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章 修佛從鍛煉體力開始

第一卷 第4章 修佛從鍛煉體力開始

高原大和現在十分感慨。

「OS也就是所謂的作業系統,是最基本的軟體。如果沒有這個基本軟體的話,你們最喜歡的網際網路、新接龍、文書作業程式全都無法使用。OS的角色,可以說是我們和電腦之間的翻譯。」

————是喔,原來OS是這種意思啊。

教電腦課的老師,解說非常簡單明暸。

過去大和對于電腦雖然會用,但實際上并不怎么了解。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從各種名詞開始解說的電腦教學,和國中時綜合教學上的電腦課完全不同。

「雖然就算沒有翻譯,只要努力學會電腦語言也可以使用電腦,但還是有翻譯在比較方便。Windows7就是OS的一種,這些電腦最近才剛換成Windows7,用起來應該有比較方便才對。電腦用起來方不方便,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和OS的性能有關……那邊,不要睡!」

老師一邊在座位之間走動一邊講解,然后停下來,在已經趴到鍵盤上面大睡特睡的學生頭上用手指敲了幾下。

打瞌睡的學生抬起頭來,打了好大一個哈欠。

「很累耶,老師。我以后是要當寺廟的和尚,為什么非得學電腦不可?我只要會念經和唱詠歌就好啦。」

學生以一副電腦課很麻煩的口氣,對老師提出反駁。

佛教科的學生,覺得和佛教無關的課程都很多余;非佛教科的學生,則是不懂為什么要上和佛教有關的課程。

————寶鳳寺到底為什么會設計出這種課程安排呢?普通科就上普通科,佛教科就上佛教科,這樣不就好了嗎?

「就算是當和尚,最好還是會用電腦比較好吧?現在可是個網路社會,透過Facebook發表各種資訊,或是在niconico動畫網站上說法的和尚,大家不覺得很帥嗎?」

這時下課鐘聲就像是要蓋過老師的話語一樣大聲作響。

于是在起立、敬禮、坐下的口號喊完以后,老師便走出電腦教室。

一年一班的學生們也跟著魚貫而出。

「下堂課是體育吧,要上什么呢?」

大和開口問了走在旁邊的亞由子。

「說是換好衣服后在操場集合。是上田徑嗎?」

因為寶鳳寺學園安排的課程,常常需要在教室間移動,所以大家都已經習慣在走廊上邊走邊聊天。

大和回到教室,把電腦課講義收進桌里,然后拿出裝有運動服的袋子,開始走向更衣室。在僅有十分鐘的下課時間中,要先走回教室換好衣服再到操場集合,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管再怎么趕,還是會遲到個五分鐘到十分鐘。

「……咦?是在操場對吧?」

大和感到有點遲疑。

寶鳳寺的操場很窄,體育館也很小,相較之下緊鄰的寺廟占地要寬廣多了,所以開學典禮才會在廟里舉辦。而這狹小的操場上,已經有其他的使用者。

一群學長們,正準備要打壘球。

「怎、怎么辦?」

聽到大和這樣問,已經換上運動服的亞由子回答:

「是不是要改到體育館啊?」

「話說寶鳳寺的體育課是男女一起上喔?又不是小學生!」

體育老師在操場角落用力吹響哨子。

「一年一班集合!」

于是大家一一走到操場角落集合。

教體育的安齊老師也頂著一顆大光頭。雖然體育老師是和尚的確很令人意外,但是大和看光頭也已經看到習慣了,所以不至于會被嚇到。

「現在來點名……很好,全班到齊!今天要上田徑喔。」

「安齊老師,我們要在哪里上啊?這樣沒辦法上田徑吧?還是要改去體育館?」

亞莉莎舉手發問。

「體育館里應該有三年級的學生在練習剃刀。」

撫子跟著補充。

「那要在操場慢跑嗎?」

「圍著正在打壘球的場地慢跑?」

「操場這么小,一圈跑不了多久吧。」

聽到鈴木說話時高興的語氣,大和雖然想說就算跑操場也不會只跑一圈吧,不過并沒有說出口。

「正如大家所說,我們寶鳳寺高中,被人說是全日本操場第一小的高中。」

安齊老師說話時,臉上浮現有如佛祖一般的笑容。

從原本很正常的體育老師說話方式,突然變成似乎話中有話,講話時非常仔細的說話方式。

————唔……這種說話方式,好像在說法啊……不,根本就是在說法了……

突然切換到和尚模式的安齊老師,充斥著就算背后頂著舉身光背好像也不稀奇的佛教氣息。

對了,所謂的舉身光背,就是指佛像背后那塊表示光芒的裝飾。

「我們學校的操場,連教育部定的最低標準都不到,體育館也一樣。」

「咦?這樣沒問題嗎?」

亞莉莎很吃驚的提出疑問。

「是的,沒有問題,我們有獲得許可。我們學校的初代理事長森本幸昭先生,對前來檢驗的政府公務員,以非常平穩的口氣講出下面這句話。」

看到老師突然開始講古,學生們都顯得有點困惑。

不祥的預感開始膨脹。

「春日山就是我們學校的操場,寶鳳寺本殿就是我們學校的體育館。我們學校是擁有日本最大規模操場和體育館的學校。」

順帶一提,所謂的春日山是包含「春日山原始林」在內的廣大秘境。因為原始林散落在城市里的景色非常稀少,所以除了被指定為特別天然紀念物以外,也作為古都奈良的文化財被登錄進世界遺產里。

「聽到初代理事長這句話之后,政府派出的公務員就核發了許可證。也因為這樣,今天體育課的課程是慢跑。大家要跑到三月堂,單程只有三公里而己,想必一定非常輕松。」

安齊老師臉上掛著充滿慈愛的微笑說完這句話后,學生之間開始彌漫一股冰冷的空氣。

話雖如此,實際上感到毛骨悚然的也只有奈良縣民,從外縣市通學的撫子和鈴木大概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感覺有點不知所措。

「那個,安齊老師……您是在……開玩笑對吧……?」

身為奈良縣民的美穗心驚膽顫地發問。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扭曲。

「我非常認真。大家不用擔心,幸好這是最后一堂課了,而且五月太陽不會太早下山,就算稍微晚一點也沒有關系。而且這也是觀光地區的健行路線,路上有很多告示牌,不用擔心會迷路遇難。請大家好好享受奈良美麗的大自然,并充份活動身體吧。」

「什么,會遇難?老師真愛開玩笑!來回才六公里,很輕松啦。」

亞蘭一邊說一邊做暖身操,看起來好像快要等不及了。

————不是開玩笑,真的會死人,會遇難啊。那可是秘境,是原始林耶。

原本以為體育課應該是比較普通的課程才對,想說至少不會和佛教扯上關系吧。

但大和還是太天真了。寶鳳寺連體育都是佛教學校,徹徹底底的佛教。

不過大和還是努力想要抵抗。

「老師,我、我肚子好痛,沒辦法慢跑。」

「這可真是糟糕啊,那要不要瞑想個五十分鐘呢?」

「瞑想是什么?」

「說坐禪大家應該比較好懂吧?」

「這個嘛?是在寺廟面壁正座,后面有和尚走來走去,三不五時還用手上的木板打肩膀的那個?」

「沒錯,就是那個。因為寶鳳寺不是禪宗,所以叫瞑想。」

「意思是說要正座五十分鐘嗎?」

安齊老師聽完,雙掌在胸前合十,露出非常慈悲的微笑。但他的笑容看起來卻有些可怕,是大和太多心了嗎?

