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話 天使大人的生日

第一卷 第9話 天使大人的生日

「周~考得怎么樣?」

期末考試終于結束,總算熬過了考試地獄的學生們,比平常更加興奮地在教室里聚成了幾團。

周和樹也是一樣因為考試結束而松了一口氣,評判著自己這次的發揮。

「嗯?一般吧。差不多還行」

聽到樹的發問,周雖然做出了回答,但其實并沒有什么可說的。題目都在考試范圍內,只要平時做好復習的話這場考試并不算難。

這次寫起題來的手感跟以前并沒有什么不同,所以周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感想。

周雖然是個怕麻煩的人,但復習還是基本不會落下。上課學的內容他大致都懂了,雖然滿分還是有些難,但考個八九十分還是沒問題的。

「然后你年級前三十穩了是吧……你個學霸」

「靠平時習慣啦」

「就你那平時習慣你還有臉吹?」

「再怎么樣也輪不到你這個天天秀恩愛不讀書的家伙講」

周和樹的差距,與其說是頭腦,不如說是樹在女朋友的身上花了太多時間造成的。

樹腦袋也不笨,要是認真起來的話應該也能拿個挺不錯的名次。只可惜樹把時間都優先花在了千歲身上,結果成績就比不上周了。

「……女朋友可是個好東西哦?」

「對對對對」

「我說啊周,你也去找個咯」

「想有就能有那這世上男兒們也不會流下血淚了啊」

這世上想要女朋友而求之不得的人比比皆是,對某些人來說樹這句無心之語聽上去想必是十分扎心。

不過周倒是并沒打算對樹生氣,說到底周現在根本也沒有想要個戀人的欲望,于是只管聽過便算了。

「再說,女朋友咋找啊」

「來個雙重約會————」

「然后我和那個幻想的女朋友就會被你倆秀到閃瞎吧」

「那你們也秀啊!」

「你覺得我這性格能干出那種事嗎」

「……看樣子不行」

「嗯哼」

周也對自己這淡泊的性格有所認識。

周有怕麻煩的性格,而且說話直來直去,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冷淡,因而給人的印象不算很好。這種性格根本沒法找到女朋友。

