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對你的心意

第一卷 第五章 對你的心意

火之月 8 日,我醒得很早。起床時,窗外還有些昏暗。看了下懷表,時間是六點。

嘛,雖然醒得早,但和在地球那時玩電腦看電視之類的熬夜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相比,就寢時間也變早了,所以并沒有睡眠不足的感覺。

雖然健康生活很好,不過也差不多是時候想要一種娛樂手段了。下次有機會上街的時候,說不定可以買些書來看看。

想著這些事情,我走出房間,看到走廊的窗外,忽然好像直覺一樣在腦袋里浮現出某個念頭。

……中午開始會下雨。

不知道為什么會冒出這樣的念頭。看著太陽剛剛升起的天空,今天應該是一般的晴天。雖然不清楚理由……我卻有接近確信的預感。不過到最后我也沒明白這種感覺到底是什么。我搖了搖頭切換了思緒,往洗手間過去洗臉了。

時刻快到正午的時候,克羅好像理所當然一樣靠在房間里的沙發上,晃悠悠地擺著腳。我和克羅閑聊著。今天克羅很少見地白天過來了,不過說實話我已經習慣了克羅突然出現了,所以沒有吐槽。

「嗯?好像下雨了呢~」

「……誒?」

在我享受著悠閑時光時,克羅小聲地說了一句。我看向窗外……之前不久還晴朗的天空已經布滿了烏云,能看到有小小的水滴————也就是雨打在了窗上。

和早晨腦子里閃過的直覺一樣下起了雨。看到這個場景,消失了一次的疑問再次浮現出來。同時,腦袋里又閃過一個念頭。

……夜里雨會停。

又是這樣……還是不知道為什么會這么想,但是有種接近確信的預感。這到底是?

「咦?快人君……有『魔力』出來了」

「……誒?」

「嗯,沒有錯。不像之前是那種微弱的感覺,而是好好地纏繞著魔力。使用魔法的準備工作看來已經做好了呢」

在克羅指出之后,我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不過因為魔力本來就是肉眼看不見的,所以外表上并沒有變化。只是,在視覺之外確實感受到了變化。盡管比起纏繞著相似的克羅的魔力那時更加稀薄,所以至今為止都沒注意到,不過確實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周圍纏繞著什么東西。

「確實,你這么一說,似乎是感覺到魔力了」

「因為身體還沒有適應,可能還會有一些違和感,不能靈活地操作……不過過個兩天左右就能靈巧地操作魔力了。到那時就終于能使用魔法了」

「哦哦……」

正如同克羅所說,自己雖然有纏繞著魔力的感覺,卻無法操作魔力。不,準確的說是自己感覺能做到,而實際上魔力卻不會順利地移動。

按克羅說的,這是身體還沒有適應纏繞著魔力的狀態。要比喻的話,就是嬰兒剛剛能用自己的雙腳站立時的那種狀態一樣,會慢慢變得能夠操作自己的魔力的。

「……說起來,有件很有趣的事」

「嗯?」

「從異世界來的人們,可能是因為生長環境不同,幾乎所有人都能使用特殊的魔法哦」

「特殊的魔法?」

正為自己終于能站在使用魔法的起跑線上而感動時,克羅微笑著說出了讓人在意的話。

從異世界來的人類可以使用特殊的魔法,或者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之類的,在輕小說之類的召喚作品里面算得上是王道了。這個世界似乎也是這樣子的。

「嗯。比方說被稱為初代勇者的『小光』,能夠進行魔力的物質化……也就是把魔力變成劍、盾之類,準確來說是礦物的東西。當然,算上我在內,魔族也有很多能做到類似的事情的。不過,比起把魔力變成火和水之類的,要變成鐵這類的東西魔力消費量要多很多,用人類的魔力量一般是做不到的。不過,小光用不多的魔力就能做到這點」

