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2話 天使大人指導的料理教室

第一卷 第12話 天使大人指導的料理教室

雖說平日的午餐周能靠著學生食堂應付過去,但假日時可沒辦法這樣。因為彼此都有各自的事情,所以不可能連午飯都一起吃,說到底連午飯都想一起吃這件事也太不知分寸了。

畢竟真晝都特意為周做晚飯了,至少假日的午餐周應該要自己想辦法處理。

只是,如果周太常靠便利店解決三餐的話,便會被真晝叮囑道「要好好保持飲食均衡啊」這樣有些扎心的話,所以他也不太好意思每趟都到外面吃。

因此,假日的午飯對周來說是最麻煩的。

「……我該自己做飯嗎」

周沒什么要出門的事情,于是就待在家里。在距離正午還有一小時的時候,周開始為了今天的午餐感到煩惱。

如果是真晝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自己做飯吧,但周可沒辦法做到。

周的料理并不是一塌糊涂。

他不會制造出像是漫畫上常見的那種黑暗物質。若是可以放棄外觀和味道的話,周也可以做出能入口的東西。雖然那比起料理更像什么近似于料理的東西,但即使如此,要吃還是沒問題的。

只是,周現在已經習慣了真晝的極品料理,能不能吃完自己的料理還有些懸。畢竟不會有人特意想去吃不好吃的料理吧。

(……唉,我真的已經被真晝慣成廢人了)

周完全成為了真晝料理的俘虜。

但他不又不太想再在外面吃。便利店的便當他也開始吃膩了。

因為周實在太過依賴真晝,所以完全沒發現自己動手做飯有什么意義,但或許他也差不多該挑戰一下了。

畢竟真晝不會一直都在。雖然現在和真晝處得不錯,但在還剩兩年的高中生活里,興許會發生什么事導致這份關系被破壞也說不定。而且,兩人上了大學就會分開,要保持現在的關系是不可能的。

(這個時候該稍微努力一下吧)

周考慮到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決定多少努力一下,接著從沙發上站起來拿起錢包。

「嗯?你去超市了嗎?」

不知是運氣好還是不好,周從超市回來的時候,恰巧在公寓入口遇見了真晝。

她好像也剛出完門回來,手上提著的是附近文具店的袋子。

周覺得沒有必要隱瞞,便簡單地回了聲「對」并搖晃著超市的帶子給真晝看,接著真晝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咦,是昨天買的那些不夠嗎?我還以為你是去照著備忘錄買了東西……」

「不、不是……那個,我只是想至少午餐要自己試著做做看」

「……周君自己?」

周姑且說明了一下,不過真晝卻對周投以驚訝的眼神。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周總是依賴著真晝,而且在遇到真晝前,他只靠著小菜和便利店的便當過活,這樣的周居然說要自己做飯,真晝應該怎么樣都無法相信吧。

「聽我說,還是別這樣會比較安全,不然會燙傷或是切到手吧?」

「……我也不是不能做菜哦?」

「那個能做的前提是,不在乎有沒有受傷并且不注意味道跟外觀,對吧?」

真晝準確地將問題指出來,讓周無言以對。

因為周自己也是那么想,所以他做不到反駁。

「你要做的話我也不會攔你。只是,如果你是不切實際地追求理想,等等就會感受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你說的對」

