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雙手抱花(實體書特典 A)

第一卷 雙手抱花(實體書特典 A)

「……總覺得不對」

平靜的下午。我喝著美味的紅茶,愉快地閑聊著。這時,克羅說出這句話站了起來。

嘛,克羅說出不著邊際的話已經算是日常了。不過我沒有什么好的預感。

「不對是指什么不對?」

「……陣型……吧?」

啊,果然要演變成麻煩事了。你看,克羅明明回答了問題,謎卻變多了。已經變成了這種莫名其妙的狀況……

而實際上,在場的除了我和克羅還有一個人,在旁邊事不關己地喝著紅茶。

「所以說,希羅!執行計畫 B!」

「計畫 B 是什么?」

「不知道,隨口說的!」

「原來如此」

提案者卻沒有計劃!?希羅也是,為什么會點頭?

就和以前約好的一樣,今天是我、克羅和希羅三個人準備一起喝茶。我們來到了上次那個空中庭園……看上去是不可能平穩結束的樣子。

克羅和希羅接著進行了眼神交流,然后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兩個人相互點起頭來。

接著希羅輕輕揮了揮手指,桌子和紅茶就消失了,『我正坐著的椅子的形狀』發生了變化。

到剛才位置還是非常普通的單人椅,不知道為什么變成了像公園里的長凳那樣橫向上很長的椅子。簡直就像旁邊有人要坐下一樣……好,逃走吧。

咦?好奇怪……身體不能動彈?怎么回事?這是你們動了什么手腳吧?是用魔法在控制吧?

克羅和希羅以兩人夾著我的形式,坐到了變長的椅子上。

「嗯。這樣就完美了!」

「什么東西完美了!?」

「……作戰 R 吧?」

「剛才是不是說過計畫 B?」

完全是一時興起的克羅,坐到我旁邊后就變得笑嘻嘻的。她的樣子非常可愛,讓人不禁心跳加速。

事已至此,也沒有辦法。逃不掉這事我很明白,關于這一點已經放棄了。

不過……為什么要『抱住我的右胳膊』啊!?軟軟的……不對!

「克,克羅!?你這是……」

「嗯~快人君好溫暖~」

「不是,我沒有在問你感想……」

克羅緊貼過來,好像把臉貼著我的胳膊一樣。我感覺著自己發燙的臉和她說話,然而克羅卻完全沒有在乎的樣子,顯得很開心。

不,不妙。雖然自己也不清楚有什么不妙的,總之不妙。

因為緊貼著,我感受著克羅的提問,腦袋像是發熱一樣迷糊著。即使這樣我也在努力冷靜下來,然而殘酷的是進一步的追擊襲來了。

「……」

「喂!希羅你又在做什么!?」

「是計畫 B」

「所以計畫 B 到底是什么!?喂,碰到了……」

在克羅抱住的胳膊的另一側……的左胳膊,希羅也學著克羅抱了過來。貼在胳膊上的棉花糖一樣的觸感,毫無疑問是希羅的……

啊哇哇哇。

「嗯,這樣就完美了呢!

「什么完美?」

「誒?現在快人君『雙手為花』,原本就是想要形成這種陣型的吧?」(譯注:這里克羅說的是『両手が花』。特典標題為『両手に花』,意思是比喻一名男性帶著兩名女性)

「是雙手抱花。雙手為花那是怪物啦!?不對,說到底那只是比喻,不是指物理上貼到兩只手上啊!?」

「是這樣嗎?……嘛,不管了不管了,來,繼續喝茶吧」

我在被美少女和美女夾成三明治的狀況下手忙腳亂。我的叫聲沒有傳達給笑著的克羅。克羅說完繼續喝茶之后,希羅揮一揮手指,在我們面前出現了長桌子……前面也被堵上了。真的已經逃不掉了。

「哼哼哼,其實我為了今天準備好了新品的巖燒小蛋糕」

「……為什么呢,有種非常糟糕的預感」

一如既往地推銷巖燒小蛋糕……我最近挺認真的有在考慮,克羅的真實身份說不定不是冥王而是巖燒小蛋糕的精靈?

嘛,拿出巖燒小蛋糕是一如既往的事情。這一點并沒有問題……問題是「新品」這個詞。

聽到這個詞,我的腦子里浮現出了以前吃過的芥末滿溢的巖燒小蛋糕。希望不要來那種的,至少來一個正常的新品……

「為什么是『銀色』!?」

不對勁啊,我知道的巖燒小蛋糕是茶色。不,就算正常來考慮也應該是茶色為基本吧。

嘛,當然也有見過橙色的面包之類的。往食材里加入一些東西改變顏色并不是什么很少見的事情。

不過,那個……能讓顏色變成『金屬銀』的食材是什么?是混進去了水銀嗎?會死人的哦?嗯,沒有錯,這不是可以吃下的東西。

「來來,快人君,來吃~」

「……」

克羅滿面笑容說出的話,聽起來仿佛死刑宣告一樣。不對不對,不行的吧,這個?這顏色,不是人類可以吃的啊!?

想要逃走。不過要是說不想吃的話,克羅大概會傷心吧。雖然不想看到克羅傷心的面孔,然而也并不像把這個可怕的物體放進嘴里。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陷入了死鎖狀態。

「……不是,你看……我兩只手都沒法……」

我迫不得已只能這么說。事實上我現在的狀態就是右胳膊被克羅,左胳膊被希羅抱著。兩個人好像也沒放手的意思,這還算是不錯的急中生智吧?

「那就『喂你吃吧』」

「……」

……現實是無情的。克羅聽到我的話,笑著抓起巖燒小蛋糕拿到我的嘴邊。

被可愛的美少女喂東西吃的美妙場景。應該是非常幸福的狀況。……如果喂的食物不是通向地獄的單程票的話……

「來,快人君,啊~」

「……啊~」

被可愛的克羅的表情打敗,我感受著全身的寒意慢慢地張開了發抖的嘴巴。

放到嘴里的銀色塊狀物。從外表無法想像的柔軟……并且是毛骨悚然的『難吃』。

「……」

「快人君?」

這個味道到底是什么啊?把泥水熬干,包上一層巧克力,涂上紅辣椒和生奶油的醬……酸甜苦辣所有味道渾然一體,形成令人恐懼的味道在口中擴散開來。

胃里好像要倒流一樣。整個身體都在拒絕這個食物。別說咽下去,甚至不想要咀嚼。

即使如此,也拼命地,流著眼淚地抱著死亡的決心咽下去了。我紊亂地呼吸著,感到了努力度過了難關的安心之后,慢慢對著克羅問道。

「……克,克羅……這個,你試吃過嗎?」

「沒有哦,我想讓快人第一個吃到……」

「……這,這樣啊……那個啊,這個……唔咕!?」

……難吃得要死。正當我要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嘴巴里被放進去了『下一份』。

再次襲來的空前絕后的味道可能是觸發了腦子的防衛本能。我的意識迅速遠去。

「快,快人君!?沒事吧!?振作點!」

「……克羅……下次……要……試吃……」

「快人君————————!?」

在逐漸消失的意識之中,稍微移動視線往旁邊瞄了一眼……在那里,是學著克羅往我嘴里塞進銀色巖燒小蛋糕的犯人,疑惑地歪著腦袋。

希羅……果然是你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