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那位王的名字是……

第一卷 第四章 那位王的名字是……

原本期待著和希羅喝茶的時候人會少下去,結果很遺憾的,神殿入口還是有大量的貴族和神官,花了一番功夫才找著了莉莉亞。到處都有穿著看上去很貴的衣服的貴族,所以我走路時要花心思注意不碰到他們,是有一點累的。

「抱歉,久等了」

「辛苦了,快人」

不久,在神殿入口附近匯合之后,莉莉亞用溫和的笑臉迎接了我。

人好像還在增加著。我們決定趁著還能動彈,趕緊走到馬車邊上,邊走邊說著。

「哎?宮間學長手里拿著的是什么啊?」

為了優先匯合,我沒把小瓶子收到魔法箱里,而是拿在了手上。柚木注意到了這個小瓶子。

「誒?啊,這個是從希羅……女神那兒拿來的紅茶葉」

我回答之后,不知道為什么走在前面的莉莉亞和露娜瑪麗亞停下了腳步。

「……快人,你剛剛說什么?」

「誒?我說這個小瓶子是女神那兒拿來的……」

「……宮間先生,你是用了什么樣的手段,讓初次見面的女神這么中意你的?」

「誒,那個……只是一邊喝茶一邊閑聊而已……」

「「和女神喝茶!?」」

我沒有多想的回答,似乎對兩個人來說是難以置信的樣子。莉莉亞和露娜瑪麗亞睜大了雙眼回過頭來。

咦?感覺這種情況,雖然只是大概,好像是我做了一般情況下難以想像的事情一樣。

「……露娜……我們來過這里幾次了?別說喝茶了,我好像都沒和女神有像樣的對話……」

「大小姐……要保持平常心……這不是大小姐做錯了什么,應該只是宮間先生的社交力太高的緣故」

「啊,那個……這個說得太夸張了……真的只是聊了一會兒天」

「宮間先生,和女神有交流,就是在神界得到了一定的信賴的證據。在重視橫向關系的貴族社會里面考慮的話,這已經算得上是一種權威了」

「……」

誒誒誒誒誒!?感覺事情變得非常夸張了!?

沒,沒有沒有,真的是誤會。我和希羅能要好,全都是那個蘿莉魔族的本事。就算你們覺得我社交力很厲害……

至于莉莉亞,已經露出尊敬的眼神了,必須得盡快解開誤會……

「不是,莉莉亞你誤……」

「哎呀哎呀,這不是阿爾伯特公爵殿下嗎」

在絕妙的時機有什么東西來了!?

「真巧啊,杜卡斯伯爵」

「上次見面還是昨天的晚會呢。阿爾伯特公爵殿下也是來接受祝福的?」

「嗯,正好剛剛結束」

搶掉我解開誤會的機會而登場的,好像是一名叫杜卡斯的伯爵。

穿著相當閃閃發光裝飾繁多的衣服,好像在說自己是貴族一樣的感覺。好厲害啊,身體大概有我兩倍大……在橫向上。大概是那個吧,半獸人和人類的混血,那種感覺的樣子。

「宮間先生,我大概感覺出你在想什么了……不過這是純血的人類」

好像察覺了我的想法,露娜瑪麗亞小聲地對我說。

看來這個人只是長得胖而已。這樣的話……這個體型是不是不太健康啊。配合著周遭大量的人,給人很強的壓迫感。雖然不是初次見面能說出口的話,我覺得他應該少吃點油炸食品。

「異世界的公主們也在一起嗎。哎呀,有魅力,真好啊」

「「!?」」

「美麗的阿爾伯特公爵殿下自然不說,異世界的公主們穿上法衣肯定也很配吧。真是想拜見一下」

杜卡斯伯爵看向我們這邊,好像是把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感覺,看著楠和柚木咧著豐滿的臉笑道。

嗚哇……笑出來之后更加厲害了,簡直像蟾蜍一樣。楠和柚木明顯在害怕。能夠露出如此忠于欲望的眼神,真是個厲害的人啊。

暴露在像是來回舔舐般的視線下實在是不好受,于是我往前走了一步,插進了杜卡斯伯爵和兩個人中間。

「嗯?」

嘛,算是預料之中的結果。杜卡斯伯爵看著走進視線范圍的我,明顯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初次見面,伯爵。我是異世界的宮間快人。很抱歉打斷你們說話,但我這邊還沒有打過招呼,所以」