正座五十分鐘或是慢跑嗎……

看來慢跑似乎和佛教比較沒有關系。

「我跑就是了……」

「有人想要瞑想嗎?看來是沒有,那就出發吧。不跑起來的話,就沒辦法在時間內跑完喔。」

老師一說完就用力吹響哨子。

一年一班的學生們同時起跑。

跑出校門的學生聚成一團。

「應該要往哪里跑啊?」

「這邊有箭頭,要往那里跑。」

大和也心不甘情不愿的開始跑起來。

讀武道科的學生體能果然比較好,亞蘭一個人開始領先大家。

「咦?咦?石階?有多高啊?」

「簡直像古老的運動漫畫一樣。」

「這是上坡耶,而且還是砂石路,跑起來很不穩耶。」

「討厭啦!路上都是鹿大便,踩到還會滑倒。」

「可不要跌倒啦,不然就全身是屎了。」

「呀?好痛?好臭啦,人家不跑了!」

「討厭,你全身都是耶,不要靠過來!」

「就說不要跌倒了嘛!」

各處都傳來慘叫聲,真可以說是人間慘劇。

看來有不少學生是來自縣外的樣子。

如果是奈良縣民,至少在小學校外教學時就會來春日山原始林一次,所以很清楚「春日山」有多廣大。

所以大多數人連抱怨的力氣都懶得花,只是不斷移動腳步。如果不快點跑完,那可是真的會遇難。

雖然路還算寬,但是高低起伏激烈,有時要跑上石階,有時又要沖進下坡,簡直就是越野賽跑。

路旁的觀光客,對一大群學生在山路上跑步的情景顯得十分感興趣。

「加油喔!」

外國人甚至還對他們吹起口哨。

觀光客在一邊旁觀當然很開心,但對于實際在跑的學生來說可是一點也不有趣。

樹葉隨風擺動發出的摩擦聲,更是讓氣氛變得十分詭異。

————唔……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腳好痛,身體好沉重,口好渴,好臭,快喘不過氣了。

春日山山路兩旁有許多巨大樹木遮住陽光,就算是白天也顯得十分陰暗,讓人感到一股涼意。

氣氛詭異的程度的確足以被稱為秘境。一旁小鳥的叫聲混入大家在砂石路上奔跑的腳步聲中,聽起來簡直像在嘲笑大和一樣。

四周隱約傳來線香的氣味,甚至還能聽到念經那種死氣沉沉的節奏,讓大和覺得是在暗示自己的未來去向,感到很沮喪。

當他回過神時,前后都沒有其他學生,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

于是他停下來不再慢跑,而是緩緩移動腳步。因為全身上下都流了一身汗,所以現在反倒是涼快到讓人覺得很舒適。正在路旁悠閑吃草的鹿,也好奇地盯著大和看。

這時,高低起伏非常整齊的念經聲傳進耳里。

「咦?」

原本大和還以為是錯覺,但的確可以聽到念經聲,而且線香的氣味也越來越明顯。

穿著體育服的亞由子,站在一間看起來快要被大樹埋沒的古老建筑物外頭。

她正從格子窗的空隙當中窺探里面。從體育服短褲底下露出的雙腿,看在大和眼中實在是非常耀眼。

「亞由子?」

亞由子聽到大和的呼喚回過頭來,伸出食指放在嘴巴前面,叫大和不要出聲。

眼前這棟建筑物,雖然沒有觀光寺廟那種豪華的威嚴感,但是從里面傳來許多人的氣息以及線香味和念經聲,可以知道應該是寺廟的一部分。

「怎么了?」

「這是行場。」

「行場?」

「就是修行場啦。是很神圣的地方,所以不要吵鬧喔。年輕和尚正在里面修行呢。」

就算跟大和說和尚的修行,他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除了念經、正座、唱詠歌以外,還有什么其他的修行嗎?

「念經聲好激烈啊。」

大和透過格子窗看到的景象,令他吃驚到說不出話。

有好幾十名和尚,一面念經文一面在室內繞圈,而且念的不是在葬禮或是法事上會聽到的那種緩慢經文。

因為是幾十個和尚同時在念經,所以聲音在室內不斷反射回響,最后成為讓人腹部會被震動的重低音。

念到一半,和尚們突然朝中間的空地走過去,然后雙膝著地,直接跪倒在地上,接著又爬起來,繼續開始一邊念經一邊繞圈。

「那是什么啊?」

大和完全無法理解,于是壓低音量問亞由子。

「是五體投地啦,一種祈禱的方式。」

他們繞圈的速度其實已經不是走路,而算是跑步了。而且跑到一半,還會像是要把身體撞向地面一樣跪下,順便把雙手和額頭都一起壓到地面上。

在大和眼中看起來,這動作實在是非常詭異。

「他們這樣不會痛嗎?」

「當然會痛啊。你看,地板都凹下去了吧?」

仔細一看,地板上的確有很多凹洞。

里面的地板不是水泥地,也不是木板,而是被踏得很緊實的泥土地。

但大和看到這副景象,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比較好。

「為什么要這樣做啊?」

「為了修行啊。為了讓自己能產生感謝、虔敬的感情。」

感謝?虔敬的感情?大和真的完全搞不懂。在他眼中,這些不斷重復跪下站起的和尚們,甚至讓他覺得有些恐怖。

這種異樣的熱情讓他有些軟腳。非常詭異,令他只想快點離開此地。

「我、我先走了喔。」

「我還想要再看一會兒,你先走吧。」

于是大和加緊腳步離開。

————為什么要做這種事呢?和尚都是被虐狂嗎?我可不想要受苦受難啊。完全不想做這種事,因為根本就沒好處吧?

