面有許多和尚聚集在寶鳳寺本殿中,手上拿著像折扇一樣巨大的扇子斜斜張開。

「我在簡訊里看過了。只不過灌佛會才剛結束,馬上又有活動喔?」

大和開口問道,語氣顯得有些厭煩。

「因為是觀光寺廟,而且還是總本山,自然和喪家寺不同,會有很多活動了。」

亞由子開口回答大和的問題。

「喪家寺?」

大和壓低聲音詢問亞由子。

「就是像我們家一樣里面有墓地的寺廟啦。喪家會付錢給廟方,使用寺廟的服務。因為除了喪家以外的人不能利用,有點像是會員制健身房吧。」

「寶鳳寺里沒有墓地呢。」

「對啊,像這種的叫信徒寺,是專門供參拜客利用的寺廟,所以活動也比較多。」

雖然亞由子的解說很好懂,但因為佛教要素實在太重,還是讓大和覺得快被佛教吞沒而感到有些喪氣。

其他人似乎也有這種感覺,臉上都浮現出看起來很憂郁的表情。就連喜歡花道的亞莉莎也皺起眉頭,看起來并不是很高興。

「大般若祈禱會是什么時候?」

「上面有寫是兩星期后的星期日。」

亞由子開口回答。

「花就是這些,在灌佛會上也有看到吧?」

撫子一邊說一邊操控智慧型手機,把放在須彌壇旁的花瓶放大。

現場傳出幾乎不成聲的嘆息。

連外行人都能看出來這作品有多優秀。

巨大的花瓶中插了許多不同的花。有菊花、百合以及滿天星,和花道課上那種只有天人地三位的插花作品不同,左右完全對稱,和須彌壇神圣的氣氛非常相配,是很莊嚴的作品。

「還有這個以及這個。」

撫子接二連三用手機顯示出插花的照片。

「這些作品水準好像都很高?」

大和說話時有點惶恐,因為這些插花看起來的確是非常隆重。

「很漂亮呢,連我家的葬儀會場都很少有這么高水準的插花。這應該很貴吧,連我都看得出來作者的水準很高。」

亞莉莎也跟著附和。

「我連水準高不高都看不出來。」

「我也一樣。」

鈴木和亞蘭則是搞不太懂的樣子。

「像這種大作,我們插不出來吧?大家都只是初學者,而且只練習過兩次耶。」

亞由子提出問題。

「如果離大般若祈禱會還有兩星期的話,那包含花道課在內,也只剩下四次練習時間。」

擅長數學的鈴木在旁補充。

「這些是專家的作品,好像是拜托花店插的吧。但是青木老師說,原本這都是由我們學校的花道社負責。」

「也就是說,只要有活動,我們就要插花?在活動當天一定得來寺廟不可?」

亞莉莎口氣聽起來十分不滿。

「照青木老師的說法,某某會之類的活動,應該都是要由我們來插花。大般若祈禱會我想當天早上過來最好,畢竟是觀光地區,總不能混在觀光客里頭作業。」

「活動當天不是星期日嗎?我們得在星期日一大早跑來寶鳳寺才行?」

「雖然說是當天早上,不過七點左右應該就行了吧。我是打算要在六點前到學校準備啦。」

大家聽完陷入一陣沉默。

沒有人想要星期日一大早就跑到寺廟插花。好不容易放假,實在不想再接觸佛教了。

亞由子不發一語,拿起手機開始滑動大拇指。

「寶鳳寺整年行事歷……灌佛會、放生會、施餓鬼會、于蘭盆會、成道會、涅盤會……還真是多啊。」

「學校應該是希望盡可能提供花道社學生發揮的機會吧。」

「搞不好是因為幫忙出社費,所以要我們做事還回來,學校可不是白白幫我們出錢的。」

由背負兩億圓借款的鈴木來說這句話,聽起來格外有說服力。

「呵呵呵,也是有這個可能。」

「我……是不是該退社呢……突然覺得應該去練鋼琴會比較好……」

美穗無力地開口。

大和能了解她的心情。美穗并不是因為喜歡花才加入花道社,而是因為想拿到花道課學分這種略為消極的理由才加入的。

而且她未來是想成為幼稚園老師,不像亞莉莎是葬儀社的女兒,為了將來想先了解花道知識,也不像亞由子是因為想要自己插花裝飾寺廟,沒有任何讓她主動學習花道的理由。

她應該是沒有預料到,花道社的活動居然會這么辛苦吧。

「是嗎,真是遺憾。一開始會先由我負責插花,這樣你還是想要退社嗎?」

撫子說話的口氣十分沉穩。

「這個……我……」

「我會在大家技術都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后,再請大家負責插花。實際上大家現在也還沒辦法插出完整的作品吧?」

