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四話 士兵阿爾尚和羅格莎娜公主原來是夫妻?

第一卷 上 第四話 士兵阿爾尚和羅格莎娜公主原來是夫妻?

──曾和女王交談的人

大多臣服在她的

豐富表情和辯才無礙之下,

繼而由衷期盼自己正是那位

守護優雅玫瑰的騎士。

節錄自《玫瑰的戰術》

第一章 士兵與公主,一場混亂的相遇

時序進入十二月,法洛利亞首都巴黎榭的樂園大道上寒風陣陣。

大道一隅小得不能再小的甜點烘焙坊中,劇作家奧古斯特?拉?格祿今天也不停嘆息。

「唉……我還是放棄寫劇本好了……」

劇作家上個月在家窩了整整十天,后來回到閃耀大道上的愛德華喜劇劇場時明明很有干勁。

還說這次要寫個讓大家感同身受的悲劇。

沒錯,就是那種深究人類靈魂本質,描寫大時代現實與冷酷一面的沉重藝術作品。

只要新作品獲得觀眾支持,劇團成員也會肯定奧古斯特,也許就不會再任意更改他的劇本了。

不但如此,好死不死偏偏看上阿爾尚的梅利埃爾修道院修女蘇菲──說不定也會對奧古斯特刮目相看。

──竟然寫出如此令人感動的劇本,看來格祿先生比卡列爾先生更有智慧,不但了解人性而且事業成功,真是太杰出了。

盡管信仰虔誠的修女蘇菲絕不會說出這種話,奧古斯特還是妄想了一番,藉此為自己加油打氣。

然而──

「已經五部了!我不到一個月就寫出五部新作,竟然全都被改成完全不一樣的故事!」

奧古斯特雙肘撐在柜臺上,垂頭喪氣。

「真是太可憐了……」

店員妮儂站在柜臺另一邊,聲音中充滿同情。她童稚的聲音無比純真,平常總是一句話就能撫慰人心。

今天卻讓奧古斯特更沮喪了。

連續五部作品被改編的打擊果然太大,讓劇作家一蹶不振。

「負責人他們竟然說觀眾不欣賞我寫的悲劇!演出如此灰暗的故事,臺下觀眾看不到一分鐘就起身離開了,要我繼續寫那種俊男美女擦肩而過打情罵俏,充 滿歡笑、心動和大快人心圓滿結局的喜劇!還說我比較適合寫那種故事!可是我已經不想寫那種每五分鐘一幕愛情戲,甜言蜜語情話綿綿搞得主角都快翻胃的東西 了!煩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

「老是被迫聽你一個人啰哩叭嗦地唱獨角戲,我們才覺得煩死了……」

柜臺后方的廚房里傳來奚落的聲音。

那里正站著一位銀發閃亮、頭戴高聳主廚帽的冷漠青年,身上的白色立領廚師服穿得像軍服般整齊筆挺。

他就是甜點坊老板阿爾尚。

阿爾尚從剛才就一直在擺弄一個縫成圓錐狀的布袋。布袋尖端開了一個孔,阿爾尚正把一個銀色的花嘴從布袋內側推向前端。

花嘴的尖端呈星形,阿爾尚一臉認真地從側面看了半天,又轉到正面研究半天。

原以為他正專心工作,完全沒注意到奧古斯特也在店里,突然這樣冷冷地吐槽也太壞心了。

(我可是客人耶!話說那個袋子到底是干么用的?)

