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拯救與發光的樹同在

第一卷 第二章 拯救與發光的樹同在

感受到陽光從窗戶外面照進來,我睜開了還有點沉重的眼睛。腦袋昏昏沉沉的,看著沒見過的房間才終于清醒過來,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事情。

是來到異世界了啊。再次回想,昨天真是滿滿當當的一天。

被卷入勇者召喚,學習了異世界的歷史,和莫名其妙的魔族賞月,被誘拐到天空中旅游,然后不知不覺睡著了……誒?不算一開始的話,這滿滿當當的一天大部分的原因不都是那個巖燒小蛋糕的化身嗎?說起來我沒有回到房間的記憶啊,什么時候睡到床上的?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眼前浮現出閃閃發光的文字。

『我還會來的~』

再確認一次。這里是現在正受她照顧的莉莉亞·阿爾伯特的公爵家,是人族的宅邸。也就是說,對那個魔族來說是別人家里。因為很重要所以再說一遍,是別人家里————真是隨心所欲啊那個蘿莉魔族。

不過,我是不是該和莉莉亞他們說「昨天有魔族非法侵入了」呢?雖然我不太明白這個世界的常識,怎么說這也是非法侵入公爵家,可想而知會是個大問題。目前,克羅非法侵入的理由,如果相信她本人的說法的話,是為了見我,而我并沒有受到損失……只不過留下了對巖燒小蛋糕的心理陰影。

這樣的話,就讓人非常煩惱了……我的直覺告訴我,即使報告之后加強警戒,克羅也會像昨晚一樣悠悠地笑著出現的。所以說,果然還是……靜觀其變?我不覺得克羅是壞人,我迷路的時候她還對我有援助之恩。

啊,不過,昨天鬧得這么響,早上可能會有人來問我這件事情?

正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有人告知我早飯已經準備好了。總之克羅的事情慢慢再想,我先離開房間走向食堂。

早飯是簡單的西式風格,另外還有白色的面包。聽她們的說明,在這個世界有個習俗,過年之后第一頓飯要吃白面包。雖然不知道是怎么烤成白色的,不過面包的味道就是普通的小圓面包。

「各位昨天睡得好嗎?」

「啊,挺好的」

「我也覺得有些疲倦,很快就睡著了」

「……」

莉莉亞詢問之后,我想起了自己昨晚大聲喊叫的樣子,一下子沒能答上來。

「……快人?」

「是,我到陽臺上看了會兒月亮之后就睡了」

「啊,昨天真是美麗的月夜呢。『我也吹著晚風看了月亮,真的是一個配得上天之月三十號的,寧靜美好的夜晚呢』」

「……是,是啊」

哎?寧靜的夜晚?不對勁啊……莉莉亞的房間有這么遠么?聽不到我的叫聲?有種話題對不上的感覺……

在這個疑問在腦中完全成形前,楠開口問道。

「說起來,這邊世界今天是新年吧。有什么特別的事情要做嗎?」

「嗯……通常來說人族在新年之后的三天內,基本上是不外出各自在家過的。三天之后舉行慶祝新年的活動。不同地域多少會有點差別……」

日本那邊的三日習俗似乎在這邊也有,期間除了一小部分之外商店都會關門休息。聽莉莉亞說,會有接受神族祝福的活動,還有王城和地方的大貴族家里會舉行新年會一樣的派對。

所謂神族的祝福,就像新年初次參拜一樣,訪問神明居住的神殿祈愿一年的健康和發展。根據地域和在那里居住的神明的種類不同,好像會有多種多樣的形式。

「舉例來說的話,這邊王都有掌管『健康』和『法』的神殿,主流是去接受對一年的健康和平穩的祝福。而另一塊地方有掌管『豐收』的神殿,接受的是豐收的祝福。不過能直接見到女神接受祝福的只有王族和貴族,對其他人來說基本上是去聽神官的祝詞這樣的活動」