「……呵,我失禮了。因為太不起眼,我還以為是馬車的車夫之類的呢」

哦哦,迅速被 Diss 了。這種一目了然的區別對待,在某種意義上簡直讓人佩服。

然而很不巧的是,我不僅習慣了這種這種反應,而且多虧了見過了亞哈特他們的關系,就算被瞪也完全感覺不到威壓感。于是我保持著笑容回應道。

「很抱歉長得這么寒磣。因為我是從和貴族社會無緣的世界過來的年輕人,如果禮儀做得不到位的話希望可以得到原諒」

「……哼」

「位高則任重《Noblesse oblige》」這么漂亮的一句話跑去哪里了啊。雖然知道你很生氣,至少也打個招呼吧。不過,杜卡斯伯爵也不能用擋著楠和柚木所以很不爽這種理由,讓表面上滿臉笑容彎腰打招呼的我閃到一邊,所以只能露出怨恨的視線移開眼睛。

到最后,他也沒回打招呼,和莉莉亞說了一兩句話之后就離開了。真的怎么說呢,感覺像是教科書式的廢物貴族一樣。

「宮間先生,干得漂亮」

「……真是個好懂的人啊」

「就和你想像的一樣,他是以好色出名的伯爵……在昨晚的晚會上好像也好多次想和楠小姐和柚木小姐搭訕的樣子」

「對自己的欲望忠實到這種程度,怎么說呢,真是厲害呢……對了,你們兩個沒事吧?」

「啊,沒事。謝謝宮間」

「嗚嗚,我應付不來那個人」

看樣子,在兩個人心里,那個蟾蜍伯爵已經是有陰影的等級了。她們明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從我后面走了出來。

那個笑真的是厲害,連我這個男人都快長出雞皮疙瘩了,對女性就更麻煩了吧。能夠冷靜處置的莉莉亞不愧是貴族。

「嘛,接近大小姐的男人都是那種樣子的」

「不要說出來……露娜」

「這里還是依靠宮間先生吸引良緣的力量比較好吧?」

「嗚嗚,真羨慕快人」

說起來以前有聽說過這事。莉莉亞雖然是王族,但是作為當主還是新任的公爵,在所謂的培養人脈上費了一番心思。

對貴族來說,橫向的關系重要到可以說是等同于力量。莉莉亞雖然有王家這一個特大的關系,但是因為當過騎士團員,在那段時間遠離了社交界,所以除了王宮之外,和擁有強大權威的對象之間的聯系并不算很多。

「也就是說宮間學長是招財貓呢!」

「陽菜,招財貓是什么?」

「招來財運和人運……也就是所謂招福的,在我們故鄉的開運的擺設」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只要對著快人祈禱……」

「可是不會靈驗的啊!?」

因為柚木說了多余的事情,莉莉亞合起雙手,做出了祈禱的姿勢看向我這里。就算做了這種事情也什么效果都沒有的啊!

嘛,莉莉亞當然也不是認真在做,很快就苦笑著走了起來。我正想著對著事情的起因——柚木抱怨一句……這時我注意到了。不知何時捏著我衣袖的柚木的手指,和明朗的笑容相反,在輕輕地顫抖著。

是啊,總是會不知不覺中忘掉,這個人是我們當中最年輕的。在笑容里藏著的不安說不定也是最大的。在第一天晚上還有聽到啜泣的聲音……

「今后再有那種家伙出現的話,躲到我背后就好了。雖然不那么可靠……嘛,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

說完這些,我假裝沒注意到握住衣服的力量稍微變大了一點,合著柚木的腳步走了起來。

我要保護你,這種帥氣的話是說不出口的。不過就算我是膽小鬼,也算是相對年長的男人,偶爾也得要一次面子。如果這樣做就能讓她的不安減輕的話……就算我不是這種性格,今后也得稍稍努力一些啊。