要說周的理想,那就是真晝的料理了吧。真晝對自己的料理挺有自信,而且周每天都一邊說著好吃一邊品嘗,所以真晝也知道他喜歡自己的料理。

「但是,真晝你也說了要注意營養均衡,而且之后升上大學,我真的要自己一個人生活的話,就不能依靠你了吧」

如果太依賴真晝,哪天真晝不在了周會受到很大的打擊吧。本來周就被真晝慣成廢人了,他至少還是希望自己能做到最低限度的事情。

真晝聽完周的話,睜圓了眼睛,然后稍微有些贊賞似的吐了一口氣。

「……我覺得著眼于未來而行動是件好事,但這樣的話你就更應該依賴我吧?」

「咦?」

「比起沒人監督導致做了什么搞砸了,還不如讓我來監督好防止事故發生。還是說周君你,有自信不會把廚房弄得亂七八糟?」

「……沒有」

常有人說,不擅長做飯的人沒辦法干凈地使用廚房。周覺得實際上也是如此。周也感到自己一用廚房就會弄得亂七八糟,怎么都無法否定。

周輕輕點頭后,真晝用淡淡的聲音嘆息著回應道「我想也是」。

「所以,有我在會比較好吧」

「能拜托你嗎」

「如果我不愿意就不會這么提案了」

雖然真晝回答的聲音有些冷淡,但因為她說的這些都是為了周著想,所以他完全不介意。

周低下頭感謝后,真晝慌張地回答說「不用那么拘謹」。于是周小聲地笑著,與真晝一起坐電梯前去自己家的樓層。

「……順便問一下,你有圍裙嗎?」

「這沒問題。我有買來在料理實習課上用」

「原來你用過嗎?」

「嗯,不過沒什么意義,畢竟做的都只是稱東西和洗碗」

「我想也是」

真晝嘆了口氣,似乎是在說著如她所料般。接著周和她一起進入自己的家。真晝有放一件圍裙在周的家里。她自己家里好像也放了件,平時周看到的圍裙似乎是在周家專用的。

真晝穿好圍裙,像往常一樣將頭發綁成一束,在看到周身穿從衣柜深處拉出來的深茶色圍裙的樣子后,瞇起了眼睛。

「周君平常不怎么穿圍裙,所以感覺很不合適呢」

「啰嗦,不好意思了啊」

「這也是沒辦法的……那,既然材料都已經買回來了,就代表已經決定好做什么了吧」

真晝看到了放在架子上的裝有材料的購物袋。周也向她點頭說道。

「炒蔬菜和蛋卷」

「……炒蔬菜是因為我有提醒要注意蔬菜攝取。蛋卷是因為你喜歡蛋吧」

「你了解的真清楚」

「這種事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炒蔬菜的調味料呢?」

「給,烤肉醬料的瓶子」

「真是有男生風格的豪爽口味……雖然我也知道很好吃……」

「能拿來做菜就不錯了吧」

如果沒有烤肉醬的話,周是打算靠著胡椒鹽和醬油想辦法應付過去的。他發自內心覺得有烤肉醬真是太好了。

周是打算將可以使用的東西全部都使用上,所以他一邊感謝著烤肉醬一邊學真晝洗起了手。

在周洗手時,真晝準備著廚具,把食材排成一排方便周使用。這本領實在令人心悅誠服。

「炒蔬菜的話,只需要把菜切好讓炒的時候受熱均勻,然后下鍋就可以了……會切菜吧?」

「你把我當笨蛋么」

再怎么說,切個菜還是會的。雖說周用菜刀的技術爛得要死,但總歸還是會用的。

周嘴上說得信誓旦旦,在真晝的注視下切起了卷心菜……等到周切著了手指,才明白那不過是在逞強。

雖然真晝不時地會給些建議,做做示范,但還是很尊重周的自主性,并沒有過多插手。要有危險的時候,她會出手調整一下。在周慢慢熟悉起來,脫離了輔助的時候,他搞砸了。

「……痛啊」

周低聲嘟噥著望向手指,手指被菜刀輕輕切到一下,流著血。

周先用水沖了沖,但傷口還是在隱隱作痛。

「……我就隱約覺得或許會變成這樣。行了,請把手伸過來」

真晝從圍裙的口袋里掏出創可貼,熟練地貼在了傷口上,讓周心情半是感謝半是佩服。

「你還真是準備周全啊」

「不擅長做飯的人不受點傷才是奇怪」

「你這么不信我」

周自己也明白,他這一上來就傷到了手,也不可能會被信任,于是笑道。

「不過呢,周君努力地想要做好的樣子我還是看在眼里的。了不起了不起」

「謝謝夸獎」

「雖說還不如一開始就叫我」

「我哪好意思周末還麻煩你」

「雖然我承認你的努力,但是你弄糟了事情又不知道怎么解決,最后還是要來麻煩我,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叫我過來」

