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話 感冒與天使大人的照料

第一卷 第2話 感冒與天使大人的照料

「周,你鼻子好吵」

「你才吵」

第二天,感冒的是周。

赤澤あかざわ樹いつき這位同班同學,或者說是損友,指出很吵的這一點后,周想要發出哼聲表達不滿卻失敗了。

相對的,周用鼻子呼吸的時候就會發出鼻涕的聲音,在這個意義上倒是有哼哼的意思。

周的身體非常不舒服。不知是因為鼻塞還是感冒本身,腦袋里一直感到刺刺的疼。

他姑且是喝了藥店賣的藥水,然而癥狀并沒能完全抑制下來,結果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看到因鼻塞而扭曲著臉,和紙巾打著交道的周,樹的眼神比起擔心更多的是吃驚。

「昨天你還好好的吧」

「淋了雨」

「沒事吧。話說你昨天沒帶傘嗎」

「……給別人了」

在學校,周自然是不可能說是給真晝了,所以只能蒙混過關。

順帶一提,在學校瞧見真晝的時候,她臉色不差,表現得也很精神。得了感冒的只有把傘交出去的自己,這狀況也只能說是可笑了。

不過,感冒的原因是沒有好好洗個澡暖暖身子,所以其實是周自作自受。

「那么大的雨你還把傘借出去,你人也太好了吧?」

「沒辦法吧,反正就是給別人了」

「感冒的風險都頂上了,你是給誰了啊」

「……路過的迷路小孩?」

雖然說比起小孩身材要好多了。不如說其實根本是同一個年紀的人。

(……啊原來是這樣,她那時的表情就像迷路的小孩一樣啊)

在自己說出口后,才終于理解了。

當時真晝的表情,簡直就和走失的孩子尋找父母的時候一模一樣。

「你可真是好心」

樹并不知道現在正想起昨天的真晝的周是怎樣的心情,像是要作弄似地笑了。

「不過啊,不管是借了傘還是怎么著的,重點是你在那之后隨便擦了擦身體就不管了吧。感覺那才是原因」

「……你怎么知道的啊」

「你那不愛護自己身體的樣子,只要去了你家誰都會知道」

所以才會感冒啊笨蛋————被這么若無其事損了一句之后,周不得不閉上了嘴。

正如樹說的一樣,周基本上不太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再補充一些的話,周不擅長整理收拾,所以房間亂成一團。吃的東西也是便利店的便當、補品或者在外面吃。

樹為此還無語地表示「真虧你敢說是獨居啊」。

從這個角度來看,周的生活實在太過隨便,也難怪他會得感冒吧。

「今天盡快回家早點休息吧。還有一個周末,趕緊給治好了」

「嗯……」

「至少有個女朋友來照料該多好啊」

「吵死了。有女朋友的人給我閉嘴」

樹有些自豪地笑著。看到那副樣子,周不爽地用手指扣進眼前的紙巾盒。

隨著時間過去,周的身體狀況變得越來越差。

原本感冒的癥狀還只是頭痛和鼻涕,現在還加上了喉嚨疼痛和倦怠無力,這些癥狀一起支配住了周的身體。放學后,盡管周緊盯著前方趕著回家,然而感冒的影響比想象中還要大,讓周的步履變得非常沉重。

即便如此,周還是到達了公寓的入口。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電梯之后,周把身體靠上電梯的墻。