「……謝謝……還有,剛才的學長……很帥……」

聽到了小聲說話的柚木的聲音,我有了稍微帶給她一些安心的實感,同樣露出了微笑。

盡管遇上了一些麻煩,我們穿過了神殿前最擁擠的地方。正當覺得再走一點人就會變少的時候,傳來一陣很大的聲音。

「來了!時間女神來了!」

隨著這個聲音,吵鬧聲逐漸開始變大。神殿前的人們朝著這里一齊走了過來。

為什么……是這個時間?真是的……

「大小姐,宮間先生很快就靈驗了呢」

「……不,我并沒有想要這么不得了的東西……」

用語言來形容的話,是白色的波浪……不,是墻壁,

身穿純白色的法衣的集團,以整齊劃一的步調行進的樣子,簡直是壓軸一樣的壯觀。直到剛才還吵吵鬧鬧的周圍也變得像是凍結一樣的安靜。人群分成兩半,等待著馬上要通過這里的存在。我們也跟著莉莉亞走到了道路兩側,以莉莉亞為首雙膝跪地,將雙手抱在前方,低頭做出祈禱的姿勢排成一列。

環視周圍的人,似乎這就是禮節規矩。各家的當主在前,家人在后,從者在最后方,以這種形式分散在左右兩邊,擺出祈禱的姿勢。在這里的人有一半是貴族……也就是在這個國家里有一定以上地位的人,而這些人都一起低頭跪下。

也就是說,這是對于將要通過這里的存在,連貴族都不可以無禮對待的最好的證明……最高神就是擁有著這么大的權威。

接著,身穿純白法衣的人們的中心處,那位女神帶著確實的存在感向前走著。

她脖子后面扎起的長發不是像露娜瑪麗亞那樣的水藍色,而是像深海一樣的深藍色。眼睛是右眼紅,左眼藍的異色瞳。比身高 170cm 的我還高得多的身高,配合著纖瘦的好像模特一樣的體型,給周圍的人以優美而高貴的印象。在神官的包圍中,她用修長的腿行走的樣子,看上去好像是女神作為主角的表演。

這就是……時間女神。

大量的人群以祈禱的姿勢排著的石路上,只有清澈的腳步聲回響著。在這堪稱神秘的氛圍中,時間女神走向神殿……的中途停下了腳步。

「……」

周圍的神官們也一齊停下腳步,寂靜支配了現場。這時,時間女神靜靜地把視線看向我們這里。

……誒?怎么感覺時間女神在看著這里?不對,是絕對在看著。不是偶爾對上視線,而是死死地看著。眼神好像要射殺我一樣地看著的說!?為什么!?

時間女神露出了好像在思考著什么的表情,用穩健的步伐……走到了莉莉亞的面前。

「……你是這個國家的貴族沒錯吧?」

「!?嗯,是的……我,我的名字是……莉、莉莉亞·阿爾伯特……」

莉莉亞完全沒想到會被搭話吧。我在后面看不到臉,不過能看出莉莉亞的肩膀在微微地顫抖著。

「在你后面的男人,是你的從者嗎?」

「不,不是,他是……那個……」

「嗯……啊,抱歉,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吧。那么忘了剛才的問題就行」

說完,時間女神看向我這里,紅色和藍色的雙眼靜靜地盯著我。

「……男人,你可真是遇上了一段奇緣啊」

「……誒?」

「啊,這種東西是命運神的管轄范圍,吾也沒有很詳細的了解……甚是有趣。從你身上感受到了壓力……你到底是被怎樣的修羅惡鬼看上了?」

「……」

說心里話,我真的不知道她在說什么。記得希羅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被克羅姆艾娜一眼看上的人類……這到底蘊含了什么意思呢?