「這、這是沒錯……」

「但是這樣好嗎?一個人插很辛苦吧?要插幾個啊?」

「大型作品只有本殿里的兩個,在須彌壇兩旁一邊一個,不過我還想在廁所洗手臺上裝飾一些比較小型的作品。因為還在修行的和尚每天都要負責打掃廁所,所以我覺得放點花,應該會讓人比較舒服。大小大概像這樣。」

撫子在胸前攤開雙手,比出作品的大略大小。看來是十五立方公分左右的小型作品。

「放在廁所的小型作品大概要幾個?」

「二十個左右吧。」

「咦?這么多?真的有辦法嗎?」

「是啊。雖然很辛苦,但插花很有趣,而且看到花的人也會很高興,不是嗎?」

「就是所謂的WINWIN啦!」

亞蘭從旁插話。

自利利他,二利圓滿,我幸福、你也幸福,我贏、你也贏。

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辦到嗎?

大和心想,如果幫忙撫子插花,是不是就能體驗到自己認為不可能的WINWIN呢?

「但是要二十個對吧?就算一個花十分鐘好了,也要花三小時以上耶。真的沒問題嗎?」

「如果有人可以幫忙,我想應該是沒問題。最好是男生,因為我沒辦法走進男廁里放花啊。」

「那我來幫忙吧。」

大和舉手自告奮勇,亞由子看到后皺起了眉頭。

「大和你又來了!」

「又來了……什么?」

亞莉莎很好奇地發問。

「大和每次都會這樣。馬上就自告奮勇說由我來做,總是自己一頭栽進麻煩事里。」

「對喔,的確是這樣。高原你在開學典禮的時候,也幫我喝了甘茶嘛。」

亞莉莎一說完,全部人都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雖然我很想好好休息,但也沒辦法了。我也來幫忙吧。」

于是亞由子也表示要參加。

「真的嗎?那應該就沒問題了。真是太好了!」

撫子應該是感到放心,表情瞬間變得開朗不少。

「那我可以不來嗎?」

亞莉莎開口問道。

「可以,只要有兩個人來幫忙,應該就沒問題了。」

聽到這句話,其他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氣。

「那我有件事要拜托大家,能不能幫我收集牛奶盒呢?我想拿來當擺在廁所的花瓶。」

「咦?這樣看起來很窮酸吧?」

大和忍不住提出疑問。

「牛奶盒很好用喔,就算倒下或掉下去,也不會傷到洗手臺或是地磚。只要在百元商店買一些防水包裝紙包在外面,就看不出是牛奶盒了。雖然外頭是有在 賣花藝用的紙制花瓶,但我想把錢花在花朵本身上面。而且用花瓶的話,就必須要一直重復插花,但用牛奶盒,看到花枯了就可以連容器一起丟掉。」

「你想得還真是周到。知道了,我來幫忙吧。」

大和表示會幫忙收集。

「這樣啊,那我也請幫傭收集牛奶盒好了。」

鈴木也跟著附和。

「我也會幫忙……」

美穗緊接著點了點頭。

「那我也拜托舍監。」

亞蘭也愿意幫忙。

「那我也一起來收集吧。」

最后亞由子也開口說道。

「謝謝大家,這樣就行了。因為到大般若祈禱會并沒有多少時間,所以要自己一個人收集二十個感覺很困難。」

「大和同學,那就拜托你啰。這次就靠你了。」

撫子走到大和面前,對他伸出手。看來是要和大和握手,于是大和輕輕握住她的手。

之前她都稱大和為高原同學,但剛才變成大和同學了。

雖然撫子手上都是剪刀磨出來的老繭和舊傷,但卻是又小又溫暖,而且輕輕柔柔的,令大和感到很興奮。

————進入寶鳳寺就讀真是太好了!

