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這既不是有事情要發生的前兆,也并不是什么非日常的光景。要說和平時有什么差別的話,也就是下午的烈日中,在從大學下課回家的路上看到穿著母校校服的男生女生。

這兩個男生和兩個女生愉快地聊著天,大概他們是同一個社團的吧。這副光景對我這個精英落單的學生有點耀眼。尤其是兩位女生班花級別的可愛,讓我對旁邊一起走著的男生心生羨慕。

男女比正好是二比二,說不定是兩對情侶……現充爆炸了該多好……

回家的路上一切都好好的。直到四個人被紅燈攔下,我站在他們數步之后————腳底下出現了奇怪的魔法陣————

還沒反應過來,眼前的景色產生一片雜訊,周圍的風景一下子變了個樣。原本是瀝青的地面變成了石頭,明媚到煩人的陽光變成了暗淡的油燈(?)光……等等,有點莫名其妙。

「歡迎你們的到來,『勇者殿下』」

耳朵還沒適應當前的狀況,就聽見后面傳來鈴鐺一樣清澈的聲音。回頭一看,后面站著一位身著白凈無暇的連衣裙,金發碧眼的美女,以及先前見到的四人組……中的兩位高中女生和一位高中男生。

哎?是不是少了一個人?

「事發突然,想必你們————誒?」

金發美女看著我們,露出讓人不禁出神的微笑,開口……把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之后是沉默……被放置在一旁的我和三位高中生自不用說,欲言又止的美女和周圍一些穿著長袍的人們也仿佛時間靜止一樣一動不動。現場籠罩著一片寂靜。

「……啊,那個,大小姐?我好像看到有四個人?」

「……巧了露娜,我也看到了四個人」

其中一位穿著長袍的人仿佛下定決心一樣向美女說話,美女也有點困惑地回答了。遺憾的是我的思考還沒跟上仿佛輪擺式移位一樣打過來的非日常。如果我是電腦的話,現在滑鼠指標已經變成沙漏了吧。應該用 Intel 處理器的……不不,我在想什么啊?

看了一眼同樣境遇的三名高中生,他們大概也是和我一樣的狀態,瞄了我一眼之后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插圖)

「這是那個吧!把三個人卷入了『召喚』,就是這種事情吧!?」

「嗯,大概是吧……怎么辦,大小姐?」

「不管怎么說也不能一句『哎喲失敗了,哎嘿』打發了事,總之先跟所有人說明情況……啊,不過至少先要判別誰是勇者殿下……」

「哎嘿什么的……大小姐,你這個年齡是不是太裝嫩了……」

「為什么要在這里冷靜地吐槽!?」

這個殘念的對話是什么啊。感覺對未知狀況的危機感正被一點一點地削去……兩個高中女生也是一臉驚呆的表情,男生————為什么要握緊拳頭擺姿勢?在這種狀況下,擺姿勢?

嗯?等等……勇者殿下?召喚?卷入?感覺好像聽到了一些很耳熟的單詞。仔細想想,好像最近有類似的————

「咳咳。再次歡迎……」

「抱歉,我在想事情,可不可以先不要說話?」

「啊,好的。抱歉」

因為思考被聲音打斷了,我拜托他們稍等一下。啊是這樣啊,想起來了,這是最近剛剛讀過的輕小說!

雖然不是什么值得宣揚的事情,我的愛好是世間所謂御宅的東西。只是個喜歡游戲,輕小說還算有興趣,動畫完全不看的半吊子……總之現在的狀況和小說的展開很相似。因為勇者召喚來到異世界,和魔王戰斗的王道故事,這種類型的小說想來還是見過不少。

「……那,那個……」

啊,不過,就算都叫異世界轉移,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展開。有的是真的成為勇者和魔王戰斗的,有的是實行召喚的王族才是壞人,還有是被召喚波及,被按上無能的烙印的一般人實際上有外掛之類的……

「……誒,那個~」

所以,現在需要的還是情報吧?就算有人說過「事實比小說更離奇」這種話,現階段也不能確定這里就是異世界。現在明顯是非日常的事態,總之要把握現狀……哎?好像忘掉了什么事情?