奧古斯特忿忿地瞪著阿爾尚,對方卻根本沒正眼瞧他。這回是在盆子里倒入蛋白開始打泡,邊打邊分次加入少許砂糖,最后再加入玫瑰色的醬汁。

阿爾尚的動作纖細中帶有男性的強勁,總是讓人看得出神忘我,今天卻怎么看怎么火大。

「阿爾先生,被你那樣說,奧古先生就太可憐了。奧古先生,要不要嘗嘗蘋果派呢?」

妮儂一邊責怪阿爾尚,一邊推薦底層加高的玻璃容器中排列在紙巾上的派。

容器上有個半圓形的玻璃蓋,妮儂伸出小小的手拿起蓋子,奶油和蘋果的香氣立刻冒出來勾引奧古斯特的鼻子,讓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奧古斯特滿懷感激地捏起一塊派,笑咪咪地說道:

「妮儂,雖然跟鐵面具男住在一起,你卻是個好孩子啊!希望你不要被陰險的老板帶壞,永遠保持純真善良。」

「妮儂,別聽他的!老是賴在店里害別的客人進不來,妨礙人家做生意。還有,記得跟他收蘋果派的錢!在店里吃要算他兩倍的價錢。」

廚房里再次射出陰險的聲音。

「從剛才到現在根本沒有別的客人吧?一定是因為你長相太兇惡,嚇得喜歡甜點的年輕姑娘都不敢進來!」

奧古斯特邊回嘴邊咬下一口蘋果派,不禁發出呻吟。

「啊啊……唔唔唔……可惡!太好吃了!層層疊疊的派皮在嘴巴里漸次散開,啊啊啊啊啊……這太兇猛了吧!奶油的香味越嚼越明顯,里頭還藏著脆脆的蘋 果。這熬煮過的蘋果酸甜多汁,為什么還能保留爽脆的口感啊?啊啊……蘋果外層濃郁的卡士達醬搭配得恰到好處,還散發一陣陣肉桂的香味。可惡!要是你們家的 甜點不這么好吃,我也不用專程來店里還被你說得一肚子火了啊!」

奧古斯特忍不住顫抖。

聽到阿爾尚被稱贊,妮儂倒是很開心。

「奧古先生,你真的很喜歡阿爾先生的甜點呢!」

妮儂邊說邊笑。

很想否認卻無從否認,實在令人懊惱。

冷漠至此的男人竟能做出如此美味的甜點,這不合理啊!

阿爾尚無視于妮儂的話,兀自將打好的玫瑰色蛋白霜裝進剛才弄好的圓錐形袋子,然后扭緊袋口,將玫瑰色的蛋白霜擠出花嘴。

(哇!)

自星形花嘴擠出的玫瑰色蛋白霜描繪出優雅的波浪,緩緩排滿整個烤盤。

「阿爾尚!那是什么?你在做什么?」

奧古斯特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已經趴在柜臺上了。

「……烤蛋白霜餅。」

大概是覺得保持沉默會讓對方問個沒完,阿爾尚輕聲答道。

(烤蛋白霜餅?那種輕輕的、脆脆的甜餅?)

那可是午茶席間必備的甜點。不過一般烤蛋白霜餅不是形似拇指就是小巧的圓形,沒看過造型這么優雅的啊!

(原來那個圓錐形的袋子是用來擠材料的,而且出口還刻有花樣。他之前用澆水壺倒面糊就嚇了我一跳,這回又更令人訝異了……換上別的花嘴就能擠出不同的形狀。)

奧古斯特再次體認到,這個男人真的熱中于研究如何制作甜點,而且永不滿足。

雖然妮儂說過他在巴黎榭的甜點師傅手下當學徒時,做出來的姜餅又硬又難吃……

低頭望著手里剩下的蘋果派,奧古斯特暗自思索──阿爾尚究竟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制作出如此美味的甜點?