「嗯……」

「而且,小光僅僅在使用這個魔法的時候,不需要術式……魔法陣。物質化是高級的魔法,所以不是高位魔族應該是不能夠省略術式的。不過小光剛學會魔法的時候好像就能做到了」

「這個,并不只是說初代勇者比較特別?」

初代勇者似乎可以比高位魔族更加高效地行使原本沒有高位魔族級別的能力就不能使用的魔法。

不過,僅從這點并不能判斷這是因為她是異世界人才能做到的,還是因為她是初代勇者才能做到的。

「嗯。還有幾個其他過去的勇者,沒有回到原來的世界而是留在了這個世界上。他們也能使用特殊的魔法。有個人完全不會用其他的魔法,卻能使用相當于爵位級魔族的轉移魔法;還有個人魔力量明明很少,卻唯獨水屬性能夠行使大魔法。雖然每個人不一樣……不過大家都能用原本人類很難使用的魔法」

「也就是說我也能用什么與眾不同的魔法嗎?」

「嗯,可能性很大哦。魔力覺醒之后,有沒有什么『不可思議的感覺』?就是感覺自己能做到某些事情,或者有些部分和平時感覺不一樣之類的……」

「……說起來……」

克羅詢問之后,我腦袋里浮現出來的是今天早上以及不久前感受到的不可思議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能通過接近確信的預感了解到天氣的變化……

我把這事告訴克羅后,克羅手扶著下巴,變成了好像在思索什么的表情。

「能了解天氣的變化?嗯,預知系……來說太過于限定了,天氣操作……也并沒有改變天氣……說起來,快人君有『希羅的祝福』……說不定……」

克羅就那樣小聲嘀咕了幾句,一小會兒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樣看向我這里。

「快人君,有件事我想稍微試試看行嗎?」

「誒?啊,嗯」

「那,抱歉了」

「!?嗚,嗚哇……」

克羅似乎是想要測試什么東西……恐怕是和我魔法相關的吧。聽她說完,我點頭同意后,克羅把手掌心朝向我這里,緊接著一股龐大的壓力朝我的身體襲來。好像周圍的空氣全都變成了鉛一樣的東西似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

雖然不知道克羅在做什么,不過身體完全不能動彈很難受……

「……快人君,在這個狀態下能移動身體嗎?」

開什么玩笑……在這種好像被混凝土固定住的狀態下,怎么可能可以移動身體……不對?感覺沉重的感覺比剛才變輕了,感覺使一把勁的話還是能動的。

聽到克羅說完,我試著動彈身體。一開始我完全動不了,而一小段時間之后,或許是因為克羅減輕了壓力,感覺從仿佛被混凝土固定住一樣的壓迫感,變成了好像在沉重的泥土中那樣。于是我變得可以稍微移動身體了。

「……」

「!?」

緊接著,全身爬過一陣寒氣。

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那是一種非常討厭的感覺。好像全身都被鋒利的刀子指著一樣……不,是比那樣還要可怕的多的恐懼。

和靜靜看著我這里的金瞳對上眼睛的瞬間,我感覺我的思考被涂成了如同被吞噬一樣的深邃的黑暗。

……要被殺掉了。

因為這極端的恐懼,腦子里接連浮現出過去發生的事情。和父母生活的回憶,父母因事故而去世時的事情,從那以后褪色的日常,還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的事情……

在理解了那些是走馬燈之后,緊接著覆蓋全身的絕望的感覺就消失了。身體失去力氣,從膝蓋開始垮下,接著因為重力撞到地板……的前一刻被抱住了。

「抱歉啊,快人君。很害怕吧?」

「……克羅?」

為了讓我安心而溫柔地講話的克羅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可怕的樣子,而是回到了平時那種溫暖而讓人安心的氛圍。

我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腦袋還眩暈著,沒法順暢地思考。

「為了確認快人君的能力,我稍微往魔力里面注入了一點殺意。真的對不起了」

克羅溫柔地摸著我的頭道出了謝罪。

稍微注入了一點殺意……光是這樣就會浮現走馬燈,真是駭人聽聞啊。該說真不愧是冥王嗎……

「沒事吧?有哪里痛嗎?」

「……感覺頭暈暈的」

「因為用高密度的魔力施加了壓力,所以暈魔力了吧……稍微休息一會兒就會好的」

克羅說完,我的身體輕飄飄地浮了起來,移動到了床上。接著,我的頭被放到了同樣移動到床上的克羅的腿上,以膝枕的形式躺下了。

克羅為了讓我平靜下來,再次撫摸著我的頭,用平靜的聲音告訴我。

「真的對不起了。不過,這樣就知道了快人君有什么樣的能力了」

「……是這樣嗎?」

「嗯。快人君可以非常敏銳地讀取周圍的魔力,以至于甚至可以感知到魔力中蘊含的『微弱的感情』。現在你能用魔力所以一下子變得敏銳很多了,不過之前大概也是下意識中有讀取到吧?」

