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7話 天使大人的受傷與謝禮

第一卷 第7話 天使大人的受傷與謝禮

周和真晝初次發生對話的那座公園,就在放學回家時會經過的路上。

周所住的公寓比較適合較少的人數,要容納整個家庭有點勉強,所以公寓里小孩很少。附近的公寓也都是大同小異。

建在離此不遠處的這個小小的公園,也因此醞釀出一股寂寥的氛圍。

正是在這樣一個小孩子們不會來玩的、冷清的地方————周看見了大概是放學后正在回來路上的真晝。

「你在這干什么呢」

「……沒什么」

真晝在長椅上一動不動端坐著。看到周的身影,她微微瞇細了眼。

這回與上次不同,因為互相認識,周也好搭話,但這么做之后真晝的回答卻很僵硬。她的口氣并不像是在警戒,而更像是有什么難言之隱的樣子。

「沒什么的話就不要露出一副走投無路的樣子坐在那里啊。發生什么事了嗎?」

「……沒有……」

盡管周很在意真晝那如同身處困境的表情,可真晝卻并未道出個中緣由。

雖說和真晝有不成文的約定,出了家門就不扯上關系,但現在周看著真晝一副困擾的樣子,便不自覺地搭話了。

真晝或許是不太希望周來多管閑事吧。

既然不想說就算了————周這么想著,看向一臉僵硬的表情的真晝,突然發現她上衣沾著幾根白線————準確來說,是幾根白毛。

「話說你的校服上有毛啊。是跟狗還是貓玩了么」

「才沒有在玩,不過是救了一只在樹上進退兩難的貓罷了」

「這么老套的嗎……啊我明白了」

「嗯?」

「在那坐著,絕對不要動啊」

周聽完真晝的解釋后,總算搞清楚了為什么她要一直坐在長凳上。他深深嘆了口氣,暫時離開了那里。

真晝一定會乖乖地停在那不動吧。

不如說她是動不了才更加準確。

這家伙總是在奇怪的地方逞強————周一邊感嘆著一邊去附近的藥店買來了濕布、繃帶,再去便利店買來了咖啡用的冰塊。回到方才真晝所在的地方,發現她果然還在那里一動不動。

「椎名,把褲襪脫了」

「啊?」

周直截了當地說完之后,真晝發出了冰冷到極點的聲音。

「呃就算你發出那種聲音……這樣吧,我會轉過去不看你的,你就拿我的衣服蓋著脫。總之先冷卻下傷處再貼上濕布」

周搖了搖手上提著的購物袋,順帶表明自己沒有看人脫褲襪的奇怪癖好,而真晝的表情則明顯僵住了。

「……為什么會知道啊」

「只有一只腳鞋子半脫著,而且兩邊的腳踝大小還有微妙的區別,另外還一直不打算站起來。跑去救貓卻把自己的腳扭了,真是老套」

「啰嗦」

「好好好。行啦把褲襪脫了,腳伸出來」

雖然是一看便知的事,但真晝似乎是沒料到周會發現,所以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不過,她老實地接過了衣服蓋在了膝蓋上,應該是打算按周說的做吧。