萬一真的有了女朋友,關系想必也會很平淡,至少不可能像樹那樣大庭廣眾狂撒狗糧。

「不是我說,周你至少該找個喜歡的人咯。話說啊,周你要是剪掉點劉海,弄清爽點,整整發型,背挺直了,女生們絕對會刮目相看的」

周自認為對自己有正確的評價。即便達不到優太那種帥哥等級或是樹那種稍顯輕薄的端整外表,周也覺得自己的外表絕對談不上丑。

要是周好好打理打理自己的儀表和形象的話,也是有不輸同齡高中男生的水準的。

不過,周即使好好打扮,他也沒有能耐對接近他的人獻殷勤。

「光憑外表就來套近乎的可都不是什么好貨色哦」

「說是這么說,可要是對方對你沒興趣,你也沒法了解對方的性格吧?」

「……就算是那樣,我現在也沒找女朋友的心思」

就算找到了女朋友,看見周平常的樣子肯定也會幻想破滅吧。

周這人生活不能自立,日子過得邋遢,而且對人還不友好。甚至周自己也苦笑道「不如說要是有女孩子對我感興趣,我倒還真想看看」。

畢竟周嫌與人相處麻煩,性格上就不適合和人交往,因而并沒有想要女朋友的想法。

而且,現在真晝在自家做著晚飯,萬一交了女朋友說不定會釀成慘劇。雖然周完全沒有找女朋友的打算,并不會對此感到不安,但是單從這個理由上來說,周也不會想去找一個。

周心目中的優先級是「真晝的料理>還沒找著的女朋友」,而且這個優先級恐怕沒法輕易改變吧。

「真是個沒欲求的家伙……要不讓小千給你介紹幾個朋友也行哦?」

「你可別瞎操這閑心。千歲她朋友都是群吵鬧的家伙吧,光是當朋友怕就夠讓我頭疼的了」

「畢竟周你是個陰暗角色嘛」

「是啦咋地」

「嗯,你要這么說那暫且就算了吧。不過啊,美妙的高中生活,連女朋友都沒有,一個人空虛度日,不難受么?」

「不需要,而且感覺很麻煩」

雖然周并沒有「你把學校生活當什么了」這種較真的思考,但反正女朋友這東西不是非要不可,所以周也沒有想著去找一個。

再說了,喜歡的人既不那么好找,也不容易產生結果。

「……可惜了啊」

「是是是」

「不過啊,周你要是有了喜歡的人一定會變的哦?」

「你哪來的自信啊」

「就是你這樣的家伙,寵起女朋友才會不要不要的」

「隨你說吧」

周既認為自己絕無可能變成那種甜的發膩的人,也想像不出自己變成那樣的情況,于是把樹的話當成耳旁風就這么吹過去了。

樹一臉無奈地看著周……接著,他忽然移開了視線,表情也舒緩了下來。

「阿樹~いっくーん,回家吧?」

「哦,小千啊」

正好,千歲過來了,兩人似乎是約好了一起回家。剛剛周和樹聊了這么久,都是在陪他等著千歲。

周回過頭,便看見一位一頭亮茶色短發,帶著男孩子氣的少女,正滿臉笑容地朝著這邊————準確來說,是朝著樹招手。

那活潑的氣氛和明快的笑容,甚至讓看著的周感到有些耀眼。她的性格也正如外表,為人友善、活潑明快,好也好壞也好,她都負責著炒熱氣氛,是個與真晝風格不同的美少女。

她跑到這邊來之后,露出了笑嘻嘻的表情。

周希望她能就那樣別說話,因為,千歲一說起來基本上周都會被欺負。

「小千你說是不,周這樣的家伙,肯定會寵女朋友的」

「別多嘴」

「咦?什么?周有女朋友!?」

「才沒有」

「哎~什么嘛~有的話我還想打好關系呢~」

「切」的一聲,千歲嘟起嘴,一臉失望。

「你那打好關系就是過激的身體接觸,我都為我幻想的女朋友覺得可憐」

「咦,原來你有虛擬女友嗎?」

「我是說假如有的話好吧!?」

「玩笑啦玩笑~」

「應付你可真夠累人的……」

「只是周你體力不足吧」

「是體力連著精神力全被你消耗掉了啦……」

比起體力,感覺累的還是精神。本來周平常過著的就是除了熟悉的人以外基本上不說話、不起眼、沒精神的學生生活,要被迫跟千歲這種全天精神高漲的生物對話,實在是艱難。

即便周的回應有些刻薄,千歲也毫不在意,對著一臉疲勞的周說著「真是不像樣呢」,十分愉快地笑著。

樹也同樣笑著給出了「你趕緊習慣啦」這樣隨意的建議,因此周除了累得嘆口長氣以外毫無辦法。

「……在干什么呢?」

周回到家吃完真晝親手做的晚飯之后,洗碗回來就看到真晝在客廳攤開了試卷。

洗碗這事是輪班,但周為了不給真晝添負擔搶先去洗了,因而這段時間真晝便在客廳里待著。她說是因為如果就這樣把事情全部扔給周自己回去,會有些過意不去。

「給卷子算分」

「嗯,看得出來」

大概是在檢查答案,真晝似乎正對著課本確認有沒有寫錯。

「話說結果怎么樣」

「如果答題紙上沒有寫錯的話就是滿分了」

「只能說不愧是你啊」

真晝滿分的回答太過平淡,讓周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反應。

周之所以沒有感到吃驚,是因為真晝在定期考查上穩坐年級第一。

本來周就覺得真晝說不定能做到,因此他聽見滿分也只有果不其然之類的想法。

「學習我不討厭啊。再說我已經提前一年把要學的東西全部學過一遍,所以只要復習就足夠了」

「嗚哇,太可怕了。不愧是學神……」

「藤宮你學習不也挺上心的么」

「你還知道我成績啊」

「名次能上榜的話,我都有點印象」

看來在搭話之前她就已經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周這么一個人了。

本以為排不到個位數的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不過真晝卻不假思索地說出了周上次的排名,看來她還挺關心成績表的。