「魔力中蘊含的感情?」

克羅輕柔的細語聲給我的心帶來了安心感。好像在霧靄之中的思考也逐漸恢復過來。

「嗯。魔力是相當受到使用者感情的影響的。帶有敵意的魔力會給其他人帶來威壓,相反地,帶有慈愛的魔力則會給人安心感。快人君對這種魔力蘊含的感情有別人成倍的敏感。來到這邊的是世界之后有沒有這種感覺?這個人很好說話,或者這個人很難說話之類的。這就是快人君從魔力中下意識地讀取到對方對自己所抱有的感情,我是這么認為的」

這么一說,之前確實有過這種感覺。莉莉亞宅邸里的傭人們里面,既有覺得好說話的,也有莫名覺得難以搭話的。

這似乎就好像感覺氛圍和氣息一樣,我自身會在下意識中讀取對方魔力中蘊含的感情。

原來如此,在克羅身邊就會感到不可思議的安心,這原來是因為讀取了她對我帶有好意的感情嗎。

「也就是說,我對感知系的魔法有適應性?」

「唔~按照我的預想,大概不是感知……」

「嗯?」

「你和希羅能『正常對話』也是這樣的。剛剛我用高密度的魔力施加壓力時,快人君稍微可以動彈吧?那個,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誒?」

「那是相當于使用魔力來束縛一樣的。如果憑借人類的魔力的話,一般來說是一點都動不了的。快人君是『感知』到我的魔力里沒有蘊含敵意,逐漸去『適應』了」

說起來,希羅好像也說過類似的事情。好像是『那個適應力能說是才能』什么的……這莫非是在說這件事情么?

剛才好像被關在混凝土里面一樣身體不能動彈的時候,似乎并不是克羅中途減弱了力量,而是我適應了克羅地魔力所以才能動的。

「能了解天氣的變化,應該也是讀取了空氣中的魔力……能做到這點應該是多虧了『希羅的祝福』吧?」

「唔,所以概括來說的話?」

「是很有趣的能力哦。雖然要看你怎么用,不過真的能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哦。比如說……」

聽她說,可以將自己的魔力擴散到很遠的區域探知生物。聽她說,可以讀取對方魔力的移動預測攻擊。聽她說,可以和語言不通的生物實現交流。

能感知魔力并適應的魔法……要稱呼的話該說是感應系魔法吧?說實話,關于克羅舉出的這些例子,我對是否能做到這些感到半信半疑。不過,或許這確實是與眾不同的魔法。

話說,膝枕還要持續多久啊?

「嗯?快人君想要多久都可以……就這樣睡個午覺也可以哦?」

「……」

看上去我是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來了。克羅的回應是非常有魅力的提議。不如說,可能有今天早起的原因,因為太舒服我已經開始迷糊了。可能也有暈魔力的影響,雖然我頭暈已經消退下去了,但是仍有疲勞感,現在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火之月 13 日,來到這個世界之后過了兩周了。剛開始的一周真的是接連的吃驚和混亂,感覺眨眼之間就過去了。不過,人類果然還是會適應環境的生物。我也漸漸地適應了未知的世界里的生活。

即使如此,變化還是有的。要說特別大的變化的話,就是這一點吧。盡管只有簡單的,但我已經學會使用魔法了。接受克羅指導的我,比楠和柚木更快學會使用魔法。現在已經可以使用保持著魔力行使的無變換魔法的基礎……使手掌大小的東西浮在空中的程度。

楠和柚木正在看著克羅制作的魔法入門書,練習著認識自己的魔力。按莉莉亞的判斷,再過一周應該就可以使用了。克羅寫的魔法入門書,照莉莉亞的說法,是『拿到魔法學院去的話會發生革命』的等級,拜其所賜我們三人都以破格的速度在魔法的學習上取得著進展。