每塊土地的信仰強不強也會有影響,不過大部分的人族都是會去各自接受祝福的。不過,這只是人族的風俗,并不適用于神族和魔族。

神族會用今天一整天的時間向創造神祈禱,不能吃任何東西。

魔族則是會在新年第一天只吃六王指定的食品,來表示對六王的忠誠。

「另外大家都知道,露娜會采用魔族的方式過年」

「誒?露娜是魔族嗎!?」

「陽菜這個問題,既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

「簡單來說,我是人族和魔族的混血」

聽莉莉亞說完,我們對這突然的新事實感到震驚,而露娜瑪麗亞本人是理所當然地回答了。看上去在這個魔族和人族友好相處的世界里,混血并不是多么罕見。

「要仔細說的話,我有森精和人類的血各四分之一,魔族的血占了一半。所以耳朵上還有點森精的特征」

說著,露娜瑪麗亞撥開頭發,讓我們也能看得見耳朵。確實露娜瑪麗亞的耳朵稍微有點尖,不過并不像想像中森精的耳朵那樣長。

原來如此,這種特點可能只有在異種族間交流興盛的異世界才能看到。話說,露娜瑪麗亞這人還真是塞滿了異世界的要素啊。

「聽說異世界的各位對混血這個詞還挺敏感……這間宅邸里工作的人有三分之一都是混血,在這個世界這是很平常的」

大概是莉莉亞發現了我們的驚訝,笑著告訴我們混血并不是罕見。確實,在奇幻的故事里混血的人物經常受到迫害,讓我們產生了偏見。為了不失禮貌,這個偏見要好好修正。

另外莉莉亞好像是純血,不過她苦笑著說追溯到先祖的話就不知道了。

「……露娜要以魔界的方式過年的理由很單純……露娜,你今天要吃的是?」

「只吃敬愛的冥王大人名下指定的食品!」

「……補充說明一下,本來魔界是六王中任選一位,選擇其名下指定的食品」

「「「……啊」」」

「另外,今年以冥王之名指定的有 67 種……」

「停下停下,不用說明這么多」

莉莉亞露出疲憊的表情,對生龍活虎的狂信者說道。

話說指定的食品種類好多啊!?啊,想起來了,魔族是有好多種類的對吧?估計是有些魔族有體質上沒法吃的東西,是有這種考慮吧?不過唯獨對冥王指定的食品全部記住的露娜瑪麗亞也怪嚇人的……

吃完早飯,在昨天那間房間準備繼續聽有關這個世界的說明時,莉莉亞突然想起來一樣說道。

「啊,我忘了和你們說了……你們之后會和貴族和王族一樣,去接受女神的直接祝福。這是因為勇者似乎在體質上容易得地方病,所以現在每個勇者都一定要去接受無病的祝福」

原來如此,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免疫力的概念,現在確實來到了環境和氣候不同的地方,聽無病的祝福這個名字就知道很重要了。來到異世界結果可別因為流行病病死了。

「大小姐是不是該去接受一下『愛』啊『婚姻』這種的祝福更好?」

「……露娜……你是明明知道還這么說的吧?」

「……啊!說起來已經有過兩次……唔噗!?」

剛剛發生了什么?露娜瑪麗亞話還沒說完,莉莉亞就站起來,好像是掏出飛速的拳頭打到了露娜瑪麗亞的心窩上。說實話,我只看到莉莉亞的手消失之后,露娜瑪麗亞捂著胸口跪在地上……