周轉過身去不看真晝,把從便利店買來的冰塊放進塑料袋里,并往里面灌進了水。

他扎上了口子不讓水漏出來,然后從書包里掏出毛巾包上,現場做出了冰袋,接著慢慢地把身子轉回來。

真晝則照著周所說的脫去褲襪露出裸足。

無論是沒有多余脂肪、緊致而柔軟的光滑腳部曲線,還是腳踝那不自然的腫脹,統統都一覽無遺。

「看起來腫得不算嚴重,但亂動的話估計要惡化啊。總之,先冰一冰受傷的地方吧,雖然可能會覺得有些冷。等不那么痛了再給你貼上濕布,你好好靜養」

「……非常感謝」

「下次的話一開始就老實地拜托別人嘛。我也不是想著賣人情才幫你」

不如說是周這邊想幫忙解決幾件事,才能多少還上些那日積月累的人情。

真晝把腳放上長凳,冷敷著腳踝。雖然她臉上的表情沒變,但已經沒了拒絕周的意思,老老實實地坐著。

「不那么痛了嗎?」

「……算是好了一點」

「那就給你蓋上濕布吧,……別把我當成變態啊癡漢啥的生氣啊?」

「我才不會對恩人說那么失禮的話」

「那就好」

周再次強調了自己沒有不好的想法之后,蹲到真晝腳的位置,把濕布貼在紅腫的腳踝上。

姑且問了一下有多痛之后,她說能站起來也能走路,但為了傷情不惡化才老實地坐著。總之還算是在輕傷的范疇吧。

周貼上濕布,用一起買的膠帶固定好后,突然發現真晝正低頭看著自己。

「意外地還挺能干的嘛」

「嗯,處理受傷還是可以的。雖然做飯不行」

周稍微開玩笑地聳聳肩,真晝則微微地笑出了聲。

從剛才開始,她就一直是一臉僵硬。如果這樣能讓她稍稍放松下就好了。

看著態度稍稍緩和的真晝,周松了口氣,從包里取出一條校服褲子。

「給」

「嗯?」

「別用那種表情啊。腿都露在外面了吧。又不能貼著濕布穿褲襪。這條我沒穿過,你放心」

纏上了膠布的腳踝大了一圈,就這樣穿上褲襪有些不太好,再說看上去也有些不自然。為了避免著涼和內褲走光,還是穿條褲子比較好。

真晝似乎是明白了周沒有別的意思,便坦率地接過了褲子。

確認真晝穿好了褲子之后,周拿過剛才借出去的校服上衣,脫下現在穿在襯衫外面的大衣遞給了真晝。

「給,穿上這個」

「所以為什么啊」

「你想讓人看見你被我背著的樣子嗎」

再怎么說也不能讓受了傷的人自己走回去,而且周最開始便是這么打算。

反正要回的地方也基本是一樣的,周來帶真晝回去既有效率也對傷情有益。

「啊,抱歉,能背著我的包么。畢竟背著包就沒法背你了」

「就沒有不背我的選項嗎?」

「我說,扭著腳了就老實點咯。要是沒人就算了,既然這里剛好有雙好腳就好好利用下啊」

「腳嗎」

「怎么,比較喜歡用手嗎。你是想要我把你橫抱著回去?」

「你有抱著我回家的力氣嗎」

「你是在小看我么……雖說確實沒有自信」

抱起真晝本身是沒什么問題,但要抱回公寓就實在有點吃不消。再說這么做太容易引人注目了,能不做還是不做為好。

周也明白真晝只是開個小玩笑,所以沒有因為被看不起而生氣,而是笑著想既然真晝還有精神開這種玩笑,應該沒什么問題。

「穿好了就戴上帽子背上包。還有,你的包等我背起你來之后再提上,我要背著你沒法拿」

「……麻煩你了」

「沒事啦。作為一個男人,我還沒丟臉到丟著受傷的人不管回家的地步」

周彎下腰把背對著真晝,真晝便小心翼翼地將身體挪到周的背上。

即便套上了大衣,穿了那么多層衣服,碰觸到的真晝身體仍感覺十分纖細嬌弱。

周確認真晝的兩手已經以不至于勒住自己的程度抓緊后,慢慢地背著真晝站了起來。

該說是果然吧,真晝的身子很輕巧。

盡管真晝總是對周說這個說那個的,但她身體卻纖細得讓人擔心有沒有好好吃飯。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她的個子本來就比較嬌小吧。

微微傳來的甘甜香味,和著真晝不安地緊緊抱住自己的狀況,令周不禁浮想聯翩,但他拼命保持著不為所動的樣子踏上了歸途。

背著人這事本身多少還是會吸引路人的目光,但多虧真晝埋著頭遮起了自己的臉,周并沒有太受注目,算是得救了吧。

「好嘞,就到這兒吧」

把真晝背到了家門口放了下來后,周打算到此為止,于是很爽快地走開了。

真晝能扶著墻自己站起來,受的傷應該不算太重吧。所幸從明天開始都是休息日,靜養幾天的話應該能恢復到走路不成問題的程度。

「今天就不用管我的晚飯了好好靜養吧。要不你也靠營養補品對付過去?」

「不用了。還有之前做好的剩著」

「那就好。再見」

不必擔心飯的問題真是幸運。她能夠不需要走動就再好不過了。

看著真晝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周也摸出了自家的鑰匙。

「……那個」

「嗯?」

周因為突然被搭話而看向真晝,真晝則是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包,怯生生地仰視著周。

