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與黑色起始的相遇

第一卷 第一章 與黑色起始的相遇

剛才因為混亂沒注意到,露娜沏的茶我還沒喝,想起來之后我便喝了一口。說實話我不懂紅茶味道的好壞,不過遭遇了非日常的事態讓我很口渴,所以感覺紅茶非常好喝。

「……花草茶真好喝啊」

「很榮幸得到您的稱贊,楠」

看上去不是紅茶是花草茶。這種高級貨我不懂……

「那么請讓我繼續說明吧。就和我剛才說的一樣,我們每十年會從你們三位的世界邀請一次勇者。因此,我們一定程度上把握了異世界和這個世界的差異。接下來我會依次說明」

原來如此。如果從一千年開始,每十年就招來一個異世界人的話,簡單計算一下就能知道有一百個異世界人來過這個世界。那么,這個世界的人們已經把握了要說明的內容……這次我們是異常情況,所以和對勇者的說明可能有點不同,不過大體上應該是一樣的吧?

「首先是關于這一年的期間。這個世界的歷法是按照火之月、水之月、木之月、土之月、風之月、光之月的順序,光之月的下一個月再從火之月到風之月遍歷一遍,最后的光之月用天之月來代替。每個月都是三十天,一年有 360 天。另外今天是天之月30日,準備進入新年的那一天」

也就是一年總共有 360 天。和原來的世界差不多,感覺挺好的。而我們被召喚的今天,相當于日本的除夕吧?

「因此,大家回到原本的世界是在下一個天之月的30日。之后是關于小時,我聽說是完全一樣的,一天有 24 小時。到目前為止有什么疑問嗎?」

「沒有,請繼續」

「那么接下來是關于金錢。這個世界的貨幣有 1R 硬幣,鐵幣,銅幣,銀幣,金幣和白金幣六種,單位的讀法是 Lira。1R 硬幣價值就是 1R,鐵幣價值 10R,銅幣 100R,銀幣 1000R,金幣 10000R,白金幣 100000R。國民一般的月收入大概是 2000R ~4000R 之間吧」

推算一下,和原本的世界相比,1R 大概相當于 100 日元,沒有在此之下的單位了?每個月有個銀幣 2~3 枚,每年有個金幣 4 枚左右的話就足夠生活的感覺吧。嗯,沒問題,腦袋還跟得上。

「總之先給大家每人提供銀幣 50 枚,也就是 50000R,請自由用于觀光之類的地方。因為金幣和白金幣沒法在攤子之類的低消費場所使用,所以我們用銀幣的形式提供。」

「噗!?」

隨著莉莉亞面帶微笑的話語,露娜把裝著銀幣的漂亮袋子排在我們面前。

50000R,換算成日元就是每人一下子提供了五百萬。不愧是公爵大人,有錢就是任性……

「覺得少我也是可以理解的。考慮到突然被召喚到異世界,這點錢作為道歉還不夠充分吧」

「啊,不是……」

反了反了,是錢太多了。確實這是足夠一年自由生活的金額,一下子給一介學生這么多錢也只會搞得困惑……不對,等等等等,如果這包含了生活費的話……現在我不了解這個世界的生活水準,說不定要讓我們過上和原本世界類似的生活,這可能是合理的金額。

是這樣吧。就算說了保證衣食住,也不可能讓我們住在公爵家,而是幫我們準備了旅館吧。

「當然,衣食住的方面我們會另外準備,你們也沒有納稅義務,這些錢可以只用在觀光和興趣上面」

還不包含生活費!那果然還是太多了吧!?