「……你剛剛有說什么嗎?」

「……不,不愧是大小姐……本領沒有衰退……」

莉莉婭露出可怕的笑臉,露娜瑪麗亞則是完全沒有吸取教訓的感覺。在抱有兩個人感情真好~的感想之前,我們三個人小聲說道。

「……剛剛的,看到了?」

「完全沒看見」

「我和葵學姐一樣……莉莉亞難道是很強的人嗎……」

小聲討論起了剛才看到的……準確的說是沒能看到的攻防。

「露娜你真是的……哈!?」

「「「!?」」」

「啊,不是,不是這樣的!剛剛那個是,呃……」

看到了不像是公爵家大小姐的漂亮一拳,我們有點傻眼。莉莉亞看到之后慌忙朝著我們開始解釋起來。

「我以前曾經在騎士團呆過一陣子……有一些愛好程度的武術的經驗……」

「在大小姐接受爵位之前,她是王國騎士團第二師團的『師團長』」

「「「誒誒誒誒誒!?」」」

「所以說你為什么要補充多余的情報啊!?」

露娜瑪麗亞這算是對被揍的反擊嗎,感覺上就像想起了作弄莉莉亞的素材一樣,露出惡作劇的笑臉補充了情報。

還以為是楚楚可憐、大門不出的公爵大小姐,沒想到莉莉亞竟然是武斗派。

「……莉莉亞是王族沒錯吧?原來是武斗派呢」

「快人!?沒,沒有,母上說文武都應該學學,所以只去騎士團待過一小會兒!」

「……也就是一小段時間就升到了師團長?相當厲害啊」

「連葵都!?啊,那個你看,因為血統的關系所以升職比較快……」

「……另外大小姐還獲得了能被稱作『白薔薇的戰姬』程度的功勛……具體來說就是單騎毀滅盜賊團,血祭魔物群之類的,然后以破格的速度升遷了」

「露娜!」

「……莉莉亞不會是超可怕的人吧……」

「陽菜!才不是!只是周圍人覺得好玩把傳言越說越大的!?不要用這種害怕的眼神看我啊!」

與驚慌失措的莉莉亞相對照,露娜瑪麗亞明顯是找著樂子追加著情報。不過,莉莉亞沒有明確地否定,而且還這么慌張……剛才那些大概都是事實吧。

「另外,我第一次見到大小姐,是在每年舉行的騎士團員較量本領的大會上」

「露娜……求求你不要說那個」

「當時我還是個冒險者,偶然路過王都觀看了那個大會。當時一位看上去很柔弱的少女連續斬獲勝利的樣子真是太漂亮了」

「……停下來……快停下……這個不能說……」

看上去這好像是莉莉亞相當大的黑歷史,莉莉亞抱著露娜懇求著,好像主從逆轉了一樣。雖然覺得莉莉亞很可憐,不過我更在意后面的內容所以沒有插嘴。

「然而對方也是身經百戰的騎士們!第五場戰斗中遇到的強者的一擊打斷了大小姐的劍……連我在內的所有觀眾都確信了大小姐會敗北」

「……不是……那是因為初次參加有點興奮……」

「然而,此時大小姐立刻把劍扔到一邊,把揮下來的訓練劍『用纏繞著魔力的雙拳夾住并粉碎了』!」

「誒?」

我不禁發出了犯傻的聲音。用拳頭粉碎劍,是要有多大的臂力……

「緊接著大小姐沖到穿著鎧甲的懷里,轉守為攻!以讓人懷疑這個少女不是人族而是突然變異的鬼人的猛攻『用拳頭破壞了鎧甲』獲得了勝利」

「「「誒誒誒誒誒誒!?」」」

不只是劍,連鎧甲都用拳頭破壞掉了!

「夠了,停下來吧……說真的……」

「看到她開朗地笑著舉起拳頭的樣子,我就決定了……想要服侍這位大人」

「啊啊啊啊啊……不是……不是這樣的……」

露娜瑪麗亞一臉清爽的表情說著。莉莉亞的年輕氣盛?被暴露出來之后,臉紅到耳根,臉朝下趴到了桌子上。

露娜瑪麗亞真是毫不留情啊。不過,雖然聽著這壯大的內容沒有幫忙還產生了這種想法有點失禮,看到美人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樣子讓我無意識地萌了起來。

「……那個時候是一念之差……所以說不是這樣的……」

「另外,因為這件事,當時父母選擇的『婚約候補的精神』也都被粉碎了,婚約的事情都當做無事發生了」

「……」

無言以對。快停下吧,露娜瑪麗亞!莉莉亞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靜下來的房間里,只聽得見莉莉亞低聲嘟囔著「不是這樣的」的聲音。這時,露娜瑪麗亞不知道為什么看向我這邊,然后指了指趴在桌子上的莉莉亞。

誒?什么事情?不會是讓我去圓場吧?這根本做不到的吧!?楠和柚木為什么也看我這邊!?做不到的,切入這種氛圍根本不是對一個落單的人要求的難度啊!?