「是」

雖然這回只是一點小傷,但要是把廚房搞了個一團糟,或者是搞錯了用法把電器給弄壞了,只靠周自己根本束手無策。

真晝說的在理,周無從反駁。

「……你可千萬別下鍋油炸東西。感覺可能要發生火災」

「我水平還不夠油炸的」

「油炸也不算是特別難的啊……真虧你能一個人活下來」

「實在抱歉」

「反正我就靠便利店過活了」周故意以一副慪氣的語氣回嘴,真晝則略帶慌張地朝他看去。

雖然周既沒有感到喪氣也沒有生氣,不需要真晝擔心什么,但真晝還是稍顯擔憂,垂下了眼。

「……那個,因為周君不敢自己炸吃的,所以如果想要吃的話,就請提前跟我說一聲」

「那我明天想吃炸肉餅」

周以明朗的聲音說完,就像是心情很快變好了一樣。接著,真晝放下了心似的,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裝飾的卷心菜絲也要好好吃。之后我會做成放足蔬菜的味噌汁的」

「好的好的……謝謝」

「謝什么」

「各種啦」

平日里周就一直受真晝照顧,加之真晝的嘮叨也都是出于對周的關心,因此,周盡管嘴巴上不時發著牢騷,心里卻還是感謝著她。如果沒有真晝,周也不可能過上如今這健康的學生生活。

周感到有些害羞,非常小聲地說了一句「幫大忙了」,然后繼續轉向了蔬菜。

「我開動了」

「嗯」

與蔬菜搏斗了將近一個小時后,終于,餐桌上擺上了切得亂七八糟的炒蔬菜,外形漂亮的蛋卷,還有……炒蛋。

自然,外形漂亮的蛋卷是真晝做的范本。至于周做的疑似蛋卷嘛,還是叫成炒蛋比較貼切。

順帶一提為了嘗嘗味道,周做的蛋卷(?)現在擺在真晝那邊。在周面前擺著的,則是形狀漂亮的正宗蛋卷。

兩人雙手合十,對食材表達感謝后動起了筷子。真晝夾起了那已是支離破碎的蛋送進了嘴里。

「……炒蛋沒味道,是忘了放鹽和胡椒了吧?」

「是忘了。再說,我本來要做的是蛋卷來著」

「你打蛋打的太過頭了。都給你打成蛋花了還不停手是要做什么啊……我明明提醒過你了」

「抱歉」

忘了調味是因為周在打蛋的時候真晝正忙著做蛋卷顧不過來,其他時候周都有好好按照指令來。無論味道還是外形都明顯是周的失誤。

順帶一提,真晝做的蛋卷松軟鮮嫩,十分美味,讓周見識到了云泥之差。

「……不過,以周君的能力來看,我覺得有努力過了。重要的是展現出了想要做好的態度。不過,要是在我沒有看著的時候下廚,到時候給你善后估計會很頭疼,所以還是希望你能一步一步來練習」

「……那不就太依靠你了么」

「事到如今你說什么」

「唔」

「開玩笑的……也不完全是開玩笑吧,但我喜歡給別人做飯,也不討厭教別人做飯,所以沒關系」

「……一直以來,真的謝謝啦」

能有現在的生活全都拜真晝所賜,因而周實在是抬不起頭來。

不過要是老低著頭真晝也會不高興,于是周看著差不多了便抬起頭瞄向真晝。

真晝的臉上則不知為何,泛著一股淡淡的寂寞感。

「要是周君變得能正常做飯了,是不是就不需要我了呢」

如果周自己會做,真晝就沒必要來給周做飯了。

周察覺到真晝的這個想法,搖了搖頭。

「不是,那個……怎么說呢,我還想吃真晝做的飯……或者說真晝做的飯是最好吃的,可以的話我很想吃。雖然聽起來感覺有些自私又沒出息啦」

盡管周明白,在得人好處的立場上,還說這話會很任性,但比起自己做的東西,他還是更加喜歡吃真晝做的。

況且周早已迷上真晝做的飯菜,要是沒了真晝的料理,周在精神上可就要面臨死活問題了。

周懇求一般地向真晝客氣地請求后,真晝睜圓了眼,然后微微地笑了出來。

她臉上微微泛起的寂寥也消散了。

「呼呼。真是拿你沒辦法。我暫時沒有停止的打算,你盡管安心吧」

「……Thank you」

看見真晝臉上略顯不安的神情已經褪去,周放下心來,再次道謝,真晝的臉上則繼續保持著微笑。

「偶爾會讓你來幫個忙的。用削皮器削個皮啊,稱稱東西什么的」

「聽起來像是讓小孩子幫的忙啊」

「周君得從這里開始哦?」

事實上周的能力也就是小孩子級別,所以他沒法拒絕,只得撇著個嘴,這令真晝再次愉快地笑了出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