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4話 兩人的圣誕節

第一卷 第14話 兩人的圣誕節

第二天,真晝來到了周的家里,她的樣子看上去有些坐立難安。

這是出于節假日去異性家玩時常會有的緊張……當然不是這么回事。因為真晝之前的迫切希望,今天兩人約好了要一起打游戲,她現在這副模樣大概就是興奮流露出來時的表現。

據說她是第一次玩電子游戲。從這個角度來看,說她是深閨大小姐也毫不過分吧。

「那我先去把午飯做上」

「嗯。麻煩蛋煎熟點」

「知道了啦」

就算客人要求很多,也沒有損到她的心情。只見真晝轉身甩起圍裙,快步走向廚房開始做起了午飯的準備。想必她現在心情一定很不錯。

一想到真晝居然如此期待,周就莫名覺得有點尷尬,或者說是心癢。

(不過,她期待的只是玩游戲罷了)

真晝她絕不是因為能兩人一起玩才感到期待。

望著那一束輕輕擺動的馬尾,周微微地露出了苦笑。

「……這應該怎么操作呢?」

吃完午飯,兩人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盯著電視的畫面。

周試著問了下真晝想要玩什么類型的游戲,卻得知她甚至對游戲的種類都不太了解,周沒辦法,只好打開某有名的國民級2D游戲,把手柄遞給了真晝……不出意料,真晝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

「呃,這個嘛,首先要移動的話撥動這里的搖桿,跳躍的話按這個鍵……」

真晝平常一直都是一副冷靜沉著的樣子,現在卻一臉不解地反復看著電視和手柄進行操作。看著那樣的她,周感覺莫名的治愈。

雖說是還沒有習慣,但如此無拘無束的玩法周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著真晝不知多少次躲也不躲直接向敵人突擊然后掛掉,周切實地感受到,就算是天使大人,也有她不擅長的事。

「……打不贏」

「別說通關,你這連第一個敵人都沒干掉啊」

「不要吵啦」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這種事要靠身體記住」

聽了周說的「什么事情都重在挑戰」后,真晝老實地繼續起了游戲。

看著一臉認真地挑戰著本是娛樂性質的游戲的真晝,周甚至感到一陣欣慰,不自覺地流露出了笑容。

只是真晝老卡在第一個敵人那里,周看著一直沒有前進的畫面,比起笑意,他的心中漸漸涌上了更多的不安。

真晝看向了周這邊。

看見那表情,周仿佛聽到了嘟起嘴的音效。大概是錯覺吧。

「啊,你看著,這里得這樣」

由于再在這里卡著可能就會影響到干勁,周便把手放到真晝正握著的手柄上,給她做起了示范。

周全通這游戲已經不是一回兩回,就算是真晝卡住的地方周也能輕松突破。

事實上,這只是因為真晝的操作實在太菜,正常人是不會卡在這里的……不過周并沒有講出這點。

「喏,這個敵人雖然會以一定速度不規則移動,但只要它一看見你就會加速朝你沖過來。這時候掐準時間跳起來……」

周如同要蓋住真晝的小手一般握住手柄進行操作,一邊做著淺顯的講解一邊做著示范。

畫面上,玩家角色如周所說的一般移動著,避開了敵人。

雖然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動作,但對一直失敗的真晝來說似乎很是新鮮,她不禁發出了一聲「哇」的感嘆。

真晝裝飾著長長睫毛的雙眼頓時睜大,表情也明朗起來。

周看著高興起來的真晝,微微笑了出來,同時因為湊得近,他也獲得了真晝的下睫毛也很長這項新發現。

而當周這樣望著她端正的側臉時,真晝也許是察覺到了視線,將目光轉向周這邊。

在此之前,周為了能夠到真晝手上拿著的手柄而向她靠了過來,所以兩人現在的距離比想象的還要近。不如說,兩人的胳膊和手已經碰上了,距離甚至近到周能夠感受到真晝呼出的空氣輕輕拂過皮膚的地步。多虧于此,真晝的體溫和甘甜的香味直接傳了過來。