那雙微微搖晃的眼瞳讓周感到有點疑惑。真晝的視線徘徊著仿佛有些為難的樣子,但最終還是好像下定了決心似地直直注視著周。

「……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謝。幫大忙了」

「沒事啦,反正是我自己想做的。那么,照看好自己啊」

對周來說要是真晝太過介意的話也會有些困擾,所以周輕輕地帶過了話題。看見真晝低頭行了一禮后,他就打開了自家的門鎖。

突然,周發現自己的大衣和褲子還在真晝那,但轉念一想反正真晝過幾天就會還回來的吧,便沒有回頭走進了家門里。

「喂,你小子咋成了這種全年短褲的元氣系啊」

周一的體育課上,周感覺有些憂郁。原因是周不擅長運動,還有在這凍人的天氣里,他卻被迫只能穿著膝蓋長的運動衫。

到了這個季節,長袖運動衫已經成為了主流,而周的膝蓋下面都露了出來。所以他在周圍人中間有些顯眼。

「才不是嘞。忘帶了而已」

「你還真是個笨————」

「啰嗦」

周在周末沒有遇上真晝,所以還沒拿回自己的長褲,于是就變成了這樣。然而,周沒法跟樹這么說,只能說是忘了。

被笑話周還能忍著,但樹嘿嘿笑著啪啪地拍他背時,他還是還手了。

聽著樹沒新意的喊疼,周無奈地輕嘆一口氣,看向了別處。

剛剛他們正在操場上跳高,不過女生也是在上著需要使用操場的體育課,所以操場上有女生的身影。而且由于兩班合上的原因,操場上的人相當多。

那邊是在進行田徑類的競技,她們似乎正在等候,所以就在看著周這邊上體育課。

「門脅君加油————!」

一般來說體育課男女上課地點是分開的,現在女生在使得男生這邊嘈雜起來……而女生們看著的是周的同班同學,有名的帥哥門脅かどわき優太ゆうた。

周沒怎么跟他說過話,但周知道他待人和氣、學習也好,而且一年級就成了田徑社的王牌選手,在女生間十分有人氣。

對周來說不過是想著上天也會造完人啊的想法,但是對其他男生來說這就不那么有趣,有不少人露出略微苦澀的表情。

「哦哦————優太還是一如既往地人氣爆棚啊」

「是呢」

「沒興趣么」

「反正實際上沒啥關系不是么。就算是同學但也沒怎么說過話。怎樣都好啦」

周覺得,反正優太對自己也沒什么危害,既然互相沒關系,老實說怎么樣都無所謂。

盡管周理解自己的想法是少數派,不過他還是不至于跟其他男生一樣到嫉妒的程度。

不如說因為優太不管哪方面都很完美,周反而覺得連嫉妒都沒有意義。

「周你一直是這樣嫉妒心很淡吶」

「怎么,要我說『如此受歡迎真是羨煞我也』么」

「你不是那種設定吧」

周冷眼看向咯咯笑著的樹,然后望向一臉沐浴在女生聲援里一臉爽朗笑容的優太。

以男性的視點看,優太也是體型勻稱、相貌帥氣,簡直就像是王子大人。實際上他的外號就叫王子,因為一眼望去找不到可以算作缺點的缺點。

面對女生們熱情的眼神和高亢的聲音,他微笑著招手回應,周甚至欽佩地覺得他是個善于社交的人。

「怎么說呢,真有人氣啊」

「是啊。男生的嫉妒在所難免吧」

「哈哈。話說回來,女生們也很興奮啊」

樹的話因為有愛得不行的女朋友千歲在,所以對其他女生基本就是毫無興趣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在說著與自己不相關的事情。

而千歲看起來似乎也對優太毫無興趣,想必樹對他也沒什么想法吧。

(王子啦天使啦,這學校還真是不少外號超羞恥的人在啊)

說起來天使大人,也即是真晝,她有好好靜養么。

周末她似乎沒有再出門的樣子,應該是在安心養傷,就是不知道傷好得怎樣了。

正好另一個班就是真晝的班,周悄悄地掃視了一下,便見到那姿容端麗,在人山人海之中仍舊顯眼的少女正位于操場一角。

她沒換上體操服,也不在上課的人群里,大概是在觀摩吧。

真晝靜靜地坐著,吸引了許多男生的目光。

雖然距離很遠,但周和真晝對上了眼神,周尷尬地偏開了眼神,而真晝則在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

