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3話 大家的圣誕節

第一卷 第13話 大家的圣誕節

「我說周,在你家開個圣誕party可以嗎?」

「不可以」

周一口回絕掉唐突的提議之后,千歲的臉蛋顯而易見地鼓了起來。

平安夜就快要來臨了……對與家人分開并且孤單一個人的周來說,這個節日跟他并沒有多少關系。不過千歲和樹似乎是想和周一起過,就來發出邀請了。

千歲午休時間特意趕來周和樹的教室做出了如上提議,而她現在正因為周的秒回而鼓著臉蛋。

「有啥不好的啦反正周你也是一個人……啊,莫非是女朋友」

「沒有沒有不存在的」

「那有什么問題啦。還是你不愿意?」

「周要是不愿意的話那就算了吧」

他們這樣做,也是以自己的方式為朋友著想著吧。

雖說,估計也有個原因是他們想要一個能自由自在秀恩愛的地方。

他們露出這樣抱歉的表情周自己也過意不去,而且周也并不是討厭開圣誕party。

周之所以不情不愿的,是因為在私人場所看到他們那激烈得不同尋常的身體接觸很羞恥,另外還有要跟真晝說明得花上一些功夫。

要是說得極端點的話,只要事先跟真晝說好在他們離開之前不要到家里來,再把平時真晝存在的痕跡消滅就好了。

「也不是不愿意啦……行了行了,24號對吧?估計天黑之前就會解散的,那之后你們再去兩個人你儂我儂親親熱熱。千萬別在我家撒太多狗糧啊」

周也不至于非要拒絕,于是就答應了,然后千歲的臉上就變得笑嘻嘻的。

「沒法子,就這樣湊合吧」

「你以為你誰啊」

因為千歲嘴上說得有些囂張,周就沒什么顧忌地捏了她的臉。然后千歲有些口齒不清地說著「疼疼————阿樹~周欺負我~」開始求救了。

「喂,周你別欺負小千啊?她的臉只有我能捏」

「行行你就幫我好好捏捏她吧」

「交給我吧」

「別啊~!」

周想著這應該也能給他們個借口親熱,便把捏臉的機會讓給了樹。不出所料兩個人果然開始捏臉嬉鬧起來了。

被捏的千歲實在是一臉高興的被捏樣兒,周看著這場面聳了聳肩。

「……我能回去嗎?」

當然說是回去這也是自己的教室,不過在被秀一臉之前周還是想要和他們保持點距離。

「不可以~。不好好做安排可不行。蛋糕和午飯都得準備!」

「我可不會做啊」

再怎么說周也做不來圣誕用的午飯。

真晝的話估計普普通通就能做出來,然而沒辦法拜托她幫忙吧。

周連連擺手表達自己做不來,不知為何千歲則是凝視著周。

「咋了啊」

「就是感覺你不會做飯怎么變得這么健康啊」

「這種事情怎么都無所謂吧」

「算了算了小千,周也有他的情況吧」

「哎~,阿樹你不也挺想知道的」

「他說之后會告訴我的」

「我沒說過」

周使勁瞪了一眼樹告訴他別自說自話做下約定,樹則好像是故意似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不會纏著不放是他的優點,不過偶爾會像靈光一閃一樣開人玩笑也是他不好的地方。

「真是的……不過,飯叫個外賣就好了吧。蛋糕倒是得先預約」

先不管樹對自己的窺探,周提出了一個現實的建議。

要說當然也是當然,周自己又做不出蛋糕,而且飯菜也做不來,那么自然就該準備現成的東西吧。

「啊,那我要吃披薩~!蛋糕我去老地方預約了啊,現在應該還能預約」

「圣誕不該吃烤雞嗎」

「阿樹不也更喜歡披薩嘛」

「那倒是。還是小千了解我」

「哎嘿嘿~」

雖然他們自說自話就決定吃披薩了,不過周自己也并不討厭披薩,而且披薩也挺有party氣氛的,所以周覺得也沒什么不好。

照這節奏,午飯估計就定下來是周和樹經常點的那家披薩宅急送了吧。

聽到披薩,周忽然想起了真晝。

真晝像小動物一樣啊嗚啊嗚嚼著吃披薩的樣子,讓周覺得有種神奇的可愛,這應該是因為周平時看到的一直是她優雅吃飯的樣子吧。

想起前日還喂蛋糕給真晝吃,周感覺臉上自然就帶了點熱意。

(以后再也不做那種事了)