周發現自己的呼吸比往常更急更熱。

在學校,周似乎還忍受住了。然而,或許是因為快到家所以有些放松了,周感覺身體一下子變得難受起來。

電梯里獨特的失重感,平時他是無所謂的,然而現在卻化成了痛苦。

即使如此,馬上也要到家了。

電梯停在了自己住的那層。周緩緩走出電梯,朝著自己房間邁出腳步————卻先愣住了。

周的視線前方,是他以為不會再說上什么話的,飄揚著亞麻色頭發的少女。

就外觀而言,她可愛的容貌上充滿了活力,皮膚上的氣色也很不錯。

怎么想都是她更可能感冒,但事實上她卻活蹦亂跳的。或許是平時她就注意身體的關系,在這時就如實地體現出了這一差距。

真晝的手上,握著昨天硬塞給她的,整整齊齊折好的傘。

明明說好不用還,但她還是拿來還了啊。

「……明明不用還的」

「有借有還是天經地……?」

她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是因為看到了周的臉所以停下來。

「那個。看你,有發燒……?」

「……和你沒關系吧」

在最差的時機撞上了。周這么想著,皺了皺眉。

說極端點,傘愛還不還,都無所謂。

然而,兩人在這個時機遇到并不是好事。她這么聰明,很快就能推斷出周感冒的理由吧。

「可是,這是我借了傘的原因……」

「那是我自說自話,和你沒關系吧」

「有關系。因為我在那里所以你才會感冒的」

「這沒什么的,不用你擔心」

對周來說,他并不想要自己為了自我滿足而做的事情反而讓人擔心。

然而,真晝似乎不像是會三言兩語就放過周。她端正的美貌上看得出焦急。

「……已經夠了。再見吧」

一直被追問也讓周不太舒服,于是他決定強行逃離真晝的追問和擔心。

搖搖晃晃地,周隨手接過了傘,從口袋里拿出了鑰匙……到這里還沒有問題。

周略有遲緩地打開自家門的瞬間,身體突然就失去了力氣。

或許是因為終于要走進家門而感到安心,周的身體搖擺著倒向了后方的護欄。

雖然心里覺得不妙,不過走廊上護欄很結實,只是撞一下并不怕撞壞。護欄高度也夠,所以不可能落到外面去。撞下去多少會有些疼的話,那也沒辦法……周已經做好了疼痛的心理準備。

然而,周的手臂被猛地一拉,強行讓周恢復成了原本的姿勢。

「……你這樣實在不能放著不管」

細小的聲音傳到了周有些模糊的意識里。

「人情,我會還的」

或許發燒上頭了,腦袋模模糊糊的,沒有能夠理解她所說的事情。

因為,在理解之前,真晝支撐起周無力的身體,打開了周的家門。

「我進去了,這是無奈之舉,請原諒」

真晝聲音靜靜的,但卻堅定得不容分說。

感冒的周也沒力氣抵抗,就被這么拖著,第一次和同年代的女性一起回家了。

生病時,周雖然沒有女朋友來照料,不過似乎有一個天使會來照料他。

因為發熱,周很晚才想起來自家的現狀————不如說是親眼看到實際情況之后,周才后悔把真晝放進來。

周住的公寓是一房一廳,另外還有廚房和儲藏室。

客廳面積挺大,有寢室,還有儲藏室,這對獨居生活而言已經相當奢侈了。因為父母還算富裕,考慮到安全和交通,所以最后選擇了這里。

要求若是要獨居的話得住在這里的是父母,所以周并不打算提什么意見。不過,周心里覺得,不用花那么多錢也沒關系。一個人住這么大的房子,實在應付不過來。

先不說這些。周這個人是獨自居住,并且不擅長整理收拾。

當然,別說客廳了,連寢室都是亂糟糟的。

「真是看不下去」

天使大人,或者說救世主大人,盡管外表可愛卻開門見山地給周奉送了這么一句直白的話。

因為事實上確實看不下去,周也無法反駁。如果知道要讓別人進來,周多多少少還會移開點東西。但事到如今說這些也晚了。

真晝光澤的嘴唇中發出一口嘆氣。即使如此她也沒有回去,而是把周搬到了寢室。

在中途,兩人還差點摔倒。把屋子弄得這么亂的周本人痛切地感受到,再不認真收拾或許就太不妙了。

「總之,我先出去一下,在我回來之前換好衣服。沒問題吧」

「……你還會回來啊」

「把病人放在床上不管,我會睡不好覺的」

真晝似乎和周上次看到她淋濕那時候是一樣的想法,所以周也不好多說什么。

在她離開房間之后,周就老老實實按真晝說的,換上了室內的便服。

「到處都亂七八糟,不如說根本沒地方落腳……這種地方你是怎么生活的啊……」

在換衣服的時候,傳來了小小的困惑的聲音,讓周感到非常抱歉。

換好衣服躺下之后,周似乎就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當他使勁睜開沉重的眼睛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亞麻色的頭發。

沿著頭發往上方看去,只見真晝靜靜站著看著周。看來剛剛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做夢。

