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8話 開始共進晚餐

第一卷 第8話 開始共進晚餐

真晝同意在周家里做飯的同時,提出了如下條件。

周出材料費的半數加上若干人工費。

如果有事不能一起吃飯至少提前一天通知對方。

食材的采購和飯后的處理由兩人分擔。

關于第一條中的人工費,是周不好意思占用真晝的時間所以才提出的。在這一點上真晝做出了讓步,而其它部分則沒有發生什么爭執,順利地決定了下來。

至于讓真晝來做飯這一點,由于早就是既定事項,所以并沒有什么可煩惱的。

于是在這么決定好的第二天,真晝便早早地拎著————準確來說是兩只手抱著購物袋來到周的家,做起了下廚的準備。

「……還真的都新到幾乎沒有使用痕跡呢……」

「啰嗦」

家中有一位穿著圍裙的女性。周明明身處于這種好似男人浪漫的具現一般的狀況,卻不知為何感到如坐針氈。

之所以會這樣,理由之一是不習慣,但主要原因還是在于廚房基本就沒使用過這點被真晝再次指出所造成的尷尬。

「明明有這么多好東西卻放著吃灰」

「你能用上的話那不就不吃灰了么」

「那只是結果論。這么好的廚具都因為懷才不遇哭出來了」

「那就用你拿手的廚藝讓它們破涕為笑吧」

周干脆地表達自己不行,真晝則一臉無語地看著他,但也許是料到如此,她只是嘆了口氣而并沒有抱怨什么。

「那么,有做飯用的調味料嗎」

「有啊,你當我傻嗎。保存方法和保質期也都沒問題」

「哎呀真是意外」

「因為都沒開封」

「這可不是什么好自豪的事情。不過,要是不夠的話我回家拿來用就好」

「幫大忙了」

「總之既然有基本的調味料,那應該多少能做出點東西。啊,今天的菜單我擅自定下來了,沒關系吧」

「反正我不太清楚這些東西,能吃的話什么都行。我也不怎么挑食」

「這樣啊。那我就動手了……請告訴我一下調味料放的地方」

「都放在這個籃子里」

「……還真的都沒開封呢……」

真晝瞄了一眼塞滿調味料的籃子,無語地皺了皺眉,不過因為周事先說過,她馬上便恢復到原先的表情,到水龍頭旁邊洗起手來了。

「那我就開始做飯了。你就在客廳或者房間里等著就好」

「行。反正我也幫不上忙」

「還真是干脆。不過也好,要是你不會料理還晃悠來晃悠去的我也很難辦」

「你也很直接啊」

「畢竟是事實。跟你也沒有必要拐彎抹角的吧」

正如真晝所說,自己顯然是個累贅,于是周老實地走回客廳觀察起真晝的背影。

真晝洗完手后就迅速投入到了調理工作中。

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從準備好的材料看應該是日式餐點。

能在自己家讓真晝做出那些美味的料理,周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在做夢。然而他看到真晝搖晃起背后扎成一束的秀發處理著食材,就知道了一切都是現實。

(……怎么說呢,感覺就跟有了老婆一樣)

盡管兩個人彼此都沒有這樣的感情,但眼前的狀態看上去實在像自己已成了家一樣,讓周不由得心生聯想。

周自然是對真晝沒有一絲一毫的非分之想,不過有個美少女在自家廚房,這狀況本身就足夠讓人浮想聯翩了。

果然,不論是否抱有好感,可愛的少女愿意為自己做飯這一場景,都足以讓周的胸口產生一絲悸動。

「……你不會在想些亂七八糟的事吧?」

「別瞎猜啊」

真晝頭也不回的突然發問讓周差點面部抽筋,但也幸虧真晝沒有回頭才讓此事不至于敗露。

「這家伙還真是敏銳啊」周心生佩服、感到背脊發涼的同時,也收起了微微涌出但還尚未形成邪念的男人心,觀察起了真晝的背影。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飯桌上開始排起了一盤盤料理。

由于是真晝定下的菜單,故而桌上的都是符合真晝健康追求的和食。

「這邊的廚具和調料也算挺夠用,看來是不用我回家取了。明天開始還能做更精致一些的菜」

「你肯為我做飯就讓我感激不盡啦」

或許是因為真晝不清楚有多少廚具和調料能用,所以比起精致的菜肴更多是簡單的東西。但即便如此,色彩和擺盤也堪稱完美。

青菜煮魚、味噌煎蛋等等,各種對周來說連想都不敢想要去做的和式菜色并排擺在桌上。

盡管周不怎么挑食,但他基本上還是喜歡和食。看到真晝稍稍抱有歉意的樣子,周甚至都想告訴她說自己想吃的就是這個了。

「……看上去超好吃的」

「這么夸我讓我很高興。趕快趁熱開動吧」

真晝邊說著邊坐上了椅子,于是周也坐在了正對方向的椅子上。

單人生活準備的餐桌尺寸偏小,不論怎么坐兩人都會靠得很近。

幸運的是家里姑且有準備兩把給客人用的椅子,但面前坐著一位美少女還是讓周產生了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