能和這么漂亮的女孩子握手,而且還以甜美的聲音說「就靠大和同學了」,這可是在普通高中里不可能碰上的事情。

但是大和完全沒有發現,亞由子在一旁皺起眉頭,狠狠瞪著他。

「大和你在笑什么啦?」

亞由子說話時捉著公車吊環,看著窗外風景,語氣顯得非常不悅。

「因為她說『就靠大和同學了』。那個山牛蒡同學這樣說耶!她說『就靠大和同學了』,當然會讓人感覺有些得意吧?」

「不用一直強調啦。而且她也對我說『就靠亞由子同學』了啊。」

「是這樣嗎?」

大和從和撫子握手的那一瞬間就顯得非常興奮,之后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發生了什么事。

「對有打算要幫忙的人,全都有這么講吧?」

「這樣啊。不過沒關系啦,其實我還滿喜歡山牛蒡同學的呢。她真的很漂亮啊!」

「就是說啊,山之坊同學真漂亮。」

亞由子說話的語氣十分僵硬。大和感覺不太對勁,于是轉頭一看,才發現她非常不高興地皺起眉頭,全身上下都充滿怒氣。

————在生氣……

她從高中開學以后,感覺一直都很享受學校生活,而她原本一直到國中,都是比較內斂,不太會表現出自己的感情,所以大和也很少見到這么不高興的亞由子。

————為什么?為什么她會生氣?

因為現在亞由子面前就只有大和一個人,所以如果有人惹亞由子生氣的話,那原因自然就是出在大和身上。

「那個,我又是哪邊惹你生氣了?」

「你在說什么?」

————哇,真的很不高興……

「沒有啦,只是我好像惹你生氣了。」

「是啊,我是在生氣啊。大和你實在很遲鈍。」

「對不起,雖然我搞不懂為什么,可是對不起。」

亞由子拿出手機,開始用大拇指按了按。大和原本以為她是要打電話,但沒想到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把手機螢幕放到大和面前。

畫面顯示出一封已經打好,只差按下傳送鍵的簡訊。

【我喜歡大和,你感覺不出來嗎?】

「咦?什么?」

大和嚇了一跳,轉頭看向站在身旁的亞由子,但亞由子并沒有按下傳送鍵,她把簡訊砍掉以后,繼續用大拇指在數字鍵上連打。

她看起來已經滿臉通紅,白色的后頸和紅透的耳垂對比相當明顯。看起來不太高興的表情也很可愛。

【我會加入花道社,就是因為不想讓大和和山之坊同學兩人獨處。】

亞由子這一封簡訊也沒有傳送出去就直接砍掉。

大和之前也聽亞由子這樣說過,但原來是這種意思,他根本沒有想到。

「好高興,我真的好高興!」

因為他忍不住放聲大叫,于是車上所有乘客的視線都集中到兩人身上。

雖然亞由子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但是大和集中力完全放在亞由子身上,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

雖然他也曾經想過亞由子是不是喜歡自己,但因為很了解自己只是個普通的男生,并不是會受女生歡迎的帥哥,所以就打消了念頭。沒想到真的是這樣,亞由子真的喜歡自己。

————喔?太棒啦,真的太棒啦!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被人告白的一天!還好我有進寶鳳寺就讀。

亞由子喜歡自己,撫子還對自己說「就靠大和同學了」,真是太棒了。

在他忍不住握緊拳頭前后揮動來渲泄自己情緒時,智慧型手機突然震了一下。

有人寄簡訊來。

【騙你的插圖w2】

「咦?」

看到這封簡訊,大和開始搞不懂亞由子想要干什么。

這時亞由子嘟起嘴巴,表情看起來不太高興,然后把手機給收了起來。

接著她咬了咬下唇,把頭抬起來,開始朝公車車門走去。她的背影透出不悅的情緒。

「啊!」

大和這時才發現,公車已經到站了,是他要下車的那一站。因為出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告白,讓大和興奮到忘我,完全沒注意到公車已經停了下來。

「哇?等、等等 ,我要下車!」

大和腳步不太穩的沖了下車。

然后以小跑步追上已經走到前面的亞由子。

「亞由子,剛、剛才……」

「哼!我最討厭大和了。」

大和才一說話,亞由子就顯得很不高興地抬起頭。

但她的語氣聽起來卻像是說「我喜歡大和」。故意擺出不快表情的側臉,在夕陽照映下顯得十分可愛,讓大和心頭躁動。

「我喜歡亞由子。」

亞由子聽到后停下腳步。

然后她露出看起來有點可怕的笑容,轉頭走向大和,然后用力踩在大和腳上。這出人意料之外的反應,讓大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如果是撫子就算了,但他覺得亞由子應該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唔?很痛耶?」