「這,這樣的話,是不是太多了一點?」

說得好啊楠。我想說的就是這個。

「楠,請不用為我們太多著想。把大家卷入的是我,只有這種形式才能表達我的歉意,請盡情使用……如果不夠的話,到時候還可以追加」

「順帶一提,準備的這些錢都是大小姐的個人財產,你們不需要客氣。大小姐是沒有什么花錢的愛好,不僅沒有老公,連候補都沒有的寂寞的公爵家當主。存下來的錢是相當多的」

「露娜……為什么你要故意傷我的心?你是我的女仆吧?」

「是,我露娜瑪麗亞是發誓將身心獻給莉莉亞大小姐的女仆,永遠都是大小姐的同伴」

「……」

莉莉亞真是辛苦。真的是……還有,露娜正式的名字原來是露娜瑪麗亞。先記在心里吧。

「那么大小姐,我知道你很在意婚期,不過時間差不多……」

「我一次都沒說過這件事情吧!?是你自己自作主張補充的吧!!這個先不說了,確實在這里一直講下去也不合適。各位,有關這個世界的常識之類的說明,先到我家之后再繼續……可以嗎?」

「咦?這里不是莉莉……阿爾伯特公爵的自宅嗎?」

「宮間,用莉莉亞這個名字稱呼就可以了,敬稱也不需要,用方便說話的語氣就可以了」

「啊,嗯,那么就允許我稱呼莉莉亞吧。另外,對我也用快人這個名字稱呼就可以了,敬稱也不需要」

「好的。那么今后我用快人稱呼您了。然后,關于剛才的問題……對的,這里是執行勇者召喚的神殿,并不是我所有的房子。之后還有很多要說的,移動之后我們再繼續吧。」

露出柔和的微笑的莉莉亞非常可愛,美麗得讓人不禁看得入神。嗯,漂亮溫柔有錢有勢卻是單身,世界真是奇妙。

接著,莉莉亞說要去確認一下光永君那邊談話的進展,離開了座位。室內現在剩下了我們三個人和露娜瑪麗亞。

「各位,請問還需要再來一杯茶嗎?」

「啊,好的謝謝。那個,露娜瑪麗亞?」

「嗯,有什么事,柚木?」

「問一個失禮的問題……莉莉亞明明那么漂亮,體型和性格也很棒……為什么沒有戀人……」

「陽菜……你……」

「啊,那個,學姐你也很在意的吧?」

似乎是拜剛才的對話所賜讓人放松了一些,柚木向露娜瑪麗亞詢問了我也很在意的事情。楠沒有強烈地阻止她,想必也是有點在意吧。

對我們的疑問,露娜瑪麗亞倒著花草茶苦笑道。

「實際上現任國王陛下,也就是大小姐的哥哥……他對年齡相差很多的莉莉亞大小姐……已經到了溺愛的程度了。嗯,真的是……甚至有傳聞說『如果有男人靠近莉莉亞大小姐,他第二天就會消失』」

「誒,那不就是說……」

「嗯,真是很麻煩。結果搞得阿爾伯特公爵家的包含傭人在內的全員都是女性,『本來的話男性禁止入內』」

「……」

稍微等等。有點搞不懂她在說什么……也就是說國王是重度妹控,莉莉亞的自家基本是男子禁止?所以可以得出的結論是?

「宮間,恭喜,這是阿爾伯特家成家以來的壯舉。嘛雖然說大小姐就是初代……」

「……哈?」

「是叫宮間吧?真是短暫的相處啊」

「……誒?」

「……我回到日本之后,也不會忘了宮間前輩的」

「……誒?誒誒誒誒誒!?」

看來異世界里死亡 flag 也是存在的。

已經開始想回去了。

說到年末,日本人會有寒冷的印象。然而這個世界年末的氣候卻像春天一樣溫暖舒適。可是,好奇怪啊?

為什么我總是感到止不住的寒氣啊?

在能感到微小震動的大馬車中,我沒有閑心去對第一次乘的馬車發表評論,只能抱著頭為自己擔心。現在我們正在向著莉莉亞的私宅移動,馬車里是剛剛接受了說明的所有成員。

光永君似乎是答應了參加勇者祭。他向楠和柚木打了個招呼,說自己要作為國賓前往王宮。之后光永君乘上了豪華馬車走了。我也想被帶到那邊去。

「……快人?沒事吧?如果身體不舒服,可以休息一下……」

「不,我沒事」

「大小姐,宮間肯定還在混亂當中吧」

這個女仆厚臉皮地裝傻……明明就知道原因的。

「原來如此,那也沒辦法呢。雖然我是一切的原因,還沒能好好道個歉……請你不要想太多。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事情,你都可以隨便說。當然,葵和陽菜也一樣。」

「好的」

「謝謝」

莉莉亞的溫柔刺痛著心啊。我的感想只有一句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莉莉亞的家里只有女性,這可讓我怎么待下去啊。原來的世界先不說,這個環境對于召喚到這里之前還是落單一個人的我實在是難度太高了。

是因為懷疑溫柔的莉莉亞結果遭報應了嗎?嗚嗚,要是召喚前看到的另一個高中男生君也一起來該有多好……話說,不會是我占了他的位置吧?我會道歉的,從現在開始也好能不能和我交換?

