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0話 母親來襲

第一卷 第10話 母親來襲

周打算在接過禮物之后立刻將其送給真晝,這或許是一個失算。

聽到門鈴聲和「周~あーまね」這充滿俏皮的高聲時,周就掌握了所有情況并抱住了頭。

真晝周末來做午飯的提議原本讓周求之不得感激涕零,以為這是上天的恩惠。

事實上,真晝做的培根意面也很好吃。濃醬和黑胡椒的刺激相得益彰,美味得不得了。

并不是真晝有什么過錯。是的,不是真晝有什么過錯。

有錯的是被千叮嚀萬囑咐要呆在家,結果還沒注意到這事的自己————以及這位超愛驚喜,會做出奇葩行為的,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女性。

「……那個,藤宮?不是快遞……」

「不是。這是老媽拿著鑰匙穿過大門直達了……」

回想起來,錯誤還是在于把這千方百計想來視察的母親說的話給當真了。

那母親,不搞點事是不可能的。

「……咦,你母親?」

「估計是我媽來看我日子有沒有好好過吧……不事先通知是因為怕我會想辦法蒙混過去吧」

「哦……」

「你這副贊同的樣子讓我心情很復雜啊,不過現在這不重要」

問題是現在在這里的真晝該怎么辦。

要是母親在大門外,只要讓真晝立刻回家就好。然而,既然母親已經到了家門口,便沒法讓真晝回家了。話雖如此,就這樣把母親領進門的話,她肯定會碰上真晝,然后產生子虛烏有的誤會吧。真晝肯定也不希望這樣。

就在周煩惱著如何是好的時候,門鈴聲的間隔越來越短了。

(————啊真是的)