「抱歉」

周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經幾乎要包住真晝的手,慌忙連同身子拉開距離,真晝則像是現在才注意到這事一般,吧嗒吧嗒眨了眨眼,視線開始迷離起來。

「沒……沒關系。我才是,十分抱歉」

看著真晝開始泛起紅暈的臉頰,周后悔自己搞砸了。

真晝并不是很喜歡身體接觸。就算兩人差不多已經熟絡,握住她的手也許還是會讓她不快。

雖然真晝看起來有些害羞,但這并不代表沒有厭惡感。

「真的抱歉」

「那個,我其實并沒有那么在意的哦?」

「不討厭嗎」

「……雖然是被嚇了一跳,但還不到討厭的程度。畢竟也不是不認識的人」

看來心胸寬廣的天使大人原諒了這邊的無禮舉動。

既然真晝輕輕帶過不予追究,周也安心下來,繼續開始了游戲。

這次,周準備讓真晝自己打,于是看向了畫面……看到真晝依然掛掉的樣子,周開始認真地煩惱起如何才能提高她的游戲技術了。

結果上來說,真晝跌跌撞撞地好歹算是通了第一關,這時周決定先不玩這個游戲了。

對一個完全的新手來說,總是掛掉是十分傷干勁的。因此周打算讓真晝試一試別的游戲以減輕壓力。

「真晝,你身子歪了」

于是,下一個游戲周就選擇了在現實中也很常見的賽車游戲給真晝……結果真晝身子就歪了起來。

這個游戲不需要用重力操控,再說手柄里也沒有裝陀螺儀。

歪身子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但也許是無意識的舉動,真晝正以拿著手柄的狀態左搖右擺。

而她本人似乎是正集中于游戲,并沒有回答。

與剛才的游戲不同,因為現代人平常乘車的機會不少,這種開車的游戲似乎很容易上手。或許也是她學習過的體現,盡管技術很爛,但好歹能玩得起來。

真晝一臉認真地搖晃著身體,努力地操控著車。

(超可愛的啊這)