互相喂食這么羞恥的事是再也做不出來了吧。他們又不是樹和千歲那樣的親熱情侶,應該也不會再有機會了。

「……周,怎么了?」

「啊,沒事沒事。那預約蛋糕就交給你了」

一瞬間,周想起一些事情而有點恍神。千歲對此感到詫異,擔心地探出身子看向周那邊。于是,周連忙把那件事情趕出腦子,恢復到了平日里的面孔。

「好嘞~!披薩我也去約啦~!」

聽著千歲興高采烈的聲音,周決定回到家之后向真晝詢問圣誕節的安排。

「圣誕節的安排?應該沒有吧」

周洗完碗,向坐在沙發上的真晝詢問之后,得到了十分干脆的回答。

本以為八成會有個女生聚會什么的,但她好像并沒有這種預定。

或許是因為周將意外顯露在了臉上,真晝看著周露出一絲傻眼的表情。

「基本上,那些和我有交情的女同學大多是有男朋友的。男性的話就算來邀請我也會拒絕,所以不管怎么說都是沒有安排的」

「男的聽了都要哭了」

外出時的真晝防御極為堅固,那些懷著淡淡的期待邀請真晝的男生們,在這堅固的防御面前也只得默默忍著眼淚吧。

在周看來,只覺得真虧那幫人干得出邀請真晝這事。要是對自己沒有足夠的自信,邀請天使大人簡直是想都不敢想。周甚至佩服起那些性格陽光的家伙們來了。

「……他們就這么想和我一起過嗎」

「幸運的話可以拉近距離嘛」

「為了什么?」

「要說的話,想要交往?」

「為什么想要交往呢」

「……還不是想交往之后做些這個那個的嘛」

「動機不純呢」

周在心里對被干脆地拋棄了的諸位男生合掌致意,接著進行了補充說明。

「嗯,不過應該也不全是那樣的家伙啦,別太疑神疑鬼啊。你的話應該能明白男生看向你的眼神的類型吧」

「也是呢,倒也并不全都是非禮的目光。比如周君你的就不是對吧?」

「那種事我可從來沒做過」

可愛啊想摸摸頭啊這種程度的事倒是經常浮現在周的腦子里,但他也并沒有特別想要怎樣。

再說要是想著那種事情,真晝就會早早察覺到然后疏遠自己吧。

因為周是無害的男人,所以才得以坐在她身邊。要是哪怕露出了一點覬覦之心,她就會立刻離開自己。周沒有特別想要女朋友的愿望,而且食欲這邊對他還更加重要,因而他也沒有打算讓現在的關系崩潰掉。

「也是呢。周君的話看起來一開始就對我沒什么興趣」

「算是啦」

「所以說,可以信任」

「那可真是感激不盡」

雖然這信賴的方式對男人來說感覺有些不太好接受,不過對「安全的男性」這一立場周暫時沒有什么不滿。

「……所以,問完我圣誕安排,周君你有什么安排嗎?」

「嗯?啊啊,我的話二十四號白天樹他們會過來我這。雖然和平常沒太大區別,但晚飯可能會晚一些,所以想著先跟你提前說下」

總算是又繞回了正題,于是周再次進行解釋,而真晝則是明白了一般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那就等圣誕party結束之后叫我,我再過來做飯。在那之前我會做好準備的」

「哦,抱歉了」

「沒事,祝你過得開心」

「……不覺得寂寞嗎?」

「一個人,已經習慣了」

聽到真晝一副沒事的樣子做出的回答,周心里有一點不好受。

或許是因為真晝的腦內突然閃過了父母的事情,她的臉上浮現出略帶幾分自嘲的苦笑。

「……啊,那個,雖然是個十分冒昧的請求,就算圣誕前夜不行,圣誕節那天可不可以一起,這樣」

不知為何,提出這樣一個提議讓周十分害羞。

雖然周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意思,但一般來說,一起過圣誕節的請求,往往是有著特別的意義的。

