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佛緣的引導

第一卷 第3章 佛緣的引導

高原大和正露出苦笑。

他坐在理科教室里的圓椅上,用手指轉動菊花花莖。

就算看起來都是一樣的花,在仔細觀察以后,就能看出有花瓣集中的一邊,和比較空的一邊。

「這邊是正面沒錯吧?山牛蒡同學。」

「沒錯,就是這一邊。很棒啊,你已經可以分辨出來了呢。植物在朝向陽光的那一面上,葉片和花瓣都會比較多比較飽滿。所以在插花時,才要把比較漂亮的那一邊朝向中間。」

「我知道了。這一邊看起來,的確是比另外一邊漂亮。因為這朵是要插在天位,所以把正面朝向前方就可以了吧?」

「沒錯,你記得很清楚嘛,就是這個樣子。高原同學看起來也有花道天分喔,很棒呢。」

撫子說明的內容其實和花道老師差不多,但也許是因為在眼前面對面教學的關系,感覺容易理解得多。

而且她非常會稱贊人,甚至會讓人覺得也許我是花道天才呢?

如果繼續參加社團的話,應該能變得很會插花吧。

「亞由子同學也很不錯喔。完全依照范本,而且插得很漂亮呢。」

撫子也稱贊了亞由子的作品。

「呵呵,真有趣。我搞不好是花道天才呢。」

聽到亞由子講出自己內心的想法,讓大和露出苦笑。

撫子是一個很了解如何讓學生更有干勁的老師。

「亞由子同學很有花道天分,很適合學花道喔。」

雖然撫子稱贊亞由子時的口氣,和翠月老師在花道課時稱贊亞莉莎的口氣很像,但感覺比老師更為真切。也許教授花道的老師,都會像這樣先稱贊學生再說吧。

撫子的確是次代宗匠人選,是老師中的老師,是有可能君臨巨大組織「花道山之坊」的少女。

「山之坊同學的解說,真的是簡單易懂。」

亞由子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把花從劍山上拔起來,然后重新開始插回去。

大和也終于插完花了。

雖然作品本身并不是很杰出,但是和上翠月老師課時比起來,看起來已經很有插花的樣子。

「我也插完了,請幫我看看看吧。」

他說話時不自覺地用出「請」字。

「讓我看看……嗯,插得很不錯呢。可以把地之花再向下移一點看看,人之花的方向也可以稍微轉一下會比較好喔。」

撫子調整過花的位置以后,大和那原本看起來不是很平衡的插花,馬上有令人不敢相信的轉變。

「好厲害,真的變成插花作品了。上花道課時明明覺得很難耶。」

「一般來說,花道都是一小群人跟在教授老師底下一點一點學習。我想翠月老師大概也只知道這種教法。有一點年紀的老師大概都是這樣。」

「是翠月老師不好啊。」

「也不是這樣,一個老師要教三十個學生,而且幾乎全部人都是初學者,這教起來真的是非常困難。換成我站在翠月老師的立場上,大概也沒辦法好好上課吧。翠月老師如果是上人數不多的課程,應該也是能讓學生好好理解的優秀老師才對。」

「我爸也說過,想要拿到花道課的學分,重點就是要好好出席上課。只要沒有隨便缺席,不管插得好不好,應該都可以拿到四分。但是他自己卻不及格,結果接受補考才勉強通過,真讓人搞不懂,大概是因為他有蹺課吧。」

「應該是吧。這樣真的只能靠出席率來計算成績了。這種上課方式,不要說讓人學會基本形式了,我覺得根本只會讓人討厭花道而已。可以的話,最好再有四個助教等級的助手會比較好。不然至少也該做一份文字講義出來。」

看著撫子,大和心想:

叫助教來當助手,實在不是一般老師會想到的事情,真不愧是掌門人的女兒啊。大和在心中贊嘆不已。

「想要增加喜歡花道、想學習花道的學生,到底該怎么做才好呢?」

「真不愧是撫子同學。」

「不要開我玩笑了,我只不過是可能會變成掌門人而已。」

雖然撫子一笑置之,但她并不是普通的學生。大和感到撫子身為掌門人女兒的氣概和自信,讓他不禁想要坐正身子。

比起六十幾歲的翠月老師,十五歲的撫子地位較之高上許多。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翠月老師才會刻意疏遠撫子吧。