結果不管怎么煩惱,現實也不可能因此改變。馬車花了三十分鐘左右到達了目的地……莉莉亞的家。

房子的大小明顯不是給一般人住的。外觀也清楚地展示了她貴族的地位。左右打開的門前站著身穿鎧甲的女騎士,看上去甚至好像一種藝術一樣。

一行人穿過美麗的庭院,到達房子————應該叫做宅邸————的玄關,下了馬車跟著莉莉亞走過去。在我庶民的想像中,打開門應該會有傭人在兩邊列隊歡迎之類的,結果并沒有這種光景,只是普通地沿著走廊前進。

就和露娜瑪麗亞說的一樣,這間宅邸只有女性。擦肩而過的人,打掃的人都是女性,我在其中明顯與眾不同。話說,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冷冰冰的視線朝著我瞟過來,我的胃都有點刺刺的疼啊!?

「……」

「大小姐?」

「露娜,到了用餐時間了……各位經歷了這么多也都累了吧。先吃午飯吧。情況都已經向其他人說明過了吧?」

「嗯,應該馬上就可以準備好」

「那就麻煩了」

莉莉亞說完,我們被帶領到了另一間大房間……大概容納得下幾十個人。被召喚的時間是下午,我還沒有去上下午的課,所以什么都沒有吃,還餓著肚子。楠和柚木在那個時候回家,大概是上了半天課,應該也沒有吃午飯。

各自被引導到自己的位置之后,不知道從哪里出現的女仆裝的人們過來拉出了椅子。只有我的椅子拉得比較隨便大概是我的錯覺吧。

「那,那個,莉莉亞……我不太懂餐桌禮儀之類的……」

「啊,這也不是晚宴,所以不用在意這些,隨意用餐吧」

莉莉亞對柚木不安的詢問回以溫柔的微笑。說實話,我也不太懂餐桌禮儀。我最多也就知道刀叉要從外側開始使用,而且只是知道知識,并沒有實際體驗過。

一小段時間后,一些像是服務員的女性端來了只在電視上見過的,銀色圓頂的托盤。正在要端到我們面前時,聽到了一個聲音。

「請把要端到快人……那邊的男性前面的那盤菜和我的交換一下」

「誒?大小姐?」

「沒聽到嗎?」

「不,不是,可是……」

聲音不像之前那樣溫柔平靜,而是帶著嚴肅和威嚴。

聽到莉莉亞的話,服務員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為了防止你誤解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在『請求』,而是在『命令』……你懂我什么意思吧?」