周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只不過是,不愿看見真晝低著頭似乎十分寂寞的這副樣子罷了。

聽見這個提議,真晝眨了眨眼。

「在一起,是要做什么嗎?」

「嗯?啊,也沒什么事好做啊。抱歉」

被指出那一點,周也不好再堅持邀請了。

考慮到被他人看見所造成的麻煩,根本就不可能一起出門。

那就只剩在待在家里了,但這個家里也幾乎沒有可以引起真晝興趣的東西吧。這么一來只剩下兩人在一起什么都不做這一個選項,但那樣一來氣氛怕是會變得十分尷尬。

要是這樣的話,還不如兩人各過各的還更好————周如此考慮著,正準備撤回剛剛的提議,卻發現真晝正靜靜地注視著自己。

「……那,我想試試,那個」

真晝挺起勁的樣子,令周頗感意外。

她纖細的手指,指向了電視的方向。

準確來說,是電視柜里放著的游戲機。

最近晚上的時候都有真晝在,因而周也沒怎么開過機,可真晝看上去卻興趣滿滿,小聲說著「那種東西,我還沒有玩過……」表達出自己的期望。

真晝想玩的話,周沒有拒絕她的理由,但一對并沒有在交往的男女玩著游戲過圣誕節,這事聽上去甚至有種超現實的感覺。

就算周完全沒有那方面的欲望,心情變得有點復雜也是沒辦法的。

「啊,嗯,也不是不行……可以嗎?玩游戲什么的」

「不行嗎?」

「也不是說不行啦」

「那,這樣就好」

「哦、哦」

周雖然想著「只是這樣就好么……」但既然這是真晝的愿望,周還是決定盡己所能將其實現。

周希望至少能給真晝一些小小的樂趣。周一直都受到她的照顧,而且她又不怎么提要求,所以,只要是手頭有的游戲都給她玩玩吧。

而且他圣誕節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安排,就算只是和真晝一起吃飯也算是賺到了。

「嗯,也不管什么圣誕節了,悠閑地過就好了咯」

「是呢」

真晝輕輕一笑,不知為何讓周感到難以直視。他點了點頭之后,若無其事地別開了臉。

「Merry Christmas!」

然后,到了圣誕前日。

學校已經放了寒假。在這個想必大家都按照各自的過法去度過的日子,樹和千歲抱著行李聚在了周的家里。

時間大約是下午一點。

外賣點的披薩和果汁已經擺在桌上了。之所以會拖到這個點,是因為圣誕節的訂單實在太多,就算有預約也無濟于事,送達的時間還是遲了。

但是這個點吃午飯也不算太晚,況且兩人都是過了晌午才過來,沒等太久,所以都不怎么在意。

「好好好merrychristmas」

「周說的好敷衍!重來一遍!」

「Merry Christmas」

「雖然發音很標準但還是覺得好敷衍啊?」

周希望千歲不要把自己和原本就活潑喧鬧的她相提并論。

樹注意到周即使這樣也已經算是提著興致了,于是一邊哄著千歲,一邊露出了平常那爽朗又略帶輕浮的笑容。

「算啦算啦。這種事隨便了,總之吃飽了玩,玩夠了睡咯」

「別睡我家,蠢貨」

「開玩笑啦。要睡也是去小千家」

「記得要趁父母不在啊」

「哎~周你是不是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

周無視掉一臉壞笑的千歲,走向廚房去取餐具和茶杯。

千歲雖然撇著個嘴一臉不悅,但還是說著「我來幫忙~」跟在了周的后面。

不必說,廚房自然是被整理的干干凈凈。畢竟這里已經算是真晝的領土了,各種道具和調料也都按她的習慣擺得整整齊齊。

「干凈得讓人意外呢」

「謝夸」

周隨意應付著千歲,從餐具柜上取下分披薩用的小盤子和杯子,遞給千歲其中的一半左右,卻發現千歲正盯著餐具柜看。

「……怎么了啊」

「沒什么~?」