周會花上一定的功夫學習,其原因,并不在于「學習是學生的本分……」這種較真的腦回路,只不過是家里給出的條件罷了。

「畢竟是讓我獨居的條件嘛,保持成績這事」

家里同意周一個人住的時候,提出了要保證成績不下滑的要求。

另外還有半年回家一次這個條件,不過關于這一條在放長假時回一趟就行,所以基本上只要保持住成績家里就不會多指手畫腳。

「我的成績也就保持不會給自己造成麻煩的水平而已,比不上你。你超努力的吧」

「……因為不努力不行」

真晝輕聲嘟噥了一句,低下了頭。

雖然她的表情被劉海遮住而看不太清,但肯定不怎么開心吧。

不過,真晝很快便抬起頭,恢復了平常的表情,所以周就錯過了指出這事的機會。

就算是沒錯過,周也不會去問吧。畢竟那氛圍,就像是在忍耐著痛苦一般。

時不時地,真晝就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雖然真晝從來不會說自己正因為什么而感到痛苦和厭惡,但她給人的印象便是被一些事物所束縛,掙扎于其中的樣子。

不難想象,變成這樣的原因是家庭環境。

因此,周來插嘴干預是不合適的。

周十分明白這是自己這個局外人不應踏入的區域,因而一直保持著作為鄰居的適度距離感。

周同樣有不想被他人提及的東西。他也常常切身體會到,別人干涉私事是件很沒禮貌的事情,反而是裝做渾然不知時自己會比較感謝。

真晝隱藏起剛才的情緒,以平日里清爽的聲音說道「我差不多也該告辭了」,接著開始把課本和試卷收進包里。

周也不打算挽留,「噢」地簡單應著,望向收拾著東西的真晝。

正當真晝把拿出來的東西全部收拾好,從座位上站起來的時候,周突然注意到,在空杯子的陰影處,放著一件不屬于周的東西。

周伸手拿起來,發現這是每個學生都有的裝著學生證的塑料套。

估計是她連著課本一起拿了出來,卻忘記收回去了。

周看著這印著正面照、姓名、學號、出生日期和血型這些簡單信息的學生證,喊住了正在門口穿著鞋子打算回去的真晝。

「落下了哦」

「啊,抱歉讓你特意送過來。那么,晚安」

「晚安」

真晝禮貌地彎腰行禮之后離開了周的屋子。周目送著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回憶起剛才看見的學生證上寫著的出生年月日————特別是月和日的部分,周扶住了額。

「……這不就在四天后嘛」

要是周沒看到學生證的話,恐怕他永遠都不會知道真晝的生日。想著要是早些知道的話就好了,周再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話說,你有什么想要的東西沒」

第二天,周心想事不宜遲,就在晚飯時試著朝真晝提起了這個話題。

說是生日禮物,但周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意思,只是想著平常受了那么她多照顧,所以決定給她送禮物當作回禮。

