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話 天使大人的贈物

第一卷 第3話 天使大人的贈物

如周所言,周與真晝的關系,仍然只是一面之緣的陌生人的程度。

受真晝照顧的第二天周便康復了。在便利店里買東西時兩人正好遇到,但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交流。不過,看見周恢復了精神,真晝稍稍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周一上學的日子,也并無二致。不過他人。

不過,要說有一點變化的話,也只是上學時碰上了會低頭示意的程度吧。

「哦————周你沒事了啦」

「受你照顧吶」

上周回家的時候,看見周那半截入土的樣子,樹也很是擔心,今天便早早地在教學樓的門口等著周,打算看看周身體情況如何。在周末時,樹甚至還發了條『沒死吧』的消息。

就算周回了一條消息說自己沒問題,樹還是半信半疑,直到今天看見本人活蹦亂跳的樣子才做出夸張的動作舒了一口長氣。

「哎呀————看你當時都那個樣子了我也是會擔心的啦。不過,雖說這回病好了,你還是放點心思在生活上吧。比如整理屋子什么的」

「你咋跟哪里的誰一樣啊」

「嗯?」

「啊沒啥。……只是上周的事讓我知道該整理了。近日我會去收拾的」

樹立馬吐槽「給我現在就去整理啊」,而周則無視了這條吐槽。

那堆東西要整理只花個半天根本搞不定。

周猛地扭開了頭。樹盡管沒再追究下去,但卻露出一臉的無奈。

「嘛反正是你家,隨你便了。下次我去的時候記得整條道出來啊」

「……我看著辦」

周苦著個臉在門口換好鞋往教室走去時,聽見旁邊教室的喧鬧,不禁扭頭看過去。

從窗戶看到的教室里面,真晝正表現著一如既往的美貌,處于男生女生的包圍之中。

真晝用平靜的微笑應對著同學的搭話。她的身影,與前幾日完全是兩個人的樣子啊。周這么想著,不自覺地露出了苦笑。

看見周露出這樣的表情,樹也把視線移了過去。看見真晝之后,一臉明白了的表情。

「啊啊椎名啊。還是老樣子人氣爆棚啊。畢竟是美少女呢」

「畢竟是天使大人嘛。……樹也覺得椎名可愛么」

「你這么問那當然啦。我的話嘛,因為有小千在了,所以只是鑒賞用的感覺」

「你能別秀了么」

樹的話,有一個叫小千ちぃ,準確來說是叫白河しらかわ千歲ちとせ的女友。

這可是對關系超好的情侶,兩人在一起時的放閃程度能秀到周眼瞎。

「要秀滾開別在這秀」周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趕著樹,但樹卻沒露出不高興的樣子。畢竟已經是經常的事了,所以樹笑著回道「這家伙真沒勁」。