我什么都回答不出。不如說是在對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而感到混亂。這時,時間女神的目光從我身上移開,再次看向莉莉亞。

「是叫莉莉亞·阿爾伯特吧……記得這次勇者召喚的負責人是你吧?」

「……嗯,是的……沒錯……」

「你真是抽中了個相當有意思的人啊……雖然很想聽你說說,但是今天有別的事情抽不出時間。過些天,我想要準備地點和你談一談,可以吧?」

「!?好,好的。時間女神希望的話……隨時都可以……」

被時間女神告訴說想要日后再談,莉莉亞一下子抖了抖肩膀,之后雙手伏到地面深鞠一躬,同時周圍產生了嘈雜的聲音。恐怕這個提議算得上是例外中的例外吧。露娜瑪麗亞也驚訝得睜大了雙眼。

然而,例外中的例外沒有就此結束。聽完莉莉亞回答的時間女神,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把手伸到莉莉亞頭上————

「是嗎,讓你費心了。那么預定會在之后傳達……很抱歉只是略式,就用這個當作勞務費吧……賜予你『時間的祝福』……」

「!?」

莉莉亞頭上的手溢出光芒,包裹住了她的身體。

最高神的祝福……這代表的意義,連不了解這個世界的常識的我都能理解。連一國之王都只能受到上級神的祝福,而比這遠遠更高的……在勇者祭以外難得一見的存在的祝福。這價值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吧。

「……光,光光光,光榮之至」

「嗯。那么后日再見。你的名字吾『記下了』」

時間女神再一次看向我這里之后便出發走向了神殿。對這不同尋常的事態啞然的神官也回過神來跟在后面。

而當事者莉莉亞本人,則是保持著下跪的姿勢一動不動。不如說,看上去好像凝固了一樣。過了一段時間,看不到時間女神一行人之后,露娜瑪麗亞迅速行動,抱起莉莉亞對著我們喊道。

「各位!趕緊上馬車!!」

「!?」

露娜瑪麗亞沖了出去,把凝固住的莉莉亞,字面意思地扔進了停著的馬車里面。

剛剛是很普通的扔進去的啊。對主人做出那種事情沒問題嗎?

露娜瑪麗亞接著立刻走到駕駛臺拿起韁繩,確認我們三人沖進了馬車之后,趕緊讓馬車出發了。為什么露娜瑪麗亞這么急急忙忙的。關于這一點,在我聽到馬車跑起來后后方傳來的雷鳴般的歡呼聲之后就理解了。

從最高神那受到前所未有的祝福的莉莉亞,現在可以說是轟動一時的人物了。如果就那樣留在那里的話,大概會受到不停的追問,變成不得了的狀態吧。

多虧露娜瑪麗亞的機靈,我們總算是在場面混亂之前逃離了那個地方。因為我們不是罪犯,所以并沒有人追過來。馬車跑了一陣子后,露娜瑪麗亞松了一口氣,把韁繩還給了原來的車夫之后進入了馬車里面。

然后,露娜瑪麗亞扶起了被扔進來之后維持著不變的姿勢硬直住的莉莉亞,抓住她的兩肩搖了起來。

「大小姐,大小姐!振作點!」

「……哈!?露,露娜?誒,啊,啊哇哇哇哇,我,怎,怎怎怎么了……」

「了不起啊!大小姐!不僅被時間女神記住了名字,雖為略式甚至還受到了祝福!大快人心!」

「啊哇哇哇,果,果然,不是做夢。時,時間女弦……祝祝,祝糊……」

不行了。莉莉亞完全動搖了。從平常冷靜的樣子完全無法想像她現在的顫抖的樣子。眼神也飄忽不定的。說實話,真的太可愛了。

「大小姐,不管怎么說你這也太混亂了。先冷靜下來」

該說不愧是露娜瑪麗亞嗎,虧得她能切入現在這樣的莉莉亞的對話。

然而很可惜,莉莉亞看上去是動搖起來阻攔不住的類型。

「不不不,做不到的!?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哇哇……呼~」

「大小姐!?喂,大小姐!?」

啊,莉莉亞的混亂似乎終于超過了本人的容許范圍,就這樣暈過去了。總覺得她頭頂上好像在冒著蒸汽。

大家姑且決定在莉莉亞狀態恢復之前暫時休息。馬車停在了與大馬路稍微有些距離的地方。露娜瑪麗亞讓魔法箱出現在手中,從里面取出了水和毛巾,敷在了躺在座位上的莉莉亞頭上。