「會讓人覺得花道好像很棒呢。 」

亞由子說道。

「哎呀,是這樣嗎?」

撫子睜大眼睛,溫柔地笑了一笑,那是長輩微笑注視天真晚輩的笑容。

————她真的才十五歲而已嗎?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如果我不是寺廟的女兒,比起這種只有菊花的單調作品,我更想要插那種用了很多不同花朵的插花。像是結婚典禮時,和蠟燭一起擺在桌子上的那種花。我比較喜歡那種看起來很華麗的感覺。」

「你是說所謂的花藝吧。」

「對對對,就是那個!我真的很喜歡,因為很漂亮啊。」

「花藝的作品的確很漂亮,不過花道也有不同方面的美麗,我覺得兩種都很棒。」

「嗯,是這樣說沒錯啦。不過只插菊花,看起來實在不是很漂亮。」

「的確是沒錯,因為初學者要先學基本形式啊。如果這樣插的話呢?」

撫子面對花瓶,很快地插進七枝菊花。明明是只花了不到五分鐘的作品,但是撫子插的這個純菊花作品,卻能明顯讓人感覺到空間的美感。

感覺只要位置稍微有一點偏差,就會破壞作品的美感,可以說是經過千錘百煉的美麗平衡。

雖然和亞由子及大和的作品是同一種形式,但是成品卻完全不同。就算是外行人,也能清楚明白撫子的高超手藝。

原來花道這門學問,插花者手藝的高下居然會如此明顯。

「哇!好漂亮,和我插的完全不一樣耶。我想要插出這種作品,不知道要花上幾年呢?」

「十五年吧。」

「山之坊同學真是的,你是打從一出生就在插花了嗎?」

亞由子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很開心地笑了出來。

「沒錯,我小時候就是以插花用的剪刀當玩具。」

雖然撫子語氣很輕描淡寫,但是大和想象小嬰兒拿著剪刀的樣子,感到有點毛骨悚然。插花用的剪刀非常銳利,應該輕輕一剪,就能把小嬰兒的手指頭給剪下來吧。

「沒、沒有受傷嗎?」

「當然有啊,我的手上可以說全都是傷呢。」

撫子拿著剪刀的手,可以看到有許多傷痕和老繭,是雙非常厚實,完全不像女高中生的手。

「掌門人的女兒真是辛苦啊。」

「一點也不辛苦啦。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生為掌門人的女兒,在這種學習花道最好的環境下被養大成人。」

「這就是所謂的帝王教育……英才教育嗎?」

「沒錯。在花道里沒有天才這回事,只有認真練習的人,才能變得更有本事。」

————練習啊,應該很辛苦吧。

大和雖然這樣想,但是卻無法說出口。因為在撫子身上,可以看到拒絕旁人隨意同情的強悍存在。

不論是她溫柔的笑容、穩重的性格、容易理解的教導方式、包容力以及插花的手藝,全都不像是一個十五歲少女。是不是被當成掌門人的女兒養大,就一定會變成像她一樣呢?

「那邊那幾位,別再看了,請進來吧。」

在撫子沉穩地說完之后,理科教室的大門被拉了開來。

「SORRY?」

「對不起。」

「抱歉。」

「不好意思。」

亞蘭、戀童癖眼鏡少女、銀邊眼鏡理科少年和辣妹亞莉莎,四人陸續走進理科教室。

「我想入社。」

「請讓我加入花道社。」

「我也想要入社。」

「我也想加入。」

大和聽到他們異口同聲說想要入社,有點被嚇到。

撫子和亞由子看起來也和大和一樣意外,兩人都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咦,怎么大家一起來了?你們事前先說好了嗎?」