「……抱歉啊椎名,先到我房間去一下吧。拜托了」

「咦,嗯、嗯?」

「這個你拿著,我想辦法把老媽支到外面去,之后你就回家吧。真的抱歉不過拜托了」

實在是迫不得已,周只好選擇隱蔽的方針。

雖然真晝做了午飯,不過已經收拾干凈了,這一點沒有問題。

鞋子藏鞋柜里就發現不了,她帶到家里來的毯子之類的私物讓她拿進房間里就好。

真晝在房間里這段時間,只要周在母親大致粗查一遍之后求著做飯吃,她應該是會答應的。至于房間的視察,周打算全力拒絕來應付過去。

故意要求母親做冰箱里的食材做不出來的料理,然后一起去買菜,在這期間讓真晝逃離————這就是預定的計劃。

周告訴真晝「沒有其他辦法了」,遞給她多出來的的鑰匙并認真懇求后,真晝雖然困惑著還是嗯地點頭同意了。

另外,不用儲藏室是因為,現在這個季節沒空調還是很冷的。

周的房間有空調還有軟軟的座墊,這樣她就不會坐在空空蕩蕩的地板上,弄得腰疼身子冷了吧。

「……那就拜托你了。我現在去應付老媽……」

面還沒見,周已經覺得很心累了。當周到門前的時候,真晝也靜靜走進了周的房間。

確認真晝進去之后,周不情不愿地開了門。

「哎呀周你可真是慢。看你這么精神就好,還以為你睡著呢」

很快映入眼簾的,是暑假以來就沒見過的母親。

明明是自己母親,她的容貌上卻體現不出年齡,還掛著家里常常見到的那副笑嘻嘻的表情。雖然說,體現不出年齡的不只是外表,還有行為也是一樣。

「行了行了精神著呢您就回去吧?」

「你就這么對你媽的嗎。好歹我也是花了幾小時才過來的,連點慰勞都沒嗎?」

「遠道而來誠為感激,請回吧」

「還說這種話啊。這么不可愛,和修斗一點都不像呢」

「男人要什么可愛啊」

雖然周發出了嘔吐的聲音,母親————志保子并沒有心情不好的樣子,呵呵地笑著就當成是叛逆期接受了。

「那我進來了?」

「等等,沒說讓進吧」

「這邊可是拿我和修斗的錢租的?」

被這么一說,周也沒有了反駁和拒絕的余地,只得不情愿地推開大門把志保子迎進家里。

當然,為了不讓志保子去寢室,周若無其事地靠在寢室那邊走路,將她引導到客廳的方向。

「我說啊媽,要來就先說一聲。都這么大了」

「哎呀,要是不突然襲擊的話,不就看不到兒子有沒有好好過日子了么?」

「唔……你看沒問題吧,都收拾好了」

「還真是,嚇著了。周你在家啥都不會,其實意外地挺能干嘛。真沒想到啊」

志保子到了客廳環視了一圈,好像贊賞著一樣感慨地點著頭。

當然,收拾好是多虧了和真晝的共同作業,能保持清潔則是靠著真晝的建議和提醒。以上基本都是真晝的功勞,然而現在這沒法和志保子說。

「皮膚也挺好的,營養也有好好攝取呢」

「……嗯」

周稍微移開了點視線,因為這也是托了真晝的福。

「菜也有好好做呢……咦,看上去是兩人份的?」

志保子用涂著指甲油的手指指著餐具的部分。

午飯是兩個人吃的,盤子當然也是兩人份的。這里是周粗心沒注意到,不過志保子眼神也真是好。

「因為朋友來了」

周并沒有說謊。

盡管周不那么確定,不過兩人已經建立了接近于朋友關系的交情,周說的這句話應該不算有錯吧。雖然說性別沒講出來。

周強忍動搖淡淡地做出了回答。志保子回了一聲「哦~」好像沒接受這套說法似的,又把目光放回了客廳。

總算,勉強糊弄過去了,然而周差點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算是合格吧……簡直好得不像是一個男生自己住嘛」

志保子觀察了一陣,重復了幾次質疑和答復之后,闡述了總評。

某種意義上,這個評價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大部分事情都有真晝摻和進來。

「沒發生什么會讓媽擔心的事對吧」

「是啊,真是嚇了一跳。明明在家里時你還啥都不會的,看來是成長了啊」

「……我也是會成長的」

周心里自嘲著「哪來的臉這么說」,并做出了回答之后,志保子也笑嘻嘻地稱贊了「你也努力了呢」。

因為不是自己的功勞,周心里感到有些隱隱的不好受。

然而,由于不可能說出實情,周只能忍著求她回去。

生活檢查姑且算是做完了吧。

或許不用求做飯也能回去了————周甚至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最后就是檢查房間了呢」

然而志保子最后投下的炸彈讓周不禁瞪大了眼睛。

檢查房間,也就是私室……寢室的檢查。

理所當然的,真晝現在就在里面。要是被發現的話,周很容易就預測到,自己的下場將會比當初設想的兩人見面還要凄慘。

「喂搞啥啊,就算是是媽也不能進」

「哎喲,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么」

「正常來說男高中生的房間總有一兩個見不得人的東西吧」

「還承認了啊」

「是啊承認了所以別進來」

這里必須盡全力阻止。就算面子丟了,真晝的存在也必須隱藏到底。

現在,要是周房間里的真晝給看到了,志保子毫無疑問會一廂情愿地朝著愉快的方向想入非非。這種事無論如何都得避免。

就好像固執地不讓通行一樣,周擋在門和志保子中間說著NO拒絕著。志保子很快就看出房間里藏著什么東西,說著「有秘密不告訴媽了,你還挺像個樣子嘛~」而笑嘻嘻地逼近過來。