「嗚喵~」

看著發出可愛的叫聲的莉莉亞,我們苦笑著說起了剛才的事情。

「學長的招財貓效果……真可怕」

「嗯……我也顫栗了。還好我沒對著宮間先生祈禱」

「誒?這個,是我的錯?」

「先不論是不是宮間先生的原因,時間女神明顯是對宮間先生有興趣的感覺呢」

果然是這樣嗎?好像時間女神還說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希羅也好,還有時間女神也好,為什么總是會遇上這么奇妙的緣分啊……

「說起來……雖然是說另一件事情了,時間女神的名字是叫什么?」

「不知道。神族基本不會自報姓名,在神明之間互相她們也是稱呼○○神。所以至少我是不知道了。如果是下級神的話,神殿的祭司以上好像是知道的……至于最高神的話,大概除了創造神以外沒人知道?」

「……」

……和我知道的女神不一樣。那個人,開口第一件事就是報上了名字!

嘛,畢竟是克羅的熟人……總之先把希羅當成例外放到一邊,目前重要的是那件事。

「不過,看莉莉亞現在這個樣子,到時候能和時間女神『一對一』對話嗎?」

「噫!?一,一對一!?」

聽到我說完,暈倒的莉莉亞跳了起來。

畢竟,被邀請對話的是莉莉亞,召喚的負責人也是莉莉亞……

「露,露娜……幫幫……」

「這實在是做不到。不管怎么說,只是一介傭人的我,在最高神的接見的場所是無法同席的。不如說,對方不會允許的」

莉莉亞用乞求的眼神看向露娜瑪麗亞,但是露娜瑪麗亞同情地搖了搖頭。

「我也做不到啊!?光是想著見到最高神就已經開始發抖了,要一對一的話……」

已經快哭出來了。看來莉莉亞真的是到極限了。

「……如果是宮間先生的話,應該會給同席的許可吧?」

「!」

「誒?」

「確實,時間女神對宮間先生好像很有興趣,不如說和大小姐對話的主要目的可能就是宮間先生……」

哎?感覺形勢不太對勁。莉莉亞用快哭出來的眼神看著我這邊。使勁盯著我這邊。

「啊,不是,可我是普通的……」

「請出席吧!快人!!」

「嗚哇!?」

總之,就我而言,我也不想去那種感覺會胃痛的地方,想著委婉拒絕的時候……莉莉亞如同字面意思一樣撲了過來。

「拜托你了!請幫幫我吧!」

「莉,莉莉亞!?臉,臉,好近!?力氣好大!?」

「已經沒有其他人可以拜托了!我一個人絕對做不到的!」

莉莉亞正可謂是拼上了老命的樣子。然而對我來說,莉莉亞的擁抱才是問題。讓人驚異的柔軟的身體,似乎是香水的那刺激鼻孔的甜美香氣,還有淚汪汪的眼睛……破壞力無法計量。而且就算想要扯開,不知道她嬌小的身子哪里來的力氣,被她這么大力氣摟住之后,完全無法掙脫。

對于沒有女朋友的時長等于年齡的落單一個人來說,這個刺激實在太強了。不如說,更重要的是被抱住的背很痛,非常痛!這已經幾乎是鯖折……(譯注:鯖折,日本相撲的技法之一,也稱為拉臂顎頂折腰摔)

「我,我知道了!對方許可的話我就出席!我會去的!」

「快人~~~~~!」

「等,等等莉莉亞……好難受……」

「謝謝~~~~~!」

「啊……真的要……斷氣……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不只是理性,連命都危險了。心想著要把莉莉亞扯下來只能答應了,我拼命告訴她會去同席。接著,莉莉亞露出了好像雪中送炭一樣感動至極的表情……然后抱得『比剛才更緊了』。聽到背后發出來咯吱咯吱的非常討厭的聲音,我眼前變得一片漆黑了。

漂亮美女的熱情擁抱。說出來十分讓人羨慕————但對于實際暈倒的人來說,已經算是心理陰影了。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對巖燒小蛋糕產生陰影,對美女的擁抱產生陰影……開始覺得自己有點丟臉了。嘛,看到莉莉亞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不停不停地謝罪反而讓我都不好意思的那個樣子,我也沒有不原諒她的選擇……