「……現在幾點」

「晚上七點了。你睡了有幾個小時吧」

真晝淡淡地回答之后,配合著周坐起身體,把倒好在杯子里的運動飲料遞了過來。

周心懷感激地接過杯子喝了一些,總算能夠把視線轉向周圍了。

或許是因為睡了一覺,周感覺身體稍微好轉了一點點。

然后周便注意到了自己腦袋上涼涼的。摸了摸,指尖上傳來了像是布一樣,有些硬硬的感覺。

周的頭上貼著家里不可能有的冷敷貼。注意到這一點,周便抬頭看向真晝。真晝則直截了當地回答說「從家里帶來的」。

周的家里既沒有冷敷貼,也沒有運動飲料。所以,運動飲料也是她拿過來的吧。

「……謝謝你特意拿來了」

「不用謝」

這冷淡的回答讓周只得苦笑。

她提出來照料應該只是由于罪惡感,而并不是想和周聊天。說到底,在幾乎只是一面之交的男人家里兩人獨處,這種狀態下想來也不可能親近地說話。

「總之,我把桌子上的藥拿過來了。這藥最好不要空腹食用,你現在有食欲嗎」

「嗯,還算有吧」

「這樣嗎。那我燒了點粥,你先喝吧」

「……誒,椎名親手燒的?」

「除了我還能有誰。不想要的話我喝掉好了」

「啊不要我會喝的請給我喝吧」

周完全沒想到真晝除了照料自己之外,還會為自己準備好粥,所以一瞬間有些驚慌失措。

說實話,真晝的料理水平是未知數。不過,周并沒有聽說過真晝在家庭科的課上失敗的這類傳聞,至少應該不會太糟糕吧。

周立刻就低頭回答說要喝,讓真晝露出了有些無語的眼神。不過,真晝還是點了頭,并把床頭柜上的溫度計遞了過來。

「我去把粥端來,你先量個體溫」

「嗯」

周照著真晝說的,敞開了襯衫前面,拿出了溫度計。這時,真晝慌忙撇開了臉。

「等我不在房間里了再量啊」

真晝的聲音微微有些慌張。周往她那兒看過去,只見她的臉蛋有著淡淡的紅暈。

周心里覺得,男人的胸板不像女孩子一樣需要藏起來,所以對真晝的反應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可能是對皮膚的顏色沒有免疫力的關系,周只是敞開了前面就讓她明顯慌了起來。

真晝白色的臉頰染上了淡淡的薔薇色,臉依舊朝著別處微微發著抖。不知是否是錯覺,感覺她的耳朵也染上了顏色,可見真晝有多么害羞。

(……啊,感覺有點明白她周圍的男生為什么會說可愛可愛的了)

周也覺得真晝確實是美少女,但并沒有更多的想法。美麗、可愛,這是不假的,但也不過如此。

也許該說是人造品的美————真晝給周的印象就和藝術品差不多。

然而,現在的真晝露出了微微的害羞,她那慌張的樣子更有人類的感覺,因此有種不可思議的可愛。

「……那你趕緊去把粥拿來不就好了?」

「不用你說我也會去的」

只是,兩人的關系并沒要好到周能老老實實夸她可愛的程度。要是說了出來,肯定會讓她對周有奇怪的評價。于是,周把感想咽了下去。

在周沒興致地那么一說之后,真晝就啪嗒啪嗒地快步往房間外面走去。

她的動作多少有些慢,是因為動搖呢,還是因為房間太亂呢。恐怕是后者吧。

迷迷糊糊地目送她離開之后,周再次小小嘆息了一聲,心里想著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大概是因為責任感和罪惡感吧)