周抱著「雖然有些對不住,但如果到了關鍵時刻,就算稍微來點硬的也一定要拒絕」的打算,正與志保子對峙著。

然而,房間里卻發出了哐鏜的一聲。

「周」

「嗯」

「藏著什么啊」

「……和媽沒關系」

「這樣啊,懂了懂了」

志保子嘿嘿的笑容變得更濃了。

這種笑帶著不容拒絕的壓力。每次看到這種笑容,周都會非常不適,并且反抗的精力也會被削減掉不少。

這已經成了習慣,改不掉了。

趁著周支吾時的破綻,志保子把手擺到了門把手上。

現在再后悔也為時已晚。

為了確認剛才的那聲響,志保子從周的旁邊繞了過去,打開了房間門。

門前看到的是————背靠床邊,膝蓋上抱著坐墊的美少女。

而且她還眼睛閉著,重復著規律的呼吸……簡單來說,就是正在打盹的真晝。

打盹這事本身是常有的。

身處于開著空調的暖和房間,又是剛吃飽了午飯的時候,光這兩條對打盹來說已經是充足的環境了。

雖然周涌現出「正常來說會在男人房間睡著嗎」的疑問,不過真晝姑且是把周認定成了無害生物,說不定是不小心睡著了吧。

這也怪不得真晝。不出聲傻傻待著也挺無聊,而且總有些事是沒辦法的。

周抱頭煩惱的原因,是真晝在母親志保子過來的時候遭到目擊,而且還是在這個狀態下。

百分之百會被誤會的。

要是站在別人的角度,周自己也肯定會誤會,覺得兩人關系已經好到能進房間還大意到打盹的程度。

周臉上抽著筋瞄了母親一眼,發現她看著真晝的眼神十分燦爛。周還聽到了「哎呀哎呀可以可以」這樣的心理活動,大概是錯覺吧。

「哎呀真是的,找了個這么可愛的女朋友!周還真是不能小瞧啊!」

志保子「呀」地發出了一道不符合這年齡的高亢聲音,讓周的頭開始疼了起來。

她不但完全誤會了,而且還進入了興奮狀態。

就算是兒子帶了女朋友來,一般也不會那么高興的吧。

然而現在志保子就是這么高興,理由肯定是因為她喜歡可愛的東西沒錯了。

確實,真晝有一副任何人都會承認是美少女的外表。

她睡著時沒有防備,平時的假面也取了下來,更重要的是,表情和動作無法遮掩的容顏清晰可見。

無比端正的那副容顏,現在正處于安詳而放松的狀態。

雖然周已經見得習慣了,然而每次看見真晝時都還是覺得她美貌極品、非常迷人。那天真無邪的睡臉沒有防備,可愛到讓人不禁想去摸摸。

抱著周的墊子睡得香甜的那個樣子,強烈勾引起周不太想大大方方說出來的那類欲望。

像那樣的,連已經看慣的周都賞識的美少女,在志保子眼里是兒子的女朋友(暫定)。

恐怕是這點讓她情不自禁興奮起來了吧。

「莫非不讓媽進來是因為女朋友在里面?不知不覺你也成了個男的啊」

「才不是咧!從頭到尾都不是!既不是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別的!」

「哎,不用找借口的哦?只要你挑的,媽都不反對」

「哎所以說不是這個問題!不是交往關系啦!壓根就不是!」

「說啥不是的,房間都進來了哇」

「還不是您老人家來的這么突然啊!就算只在客廳您不也得誤會嘛!」

「最根本的問題是,周要是沒這意思的話,根本不會把女孩子領進家里來,女孩子沒這意思的話,也不會跑到對方家里去的哦?」

被志保子這么一說,周使勁思考著反駁的論據卻難以覓得。

正如她所說,周基本上把家當成自己的領域,不怎么愿意讓別人進來。

雖然一開始讓真晝進來是因為沒拗過她那架勢,不過在那之后,即使不考慮做菜這事,說到底也是因為周中意真晝的性格才會像這樣把她放進家里來。

(要說喜歡的話,確實是喜歡沒錯啦)

對周而言,就算不考慮外表的因素,也是挺喜歡真晝這個少女的。

她有著學校里不表現出的,辛辣、耿直,同時卻不坦率的矛盾性格;她看似冷淡無情實則愛照顧人;她說話一針見血;她被出其不意的時候會慌亂地露出與年齡相符的樣子;她極為偶爾地會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如今,周已經覺得以上這些全部都是真晝的魅力了。