不過,一旦開始品嘗料理,真晝的美貌什么的也都無所謂了。

例行示意開動之后,周首先嘗了一口味噌汁。

在嘴唇碰上碗沿那一刻,周一邊享受著味噌與高湯的香氣,一邊慢慢地將其含進嘴里,然后與那香氣相稱的味噌和高湯的風味便在舌尖散開。

這種與速食味噌湯完全不同的柔和口味,肯定是經過了精心計算和調整才得到的吧。

味噌不太濃,咸淡上也保留住了高湯的風味。

第一口略顯清淡,應該是因為真晝考慮到了味噌要和其他料理一同食用,這樣的味道在喝完的時候恰好會覺得濃淡適中。

味道與其說是有什么不足,不如說讓人安心,會引起品嘗米飯和其他菜品的欲望。

「好吃」

「謝謝夸獎」

周坦率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想,而真晝則放下了心,微微瞇細了眼。

盡管周平常一直在夸她做的菜好吃,但是當面說出感想還是會讓她緊張的吧。

看著剛剛一直在關心這邊反應的真晝開始吃了起來,周也向著菜品伸出了筷子。

把桌上的菜全部嘗了一遍后,周覺得真晝的料理果然非常美味。

煮魚非常入味,同時還保持了肉中的水分。

為了做到入味而長時間加熱的話,水分就會流失,使得肉的口感變得干巴巴的。但真晝做的煮魚肉質卻十分鮮嫩,口感很好。

煎蛋卷的調味則是正中周的喜好。

在表面鮮艷的金黃色引誘下,周嘗了一口,舌尖傳來的果然是高湯那柔和的風味。

煎蛋卷有加糖或者除了鹽什么都不放等等的各種各樣的派系,真晝做的則是加入了高湯略帶甜味的蛋卷。

那隱約而柔和的甜味,或許是蜂蜜吧。

放的量應該并不是很多,但留有余韻的甜味增加了味道的深度。

不論是甜味的還是咸味的煎蛋卷,周都不討厭。不過,周最喜歡的還是這種加入了高湯、略帶甜味的、調味精致的煎蛋卷。如今吃到這理想中的蛋卷,周甚至有些感動。

周自言自語地感嘆了一句「好吃」,然后又吃了一口。

火候的調整也是絕佳。周慢慢咀嚼著這飽含高湯、口感鮮嫩的煎蛋卷,靜靜地享受著這美味。

周一邊暗自想著「毫無疑問比我媽做的要好吃」這種對不在現場的母親有些失禮的事情,一邊幸福地大快朵頤。接著,周注意到真晝正盯著自己在看。

「……看起來吃得很香啊」

「實際上也很好吃嘛。面對美味應該要抱有敬意不是么」

「嗯,這倒是」

「而且,比起板著個臉吃,還是這樣坦率地表達好吃,我們兩邊都開心吧?」

就算料理十分好吃,不從表情上表達出來的話,制作者也會感到不安和在意。哪怕板著個臉說好吃,有時也會讓人懷疑到底是不是真的。

比起那樣,不如坦率地把自己的感受表現在臉上,對雙方都有好處。畢竟不管是感謝還是被感謝的人,都喜歡有個好心情。

「……是啊」

真晝似乎是接受了周的解釋,微微露出了笑容。

這如同松了口氣般的、表達著安心的柔和笑容,其可愛程度,甚至讓周的大腦有一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藤宮?」

「啊……呃沒什么」

看得入迷了————這話自然是說不出口。周壓抑住漸漸涌起的羞恥感,為了不被真晝發現而繼續吃起了晚飯。

「……我吃飽了」

「喜歡吃就好」

周將擺在桌上的飯菜一掃而空,滿足地表示自己吃飽了,而真晝則淡淡地回應了他。

不過,真晝表情很柔和,應該是因為看到周這樣將飯一點不剩的吃完而感到喜悅吧。

「很好吃啊」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

「比我媽做的還好吃」

「把女孩子親手做的料理跟媽媽做的比較好像是禁忌哦」

「那不是貶低的時候的說法么?話說你很在意?」

「我倒是不在意」

「那不就得了。反正好吃的事實也不會變」

真晝的廚藝可不是光靠一點點下廚的經驗便可以達到的程度。

周的母親雖然有著更豐富的下廚經驗,但她調味的喜好不同,而且還很隨便,自然比不過真晝那精心計算調整的調味了。

不如說在做飯上連父親都比母親更加擅長,更不用說和真晝比了。

「……哎呀感覺我是不是太幸福了啊。畢竟每天都能吃到啊」

「我們都沒事的時候是這樣吧」

「……話說,每天一起吃飯真的好嗎」

「不好的話我也不會這么提議了」

「話是這么說啦」

周也十分清楚像真晝這種直率的人,要是不喜歡的話一開始就不會這么提議,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會煩惱這樣到底好不好。

雖說周付了一半的材料費加上人工費,但還是不禁擔心真晝的負擔會不會太大。

「……我說,一般來講,你會給談不上喜歡的男的做飯嗎?」

「還不是因為你生活太不健康了嗎。再說,我很享受做飯這件事本身,也并不討厭看你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但是啊」

「……要是你這么在意的話,我其實不給你做也無所謂的哦?」

「別別別還請你務必做上我的份」

周立刻反射性地回答,這也代表真晝的料理對周來說就是如此必要和符合喜好。

事到如今,要是真晝真的不再做料理,對周來說那可就真的算得上是性命攸關的問題。

雖說周對自己的胃已經被抓住一事早有認識,但問題是真晝的料理實在太過美味。這樣下去,一旦回到小菜就飯的日子,生活就會變得無滋無味,想想就可怕。

聽到周那好懂的回答,真晝那有些無奈的臉上露出了似是苦笑的表情。

「那就請你老實收下吧」

「……哦」

想到與這大慈大悲的天使大人共進晚餐的日子還將繼續,周帶著喜悅、期待和罪惡感,不得不嘆了一口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