「說回來啊,難道周你不覺得椎名很可愛么?」

「挺漂亮的。就這樣」

「真是淡泊呢」

「反正是我們高攀不上的高嶺之花唄。也搭不上關系,只是欣賞就夠了」

「是啊」

雖說前幾天因為一些偶然發生了真晝照看自己的事情,但兩人本來就是不同次元的存在。

周跟真晝好上什么的,這種未來不可能存在。優秀的人之間才會互相吸引。

對自己的沒用有認識的周,跟不但可愛還全能的真晝之間,發生些什么有的沒的根本就不可能吧。

是的,周自己認為,已經不會再和真晝扯上關系了。

「……你在吃什么呢」

周的想法被顛覆,是周在陽臺上吸著果凍飲料看著窗外的時候。

周連跑便利店都覺得麻煩,所以一邊吸著家里常備的果凍飲料,一邊靠在欄桿上呼吸著屋外的空氣,結果真晝卻恰好在這時走到了陽臺上。

真晝看到了周后,跟周一樣把頭稍微探出陽臺的護欄,接著注意到了周正吸著的果凍飲料,稍稍皺了皺眉。

周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被搭話,結果就呆呆地愣住了一會兒。

「看了就明白吧。花不了一分鐘便能補充能量的果凍」

「……你晚飯不會就是這個吧?」

「那還能是啥」

「明明是個食欲旺盛的男高中生就吃這點?」

「多管閑事」

平常的話周是靠著便利店便當就著點配菜過活的,不至于就這么簡單。不過今天,周懶得去弄晚飯,又沒心情吃杯面,便靠著果凍飲料應付過去。

周估摸著這點量也是不夠,等會可能還要來點零食之類的東西。

「做飯……啊,也沒必要問了吧。看這樣子也不像是會做飯的。不會做飯還不會打理衛生,真虧你能一個人活下來呢……」

「啰嗦。跟你沒關系吧」

周確實是被戳到了痛處,所以皺著眉頭把剩下的果凍飲料吸完了。

關于掃除,周前幾天已經吃了虧,本就打算處理一下的,但天天說來說去反而搞得人不想干了。

周反而非常好奇真晝為何總是這么啰啰嗦嗦的。而真晝盯著這樣的周,然后輕輕嘆了一口氣。

「……請稍等一會」

話音剛落,真晝就從陽臺走回了房間。

聽著隔壁陽臺關上窗戶的聲音,周小聲嘟噥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光說讓人等著,是要等什么啊。

周疑惑地看向真晝的家里,但理所當然地沒有回應。

(差不多也涼下來了,我想要回屋啊)

雖說周也照對方所說正在等著,但秋天的晚上比預想的還要冷。一件汗衫實在是不夠。

說到底,周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就這么乖乖地等著。

外面的氣溫眼看就要降到呼吸會有白霧的程度。周長吐了一口氣,這時從玄關傳來了一陣電子音。

聽見這來客的門鈴聲,周扭過了頭。

周能想到的來客只有一位。

周實在不知她為何會來。避開散亂一地的衣服和雜志,他走到了門口。

即便不看貓眼,周也知道來的是誰。他用腳把拖鞋撩到門口,解開防盜栓打開門————不出所料,比周眼睛稍低處,擺動著一叢亞麻色的頭發。

「……你干啥呢」

「你過得太不像樣,讓我都看不下去了……雖然是剩下的,你拿去吧」

真晝語氣冷淡地說著,手往前伸了過來。

比周小上一圈的嬌小的手,端著一個特百惠的飯盒。半透明的盒蓋模糊地透出里邊煮食的影子。

或許是因為里面的東西還有些溫度,蓋子上起了一層水霧,雖然看不清,但里面應該是煮食吧。

周連著眨了幾次眼睛。真晝似是理解了周的眼神里那詢問原因的意思,深深地嘆了口氣。

「還不是因為你不好好吃飯。補品只是輔助,當不了主食」

「你是我媽么」

「我自認為自己的主張算是很普通的。另外你房間該收拾收拾了吧?現在這樣連落腳都難」

真晝瞄了一眼周的身后,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明顯地瞇起了眼睛,讓周無言以對。

「……走還是能走的嘛」

「根本沒有啊。一般來說衣服就不該掉在地上」

「就是會掉」

「洗好晾干疊好收起來就不會掉。讀完了的雜志也請打包收拾好。踩到滑倒了可就是大問題了」

雖說話里略微帶刺,但周明白真晝不知為何是純粹在關心他,自然也不能一一回嘴。

確實上次來照看他的時候,兩人就差點因為房間太亂而摔倒了。被這樣說也是理所當然。

周聽得一臉苦澀但是回不了嘴,只好從抿著嘴的真晝那接過飯盒。

慢慢擴散到手掌上的溫度,在這漸漸轉涼的天氣里,讓人很是心暖。

「那,我可以吃這個么」

「你不要的話我只好倒掉了」

「別別我吃我吃。天使大人親自做的晚餐一般可是吃不到的啊」

「……能別那么叫我么,真的」

周懷著報復的念頭試著用了下學校里的外號,結果真晝的臉明顯地染上了紅暈。

也許對本人來說這個外號實在太羞恥了。站在她的角度,周也肯定會覺得不舒服,這倒是理所當然的。

真晝臉上泛起紅暈,甚至還有點哭相地瞪著周。周看到這副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抱歉,以后不這么叫了」

再這么叫顯然會真的壞了對方心情,所以開太多玩笑是不合適的。再說雙方的關系也沒好到那種能隨便開玩笑的程度,事情不好做太過分吧。

真晝似乎也不想再被這么叫了,清了清嗓子,表示自己重新振作了一下精神。

然而她臉上微微泛紅,看上去和剛才并沒有多大區別。

「那這個,我就滿懷感激地收下了。話說,你也別再對我生病那事過意不去了」

「那倒沒,反正照顧了下生病的你也算扯平了。這個只是我的自我滿足……嗯,只是我看你過著這樣的廢人生活,感到在意而已」

「是是是」

周在被真晝看見的時候都是一副邋遢樣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做出這樣的判斷或許是理所當然的。