————我只是個普通人,沒什么度量可言,就連丟零錢進募款箱都會斤斤計較。

那群和尚五體投地的樣子,不斷浮現在大和腦海中。

但他完全無法體會亞由子口中說的那種虔敬的感情。

無法理解,完全搞不懂,太詭異了。但他卻又無法直接斷言這種行為很惡心,大概是因為現場彌漫著讓人連呼吸都會忘記的嚴肅感吧。

雖然搞不懂但卻很在意,就因為搞不懂才會這么在意。他剛才看到的景象,不斷在腦海中浮現,就像一道解不開的數學題一樣,讓大和緊緊皺起眉頭。

————這太可怕了,我可不想要!

「好可怕?討厭啦?呀?」

女生高亢的尖叫聲傳來,打斷了大和的思考。

這聲音不是撫子嗎?

「討厭啦?好可怕!啊?不要過來啦!」

慘叫聲非常的迫切,好像正被某種不名物體襲擊一樣。

大和從腳下撿起兩顆石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

手上沒有智慧型手機,也沒有武器,但是無法裝作不知道。就算這樣,至少能對暴徒丟丟石頭吧。大和一邊想,一邊緊緊握住手中的石頭。

他看到撫子了,就在石燈籠的另一邊。

她被五只鹿包圍,發出慘叫聲。

「居然……是鹿喔……」

原本大和還以為她是碰上變態,已經想象出最糟糕的情況了,所以看到眼前這田園鄉村風的景象,感到有些無力。

石頭從手中掉到地上滾了幾圈。

這些鹿的眼睛閃閃發亮,就像在問「有什么好吃的?」一樣,盯著撫子的手不放。

一直低頭和人要食物,是奈良鹿特有的動作。

看來它們大概是覺得撫子一定有什么好吃的,但是卻不給它們。

「討厭啦,不要過來!我什么都沒有做啊。」

被鹿群包圍的撫子,顯得非常害怕而發出慘叫。

「山牛蒡同學,手不能握起來啦。」

大和一開口,鹿群就同時轉頭面向他。

「高原同學!」

撫子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快要哭了,看到大和出現馬上就跑了過來。

鹿群看到她跑走,也一起開始沖刺。大和以為自己會被鹿撞倒,忍不住閉上眼睛,但卻感覺到一個溫暖又柔軟的物體沖上來抱住自己。

「嗚?好恐怖!好恐怖啦!」

撫子緊緊抓住大和不放,身體還不斷發抖。

她的手圈住大和脖子,一頭黑發散落在大和肩上。

膨脹的胸口當然也壓在大和身上。那股彈性和撫子身上酸甜的香氣,讓大和心跳加速。那并不是香水味,而是洗發精和她本身產生的體味。

原本大和還以為撫子沒什么胸部,但這樣靠在一起,才發現其實還不小。大概有B或是C罩杯吧。

「山牛蒡同學……那個……」

「咦?呀?討厭啦!我不是故意這樣的,呀?」

撫子連忙向后跳出大和懷抱,臉上一片通紅發出慘叫聲。看到原本冷靜的撫子慌慌張張的樣子,實在是很可愛。

「山牛蒡同學,把手張開,然后雙手一起伸出去。」

「咦?像這樣嗎?」

撫子把雙手張開,然后伸到鹿群面前。

鹿聞了聞撫子手上的氣味,然后像是對她失去興趣一樣,轉頭走到其他地方。

撫子看到這情況不禁有點呆掉。

「咦?為什么?這怎么回事?太奇怪了吧。它們一直追在我后面,還威嚇我耶,讓我嚇死了。」

「奈良的鹿看到有人手握緊就會跑過來,似乎是覺得你手里藏有好吃的東西。只要張開手讓它們看到手上沒東西,它們就會走開了。」

「是、是這樣喔?」

撫子聽完后,把自己的手張開握緊重復幾次,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但、但是它們還故意嚇我,一直把頭像這樣往下點,擺出要撞過來的姿勢。我差點就被角刺到了。」