「……那個……」

「……誒?」

這時,我終于發現金發美女正在以困惑和擔心的表情看著這里,意識一下子回到了現實。這時候,我才想起自己打斷了眼前的女性的話沉浸在思考之中。臉色慢慢發白。

「……我覺得差不多該把話說下去了……可以了嗎?」

「抱歉!!我老是一想事情就忘了周圍的人……」

聽到這有點躊躇的聲音,我慌忙低下頭。慘了……這個壞習慣又出來了。從很久之前開始,我就有專注于一件事情之后看不到周圍的壞習慣。說好聽點叫集中力高,說難聽點叫視野狹窄。

不管怎么說,我又搞砸了。兩名女高中生看這里的眼神里有點無語的感覺,美女周圍穿著長袍的人們好像也在苦笑似的。男高中生……臉朝著下面嘀咕著不知道什么話……啊,和這家伙大概能成為朋友。

「不,事發突然,混亂也在所難免。我再次歡迎異世界的各位來到『新法尼亞王國』」

聽了我的道歉,美女露出柔和的微笑,提起裙子的下方優雅地低下了頭。之后,差不多就是和預想一樣,說了什么異世界的王國。

嗯~這種有氣質的感覺,而且剛才還被稱呼成大小姐……是貴族?說不定還是公主。

「我是莉莉亞·阿爾伯特。對于突然的召喚我們非常抱歉。事發突然,你們想必有所困惑。我們會先說明情況……不過在此之前,能不能先問一下各位的名字?」

「……啊,好的。嗯……我是宮間快人」

作為年長者,我先回答了美女……剛剛報上莉莉亞這個名字的女性的問題。如果是小說的話,這里通常會有暴走反抗、錯亂大吼的人……然而實際經歷的時候,因為混亂和困惑太大,反而可以冷靜地回答。

「……我是楠葵」

「……我是柚木陽菜」

「……我是光永正義」

高中生三人也跟著我報上了姓名。話說男高中生的名字好帥啊。你當勇者就好了吧。正義,好像就是為了當勇者才誕生的人的名字……不過他戴著眼鏡,外表看上去倒是更像一個文科生就是了。

「是宮間先生、楠小姐、柚木小姐和光永先生對吧,請多多指教。不好意思,請再稍微等一下」

說著,莉莉亞向著另一個穿著長袍的人使了個眼神。那個人拿出了個水晶球一樣的東西。我看到她們這個好像要做什么的行動,不禁身體僵硬了起來。莉莉亞慌忙地辨明說「沒問題的,不會對你們有危害」。擅自行動不像是好主意,我選擇留在原地。

「……看來光永殿下是作為勇者被召喚了。其他人都是被波及的吧。」

「果然是這樣嗎」

看來勇者是光永正義君。要說預想猜對了是猜對了,不過這到底是要發生什么啊?在這個什么都不知道的狀況下,突然被說是勇者之后擺出了個小小的 pose 的光永君真是厲害。你就是 No.1,去努力搞定麻煩事之類的玩意兒吧。

「那么,對勇者的說明就交給你了?」

「嗯,就這樣吧。莉莉亞大小姐就請對被波及的三個人說明吧」

聽到這樣的對話之后,莉莉亞告訴我們,對光永————勇者————的情況說明的內容和這邊有所區別,所以會分開進行。

「稍等一下。為什么只有光永君是分開的?」

「你們打算對正義做什么?」

這一點還是反駁了————反駁的是楠和柚木……

對我來說,眼下最重要的問題是……在眼前安撫楠和柚木的莉莉亞。她是怎樣的人物,打算對我們做什么。

雖然說把一切都和輕小說的展開對照是不對的,不過這種故事的套路都是執行勇者召喚的王族把勇者當奴隸使喚,冷遇勇者以外的人。事實上,現在她也說要把勇者光永君和我們分開說明,必然會讓人猜疑有沒有什么陰謀打算。

「我理解你們不安的心情。不過,我發誓絕對不會對你們施加危害。這種舉動是因為我們這邊的原因,希望你們可以理解我們的任性。」

莉莉亞說完深深地低下了頭。其他三人看到這個似乎在異世界也代表謝罪的行為,雖然看上去還沒有完全接受,不過楠和柚木也不再反駁下去,光永君靜靜點頭答應。當然我也點頭答應了。