克羅還是老樣子,每天晚上會來到我房間,指導我魔法,愉快地閑聊……在我心里,這可能是最開心的一段時光。

「啊,對了。快人君,明天你有空嗎?」

「嗯?說是明天……一直到回去之前基本都閑著?」

克羅忽然說出那樣的話,是在魔法練習告一段落的時候。

是又想到了什么不著邊際的事情了嗎?可以的話希望不是什么太讓人操勞的事情……

「你看,之前不是說過下次我們兩個人去玩嘛」

「啊,嗯,是有說過」

那是以前克羅訪問莉莉亞的宅邸那次,在回去的時候對我耳語的事情。

看著想起這事而點頭的我,克羅露出滿面笑容繼續說道。

「所以啊,明天,和我『約會』吧!」

「……哈?」

克羅說話不著邊際是一如既往的事情,不過這次說的更上一層樓。

怎么說呢,雖然很慚愧……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邀請約會。

火之月 14 日,我站在了王都的噴泉前面。

昨天突然被克羅邀請一起去玩之后,很快就決定今天一整天和克羅在王都逛街了。

克羅果然關于約會也有偏頗的知識,撒著嬌說「必須從碰頭開始」。于是,我就像這樣在和克羅初次相遇的噴泉前面等著和克羅碰頭。

太陽升到了頂端,我看了下懷表,再過一會兒就要到午飯的飯點了……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

要和平時總是突然出現的人碰頭會有一種奇妙的心情。像這樣我等待克羅的狀況很新鮮。克羅好像是想要來一遍「抱歉,久等了?」「沒有,我才剛來」這種戀愛劇中常見的對話,于是決定讓我先到地方去等她。

眺望了一會兒街上的行人后,好像慣例的套路那樣聽到了后方傳來的聽慣了的聲音。

「快人君,抱歉,久等了?」

「……沒有,我才剛……來?」

「嗯?」

我說著克羅想聽到的臺詞回過頭去,緊接著我的思考就停止了。

出現在面前的克羅的服裝不是她平時穿著的寬大的長外套。給人高級的印象的白色全蕾絲短袖襯衫,還有能看到白瓷一樣漂亮的素足的棕色短褲。黑色的無袖上衣是過膝的長度,和白色的襯衫搭配起來,形成了輕裝可愛的打扮。

……怎么辦,實在太可愛了。已經到讓我覺得成為蘿莉控也沒有關系的程度了……

「快人君?」

「啊,不是……因為打扮和平時不一樣,稍微驚到了」

「啊~原來是這樣。怎么樣?合適嗎?」

「啊,嗯。和你很配」

「哎嘿嘿,謝謝!」

我覺得這時候露出靦腆的笑容是犯規的。啊,不妙。感覺變得緊張起來了。

都 21 歲了,這事自己覺得也有點丟臉。我和女性兩人出門的經歷只有一次。而且那一次還是和露娜瑪麗亞出門的那件事。說不定可以說實質上一次都沒有了。約會更是人生第一次。哪怕克羅的感覺里只是「一起去玩」這種程度的認識,我不感到緊張才奇怪。

而且,即使不偏袒地看,克羅也是不得了的美少女。即使我已經習慣和她聊天了,當看到克羅對著我露出可愛的笑容,臉上還是不禁聚集起了熱量。

「說,說起來,克羅那么有名,在街上走沒有問題嗎」

總之先用其他話題試著逃掉。這并不是因為直接出發的話就做不到好好說話這種膽小鬼的理由。

克羅是魔界頂點的一角,冥王。在過去的勇者祭已經被大家知道了相貌,是非常有名的存在……用原來世界的感覺來說,就像是天皇陛下之類的出現在街上,是很容易演變成大騷動的……目前并沒有感覺周圍有什么嘈雜的感覺。為什么?