可是,可是,盡管原因完全是那個廢物女仆,我沒有中途阻止她說話也讓我有了些許的罪惡感。對于不敢反抗多數人和無言的壓力的膽小鬼,選擇權是不存在的。

「……那,那個,莉莉亞?」

「……嗚……快人……不是,我不是什么『沒有血淚的暴力女』……也不是什么『白薔薇的刺是龍牙』……都不是的……」

啊,這個,是在過去被捉弄了不少吧……已經像是心理陰影的樣子了。尋求依賴的眼神超可愛……不對不對!那個,圓場,圓場……

「嗯,我知道的!沒關系。我只是有點吃驚,沒覺得莉莉亞是胡亂使用暴力的人!」

「嗚嗚……真的嗎?」

「當然了!這是十四歲時的事情了吧?在那個年齡初次參加,拼了命也是當然的了。只是在各種偶然下獲勝……」

「另外,最終結果是『亞軍』」

等等,你就別再補充多余的情報了,閉嘴吧廢物女仆。

「總之,雖然才認識一天,我還是知道莉莉亞很善良的……雖然不知道當時發生的事情……我不會因為過去的事情害怕莉莉亞的」

「嗚嗚……快人……」

這算是成功圓場了嗎?喂,那個廢物女仆豎什么大拇指啊!

露娜瑪麗亞把話說過頭的善后都推給了我,還像是說著干得好一樣看著這邊。我有點不爽,于是稍微改變了話題的方向。

「……話說,這個……莉莉亞什么都沒做錯吧?」

「……誒?」

「……誒?」

「誰都有一兩件不想被別人知道的過去的失敗的。把這種事情高高興興地告訴別人,真是過分呢。我覺得這不是道個歉就能原諒的」

「那,那個,宮間?宮間?」

「……所以,有這樣的壞人的話,該定罪的應該是那個人吧。莉莉亞很善良,不過這種情況下應該干凈俐落地做出裁決比較好哦」

「……嗯,是啊」

我盡量用溫柔地聲音,肯定莉莉亞完全沒有做錯。莉莉亞止住了淚水,而露娜瑪麗亞的臉色開始發青。說到底她是自作自受。

「啊,抱歉,我好像早飯吃多了……想出去散個步消化一下,剩下的事之后再說吧……兩位也稍微在宅邸里面參觀一會兒吧?」

「……是啊」

「同意」

莉莉亞只是為我們著想,為了不讓我們有所不安。現在她這么慌張,主要的理由應該是不想讓我們擔驚受怕的心情。所以莉莉亞才會盡量注意不在我們面前發火吧。

我趕緊把話題終止,故意和楠還有柚木搭話之后走向門口。眼角的余光能看見莉莉亞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而露娜瑪麗亞的臉由青轉白。

「那個,讓我來帶路……」

「啊,路已經記住了,不需要帶路了」

「……!?」

「……露~娜~」

「咿!?大,大小姐……那個……」

感覺聽到了好像從地底下發出來的可怕的聲音,總之頭也不回地往房間外走出去了。還聽到了『不知道是誰發出的』好像被猛獸襲擊一樣的叫聲。大概是錯覺吧。

在莉莉亞和露娜瑪麗亞進行物理上的交流時,為了緊急避難,意外地只有我們同鄉三個在宅邸里散步。

仔細地想一想,我和楠、柚木都沒好好說過幾句話。和楠在昨天晚上聊過一些,不過并沒有成立好好的對話。關于這個,總之先道個歉吧。

「啊~那個,楠,昨天……」

「昨天抱歉了」

「誒?」

剛想要為了昨晚無意間用了讓人不安的說法而道歉,不知道為什么被楠搶先道歉了。

「辛苦的明明是宮間,昨晚我還問了奇怪的問題……」

「啊,沒有,倒是我這邊才抱歉,做出了奇怪的回答。你們可能看我覺得很冷靜,其實我也挺混亂的……沒能好好說清楚」

「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總覺得只有我被晾在一邊了。葵學姐和宮間學長,你們是什么時候聊的?」