就連現在周身后的走廊也是亂七八糟的,而且在真晝照看他那時就已經被看了個光,事到如今想瞞也瞞不住了。

「……要好好吃飯,保持規律作息哦?」

「真要當我媽啊」

看著一本正經說著的真晝,周一臉疲倦地吐槽道。

周端著分到的贈物回到家里,摸出一雙超市拿的一次性筷子,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真晝強塞過來的這東西,味道究竟如何呢。

周覺得,上次的粥很好吃。雖說舌頭由于感冒而有些不靈敏,但那個從生米認真煮出來的粥,是一點一點溫和地滲透到胃里的味道。

從那次的經驗來看的話,真晝的手藝應該不錯。那么實際上是怎樣的呢。

周懷著幾分期待,又有幾分猶豫地打開了盒蓋。淡淡飄出的無疑是煮菜的香味。

這是幾種根菜和雞肉煮成的。湯的顏色略淡,清楚地映出了鮮艷的胡蘿卜的顏色以及旁邊點綴的扁豆。

各色食物全部都切成了可以一口吃下的尺寸,強烈地刺激著只吃了點果凍的周的食欲。

周迅速掰開一次性筷子,首先夾起了一塊蘿卜。

「好吃」

口味如何,迅速見了分曉。

味道清淡,有高湯的風味,十分有注重健康的真晝的風格。而且,這還不是買來的那種顆粒調味料,而是拿鰹魚和海帶認真煮出來的湯吧。這樣做出來的湯,美味完全不同。

周細細地咀嚼,享受著在嘴里漸漸散開的高湯、調味料、以及蔬菜本身的味道。

面對這不但充分發揮了蔬菜本來鮮味,而且還徹底入了味的煮菜,即使周并不愛吃蔬菜,也同樣可以大快朵頤。

里面的雞肉不多,好像在表示要好好吃蔬菜一樣。那些雞肉吃起來也十分鮮嫩,毫無干柴感,除了量以外無可挑剔。

以女高中生的料理來說,菜式的選擇很樸素,但完全體現出了制作者的水準。

可以說,這味道和剛剛學會做菜的人做出的東西有著天和地的差別。

要是再來點飯啊味噌啊醬油啊啥的那就更棒了————雖然周這么想,但不巧的是他沒去燒飯……不如說家里的米甚至都用完了,這點小愿望也無法實現。

雖說事到如今再說這些也晚了,但周還是后悔著,早知道就去買兩包速食飯包回來了。

「天使還真是厲害啊」

周用著這本人聽了怕是又要不高興的叫法,稱贊著學習運動加上家務樣樣全能的真晝,并一刻不停地享受著這味道理想的煮根菜。

「還你這個。很好吃」

第二天晚上,周拿著借給自己的飯盒去了真晝家。

雖說周是真的不會干家務,但洗點東西還是沒問題的。從禮節上講也該好好洗干凈還回去。周抱著這樣的想法,帶去了認真洗干凈的飯盒。

也許是聽到門鈴聲便預料到了是周,真晝并沒有看是誰便走出門外。

真晝身著一襲酒紅色針織連衣裙。她看見周,微微瞇起了眼。

瞥了一眼飯盒確認之后,真晝說著「好好洗干凈了呢,真了不起」這樣夸小孩子的話,讓周不由得眉頭微皺。

「為了我特意這樣,謝謝了。這個給你」

真晝拿回了飯盒————到此為止都還沒有問題,可接著真晝卻拿出了另一個飯盒遞給了周。

該說是果然吧,飯盒摸起來溫溫的。

里面的應該是茄子炒肉吧。因為溫度已經冷下來,所以蓋子沒起霧,透過蓋子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茄子、熟豬肉,以及撒在上面的胡椒。

從顏色上看,肉上面的醬汁應該是味噌味的。稍顯焦色的茄子與泛著光澤的豬肉,看著就讓人很有食欲。

周覺得,這菜看上去很美味。

然而,周卻不明白她為什么又拿來了料理。

「啊那個,我是來還飯盒的來著」

「這是今天的晚飯」

「這我知道,但是啊」

「先問一句,沒有過敏反應吧?挑食我就不管了」

「那個倒沒有?但是再拿你東西就有點……」

連續兩天晚飯都得到真晝的晚飯,結果會如何呢。

營養不全面的周對此求之不得,更重要的是真晝的料理水平遠高于同齡女生,味道肯定不會差。

這飯盒里的東西肯定也很好吃。

不過這要是被學校的同學看見了那可就要變成超級悲劇了。當然,是在周的學生生活沒法安寧的意義上。

這棟公寓雖然設計上是供一人居住,但考慮到設施和地理位置等原因,租金并不便宜。雖然這附近沒有見到過真晝以外的同校同學,不需要擔心被他們目擊,但扯上這樣的關系還是讓周多少有點猶豫。