一般來說,女生是不會跑進不怎么熟的男生家里照料病人的吧。要是被侵犯了事就大了。

真晝帶著這個風險依然做出了這樣的選擇,看得出她內心非常愧疚吧。再加上周的態度明顯對她沒有興趣,這說不定也是讓她安心的原因。

不管怎么說,真晝是沒有其他辦法才來照料的,這一點應該不會有錯吧。

「……我拿來了」

周用有些發熱的腦子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真晝有所顧慮地敲了敲門。

真晝似乎是擔心著周衣服還沒穿好而不打算立刻進來。這時,周才想起,把衣服弄松是為了量體溫啊。

「體溫還沒量」

「我意思是說在我不在的時候量好……」

「抱歉,我走神了」

周老老實實道了歉,把溫度計夾在腋下。沒過多久就聽到了有些悶悶的電子聲。

他拿起溫度計,只見屏幕上顯示著38.3°C。雖然不至于去醫院,但這個體溫還是挺高的。

于是周整理好著裝,然后告訴還不打算進來的真晝「已經好了」。真晝這才端著放著一鍋粥的托盤小心地進來。

她看上去這么明顯地放下心來,是因為周把衣服整理好了吧。

「多少度啊?」

「38.3°C。喝點藥睡一覺就會好的」

「……藥店的藥都只是針對癥狀,不能消滅病毒本身。要好好休息,激活身體的免疫功能啊」

盡管被責備了,不過周知道真晝這是在擔心,所以總覺得心里癢癢的。

說著「真拿你沒辦法」,真晝嘆了口氣,把鍋連著托盤一起放到床頭柜上,打開了鍋蓋。

鍋里是放了梅干的粥。考慮到對胃的負擔,粥比較稀,大概一份米七份水。

里面放了梅干,應該不是為了味道,而是因為據說這樣對感冒中的人比較好吧。

鍋上沒有冒出熱氣,然而卻傳來了溫暖的感覺。這種感覺大概是表明,這鍋粥不是現做的,而是先做好后再故意放涼的吧。

真晝無視了盯著粥看的周,麻利地把粥盛到碗里。梅干細細地散在粥里面,里面的籽則都被細心地挑掉了,紅色的果肉淡淡地混合到了白色里面去。

「喝吧。應該不燙了」

「嗯,Thank you」

周接過了粥,但只是握住勺子盯著粥看。真晝看著周的舉動感到納悶。

「……干什么,是想讓我喂嗎。那種服務我是不會答應的」

「我才沒那么說……只是覺得原來你還會做飯啊」

「一個人獨居這是肯定得會的」

對于還不能好好獨立生活的周來說,剛剛那句話還是挺痛心的。

「……藤宮,你在做飯之前,最好先把房間收拾收拾」

「您說得是」

真晝好像大概知道了周在想著什么,趕緊打了一劑預防針。周輕輕嘟囔著,舀了一勺粥放到嘴里來把這事糊弄過去。

舌頭上粘稠的粥味,不出所料地充分體現出了米的原汁原味。鹽放得很少。

不過,碎開的梅干帶來柔和的酸味和咸味都非常入味,形成了絕妙的平衡。

周并不是特別喜歡吃咸梅干,不過卻很喜歡這溫和的酸味中帶有微甜的感覺。如果身體健康的話,他想直接把這些梅干澆到米飯上做出茶泡飯。

「好吃」

「謝謝夸獎。不過只是煮粥,誰煮都差不多的」

真晝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回答說。不過她臉上還是微微一笑。

這和學校偶能見到的對外笑容不一樣,是流露出安心的微笑。這讓周下意識地凝視著她。

「……藤宮?」

「啊,沒事」

柔和的笑容只露出了一瞬就很快消失了,讓周感覺有些可惜。

盡管周心里這么想,但他并沒有說出口,而是再次一口一口舀著粥吃試圖蒙混過關。

「……總之今天你就靜養吧,也請記得好好補充水分。另外如果要擦汗用這個。臉盆里水已經準備好了,把毛巾放進去然后擰干來擦就好了」

飯后,真晝勤快地拿來了瓶新的運動飲料、倒好水的臉盆、毛巾,還有備用的冷敷貼,一起擺在了床頭柜上。

再怎么說以一面之交的關系在異性家里留宿也不合適,而且這樣周也會覺得不自在,便接受了對方的行動。

在周的注視下,真晝檢查著有沒有遺漏的事情。

(……以發自義務感來說這還真是服務周到啊)

雖說嘴上有點毒,但她做起事來卻十分認真賣力。周露出無奈的苦笑,感覺逐漸習慣了這樣的真晝。

(往后就算是兩清了,謝謝照顧啦)

估計,之后就不會再和她有什么關連了吧。因為,她不過是偶然照看了自己一次。

那么,既然往后就不再接觸了,就趁這個機會問下在意的事情吧。

大概是藥起作用了吧,周雖說還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感覺,但燒似乎已經退了一些,頭腦也比睡前清晰了不少。

「那個,可以問你件事么」

「什么事」

安排好必要的東西之后,真晝看向了周這邊。

「那時候你為啥淋著雨坐在秋千上啊。跟男朋友吵架了么」

周還是對昨天那導致如今事態的開端耿耿于懷。

那時,真晝正淋著雨坐在秋千上搖著。她為什么會在那里呢。

說起來還是因為當時看見她那如同迷路了的孩子一般的眼神,對此感到在意才把傘硬塞過去的。

可周卻不知道她為什么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看著那像是在等誰一般的樣子,周猜測她是不是跟男朋友吵了一架什么的,但真晝卻一臉無奈地看向了周這邊。