由于昨天的對話稍微變得僵硬的氛圍,在相互道歉之后感覺稍微緩和了一些。不明真相的柚木露出好奇的表情問了過來,而我卻在意的是別的地方。不如說從昨天開始一直很在意。

「昨天晚上碰巧在走廊上遇到了,就稍微聊了幾句。話說有一點我一直挺在意……為什么柚木你叫我學長啊?」

「誒?因為宮間學長是我們高中的校友吧?」

「誒?」

「誒?陽菜,真有這事!?」

「啊,對,應該沒錯……」

柚木理所當然似的回答道。說實話我很驚訝。我確實是從她們兩人的高中畢業的,但我畢業是在三年前,我并不覺得現在還在學的兩人會知道我。

「我確實是和你們上了同一所高中……可我三年前就畢業了哦?」

「一開始我沒什么自信,不過和哥哥告訴我的特征很符合,就覺得應該是這樣了」

「哥哥?」

又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單詞。不是我自夸,高中時代的我應該是毫無特點的學生。既沒有參加什么社團活動,也沒有什么大的事跡。自己說著都覺得悲哀,我一直獨自一個人,連一個像樣的朋友都沒有。現在,我也在努力搜索著自己的記憶,想要回憶起柚木的哥哥,最后還是沒有想起來。

「嗯。我聽說是從右耳后面一直到脖頸之間有一條大傷痕,就覺得應該是快人了……」

「……這個特征是挺明顯的。不過我對柚木的哥哥沒什么頭緒……」

我確實以前遇上過事故,從右耳的后面一直到脖頸之間留下了一條大傷痕。這個外貌特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能很明顯,不過既然柚木聽她哥哥說得都記住了的話,柚木的哥哥應該和我距離挺接近的才對。分組教學對我來說都是折磨,和這樣的我說得上話的人應該基本不存在的啊。

「上課時一直在睡覺,提醒了好多次都不改正。哥哥一直這么跟我發牢騷……」

「……啊,原來是班長啊……」

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我沉迷MMO……也就是所謂的網路游戲,幾乎過著晝夜逆轉的生活。熬夜玩游戲,在學校睡覺。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非常地不認真,并且處于瞧不起整個世界的叛逆期,連老師也中途放棄了屢教不改的我,之后就不再管我了。

即使在這個環境下,也有認真的人。只有班長依舊每天提醒我……當時只覺得他很煩人,到了精神穩定下來的現在就感到很不好意思。班長的姓想了想好像是叫柚木。他的綽號就是班長,因為沒怎么好好說話所以完全拋到腦后去了。

「宮間……你是為的什么去上的學啊……」

「嘛當時有很多原因……柚木,一年后回到原來的世界,替我給你哥哥道個歉吧」

「了解!」

大概有著認真的性格的楠用死魚眼看著我,柚木一邊苦笑著一邊回了一個夸張的敬禮。

很遺憾,我大概是沒法獲得可靠的年長者的位置了。不過這次和兩個人說上了話,感覺距離稍微縮短了一些。

在宅邸中簡單地散步之后回到剛才的房間,只見莉莉亞露出溫柔的笑臉迎接我們。不愧是貴族殿下,可愛之中還有凜然的氣質,真是像畫一樣的笑容……房間角落里有個破抹布一樣的東西倒在地上,就當作沒看見吧。

看到我們三人就座后,莉莉亞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今天的話題,估計你們也很關心……是關于魔法的」

「哦哦……」

不愧是這個詞,感覺自己的情緒一下子就上來了。這是因為在這個宅邸里過了半天,我在各個地方都看到了像是魔法的技術,還實際使用了幾個魔法。比如像浴室的蓮蓬頭一樣噴出熱水的寶石,在走廊里浮在半空中的照明。破抹布————露娜瑪麗亞的說明是說只要觸碰就可以,那肯定也是魔法吧。

楠和柚木,似乎都對能說是異世界的標配的魔法很感興趣,以期待的眼神看著莉莉亞。

「首先,大家關心的應該是自己能不能使用魔法。對于魔法的源頭魔力,異世界的各位也是無一例外都擁有的。也就是大家都有能使用魔法的基礎。只是,要行使魔法的話……很大程度受到才能的影響,不能一概地斷言說都可以使用」