情報隱蔽的魔法應該不過是讓第三者無法得到情報的魔法。

「呼呼呼,準備萬全!我已經施加了認知阻礙和情報隱蔽的魔法。如果直接對話的話能認出是我,否則的話是認不出來的!」

好像說著「嗯哼」一樣,克羅挺著小小的胸說道……得意的表情可愛到讓人不爽。

話說回來,認知阻礙的魔法嗎……從這個單詞來看總覺得能想像出來。原來還有這種魔法啊……

「嗯~關于那個魔法有好多還不太明白的。總之就是克羅是冥王這事不會暴露給行人他們嗎?」

「嗯。不如說是看到我也不會覺得有不對勁……嘛,就是會自然地把我們當作在街上行走的人們,這種感覺吧」

「感覺好像懂了,又感覺好像沒懂……」

「啊哈哈,那個先不管了,是時候出發了吧!」

按照克羅的說明,認知阻礙魔法就是,即使別人看到冥王走在街上,也會認識成自然的……和平時沒有區別的光景吧?嘛,就算仔細去想大概也沒法理解理論……克羅是冥王這件事,不直接對話的話就不會發現,即使與對方直接對話,因為有情報隱蔽的魔法所以不會擴散給第三者。所以,在這次約會中,不會發展成克羅是冥王這種騷動。有魔法總之很厲害這種程度的認識就可以了吧。

「說起來,今天要去哪兒?」

順帶一提,這次的約會(?)是克羅帶領我。

原本是應該由我這個男人做護花使者的,然而我來到這個世界才兩周多一點,上街的次數也只有能數清的程度,所以很難勝任。

于是,就成了常來新法尼亞王國玩的克羅帶著我到處轉悠這樣子。

「這一塊地方有很多店,要逛附近也可以。不過快到午飯時間了,再往前走一點就到了有很多飲食類的攤子集中的地方,我們先到那邊去吧」

「哦哦,這個世界的攤子啊……感覺很有趣」

「嗯嗯。新法尼亞王國的飲食文化很先進的,好吃的東西可多了~」

看著克羅快樂的笑嘻嘻的臉,我也不禁笑了出來點頭同意。

或許是克羅純真開朗的性格和我被動的性格相性很好,我和她在一起就會自然地露出笑容。

「那么,出~發!」

「誒?喂,克羅!?」

「嗯?怎么了?」

克羅一邊活潑地宣言著,一邊用自然的動作握住了我的右手。

「那,那個,手……」

「一般約會不是牽著手走路的嗎?」

「確實是這么說……」

「那就沒問題了呢!那走吧!」

「……啊,啊啊……」

像是非常理所當然一樣,克羅使勁地拉著我手往前走過去。

喂,你是不是太沒有防備了,克羅!!話說,手小小的,軟軟的……啊,又開始緊張了……今天的精神疲勞看來是停不下來了……

克羅帶著我抵達的區域里人很多,氣氛很熱鬧。聽到攤子這個詞,我的印象是原本的世界里見到的慶典上的那種攤子,而這里比起慶典攤子,說是商店街更加合適。幾個小店排在路的左右兩側,路上的行人也流露出像是在自家一樣輕松愉快的氛圍。

一邊走著,一邊聽克羅告訴我。我以前出門買東西去的區域里,因為附近有很多貴族的宅邸,所以排開的多是以衣服和家俱類為中心的高級店。訪問的客流也以富裕的人為主。

相反,現在這一塊則是靠近冒險者公會和集合住宅,街上的店鋪是飲食店和重視廉價的店,和高級店街相比更有熱鬧的感覺。

到了午餐時間,不只是行人多,這邊那邊的店里都飄來刺激食欲的香氣。

在克羅推薦的用木頭建造的小店前面,排著木制的長椅和桌子。這種面向大眾的飯店的氛圍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

「中午好~」

「哎呀?這不是冥王殿下嗎。歡迎歡迎」

克羅站在店門口,露出明朗的笑容搭話之后,店里走出來一位看上去人很好的四十歲左右的女性。就和克羅剛才說的一樣,似乎直接對話的話就能認出克羅。這位像是店主的女性笑著迎接了我們。