撫子開口發問。

「不是。一開始是我先來到這里,但是不知道該不該進來,然后大家就陸陸續續出現……結果就全部人都先待在外面等……」

戀童癖眼鏡女孩有點結巴地回答。

「大家都喜歡花道嗎?」

「花道,我喜歡。花道美麗,令人驚艷,最棒了!讓人感覺到寂寥,是禪的世界!」

「我上過花道課以后,覺得花道好像很有趣。」

「這個嘛……對、對啊,我也喜歡花道。啊?花道真是太棒了!」

亞蘭用帶點口音的日語回答,戀童癖眼鏡女孩回答時依然顯得有點畏畏縮縮,而理科少年則是一副完全在演戲的口氣。

撫子看到他們的反應笑了出來。

「大家在上翠月老師的課時,好像都感到很棘手。特別是鈴木同學,還小聲念了幾句『為什么我非得要上什么花道,我可是升學班耶』。」

戴著銀邊眼鏡的理科少年,用手指推了推鏡框,臉紅成一片。

他們三個,似乎都是在上翠月老師的花道課時,顯得不太順利的學生。

————原來如此,他們應該是不想在花道這門課上被當掉吧……

「我完全搞不懂花道課的內容……我所有科目都想拿滿分,但這樣下去的話,搞不好還會被當掉。」

升學班的鈴木學開口承認。

「我也……一樣……雖然只要問老師就好了,但是我覺得好丟臉,沒辦法自己主動舉手……想說如果是社團活動的話,應該就問得出口吧。」

戀童癖眼鏡女孩,祭文美穗也結結巴巴地跟著開口。

「我想要徹底學習武士道,花道也是武士的學問之一。」

「呵呵呵,我不會生氣啦。亞蘭同學,請老實說吧。」

「我知道了。花道課,我完全聽不懂。太瘋狂了,救救我吧!」

亞蘭手肘貼著身體,手掌在雙肩旁攤開上下晃動,擺出所謂的放棄姿勢。

「花道美麗,讓我感覺到禪和寂寥。左右不對稱真是太棒了。」

亞蘭有著金發碧眼,身高又高,客觀來看應該可以算是個美男子。但因為一口外國口音的日語,和時常會錯意的對話內容,加上常常出現在外國人身上的夸大反應,讓他變成一個「熱衷武道的奇怪老外」,在班上也是一個甘草角色。

「很好,歡迎你加入,亞蘭同學。」

撫子從座位上站起來,以很優雅的動作和亞蘭握手。

「不用加同學,叫我亞蘭就好。」

「請多指教,亞蘭。」

「祭文同學,讓我們一起享受花道吧。請多指教。」

撫子一個一個和前來入社的同學握手。

「鈴木同學,讓我們一起努力在花道課上得到滿分吧。」

「嗯,我會加油的。請你教我。」

大家在握完手以后,都陶陶然地看著撫子。

「那個……我也想要加入耶。」

一直在旁邊靜靜等待的亞莉莎終于開口了。

「卯木同學為什么會想加入花道社呢?」

亞莉莎在上課時非常積極發問,插出來的作品成果也不錯,還受到翠月老師的稱贊。雖然打扮很有辣妹風格,但是上課態度認真,對人也十分和善,在長輩眼中應該很討喜吧。

在這里的人當中,應該是花道成績最好的一個。

「因為我是花道天才啊。」

亞莉莎抬頭挺胸,神氣地揚起下顎,帶點波浪的卷發,隨著她的動作掃過肩膀。

大和聽到后有點擔心。初學者自稱自己是天才,會不會讓撫子覺得不高興呢?