其他三人應該也了解現在的狀況,抵抗大概是沒有意義的吧。大概望一眼,就能看到穿著長袍的人有我們人數的兩倍以上。如果全面相信她說的話的話,這里是異世界……肯定有什么魔法一樣的能力。

被稱作勇者的光永君可能有什么特別的能力,但只是被波及的我想必不會有這種東西。于是,在這里為了自保,只能選擇聽對方說明了。

莉莉亞帶著我們走出了昏暗的地下室一樣的地方,到達了內裝豪華的大廳。勇者光永君的情況說明似乎是會在這邊進行,他和一些穿著讓人聯想到圣職者的白衣服的人們一起留在這個房間,我和剩下的兩個女生被帶領到了另一間房間。

這間房間不到剛才大廳的一半大,但也足夠寬敞。里面的裝飾是中世紀的風格,擺著一張大的長方形桌子和椅子……到此為止還沒有什么異世界的氛圍,并沒有什么來到別的世界的實感。

「請隨意就座。露娜,給這三位上點茶水。」

「遵命」

莉莉亞一邊催促我們就座,一邊向旁邊不知道什么時候脫下長袍穿著女仆裝的名叫露娜的女性做出指示。之前在昏暗的房間,露娜戴著連著頭巾的長袍所以沒注意到,露娜的頭發是美麗的水藍色……啊,異世界感來了。

看到露娜行禮走出房間,我們小心翼翼地拉出椅子。我第一個坐到了莉莉亞正對面……稍微偏右一些的位置,楠和柚木與我空出兩個座位的距離坐下了。

少許之后,露娜推著載著紅茶的小車回到房間,在我們面前放下茶杯,繞到了莉莉亞身后。莉莉亞見狀點了點頭,用溫和的語氣開始了說明。

「首先請讓我再次謝罪。突然把你們叫到另一個世界,還因為我們的原因,花了這么久才能開始說明,真的很抱歉。」

「啊,不……」

「那個,我們到底……會怎么樣?」

問出我最關心的問題的是楠。長著一頭細長有光澤的黑發,她和我相比看上去更加冷靜。她肯定是堅強的女性吧,這和我是膽小鬼這種事情沒什么關系。

「作為大前提,我以『阿爾伯特公爵家』的家名發誓,我們不會對包括光永先生的你們四人做出任何危害」

「……阿爾伯特……公爵家?」

「啊,失禮了。我應該先說明我的立場的。我的名字是莉莉亞·阿爾伯特,是新法尼亞王國中持有公爵爵位的貴族」

「莉莉亞小姐是現任國王陛下同父異母的妹妹,除了爵位之外還有第四位王位繼承權。因此,大小姐以家名做出的宣誓,可以當作國家的意志來接受也沒有問題」

公爵!?王位繼承權!?和預想一樣還真是高貴的大人物。

「順帶一提年齡是二十二歲,在通常十五到十九歲結婚的新法尼亞王國里是少見的單身公爵。」

「……露娜?為什么要補充這一條?現在根本不需要這條資訊吧?」

「不,我覺得『大小姐』這個稱呼已經快要不合適了……」

「……之后有話要和你說說」

怎么回事。明明莉莉亞看上去高貴美麗,行為和語氣都很禮貌優雅……周圍飄蕩的殘念的感覺……而且露娜真是毫不留情。

「……回到剛剛的話題,讓我繼續回答剛才楠的疑問。您最感到不安的大概是能否回到原來的世界這一點吧。請你務必放心」

「能回去嗎……?」

帶著若干膽怯的聲音回問的,是栗色短發散發出小動物般的可愛的柚木。從楠輕輕地握著她的手這一舉動上,以及柚木的小個頭上,可以推測出兩人是學姐學妹的關系。不過胸是柚木更加……不不,我在想什么啊!?