不過,周的問法毫無疑問很可疑吧。

連周自己也感覺這問法既不委婉還很粗神經,開始后悔起來,但真晝卻一臉詫異地向他看去。

「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總覺得你一副無欲無求的樣子,有些好奇所以問問」

「還是很突然……」

雖然周自己也覺得還有更好一點的糊弄方式,但說出去的話已經沒法收回來了。

不知算不算幸運,真晝看上去并沒有注意到是生日的事情。

說到底,真晝肯定覺得周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生日,所以根本就沒往那邊想吧。

「嗯,需要的東西啊……要說現在想要的」

「想要的?」

「磨刀石呢」

「……磨刀石?」

因為得到的回答完全超出了預想,所以周下意識地就追問了一句。

不如說,恐怕誰也料不到問女高中生想要的東西會得到這樣的回答吧。

一般來說,她們渴望的應該都是化妝品啊裝飾品啊包啊這類的東西才是。周實在是沒法預料到,居然會在這里聽到想要研磨金屬用的工具。

「嗯。磨刀石。雖然我已經有幾塊了,但果然還是想要目數細一些的,結尾時用的磨刀石呢」

「喂我說現役女高中生」

「請不要在我身上要求普通的女高中生」

聽她這么說,周一時語塞。

即使客氣點說,真晝也稱不上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

光是被稱作天使就已經可見一斑,她不但文武雙全,甚至連做飯和家務都不在話下。真晝這般那般照顧著生活邋遢的周,那個勤勞的樣子都能讓人以為是主婦了。

(就算這樣,誰能想到居然會是磨刀石啊)

想要的東西居然是磨刀石,這樣的女高中生感覺也就真晝一個。

「……你不自己買嗎」

「其實不是不能買。不過,基本用不大上,而且價格還不便宜,所以才沒有買而已。再說其實我已經有能完成收尾的磨刀石了,所以也并不是很必要吧」

真晝隨意地說著自己手上有好幾塊的事情,真無法想象她將來會是什么樣子。

「……自己磨菜刀的女高中生啊這實在是」

「其實這樣的人也是有的哦」

「就算有,我認識的人里也就只有你一個,而且會想要磨刀石的也就只有你了」

「聽起來很稀有,挺不錯的嘛」

「到底哪不錯了啊……」

因為實在太稀有,所以周完全沒搞清楚她的喜好和想要的東西。

周已是黔驢技窮,而真晝則歪著腦袋,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說樹啊」

因為周對真晝想要哪方面的東西一無所知,只好出此下策,跑去問問樹來當參考。

按周的預想,既然樹有千歲這個女朋友,那么他也應該搞得明白女孩子的心思,像是一般女孩子喜歡的東西想必有個大概的把握。

雖說周不知道真晝算不算是普通,但他推測女孩子會喜歡的東西真晝應該也不至于討厭。

「咋啦」

「樹你給千歲送禮物的時候都送了些啥」

周想著從樹給女朋友贈送的禮物開始問應該可以,便這么發問,可樹卻向他投以吃驚的眼神。

「哎,你小子對誰有意思所以想要送禮嗎」

「你看我像會做那種事么」

「不像」

「那不就得了」

「那你干嘛問啊」

「認識的人過生日,參考下」

別說是參考,周甚至都想照著就去買了,不過周也沒打算明說。

「哼~嗯。要說的話還是對方想要的東西最好啊。話說你平常就該調查下這事情,這可是關系美滿的秘訣啊」

「不是說了不是女朋友么」

假想下真晝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周就能感覺到很多危險(主要是身邊的殺氣)。再說這事本身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確實真晝在身邊感覺很自在,但那只是兩個無欲無求的人感到志同道合罷了,完全談不上戀愛感情。

當然周覺得她很可愛,但并沒有打算跟她發展到這樣那樣的關系。這才是周對真晝懷有的感情。

「想要的東西啊……要是不大清楚呢?」

「那就看關系了。要是關系好,送些飾品也不錯,但如果關系沒那么親近還是送些小物件或者消耗品比較穩當。要是送花的話應該會開心,不過經常也有收到很難辦的情況」

「……你還真了解啊」

「畢竟多少學習過」

樹和千歲并不是一開始就相思相愛,好像是初中的時候開始慢慢拉近關系的。周和他們不是同一所初中,所以不清楚詳細的情況,但據說兩人是克服了不少難關最后才發展成交往的樣子。到現在樹秀恩愛的時候,周仍然能聽到這些事情。

給千歲送禮的時候,樹似乎也煩惱了不少,所以看得出他給出的選項都是費了不少心思的。

「另外,護手霜應該也還不錯」

「護手霜?」

聽見意外的選項,周開始了思索,而樹則一臉得意地笑著解釋。

「不管哪個年齡層都用得到啦。學生的話上課天天碰課本和筆記,手容易干;工作的人打字吹空調手干也是常事;家庭主婦的話手泡在水里干活也容易變粗糙。作為禮物總能派上用場」