她從自己還沒記憶的幼兒時期就拿起插花用剪刀,以一雙滿是傷痕和老繭的手作為代價,換來連六十幾歲的老師都會為之忌憚的地位。

撫子臉上又露出那個「長輩微笑注視天真晚輩的笑容」,用兩手握住亞莉莎的手。

「歡迎你加入。」

大和看到放下心來。

看來撫子的氣度也比翠月老師還要寬大。

「哈哈哈,這樣握手感覺有點害羞呢。」

亞莉莎看起來的確有點害羞。

「因為今天沒有準備多余的花材給大家用,那我們一起去喝杯茶好了?」

「喝茶的話,是指抹茶圣代、大佛布丁,還是大佛蘇打嗎?」

亞莉莎以開玩笑的口氣回應。

「喔?大佛布丁,這好吃嗎?」

「雖然好吃,不過很貴喔。」

「當然不是啊,那也太貴了啦。奈良車站前就有麥當勞、Mister Donut或是薩莉亞餐廳了吧。」

「咦?山之坊同學也會去家庭餐廳和速食店喔?」

亞莉莎口氣似乎很驚訝。

「哎呀,我還會去咖啡廳呢。」

「山牛蒡同學的確有一種讓人感覺很嚴格的氣質。」

聽到大和這樣說,讀升學班的理科少年鈴木學也表示同意。

「沒錯。」

「真是的……不要在那邊閑聊了,大家快點走啦!」

于是大和和亞由子趕緊收拾起花材。

「呵呵呵,好甜好好吃,真是幸福。」

戀童癖眼鏡少女祭文美穗,一邊吃甜甜圈一邊露出非常幸福的笑容。

「如果學校附近有Mister Donut就好了。」

要坐公車坐到近鐵奈良站,實在是有點麻煩。

「畢竟是觀光地區啊。」

撫子開口回應。

因為學校周圍是觀光地區,所以餐廳大多是以觀光客為目標,價格都不便宜,沒有高中生也能輕松走進去的店。

大佛布丁也一樣,是觀光客遠比當地人多的土產店。雖然聽說很好吃,但一個布丁八百圓,實在是讓人很難下手。

「我家在神戶,所以在近鐵奈良站下車倒是剛好順路。」

鈴木也開口搭話。

「在神戶?坐車來要花兩小時以上吧?」

「是啊,剛好兩小時出頭。」

「我也是坐近鐵在京都下車。一路到四條站都不需要換車,其實很方便呢。」

「啊,對了!那個……大和同學,謝謝你在開學典禮時幫我喝甘茶。」

祭文美穗像是突然想到一樣,開口向大和道謝。

「那沒什么啦。」

「也幫我喝了吧,謝謝你。」

鈴木學也跟進說道。

「你也幫我喝了呢。我真的不太喜歡甘茶,實在是得救了。」

「喔?甘茶?真是very甜。」

亞莉莎也向大和道謝,而亞蘭好像是想起甘茶的味道,表情有些扭曲。

亞莉莎看到后笑了出來。

她那涂上亮麗指甲油的手指,和手腕的念珠真是完全不搭。

「卯木同學是念佛教科吧?爸爸是現住的僧職系男子嗎?我家是這樣呢。」

亞由子面帶笑容地對亞莉莎提問。

「現充?草食系男子?」

大和看起來很不解。亞由子的父親是住持也是個鰥夫,應該不算現實充實。要說是草食系,那大叔又太油膩了點。雖然有點輕浮,但的確是個貨真價實的中年男子。

「意思是現實職業是住持,當和尚的男性啦。」

「喔?原來還有這種說法,我是第一次聽到呢。」

「我家是開葬儀社的。『真是個好葬禮,卯木生命會館』,對這廣告有印象嗎?」

「有耶。」

撫子開口回答。

「的確有。」

亞蘭也表示同意。

「我也有印象。」

「嗯,我也是。」

「我也有聽過這個廣告。」

祭文美穗、鈴木學還有亞由子一起點頭。

「也就是說……你是社長千金喔?」

「不是啦,我不是社長的女兒,是理事長的女兒。我們家并不是公司,而是社團法人,是日本冠婚葬祭互助協會。」

「結果還是千金小姐啊。」

看亞莉莎頂著一頭棕色波浪卷,臉上的妝和指甲上的指甲油一應俱全,加上閃亮亮的耳環和項鏈,一身辣妹風格的打扮,實在很難相信她是千金小姐。

「就說我不是千金小姐,只不過是葬儀社的女兒而已!」

她說話時表情看起來有些不快。

「啊,所以你才會來念佛教科嗎?是為了當葬儀社社長吧?」

大和話一說出口就感到后悔了。

明明才剛說過不是公司而是社團法人,所以不是社長而是理事長,結果自己馬上就搞錯。

不過亞莉莎看起來倒是沒有生氣,反而還點了點頭。

「沒錯,因為我想成為好的葬儀社工作人員,所以才會來佛教科。我們家的生命會館,有九成都是佛教式葬禮。」

「卯木同學很認真呢,和看起……」

雖然亞由子講到一半就閉上嘴巴,但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她想說「和看起來完全不同」。