莉莉亞說話的同時,不知道什么時候復活的露娜瑪麗亞,在我們每人面前分別擺了一本書。啊,剛才用怨恨的眼神瞄了我一眼。不,剛剛那是你自作自受吧。

「通常情況下,勇者在召喚的時候就可以理解這邊的語言了。現在也可以正常對話,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你們姑且先確認一下」

雖然說是異世界的標配,但卻非常重要。我英語的成績又不好,沒有語言自動轉換這種 buff 的話,光是記住這個世界的文字,可能一年一下子就過去了。

想著這種事情,把視線移到手邊的書,看明白了上面寫著『魔法入門』。哦哦,可以正常閱讀。

「……看來是沒有問題。那么,關于實際行使魔法……說實話還是有一定難度的。雖然很大程度上因人而異,不過學會魔法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時間的」

「能使用魔法的人很少,以至于在人界存在著魔導師這種職業」

莉莉亞的說明和露娜瑪麗亞的補充都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因為我邊聽著她們說話邊啪啪地翻著書,上面確實寫著理論和術式一些挺復雜的東西。

「看上去好難啊」

「嗚哇,我看了一眼就放棄了」

楠和柚木似乎是同樣的感想,露出復雜的表情看著入門書。確實,一兩天要學出什么結果是很困難的。不如說根本不可能。

「哼哼哼。我花了三個月才學會發動簡單的魔法」

「大小姐算是快的了,平均大概要一年左右吧」

「……這還真是,看上去前途多難啊」

說實話有點,不對是相當的震驚。我倒也沒想什么用魔法和魔物戰斗之類的,不過想要使用的心情還是有的。

「……不過,這終究只是『不使用道具發動魔法』的情況」

「誒?」

「友好條約之后,從魔界傳播而來的技術中,最為革新的是稱為『魔法具』的保存魔法術式的技術。有一種叫做魔水晶的,可以保存魔力和術式的水晶,在上面預先保存好術式,就可以讓所有人只要觸摸就發動上面的魔法」

「這樣的話……浴室的藍色寶石就是這樣的嗎?」

「沒錯。你們的世界是有叫電池的東西吧?和那個一樣,只要事先把魔力保存在魔水晶里,擁有魔力的人只要觸碰就可以使用其中保存的魔法。其實現在這種才是主流,甚至會把能制作魔法具的技術人員稱作魔導師」

「姑且補充一句,有關攻擊性高的魔法具需要獲得使用許可,原則上是禁止在街上使用的。嘛,反正還有購買限制來著。」

嗯。總之把魔法具當成我們世界里的手電筒,打火機之類的東西來想就可以了。實際上,我們在浴室和房間都是觸摸一下魔水晶就使用了魔法,這種方式是不需要理解復雜的理論的。

「所以,極端地來說……如果不以魔導師為目標的話,是不需要學習魔法的……就像我剛才說的一樣,學會魔法的速度因人而異,如果自己能發動的話總是方便一些,簡單地學習一下說不定也不錯」

說完,莉莉亞手掌上浮現出一個小小的像是魔法陣一樣的東西,之后房間里緩緩吹過一陣風。

「魔法分為八個種類,有火、水、風、土、雷、光、暗的屬性魔法以及無屬性魔法。每個人都有各自擅長和不擅長的。順便,我擅長的屬性是風,露娜是水」

「實際看到之后,感覺有點感動呢」

看到莉莉亞實際演示的魔法,柚木露出了感嘆的表情,而我的腦子里想到的是克羅用的魔法一樣的東西。那件外套里什么都能拿出來,大概是魔法沒錯了,那么這個魔法是什么屬性的呢?按照魔族的印象來說,會是暗屬性嗎?穿著的外套也是黑色的……不過拿出來的榻榻米是好好的綠色來著?下次去問問看吧。

