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話 友人的來訪

第一卷 第6話 友人的來訪

自那次打掃衛生以來,周與真晝之間隔著的障壁似乎有略微變薄的跡象。只是兩人的距離也并沒有因此而靠近多少。

兩人在學校依然像是陌生人,即使是在校外也頂多是分享晚餐的時候會寒暄幾句而已。

就在前幾天,周才被真晝提醒過要好好維持家中的整潔。雖說語氣有些嚴厲,但周還是深切地感受到了真晝是位多么喜歡照顧人的少女。

也多虧了真晝的提醒以及她順便給出的打掃建議,周的家里一直保持著剛掃除完畢時的整潔。

「喲,還真變干凈多了啊」

樹一聽說周的屋子變干凈,就在周末跑了過來。而看見這煥然一新的屋子,他不禁發出了感嘆的聲音。

「真沒想到會變得這么干凈啊,明明以前亂成那鬼樣。記得之前我也幫你收拾過,結果沒兩天又臟了呢」

「啰嗦」

「不是我要說你,你想想自己保持地板沒有亂丟東西的最長時間是幾天」

「你放心,破了紀錄,保持兩周有了」

「兩周就算破紀錄你能有點羞恥心不?」

聽到樹說著些「一般不會把東西丟在地上」的大道理,周微妙地皺起了眉頭,但礙于樹只是在親切地闡述常識,周又不好拒絕他的好意。

說到底,在請真晝幫忙之前,周也給樹添過麻煩,因此在這方面周也沒法變得強硬。

看到周憋著說不出話,樹愉快地笑了起來。

「不過既然變得這么干凈,真想把小千也帶來啊」

「別,為啥我得在自家都要看你倆撒狗糧啊」

「跟我客氣什么嘛」

「別拿我家當約會地點」

自己是有多悲哀才非得看友人情侶狂秀恩愛不可啊。

一直看著這公認的笨蛋情侶秀恩愛,周希望他們也能夠為設身處得為自己著想一下。

雖然知道樹是在開玩笑,但作為天天看著那倆在眼前放閃的人,周還真有點笑不出來。

「玩笑先不提。都搞得這么干凈,應該就不會再弄臟了吧?」

「我有在妥善處理」

「所以說你這家伙啊……算了隨你吧。但還是養成把拿出來的東西放回原本位置的習慣比較好哦」

「你是我媽么……」

「周你也真是的,屋子不經常打掃可不行哦?」

「不但令人惡心口氣還真挺像我媽,你好可怕啊」

樹做作地捏著嗓子發出的假聲讓周直起雞皮疙瘩。

明明沒見過周的媽媽,樹演得卻還挺像,簡直嚇人。

況且樹一個大男人還搞出一副娘娘腔的德性真的惡心得周想讓他立刻停手。

看著周吐出舌頭裝做要嘔的樣子,樹愉快地笑個沒停。

「周你媽原來是這樣的嗎。我媽則是根本不管事的那種啊」

「要說我還羨慕你嘞。我媽是事情一件一件沒個完的那種」

「關心兒子的媽不好么」

「那樣只會讓孩子沒法獨立……」

「但你的情況是因為你太不像話了,你媽沒法不多管管吧……」

「啰嗦。就算這樣老媽她也太愛管我閑事了」

大概是因為周是獨生子的緣故,所以周的母親十分關心他。

與溺愛不同,她是那種事事都要插手,什么都要操心的類型。周雖然談不上討厭,但是應付起來有些頭疼。

為了上高中方便而決定一個人住在學校旁邊的時候,她也是這個那個的說了一堆,時不時還會跑來突擊檢查,實在有夠麻煩。

「好啦,這不也說明周被看得多重要嗎?」

「這份愛好沉重」

「你就放棄吧。總有一天你會知道這有多么珍貴」

「明明自己就是個標準的反抗期孩子,虧你還能擺出一副經驗之談的口氣啊」

「哈哈哈。畢竟牽扯到小千,我也沒轍啊」

樹因為女朋友的事情跟父親有不少爭執,由他來說這些實在是缺乏說服力。但說的內容本身也算是有幾分道理,周也就姑且聽了一聽。

這家伙也有自己的問題要解決啊,周這么想著長嘆了一口氣,而樹本人則一臉樂觀,表情上完全沒顯出辛勞。雖說樹以前也說過「敢妨礙我跟小千的都被馬踢死算了」這種有些嚇人的話吧。

「不管怎樣,老爸那邊我會想辦法的啦。總之周你要好好過日子哦?」

看著樹爽朗的笑容,周面帶幾分煩躁地回了句「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同時想到樹說的內容跟某人簡直是一模一樣,而輕輕苦笑起來。