「那為什么要染成棕發呢?」

撫子開口問了非常理所當然的問題。

「因為我想當個不良少女。」

「不良少女現在已經落伍了吧。反而會讓人對你以貌取人,老實說有點可惜。」

撫子很直接地說道。

「是這樣沒錯啦。我讀小學的時候,同學常常叫我葬儀社葬儀社,我為了叫他們閉嘴,就沖上去咬住其中一個人。結果那時候的級任導師,根本沒問過理由就把我罵了一頓,說先動粗的人不對。我就想,那我就真的當個壞孩子給你看,所以就變這樣了。」

亞莉莎一邊說,一邊咬著火腿起司派。

「那是老師不好。」

大和在旁回應。

「是沒錯,不過成績不好就是我自己的問題了。國中時我根本就不念書,不過寶鳳寺的佛教科,只要是佛教相關人士有寫上名字就能考過。」

「這我也有聽說過,寶鳳寺的升學率很低啊……」

大和嘆了一口氣。

學生全都是笨蛋和怪人的詭異高中,大和當面被中學時代的朋友這樣說,其實自己也這樣想。

因為只要忍過一年,所以是不至于想要直接休學,不過還是會想,如果能時光倒流到入學考時該有多好。

「寶鳳寺的升學班,偏差值有七十五喔。」

鈴木學從旁插嘴。

「咦?是嗎?騙人吧。」

七十五?剛才他是說七十五嗎?

「七十五不是和灘中、洛南還有膳所差不多了?」

「沒錯,和灘中、開成水準相同。而且因為錄取人數少,所以聽說要考進寶鳳寺升學班還比較難。」

但是只有大和一個人感到吃驚,其他人看起來都沒什么感覺。

「大和你不知道嗎?」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因為我和升學班沒什么關系啊。不、不過我們學校數學和國文教科書都很薄耶……」

「二年級照科系分班之后,就會開始上特別升學課程了吧?」

亞由子提出疑問。

「沒錯,二年級開始就會以小班制上特別升學課程了。寶鳳寺的升學班很厲害喔,就連差不多在中間的成績,都可以應屆考上京大。」

「還有人說,如果想考醫學系的話,就要選寶鳳寺的升學班。」

撫子在旁邊追加說明。

「就是這樣。我灘中和寶鳳寺都有考上,但雙親說想當醫生的話,寶鳳寺比灘中好,還說這是一間可以讓人學到身為醫生最重要事物的學校。」

「是、是這樣啊……」

大和因為太過吃驚顯得有點呆滯。

原本以為是笨蛋念的高中,但其實并不是這樣。不選灘中而進入寶鳳寺,原來自已學校的等級有這么高啊。

「我家住在神戶,說真的通學實在是很累。所以就把這一年當成是人生的暑假,好好去享受它吧。」

「那個……我可以問一下嗎?想要在考試中……拿到好成績……應該要怎么念書才好?有沒有什么秘訣之類的?我……考試的成績一直很糟……」

美穗開口發問。

「有秘訣啊,還很簡單喔。」

聽到這句話,全部人都把身體向前傾,并且集中注意力。

可以在考試中取得好成績的秘訣,當然不可以錯過。

「只要把答案全都寫上就好了,這樣就能拿到一百分啦。」

聽完以后,撫子瞪大眼睛一語不發,美穗則是顯得非常失望,而大和忍不住把頭向后仰。

「哈哈哈,祭文同學,你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亞莉莎苦笑了幾聲。

「就、就是啊。」

————真的是這樣沒錯,會期待這種事的自己真是個白癡。

「醫生啊,算是葬儀社的工作伙伴吧。」

聽到亞莉莎這番驚人發言,讓大和被可樂嗆到。可樂跑進氣管,令他咳個不停,實在是很難過。

其他人也一樣被亞莉莎的爆炸性發言給嚇到,只有亞蘭一個人看起來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于是撫子出言糾正。