不管怎么說,經歷了種種事情之后,我確定要出席之后與時間女神的對話了。雖然現在就覺得有點胃痛,關于這一點也要等時間女神許可之后才有下文。

我估計會有很高概率參加,不過具體情況要等到時間女神聯系我們確認對話時期之后才能確定。

可能是因為白天出了許多狀況,太陽落下之后就非常和平了。吃完晚飯后,我和楠她們隨意閑談了一會兒,洗完澡回到了房間。

「歡迎回來~」

「……」

啊,沒錯。說起來還有一個一到晚上就出現在房間的不講道理的集合體……

然而很不甘心,看到這一如往常明朗的笑容之后感到安心,這也是無可否認的事實。該說是養成習慣很可怕呢,還是克羅的笑容太犯規呢……

「今天去見希羅了吧。怎么樣……誒?」

「嗯?」

克羅笑著向我搭話,然而說到一半不知為何停了下來,而是直勾勾地盯著我看。接著,克羅露出了少有的……不,是初次見到的驚訝的表情。

「克羅?」

「……快人君,你和希羅之間發生了什么?」

「誒?」

「那個,希羅應該已經告訴你了。就是我拜托希羅祝福你的,不過,感覺和我的預想有點不一樣……我本來的想法是,比起馬虎的下級神的祝福,希羅就算是隨意的祝福也更放心……她給了你這么認真的祝福嗎?就那個希羅?」

實際上,一開始希羅對我確實是進行了隨意的祝福。這是她本人說的所以不會錯。在那之后,希羅把原本的祝福先解除,再次進行了認真的祝福。

包括這件事情,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和對話的內容都向克羅說明了。克羅再次吃驚地睜大了雙眼。接著,她突然發自內心的愉悅地笑了出來。

「……呵,呵呵呵……」

「嗯?」

「啊哈哈哈哈哈哈!」

「誒?」

「快人君,你說了那種話啊?啊哈哈,希羅根本沒想到過,會被人類說出『你做不到』吧」

「那個……我說了很奇怪的話嗎?」

「與其說是奇怪,不如說是厲害啊!你可以為此感到自豪!能讓希羅產生興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到的!」

克羅露出開心的笑臉給予我最大的贊賞。我所做的事情有這么厲害嗎?仔細想想的話,面對神明的這種發言說不定是很無禮的。

克羅笑了一陣子之后,對不明真相的我開始了說明。

「希羅她啊,說得上是平等主義吧?這話雖然不應該由我來說,不過希羅這人可是非常特別的~」

「確實是一位氛圍上很不可思議的人……」

「比如說啊,誰都有偏愛……比如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這種想法吧?用我自己來說的話,比起難吃的點心更喜歡甜的好吃的,如果有人問我更喜歡哪一種的話,我自然會回答后者」

「嗯」

「不過希羅她不一樣。對她來說,不管是難吃的點心還是好吃的點心……不止如此,就連生命、風景這些也一樣,世界上幾乎所有東西都是『同樣價值』的存在。她不會對這些東西評價優劣。從某種意義來說,這是完美的博愛主義;從另一種意義來說,是糟糕透頂的薄愛主義。將世界的大半排在同列,同等地看待……這就是夏羅法娜爾這位女神」

聽著克羅的說明,我腦中浮現的是那個殺人一樣難吃的巖燒小蛋糕……希羅一邊形容味道很糟糕,一邊又完全沒有在意的樣子,而是作為普通的茶點吃個不停的那個樣子。還有最初讓人顫栗的那雙眼睛。不知道在看著風景還是看著我的眼神……那個眼神也就是表明,當時對希羅來說,我就和周圍的景色,也就是那個空中庭園里綻放的花花草草沒有什么區別。這對希羅來說原來是非常稀松平常的感覺嗎。

「不過那樣的希羅,卻對快人君說了『產生了興趣』。這件事情比快人君想像的還要更加厲害哦。因為這就表示,希羅認可了快人君這個存在。比起其他都只能感到同樣價值的東西,把快人君明確放在了更高的位置」