「好,好的,馬上……」

聽到比剛才更加高冷的聲音,臉色發白的服務員慌忙照辦。

料理全部擺上來之后,莉莉亞恢復了之前的笑容,再次對著我們說道。

「請用,希望能合你們的口味」

「啊,好」

「我開動了」

「失禮了」

說到貴族的料理,會有那種正式宴席的印象。不過實際上的菜是面包、湯、沙拉和不知道叫什么總之看著很像主食的高級肉料理。感覺就像外國版的套餐,看上去非常美味。

異世界套路的輕小說里面,關于料理很多都是干面包和咸湯這種不好吃的東西。實際上我之前也是這么想像的————但是很美味。

面包是軟的,湯是和法式清湯類似的溫和的味道。至少這要比我以前一直吃的便利店便當要好吃多了。

這時,我往莉莉亞那邊看去。只見莉莉亞吃了一口料理之后嘆了口氣。

「……露娜,吃完飯之后……」

「……明白了」

莉莉亞對露娜發出小聲的指示之后,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對著我柔和地微笑道。

「味道怎么樣?」

「誒?啊,很美味」

「能合你的口味,我就放心了」

莉莉亞像開花一樣的笑容讓我臉頰發熱,有一點害羞地稍稍錯開視線。

接著,我就看到了接收了什么指示的露娜對著門走了過去。露娜瑪麗亞走到我座位的后方停了下來,小聲向我搭話。

「……宮間,剛才說了一些嚇著你的事情……不過請你放心,不會有事情的」

「誒?」

「大小姐雖然有些地方會犯傻,不過她本來就是一位賢明的人……」

微笑著說完,露娜瑪麗亞退下了。

她想表達什么?這和剛才交換料理有什么關系嗎?

吃完午飯,端上餐后的紅茶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只有我被莉莉亞說著「能占用你一點時間嗎?」帶到了另一間房間。

感想依舊是只有一句話……為什么變成這樣了?

現在,在我面前排了一長牌女性。既有穿著女仆裝的,也有身著鎧甲的,還有穿著工作服一樣的衣服的。數十個女性的視線全部集中到我身上。這已經不只是不舒服的等級了。

「……大概都到齊了呢」

莉莉亞站到了沒有理解狀況的我的前面,靜靜地……用嚴厲地視線看向召集而來的女性們。

「首先,召集很突然,麻煩大家了。因為這種事情要盡早說清楚比較好,所以我只在各個崗位留下了盡可能少的人,讓其他人都集合到了這里」

聲音絕對不算大。但是莉莉亞的聲音在寂靜中回響。她那優美凜然的聲音,甚至讓人感覺是她高貴氣質的直接體現。

「接下來是說正題……是關于這位宮間·快人先生。他確實是男性,但也是我自己邀請的重要的『客人』。平時我不怎么邀請男性,你們疏于應對也是當然的。給大家添麻煩了」

「……」

莉莉亞說到這里,我終于明白她想要說什么了。露娜瑪麗亞說莉莉亞賢明的理由我也明白了。

「但是,我在這里說清楚了。以他是男性這一點為理由……給他帶來損失的行為我是不允許的。在我說完之后,還有對他故意做出這種行為的話……就和對我拔劍相向是等同的!」

充滿了明確意志的強有力的語言像劍一樣揮到安靜的現場。啊,我好慚愧……真是替曾經一度以為這個人是壞人的自己丟臉。

「聽好了。不管有沒有帶來實際損害。即使你們判斷沒有問題,如果我不這么覺得的話……就不會對你們留情。要說的就是這些,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吧」

莉莉亞說完,聚集而來的女性們紛紛回到自己的崗位,房間里只留下了我和莉莉亞。

「這樣以后,你應該能過得稍微輕松一點了」

「啊,嗯,謝謝」

「不,倒是我應該謝罪……雖然我沒有此意,但家里不知不覺就產生了男子禁止的氛圍,里面甚至有人只要是男性就討厭的人。給快人帶來了很多不必要的疲勞,真是對不起了」

「啊,沒有沒有」

「果然原因是我沒有男性朋友吧?嗯,我可能是缺少淑女的魅力呢」

莉莉亞的表情不像剛才有著貴族的威嚴,而是露出了好像惡作劇被發現的小孩一樣的苦笑。

說實話,我的內心總覺得貴族的存在會看輕平民。所以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上來就對莉莉亞產生了猜疑。不過現在,我知道了這只是我個人的偏見。想要道歉的反而是我這一邊啊。