「嗯……你怎么知道這么清楚好惡心」

「還不是你來問我的」

啪的一聲,周的背被樹拍了下,但由于只是個玩笑,兩人便互相一笑置之。

(護手霜么)

確實,這東西的話應該不會給她添麻煩吧。

雖說晚飯后洗碗的工作周自發地全部包了,不過真晝在自己家肯定還會洗東西,難說手會不會變粗糙。

看她那滑嫩的雙手,想必平常也都會保養,那樣的話送給她這些護膚品應該不壞。

「行,我會參考的」

「對了一會你也去問問小千她吧。有些著眼點應該只有同性才有」

「……哎」

「好啦你差不多也該習慣啦」

盡管談不上討厭,但周應付不來千歲這樣的人。想到要去找她,周就微妙地提不起勁,顯得不太情愿,而樹則是愉悅地笑著,輕輕拍了拍周的后背。

「嗯~?周給女生生日禮物?」

千歲嬉笑著————不,是壞笑著,好像在說很稀奇似的。周拼盡全力才忍住沒讓臉頰抽筋。

放學后,周去了趟千歲的教室跟她搭話。不出所料,她回答得很興奮。順帶一提,樹說既然是周那就完全不用擔心,給千歲發了條消息就先回去了。

看到千歲露出心情大好的笑容,周輕輕嘆了口氣。

(所以我才不想拜托千歲啊)

如果拜托千歲,她毫無疑問會追問和捉弄周,所以他不可能想這么做。雖說她本人當然不會不情愿,但不可否認的是周不太擅長應付她。

「所以阿樹才寫了句『周有事想拜托小千』嗎~原來如此,就是需要我幫忙咯」

「我能找的女生也只有你了」

「說得這么干脆我覺得也很那個啊」

千歲露出了有點無語,或者說是同情的眼神。不過周就當沒看見了。

事實上,周不存在千歲以外的女性朋友。班上的女生他只是認得臉而已,關系沒有好到能找她們幫忙。

說到底,班里的女生都覺得周是平日里老老實實不顯眼的人。周去搭話也只會讓她們困擾吧。

「算了,看你也不懂女人心。成吧,就讓本千歲小姐來幫你商量商量」

「……姑且靠你了」

「姑且個什么啦我說。別看我這樣,我可很懂女人心的!」

「畢竟你是女的嘛,姑且」

「怎么最后補了個姑且啊!我哪里像男人了」

盡管千歲自豪地挺起了胸,但很可悲的是,在每天都能見到真晝的周眼里,那個部分非常保守,甚至會讓視線直接看到下面去了。

不過,她在男生中間人氣很高。

千歲性格開朗,自來熟,與所有人都會平等交談,擁有和真晝不同意義上的人氣。不論男女,她都能搞好關系,活躍氣氛。

據說她初中是在田徑社。那身苗條的體型、緊致的雙腿、腿部的曲線都很有人氣。周承認她那雙腿很漂亮,漂亮得樹都會忠告男生說「再盯著我女朋友看我可要生氣了」。

「啊對對你是可愛的女孩子啊」

事實上,千歲只是性格有些友好過頭了,可愛是沒錯的。她的人氣也可以理解。

「……就是因為這態度,別人才會誤會你啊,真是的」

「要你多管」

「好好好。所以說,是要給女孩子吧?怎樣的女孩子?」

千歲做出提問,好像在說「不問清楚這個就沒法開始」似的。周明白,要是自己不小心說漏了些事情,最后就會遭到捉弄。于是,他謹慎地挑選著說辭。

「是我認識的女性,比較年輕。其余部分我保持沉默」

「我說……要是不知道對方的人品和喜好,我也沒法給建議啊」

「可不可以憑你的感性說一些拿到之后會開心的東西?我從里面挑」

「我知道你是不打算說了。真拿你沒辦法~」

雖說千歲說的在理,但要是周講出來,就成了周和年輕女性關系很好,話題說不定就會偏到奇怪的方向,弄不好她還會來確認真相。

周想要盡可能回避這種事態,于是就沒講出多余的事情。千歲似乎也明白周不會再多說出什么,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嗯~我想想……雖然不知道關系具體怎樣,但她是常常講話的熟人……這樣的話,就假設是我從周這種關系的人那里拿到東西。要說這種情況我拿到什么東西會開心,基本上就是不怎么貴的消耗品和日用品了吧」