比被撫子踩的時候還要痛。

「我最討厭大和了!實在有夠粗線條,哼!」

亞由子丟下停在原地的大和不管,就這樣自己走回家去。

「把牛奶盒切開,剪短一點當成花瓶來用,然后再像這樣用包裝紙包起來,以釘書機釘好,再綁上緞帶遮住釘書針。這種包裝紙不怕水,是在百元商店買的喔。」

撫子在理科教室親自示范給大家看。

「哇!這樣就變成很有格調的花瓶了呢,好漂亮喔!」

「呵呵,對吧。而且牛奶盒還不會漏水,真的很方便喔。這個叫作綠洲,是專門用來固定花的海棉。把這個泡過水,再塞到牛奶盒里面,然后把花插在綠洲上。」

撫子一邊說明一邊示范。

大約只花了十分鐘,就插好一盆很漂亮的圓形插花作品。

里面有滿天星、薔薇、星辰花和雛菊。白色、紫色、紅色、綠色,是十分鮮艷的小品。

「哇!好棒喔,一下就插好了。」

大和不禁發出驚訝的贊嘆。

「看起來就像在花店里賣的一樣。好可愛喔,我想帶回家當裝飾。」

美穗說話的口氣十分開朗。

「太美麗了!雖然沒有禪的感覺,但真是生動!」

亞蘭也發出歡呼聲。

「你很清楚嘛。這是花藝,算是西洋風的插花。」

「不是花道嗎?」

「沒錯。花道講究天人地三位,而花藝則是要求左右對稱,并沒有日本人故意弄成不對稱或是留白這種特有的想法。」

撫子在平板上滑了滑,讓畫面上顯示出一張日式庭園的照片。

「禪!讓人感覺到寂寥!」

亞蘭一看到,馬上又開始興奮起來。

接著撫子換成一張西洋風的庭園。

「這是凡爾賽宮。」

庭院部分是完美的正方形,左右完全對稱。

「喔?真是美麗!但沒有禪的感覺。」

「我能了解你想說什么。日本和西方,在美感上可以說是有根本性的差異。」

鈴木開口說道。

撫子和亞蘭都用力點了點頭。

「亞蘭是因為這樣才喜歡上日本嗎?」

大和有些好奇地開口詢問。

「我喜歡禪,想成為武士。我喜歡花道。武士道真是太美了!寶鳳寺高中也令人驚訝。這是冒險,非常有趣。」

寶鳳寺的確是個異世界。

是大和過去擁有的常識,完全無法通用的地方。

「亞蘭你是佛教徒嗎?」

亞莉莎開口發問。

「我是天主教徒,但是喜歡佛教。實在是太夢幻了!」

對亞蘭這個美國人來說,日本就是個異文化,是連美感都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才會如此吸引他。

而對大和來說,佛教是一種若即若離的存在。和宗教有關的事物,總是令人覺得有些可疑。

所以才令他厭煩。

「在大般若祈禱會時,我會準備好這些小作品,要麻煩大和同學和亞由子同學幫我安放到廁所里面。」

「這樣要很多緞帶吧?我拿家里的過來好了。」

亞莉莎提出建議。

「謝謝你,幫了我大忙。那今天的練習……不對,應該說是社團活動,課題就用這個吧。我還有準備花藝用的紙袋,大家可以把插好的作品放到紙袋里面帶回家裝飾。」

花道課最讓人困擾的一點,就是必須要把花帶回家重新插過一次才行,聽到可以直接放進紙袋里帶走,讓大和松了一口氣。

「呵呵,這種練習我很喜歡。」

美穗在裁切牛奶盒時看起來很開心。

「就像是在做模型一樣,真的很有趣。帶回去放在我家醫院柜臺好了。」

鈴木也表示同意。

「練習花道時,不會讓人照自己喜歡的去插,而是要按照形式才行。花藝雖然也要按照一定的形式,但卻像是用花朵在做模型一樣,很適合擅長數學的人。所以鈴木同學應該很適合喔。」