「……我覺得莉莉亞是很溫柔有魅力的人呢」

我的對人經驗并沒有豐富到說得出細致入微的臺詞。但是,這種平凡的稱贊自然從口中吐露了出來。

「……!呼呼,謝謝。好了,已經讓葵和陽菜久等了,我們回去吧」

莉莉亞露出了稍許吃驚的表情,高興地微笑著走了出去。我跟著她離開了房間。

回想起來……這一刻,可能就是對今后的一年間開始有所期待的瞬間吧。

「話說回來,我那份午飯到底有什么啊?」

「嗯,很不好意思,我追問了廚師,好像只有給快人的料理,用了一些品質稍微差一點的素材」

「是這樣啊……不過,估計我吃了也感覺不出有什么區別吧」

「……我也沒感覺出來」

「誒?」

「我看了服務員的反應,就覺得估計是這樣吧……實際吃起來也是很好吃的。我大概是沒有料理評論家的才能吧」

「哈哈哈,那可真是……雇了個手藝好的廚師啊」

「呼呼呼。嗯,很可惜我的舌頭大概是追不上廚師的手藝」

有種不可思議的心情。剛才為止還那么不安,現在看著莉莉亞溫柔的笑容,就一下子感覺安心了。

我不太懂貴族什么的,不過至少這個公爵大人是個大好人。

那是一間相對較小但保養到位的干凈的房間。大概是接待室吧?在那里重新開始了因為路途和吃飯而中斷的說明。

「那么,關于這個世界……剛剛也提到了這個話題,我就連同初代勇者殿下的故事一起說明吧」

莉莉亞說完后,露娜瑪麗亞在桌子上鋪開了地圖一樣的東西。

從整體印象來說,大陸的形狀就像是放大了的歐洲一樣。左下角西班牙對應的那塊位置有白色和黑色的標記,與標記有一些距離的大陸中央附近用一個紅色的圓圈圈了起來。

「紅色圓圈的內部就是我們所在的新法尼亞王國。新法尼亞王國北面是『阿路克雷西亞帝國』,南側海的對面是『海德拉王國』……這三個是大陸上被稱作大國的主要國家,直到『大約千年之前』是我們所知的世界的全部」

「……現在不是了嗎?」

「對,葵你說的沒錯。這張世界地圖描繪的是主要由人類、森精、矮人————統稱『人族』大量定居的世界,被稱為『人界』。此外還存在著『魔族』定居的『魔界』和『神族』居住的『神界』」

說著,桌子上又擺上了另外兩張地圖。其中一張有剛剛那張的兩倍大小。地圖上的大陸形狀類似于大洋洲,一眼就能明白這塊大陸的廣大。另一張地圖上畫著一塊較小的大陸,形狀是甜甜圈一樣的環狀。

「大的地圖是魔界,小的地圖是神界。想像一下三明治可能會更容易理解。神界、人界、魔界這三個世界被無法目視的次元之壁分隔開來,三個世界加起來才是這個世界『托里尼亞』真正意義上的全部」

「……感覺話題規模開始膨脹了」

「呼呼呼。是啊,對從異世界來的各位來說感覺就好像有三個異世界一樣吧,不過對我們來說認識稍微有些不同,因為這三個世界可以用各地的傳送門自由來往,并不像是你們之前的異世界那樣只有召喚魔法陣才能干涉」

「原來如此」

世界改變了,常識也會改變。我們感到異常的次元壁分隔開來的世界,對這個世界的住人來說就和大海高山沒什么差別吧。

嗯,這一點就只能接受這個觀念了吧。

「人界的國家制度這一點上,聽過去的勇者說和各位的世界區別不大……怎么樣?能有一定程度的想像嗎?」

「……嗯~有一個國王,還有持有領地的貴族,平民在領地上生活納稅的這種感覺?」

「對,這個認識沒有問題」

柚木不太自信地回答了莉莉亞。我的想像也差不多,看來是沒有問題。不過我有點在意的是,剛剛莉莉亞特地說了『人界的國家制度這一點上』。同樣的異世界,神界和魔界是不一樣的嗎?

這時莉莉亞的視線朝我這邊轉了過來。我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和柚木是相同的認知。

「那么,關于三個世界締結友好關系的經過先放一放……我先說明一下神界和魔界。神界是以『創造神』為頂點的……只有一個國家的世界。神族無一例外全都以創造神的意志作為絕對的優先」

「除了十年一度的勇者祭之外,創造神不會在世間現身,平時應該是見不到的吧。說起來創造神基本上不會干涉世界,只是注視著世界的走向。傳說中,除了遠古時期神界和魔界的大戰爭之外,她從來沒有行使過那絕對的力量」