而因真晝這笑容對著周————不如說是對著男生們的集團,同學們說著「剛才她對我笑了?」「才怪是對我吧」騷亂了起來。

「這可是好機會啊,得向椎名同學展現自己的優點」

「哪能讓王子把好處全占了」

微微一笑便引起這么多反應,該說是厲害還是說只是他們太單純了呢。

「……真是單純啊」

樹似乎也想著同樣的事情,嘟囔了一句。周也不禁笑了出來。

「畢竟關系到學分,我們也差不多該努力一下了吧」

「咋了,周你也因為天使大人在看所以有干勁了么」

「才不是。我不早說了沒興趣么」

「嘛,也是。你還真是對啥都沒興趣啊」

看到樹又開始嘚瑟地說起女朋友的好,周便隨意地敷衍幾句,然后再次看向真晝那邊露出了苦笑。

「前幾天真的謝謝你了。這是你借給我的大衣和運動衫」

這一天,真晝一如往常送來晚飯,除了飯盒以外她還帶來了一個紙袋。

紙袋里能隱約看見的東西,應該是上周五借給真晝的大衣和運動衫吧,看起來有好好疊整齊放進去。

「嗯。傷怎么樣了?」

「已經基本上不痛了。不過在痊愈之前暫時不會做劇烈運動」

「那就好。體育課記得也是在旁邊看著的吧」

「是的」

以防萬一,真晝在體育課時是在旁邊觀摩,這應該是正確的做法吧。雖然她看上去不怎么痛了,但走路的姿勢還是微微地在照顧那只腳,可見應該還沒有完全痊愈。

周認同地點了點頭,突然回想起體育課的場景笑出了聲。

「嘛不過說起來啊,天使大人的人氣還真是高啊。一個微笑就能讓全體男生干勁高漲呢」

「所以不是說了不要那樣叫我嗎……我也覺得很困擾,這對他們來說是這么值得高興的嗎」

「美人朝著自己露出笑容的話當然會這樣啊。你想門脅朝女生招手的時候,她們不也一樣咿咿呀呀地叫起來了么」

「……門脅……哦,那個很受歡迎的人嗎」

真晝一臉沒什么興趣的樣子————不如說確實不感興趣,她光聽到名字還記不起來,聽周的解釋才想起了這個人。

雖然不及天使大人,但優太在年級里也算是十分有名的男生,因此真晝光聽到名字不知道是誰讓周很是意外。

「你沒有興趣嗎?」

「沒啊。畢竟班級不同,也沒有什么能扯上關系的事情」

「誒。其他女生倒是挺感興趣的來著,天天說著什么好帥啊」

「畢竟長得好看嘛。我沒跟他說過話也沒跟他扯上什么關系,所以對我來說他怎么樣都無所謂」

「你對這種事情倒是看得很淡啊」

「要是因為美丑就會對對方產生好感的話,你怎么對我沒點好感?」

「哦哦,原來你知道自己長得很可愛啊」

真晝的話確實在理。

長得好看可以是個產生好感的理由,但并非是只因為好看便會喜歡上對方。周同意這個觀點,也承認真晝是個美少女。雖說周對于她本人自己有認識并且還肯定了這一點有些意外。

「身邊總是那么不得安寧,我再怎么不想也還是會知道的。而且,客觀來看我也明白自己長得還算可以,打理自己也沒有偷懶」

真晝理所當然地說著,但她完全沒有表現出自大的態度。

實際上真晝也為了保持美貌而用盡了手段吧。

真晝的容貌本身便很端正,但她并沒有就此滿足。

頭發似乎真若天使這一外號般幾乎能看見光環。肌膚也十分完美,毫無褶皺黑斑。盡管在做家務,她的雙手也并未因此變得粗糙,而且指甲也有好好修剪過。她勻稱而凹凸有致的身材,想必不是一朝一夕的努力就能達到的。