盡管這樣的感情算不上是戀愛,但至少周認為她是很有魅力的少女。

「雖然我作為朋友很喜歡她,但可別把對異性的喜歡全當成戀愛了。再說,這家伙也沒這意思」

他們的關系并沒有甜蜜到能讓周老實贊同志保子的說法。說到底,要是真晝被誤會成對周有意思,她也會不樂意吧。

「這可說不準哦?你才是,該不會覺得自己能理解女孩子復雜的心情,就有些自以為是了?」

「要怎么說才明白我們不是這種關系啊……椎名,求求你起來吧……」

就算千言萬語都已說盡,志保子也是不停把話題引向戀愛的方向。周只能煩惱地按住額頭。

周希望真晝能快點起來,認真的。

「嗯……」

或許周的許愿起了效,又或者是她被吵醒了。

真晝緩緩抬起合著的眼皮子,發出甜甜的聲音抬起臉來。

亞麻色的頭發順著肩膀滑落下去。

焦糖色的眼睛朦朦朧朧水汪汪的,那副樣子毫無防備,甚至讓周不好意思直視。

可能是意識還微妙地沒有完全覺醒,真晝睡眼惺忪地仰視著周,讓周微微錯開了視線。

「椎名,睡著這事先不說,現在我被誤會了,來幫忙解釋一下」

「誤會……?」

「我說咱家女朋友啊,你名字叫什么?」

真晝思考著那句話的意思,顯得還是軟綿綿的。志保子則毫不客氣地靠近過去,露出了老好人一樣笑嘻嘻的表情。

面對這無憂無慮的笑容和親善的眼神,真晝好像還在剛醒來的混亂中,肉眼可見地驚慌失措著。

「呃,那,那個」

「初次見面的時候,互相報出名字是很重要的呢!」

「呃,椎,椎名真晝……」

「哎呀小真晝,名字好可愛呀!我叫志保子,別客氣直接用名字喊我就行」

真晝在氣勢所迫之下不禁報上名字,然后往周那邊看了過去,好像在說著「藤宮,救救我」似的。然而周自己還巴不得別人來救他,因為實在是幫不上忙所以搖頭拒絕了。

因為是自家的老媽,所以周很清楚,她一旦失控起來就停不下來的。

看她對真晝興致勃勃的樣子,大概是想和真晝做一次徹底的交流吧。

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注意到真晝這個最要緊的人正在困惑著。

「那,那個,母親」

母親:日語原文為 お母様,是一個可以稱呼對方母親的敬稱。

「噢!已經認我當媽了啊!」

「藤宮!」

「我和周都姓藤宮,對吧周」

「媽啊椎名為難著呢」

「周,女朋友不用名字喊可不行哦?」

因為志保子實在不聽人說話,周皺起了眉頭,但志保子卻沒有介意的樣子。看她這嘿嘿笑著的樣子,該說她是膽子大呢還是臉皮厚呢。

「那,那個,志保子」

「什~么?」

「我,我和藤宮————」

「你說哪個藤宮?」

「……周、周君不是那種關系」

聽到志保子這做作的話,真晝明顯一副狼狽樣但還是努力試圖否定著。

因為志保子的催逼,真晝猶猶豫豫地喊了周的名字,并窺視了周那邊幾眼。志保子則由于成功讓真晝喊出名字而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噢,那就是今后會變成這種關系嗎」

「呃,那、那個,不是」

「哎呀我真是的,是不是當電燈泡了」

「那,那個,讓我好好說清楚!我和周、君,不是那種關系,只是在一起吃飯,那個,就是因為周君不會做飯」

「你能當個好老婆呢,小真晝。咱家這周啊家務活不會干還得一個人過日子。如果是那樣的話務必要支持他啊」

「啊,那個」

周覺得,真晝已經盡力了。

然而,要頂住志保子這勢頭把事情說清楚,這種事情大概是做不到的吧。

定期來家里,親手下廚做菜,一起在桌前吃飯,聽到這些的時候,志保子的眼神變得更燦爛有氣勢了。

事已至此,周是阻止不了志保子了。能阻止的大概只有父親修斗了吧。

「……椎名,放棄吧。我媽一興奮就不聽人說話的」

「怎么這樣……」

周已經到達大徹大悟的領域,只能早早放棄解釋,默默看著失控的母親。

「話說周還真找得到這么漂亮一女朋友啊,媽都嚇到了」

兩人同時閉口不言。周是因為疲于否定,而真晝則是由于不知所措。

志保子將這一沉默視為肯定————不如說是不管兩人怎么說都會被她視為掩飾難為情的肯定————以毫不掩飾好奇的眼神盯著真晝。

「怎么樣,小真晝你看周有在好好過日子嗎?」

「嗯……那個……至少死不了人吧……」

「你倒是說點好話啊」

「可是一開始那時候房間那么臟」

「要不要那么嚴格,現在有保持干凈吧」

「那不是因為我有幫忙打掃嗎」

「那個,嗯,我是真的很感謝你啦,飯啊打掃啊什么的」

在這些方面周對真晝是抬不起頭的。

正因為有她在,周才得到了現在舒適的生活,即使要下跪謝恩,周也會毫不猶豫地去做。但由于真晝不喜歡,所以周并不會真的這么做,不過周是有打算在平日里盡可能努力以慰勞真晝的。