露娜瑪麗亞補充了莉莉亞的說明。

要說的話神界就是究極的縱向社會。社會頂端的創造神基本上只會保持觀望的立場……簡直和想像一模一樣。

「接下來是魔界。魔界在三個世界中最為廣闊,許多種族居住在那里。雖然統稱他們為魔族,其實單說外觀的不同就多到數不清了。不少勇者會把魔族和魔物同等看待,但是魔界是將智力沒有達到一定程度的存在定義為魔物」

嗯~我的印象里魔族和魔物也是差不多的,對魔族來說其實有明確的基準嗎?不過沒有實際見過的話也不好說什么……

「魔界是簡單粗暴的實力主義,就是能力更強地位就更高的感覺。不過有一點要說明白,實力主義并不表示魔族是兇暴的。相反,大部分的魔族都有理性,不會無故施暴或者瞧不起弱者。實力主義的意思終究只是重視實力輕視血脈的意思」

「不如說他們遠比人族來的溫和。我和大小姐也去魔界觀光了好幾次,他們待我們都很親切」

「嗯,真想抽時間再去一趟。魔界里面沒有國家的區分,而是分為六塊領地。君臨頂點的是六位魔族……他們通稱『六王』。『冥王』『戰王』『死王』『界王』『龍王』『幻王』……他們各自都生活了幾千、幾萬年,據說他們的能力到了能隨意毀滅世界的程度」

六王真是了不得……聽到這個稱呼好像會回想起青春期時代的黑歷史,不過在這個世界好像是絕對不能違抗的存在。

剛才的說明有一點讓我很在意。莉莉亞和露娜瑪麗亞都說魔族基本上是溫和的存在,然而過去人族不是和魔族打過一仗嗎?

「那個,我能問個問題嗎?」

「嗯,請問吧」

「……剛剛說魔族是溫和的,那千年前是那個六王(?)當中出了個魔王攻打人界的嗎?」

「嗯~要怎么說呢……曾經在人界肆虐的魔王,其實在魔界好像只是無賴這種級別哦」

「誒?」

莉莉亞苦笑著對我的提問做出說明。到前一個話題還基本和想像一致,結果突然跑出來個魔王小人物論……讓我非常在意。

「就像我之前說的,魔族的各位基本上都是溫和的。魔界自身很遼闊,糧食也很豐富。而且處于魔界頂點的六王們關系也很好,之間的交流也很興旺。魔界內部雖然有小沖突,但是和其他世界發生戰斗只有和神界爭斗的那一次。說到底,直到魔王和初代勇者出現之前,魔族對人界的認知似乎也不過是知道人族的存在,并沒有實際見到過,也沒有爭斗的理由這種程度」

「嘛,簡單來說就是無論哪個世界都有對平穩過日子感到不滿,懷抱野心的人吧」

露娜瑪麗亞嘆著氣補充道。和經過千年之后依然受到尊敬的初代勇者不同,魔王的評價好像很低。

「嗯,魔王當時聚集了很多血氣方剛的魔族,意在打倒六王立于魔界頂點。他們在人界就相當于山賊……不對,就像叛軍那樣的東西。只是魔族的總數非常多,結果魔王軍就成了超過百萬的大軍。即使是這樣,從整個魔界來看還算是小規模……」

分母多了支持者也會多的意思啊……說實話,光說百萬軍勢也沒法立刻想像出來,不過魔王的出現大概就是這么回事。那為啥不去挑戰六王而是進攻人界了啊魔王。

「……接著魔王軍為了獲得魔界的支配權去向冥王發起了挑戰」

「啊,是先在魔界挑起戰爭的啊」

「……結果怎么樣了?」

從之后攻打人界這件事情來看八成是敗給冥王了,不過柚木好像有點在意,她接著我的話饒有興致地詢問后續。

「被冥王 1 VS 1000000 用短短幾分鐘就給打敗了」

「……呃……」

「這還真是……怎么說……」

「這結果甚至讓人有點同情了」

壓倒的慘敗事實讓包括我在內的三個人都不禁同情起了魔王。到底是魔王軍太弱還是冥王太強呢……就像楠說的一樣,感覺魔王有點可憐。話說交戰時間幾分鐘,這不是一發兩發就全滅了嗎……

「但是冥王是非常寬容的人,一個人都沒有殺,只是訓誡了『有精神是好事,可是不要給周圍添麻煩』就把魔王軍釋放了」

不僅手下留情還當成鄰居家熊孩子一樣對待!?饒了他吧!我心里對魔王的評價正在大跌呢!?