「我來吃午飯了~」

「一直以來都謝謝惠顧了。哎呀?那邊是冥王的熟人嗎?」

「嗯,叫快人君,是異世界的人」

「啊,說起來有傳聞說今年除了勇者還有其他異世界的人過來呢。歡迎光臨,要吃飽喝足啊」

「啊,好的,謝謝」

似乎不管在哪個世界,大嬸的對話技能都很高。隨著輕快的對話,我和克羅被領到一個兩人桌前面對面坐下。這家店似乎沒有菜單,只有一種料理。店主帶我們就坐之后,接著就去開始下廚了。

幾分鐘過去后,端來了發出肉的香味,用色澤漂亮的面包夾住的肉和各色蔬菜……也就是所謂的潛艇堡。大片的面包里夾著的分量滿滿當當,從外觀上看也是一道豪爽的菜。這看上去真不錯。

「久等了,這是特制『赤熊』三明治!請用」(譯注:レッドベアー (Red bear),是異世界作品里常見的魔物種類。)

「哇~」

「……」

是我聽錯了嗎……剛剛大嬸是說了 Red Bear 嗎?Bear 就是指那個熊肉嗎?啊不,這個世界里面熊肉可能是很常見的東西,日本也聽說過有這樣的專賣店……但畢竟是第一次吃,再怎么說第一口也會猶豫。里面是熊肉這事,可以的話真希望是吃了一口之后才知道……

大嬸并不知道我內心的糾結,端出料理之后很快就走開了。克羅也沒有在意的樣子,開始津津有味地吃起了赤熊三明治。

「快人君不吃嗎?很好吃了」

「……我開動了」

要改變認識。這里是異世界,和原來的世界常識不一樣。而且原來的世界……即使是日本也有熊肉的店,吃起來肯定好吃的。

至少不是連味道都無法想像的那種來路不明的怪物肉,就當作還不錯吧。

「……好吃」

「是吧!這家店的東西真的很好吃的~」

雖然有聽說熊肉有臭味而且腥味很重,這里的肉卻完全沒有那種臭味。甚至讓人以為是高級品。肉的味道本身非常清淡,因此與大量的蔬菜和甜辣醬十分相配,并且和外觀的體積相反并不覺得難以消化。配合著烤得有點硬的面包的香味,讓我吃了一口還想吃下一口。

克羅微笑著看著我猛吃的樣子,忽然看向周圍,疑惑地歪著頭小聲說道。

「……感覺今天人有點少啊」

「是嗎?我覺得已經夠熱鬧了,平時人還要多嗎」

「嗯。這邊離冒險者公會很近,到午飯時間應該更擁擠的……今天都沒看到多少冒險者呢」

這么一說,確實感覺沒看到有帶著武器穿著鎧甲的那種像是冒險者一樣的人。

或許是聽到了克羅的嘟囔,店主大嬸停下了擦拭旁邊桌子的手靠近這里。

「說到這個啊,好像是北邊的山上有人目擊到了雙足飛龍群。今天早上冒險者公會和騎士團共同出發討伐的樣子」

「誒~雙足飛龍在城市附近筑巢可真少見呢」

「那,那不是很不妙嗎……」

雙足飛龍……是翅膀和手一體化的翼龍,在奇幻作品中常見的魔物。

要是我被襲擊的話感覺一擊都頂不住,這么可怕的東西,聽大嬸的意思,似乎在相當近的地方被目擊到了。而且,已經成群的話,是不是會對這里也產生損害?

我想著這些,戰戰兢兢地詢問道。克羅露出微笑告訴我。

「沒事的。雙足飛龍在龍種里面算是智力低下的,是很弱的魔物哦」

「是,是這樣啊……」

「小哥,可不能當真哦。在冥王殿下看來,雙足飛龍大概就和小蟲子一樣,不過對人類來說即使是一只都是可怕的魔物了。所以騎士團和冒險者才會早早前往討伐」

「……」

克羅很隨意地說雙足飛龍是很弱的魔物,然后大嬸苦笑著訂正了。

嗯~那樣的話果然會變成相當大規模的討伐戰吧。騎士團和冒險者里面可能也會產生人員傷亡。

騎士團和冒險者中并沒有熟人……不過,如果說讓克羅去討伐的話,那樣不就可以沒有人員傷亡一瞬間地解決掉了嗎?

