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臺版 轉自 深夜讀書會

購書人:深夜讀書會

深夜讀書會出品

讀書群:714435342

高原大和現在感到十分驚訝。

他一直以為所謂的開學典禮,就是到體育館里面,坐在折椅上,聽著臺上的大人訓話,一邊起立、坐下、敬禮,然后還要唱校歌和國歌的無聊儀式。

至少大和在幼稚園、小學和中學時經歷的開學典禮都是這么回事。

但是私立寶鳳寺學園高級中學的開學典禮卻不一樣。

雖然不會令人感覺無聊,但典禮進行的方式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真的是令大和十分驚訝。

大和現在正在一間寺廟內,而且還身處于邊邊角角的地方。

明明新生應該是開學典禮的主角才對,但他們全部都被安排在寺廟的角落。

穿西裝打領帶的家長們也站在旁邊,大家都很好奇地看著寺廟本殿。

本殿里和尚們的大光頭整整齊齊地以相等間距排列,并且傳出高低起伏十分一致的念經聲。

在本殿正面的佛像周圍,有閃著黑色光澤的扶手,而天花板上則吊著閃動金光的裝飾,巨大的花瓶里插著令人望之儼然的花朵,和一般人對寺廟陰沉又充滿線香味的印象完全相反,可說十分熱鬧。

寺廟占地十分廣大,空間看起來大概可以踢個五人制足球(不過真要踢五人制足球的話,香油錢箱和插著線香的巨大香爐就顯得很礙事了)。

因為同時也是觀光寺廟,所以可以看到許多前來游玩的觀光客,在寺廟里求簽、買護身符,然后在佛像前雙手合十拜一拜后便走出寺廟。

如果再把視線移向門口的話,還可以看到幾匹鹿正在吃從游客手上要到的鹿仙貝。

「這是開學典禮吧?」

大和小聲地對站在旁邊的那波亞由子發問。

周圍的氣氛完全不像是開學典禮。在大和眼中,這根本就像是在舉辦祭典一樣。

「因為寶鳳寺的體育館太小了,所以要和灌佛會一起辦,老師剛才不是有說過嗎?」

亞由子是個一雙大眼睛讓人印象十分深刻的女孩。她的個子不高,大概只到大和肩膀附近。

一頭短短的黑色鮑伯頭突顯出她端正的五官,看起來可愛到連偶像歌手都會自嘆不如。現在身上那套全新的制服也很適合她,讓她看起來更加可愛。

不過對大和來說,亞由子是從小就住在附近的鄰居,雖然覺得她的確是個可愛的女孩,但是因為看習慣了,所以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有多漂亮。

「干貨?你是說海帶和香菇嗎?」

「是灌佛會!灌溉的灌,佛陀的佛,就是佛誕日!老師剛剛才說過吧,你都沒在聽嗎?」

「是沒在聽。」

「這在入學說明會也有講過吧?」

「我是第二次招生進來的。入學手續辦完時,說明會早就結束啦。」

其實大和會進入寶鳳寺就讀,是一連串不幸和巧合的結果。

原本打算當作備胎的私立高中居然落榜了,真正想進的市立高中卻因為感冒而無法應考,于是只好趕忙尋找還有二次招生的學校應考,最后考上了私立寶鳳寺學園高級中學。

他對寶鳳寺高中的認知就只有升學率不高,佛教相關人士只要寫得出名字就能入學,還有學校里面都是怪人和寺廟的小孩等等,可以說是有嚴重偏見的情報。

雖然說是佛教學校,不過大和是考進普通科,所以他原本也以為自己會有一個很一般的高中生活。不,正確來說,應該是他希望自己會有。

然而從班導開始就已經不太一般了,因為老師居然是一個身穿袈裟的和尚。

他一看到導師頂著一個大光頭,就感覺自己像是穿越到異世界一樣,腦袋完全停擺,根本沒辦法思考。

「大和你真是的。所謂的灌佛會,也稱之為佛誕,就是佛祖的生日啦。」

「就是佛教的圣誕節嗎?」

「啊,原來這樣講就好了啊。讓我上了一課,謝啦。」

「真不愧是寺廟的女兒。」

亞由子是高原家附近龍庵寺的獨生女。她父親是寺里的住持,以前曾經教過附近的小孩念書。現在雖然已經沒有開補習班了,但大和以前可是念過好一陣子。根據大和母親的說法,費用似乎非常低廉。