看見千歲咧開嘴笑著的樣子,周仿佛有種她要糾纏上來的感覺,背上一陣發抖,不過最后還是堅持無視了千歲。

雖然注意到千歲心里似乎產生了一個不得了的誤解,但因為她沒有說出口,所以周也沒辦法確定那具體是什么。

看到千歲的心情變得稍微愉快了一些,周面部抽搐著,和她一起返回了樹待著的客廳里。

「不過嘛~這屋子可真整潔啊。空間那么大,真奢侈」

聽著屋里音響傳出的圣誕風的音樂,千歲差不多吃完了午飯,歇息了一陣子后,環視了一圈這只有三個人的客廳小聲說道。

客廳那么寬敞是多虧了租下這里的父母,而整潔則是仰賴真晝過來幫忙打掃,因而周也沒什么可以評論的,只好答了一句「謝了」。

「嘛~有一段時間可是超亂的~。還真虧你能弄干凈啊」

「啰嗦」

「嗯嗯,有股女人的味道呢~」

「你是怎樣才會這么想」

周一點都沒法理解,屋子變得干凈,怎么就跟女性的存在扯上關系了。

「嗯~?大概是直覺吧。總感覺打掃屋子的方式跟周的性格對不上。還有就是書的擺放方法、電線的走法、不讓東西損傷擺在一起這些~。另外有一些餐具也不符合周的喜好吧~」

「……那是我媽的」

「呼~嗯?」

周姑且是把那些東西都放在了最里面,不過拿餐具的時候似乎還是被千歲看到了。

因為光是周這里有的餐具還是不夠,真晝便從自己家里又帶來了幾樣,但周沒有料到平常往好里說壞里說都那么粗神經的千歲會注意到這樣的細節。

「也無所謂就是了~?你說是吧~阿樹~」

周微妙地遲疑了一下,而千歲則意味深長地看著他,然后笑嘻嘻地靠在了樹身上。

似乎已經是習以為常了,樹并不怎么驚訝,而是把手伸向千歲讓她坐在自己膝間,接著就順勢抱住了她。這樣的姿勢,對周來說非常難以直視。

「在別人家里不要秀太多恩愛啊」

「羨慕啦~?」

「那倒沒」

與其說是羨慕,不如說是感覺待不下去,所以周希望他們能收斂下。然而,考慮到對他們來說這才是正常模式,恐怕那句勸告也無濟于事吧。

跟樹黏在一起,看上去心情大好的千歲把身體靠在樹胸前,仰頭望著天花板和樹的臉。

「……現在大家是不是都在這樣親親熱熱呢」

「別忘了還有那些正留著血淚的家伙們啊」

大家都是這樣這種事,完全就是天方夜譚吧。肯定也有人會和家里人,或是和朋友一起度過今天。獨自過的人想必也同樣存在。

視單身為屈辱的人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千歲這樣的發言要是公開出來恐怕有些危險。

「男生都那么想要戀人的嗎?」

「應該是吧。我倒沒有特別想要就是了」

「我覺得那是因為周本身就是個怪人」

「閉嘴」

「圣誕節前大家都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呢。特別是單身男生。話說最近一堆人涌去天使大人那里想要邀請她一起過圣誕,結果全都被干脆地拒絕掉了,尸體都快堆成座山了耶。據說是已經跟人約好了,所以不行」

「咦,是這樣嗎」

周覺得,那個約好的人可能就是自己。

雖然周感覺自己似乎被當成了表面上好聽的拒絕理由,不過考慮到真晝拒絕他人的時候給內心帶來的罪惡感,她再怎么用這個借口周也不會介意。反正也不會蹦出自己的名字,應該沒有問題吧。

「那個時候男生們露出的絕望表情可真是。雖然很失禮,但我還是笑出來了」

「你別笑啊」

「畢竟,平時明明沒什么關系,一到圣誕節突然就想要耍帥一起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吧?沒有提前建立好關系就已經遲了一步了,而且『雖然交往不深但還 是讓我們一起過圣誕節加深關系吧』這么好的事情哪可能有啊。還有啊,一般就是那種人才會一邊說著『大家一起開party吧』一邊找機會想要兩人獨處,在女 孩子看來這樣很嚇人的」