「這本書就給你們了,有時間的時候可以讀一讀」

話說到這里告一段落,之后聽了一小時左右有關魔法的理論說明后就解散了。

異世界的第二天,沒發生什么特別的事就過去了。到了夜晚,我在自己的房間讀了讀莉莉亞給的魔法入門書,說實話完全沒有看明白。

屬性魔法有各自的理論和術式基礎,復雜難懂。住在這個世界的人想要學會魔法的話,似乎是要去魔法學校上學來學習的。莉莉亞說她是在騎士團學會的,露娜瑪麗亞說是在魔法學校學會的。莉莉亞說「有興趣的話給你安排講師」,這么做太給莉莉亞添麻煩了,我過意不去所以拒絕了。

此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和想像的一樣,魔族比人族壓倒性地擅長魔法。雖然有熟練度的差距,大半的魔族都會使用某些魔法。不過,魔族基本上都是靠感覺使用魔法,到了要指導他人的等級的話,只有擁有相當高度的知識的上位魔族才可以做到,因此幾乎不存在魔族的講師。

到了這種等級的魔族,不僅不需要詠唱,連魔法陣都不需要就可以發動魔法……等等?感覺好像見到過這種光景?話說克羅就是這樣吧?那就問問克羅……不對,又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出現……

「感覺有人在叫我!」

「噗!?」

「想起克羅的樣子的瞬間,蘿莉魔族颯爽地……非法入侵出現在室內。黑色的外套隨風飄動,外套的空隙中能看到白色的腳。是因為穿著短褲嗎,能看到大腿附近,讓人心跳……啊,不是這個!太快了吧!為什么剛一想的瞬間就出現了啊!?這家伙果然會讀心術吧!?」

「今天也是個好夜晚呢~」

「……啊……話說連窗都沒打開你是怎么進來的!?」

「嘛嘛,不要在意細節。給,巖燒小蛋糕。今天試著加了果醬哦!」

那已經不是巖燒小蛋糕而是迷你果醬面包了吧?

我把理所當然的樣子遞過來的巖燒小蛋糕放進嘴里。克羅用極為自然的動作,坐到了不知從哪里拿出來的椅子上,把倒進了茶杯的咖啡放到了我坐著的椅子前方的桌子上。

對著和昨天一樣天真地微笑著地克羅,我可能是很快習慣了,沒有吐槽的力氣就喝起了咖啡。之后,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哎?說起來……今天魔族不是只能吃指定的東西嗎?」

「嗯。這些有指定所以沒問題哦」

「啊,是這樣啊」

想起來早上聽到的魔族過年的方式就問了一下,好像巖燒小蛋糕和咖啡都在指定范圍里面。指定了巖燒小蛋糕和咖啡的六王是誰啊。啊,說不定在魔界很有人氣?巖燒小蛋糕和咖啡這兩個東西。

這時克羅注意到我手里拿著的書,夸張地歪著頭問道。

「嗯?這是什么書?」

「啊,是魔法的入門書」

「誒~要學魔法啊。啊,難道是因為這個才想見我的嗎?」

「嗯,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我試著讀了讀,不過有八個種類不知如何下手……」

「八種?魔法的種類明明只有『兩種』的?」

「……誒?」

只有兩種?不應該是火、水、風、土、雷、光、暗這七個再加上無屬性總共八種嗎……

「只有兩種?」

「嗯,是這樣的。一種是直接行使魔力的『無變換魔法』,另一種是把魔力變成火啊水啊之類的別的東西來使用的『變換魔法』,只有這兩種啊?」

「……嗯……克羅,我想問一下,一般要花多久才能發動簡單的魔法?」

「嗯~這個要看資質,差不多是『快的一天,慢的要一個月』左右吧?」

「……誒?」

關于可謂異世界的代名詞的魔法,莉莉亞之前講的和克羅剛剛說的并不一致。莉莉亞說學會魔法很難,最快也要幾個月,而克羅說只要幾天就能學會。兩個人都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快人君,那本書能給我看看嗎?」