「……快人君。我大概明白你在想什么,那樣子是不行的」

「……誒?」

克羅察覺出我的想法,用和到剛才為止輕松的樣子不同的,認真的聲音告訴我。

「這是在這個國家發生的問題。我不應該輕率地去插手」

「……」

「確實,就像快人君想的一樣,如果我過去的話一瞬間就能結束。哪怕雙足飛龍有一百只一千只都能很快消滅。不過,那樣子是不行的」

靜靜而鄭重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里。筆直注視我的金瞳,包含著身為王的確實的威嚴。

「既然選擇了王政的形式,在國內發生的問題就必須盡力用國家的力量去解決。如果一直依靠魔族的話,不僅會失信于民,而且還會毀壞魔族和人族『對等』的關系。當然,如果有正式的援助請求的話我會答應,如果我判斷是只有人類難以解決的事態的話也會幫忙……除此之外的情況,即使是身為六王的我,也不能沒有理由就到處插手的」

「……」

我甚至都沒有產生反駁的想法。確實,我腦子里的想法都只是感情論,克羅說的話在各方面都是正確的。看到這副模樣,我切實感受到克羅遠遠比我年長,并且想法非常成熟。

這么說完后,克羅嚴肅的表情放松下來,露出了讓我安心般的微笑。

「嘛,我覺得是沒問題的。這個國家的騎士有很多優秀的人,而且地方也很近,補給應該能做得很到位吧」

「……有克羅這么說,那就放心了」

「是啊是啊。以這邊為據點的冒險者也是個個精強,不會輸給雙足飛龍的」

吃完午飯,我和克羅一起起身去結帳。

攤子基本上來說是在購買商品時就要付錢的,事實上這家店一般也是先結帳的。

只是,店主大嬸似乎相當信任克羅,所以吃完再結帳也是 OK 的。

「我吃飽了~很好吃哦」

「啊,克羅。我來請」

「誒?不用客氣。是我邀請的,所以我來付吧~」

「不,這有點……」

克羅正想到大嬸那里去付錢,我趕忙拿出錢包和她說。但克羅卻表示說她來請客就好。不過,再怎么說也是約會,雖然克羅更年長,但是讓外表是少女的克羅請客也是不好意思的。

「沒關系,別看我這樣,我還是有點錢的」

「有點錢啊。這個世界還有比冥王殿下更有錢的人嗎?」

「誒?克羅那么有錢的嗎?」

克羅平時不穿戴飾品,吃的東西也幾乎都是庶民派的點心,沒有有錢人的印象……聽大嬸的語氣,似乎是稱得上世界首富的有錢人。

果然是因為克羅是冥王嗎?不過冥王的收入源是什么呢?

「你不知道嗎?冥王殿下是『魔法具的開創者』哦。那自然是富得流油」

「……啊」

聽到大嬸下一句話我就明白了。

在這個世界擁有最高的市場占有率的圣蒂奇魔法具商會……那里的會長是賽克斯的部下,賽克斯又是克羅的家人。仔細回想起來,賽克斯說了商會的會長是自己的部下,卻沒有說圣蒂奇魔法具商會是自己的商會。

創建了圣蒂奇魔法具商會原來是克羅啊……也就是說,克羅是世界第一的大企業的名譽會長那樣的地位。那當然是很有錢啊……

「……」

「快人君?」

「……克羅,這里還是讓我來付錢好不好?」

「誒?為什么?」

我已經知道克羅有錢了,也明白了她有錢的理由。

不過,我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小小的身為男人的自尊的,至少飯錢還是想要自己出。雖然說我現在的錢是莉莉亞給的而不是我自己掙的,感覺自己做的事情也沒什么意義……

我這么想著提議道。克羅疑惑地歪過腦袋。平時我這邊的什么事都能看透的克羅會這么做非常的少見……說不定她只有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

「……冥王殿下。詢問這件事的理由實在是太不知趣了」

「誒?是這樣嗎?」

「是啊是啊。男人這種生物,有時后就是會有些無法退讓的矜持。你說是吧?小哥」

「唔……是的」

大嬸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小小的虛榮心,樂呵呵地說道。克羅的腦袋歪得更厲害了。