「嗯……只是那個……」

聽到柚木的提問,莉莉亞有點面帶難色。果然是那樣子么?有個叫魔王之類的家伙,不打倒他們就沒法歸還之類的。

如果這樣的話,果然莉莉亞的話不能按照字面意思理解……

「距離魔法陣可以再次使用……要等一年的時間」

「一,一年!?」

哎?感覺和預想的有一點點不一樣。楠的尖叫恐怕是對一年這個時間長度感到吃驚,我則是在另一種意義上吃驚。沒錯,條件實在是太輕松了……

這種展開一般不都是不打倒魔王沒法回去嗎?啊,說不定光永君就是這樣。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只有他的說明不一樣也可以理解。

而且就算條件很輕松,在原來的世界一年之間都是神隱狀態。考慮到這一點對原來世界的影響,也不是能隨意接受的。

「……怎么這樣,這次的大會我是五千米跑的代表啊……」

「陽菜,問題不是那里……」

柚木是天然屬性嗎?在這種狀況下擔心社團的大會,已經是讓人佩服的等級了。

「啊,請放心。按照『女神』的說法,這邊的世界和你們的世界時間流速不一樣,在送還的時候,會回到召喚后的那一瞬間。一年里成長的身體也會讓女神變回去的,這一點也沒有問題」

不安的問題迅速得到解決,結果馬上又出來個女神這種新的不明要素。

嗯,總而言之,返回原來的世界還需要一年。不過并不需要擔心那邊的時間流逝,而且即使在這邊的世界長得非常胖,也會有個什么女神來變回去……

「當然,三位在這邊的人身安全和衣食住都由我們保證。雖然做不到奢侈豪華,但是我會負責讓你們過上自由方便的生活」

「……呼,哈……」

「啊,謝謝」

因為連續放出對我方有利的情報,楠和柚木都有點困惑,甚至有一些失神發呆,以至于不經過大腦思考就表達感謝……

然而還不能大意。光永君的事情還沒解決。如果勇者是為了和魔王戰斗召喚過來的話,也就說明這個世界有與之相應的危險。

「……我可以提問嗎?」

「當然了,宮間先生」

「嗯,在另一間房間接受說明的……光永君對吧。他被稱呼為勇者,是不是說有魔王之類的存在,要和他去戰斗呢?」

我下定決心問出口了。這里應該會是轉捩點。莉莉亞是會正直地說明還是蒙混過關,我會根據她的行為來一定程度上確定自己對將來生活的方針。那么,你會怎么出招?

我的內心砰砰地跳,問出了剛才的問題。莉莉亞和露娜同時……露出了吃驚和疑問的表情。

「魔王,嗎?大概一千年之前已經被初代勇者打倒了哦」

「……誒?那魔族什么的和人類是敵對關系嗎?」

「沒有,人類和魔族是非常良好的關系。交流和貿易都很繁榮」

「……戰爭之類的呢?」

「就我所知,最近八百年左右都沒有發生」

「……那有沒有到處遍布的魔物之類的?」

「魔物是存在的,不過討伐是冒險者工會和騎士團的工作,不需要光永先生和你們去奔赴戰場」

「……」

哎?這對話是什么情況?等等,求求你給我點時間思考!

嗯,魔王不存在?和魔族的關系良好?戰爭已經八百年沒有發生了?有魔物但不需要我們去處理?

「……那勇者召喚是為了什么?」

「千年前,準確的說是 1009 年前,初代勇者殿下打敗了魔王,成為讓魔族和人類攜手合作的橋梁。為了稱頌那份功績、祈愿今后的和平,十年一度會從初代勇者同一個異世界召喚勇者,舉行盛大的慶典。另外,勇者召喚的負責人是各國貴族輪流擔當,今年輪到了我」

「……慶典?」

「是的。因此光永先生要成為恰好一年以后的『勇者祭』的主角,需要參加儀式和訪問各國,現在正在其他房間接受相關的說明。當然,我們會尊重他本人的意志,要辭退也是可以的」

「啊,還可以辭退啊」

「沒錯,過去有幾例讓勇者代理舉辦勇者祭的。在勇者接受的情況下,到勇者祭之間的這一年之間享受國賓的超高待遇。辭退的情況下,也會保證他的生活,在這個世界觀光一年之后送還回去」

「……嗯,所以說……關于我們的未來……」

「嗯……雖然你可能還會有點困惑,不過請你充分享受這個不同文化的世界,多多交流觀光,體驗這個世界十年一度的祭典之后……安全返回原來的世界」

「……」

拜啟,母親,父親————我被卷入了異世界召喚。但是,世界————很和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