真晝像不倒翁一樣晃悠著,莫名地顯得很可愛。而她一臉認真,又拼命地玩著游戲的樣子更增添了可愛感。

出現大彎道時,真晝的身體也自然地跟著大大傾斜。

嘭的一聲,她倒在周的大腿上的時候,周為了憋住不笑也是拼上了命。

「……其實,身子沒必要跟著一起歪哦?」

「我、我不是故意這樣的」

「嗯,我知道。但你剛才就一直歪著」

周拼命抑制住嘴唇的抖動,把真晝扶了起來。

該說是果然吧,真晝的身子又軟又輕。個頭小當然也是原因,但是那纖細到看似一折就會斷的身體,也讓人猶豫是否該觸碰她。

真晝被周扶起來之后,也許是出于羞恥,正紅著臉而發著抖。

這一舉止也像小動物一般可愛,讓周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

「是、是把我當笨蛋了吧」

「沒有沒有。只是有點想笑」

「這就叫把人當笨蛋啦」

「你難道覺得我會把認真的人當成笨蛋?」

「倒沒有這么想……」

「就是嘛。我只是覺得你很可愛而已」

「……那個可愛絕對是指像小孩一樣惹人發笑的意思」

這回答似乎略帶幾分鬧別扭的情緒。要是開玩笑開得太過分真晝怕會不高興,所以周的感想就到此為止。

不管內心再怎么想,只要別在臉上漏出來就沒問題,所以還是只在心里默默想著吧。

真晝擺出有些不滿的表情。周朝她輕輕一笑之后,她哼地別過了頭。

盡管中途出現了一次差點讓天使大人鬧別扭的事態,但天使大人一回到游戲中,就把這些事情全都拋諸腦后,再次回到了一臉拼命的表情。

雖然還是跌跌撞撞的,但游戲本身真晝應該是大致熟悉了,還算能玩得起來,也勉強跟得上節奏。

這大概是因為現在玩的跟一開始玩的游戲不同,是以控制車輛為主題的游戲吧。

盡管總是脫離賽道沖進泥地、撞上墻什么的,但真晝姑且還是能讓車向前行駛。

本來周還在擔心不擅長游戲的真晝會不會一直往反方向開,不過她的表現比周預想的要順利,這讓周松了一口氣。

周將畫面分成兩半,也順便玩了起來,可真晝不經意間做出的干擾卻令周有些不太好受。

真晝似乎還是有下意識歪過身子的習慣,不時地把頭靠到上胳膊附近又移開,如此不斷反復。

每到此時空氣中就會泛起輕柔的香味,讓周無法保持冷靜。

話雖如此,但對手畢竟是最弱的電腦玩家,周始終一馬當先。

「……為什么你開得這么快」

「玩得久習慣了」

多玩幾遍的話,賽道就能記下來,轉彎也自然會變得靈活。玩熟練之后就算對手做出妨礙,也能依靠調整視角或是利用障礙物在一定程度上加以阻止。

看到真晝一臉無法接受的表情,周回以一個苦笑,然后靜靜地切回了單人模式。

考慮到她經驗不足,周覺得應該先讓她在更大的畫面上進行練習。比起讓真晝看到周的技術對自己失去信心,還是先讓她習慣下與電腦對戰為好。

幸好真晝還是很有干勁,即使回到了單人模式也依然認真地注視著屏幕。

保持這樣的話,應該很快就有能力應付電腦玩家了吧。

看到真晝的勤奮這一特質在玩游戲上也得以體現,周覺得很欣慰,便偷偷笑了出來。而真晝似乎從氣氛上發現了這點,不滿地砰砰拍了幾下周的膝蓋。

而這個有趣的舉動則讓周笑得更歡。接著,真晝皺起眉頭,小聲嘟噥了一句「周君大笨蛋」。

「贏了」

苦戰兩小時有余。

真晝堅守著閃耀在畫面邊緣的第一的文字沖過了終點后,稍顯驕傲地看向周。

面對電視苦斗良久,她總算獲得了光榮的第一名。

她不知重復了多少次倒數第一,卻仍舊毫不氣餒地踏上賽道,一步步提升自己的名次,最后才終于獲得了第一,由此帶來的感動想必也特別強烈吧。

看著這如同說著「總算做到了」的洋溢著成就感的表情,周也直率地送上了稱贊的掌聲。

「太棒了。你的努力我都看到了」

「嗯」

大概是得到夸獎、感到高興的關系,真晝有些害羞,平時的那副表情也柔和了一些。

這并不是「嘻嘻」那種一目了然的笑容,而是淡淡地流露出喜悅的靦腆神情。這與她平時的那種高冷感相比,簡直甜美到無法想象。

雖然最近真晝那張冷淡的臉上也時不時會露出與年紀相稱的少女表情,但今天她的這副表情比以往都更符合年紀,實在是可愛到過分。

這可說是天真無邪的微笑,甚至令周的理性開始松弛,都開始冒出想對她的腦袋亂摸一把的欲望了。

順著這股如同想要撫摸貓的欲望一般疼愛她的沖動,周的大腦不自覺地向手臂發出了指令……然后慌忙地收回了無意識間抬起了的手。

「怎么了嗎?」

「啊不,沒什么。就是覺得你玩得好多了」

「有進步嗎?」

「有啊有啊。跟一開始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謝謝夸獎。因為很好玩,所以不小心有點起勁了」