「做的量一個人吃有點多了,你收下我這邊也很高興」

「……這樣的話那我就收下好了。不過一般做這種事情可是會被對方誤解成對自己有意思的哦」

「你這么覺得?」

「哪有哪有」

畢竟對方一副你笨蛋嗎的眼神,周沒理由想到那邊去。

再說了,才貌雙全的真晝會對最近被看到的凈是沒用的地方的周有好意,簡直難以想像。

確實從可愛的鄰居那得到晚飯這種事,簡直就像戀愛喜劇漫畫里的劇情,但兩個人之間,戀愛當然是沒有的,對話中也難尋喜劇成分。順帶一提周家里也沒有米。

喜劇在日語中為コメ,與米在日語中的讀音こめ相同。

有的只是天使大人的毒舌和對周的憐憫罷了。

「那就沒問題了。反正你本來也就打算靠著便利店便當和超市的小菜對付過去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廚房怎么看都沒有好好使用的痕跡,桌上還放著好多把超市和便利店里的一次性筷子。再說看你這樣子不用動腦都猜得到。而且還一臉不健康的樣子」

只來了家里一次就全都被看光了,周臉上不禁抽搐。可這也是事實,周只得默默地聽著。

「……那就這樣,我回去了」

該說的說完了該給的也給了,真晝關上了門回到了家里。

喀噠傳來一聲拴上防盜鏈的聲音,同時周看向手上的飯盒。

手里端著溫溫的晚飯,周輕嘆了口氣回到了自己家。

放了花椒和味噌的茄子炒肉果然美味,讓周產生了強烈的想要吃米飯的心情。

結果,由于每天都拿著空飯盒換來裝著晚飯的飯盒,周的飲食得到了戲劇性的改善。

真晝做的菜雖然調味并不濃郁,但卻都很下飯。于是,周每晚都準備好速食米飯,和這些菜一起吃了。

真晝的料理每天都不一樣,不論和食還是西餐,抑或是中餐,各種菜系都有出現,而且都非常美味,引得周食欲大發,很是難辦。

每天都能得到這些,搞得周都有點期待起來了。盡管覺得這樣很不好意思,但最近周就像是被餌料馴化了一樣,不吃反而覺得懷念了。

天使的料理或許有依賴性。雖然心里想著這樣不太好,但周還是乖乖收下了飯盒,吃得津津有味。

「……最近臉色不錯啊。反思了自己的飲食習慣了?」

也許是晚飯補充了不少營養吧,周的臉色好了不少。午飯時,樹盯起了周的臉看。

周正吃著食堂里烏冬面。面對一如往常感覺敏銳的樹,他流下了一點點冷汗。

「樹,我覺得你有點嚇人啊」

「咋了啊。還真說中啦?」

「不……嗯,該說是不得不反思吧」

每次跟真晝在公寓樓里遇見都會被說教幾句,晚上還能得到晚飯,生活質量本身自然是會變好的。

雖然周想要對天使表達感謝,不過也有一點覺得她多管閑事的感情。

周稍稍含糊地肯定道,樹則愉快地呵呵笑了起來。

「嘛那還不是。你那一臉病怏怏的樣子肯定過得超胡來的吧」

「啰嗦」

「不過你咋就改正了啊?」

「……被迫的?」

「哈哈,被你老媽知道啦?」

「……雖不中亦不遠矣」

真晝那語調真的跟老媽似的。

雖然叫成老媽又太年輕太可愛了,但周卻并不想拒絕這不知為何愛來照料的真晝。

「我說啊樹。我看上去真有那么不健康么?」

「嗯。主要原因是臉色原本就看上去太蒼白吧。另外身子雖然很高但是那么瘦弱,感覺這臉長得就不太健康」

「臉是天生的」

「知道。但表情再表現的更加有活力點如何」

「那怎么可能做得到。……這樣啊,一副死了的臉么……」

周不怎么照著鏡子盯著自己看,所以不大清楚自己的樣子。不過在別人眼里,他似乎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或許是因為周平常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樣,真晝才會擔心起來。

「周你也該多注意一下外表了啊。眼睛一直在朝下看,氣質上也讓人敬而遠之,再加上你也不去跟人打交道,一眼看去簡直太不陽光了」

「你這是若無其事地就損了我啊」

「是說你不肯穿好點一身寒酸還一臉死相有什么辦法啊」

樹借此機會勸周注意健康的同時也注意一下自己的儀表,周則回了一句「多管閑事」扭開了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