「誒?啊,好」

克羅大概也有一樣的疑問,說想要看看我拿著的入門書。沒什么拒絕的理由,我把書遞給了她。克羅啪啦啪啦地掃讀過去。

「啊,原來如此~人族的魔法指導是這個樣子的啊……這樣的話是要花不少時間呢」

「這是說人族的學習方法有問題嗎?」

「嗯?啊,不是,這本書寫的很好,只不過是在培養『能制作魔法具的術士』吧?要連著理論一起記住的話,肯定是要花點時間的」

「嗯?我有點不太明白……」

克羅似乎已經理解了,但我還不太明白。之后,克羅合上書本,露出可愛的微笑說明道。

「只是要發動魔法的話,只要抓住移動魔力的感覺就可以了……比如說這樣」

「噢噢……書浮起來了」

「嗯。只是用魔力讓書浮了起來。這點程度的話,不管是人族還是魔族,只要一邊移動一點點魔力一邊想像就可以做到了。不過,要想制作能做到這一點的魔法具的話,就會稍微變得復雜一些了」

「嗯嗯」

「魔法具是往魔水晶里寫入術式,要完成同樣一件事情的話……指定物件的術式,讓物件浮空的術式,調整高度的術式,還有發動和結束的切換……大概會是這種感覺吧?」

隨著克羅的說明,幾行發光的文字浮到空中,形成一個圓形變成了魔法陣。這么一看還挺有魔法的感覺的。

「這就是憑感覺使用魔法和靠理論使用魔法的差別了。你看,快人君可以很輕松地移動自己地手吧?不過,要把這個原理用理論性的文字寫出來的話,是不是就覺得困難多了?」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

「對我們魔族來說,能用魔法基本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有在想要當魔法具職人,或者想要使用更復雜強力的魔法時才會去學習……對于人族來說,大概就是能用魔法的人都能制作魔法具的感覺吧。所以才會和理論一起學習啊~還真像是認真的人族會做的事情」

克羅的說明很好懂。人類容易把事情想復雜這點說的也沒錯吧。

所以說,并不是哪邊正確哪邊錯誤,可能終究只是文化的差別。就像白天莉莉亞說的,對人族來說能使用魔法的人是一種專家。不過,對魔族來說,能用魔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有去對魔法深入研究的,像科學家一樣的人才有職業的感覺。

「嘛,這個學習也不是沒有用處的。在想使用上位魔法之類的時候,扎實的理論是必不可少的。不愧是人族,擅長建立嚴密的理論,記住這些的話應該連魔法具都能制作了~」

「嗯~不過,還是有想要盡快使用魔法的心情呢」

雖然明白理論的重要性,不過畢竟都來到異世界了,想要使用魔法的心情也很強烈。聽說能短時間內學會使用簡單的魔法,欲求當然會往這個方向傾斜。

在思考著這些的時候,克羅笑著提議道。

「那就讓我來教你吧?」

「誒?」

「理論上的東西用那本書學就好了,感覺上的東西就讓我來教你。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挺擅長使用魔法的哦?」

「……可以嗎?」

雖然這個提議讓我很心動,同時也讓我感覺有些惶恐。克羅對于魔法,估計————絕對是相當了解和擅長的。不如說,至少在我現在在異世界認識的人物中是出類拔萃的。從外套中拿出各種各樣的東西,制作出尋找腦子里想到的人的魔法具,在天空中飛翔……簡直讓人覺得沒有什么事做不到的。

「沒問題的~我也挺中意快人君的,能教的我都會教的」

「謝謝」

包含著毫不掩飾的,直白的善意的笑容。不知道克羅是中意我哪一點,對我的態度相當友善。當然,現在被她牽著鼻子走的情況遠遠更多,然而只要和克羅說著話,我就會不可思議地安心下來,最重要的是會讓我感覺非常輕松。

嘛,怎么說,我也是個男的……雖然實際年齡遠比我大,有這么可愛的美少女直接地表達出好意,還是讓我有點不好意思的。

不過同時,我也產生了奇怪的恐懼:難道我其實是個蘿莉控?不,不是的!我才不是蘿莉控!只是到現在為止都是一個人,沒有像這樣被接近的經歷而感到不知所措而已!!

不知道克羅知不知道我心里的糾葛,她像以前一樣微笑著,立刻開始了指導。

「首先是初步中的初步,魔力的使用方式。快人君你知道自己魔力的感覺嗎?」

「不知道」

「嗯,嘛,畢竟以前都是住在和魔法無緣的世界里的,這沒什么奇怪的。那就這樣來一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