周實在無法繼續看著「哼哼」地笑著的真晝,于是帶著掩飾的目的,從放在屋內柜子里的籃子中取出了一個小盒子。

「給,得了第一的獎勵」

「咦,那個,其實沒必要」

「不要獎勵的話就當作是從某個蓄著白胡子的胖爺爺那拿到的吧」

是的,這其實是昨天周不小心忘了送出去的圣誕禮物。

雖然生日和圣誕隔得不久,要再選個禮物送出去有點難辦,不過這回正好有個看中的東西,因而并沒有像生日那次那么折騰。

真晝似乎是聽到圣誕禮物這一詞匯,才重新想起來今天是圣誕節。她啪噠啪噠眨了眨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接過了禮物。

告訴她「現在打開也可以」后,真晝又開始小心地解開了包裝絲帶。

(雖說,也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吧)

真晝打開紙盒,慢慢地從里面取出的,是皮制的鑰匙包。

送太貴的東西反而會讓對方很難辦,因此周并沒有選擇大牌子的東西,而是單純地挑了一件感覺和真晝相配的東西。

這是件印著花朵和常春藤圖案的,設計上適合日常使用的樸素的鑰匙包。雖然周對花不怎么熟悉,并不清楚上面刻著的是什么花,但見到那纖細的形狀后他覺得和真晝一定很配,于是便選了這一件。

「不是給了你把多的鑰匙嗎。不過不用這包也沒問題就是啦」

「不,我會心懷感激地使用的。周君的眼光比想象中更好呢」

「比想象中是什么意思啦」

「嗯,畢竟平常總是運動衫配運動褲,服裝更是眼光之前的問題」

「這么好用的衣服可沒別的了啊」

畢竟周根本沒有機會讓真晝看見自己認真搭理的外表,而且周也覺得這種事情麻煩所以盡可能不想去做,因而他只讓真晝見過校服和寬松的室內裝這兩種樣子。

因此,在談及眼光之前,周或許已經給了真晝一種邋遢的印象。不過周確實是邋遢,這個印象估計也消除不了。

「……要是好好打理打理說不定會變得挺帥的哦?初中那時候的周君不就有好好打理嘛」

「那是我媽強行把……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志保子阿姨說著『明明好好打理的話能有這個樣子呢』把照片給……」

「可惡啊那家伙」

周實在沒有料到因為母親的工作需要才被迫換上外出用打扮時的照片會流出來,不禁在內心向著不在場的母親送去了大量的抱怨。

「……那樣的打扮不適合我啊」

「是嗎。我覺得周君只是不和別人過多地對上眼神,還讓劉海遮住了眼睛,但其實五官挺端正的……」

真晝的小手,伸向了周的臉龐。

潔白的手掌觸碰到周的額頭,將垂下的劉海捋起,使周的視野變得比以往開闊。

周在除了泡澡時以外許久沒有開闊過的視野里看向真晝,映入眼簾的是真晝臉上浮現出的略帶驚訝的神色。

周認為自己的臉不過是張不算丑也不算帥的大眾臉,并沒有什么值得驚訝的部分,正因如此真晝目不轉睛的視線才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怎么了啊」

「沒什么,只是覺得你的眼睛比以前更有生氣」

真晝嘴里說出「幾個月前還是一副死魚眼來著」這般雖然非常過分但卻令周無法反駁的話之后,仰著頭直直盯著周。

明明再怎么看也沒什么好看的,真晝卻一直靜靜地注視著周。

這樣子被異性,還是被這般不得了的美少女凝視,周總覺得有點羞恥。

不過,周也不是個甘愿一直被搞的人,作為報復,他撩起了真晝的一束落在臉上的側發,讓她姣好的臉龐露了出來。

雖然對觸碰真晝有點猶豫,但周轉念一想反正真晝也沒多想就碰了他的頭發,自己這樣做應該也沒事吧。反正也不是摸頭,周希望這是安全的。

(不過話說回來,她確實是個美人啊)