「在這所學校里,寺廟的女兒可是一點也不稀奇呢。」

這時和尚們念完了經,而站在本殿角落的學長學姐們突然唱起歌來。是一首節奏非常慢,聽了會讓人想睡的歌。因為只有清唱沒有伴奏,所以歌聽起來顯得更為和緩。

「為什么要在廟里唱民歌啊?」

「這是詠歌注一啦。也就是用短歌形式唱出佛教智慧的歌。」

「就像圣歌一樣?」

「對,就是這樣。」

鈴鈴鈴,響起一陣像是伴奏的鈴聲。

「完全聽不出唱得好不好,甚至連是不是日文都聽不出來耶。」

「當然是日文。有人說想要把詠歌學好,甚至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不過學長姐的詠歌唱得很好呢,真不愧是佛教學校。」

雖然兩人是在儀式當中聊天,但因為旁邊有許多觀光客喧嘩,所以倒也沒有人制止他們。

————為什么大家都表現得這么自然呢?正常來說應該會很驚訝吧,因為都是佛教相關人士嗎?

大和轉頭張望了一下四周。

在大和前面有一名金發碧眼的少年,他那對藍色瞳孔里似乎閃閃發光,好像很感興趣似地看著本殿。

「這就是所謂的禪,所謂的寂寥吧。太令人興奮了。」

他自言自語的語氣聽起來似乎很感動。

「這可不是禪宗。」

一名站在他身旁像是日本娃娃的女孩子,很干脆地指出他的錯誤。這名美少女留著一頭蓋住背部的黑色長發,抬頭挺胸地直視正前方。

不管是那對細長的黑色雙眸也好、端正的鼻梁也好,還是那像是櫻花花瓣的小嘴,那宛如圖畫一般的美少女,可以說是鶴立雞群。

明明穿著同樣款式的制服,不對,正因為穿著同樣款式的制服,才更顯得她和其他普通女高中生不同。

————這人看起來好像也是佛教相關人士吧。所以將來會出家當尼姑嗎?感覺好可惜喔,她那頭黑發這么漂亮,以后居然要剃成大光頭。

「那個,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大和小聲地對旁邊的亞由子發問。

在通往本殿的樓梯前面,石板路中央放著一個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東西。

是一個沒有墻壁的正方型小房間,大小大概和狗屋差不多,中間擺放著一個全裸的少年人像。這個全裸的少年人像站在一個臉盆中間,臉盆里面裝著茶色的液體。

這個沒有墻壁的狗屋,屋頂上裝飾了許多花,看得出應該是十分重要的東西。但如果是很重要的東西,為什么會直接放在石板路上呢?

「可以啊,要問什么?」

「那個狗屋里的尿尿小童是什么啊?有什么特別的意義嗎?」

聽到他這句話,四周的學生似乎都倒抽了一口氣,并且以責難的眼神看向大和。這種不知道該說是受不了,還是看不起,冷然的氣氛讓他感到瑟縮。

還有人刻意咳了幾聲像是要提醒他一樣,讓他縮起了脖子。

————嗯,我果然說錯話了吧。

亞由子雙肩不停抖動,用雙手掩住嘴巴低下頭,拼命忍住不要大笑出聲。

「真差勁!」

站在大和斜前方的黑發少女出聲斥責。她皺起眉頭擺出一副輕視的表情,看起來美到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這么美麗的少女,應該要在天主教女子高中當學生會長才對,但卻受限于佛教相關人士身份只能來這所學校就讀,實在是讓人為她感到遺憾。

「那個叫做花御堂,是表現佛祖出生在藍毗尼時的情況。」

亞由子壓低聲音告訴大和。

「所以說?」

「里面那個是佛祖的佛像啦。」

大和不禁陷入沉默。

他剛剛才聽說,灌佛會就是慶祝佛祖誕辰的節日。

也就是說,那個狗屋里面的尿尿小童,就是這個祭典的主角。

「但、但是里面那個茶色的液體。嗯……那個……看起來很像小便啊……而且佛祖全身脫光光了耶。」

亞由子聽完,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時,許多輕視和責難的眼神,令大和感到陣陣刺痛。

不是佛教相關人士的學生,是不是只有大和一個人呢?