「誒,那個……」

「希羅幾乎不會對個體產生興趣的。我覺得大概只有一只手數得過來的程度」

怎么說呢,感覺事情的規模越來越大了。

聽著克羅接連告訴我的事情,我的腦袋開始相當混亂起來。不如說是我再次理解到了讓希羅……讓那個女神產生興趣的厲害之處,以及莉莉亞她們會對女神送給我紅茶這件事感到如此驚訝的理由。同時,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不安的心情涌上心頭。

嗯,沒錯……說實話,比起感受到自己做出來的事情很厲害,我更加對將來會發生什么感到不安。

「所以,快人奪得的東西是很厲害的……不過……」

「……誒?」

克羅用溫和的語氣對著快要悶悶地陷入思考的漩渦的我說完,忽然拽過我的手。因為身高差,我是往下被拽過去的,因為混亂也沒能多做抵抗,最后姿勢好像倒下一樣崩潰了。感受到柔軟的身體,我認識到自己是被克羅抱住了。

我的臉碰到克羅的胸前,包裹在隔著一塊布的溫暖的體溫和柔軟的觸感中。甜美的香氣從鼻孔升到頭頂。我感受著無法言喻的舒心,聽到了溫柔的聲音。

「不過我啊,比起這種事情……更加感到開心的是,快人君有好好考慮自己想要的東西,用自己的話說了出來這件事哦」

「!?」

「你很努力了呢。現在的快人君,非常帥氣哦」

這家伙果然很犯規。

剛才感到的混亂和不安,僅僅因為這一句話就從腦袋里全部消失了。她給了我多到心里裝不下的溫暖和安心。理所當然一樣地,她說出我最想要聽到的話語。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明明剛剛還覺得精神疲勞,現在又想要再繼續努力,真是不可思議。

嗚嗚。不過,這是在少女的擁抱中被摸頭這種非常羞恥的狀況下……不行了。在我還想要多沉浸在這種舒適的安心感中的那一刻,感覺我就已經輸了。

面對女神,我成功地表達出了自己的意見。面對貴族,我也努力做到了奮起對峙。對將來感覺要胃痛的對話,我也做好了參加的心理準備。

不過,要抵抗這個……有點做不到。不如說,想要抵抗的想法都沒有產生,甚至連擁抱的心理陰影也消失得一干二凈了。感覺我真是單純,覺得這個擁抱才是今天得到的最好的獎勵,并對此感到非常的開心。

被克羅擁抱一段時間之后,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始了已經成為慣例的魔法練習。我還不能感覺到自己的魔力,所以目前還是在身上圍繞著被調整到可以目視的克羅的魔力,活動身體來記住魔力的感覺的這一階段。

「……按照這個速度,再過三天快人君就能放出并使用自己的魔力了呢」

「哦……話說,有才能的人是一天就能做到的來著?」

記得克羅說過,快的需要一天,慢的需要一個月才能使用魔法。我開始從克羅那兒學習魔法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第二天的晚上。今天是第五天。

再過三天就能使用的話,合計是八天……也就是說非常平凡嗎?不對,有克羅這位優秀的指導員還花了八天,說不定還算是慢的。

「不是,那是用滿滿一整天練習的情況哦。快人君每天只練了一小時,就速度來說算是非常快的了」

「噢噢,感覺被克羅這么一說,我就有自信了呢」

「啊哈哈。總之,馬上快人君就可以使用魔力了……所以,今天給這樣的快人君準備了禮物哦!」

「禮物?」

「嗯!你看,昨天也一起去燒烤了,提升了『好感度』之后會觸發『事件』,此處應有禮物!」

「……嗯?」

哎喲,稍微一不留神,克羅又開始說出奇妙的事情了哦。

看到歪頭疑問的我,克羅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說道。

「哼哼哼,我可是知道的。在快人君的世界里有一個和『二次元』這個另外世界的人變得親密的文化。進行對話之類的事情之后可以提升好感度,而好感度累計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和那些人一起吃飯,還可以得到武器或者方便的道具之類的獎勵吧!」

「……」

……從哪里吐槽比較好!?話說,你是從什么途徑得到了這種半吊子的偏頗知識的?