重新這么一看,周便能再次體會到真晝那美貌的迷人。

比起那曾經落在周屋子里的雜志上印著的美女之流,真晝恐怕要遠遠更加美麗,更加動人。

再說,照片本來就不太可信。

因為照片僅僅只記錄了一瞬,還是可以加工的。人們既能夠讓其呈現真實,也能夠將其美化,有時甚至還可以偽造。

與之相對,眼前的真晝即使沒有經過加工處理,也還是那么漂亮,那么可愛。

當周緊盯著這令人看不厭的端正面容時,真晝的目光卻漸漸開始迷離了起來。

周感到有些不明所以,而這時真晝突然把手從周的頭發上移開,并垂下了眼簾。

真晝扭扭捏捏,看上去很不自在。她把手柄完全放開,然后抱起了旁邊的靠墊。

「那個。呃……對了。我也有給周君的圣誕禮物」

「哦,哦哦,謝了」

周正想開口問是什么,真晝卻如同不讓周問出口一般從放在一邊的包里拿出了一個包好的袋子塞給了周。

「那,我就先去準備晚飯了」

「嗯?哦,好……?」

說完這句話,真晝便迅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面對這過于快速的發展,周感到不知如何是好。

吃完晚飯,周洗了碗筷回到客廳,發現真晝正顯得心神不寧。

最近真晝也習慣坐在旁邊了,但這次她卻不冷靜,晚飯時也是一直在躲閃著視線。

至今為止,真晝還沒有對自己產生過意識。周想了想發生了什么,覺得真晝會這樣或許是因為她送了禮物給周。送給真晝熊布偶的時候,周也覺得坐立不安,難以平靜。或許,是她擔心著周會有什么反應吧。

「話說這個,我能打開嗎?」

「請、請便」

周拿起矮桌上真晝給他的禮物后,真晝雖然有些結結巴巴的,但還是點了點頭。

在心中做出「果然真晝是因為送禮而緊張」的結論后,周解開了扎著袋子的緞帶。

東西不算重,從手感也能看得出是布制品。然而他沒想到拿出來的會是一塊黑白千鳥格的布。

周想著這是什么,把布攤開,然后立刻就明白了這是用來做什么的東西。

「圍巾嗎」

那件手感柔軟光滑的東西,是用來圍在脖子上取暖的。

「……因為周君不關心打扮,而且看你一直挺冷的樣子」

「很實用啊,手感也超棒」

「因為日常使用的東西應該要重視質量」

真晝的東西質量基本上都很好,所以她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吧。真晝不想因為貪便宜而吃虧,喜歡買高質量的物品好使用更長的時間。那樣的她看得上的東西絕不會差。

周自己摸了摸,也感覺手感很好,而且柔軟光滑,就算皮膚敏感也不會在意,戴上后想必會非常舒服。

他一邊佩服著這能讓真晝選上也不奇怪的品質,一邊朝著稍顯僵硬地觀望著這里的真晝搖了搖圍巾。

「我能戴戴看嗎」

「東西已經給周君了,所以請隨意吧」

「好嘞」

聽到這微微有點冷淡的回答,周苦笑著順從她的好意圍上了圍巾。

因為脖子的皮膚薄,所以感受得出布料的優質。這圍巾很柔軟,不會刺激皮膚,而且保暖不透氣,令周自然地舒緩下臉頰。

現在是在室內,不容易體會到效果,不過在外面戴上圍巾的話,應該能感覺到舒適的溫暖吧。

「嗯,超暖和」

「那就好」

周露出柔和的微笑后,真晝也像是安下心似的,淡淡微笑起來。

由于最近真晝開始變得會露出不同種類的笑容,周不由得就注視起了她端正的臉龐。

(……這么一看,真的像天使大人一樣)