「真晝哪是連那種人的邀請都會答應的廉價女人啊~」千歲吐著舌頭說完后,或許是想起了讓她不太開心的事,便又和樹蹭到了一起。

雖然和真晝方向不同,但千歲也是個美女,所以也會有各種各樣的煩惱吧。想到受歡迎的女人會為人際關系所困擾,周就有些同情了起來。

「有那么多邀請,椎名她也挺不好過的啊」

「……周你真是對天使大人沒興趣啊」

「是啊」

「畢竟對周來說鄰居才是天使大人」

「要我趕你出去嗎」

「別嘛」

「真是煩人」周稍微使了點力氣瞪了千歲一眼,千歲就以滑稽的姿勢說著「好可怕~」并抱住了樹。

「不過倒是沒有否認被鄰居關照了呢」

周一時語塞,而千歲則心滿意足地笑了出來。

「別瞪人家啦~抱歉抱歉」

由于千歲的道歉沒什么反省的語氣,周就又瞪了她一眼,千歲便發出可愛的「咿呀~」聲抱緊了樹……然后看向了樹身后的窗子。

發現千歲看著那邊愣住了,周心里想著「怎么回事」也跟著把視線移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在那藍天下輕輕飄落的一抹白色。

「……啊,阿樹快看!下雪了!」

「哦哦,看來是個白色圣誕節啊」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下旬,就算下雪也并不稀奇。

有太陽時下雪是有些少見,不過對戀人們來說,這反而值得高興吧。

雖然還沒到晚上,但從氣溫來看雪恐怕要一直飄到夜里,這樣一來,今晚無疑會是個銀裝素裹的平安夜。

「這下情侶們可要興奮了」周邊想著,邊默默看著身邊的這對情侶打開窗戶跑出陽臺。「反正他倆要在外面親熱一陣子,我去準備點暖和的東西吧」周抱著這樣的想法剛一起身————就聽見了陽臺上傳來了不同尋常的聲音。

「哎?為、為什么會在這」

「呃、哎?」

「啊」

最后聽見的那一聲,是最近周已逐漸聽慣的,令人感到甘甜而清爽的聲音。

一股不好的預感猛烈地涌了上來。

周察覺到陽臺上的兩人愣住了的氣息,連忙跑了過去,恰好見到————似乎是正好走到陽臺上看雪的真晝,隔著欄桿與那兩人相遇了。

太糟糕了。周看著旁邊姿勢端正地坐著的真晝,嘆了一口氣。

迎來陽臺遭遇這一慘劇之后,他沒有辦法,只能先把真晝請來家里了。

反正就算試圖糊弄,這兩個人也毫無疑問會胡思亂想。所以干脆老實說出來,還更能防止一些多余的臆測和誤會吧。

并且,不好好封上他們的嘴的話,之后的事情會很恐怖。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

「并不是你的錯」

雖然真晝以飽含歉意的細小聲音道歉了,但唯獨這件事上她并沒有錯。

因為今天是白色圣誕節,而且這還是今年的初雪,所以真晝就不由自主地去陽臺上看雪景了吧。

如果周聽見了打開窗戶的聲音恐怕會阻止兩人,不過由于房間里放著音樂,所以實際上他并沒有聽見。

而且,真晝也有盡量注意不發出聲音吧。這才會讓周完全沒有注意到。

看著相互反省的兩個人,千歲兩眼放光,把臉猛湊了上來。

「原來,周的鄰居是天使大人嗎!?」

「那個,天使這個稱呼可不可以……」

真晝似乎再怎么樣也不愿意被當面稱為天使大人,于是委婉地拒絕著,然而千歲卻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在聽。