「那么,總計是 12R……看在小哥的男子氣概的份上,就便宜一點算你 10R 吧」

「謝謝。給」

「收到。謝謝光臨,有空再來啊」

換算成日元是人均 600,考慮到分量,這是非常合理的價格。味道也不錯,下次回頭再來吃吧。雖然覺得會被大嬸拿這次的事情開玩笑,所以有點不安……

付完帳,我拉著表情依舊疑惑的克羅的手離開了店門口。

「那么接下來去哪里呢?」

「是啊~剛吃完飯,悠閑地逛逛各種各樣的店吧。啊,來點飲料怎么樣?」

兩人再次走上了滿是攤子的大路。克羅姑且是聽了大嬸的建議,沒有追問剛才那件事情。我松了口氣,手撫著胸前點頭贊同克羅的建議。

飲料方面克羅好像也有推薦的店,她拉著我的手走向了一間像是小小的蔬菜攤的店。

「中午好~有密封果嗎?」

「原來是冥王殿下,歡迎光臨。密封果對吧。有不錯的」

克羅似乎還是這家店的常客,男性店主看到克羅就露出了笑容。看來克羅是相當頻繁地訪問這塊地方。

店主聽到克羅的話之后,取出了一個直徑大概 30cm 的黑球。

那就是叫密封果的東西吧?看起來好像鐵球一樣的說……

「打洞怎么辦?」

「我這邊來就行。吸管要兩根」

「好的」

本來這次我也想付錢的,不過克羅說著「這次得讓我請」不肯退讓,于是我就老老實實讓她請了。

話說回來……這個世界也有吸管啊。素材是什么呢?應該不會是塑膠。看顏色應該是木頭?或者是這種形狀的草?說不定這也是過去的勇者傳下來的東西。

「話說回來,這是什么啊克羅?」

「這個叫密封果,里面滿滿的都是果汁哦。因為被硬殼裹著,一般是打開一個小口子喝果汁」

也就是像椰子那樣的東西嗎?這么一說看起來也有點椰子的感覺……除了漆黑的顏色之外……

「殼的強度大概和鐵差不多吧?也有人拿來做鎧甲的素材的」

「……那要怎么開洞啊?」

訂正,不是像椰子那樣的東西……而是和椰子相似卻又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試著摸了摸,確實感覺非常硬。重量雖然不如鐵球,但比看上去要重。不過,和鐵一樣的強度,到底是怎么開洞啊?沒有錐子是不行的吧?

「誒?就這樣啊?」

「……哈?」

克羅理所當然一樣地輕輕用手戳進密封果的殼,很簡單就開了個洞……稍微整理一下情報吧。

密封果是椰子一樣的里面有果汁的水果,果殼的強度和鐵差不多,能用做鎧甲的素材。然后克羅輕易用手指就打開了洞……也就是克羅手指能戳穿鐵嗎?啥啊好可怕。

「喂,等等。克羅,那個……只有一個,為什么吸管有兩根?」

「誒?約會的話,是兩個人喝同一份飲料的吧?」

「……」

啊,完了!應該早一點注意到的。

克羅不僅有偏頗的知識,而且到了戀愛關系相關就更是超不熟悉。

所以,這就是那個,用兩根吸管喝一份飲料,情侶會做的那個事情。

「來,快人君,一起喝吧!」

「……」

不不,稍微等等。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這里不是咖啡館,也不是誰的房間,是有大量行人往來的下午的道路正中央。

在這種情況下,在這里一起喝那個?這已經完全是懲罰游戲的說!?會因為羞恥心想死的!

「不是,我……」

「……快人君,不想和我……一起喝嗎?」

「……喝。嗯」

原本試圖想點辦法擺脫這個羞恥的場面,結果看到露出寂寞的表情盯著我看的克羅的眼睛,幾秒就淪陷了。退路……無處可逃!

消沉地耷拉下肩膀……我在后面的幾分鐘之間,進行了名為「在道路正中央和克羅一起喝果汁」的羞恥 play。

原來如此,密封果的果汁很美味……不過這種狀況下,是嘗不出味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