「因為這件事,魔王知道打不過六王……于是就侵略了當時六王規定了不干涉的人界」

「……」

逃了!????魔王是從魔界逃過來的嗎!?這膽小得已經不止讓人有親近感,甚至讓人覺得有點可愛了!?好像被訓的孩子離家出走一樣了哦……

真是……怎么反應才好啊?我開始覺得魔王是個沒用的小人物了。

我們對魔王慘不忍睹的人界入侵目瞪口呆,接著莉莉亞指著人界地圖的左下角……黑色標記的地方,表情稍微變得認真一些然后繼續說了下去。

「先不管有著六王這一絕對存在的魔界,對于當時的人界來說,突然出現的魔族是巨大的威脅。魔王軍轉瞬間攻下了周邊的一些小國,自稱是魔王并對人族發起了宣戰布告。接著人族和魔王軍的持久戰爭就開始了」

「順帶一提,在三界關于當時這件事情簽訂友好條約的會議上,冥王殿下誠懇地謝罪說『我先前應該好好處理的』。魔王得到了寬容的冥王殿下的慈悲對待,發起自作主張的行動,最后甚至讓冥王殿下低頭謝罪……魔王的暴行經過了一千年,直到現在還是難以原諒」

「那,那個,露娜瑪麗亞?」

幫莉莉亞補充說明的露娜瑪麗亞,已經沒有了剛才冷靜的樣子,而是露出了嫌棄、厭惡感全開的表情,讓我不禁有些小害怕。

「說起來崇高的冥王殿下就不應該為了區區小蟲低頭謝罪……然而不愧是冥王殿下!寬宏大量地對下位的人族謝罪,高潔爽快地承認錯誤……果然那位大人才是王中……」

「露娜,露娜!」

「……哈!?失,失禮了」

露娜瑪麗亞好像打開了什么開關一樣開始講了起來。莉莉亞制止了她,然后朝著吃驚的我們嘆了口氣解釋起來。

「露娜好像以前見過一次冥王,從那時開始就一直狂熱地仰慕著冥王。你們也都注意一點,要是不小心和露娜聊起了冥王的話題,幾個小時就會這么過去的。」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去侍奉冥王殿下而不是這樣的剩女……」

「……露娜,之后絕對會揍你兩三發的」

剛才露娜瑪麗亞的眼神真的很可怕。與其說完全進入了陶醉狀態,感覺不如用狂信者這個詞形容她更加合適。

莉莉亞可真是辛苦啊……

「啊,那么回到原來的話題。魔王軍侵略人界這件事……其實六王也都對此很煩惱」

「「「誒?」」」

一下子沒聽懂莉莉亞的意思。按她前面所說,六王應該有著橫掃魔王軍的能力。盡管如此卻感到煩惱,也就是說……等一下,確實感覺哪里有問題。為什么明明有六王了,還有勇者存在的必要呢?

「……就如同剛才所說,當初在魔界,魔王軍既沒什么名氣也沒人害怕。因此,魔王軍進攻了人界這條消息很晚才傳到六王的耳朵里。那個時候,六王已經沒法輕易排除魔王軍了」

「……原來是這樣,之前說好的不干涉反過來限制了六王吧」

「學姐,這是什么意思呢?」

看上去楠已經明白莉莉亞想表達的意思,但我和柚木還沒有聽明白。只要六王收拾掉魔王軍應該就可以結束的,聽莉莉亞的語氣,好像是有什么原因導致六王無法出手。

聽到柚木的疑問,楠朝向柚木開口說道。

「當時,魔界對人界是不干涉的。也就是說,沒有通道能和人界交涉……告訴他們『自己沒有敵意』」

「啊,啊啊!是這樣啊!」

「宮間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你們的想法應該是沒錯的。魔族雖然知道人族的存在,但其中大部分都沒有實際見過……反過來說人族也是一樣。魔族對當時的人族來說就等同于魔王軍」