只是,志保子把這段發言往不太好的方向理解了。

「我說周,不只是這次,平時也一直讓真晝幫忙啊,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孩子……聽那個說法,難道你們是在同居嗎」

「不是!怎么樣才能想成那樣啊!只是住在隔壁啦!」

「哎呀,那就是命運的邂逅呢!真好啊周,能有個這么漂亮能干的姑娘照顧你」

「漂亮能干是沒錯啦但是命運的邂逅什么的我有意見」

「多浪漫啊不挺好么」

「我說的不是這意思!是說我們根本就沒在交往!」

「哎喲哎喲」

志保子肯定以為周是在難為情,而周的臉則是快要抽筋了。

母親總是將事情一廂情愿地解釋成能作為自己美好妄想的食糧的那種東西,而不知被這樣的母親煩惱了多少次的兒子,發出了這幾個月以來最沉重的嘆息。

至于被這驚人的氣勢壓倒的真晝,則是交替看著周和志保子,明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真晝小真晝,雖說這可能是咱做家長的偏袒自家孩子,周啊雖然嘴巴毒而且不坦率,不過他其實很誠實很紳士的,你可以當作買到了件好貨哦。但因為他還沒有女性經驗,這一方面就需要小真晝好好把握了」

「說啥呢趕緊閉嘴吧媽」

后半部分的補充相當多此一舉。

「我說的不都是事實嘛。倒是周之前為什么不找個女朋友啊,明明長得和修斗一樣外表也還不錯的。還是因為太土了嗎」

「要你多管」

「給小真晝看看你帥的一面如何?」

「不給而且這家伙也沒想看」

「又來了又來了。啊,要不小真晝把他打扮成你喜歡的樣子?只要打扮起來的話周也挺好看的」

真晝看著志保子笑嘻嘻地推銷著周,束手無策,露出了個含糊的笑容。

能讓那個沉著冷靜的天使大人畏縮到如此地步,在某種意義上,志保子或許非常厲害。

「媽,椎名她真的很困擾啦。話說你趕快回去吧」

「讓母親回去,你還真是長大了啊」

「真的求求你了,椎名怎么看都是在困擾著吧」

「小真晝,是嗎?」

「別問椎名啊她肯定會客氣的。這次就回去吧,日后再來也無所謂」

「都說到這個地步了,行吧。我打擾了你和女朋友甜蜜時間也是事實……這么不想我打擾你們兩人獨處的時光啊」

「隨便你解釋啦,趕緊回去吧」

周已經疲于堅決否定,而真晝想必也被志保子這興致搞得很心累吧。

往真晝那邊一看,她似乎也稍微有些疲倦。

周在心里做下稍后慰勞她的決定,同時對著志保子往門外甩著手。志保子則回了一個微微不滿意的表情。

即便如此,志保子也沒說要留下,應該是姑且顧慮到了這邊的意思。雖說這顧慮明顯是在錯誤的方向上。

「啊,小真晝也交換下聯系方式吧。咱家周的生活方式之類的各種事情,之后都跟我說說」

「哎,好、好的……?」

在最后,志保子還建立起了這讓周想要求饒的聯系,使周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真晝無可奈何地順著這勢頭用手機交換了聯系方式。