「樹也這么說」

「不愧是阿樹,懂女人心。要沒什么顧慮的話,點心啊手帕啊小包啊這些小東西就不錯吧。至于飾品,要是我從你那里收到的話,感覺就是『怎么了!?賄賂!?』的樣子了」

「給你賄賂有什么用啊」

周朝著千歲露出了仿佛在說「能得到什么好處嗎」的眼神,而千歲也回以「說的也是」的笑容。

「所以說,小東西比較好吧」

「……這樣」

「不滿意嗎?」

「倒不是不滿意」

周當然沒有不滿意,但他擔心真晝會不會真的高興。

要送小東西,就要考慮品味的問題了。真晝應該品味不錯,也會挑選并使用質量和功能兼備的東西。周不知道自己的選擇能不能入真晝的法眼。

千歲似乎是感受到了周微微沒有接受的氛圍。她低聲「嗯」了一聲,過了一陣子開口說道。

「……要說的話,還有就是可愛的東西之類的」

「……可愛的東西?」

「這要看那人的興趣了。不過我覺得,可愛的東西……比如說布偶啊,吉祥物鑰匙圈啊,可以送給她這種東西」

在周看來,這個提議很意外。他眨了幾次眼后,千歲意味深長地笑了。

「不管到了什么時候,女生總會喜歡可愛的東西。有些人長大后還會收集布偶,所以說,喜歡布偶的女孩子應該也挺多吧」

「……布偶啊」

周不知道真晝有沒有少女的興趣。不過,看她衣服上點綴的可愛飾邊,再想到她也穿過很有女生樣的輕飄飄的衣服,她應該是不討厭可愛的東西吧。

要是周送了布偶,真晝會感到高興嗎。

「噢。看起來你稍微有點興趣了啊?」

千歲微妙地察覺到了周的變化,嘿嘿笑了起來。周盡管心情有點復雜,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后輕輕吐出一口氣。

「……不過,我去買布偶,這場景也太詭異了吧」

「要買禮物還猶豫這個?」

「都到了這個歲數,男生還抱著布偶走到商場,多難為情」

「沒骨氣」

「唔」

盡管道理完全正確,但這么講出來還是會扎心。

雖說羞恥心就應該全部丟掉,但說到底,一個人去布偶店,這事本身就很難為情了。

幸好這里有千歲,在回去的路上叫她一起跟來還是有可能的吧。

雖然,是有可能的……

「……千歲,請一起」

「一起?」

「……陪我買東西」

「啊,該怎么辦呢~」

但畢竟這名少女是千歲,一定會賣點關子。

當然,千歲應該不是真打算拒絕。她之所以會故意裝作煩惱的樣子,肯定是為了捉弄周,還有為了讓周下定決心。

「拜托了,真的」

「嗯,我倒是沒問題?……話說,周君,我想吃點甜的~車站前的可麗餅屋有超好吃的東西在限時發售來著~」

「……我請客」

「哇~!」

看到千歲精明地來求請客,周臉上抽了抽,不過畢竟便宜,他還是點頭同意了。

買僅僅一人份的可麗餅,比起一個人去賣布偶的店要好多了吧。

看到千歲喜形于色地笑著,周長嘆一口氣,在腦海中浮現出錢包里裝著的預算。

周向樹和千歲尋求完建議后,總算選好了禮物,在真晝的生日當天以一副緊張的表情看著她的背影。

以車站前的可麗餅屋賣的特制可麗餅(冬日限定非常莓果特輯)為報酬,周說動了千歲幫自己忙買了個東西,并把這東西也加進了禮物……可現在周卻苦惱著該在什么時候把這禮物送出去。