我終于理解了之前感覺有問題的地方。即使六王有能力打倒魔王,卻沒有方法在打倒魔王之后表示自己對人族沒有敵意。

如果在這個狀態下,六王一瞬間殲滅魔王軍的話,人族看到這個場景會怎么想呢?答案很單純,他們會這么覺得吧。『比魔王還強大得多的魔族攻打過來了』

「————遠超魔王的威脅襲來了。如果事情發展到這樣,就不是魔王侵略人界這么簡單了。魔界和人界的全面戰爭……不,不只是這樣,如果神界認為魔界的頂點六王參加了人界侵略的話,之前處于旁觀立場的神界也會行動,最壞的情況下可能發展成影響三個世界的大戰。所以,六王沒法對魔王出手」

莉莉亞從中途接過楠的話,用沉重的口吻說道。恐怕六王真正害怕的就是這里吧。只是人界的話還好。最壞的情況下,只要六王做出無情的決定,為了不讓戰火波及魔界,用暴力壓制人界說不定也是可能的。

不過神界也出動的話,事情就沒有這么簡單了。遠古時期魔界和神界曾經發生過一次戰爭。如果這個傳說是事實的話,就表示魔界和神界的力量是差不多相當的。如果這樣的話,戰火一定會燒到魔界。六王想要避免這個情況。

「為了回避影響三個世界的大戰,需要這樣一位元人物……在力量最弱的人界有打敗魔王的實力……背負人族的希望的存在。能坐在談判桌上和魔界交涉的英雄……」

「這就是……初代勇者……」

「沒錯。關于初代勇者的召喚眾說紛紜。比如害怕大戰爭的創造神以神諭的形式給予了人族召喚魔法陣;六王暗中向神界請求協助;人界一開始就有用途不明的魔法陣和傳說等等……當時人界陷入了混亂,沒有留下明確的記錄。總之,在新法尼亞王國執行了勇者召喚」

于是初代勇者登場了。嗯~初代勇者是怎樣一個人呢?和我們出身于同一個世界這點應該沒有疑問,那是男是女,是不是日本人呢……

「聽說初代勇者的旅途非常艱辛。初代勇者在當時混亂之中的人界邁上旅途,拯救了大量人民,聚集了共同戰斗的伙伴,并在激烈的戰斗后打敗了魔王」

這可以算得上是王道的故事了,但實際上應該非常辛苦吧。初代勇者大概和現在的我一樣,一開始很努力地跟上狀況。當時還沒人能像現在這樣簡潔易懂地講清楚這個世界和原本的世界的區別吧。

在完全未知的場所,只有一個人被召喚過來,摸著石頭過河一樣地收集情報,為了這個世界的人們挑戰強大的敵人……我自己是絕對做不到的。

「……初代勇者討伐魔王之后,六王的行動就十分迅速了。他們立刻向初代勇者解釋情況,瞬間驅除了魔王軍的殘黨。在初代勇者的協力之下,他們向人族謝罪并表示沒有繼續戰爭的意圖。因此最終沒有發展成為世界大戰的事態」

「……不過,人族也有留下怨恨吧?」

「葵說的沒錯。當時人界和魔界締結的是所謂停戰和互不侵犯條約。雖說打敗了魔王,人界也處于不小的疲敝之中」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就算打敗了魔王,也不表示一切都和從前一樣了。人族對魔族的印象肯定還是一樣的差……

「然而,初代勇者沒有就此停下腳步。從六王那里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后,表示魔王這件事最大的原因正是三個世界的互不干涉。初代勇者為了不讓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而奮起前進」

「……」

「首先,初代勇者說服了六王,讓他們約定以魔界豐富的糧食物資援助疲憊的人界。接著初代勇者前往神界與神族交涉,希望神族也為人族的復興做出支援。當然這并不是簡單的事情,在這里那里都發生了爭吵和種族不同導致的問題。然而,初代勇者沒有放棄,而是親自奔赴各地,講話講到口干舌燥……『從完全不同的異世界前來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