毫無疑問,這樣一來志保子也會開始多管起真晝的閑事吧。

看著志保子滿面笑容地握住真晝的手囑咐著「周就拜托你了」,周便決定稍后給父親發條消息說「求求你把媽控制一下吧」。

「好累啊……」

「抱歉來了陣臺風」

盡管志保子的滯留時間不長,但兩個人已經精疲力盡,正并排坐在沙發上。

周坐得很沉,捂著臉,長嘆了一口氣。真晝雖然坐得有些拘謹,但平時挺得直直的背也比往常要彎曲。

志保子讓那個對所有人都沉著應對的真晝都感到了疲憊。周不知該感到顫栗,還是該作為兒子給真晝道個歉。

「真的抱歉,誤會沒解開就讓媽回去了」

「沒事,畢竟沒有什么損失……」

「啊損失還是有的……看我媽那樣子是中意起椎名了……估計之后會管你不少閑事……」

在這一點上,周由于給真晝添了麻煩,所以真的很對不起她。

首先是兒子的女朋友(誤會),再加上志保子喜歡可愛的東西,恐怕志保子對真晝中意得不得了,會想好好地關照她吧————甚至會到多管閑事的等級。

「志保子真的很重視藤宮呢」

「說好聽點是這樣,說難聽點就是纏人……」

雖然這和溺愛還是不一樣的,然而志保子對周的疼愛也并非周的所愿。

因為也有周太邋遢的過錯,所以周并不太好提太多意見,但即使如此周也覺得她管得太多了。

周對母親很感恩也很重視,但坦率來講,他同時也覺得很麻煩并且希望保持距離。

「……真好啊」

周看著低聲細語的真晝。

「哪里好了」

「你母親,雖然這么熱鬧但是挺溫柔的」

「那該叫又吵又過度干涉吧」

「……就算那樣也好啊」

真晝不是在客套,而是真的露出了羨慕的表情。她用幾乎要消失的輕輕淡淡的聲音嘟噥了一句,然后垂下了眼簾。

一望而知,她的表情憂郁而昏暗。仿佛一碰就會崩壞的那副樣子,無論誰看到都會覺得柔弱。

真晝表露出的柔弱與虛幻,看上去絕不僅僅只有疲勞。這樣的她似乎感受到了周的視線,忽然抬起頭輕輕地微笑了。

真晝恢復了往常的表情,仿佛在說什么事都沒有一樣,然后罕見地把身子靠在了沙發的靠背上。

「小真晝,啊」

「……怎么了啊,突然來這么一句」

「不是……只是感覺好久沒有人叫我名字了。一般都是叫姓的」

沒人用名字稱呼那個人氣爆棚的天使大人,令周感到有些意外,不過這應該是周圍人都覺得用名字稱呼真晝太過惶恐而不好意思吧。

因為她在學校是天衣無縫的天使大人,周圍人不敢那么隨便叫她。

還有,用外號稱呼她的人倒是不少。雖然她本人非常討厭。

「要是沒有好朋友的話,也就爸媽會叫了吧」

「爸媽才不會呢,絕對的」

真晝以冷淡的聲音做出了秒答。

周不由得往真晝的臉看過去,卻發現她的表情上沒有任何的顏色。

她面無表情,仿佛一切都脫落下來,甚至可以視作無機物一樣。或許緣于其端正的美貌,周甚至誤以為眼前是個人偶。

然而這也只是一瞬。真晝注意到周的視線后,收起了這張無表情的臉,眉毛低了幾分,像是有什么困擾一樣。

「……總之,就是很少見了」

小聲嘟噥了一句后,真晝輕輕吐了一口氣。

周早就已經看出來,真晝和父母相處得不好。

觸及父母的話題時,真晝偶爾會露出冰冷的表情。「沒和父母出去吃過飯」「討厭生日」,從這些發言就很容易想象她的家庭環境有問題————然而,周哪里能想象出,父母連她的名字都不會喊呢。

『……真好啊』

方才的那句細語,究竟是以何種心情編織而出的呢。

「真晝」

自然地,周說出了他未曾叫過的名字。

真晝焦糖色的眼睛啪地眨了一下。

或許是因為出其不意,真晝像是在發呆一樣,顯露出了隱藏于平時的態度和表情里的某種稚嫩。用茫然自失這個說法來形容她,大概很貼切吧。

「叫個名字誰都可以吧」

「……說的也是」

周生硬地補了一句之后,隔了一會兒,真晝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那微微安心的笑容,在周的心里泛起了漣漪。

「……周君」

自己的名字被小聲叫了出來,讓周心里的漣漪更大了。

到剛才為止,或許是因為真晝只有面對志保子才這么叫,所以周沒怎么掛在心上……然而,像現在這樣,被真晝面對面叫出名字之后,周胸中就翻滾起了一些癢癢的、讓人心焦的東西。

「在外面請不要這么叫」

「……這種事情知道的啦。倒是你別在外面說漏嘴了啊」

「知道的。這是秘密嘛」

周無法直視一臉微笑的真晝。

于是,周簡單地回了一句「噢」,假裝要改變姿勢而往旁邊看去,逃開了她的笑臉。

自從周六母親突然到來之后,周和真晝彼此之間的稱呼也發生了變化,但除此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改變。