「那是在叫你給它東西吃,是在打招呼啦。」

「打招呼?」

「對啊,奈良的鹿會和人打招呼。它們一知道你沒有帶吃的,不就馬上走開了嗎?」

「真的耶……我完全不知道。所以它們并不是在嚇我啰?」

雖然這對奈良縣民來說是非常基本的常識,但撫子是京都人,并非奈良縣民,不知道也是理所當然。

正在思考的撫子看起來實在很可愛,讓大和心頭有些躁動,突然想對她惡作劇。于是大和裝出一副非常認真的表情,開始開撫子的玩笑。

「奈良這地方,鹿的數量比人口數還多。而且奈良縣民除了自家用車以外,很多人也會有自家用鹿,就像騎機車一樣,騎在鹿背上通勤,可以說是究極的環 保交通工具吧。但如果自家用鹿被開禁止停車的罰單,也一樣要繳納罰款,而且額度還很高呢。罰單上印有鹿的圖案,所以被人稱為鹿單。」

「真的嗎?我都不知道耶。鹿看起來很聰明,而且大到有點可怕,自家用鹿聽起來好像很方便。」

看到她的反應,讓大和忍不住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沒、沒想到你居然真的相信了……我肚子好痛……哈哈哈哈哈哈。」

「咦?你騙我的?討厭啦!我真的相信了耶,你這騙子!」

撫子輕輕握起拳頭,在大和肩上敲打了一陣。

大和還是第一次看到撫子這么可愛的模樣。

「自家用鹿怎么想都不可能吧?會騎鹿的只有神明啦。」

「神明?」

「春日大社拜的神明,好像就是騎在鹿背上出現,所以奈良的鹿,就等于是神明的使者。」

「你還真清楚。」

「只要是奈良縣民,小學時的校外教學一定會到奈良公園和春日山原始林散步,還會參觀各大寺廟和春日大社。」

「寶鳳寺里好像也有很多鹿呢。神明使者在寺廟里面晃來晃去,感覺還真是有趣。」

「沒什么關系吧,以前日本是神佛混同啊。這里嚴格來說也算是神域,不對,應該說是寺域才對?沒差啦,反正都一樣。」

「神域啊……真的是很壯觀的地方呢,但還不算是山里吧?這邊真的是奈良市區嗎?就算有鹿感覺好像也沒什么不對。」

兩人肩并肩一起向前走。

「是啊,這邊算是春日山原始林的入口附近吧。」

「原始林……」

「是世界遺產喔。」

「這我真的沒聽說過!和富士山一樣對吧。」

「因為春日山原始林是文化遺產,嚴格來說和富士山不太一樣……總覺得很新鮮呢。」

「什么東西?」

「因為現在是我在和山牛蒡同學講解啊。真令人不敢相信,感覺好高興喔,讓人感動!」

撫子才十五歲,就已經是次代宗匠人選,擁有強烈領袖魅力。和小市民亞由子不一樣,她擁有神秘的美麗外貌,直挺挺的姿勢也十分美麗。

這個名為山之坊撫子的少女,就是一朵大和無論怎么伸手都無法接觸到的高嶺之花。但是兩人現在卻十分親近,簡直就像一對情侶,讓大和感覺有些陶醉。

「這讓你很高興嗎?」

「嗯,很高興啊。我以前可不知道你會怕鹿。我還以為是碰上暴徒襲擊,又或者是和猴群作戰。能看到山牛蒡同學可愛的一面,實在是太幸運了。真的很可愛呢!」

大和突然感覺腳上不太對勁。

撫子的腳踩在他腳背上。只見她用力在大和腳上踩過來踩過去。

「痛、痛、痛!為什么要踩我啊?」

大概是她已經有手下留情,不對,應該是腳下留情了吧,所以并不是真的很痛,但大和還是因為嚇了一跳而發出慘叫聲。

「你可不要太得意喔。什么叫被鹿嚇到顯得很可愛啊,而且我才不會和猴群作戰咧。」

「好啦,對不起、對不起啦!我不說就是了。」

撫子聽完才終于收起她的腳。

咳了兩聲之后,她把頭轉到旁邊開口說道:

「謝謝你來救我,我很高興。」

雖然她還是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但是整張臉紅得像蘋果一樣,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眨啊眨,很明顯是在害羞。