這并不是說她在學校露出的天使的微笑不像天使大人。但這種以真實面貌展現的笑容,看上去要迷人得多。

「怎、怎么了」

真晝似乎注意到了周在盯著她看,視線少許游離之后看向了周。

「沒什么,就是覺得真晝比第一次見到的時候表情更柔和了一點」

「……是嗎?」

真晝摁著自己的臉,睜圓了眼睛,就好像在說之前沒有注意到似的。于是,周微微笑道。

「嗯。大概是說你以前既冷淡又不可愛」

「不可愛還真是對不起啊」

「別生氣啊……我覺得你現在比以前,嗯,要好得多。像這么笑著明明那么可愛,我覺得挺可惜的」

雖然周早就明白真晝是不得了的美少女,但表情不同,給人的印象也會不同。

她在學校露出的天使笑容是鑒賞用的,有一種不可觸摸的易碎物品那樣的美。

真晝最開始展現給周的,那冰冷的眼神和表情,是讓人難以接近的、帶著刺的美麗。

而真晝現在正露出符合年齡的天真而柔和的笑容,有著讓人想要觸摸、想要疼愛的可愛。

想到這是一點一點的適應、親近而帶來的變化,周就覺得有種癢癢的感覺慢慢爬上胸口來到臉頰。

「你能像現在這樣自然地笑,我為你能習慣而感到高興……你在做什么」

不過,話說到一半,周就被物理地打斷了。

不知為什么,在他說話時,真晝把他脖子上松松垮垮圍著的圍巾抬到了他眼睛的位置,不放下來。周實在是摸不著頭腦,掩蓋不住對真晝奇特行為的困惑。

還好她只是抬起圍巾沒有綁緊,所以周不覺得難受。不過呼吸悶著,讓他覺得有點熱。

「……請先不要說了」

「怎么了啊」

「……沒什么」

總之,由于莫名其妙被擋住了眼睛,周就先抓住那只提著圍巾的手的手腕往下放。然后他在漸漸開闊的視野中看到了亞麻色。

從正面看去,真晝身體微顫,臉上由內而外透出紅色。

盡管她的臉上不至于一片通紅,但還是染上了一層緋色。她看到周之后,雙頰變得更紅了。

為什么會是這樣的表情————周思索著,而能想到的事情只有一件。

「……難道說你是在害羞?」

「你好啰嗦」

就像是肯定周所說的一樣,真晝把臉轉向了別處。周心想她這種地方還是很冷淡啊,便不禁笑了出來。

真晝朝著那樣的周,小聲念叨了一句「我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去了」,就往陽臺那邊走去。