至于樹,他一邊撓著臉交替看著周和真晝,一邊皺著眉頭。

「嗯嗯。那么……根據目前為止的信息來推斷,椎名住在周的隔壁,經常給周做飯,我說的對嗎?」

「……嗯」

「算、算是吧……那個,因為藤宮有恩于我,而且看藤宮那個樣子就知道吃得不健康,所以很在意……」

真晝干脆地說明了兩人開始交流的契機,并且解釋了為什么交情會持續下去后,樹雖然嘴上說著「原來如此」,但表情上似乎還是微妙地無法接受。

如果站在樹的立場,周估計也沒法接受吧————像周這樣的普通男生,竟然會有真晝這樣優秀的女性來照顧他。

「嗯,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個狀況下椎名你對周沒有其他意思才是很不可思議啊。這都快算是走婚妻了吧」

走婚妻:原文為 通い妻,意思是平時不同居,有需要時才到丈夫家里的妻子。

「噗」

聽到了這平時完全沒聽過的單詞,周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

走婚妻————被這么一說,只看狀況的話或許很類似。周每天的晚飯真晝都有在做,假期里也時而有她的午飯吃,并且偶爾還來幫忙打掃。聽上去說不定確實挺像這么一回事的。

區別就在于,兩邊互相都沒有帶著愛情吧。

聽到樹這么說,真晝雖然稍稍睜大了眼睛,不過很快就轉變成了對外用的笑容堅決否定道「沒有這個打算也不可能」。

想著真晝對樹和千歲是用和在學校同樣的方式相處,周心里便覺得有些癢癢的。

「我也沒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所以椎名才會來給我幫忙的吧」

「周這么說倒是沒問題啦。不過,還真是奇怪的組合……那個才女給周做飯啊……布偶也是送給椎名的?」

「……算是吧」

「哦~」

「好煩」

「我還什么都沒說呢?」

「光是臉就好煩」

「好過分!」

千歲笑嘻嘻的……不如說是壞笑的表情,讓周本就煩躁的心非常不舒服。

目前還只是在確認事實,所以千歲沒怎么捉弄周,但是他可不愿意受她捉弄。因為對真晝也會有影響,可以的話他希望能盡量無視千歲。

「我說,兩個人都冷靜一下」

打從一開始,樹就注意到了周的樣子有變,所以沒有像千歲那樣去調戲周。

樹會在周真的不高興之前停手,是個會察言觀色、能為別人顧慮的男人。雖然可以的話真希望他能在窺探之前就停下,不過這事還是沒辦法的吧。

勸解了微微瞪眼的周和為謎團解開而滿心歡喜的千歲之后,樹不知為何端正了姿勢,連同整個身體朝向真晝低下了頭。

「……那個,椎名,咱家的周受你照顧了」

「我啥時候成你家孩子了」

「彼此彼此,謝謝你能為了藤宮和他這么要好」

「別順著說下去啊,搞得我好像廢人一樣」

「確實挺廢的」

「你這家伙」

確實自己常常被樹說太過懶散,周也對此有所認知……不過被指出來還是讓周的心情十分復雜。

真晝似乎也能配合這種玩笑,抓住了機會故意裝了個傻之后,看著周和樹的對話嘻嘻地微笑著。

雖然這笑容不至于到只給周看到的真實面孔那種程度,不過也不完全是對外的裝模作樣,這讓樹也露出了有些愣住的表情。

周捅了捅樹表示「有女朋友的人別看呆了」,接著不開心的千歲也同樣……不,是更用力一些地捅了捅樹,讓周覺得莫名有趣。

只不過,看到真晝有些疑惑地把腦袋稍微歪了過去,周便裝作無事發生般恢復了原本的姿勢。

「……所以說,雖然我們之間并不是你們那種甜蜜的關系,不過要是給別的家伙知道了肯定會引來麻煩事的,這你總明白吧」

「知道知道,不會跟別人說的」

周這是在暗中威脅說「要是告訴別人了會怎么樣你懂的吧」,不過樹很輕易就答應了,這讓周感到意外。

「千歲你也是」

「我也沒那么多嘴啦~。而且,這么可愛的家伙給周做飯什么的,說出去估計也沒人相信」

「配不上還真是抱歉了」

「我沒說到這個地步啦~」

千歲說的并沒有錯,而且周也有自知之明。

普通的男生,正被學園偶像級別的天使大人照料,這種話誰都不會相信的吧。

就算有人相信,肯定也會罵周不配。