————哇!好可愛,真的好可愛。

四周沒有其他人,只有大樹和石燈籠,連鹿都沒有。因為被充滿壓迫感的大樹包圍,所以更讓大和覺得自己是和她兩人獨處。

「三月堂是往這邊走嗎?」

「沒錯。」

「哎呀,大和同學你沒戴念珠啊?」

「啊,對啊。因為不方便運動,就拿下來了。」

撫子的左手腕上當然好好地戴著念珠。

「說得也是喔,我以后上體育課也拿下來好了。對了,花道社已經被承認是正式社團了。社團顧問我是麻煩班導青木老師。」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可是青木老師是和尚吧,他也會花道嗎?」

「這個嘛,青木老師好像對花道一竅不通。」

「拜托翠月老師當顧問的話……應該是行不通吧……」

翠月老師不喜歡撫子。

自然不可能擔任由撫子當社長的花道社顧問才對。

「我也有拜托過,但果然還是被拒絕。」

「只要掛個名當顧問,搞不好以后就可以宣稱,花道山之坊的次代宗匠是自己教出來的了。」

「問題還是在于流派不同吧。翠月老師隸屬的翡翠御流是山之坊的勁敵,而且翠月老師應該還是高弟。」

「高弟?」

「就是指弟子當中特別出色,地位特別高的人。翠月老師名字有用上翡翠御流的字,而且技術也很優秀,我想地位應該不低。」

「是喔,意思是你們兩個人都背負著各自的流派嗎?」

「就是這樣。這有點像是地盤之爭,流派不一樣的話,連做生意的花店都不同。」

「地盤啊……而且還是勁敵。真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呢。」

「為了不發展成這樣,所以有事先決定好規則。」

「就像比賽一樣呢。」

「對啊。家父也說過,掌門人就像是下棋的棋手一樣。」

「下棋?」

「意思就是說,這是個互相競爭的世界,但不遵守規則的話,就會受到制裁。」

「是喔……」

「我雖然還沒辦法做到像父親一樣,但就先從社團開始。其實大家并不是因為喜歡花道才加入花道社吧?所以我要在下次社團活動時,讓大家喜歡上花道。」

「不對吧,卯木同學應該算是喜歡花道。亞蘭對日本文化很有興趣,亞由子希望能自己插花裝飾寺廟。對花道沒興趣的人,應該只有我、鈴木和祭文才對。」

「但是所謂的花道,是靠天人地三朵花創造出空間。你不覺得這很厲害嗎?像花藝就需要用上非常大量的花,可以說花藝是一種加法,但花道則是減法的藝術。」

撫子開始滔滔不絕講述花道的魅力所在。但對大和來說,實在是沒什么興趣,所以雖然裝成仔細在聽,但其實是充耳不聞。

和撫子兩個人獨處的時間,對大和來說非常愉快。

————山牛蒡同學果然很漂亮。頭發十分亮麗,運動服也很性感呢,都能看到內衣的邊線了。

就在大和以愉快的心情走在路上時。

突然背后傳來一聲哨聲。

「哇!」

大和嚇了一跳,反射性地向后退一步,看到亞蘭沖過自己原來站著的地方。

看來他已經從三月堂折返回來了。

「我先走啦!」

亞蘭回過頭來,對大和豎起大姆指。

「哇!好厲害,真是快。」

真不愧是武道科學生。大和順著他跑走的方向看過去,剛好和全身上下都透露出自己已經快累倒了的鈴木學四目相對。

而在他身后,可以看到祭文美穗正搖搖晃晃地移動腳步。亞由子跟在美穗身邊慢慢跑著,看起來似乎很擔心她。

在更后面,可以看到體育老師安齊老師像在趕人一樣,「嗶嗶嗶嗶」一邊吹響哨子一邊走過來。

美穗再怎么說也是在跑步,但安齊老師看起來只是輕松自在地走在山路上,真不愧是體育老師。

「高原同學,山之坊同學,你們是最后喔。」

安齊老師以非常慈悲的微笑對兩人說。

說完后,他們眼前又陸續跑過好幾個學生。

安齊老師看到,拿起計數器按了幾下。

「第四個。」

「老師,你在算人數啊?」

「萬一真的遇難,我可是得負起責任。」

「哈哈哈哈……」

大和的笑聲顯得有些無力。

他眼前出現一名就像在麻糬上加上手腳一樣的男生,跑過去后還留下一道砂塵。

「第五個……目前通過折返點的,全都是武道科學生啊。」