「卯木同學,你這話似乎不太恰當。這樣一講,好像醫生會故意殺害病人一樣。」

「對不起,我沒有這種意思,只是想到什么就直接講出來了,希望各位不要太在意。」

「不過我能了解卯木同學的意思。雖然我是寺廟的女兒啦,不過有人在醫院里往生時,家人會先聯絡葬儀社,然后葬儀社再把遺體帶回家里。因為這時候家人多半都冷靜不下來,所以多半是由葬儀社和寺廟聯絡。醫院、葬儀社和寺廟,的確很像是工作伙伴。」

「沒錯,我就是想說這個啦。葬儀社的工作種類相當多,從準備供品、預約火葬場、祭壇應該用什么規模,到準備齋戒期完的會餐等等,也要幫忙遺族準備文件。另外聯絡花店也是葬儀社在做。」

「所以才加入花道社?」

「是啊,雖然插花是由花店負責啦,但是對自己經手的東西還是要有點了解比較好吧?而且我覺得自己應該很適合學花道。」

「那下一次要試試花藝嗎?就像喪葬會場或是結婚典禮上會擺的那種華麗花飾。亞由子同學也說想要試試花藝。」

「哇,這真是不錯!謝謝你,山之坊同學。」

亞莉莎外表看來雖然有些輕浮,但是卻十分認真,像大人一樣成熟穩重。

「卯木同學應該可以當好葬儀社人員吧。」

鈴木開口說道。

「叫我亞莉莎就好了。鈴木是要當醫生吧?應該會很辛苦。不過鈴木頭腦看起來很不錯,應該沒問題才對?」

亞莉莎也開口回應。

鈴木成績很好。特別是數理系的學科,可以說是學年頂尖。

「是啊,我會當上醫生。成為醫生只是一個起點,如果我不當醫生的話,我們家的醫院就要破產了啊。」

「咦?為什么?」

亞莉莎很驚訝地發問。

「醫生不是都很有錢嗎?」

亞由子也開口詢問。

「為什么鈴木不當上醫生就會破產了?」

大和也跟著發問。

「我爸爸……就是鈴木醫院的院長啦,在成立醫院的時候,貸了兩代貸款。」

「兩代貸款?有這種東西喔?」

「最久好像可以借五十年的樣子。」

「是借了多少啊?」

「簽了五十年約,一共借了六億。我雙親各還兩億,我負擔的額度就是剩下的三分之一。」

大和感到非常驚訝。

不過并不是只有大和一個人很驚訝,全部人都一樣,以吃驚的眼神看著鈴木。

「不過我們有加入公會保險,所以只要我死了,債務就會自動償清,所以沒問題啦。沒當上醫生的話,大概就要自殺了吧……我開玩笑的。」

高中一年級就背負了兩億圓的債務,沒當上醫生的話,就只能從自殺和破產中二選一。

真是激烈的人生。

————原來如此,所以他才會對成績如此執著。他自己也說了,加入花道社是為了在花道課拿滿分。

因為這話題意外沉重,讓大和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原來這世界上,還有沒辦法自由選擇未來職業的家庭事業存在。因為大和雙親是上班族和銀行行員,對他來說這是前所未見的世界。