說出了什么二次元什么好感度的,還說什么提升之后能獲得獎勵,大概是把各類游戲的知識混到一起記住的吧。就算是過去的勇者告訴她的,究竟是什么問法才能得到這么半吊子的知識?另外,克羅得意的表情很可愛,讓我有點不甘心。

正當我因為克羅奇妙的異世界知識感到混亂的時候,克羅從外套里拿出一本書放到我面前。

「……書?」

「嗯。之前快人君讀了一本書名叫魔法入門的書吧?我看了最近幾天快人君的樣子,按差不多的感覺寫了寫哦」

「噢,噢噢……那可真是厲害……」

「哼哼哼,我自己覺得寫得很不錯哦!」

克羅為我準備的禮物,看了莉莉亞給我的那本書……那本難懂的書之后,精通魔法的克羅考慮到這幾天我的理解速度,以及人族和魔族的魔法文化的差異重新制作的書。我拿到手上隨意讀了讀,確實非常通俗易懂。

如果把莉莉亞給我的書比作考試用的參考書的話,這一本就相當于學校的教科書一樣的感覺。從基礎開始就有非常詳細的解說,連我這個新手都能容易讀懂。

這可真是不勝感激。有了這本書,今后哪怕只在空閑時讀一會兒,也能讓學習有所進展吧。

「克羅,真是太謝謝了。不過,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嗯?」

「這本書也給楠和柚木……就是從和我同一個異世界來的那些人……給她們看看……好不好?」

這本書非常易懂。所以我才會掛念起楠和柚木。

我是非常幸運的。在得到克羅這一個指導者的那一刻,我和這兩個人在環境上就有了很大的差距。

這兩個人應該也很想使用魔法。但是按照原本人族的指導方法的話,即使很有才能,不花費很長時間的話也是學不會使用魔法的。

不過,讀了這本書的話,我覺得真的能很快學會魔法……不過,要把這本書給兩個人看的話,要征得克羅同意自不用說,而且還得把這事告訴現在正在教我們魔法的莉莉亞。

這樣的話,我就不得不說明我從克羅那兒學魔法……也就是克羅每晚都到宅邸里來這件事情。因此我才感到躊躇。

聽莉莉亞說,克羅自己使用著情報隱蔽的魔法。而且,克羅平時出現時全部都是在我獨自一人的時候;邀請我去燒烤也是她托別人用其他的名義邀請的。

我至今為止都沒有問過觸及她的身份的問題,也沒有告訴過莉莉亞克羅每天晚上會來。

因此,這次我找克羅商量,其實是委婉地詢問能不能詳細地向莉莉亞說明克羅的事情。所以我說出口的時候才覺得非常猶豫。

我受到了莉莉亞的很多照顧,她有恩于我。……不過,即使如此……如果,在現在這一刻,只能選擇一個的話……我會優先選擇克羅。盡管相遇之后時日尚淺,但克羅在我心中已經占據了相當大的比重,我不愿意做出背叛她的行動。

因此,這次不是提案或者請求,而終究只是商量……哪怕克羅只是稍微露出一點不樂意的樣子,那樣的話……

「我知道克羅一直隱藏著自己的身份,可以的話……」

「……誒?」

「……誒?」

我相當緊張地,下定決心看向克羅……看到了克羅拿出了『和我面前的書相同的幾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之后愣住了。

「……那個,克羅?那些是?」

「誒?啊,就是覺得快人君會這么說吧~然后就準備了同樣的幾本書了?」

「……那個,有件事情想要確認一下……」

「嗯?」

「克羅是對周圍人隱藏著自己的身份的吧?」

「誒?不是,并沒有啊?」

「……咦?」

咦?這是什么情況?好像我從大前提開始就有什么誤會。

我以為克羅是為了隱藏身份,才使用了情報隱蔽的魔法,然后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于是偷偷溜進來的……難道說不是這樣的嗎?

「……克羅是為什么用著情報隱蔽的魔法?」

「嗯?我喜歡去品嘗各地美食,然后我在人界還算挺有名的,如果『我去那家店里吃過』這種消息傳開來的話,會引來各種麻煩呢」

「……那為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