而那過生日的本人,正和往常一樣做著晚飯。

雖然周不清楚菜單,不過真晝似乎是在做和食的樣子,但怎么看她都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表現得跟平時一樣自然。

從當事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生日的氛圍。不如說那淡定程度,簡直讓人覺得她是不是根本就不記得這回事。

甚至到了晚飯端出來后也沒有發生變化。兩人在餐桌上雖有對話,但進餐還是一如往常。

周真的拿不定主意該什么時候把東西交給真晝,于是看向藏在沙發后面那放著禮物的紙袋,皺起了眉。

總之周先收拾好了餐桌。等他回到客廳的時候,發現真晝正坐在那剛好兩人位的沙發上,看著似乎是自己帶來的書。

就連看書的模樣也美如畫作,到底是不虛天使之名。

雖說周對要不要坐在真晝旁邊有些微妙的猶豫……但一直退縮也不是個辦法,于是周提起放在那里的紙袋,坐到真晝身旁。

真晝突然抬起了頭。

大概是注意到了周的氣息和紙袋摩擦的聲音,真晝那焦糖色的雙眼看向了周,然后又移向了周拿著的紙袋。

真晝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解。看來,都到了這個地步,她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生日的事情。

「嗯,給你的」

周把紙袋推出去放在了真晝膝上,使真晝臉上更加茫然。

「這是什么」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

「是倒是……話說為什么你會知道。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跟誰說過這回事」

真晝的眼里微微露出警戒的態度,但聽到周說「你上次把學生證落屋子里了吧」之后,她或許是接受了這個解釋,便恢復了平時的表情。

「其實,沒必要在意的。反正我也不過生日」

那冷淡而透出排斥感的聲音,應該不是周聽錯了吧。

真晝那眼神,如同對生日這詞匯本身抱著忌諱感一樣。

周明白了,原來如此。

明明是生日,她的態度卻毫無變化,其原因,并非是不記得生日的事情。

因為生日很煩人所以故意忘掉的————應該說是這么回事。

若非如此,她也不會用那種語調吧。

「啊這樣啊。那就當作是平常受你照顧的回禮吧。權當我一廂情愿想要報恩」

周以「你不過生日也沒關系,但作為感謝平日照顧的回禮是另一回事。這就當作我表達感激的心意而不是生日禮物」這個說法把禮物塞了過去。

每天都吃著這么好吃的飯,偶爾還來幫忙打掃屋子,雖然都是小事,但也實在是受照顧了。即便只是一點一點地,周也想要回報真晝。

周雖然很輕易地就退讓了,但卻執意要把禮物送過來,這讓真晝有些混亂。她有些困擾地皺著眉,接過了禮物。

真晝的視線,集中在紙袋里面用另一層袋子包裝的東西上面。

「我可以現在打開嗎?」

「嗯」

看見周點頭,真晝緊張地從紙袋里把盒子拿出來,小心地打開包裝紙,解開緞帶。

看著別人在自己面前慢慢打開禮物,周感到格外緊張。

里面放著的是樹推薦的護手霜。因為是套裝一起賣的,所以這個大盒子里還附帶著一點小點心。

順帶一提這并不是那種帶有香味的時尚品,而是以沒有香味、適合家務、親和肌膚、滋潤保濕為賣點的東西。

周也確認過網上的評價,效果應該是不用擔心的。

「抱歉,不是什么值錢東西。看你干家務手應該會干吧。雖然也有帶香味的,不過那種你估計有了所以沒買。聽說這東西對皮膚好而且挺有效的」

「是實用品啊」

「要說的話,你更看重實用性吧」

「也是。謝謝你了」

看著真晝微微露出笑容,似是在說「你還挺了解我的嘛」,周也稍稍放松了嘴角。