「自殺可不是什么好笑的玩笑話。」

亞莉莎開口說道。

「哈哈哈,這也不完全是開玩笑啦。醫生雖然賺得多,但是借錢也借很兇。比如說牙醫,要找沒賠錢的診所還比較困難。每年都有非常多牙醫診所破產喔。」

「騙人的吧,真令人不敢相信。」

「牙醫診所比便利商店還要多,市場早就過度飽和了。」

大和想起自己家附近的牙醫診所數量。

「好像真的是這樣。我家寺廟附近只有兩間便利商店,但是牙醫好像有……三間是吧?大和?」

「不,有四間。醫生真的很辛苦呢……」

聽到大和這樣說,鈴木不禁露出苦笑。

亞莉莎看到這情況,在鈴木背上用力拍了幾下。

「要堅強一點啊!」

「嗯,謝謝你的鼓勵。」

「我的火腿起司派分你一半吧!」

「對不起喔,我的已經吃完了。」

亞由子似乎很不好意思。

「我也吃完了耶,下次我請你吧。」

撫子也跟著說。

「唔,我的也吃完了。」

大和顯得有點慌張。

「不用了啦。和兩億負債比起來,甜甜圈這點小錢實在不算什么,大家的好意我就心領了。不過我真的很高興,謝謝大家。」

「不過這些話,這樣對我們說好嗎?」

「其實這也是我媽叫我要老實說的。雖然我母親是外科醫生,不過醫生常常會被誤認為很有錢不是嗎?她說搞不好會有人看在錢的份上接近我,雖然不是很搶手,但還是要選擇就算知道我身上有兩億債務依然喜歡我的女孩子交往。我看我會一輩子結不了婚吧。」

鈴木一邊苦笑一邊喝著咖啡,他拿著咖啡杯的左手腕上戴著透明的念珠。

那念珠因反光發出的光芒,看在大和眼中,就好像是在責備自己一樣。

他覺得很難受,開始有點坐不住。

「因為我是葬儀社的女兒,所以才來寶鳳寺就讀。那波同學是寺廟的女兒,鈴木是想當醫生,山之坊同學是為了當上掌門人,亞蘭則是想當武士對吧?」

「沒錯,我想當忍者武士功夫摔角手。」

亞蘭很開心地回答。

「祭文同學是為什么來讀寶鳳寺啊?」

亞莉莎開口問美穗。

祭文美穗原本一直瞇著眼睛看向窗外,聽到有人發問突然抬起頭來。

「我……喜歡小孩子……」

「嗯,這我知道。」

這位戀童癖眼鏡少女,看著窗外一名牽著媽媽的手走在路上的小孩,臉上浮現出十分溫柔的表情。

「我……想要當媽媽……」

「什么?」

因為喜歡小孩子,所以想要當媽媽,這還可以理解。

但是因為喜歡小孩子,所以想要當媽媽,這和寶鳳寺到底有什么關系?

難不成是為了結婚生子,所以才想來寶鳳寺找能賺錢的男人嗎?

但眼前這位醫生的兒子,可是個背負兩億債務的少年。他自己也說了,醫生賺得多,但借錢也借得兇。

「這個……因為寶鳳寺的綜合學習課,會去寶鳳寺幼稚園實習……高中生就可以去幼稚園實習……而且寶鳳寺的短期大學有幼教系,可以直接升上去……我想要當幼稚園老師!」

祭文美穗結結巴巴地解釋。

「但是想直升短期大學還要經過考核,成績不夠好的話就沒辦法升上去……我腦袋實在是不怎么好,所以想盡可能努力獲得高分……」

她說完后露出一個非常隨和的笑容。

就連看起來很內向、沒什么主見,似乎什么都沒在想的祭文美穗,都有非常明確的未來目標。

而且還不是夢想那種曖昧的東西。他們全都很清楚了解自己未來要做什么。

同學們左手上戴的念珠,全部都閃閃發光,好像是要照亮他們的未來一樣。

這讓大和感到莫名心虛,于是把沒有戴上念珠的左手,放到桌子底下藏起來。

自從上學第一次忘了戴念珠之后,他就一直把念珠放在床頭。而大和不戴念珠,其實也不是有什么非常明確的理由存在。

如果硬要說的話,那就是這種手環型的念珠戴在手上的顆粒感,讓大和覺得不是很舒服吧。

「那高原你呢?」

亞莉沙終于問到大和。

「我嗎……是因為感冒沒辦法考本來要考的學校,預備的學校也沒考上……結果就報考有第二次招生的寶鳳寺,然后就考上了……所以其實并沒有什么將來的夢想還是目標……該怎么說,就是剛好吧……」

「這是Fate!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亞蘭一邊說,一邊把吸管拿在手上像指揮棒一樣揮動,看起來很高興。