「沒有全身脫光光吧,腰上不是纏著布嗎?佛祖在出生后馬上走了七步,然后右手指天,左手指地,說了『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喔。」

原來如此,花御堂里面那尊佛像,的確是右手立起食指,擺出準備要開打的姿勢,像是叫人「放馬過來」一樣,而另一只手卻指著地板。

「那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偉大的意思。」

「才剛出生的嬰兒就說這種話喔?」

雖然大和腦袋里浮現這么早就得了中二病這種想法,但是他并沒有說出口。

現在旁人責難的眼神就已經讓他很難過了,他可不想再講出會讓自己處境更糟糕的發言。

「那個像小便一樣的液體又是什么?」

旁邊馬上又傳來許多咳嗽聲。

又是在提醒大和說話要小心。

「那是甘茶。因為傳說佛祖出生時,降下了有如甘露一般的雨水,所以才會用這種方式重現。」

就在這時,一陣鈴聲響起,一名穿著西裝看起來像幼稚園老師的女性,拉著一頭白象走在前頭,許多小朋友跟在后面走了出來。

小朋友們頭上戴著金色飾品,打扮得非常隆重。鈴聲就是從他們頭上戴的金冠傳出來的。

他們穿著和服、褲裙,再加上草鞋,看起來不是很方便移動。所以有些小朋友臉上的表情不太高興,但也有些小朋友因為能夠盛裝打扮而感到很興奮的樣子。

每個孩子都有化妝,而且奇怪的是,他們都在眉毛上方畫了黑色的圓點。

在NHK大河劇中登場,自稱臣的公卿們臉上也是化著這種妝。

白象腳底下有滑輪,只要老師一拉繩子就會跟著移動。象牙左右各有三根,看起來有些詭異。

「好可愛……」

一名原本靜靜觀賞儀式進行的女學生不禁開口這樣說。是一名頭發很蓬松,感覺應該很穩重的女生。雖然她的五官十分端正,但受到臉上戴的黑框眼鏡影響,結果變得不太顯眼。

可愛?那只白象可愛?明明看起來這么詭異?它一共有六根象牙,新月狀的瞳孔呈現灰色,看起來就像是死魚眼一樣耶。到底是要怎么看,才會覺得那只白象可愛啊?

「那是什么啊?主題樂園的游行隊伍嗎?有好多古人耶。」

大和壓低音量向亞由子問道。

「大和你真是的,為什么要一一對儀式做出這么好笑的吐槽啊。那是稚子隊伍啦。」

「在我看來只覺得是扮裝古人。他們臉上有化妝,而且還是圓眉毛。」

「等等,我查一下喔……那個叫做位星,是一種身份的代表,和圓眉毛一樣。」

「扮裝古人和白象嗎……」

「寶鳳寺幼稚園的學生,啊?好可愛,真的好可愛喔。」

眼鏡女孩開口說道。看來她口中所說的可愛,并不是指那只白象,而是在說這些穿著褲裙、和服和金冠,打扮得十分隆重的小朋友們。看來眼鏡女孩似乎有喜歡年幼小孩的癖好,她已經興奮到差點跳起來了。

這時亞由子開口對大和解說。

「那只白象,是傳說佛祖的母親摩耶夫人,在懷孕前夢到有一只白象跑進自己身體里,然后才懷了佛祖。因為這則故事,所以才以這種方式重現。而稚子隊伍呢,是灌佛會一定會有的儀式。據說是因為小孩的靈魂非常純潔,所以才會有這種儀式。」

「足球比賽的時候,球員入場也會牽著小朋友出來對吧?是不是和這個一樣啊?」

「啊,說得沒錯。嗯,就是這樣啦。」

頭戴金色飾品的小朋友們,在花御堂前停下來,然后用水勺舀起佛像腳下的甘茶,往佛像身上潑去。

看到狗屋底下被潑得全都是水,大和終于了解為什么要直接放在地上了。

接下來,頭上戴著像是飯碗倒掛過來的金色飾品,穿著巫女服的女學生把紙杯拿給潑完甘茶的小朋友。

紅色褲裙配上白色和服,還穿著輕透上衣的巫女。為什么應該在神社的巫女,會出現在寺廟里面呢?