然而觀看周的生活狀況————其實并非樹跑來的本來目的,他只是單純想找周玩罷了。因此關于房間的話題很快便結束,兩人一起玩起了游戲。

雖然當初是為了一周后的考試學習,但不知不覺間目的就變成了游戲。

「喂,你瞎浪費回復道具到時候可要沒得用了啊」

「沒事沒事總歸有辦法的嘛」

「不是,說什么總歸有辦法啊你等級又沒上去,到時候要出問題的……」

周煩惱著該怎么吐槽喜歡追求刺激玩法的樹,而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頓時令周產生了別的煩惱。

「嗯?客人?」

樹也把游戲調進菜單畫面之后抬起了頭。

他知道周很少告訴別人自己家在這里,因此會來的朋友也幾乎沒有。再說就算有客人應該也會因為被入口的門禁攔住而按響對講機才對。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鄰居吧?應該是有什么消息要傳閱之類的」

「這樣啊」

「我稍微出去下」

周好歹抑制住了自己抽動的臉部肌肉,瞞過了樹后快步走向門口。

她按完門鈴之后沒有出聲可真是萬幸。

周也不做確認,直接伸手開門。為了避免讓樹看見,他把門打開了一個小縫鉆了出去,然后順手關上了門。

真晝一如預想站在門外,看著周一反常態的舉動而連連眨起眼睛。于是周豎起食指對她做出「噓」的動作。

「……拜托小聲點。樹來了我家」

「樹?」

「我朋友。過來玩的」

「啊,原來是這樣」

真晝明白了周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是怎么回事,點了點頭便不再追究這個問題,而是和往常一樣把飯盒遞給了周。

看樣子她從早上就開始準備了。里面裝著的關東煮,在這個天氣漸漸轉涼的季節是再適合不過的菜色。

周心懷感激地收下之后,看著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遞來飯盒的真晝,輕輕嘆了一口氣。

「呃那個,我一直都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不過一直都沒找到時間來表達我的謝意。抱歉」

「我也不是為了被你感謝才這么做的。……不錯嘛,屋子還能收拾到能招待朋友的地步」

「要我下跪磕頭以表感謝嗎」

「不是不是千萬別」

真晝一副像是在說「別弄得我像個壞女人啊」的無奈眼神,令周露出了苦笑。

畢竟面對她是真的沒法抬起頭,周說這話也是有幾分認真的。受了她那么多照顧,就算下跪磕頭也不為過。

而且從她那拿的晚餐量很可觀,再這么當伸手黨未免過意不去,所以周也打算找機會商量一下晚飯錢的問題。

「那就這樣,朋友來了你也不好說太久吧。我就先走了」

「……一直都謝謝了。樹那邊我不會說是你的」

「請務必這樣」

「不過,就算我說實話他也不會信的吧」

「我想也是」

然而被這么坦率地肯定,也讓周有點心情復雜。不過換做是周站在樹的立場也絕對不會相信真晝會給周做飯這種事,只會懷疑這是周自己的妄想。

畢竟天使大人就是這種等級的高嶺之花。

如果是高富帥姑且不論,自己這種又挫又懶的人能讓天使親自下廚招待,一般來說就算太陽從西邊出來都不可能吧。

「……可以問你一件事么?」

「什么?」

「每天這樣給我做晚飯你圖什么」

一般來說勞力也是要算錢的,免費給晚飯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要是立場反過來周肯定也不會做的吧。盡管周并沒有期待「她對自己有意思」這種概率不到萬分之一的事件,卻也好奇得無法自已。

聽到周的問題,真晝少許抬起頭做出思考的樣子,接著表情不變地回答道「只是我的自我滿足」。

「這也并不是多困難的事哦。對我來說做兩個人的份比做一個人的更輕松,也可能單純是我喜歡招待他人吧」

「意思是你喜歡做飯?」

「這或許也是一個原因。而且你不會產生麻煩的誤會,只會單純地表達感想,這讓我感到很輕松。再說你那飲食習慣我看著就難受,所以到最后還是我的自我滿足」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所以說,你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就當作是天上掉下來的幸運就好了」

「好的好的」

真晝似乎也不想再說下去,彬彬有禮地致意之后留下一句「那我就先走了」便往自己的家走回去了。

(……真的是這樣嗎)

感覺這理由不至于免費提供晚飯啊,周這么嘟噥了一句后,也同樣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誰?」

「鄰居,分了點吃的過來。我去放到冰箱里,游戲先別往下打啊」

「啊抱歉BOSS我干掉了」

「喂你過分了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