「他這么大只,為什么跑這么快啊?」

「他可不是單純體型大,而是相撲社的王牌喔。對了,下次上課上相撲好了。」

「這個……女生也要嗎?」

美穗一邊喘氣一邊發問,她看起來像隨時都會倒下去的樣子。

「那是當然的啊。」

撫子、亞由子和美穗,三人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雖然大和聽到這句話時,想象撫子和亞由子在相撲場上大戰一番,看起來應該非常性感吧,不過馬上就搖了搖頭,把這種想法趕出腦袋。

「安齊老師,我想打籃球。」

都這種時候了,不管是籃球、馬拉松、排球還是足球都好啦。

只要能上普通高中上的普通體育課就行了。

安齊老師依然保持有如佛像一般的微笑,點了點頭。

「那下次要上籃球嗎?」

「操場可是先到先贏喔。」

大家聽到這句話,都不禁發出哀嚎。

「那一年級學生不就只能慢跑了……」

鈴木絞盡力氣吐出這句話。

因為一年級是所有科系一起上課,所以經常需要移動教室。二年級開始就會分科,移動的機會也少多了。如果操場是先到的人先贏,對一年級實在太過不利。

「就是這樣。慢跑跑個一年,大家體力也會變好很多吧。」

「安齊老師,我撐不下去了……」

美穗終于撐不下去了。

「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祭文同學最好還是多鍛煉一下體力,想當幼稚園老師也需要體力喔。馬上就要到三月堂了,而且折返后大多是下坡路。快點快點,大家跑起來吧。」

安齊老師像是導游一樣,一直嗶嗶嗶嗶吹響哨子,催促學生們邁開腳步。

「可、可是……」

「如果真的撐不下去的話,那只好讓老師背你了。」

美穗一聽馬上大叫出聲。

「我不要啊?如果是帥氣的王子來抱我就算了,我才不要被個中年和尚大叔背。我絕對不要!我跑、我跑,我跑就是了!就算會累死也要跑!」

「美穗同學,不要哭啦,我們一起加油吧!」

撫子開口幫美穗打氣。

「就是說啊,美穗。一起加油吧。」

亞由子也為她加油。她們不知何時,已經互稱名字了。

安齊老師維持著和尚模式,哈哈哈哈地笑了幾聲。

「我先走一步啰!」

這時亞莉莎從旁邊跑了過去。

大和坐在公車座位上,不停伸展雙腿。

他坐公車到家要花的時間,差不多是二十分鐘,雖然平常根本不會坐到座位上,但今天因為越野賽跑的關系,讓他雙腿感覺十分疲累,連二十分鐘也站不住。

亞由子看起來也是一樣,所以坐在大和前面的座位上。

大和心想,照這樣下去,該不會每次上體育課都要在秘境原始林跑上六公里吧。這樣上剃刀課還比較輕松。

————腳為什么會這么痛呢?

大和輕輕把鞋襪脫下。

「唔!」

他看到大拇指根部,也就是貼在鞋子旁邊的地方,大約脫了一點四公分左右的皮。

難怪會這么痛。

他原本就因為和佛教有關的課程太多而覺得喪氣。有佛學、花道、茶道和剃刀,現在連體育課都是這樣。

————還真是一所累人的學校。

無論如何,這長長的一星期終于結束了。

這時大和的智慧型手機開始震動。

是撫子寄來發給所有社員的簡訊。

【大般若祈禱會上要用的花,決定由花道社來插了。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商量,所以星期一放學后,請到理科教室集合。】

大和點擊簡訊里附上的網址。

網址連結到寶鳳寺的活動介紹網頁。

上面有一張圖,是好幾十個和尚在本殿排出一個巨大扇形的照片。而在須彌壇旁邊有兩瓶花,看起來十分有威嚴。

大和看到覺得非常喪氣。

現在的佛教成份就已經太多,讓他感覺十分反胃了,和佛教有關的活動還不停出現,他好像快被佛教給吞沒了。

————我想當普通的高中生……而且真的好累啊……

「饒了我吧。」

看來亞由子的感想也和大和一樣。大和聽見她小小聲地念了一句。

于是大和用力地點了點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