「他到底是在說什么啊?」

亞莉莎和撫子很小聲的交頭接耳。

「等一下喔,我查看看。他剛才說的菲特,是這樣拼嗎?意思是命運、緣分。嗯,命運和緣分在英文是同一個單字啊。意思就是大和跟寶鳳寺有緣啦。」

亞由子開口解說。

「啊,所以才會鏘鏘鏘鏘啊,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吧?終于搞懂了。」

亞莉莎邊說邊點頭。

「緣分啊,的確沒錯。」

撫子也開口表示同意。

大和則是露出苦笑。緣分還是命運什么的,他實在是搞不太懂是什么意思。

「緣分原本是佛教用語,而命運就是指天生注定的宿命啦。」

大和聽到這番話,感覺有點喪氣。

————我可不需要這種宿命啊……

雖然用上宿命這個詞,有點像是「宿命的對決」感覺好像很帥,但他還是希望念一所普通的高中,渡過普通的高中生活。

大和將裝甜甜圈的紙袋揉成一團。

「差不多該走了吧?」

「說得也是,往三宮的快車也差不多要開了。」

于是大家開始整理座位,收拾垃圾。

這時亞莉莎突然停在柜臺前。

「等我一下,五秒鐘就好。」

大和心想這里明明是先付賬的速食店,她想要做什么呢?結果一看之下,她居然拿出錢包,丟了幾個零錢進募款箱里。

因為亞莉莎的外表看起來并不怎么關心社會,所以她把十圓丟進募款箱的樣子實在是很讓人意外。

其他人的感覺大概也是一樣,正在柜臺前付賬的中年女性,也以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盯著亞莉莎看。

「你在看什么啊?」

因為被亞莉莎狠狠瞪了一下,所以大和很老實地道歉。

「對不起,只是感覺有點吃驚。」

「這就是自利利他。把錢丟進去,我就會覺得自己做了好事,而這些錢也會用在讓別人感到幸福的事情上啊。」

自利利他。這是之前住持說過的「我幸福,你也幸福」、「對我好,對你也好」的佛教思考方式吧。

「沒錯,這就是二利圓滿。我也捐一點錢吧。」

亞由子說完,就把零錢丟進募款箱。

「我也來捐好了。」

「鈴木同學不用捐啦。一塊錢只要有兩億個,就是兩億圓了耶。不過我也來捐好了。」

撫子也丟了百元硬幣進募款箱,她手腕上的念珠還亮了一下。

「這是為了不幸的孩子在募款啊……那我也捐好了……」

喜歡小孩子的美穗說完,也把零錢投入募款箱里。

「那我也來捐吧,這就是所謂WINWIN,真是太棒了。」

亞蘭也丟了硬幣進募款箱,是一個五十美分的硬幣。

「WINWIN是什么意思啊?」

大和小聲地問鈴木。有關英文的問題,問他最合適了吧。

「我贏了,你也贏了……應該是這樣吧?這算是經濟用語,也就是所謂的雙贏關系。我還是捐一點好了,雖然就只有一點。」

鈴木丟了大約五枚十圓硬幣進去。

大和沒辦法抵抗這種好像不捐錢就不行的氣氛,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丟了一圓、五圓和十圓硬幣進募款箱。

————真是浪費錢啊。

丟進募款箱里的不過是一點小錢,但是自己卻感到十分在意,大和覺得有點丟臉,完全沒有「自己做了好事」的感覺。

他覺得輸贏這種東西,就是有輸才會有贏,怎么可能會有我贏你也贏這種事。那不就像是運動會上比賽賽跑時,大家一起跨過終點線一樣嗎?賽跑就是跑得快的人會贏才對啊。

————我的氣量真小啊。

他覺得其他同學看起來都很偉大,而自己卻這么渺小,因此感覺有些心痛。

走出店門口后,大家一起朝著近鐵奈良站前進。

「啊!」

美穗突然停下腳步。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可以看到有個外國觀光客正牽著小孩子走在路上,而那名小孩因為跌倒開始放聲大哭。

「糟糕了!」

美穗跑向小孩子,向他打了一聲招呼,然后蹲到小孩眼前,拿出自己折的紙鶴遞給他。

「送給你。」

眼前這名金發碧眼,看起來就像法國娃娃一樣的少女,被突如其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