兩人的關系也沒有突然變好。不過,隨著稱呼變得親密了一些,真晝的態度也多少軟化了一點。

「……那個,周君」

周日傍晚,真晝比平常來得更早,而她的臉上的表情帶著微妙的尷尬————或者說是困擾。

雖然讓她進來了,但真晝這不明不白的態度還是讓周感到困惑。

周有想過真晝是不是對直呼名字有所抗拒,不過她叫周名字的時候并沒有猶豫,所以大概是另有原因吧。

總之兩人先坐在了沙發上。周看向真晝,發現她從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塊手帕。

正當周想著突然之間怎么了的時候,真晝將疊得整齊仔細的手帕展開,把包裹在其中的、反射著微弱光芒的鑰匙拿了出來。

周對這把鑰匙有印象,因為這就是昨天交給她的那一把。

「鑰匙,還給你。結果昨晚還是沒有還成。那個,不小心忘記了,錯過了還給你的時機……真的很抱歉」

「這樣啊」

看起來她是因為就這么把鑰匙拿回了家,所以心里感到過意不去。

周搞明白真晝這奇怪的樣子是怎么回事之后,看向放在手帕上面的鑰匙。

仔細想想,真晝差不多每天都會來這邊做晚飯。雖然周會去幫她開門,不過有時周會繞遠路所以不在家,就需要讓真晝在門外等一小會兒。

現在這個天氣讓人站在門口等著,對女性來說是不是太苛刻了呢。

聽說身體受涼是女性的大敵,而且設身處地想想,周自己杵在門外也不怎么舒服。

反正真晝差不多每天都會來,那么讓她拿著鑰匙也會更輕松些吧。

「雖說你這么拿著也可以就是了」

「哎?」

「等什么時候我們沒關系了再還我就行」

直說的話,周要是把鑰匙給了真晝,就表示要受她一段時間的照顧了,然而真晝卻不安地看著沒有接下鑰匙的周。

「但、但是」

「不如說每次都跑去開門好麻煩」

「真話說漏嘴了哦」

「反正你也不會亂用吧」

「話是這么說……」

從她那里得到晚飯、讓她來自己家做飯姑且也有了一個多月,周自認為也算是理解了真晝的人品。

首先真晝擁有常識和健全的思想,性格上壓根就做不來壞事。

就算她拿了鑰匙,想必也不會把鑰匙給別人或是趁著周不在的時候跑來偷偷做些什么吧。她是可以相信的人。

「每次都要按門鈴等著,你也會覺得麻煩吧」

「就算那么說,感覺你也太沒有警戒心了」

「我是因為信任你才給你鑰匙的」

聽到周這句話,真晝瞪大了眼睛,又一時語塞般皺起了眉。

真晝的表情上浮現出困惑,以及另一種不知是什么的感情。

不過周這邊把鑰匙給真晝只是為了省點事,要是真晝不愿意的話周是準備老老實實讓步的。

而真晝則是來回看了鑰匙和周好一會兒————然后輕輕嘆了口氣。

「……那好吧。我暫時借下了」

「嗯」

「我都搞不明白周君是大方還是粗心了」

「真是的」真晝無奈地以帶刺的聲音往周扎了過去,周只能苦笑著回應。

「這才是我的風格嘛」

「這種話才不是自己說自己的時候用的」

哼~地,真晝以冷淡的聲音指正,結果卻反而讓周笑得更燦爛了。

真晝似乎已經和周熟絡起來,都能進行這種沒營養的對話了。

不過,真晝既然允許了周稱呼她的名字,要說還沒熟悉反倒是有些不可思議。

雖然真晝看著周的眼神飽含無奈,似乎是在說著「真是拿這人沒辦法」,但那眼神與其說是冷淡,不如說是帶著一絲絲溫暖。

真晝也明白周那是在插科打諢吧。

「那我就不客氣地拿著了。你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管哦」

「比如說?」

「……趁你不注意打掃屋子嚇你一跳?」

「那還真是感激不盡啊」

「做好一堆吃的把冰箱撐滿?」

「然后早飯也有得享受,晚飯菜色也會增加咯」

真晝的惡作劇實在是和平————不如說是喜聞樂見、求之不得。不過真晝卻由于被輕描淡寫地帶過去而有些微妙的不滿。

威脅都沒有威脅的樣子,這如實地反映出了真晝的善良,實在是令人欣慰。

「總覺得被當成笨蛋了」

「我可沒這么做」

看來再笑下去真晝就真要鬧別扭了。雖然周也想看看真晝鬧別扭的樣子,不過他還是收起了笑容,默默地看著真晝。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