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1話 給天使大人的獎勵

第一卷 第11話 給天使大人的獎勵

望著走廊里貼著的寫著許多學生名字的紙,周輕聲嘆息「嘛也就這么回事吧」。

上周考試的名次已經出來,于是周便和同年級的同學們一樣過來看了。

要論結果的話,第21名,和往常差不多,看著還行但不怎么顯眼。寫題的時候手感上跟以往沒有什么變化,現在看到排名一如既往,周也稍稍安心了下來。

順帶一提,真晝依舊雄踞年級第一之位。

盡管她確實是個才女,但周也深知她并沒有欠缺努力,只得嘆服她的厲害。

周也經常能看見她晚飯后學習的身影。

雖然也有原本腦子好使的關系,但要論將她送上第一寶座的,果然還是堅持不懈的努力吧。

「椎名同學又是第一啊……」

「不愧是天使大人,腦子實在好用啊」

聽見混在喧囂中的這般論調,周不禁撇起了嘴。

「咋啦周,一臉不爽的。排名不妙?」

和周一起的樹看見周的樣子,有點驚訝。

順帶一提名單只有前50名,所以樹不是來看自己的排名,只是陪著周過來看。

「沒啥。21名」

「哦,這不是比上次還好了點嘛」

「差不多吧。這點只是誤差」

「哎呀哎呀聰明人說的話感覺就是不一樣」

樹邊笑邊做作地挖苦著周,而周則「好好好」隨意地應付過去,然后再次看向排名表。

周覺得,真晝真的有好好努力過。

雖然她不怎么愿意把努力給人看見,但對在暗處默默努力的她來說,即便別人看上去理所當然,但這也是她付出了莫大的努力才得到的成果吧。

即便周圍的人會夸獎她「真厲害」,但這些人卻對她付出的努力一無所知,因而也不會犒勞她的努力。

對真晝來說,這應該讓她非常苦悶吧。

「……至少,我來補足下吧」

「嗯?你剛說了啥」

「沒啥。喂,我回教室咯」

「好嘞~」

「咦,周君,這是什么?」

真晝先換了趟衣服,去超市買來食材帶到了周家里。她正打算把食材放進冰箱,然后便注意到了這多出來的白盒子。

「嗯?啊,是蛋糕」

白盒子里面放著的是蛋糕。估計看見盒子的形狀真晝多少也料到了,只是姑且問問周確認一下吧。

順帶一提,千歲經常在社交網站上發自己喜歡的糕點店,周就是去那兒買來的。

「……你喜歡吃蛋糕嗎?」

「倒也不是。這是給你買的」

「怎么又來」

「你不是考了年級第一嘛,稍微慶祝下咯。恭喜拿到第一」

聽見是給自己買的的時候,真晝眨了眨眼。

看來是真的很出乎意料吧。

「其、其實每次都考第一,并沒有什么好慶祝的」

「就算是那樣,你也一直在努力,偶爾來些獎勵不也挺好的嘛。草莓奶油蛋糕不喜歡嗎?」

「哎?倒、倒也不是不喜歡……」

「嗯,那就好。吃完飯來吃咯」

即便察覺到真晝好像驚呆了,周還是就這樣結束了會話。

要是太過顧慮真晝反而會讓她陷入困惑,所以態度還是干脆一點為好。

在周看來,真晝這個人在對待他人上算是很盡心盡力的類型,但對待自己來則是十分地嚴格,沒有什么大事就不會讓自己放松。

要是沒有誰來表揚、犒勞一下她,那她就會一頭扎進要做的事情里而不知休息。周甚至覺得,她是不是基本上不知道撒嬌這一行為。雖然周和她的相處不算太久,但多少也搞清楚了她的性格。周希望這樣能報答些一直以來受她照顧的恩情。

看著仍呆呆僵在廚房里的真晝,周苦笑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在她重啟之前一直注視著她。