看來印象不壞。

之后雖然還有一件東西……但要當面打開周還是覺得有些害羞,如果可以的話周還是想真晝回到家再發現那個東西。

可事不如愿,真晝似乎是注意到了紙袋里還有一件東西,看向了紙袋里面。

「……為什么有兩件?」

「啊。呃,那個,怎么說。就是個來自于獨斷和偏見的附贈」

「附贈?」

「……附贈」

周撇開視線,只回答了這么一句。真晝歪著頭搞不明白周的意思,但她覺得不如直接打開來得快,便從紙袋里把那東西拿了出來。

為了讓那東西盡可能不起眼,周用了跟紙袋一個顏色的包裝,還將其塞在了最底下,但果然這個大小還是很顯眼,不可能發現不了。

那東西的包裝并非盒子,而是聚酯塑料袋。其大小,正好夠真晝雙手抱住。

看著她把那深藍色的絲帶小心地解開,周想著「我要不要先離開一下」的時候————真晝正好把里面的東西取了出來。

她用兩只手小心地把里面的東西提了起來,相當意外地眨巴著她那兩顆大眼珠子。

「……熊?」

真晝說著的,便是那東西的原型。

那是一個不算太大,大概小學生抱著大小正適合的布偶。

布偶身上的軟毛顏色很淡,與真晝的發色很相近。在脖子上,像是項圈一樣系著水藍色的緞帶。

它的臉上透出天真的感覺,上面縫著一雙烏黑、光亮、圓潤的眼睛,眼睛里正映著真晝的身姿。

「都高中生了還玩偶啊」她說不定會這么想。

盡管如此,聽了千歲「不管到了什么時候,女生總會喜歡可愛的東西」的建議后,周就選擇了這個。

再怎么說男的一個人跑去買這東西實在是非常害羞,周便以車站前的可麗餅為報酬讓千歲陪著自己去買了。

結果從挑選到打包周一直在被千歲笑嘻嘻地看著,說不定其實一個人去買羞恥感還會少一點。雖說事情已經過去,講這些也沒用了。

「……我覺得女孩子會喜歡這個」

周撓著頭,不知是在跟誰解釋般嘟噥了一句。

這種事周實在是不擅長。

說到底,給異性送禮這件事,除了小時候送給母親以外,周就沒有干過。他甚至沒有想到自己會去做這種事情。

從男的那里收到這么可愛的玩偶會不會讓她受不了啊……周偷偷瞄了眼真晝,看到她正緊緊盯著熊的臉不放。

真晝從表情看不出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只是呆呆地望著布偶熊。

「嗯,不喜歡的話扔了也行」

「如果不喜歡的話那也沒辦法」周想著,玩笑般地說了一句,結果真晝卻皺著眉刷地把頭扭了過來。

「我不會做那種事情!」

「嗯、嗯。看椎名的性格我想應該也不會的」

真晝的否定比預想要強烈,令周一邊退縮一邊點了點頭。而真晝則再次看向手中的熊布偶。

「……我不會做,那么過分的事情。會好好珍惜」

真晝纖細的手腕,像是要將其擁入懷中般,緊緊抱著熊布偶。

那姿態看上去,既像是孩子不愿喜歡的玩具被拿走,又像是母親慈愛的擁抱。

可以說的,便是她極為珍重地抱著布偶這件事。

仿佛能配以啾的音效一樣,真晝緊緊把布偶抱在懷中,并稍稍垂下眼簾看著它。

那臉上的表情,既不是平常的那種冷淡的表情,也不是被周的脫線驚呆時的表情,而是心安的、柔和的、泛著慈愛的、愛惜的表情。

還有她那天真無邪的純潔微笑,美麗又惹人憐愛,讓周不禁屏息。

(————不該看的)

望見這樣的表情,周不由自主地會對此產生意識。

讓頂級的美少女露出了這樣的表情,還被自己看見了這一事實,就算沒有戀愛上的喜歡,也足以讓周心跳加速了。

真晝那珍惜地抱著布偶,露出淡淡微笑的姿態,已經可愛到不論誰看見了大概都會著迷的程度。就算是知道自己無欲無求的周也差點入了迷。

為了確認自己臉上積蓄了多少熱度,周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臉。手上傳來了比平時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