聽到這番話,鈴木臉上的表情一下子開朗了起來,很得意似地輕輕笑了幾聲,并且不斷把花插在綠洲上。

「花道是數學嗎?」

這時亞蘭不解地發問。

「天人地的平衡,其實是白銀比例吧?」

「咦?」

鈴木拿出筆記本和原子筆,在筆記本上畫出一個等腰三角形,并且開始計算。他在三角形的三個頂點分別寫上天人地三個字,在他筆尖經過的地方,出現一連串的算式。

「真的耶,是白銀比例。可以用開根號的方式來計算……是數學、邏輯的世界。」

鈴木發出驚訝的嘆息。

「真令人意外,我還以為是感性的世界。」

「單一菊花插花這種花道的基本形式,其實是邏輯的世界。當然感性也很重要就是了。」

「我有這種感性嗎?」

「當然,我認為亞莉莎同學的感性十分豐富。」

聽到她這樣講,亞莉莎很開心地笑了出來。

「這個很有趣呢。」

只要把花插進綠洲就可以完成一個作品。就算沒什么技術,也可以輕易完成看起來像放在花店里展示的作品。

不光是大和,其他人的感覺看起來也一樣,大家在插花時看起來都很開心。

「我好喜歡這個。很漂亮,又簡單。」

美穗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嗯,就是說啊,我也喜歡。把它拿來裝飾玄關吧,為什么看起來這么美呢?」

亞由子問道。

「呵呵呵,主要是因為這個。這個包在牛奶盒外面,像是花朵一樣張開的包裝紙,可以掩飾技術不足之處,讓作品看起來更漂亮。不過美穗同學是真的很有才能呢,因為這個作品的平衡感很不錯喔。」

出現了,撫子的口頭禪。

「我覺得你很有才能。」

「很棒呢,很有感性喔。」

「插得很好呢。」

「你很適合花道呢。」

聽到花道掌門人的女兒對自己這樣說,真的會產生自己是不是很有才能的錯覺。

「可是,花道山之坊不是最古老的流派嗎?也會教花藝喔?」

亞莉莎馬上開口發問。

「山之坊是不會教花藝啦,但我中學時有去上過課。如果我成為宗匠的話,希望能創造出一個可以維護古老傳統,也能挑戰全新事物的流派。」

————山牛蒡同學真的很厲害呢……

撫子說話時干脆的語氣,突顯出她英氣十足的美麗。

————她上次也說了,要在下次社團時讓大家都喜歡上花道。

上次體育課兩人獨處時,撫子曾經這樣對大和宣言,原本大和覺得這怎么可能,但現在本來對于花道一點興趣也沒有的社員們,看起來都很開心,異口同聲說花道好有趣。

戴在撫子左手腕上的念珠,因為反光而閃耀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撫子對自己毫不遲疑,是個完美無缺的才女。

————說到弱點,大概只有會怕鹿吧……哈哈哈,這算什么弱點。

大和忍不住把左手藏到桌子底下。

「咦?大和你沒有戴念珠嗎?」

但反而讓撫子一眼就注意到,于是開口問他。

「我忘在家里了。」

「可是你一直都沒戴耶?」

「就一直都忘了嘛。」

這是在說謊,只是他不想戴而已。

還好寶鳳寺的校規不嚴,平常也不會檢查服儀,就連亞莉莎那一頭棕發,加上化妝和耳環的打扮都沒有人管了。只是不戴念珠而已,也不會特別有人追究。

「有什么理由?」

「就說我只是忘記了嘛。」

其實大和倒也沒什么特別的主張,他只是不想被不斷出現的佛教活動影響,希望至少有一點反抗。因為不喜歡戴上念珠好像就會被當成佛教徒,而且戴在手腕的觸感不太舒服。

但是最重要的理由,其實是因為大和覺得自己太過輕浮。

不像其他人,都有能夠讓自己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去實現的目標。所以覺得念珠不適合自己。

因為念珠看起來就像照亮他們通往未來夢想道路的光芒。

亞由子聽到以后,嘟起嘴瞪著大和。大和已經看過亞由子露出這種表情好幾次了。最近的一次,就是用顯示于手機螢幕上的簡訊,說自己喜歡大和的時候。

但是亞由子沒有把簡訊傳出來就直接刪掉。真正有傳給大和的簡訊,內容是「開玩笑的」文字和一些表情符號。

因為只有留下否定句的資料,所以大和最近甚至認為,那天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在做夢呢。

「我說亞由子……」

————你真的喜歡我嗎?

他實在很想問。亞由子是他的青梅竹馬,是非常重要的女孩,真希望她能喜歡自己。

「什么?」

————唔,很不高興啊。

「不,沒事…… 」

大和心想實在不適合在這種地方問。而且也不能太自以為是,那搞不好真的是在做夢。但就算是這樣,光是想象亞由子真的有可能喜歡自己,就讓大和感到非常幸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