周望向窗外,那里和昨天一樣正輕輕飄舞著雪花,但真晝并不介意還是去了陽臺。

冰冷的空氣甚至飄到了周那邊。

雖然窗立刻關上了,擋住了外面的空氣,但這留在室內的冷氣,讓人不做好準備的話就會冷得打顫。

盡管如此,真晝還是到了陽臺上去。周輕輕嘆了口氣。

害羞得逃跑就算了,但至少也該穿得暖和一些吧。真晝現在所穿的衣服注重裝飾,是該套件外衣或者穿在室內的服裝。穿著那樣的衣服,真晝嬌小的身體肯定會冷透。

周罵了一句「真是的」,拿起沙發上掛著的毛毯。

雪還在飄著,穿得這么少長時間待在外面就是自殺行為。

周也披上外套,前去陽臺把毛毯蓋到了真晝肩上。接著,真晝猛地回過了頭。

「要呼吸新鮮空氣可以,但別感冒了」

「……這話該是我說的吧?」

真晝似乎冷靜了下來,以正常的表情和神態回復道。但她回應的內容還是有些鬧著別扭。

她是在暗指周第一次和真晝對話那時發生的事情吧。

「唔……那次只是因為有些粗心,沒有好好洗澡暖過身子而已」

「下次淋成落湯雞的話,要好好把身子弄暖和啊。如果我在的話肯定會把你丟進浴室的」

「你是我媽么」

由于真晝偶爾會說出像是母親一樣的事情,周邊笑著邊回想起和真晝的相遇。

那是秋天開始轉涼的時候,大概是十月中旬吧。現在這里比周的老家更快轉冷,所以周就大意了。他完全沒料到自己身子稍微濕了點就會發燒臥床。

雖說,他最沒料到的是真晝會來照看他。

「……說起來,從那樣開始講話算起,已經過了兩個月啊」

「是啊……周君的臟房間也好……啊不,雖然不算好,但那也是回憶」

「你好啰嗦啊,現在整理好了吧」

「這都是誰的功勞啊」

「都是真晝大人的功勞。我都想跪下來感謝了」

「才不要啦,真是的」

能像這樣開開玩笑,在過去也是難以置信的吧。盡管沒過多久,算不上是「過去」,但這兩個月發生了太多太多,讓人覺得時間過的很快。

一陣沉默降臨,周圍突然變得安靜了。

從昨天開始就下了停、停了下的陣雪,現在從空中飄然降落,把周圍的房子打扮得雪白。

這里是住宅區,今天又是圣誕夜,沒多少車輛和喧囂的聲音。耳里能聽見一點別人家放著的圣誕樂曲,但沒有什么熱鬧的聲音傳過來。

真晝哈出一口白霧的聲音聽得還更加清楚些。

「……總感覺,很不可思議」

打破這片刻沉默的,是真晝的聲音。

「起先我還覺得,你這人是怎么回事」

「真晝眼里應該是這樣吧。突然把傘硬塞過來,懷疑也是當然的……現在呢?」

「……我也不清楚。也許是個要人照顧的人吧」

「說的沒錯」

真晝沒有給出明確的回答,轉向了別處。周朝她笑著,靠在陽臺的扶手上。

「……我也不曾想過我們居然能要好到兩人一起吃飯。老實說,我那時只覺得真晝就是用來欣賞的,沒想扯上關系」

「老實說出來了啊。雖然我本來就知道」

聽到她又補充了一句「所以我才相信周君」,周晃了晃身子,笑了出來。

周也知道,正是因為自己對真晝沒有興趣,真晝才會接受他。這方面是彼此彼此。

「不過,我覺得能像這樣認識真是太好了。生活習慣改善了,每天能吃到美味的飯菜也很幸福,而且和你相處很輕松」

「……是嗎」

「真的,這兩個月來一直都很感謝你。謝謝了」

這份感謝之情沒有虛假。

多虧了真晝,周提升了生活水準,每天用餐時間都過得很美味幸福。不僅如此,真晝不會掩飾什么,周與她對話特別舒心,這已經成為了每天的享受。

偶爾捉弄她時,她的反應也很可愛,百看不膩。

(而且最近,真晝開始會笑了啊)

剛剛周也這么想過。她表達的感情開始變得豐富,引起人想要疼愛的欲望。當然周不可能付諸行動,但光是看著他就覺得治愈。

聽到周的話,真晝睜圓了眼睛,然后微微垂下了眼簾。

她的臉泛起微紅,是因為冷,還是因為害羞呢。

「我才是該謝謝你」

「我可什么都沒做啊」

不如說周一直在受真晝照顧,還沒能給她任何回報。但真晝卻緩緩搖頭否定道。

「……在周君不知道的地方,我很感謝」

「嗯……話說,互相道謝很有年終的感覺啊。不過明天開始就進年終的氣氛了,也沒什么奇怪的」

還沒到過年,兩人不知為何卻開始互相道謝了。不過距離跨年也只有6天,現在或許可以說是年底。

聽到「年終」這個詞,真晝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微笑。

「呼呼,是啊……雖然還早,不過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嗯,明年也多多指教」

聽到這求之不得的提議,周點點頭,然后和她一樣笑了起來。接著,真晝說著「外面冷,差不多該回去了吧」轉身打開了通往客廳的窗戶。

因為天冷得真晝隱約露出的耳朵都發紅了,所以周也在感冒之前回去比較好。

(……結果,我其實也挺喜歡這樣的生活啊)

正因為如此,心里才會這么暖和吧。

周跟著真晝回到房間,凝視著那團亞麻色的搖動,然后嘴角描出了一道弧線。

從今以后,他似乎還會和鄰家的天使大人繼續相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