小朋友們慢慢喝著紙杯里裝的液體,然后臉上浮現高興的笑容。

因為想再喝一杯,甚至有小朋友一口氣喝了好幾杯,氣氛感覺非常溫馨。

「那里面是什么?是什么好喝的嗎?」

「是甘茶啦,對小孩子來說應該很好喝吧。」

「那些人應該是巫女吧?」

「對啊。」

「為什么寺廟里會有巫女啊?」

「巫女并不是只在神社里啊。而且她們身上穿的不是巫女服,是名為水干的服裝。我想那些巫女應該是就讀寶鳳寺的學姐才對。」

「搞不懂啊。」

大和腦中的常識受到巨大沖擊,現在整個腦袋都發出慘叫聲。

光輝亮麗豪華無比的寺廟。

和尚念的經。

學長姐的詠歌。

狗屋里的尿尿小童。

看起來很詭異的茶色液體。

化著圓眉毛妝角色扮演的小朋友。

詭異的白象。

寺廟出現巫女。

這些事讓大和陷入慌亂之中。明明是來參加高中普通科的開學典禮,怎么會碰上這么不可思議的情況呢?

「請用。這是甘茶,很好喝喔。」

大和看到身穿巫女服的學姐,朝自己遞出紙杯,于是就反射性地接了下來。

紙杯里面裝著非常濃稠的茶色液體,看起來味道就不怎么樣。

「這個真的可以喝嗎?」

雖然覺得看起來和感冒糖漿很像,不過大和并沒有說出口。

他把紙杯拿到鼻子前面聞了聞,聞起來有一點藥味。雖然說是甘茶,但看起來感覺很苦。

「是可以喝啦,不過我實在不太喜歡。但是現在非得喝下去才行。」

亞由子接過紙杯以后,喝了一小口,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扭曲。

「討厭啦,真的好甜。」

前面那個一直喊著「禪」的金發少年,雖然拿起紙杯大口喝下去,但是之后翻起白眼,看起來好像很難過。也許是知道這地方是神圣的場所,所以沒有直接吐出來,但他就像被嗆到一樣咳個不停。

其實類似的情況在四周不斷出現,大家喝下去之后不是不斷咳嗽,就是板起一張臉。這絕對不是喝到好喝飲料的反應。

于是大和可以了解,紙杯里面的液體,味道想必是在大家預料之外。

小孩會開開心心喝下去,但高中生喝到卻會苦著一張臉的飲料。

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如果很甜的話,應該是很好喝才對,但其他人的反應實在是太奇妙了。

「這么難喝嗎?」

「是不會難喝啦,但是太甜了,我實在不喜歡。得花粉癥的人不是會喝甜茶嗎?喝起來就像那個。」

因為大和沒有花粉癥,所以聽完亞由子的解說后,還是無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味道。

不過,他剛才親眼看到小朋友喝的時候露出很好喝的樣子,里面甚至還有人再要一杯,所以應該是不至于喝不下去才對。

「知道了,我替你喝,杯子給我。」

他從亞由子手上接過紙杯,一口氣全喝下去。

「咦?那是我喝剩的耶,這樣好嗎?間接……討厭,好丟臉喔。」

亞由子羞紅了臉,用其他人根本聽不到的音量,說出間接接吻這四個字。

雖然滿臉通紅的亞由子看起來很可愛,不過大和現在可沒有余力去欣賞。因為甘茶超乎想象的味道,這些液體差點就要從他的胃里逆流出來,不過他還是努力吞了下去。

「這是什么東西啊?有夠甜!好像加了一大堆糖一樣。」

「好喝嗎?」

「不好喝,太甜反而讓人喝得很難過。味道很像小時候感冒時,小兒科會開的感冒糖漿。雖然小孩子喝得下去,但我實在不覺得這好喝。雖然不是喝不下去的味道,不過這是茶吧?真是讓人不敢相信,這世界上居然會有這么甜的飲料。」