這樣的事情周也不是料想不到,所以他才不想讓周圍人知道這個事實。麻煩事周可是敬謝不敏。

「真是有夠低聲下氣的」千歲笑看著周,不過她的視線忽然像是被吸過去一樣轉移到了真晝身上。

她先是用熱情的眼神注視真晝,然后嘆了口氣,又繼續盯著瞧。

真晝似乎也感覺不太自在,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怎么了?」

「……我又一次覺得,椎名怎么這么可愛啊」

「咦?謝謝……?」

千歲正面夸獎了真晝,然后目不轉睛地盯著真晝的容顏。

「這么近看還是第一次,果然漂亮得能說是天使大人呢。相貌端正皮膚白皙長得漂亮睫毛又長頭發順滑身體苗條還凹凸有致」

「那、那個……?」

發現千歲的老毛病似乎又犯了,周大大地嘆了口氣。

周不擅長與千歲相處。

并不是因為周討厭千歲,他其實還挺欣賞千歲的人格……然而無論如何都有應付不來的地方。比如容易高漲的情緒,比如偶爾會太過關心別人的事情,這些地方都讓周疲于應付。因為周的家人中也有類似的人在,所以這種不擅長應對的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也就是說,千歲與母親的相似之處讓周難以應付。

不只是性格,千歲的嗜好也和母親很相似……特別喜歡漂亮和可愛的東西。

「啊靠近看真的又漂亮又可愛啊。那個,我能摸摸頭發嗎?話說這么順滑有什么秘訣嗎?洗發水用的是什么?」

「那、那個……你這么一口氣問……」

「皮膚也這么有彈力,到底做些什么才能保持這個樣子啊」

同為女性,千歲好奇著美容的秘訣,并且還因為真晝很漂亮所以有想摸的欲望。千歲一邊連珠炮似的提問著,一邊把手伸向了真晝。

不阻止的話,總感覺真晝實在有些可憐,于是周罵了一聲「真是的」,同時輕輕拍了拍快要把手伸出去的千歲的腦袋。

因為目的是制止和吐槽,周用的力氣真的很輕,不過受到沖擊的千歲還是小聲喊了句痛,然后收回了伸向真晝的手。

至于真晝,似乎是由于周的制止而松了口氣。平時她的舉止是天使大人,所以容易讓人忘記,她對不熟悉的人警戒心相當高。千歲是女性,所以真晝沒像周那會兒那么警戒她,但真晝還是表現出了怕生。

「這點事不至于拍腦袋吧」

「這家伙很怕生的,沒熟悉之前不要身體接觸」

「熟悉之后就沒問題了嗎?」

「這個你問椎名。注意階段啊階段」

真晝明顯擺出了要逃跑的姿勢,看來阻止千歲應該是正確的選擇。

看到了真晝略微……不如說是相當困擾的樣子,千歲似乎也理解了周阻止她的理由。

「對不起,我太興奮就想摸摸看了」

「哈,哈啊……」

就算突然聽到想摸的心聲,也只會讓真晝感到困擾。她仿佛不知如何是好一般,用眼神向著周求救。

「啊,椎名,千歲雖然是個精力旺盛的怪人不過并不是壞人……吧」

「我說你這算是袒護我嗎?不是吧其實是在損我吧?」

「你看看你現在這樣子能否定嗎?」

「不能!」

千歲光明正大否定之后又注視了一會兒真晝,接著以認真的表情再次把手朝真晝伸了出去。

這次的姿勢是把手心伸了出去。

「那么就從朋友開始吧,請多多指教」

「哎?好、好的,請多多指教……?」

被請求握手后,真晝也畏畏縮縮地握住了伸出來的手。

千歲一旦中意上誰就會想要變得要好,從她的性格來看感覺真晝要有的被折騰了。不過既然是普通的朋友關系,周也沒什么插嘴的余地。

只希望千歲能在相處中有所節制。

「要想搞好關系,自我介紹很重要!說不定你本來知道,或者周告訴過你,我是白河千歲,是周的好朋友阿樹……這么說沒說錯吧?……的女朋友」

「哎呀,這么說我好害羞啊」

「害羞得這么做作有點惡心啊」

「你又這么說……周,你知道嗎?一般世上管這叫傲嬌」

「要不我真趕你走吧」

「把人丟到雪天底下,好過分」

「男人說話就別故意裝腔作勢」

周也擺出一副惡心到吐的樣子,然后樹就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這副樣子,真晝吃驚得睜圓了眼睛。樹則是愉快地翹起嘴角說道「啊,我們一直都是這種感覺」。