飯后,看著真晝以微微緊張的神色把蛋糕放在盤子上端過來,周不禁笑出了聲。

「為、為什么要笑啊」

「沒、沒什么」

「感覺就不像是什么也沒有」

「別在意」

周不過是看著真晝動作發硬的怪樣子感覺有些有趣,僅此而已。

但要是笑得太過了會壞了真晝的心情,那原本犒勞她的目的就達不成了,于是周笑得差不多就停了下來。

真晝順帶把咖啡也拿了過來,和蛋糕一起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沙發上。

這些動作也微妙地顯得不自然,令周想要發笑,但畢竟真晝本人就在旁邊,周還是忍住了。

真晝畏畏縮縮地朝上瞄了一眼周。

「嗯,祝賀祝賀」

「……謝謝你。不過……」

「好啦好啦你就乖乖收下吧。畢竟你也確實努力過了咯」

「是、是這樣沒錯」

「那就快吃吧。偶爾也讓自己放松下嘛」

「反正已經買了給你了」周補了一句后,真晝才以略帶抱歉的神情微微點頭,拿起了叉子和盛著蛋糕的盤子。

「感激不盡」

「請吧」

周輕輕地擺擺手,真晝則拿起叉子,以慎重的動作將蛋糕切成一口的大小送進嘴里。

雖然女孩子會給人挑剔甜食的印象,但既然是千歲都常吃的店那應該就沒問題吧。

其佐證就是,真晝嘗了一口,稍稍睜大了眼,然后微微放松了嘴角。

雖然真晝很少有表情變化,不過最近她也開始變得慢慢會流露出易懂的喜怒哀樂了。

真晝慢慢吃著蛋糕,同時臉上浮現出了柔和的表情,讓這不過是吃東西的場景變得好似一幅畫。

「……?怎么了嗎」

「不,沒什么」

真晝突然發現周凝視著自己,不解地歪起了頭。

那與平常相比稍顯稚嫩的表情,令周方才還在盯著看的視線不自覺地迷離起來。

取而代之,換真晝開始凝視著周。然后她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用叉子叉起一塊蛋糕,朝著周這邊伸了過來。

她變成了所謂的「啊~」的姿勢。

「咦,我、我不是想要吃,是說」

「不是嗎?」

「……呃,啊,那個……要是送過來了,我還是會要的」

這樣的場景周實在是沒有想像過,所以他顯而易見地狼狽著,最后一個不小心就同意了下來。

畢竟已經是這個年紀,更何況對方還是異性,再加之要被不得了的美少女喂食,某種意義上說不定算是幸運————然而周還沒有舍棄自己的羞恥心到能老老實實為之高興的地步。

「本來就是周君買來的東西,周君你也有吃的權力」

而提案的真晝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些,仍以平常的表情把蛋糕放在周的嘴邊。

一般來說,要給異性喂食多少都會對此有點意識,但看她也只是一臉的不解。

周也不好回絕這出于純粹好意的喂食,于是便下定決心一口咬下了蛋糕。

在嘴里泛開的,是無比甘甜的味道。

「……好甜」

「畢竟是蛋糕嘛」

顯然并不只是蛋糕甜的原因,但真晝估計沒有注意到吧。

周即使小口咀嚼,也是覺得甜得不得了,應該是精神狀態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

「……看來是什么都沒感覺到啊」

周這邊可是甜味害羞味心癢味全部嘗了個遍,真晝那邊卻一臉沒事人樣。

這實在是令人有些不甘,于是周說了一句「稍微給我下」,從真晝手上搶過叉子,以同樣的方式叉起蛋糕伸向真晝。

有借有還,被搞了怎能不還手。

「喏」

「……那個」

「吃了」

或許是因為周語氣有些強硬,真晝顯得更加困惑了。

只不過,也許是真晝自己也這么做過的關系,她沒有要拒絕的模樣,怯生生地,像是被以同樣的方式喂食的小鳥一般,一口吃下了蛋糕。

真晝開始咀嚼起來。

周凝視著真晝的動作,發現她的樣子漸漸產生了變化。

一開始,她的感情中大半都是困惑,而每嚼一口,真晝的臉都會變得稍稍更紅。

咽下蛋糕時,真晝的害羞已經徹底顯露在外了。

她那讓女生垂涎的,無瑕的乳白色臉頰紅得像個蘋果一樣。或許是出于羞恥,她的眼睛微濕,搖擺著。

「所以,感想如何」

「很、很好吃……」

「不是這個,是問你被喂的感受。如何」

周想著現在真晝應該能明白他剛剛的心情,便問了一句。接著,她垂下眼簾,身體有點發顫。

「……感覺非常害羞」

「是吧。所以說,對別人做這種事可是要被誤解的啊。要做的話女生之間做做就好了」

周說著「這下明白了我的感受了吧」,呼地別過頭去,而真晝以幾乎要消失的聲音回答了一聲「嗯……」。

應該是把周當作無害的人看待,真晝才會做出那種事情吧。

雖然真晝無意識地做出這種事情讓周很困擾,不過周感覺上也不算壞,因而也沒有什么好怪罪的。

只不過,那甘甜的滋味依舊在口中回蕩。

(太過不設防我也很難辦啊)

被真晝信任本身是挺令人高興,但她那樣不自覺而毫無防備地做出這種事實在是讓人夠嗆。

周得出這樣的結論之后,看著旁邊的真晝微微害羞地縮著身子,輕輕地嘆了口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