「確實啊。你平淡地說著的這些都是事實,我是不會覺得不舒服啦。不過這樣的話,你被夸獎的時候也不會害羞吧」

「別人太過奉承的話,我只會先覺得煩人哦」

「漂亮的人還真是辛苦啊」

「也有相應的回報,所以不能說都是不好的事情呢」

「……真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語氣啊」

「怎么,難道要我害羞地回答『沒那回事』更好么」

「別別別,對知道你本性的我來說違和感太強了」

「就是說。我也覺得,對你擺出那副樣子沒什么意義」

「是啊」

真晝這毫不掩飾的說話風格,就算現在改掉周也只會覺得為難,要是真晝照著在學校里的樣子對待周,周覺得自己會稍微有點雞皮疙瘩,所以還是希望她保持這樣為好。

習慣可真是恐怖啊。要是學校的天使大人在自己的面前舉止也像天使一樣,周反而會感到奇怪了。

周意識中的真晝已經完全是現在面前的這個真晝而非學校里的那個了。

兩人得出的結論是現在這樣就好,于是周看向了遞給自己的飯盒。

比平時更大的飯盒里裝著好幾樣的各式菜品。比起分贈已經更像是送來一份便當了。

「今天挺豪華的啊」

「畢竟受了你的關照」

「不是說了不用在意的么……哦哦,居然還有可樂餅啊」

可別小看這可樂餅。

雖說作為配菜,可樂餅到處都有賣,但自己做起來卻十分麻煩,那麻煩程度在家庭料理里也是名列前茅的。

把土豆蒸完炒好,配上牛肉、洋蔥之類的食材做出形狀,冷卻之后再裹上面衣下鍋炸……如此這般,有一堆普通卻很麻煩的工序。

基本不做飯的周只是看見母親做這個的工序便覺得麻煩,這輩子都絕對不會做。

「雖說只是把做好冷凍起來的東西炸了一下」

「所以順帶做了炸雞嗎」

「是的」

油炸食品方面,周在獨居時只吃過店里那種小菜,所以能得到這樣的手制品簡直是感激不盡。

要是再貪心一點的話,周還想要在剛炸出來面皮仍酥脆的時候和飯一起吃。

「……偶爾也想吃點剛出鍋的呢」

真晝考慮到衛生上的原因,都是把東西先涼一涼再放進飯盒里,因此吃之前必然要再次加熱。雖說用烤箱可以還原面皮的酥脆感,但還是比不上剛出鍋的味道。

當然這樣也十分美味,但剛出鍋的還是要好上不少吧。

周不過是不小心把愿望說漏嘴了,沒什么別的意思,但可能是自言自語說得太大聲,真晝聽見之后稍微皺起了眉頭。

「你意思是讓我去你家?」

「我可沒那么說啊,都已經分我飯菜了,再讓你這么做那也太沒分寸了」

周為了擺脫莫須有的懷疑,聳聳肩明白地表達否定,真晝則用手撐著下巴低著頭往下看。

她似乎是在考慮著什么,沒有和周對上眼。

「……一半」

「嗯?」

「伙食費各出一半的話,我可以考慮在你家做飯」

真晝終于開口,她說出的話威力之大,讓周目瞪口呆。

雖然只是玩笑或者說是不小心說漏嘴的念頭,但真晝居然認真地考慮并且還答應了,讓周不由得不知所措。

一般來說,會有人想跑去關系不算親密的男性家里做飯嗎。

就算這樣更有效率,對方畢竟是異性,而且關系并不算親密。按理肯定會覺得不安的。

「各出一半與其說正和我愿不如說我這邊得到的太多了所以完全沒問題……但你不覺得危險么?」

「要是被做了什么錘爛就好了。在物理上,爛到再起不能」

「哎喲好怕,瑟瑟發抖」

「再說,就算我不那么做,你從風險上考慮,也不會做任何事情吧。你很清楚我在學校里的地位吧?」

「如果做了什么我肯定完蛋了啊」

周與真晝壓倒性的人望差距加上真晝作為柔弱女性的事實,要是真晝說自己被周做了些什么的話那周就百分之百沒法去學校了。

周既不是笨蛋,也不是沒有節操。知道社會性死亡的結局,他當然不會去做什么。

不如說周自己本身就沒這個打算。

「再說了」

「嗯?」

「你看上去對我這種類型也沒啥興趣」

真晝一臉認真的斷言令周不禁苦笑。

「要是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呢?」

「那你估計就會不厭其煩地跟我搭話,然后我就會跟你拉開距離吧」

「那我算是被認可了咯」

「嘛,至少覺得你很安全」

「那還真是謝謝了」

這樣就行了么————盡管周這么想著,但他完全沒有打算對真晝做什么,所以沒有否定。

周自然不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能夠享受新鮮的極上美味的機會。他在收下「無害的男人」稱號的同時,也獲得了共進晚餐的權利。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