「你好像美食特派員喔。等一下,我查看看喔。」

亞由子拿出手機連上網路,并且開始搜尋。

「網路上說甘茶的甜度是砂糖的八百倍。」

「八百倍?怎么可能啊,不是八倍嗎?」

「你等等喔,我換個網頁看看……這個是寫一千倍呢。」

「比砂糖甜一千倍嗎?」

大和看著自己手上的紙杯。

想象把一千顆方糖丟進里面的樣子,讓他感覺有一點反胃。

「這不會讓人得糖尿病嗎?」

「應該不會吧。上面還寫著可以當作零熱量甜味料,用在糖尿病患者的飲食調味上。」

「這樣啊,那應該是沒問題吧。反正也沒有毒,而且是很神圣的飲料呢。」

說完,他把自己那一杯也一口氣喝下去。

連喉嚨深處都感覺到甜味,還打了一聲有怪味的嗝。

「是不至于喝不下去啦……沒錯。」

簡直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

「請把我的也喝下去吧。」

剛才大喊寂寥和禪的金發少年開口拜托大和。

「對不起,有人喝過的我不太能接受。」

外國少年聳了聳肩嘆口氣,然后板著一張臉把剩下的甘茶喝下肚。

「剛才不是喝了我喝過的……」

「亞由子的沒關系。」

「你們在交往嗎?」

因為背后有人搭話,于是大和轉過頭去,看到一名染棕發戴耳環,臉上化妝一應俱全,打扮成辣妹的少女。

雖然這名打扮華麗的少女,和充滿線香味的佛教學校感覺完全搭不起來,不過看她身穿寶鳳寺的制服,而且人又站在這里,所以她應該是跟自己同班的同學吧。

「這、這、這……才、才沒有交往啦。」

亞由子說話結結巴巴,而且還緊張到雙手不停甩動。害羞的亞由子真是非常可愛。

「應該說是青梅竹馬吧……不過國三念不同班就是了……」

雖然大和跟亞由子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但聽到有人這樣問,感覺好像自己和亞由子變得更親密了,讓他有點開心。

「對了,這可以拜托你嗎?我還沒有喝過啦,能不能幫我喝掉?」

這名辣妹風格的少女拜托大和。

「好啊。」

大和從她手中接下紙杯,大口喝下里面的甘茶,然后把紙杯遞回去。

「謝謝你,我實在是不太喜歡甘茶,剛才真的很傷腦筋。」

從她原本就知道甘茶是什么味道來看,她果然也是佛教相關人士吧。

「那、那個……能不能也幫我喝?」

眼鏡女孩一邊輕聲拜托大和,一邊把紙杯遞出來。

「我知道了,讓我來喝吧。」

他大口喝完甘茶,然后把空空如也的紙杯交還給喜歡小孩的眼鏡女孩。

「我的能不能也拜托你?」

一名個子很高的眼鏡少年也把紙杯遞給大和。

「沒問題。」

「拜托,你也有點分寸吧,這也喝太多了啦。」

雖然亞由子看起來很擔心,不過大和還是努力喝了下去。他已經滿肚子都是甘茶了。

「哎呀,小哥你喝得很豪爽耶,要不要再來一杯啊?」

身穿巫女服手拿水壺的學姐,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走過來,把水壺舉到和眼睛差不多高的位置給大和看。

這景象感覺好像在哪看過,應該是警察劇中一定會出現的場景。就是在昏暗的小酒吧里,公關小姐對扮成客人的刑警勸酒的場景。

雖然現在人在光輝亮麗豪華無比的莊嚴寺廟里,但總覺得氣氛突然變得有些下流。

「不、不用了,我、我喝飽了。」

「不要這樣說,再來一杯嘛。」

于是大和手上的紙杯,又被倒進滿滿一杯甘茶。

————唔,我已經喝不下了。

大和小心翼翼地把倒得滿滿的紙杯放到嘴邊,把杯里的甘茶吸進嘴里。感覺嘴巴里好像被涂滿蜂蜜一樣,好甜。

————如果蛀牙的話要怎么辦啊。

他拿出面紙按在嘴巴上。胃袋不停蠕動,感覺很不舒服。

原本大和很樂觀的以為,就算是佛教學校,但自己是念普通科,應該能渡過普通的高中生活才對。但未來他將會知道,這種樂觀的想法簡直可比甘茶,而且比面紙還要不堪一擊。不過他現在還沒有發現。

詠歌是以五七五音節唱出佛教教條,日本佛教特有的形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