「很抱歉,我沒有男朋友,也沒有交男朋友的打算」

「啊,為啥?」

「不如說為什么會覺得我有呢」

「看你那么受歡迎的樣子,怎么說也有一個兩個吧」

對正與真晝交談著的周來說,她更像是一個性格比較強勢的,但挺有人味的普通少女,但在周圍人的眼里卻并非如此。

在其他人看來,她不但是清純可愛,乖巧謙虛的美少女,更有著令人一見鐘情的,天使般的美貌。小巧的個子、凹凸有致的體型、柔弱得激發人保護欲望的氣質,再配合上她的姿態,就好像是體現了男生的理想一樣。

再加上年級第一,體育全能,還有剛剛才見識的廚藝。那樣的話,想必她的人氣一定很高吧。

周瞧見過別人跟真晝套近乎,同時也知道自己的同學有不少對真晝有意思的。

都這么一個隨便挑隨便選的狀況了,哪能想到她沒有和任何一個人交往。

周這么想著,便用了「一個兩個」這么一個詞,可真晝聽到這個詞,臉上卻突然僵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稍稍扭曲的表情。

「沒有,我也不記得我是那種跟好幾個人交往的沒節操的人。絕對不可能」

眼神突然變得冷淡的真晝,淡淡地做出了否定。周立刻就明白了,自己是踩到地雷了。

或許是感冒的原因,周突然感到一陣惡寒。不知是不是錯覺,感覺連屋子里都冷了三分。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抱歉」

「……不,是我這邊頭腦發熱了,對不起」

不過,在周低頭道歉之后,冰冷的氛圍便瞬間散去了。

周感覺與其說她頭腦發熱,不如說空氣被她影響到像在暴風雪中一樣冷。但周并沒有把這話說出口。

「總之,那時候不是這個原因,只不過是想讓大腦冷靜一下罷了……搞得讓你擔心我,甚至還害你感冒了」

「沒事的。反正也是我這邊自作多情。所以也不希望你那邊有什么罪惡感。這么一來,和椎名你的關系也算是到此為止了吧」

真晝果然是受罪惡感驅使而照顧周的吧。她聽了周的后半句話眨了眨眼,驚奇地看著周。

這是對關系到此為止的說法有點在意嗎。

「我們也沒什么特別的共同點,關系到此為止也是當然的吧。就算你是年級第一的美少女啊才女啊天使啊什么的,我也沒打算想入非非啊。欠我一份人情真是幸運啊嘿嘿什么的,你以為我是這么想的么?」

看著真晝尷尬地稍稍移開視線,周苦笑著想到果然如此啊。

這應該不是本人意識過剩,而是曾經確實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給美少女賣人情,借此拉進關系,這算是可行的手法。

真晝似乎是經歷了好幾次這種事情,也難怪那個雨天會那么警戒。既然是為了自衛,那也不好怪罪什么。

「對你來說也很麻煩吧。跟不喜歡的男人扯上關系」

「這倒是」

「是吧」

聽見了本人的肯定,周反而感到一絲有趣。

以乖巧的好學生可愛的天使聞名在外的她,也有喜歡、討厭和煩惱的事情。這讓周稍稍有了一些親近感。

對真晝來說或許是不慎說漏了嘴,她稍帶怨恨地看了一眼誘使她失言的周。

真晝也是個有著感情的人類,而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其實也沒關系的吧?不如說我倒是安心了。天使也和人一樣有這種困擾呢」

「……請不要再那樣叫我了」

看起來似乎叫她天使會很害羞的樣子,真晝持續露出著不滿的眼神。

由于這樣也挺有趣,周又一次笑了出來。

「嘛,也沒啥要緊的事情,沒理由特意去麻煩你啊」

周下了這樣的斷言,真晝聽了則驚訝得睜大了眼睛,然后微微露出苦笑的表情。

回想起真晝認真地低頭行禮之后離開的場景,周躺在床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盡管藥起了效,但身體還是很累。一旦放松,睡意便會涌上來吧。

周閉上眼睛,回味著今天的事情。

被天使(毒舌系)照看了什么的,說給誰聽都不可能被相信吧。而且也不是什么值得說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是周和真晝兩人間的秘密。

秘密,用這個詞心里會有種癢癢的感覺。明明只是因為麻煩懶得跟別人說才這么決定的。

明天,就是一面之緣的陌生人了。

周這么默念著,漸漸地沉入了夢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