「嗯,那么我再做一遍自我介紹。我是赤澤樹,是旁邊這位不坦率的家伙的好朋友。如果周做了什么蠢事或者奇怪的事情,可以隨時來找我商量」

「你把我當什么了」

「……藤宮好像對我沒什么興趣,雖然沒有生活能力但是有常識,我覺得他應該不會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沒有生活能力是多余的不過還是謝謝了」

盡管可悲的是周沒法否定,但真晝信賴周的為人還是讓他感到高興。

樹過來朝周耳語說「距離都這么近了還對椎名沒有興趣,我懷疑你是不是個男的」,于是周輕輕打了下樹的后背。

要說完全沒有興趣那也是假的,不過周并沒有想要交往,所以也不算從頭假到尾吧。

對真晝來說,她也希望能有一個人能適度親近,而且互相不追求對方異性的那一點吧。畢竟,兩人只是一起吃飯、一起度過的關系。

周看了眼真晝那邊。千歲似乎認為這邊已經講完,正在連連向真晝提出問題,使她顯得有些慌亂。

然而,真晝卻沒有表現出討厭。過不了多久,她們就會漸漸打成一片吧。

盡管困惑著,真晝還是以微笑應對千歲。周暗自安下心來,望著兩人要好的樣子。

「真的對不起啊」

到了傍晚,樹與千歲回去之后,周向略顯疲憊的真晝做出了道歉。

一下子被不認識的人纏上還被知道了秘密,真晝估計也感到困惑、疲勞了吧。

周感覺這樣的對話在志保子那時候也有發生過一遍。

「不,畢竟原因是我自己的粗心」

「她很吵吧」

「……是個很活潑的人」

「老實說她吵也沒問題的哦」

「雖然精力有點旺盛,不過感覺還挺有趣的」

「這哪只是有點……算了,你不在意的話那倒沒事啦」

周是覺得那絕對能說是吵鬧啰嗦了,不過客氣的真晝對她的評價實在是非常委婉。

慶幸的是真晝沒有多么討厭千歲,然而周并不曉得她和千歲成為朋友到底會不會是件好事。

千歲和真晝算是迥異的類型……在新鮮感的意義上或許是件好事……吧。

當然,要是千歲讓真晝太過困擾的話,周是打算提醒一下她的。不過周現在打算先留著心眼默默守望這兩人。

「我周圍沒有那樣的人,所以還是有些開心的」

「千歲那種類型的家伙確實是不怎么見得到……要是她太纏人就打她腦袋啊?」

「暴、暴力是不好的,我會努力用語言阻止」

盡管有種兩個人都默認千歲會暴走的感覺,不過千歲確實是經常把滿腔的熱情往奇怪的方向上使,所以這種提醒還是有必要的。

周在心中立下了稍后直接去勸告千歲的誓言,同時轉身朝向窗戶的方向眺望起飄落的雪花。

如果不是這天氣,也就不會暴露給那對情侶了……不過,下雪或許表示著對戀人們的祝福,所以周也不好抱怨太多。

真晝似乎也是喜歡看雪的,她注意到周在看雪,于是同樣欣賞起了雪景。

因為是冬天,所以太陽早早落下,周圍已經暗了下來。

現在看天黑程度已經算得上是晚上了,雪下得也很薄,所以在家里的燈光下才勉勉強強能看得出雪。

「是白色圣誕節呢」

「是啊。不過,和我們沒什么關系就是」

「那么漂亮不也挺好嗎」

因為兩人完全沒有交往關系,所以說實話,白色圣誕節之類的其實和他們沒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