立志成為甜點師之前,阿爾尚隸屬于法洛利亞守護神巴爾特侖將軍的特別部隊。

他曾是人稱「將軍的獵犬」、「將軍手中最強的武器」的知名軍人。

今年夏天,阿爾尚的店剛開張時,奧古斯特曾看過他打倒街上的盜匪。

那幅景象著實令人顫栗。

阿爾尚在黑暗中揮舞刺刀,精準地發射子彈,沒多久就把一群盜匪打趴在地。巴爾特侖將軍的「銀色獵犬」、「銀色刺刀」、「電光石火的卡列爾」絕非浪得虛名。

若是留在軍隊里,他現在或許仍是將軍手中最強的武器,成為遠征中活躍的英雄。也一定能獲得想要的身分地位和財產。

(但阿爾尚為什么要離開軍隊,還成為甜點師傅呢?他以前明明不擅長制作甜點啊……)

這個問題已在奧古斯特心中醞釀了很久。

正好今天自己也覺得前途茫茫,還認真煩惱起是否該繼續寫劇本,就更在意這件事了。

奧古斯特察覺到時,話已經說出口了。

「阿爾尚……你為什么會來開甜點烘焙坊?」

奧古斯特的聲音和表情不如平時般自信,阿爾尚似乎也發現了。

于是以往完全不回應相關問題的他一反常態,繼續擠著玫瑰色蛋白霜淡淡地回答了。

「……因為我從小就夢想能成為甜點師。」

「既然如此,之前又為什么要從軍?」

「因為只有軍隊里有飯吃。」

奧古斯特大吃一驚。

生在貴族之家的奧古斯特在革命爆發后立刻舉家流亡至巴哈爾姆,不愁沒有食物。然而當時留在法洛利亞的人民卻活在恐懼與混亂中,過著三餐不繼的日子。

突然覺得自己非常丟臉可恥。

「呃……那個……抱歉。」

奧古斯特縮著身子,小聲說道。

這下變成阿爾尚直盯著奧古斯特,彷佛在說「真是個麻煩的富家少爺」。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要在那個時代生存下去,無依無靠的小鬼只能選擇當兵或淪為盜匪,我不過是選擇前者罷了。也沒什么特別的感慨,只是因為附近剛好在徵兵。」

◇  ◇  ◇

實際上正如阿爾尚所言。

當時的法洛利亞國內有革命政府內部不斷分裂,加上國外列強趁機派兵攻打,一度陷入國家被瓜分的危機。為了擊退外國軍隊,用過就丟的士兵再多也不夠。

因此阿爾尚十二歲就成為國民軍,到十八歲退役之前一直在彌漫著血、鐵和硝煙味的地方度過。

在一片混亂的戰場上,十七歲的阿爾尚遇見了十四歲的羅格莎娜。

(記得是在圣歷一八〇八年五月的森林里吧?當時離太陽下山還有一段時間,我坐在枯樹干上,正拿著微薄薪水買來的紙和木炭筆作畫……)

阿爾尚回想起從前。

◇  ◇  ◇

「有壞人在追我,拜托你救救我!」

少女披散著一頭玫瑰色長發,眼眶泛淚地細聲求救,緊抓著阿爾尚不放。

上個月剛和鄰近的巴哈爾姆王國大戰一場,雖然成功將其軍隊趕出國境,但雙方仍在邊境一帶對峙。不過士兵們照樣享受停戰片刻的假日,阿爾尚也趁休息時間獨自坐在森林的枯樹干上畫畫。

阿爾尚拿著木炭筆,在粗糙的紙上仔細描繪不知畫過多少次的拉斐安羅斯宮尖塔屋頂,蒼翠茂密的樹叢間忽然出現一個美若天仙的少女,玫瑰色的長發披散在破舊的茶色斗篷上。

(這座森林里住著精靈嗎……?)

突然闖進眼里的少女美得超凡脫俗,阿爾尚不禁產生這種想法。

直到發現少女在跑近身邊之前不自然地踉蹌一下,才終于回到現實。

(笨蛋!她是人!)

阿爾尚一個箭步起身向前,抱住差點跌倒的少女。

插圖012

「你的腳受傷了?」

「沒有……這是天生的。」

少女雙眸微斂,僵硬地小聲說道。

「發生什么事?」

一問之下,少女抬起紅茶色的大眼睛,緊緊盯著阿爾尚。

「我……我只是沒命地逃……你是法洛利亞國的人吧?」

「沒錯,我是國民軍的士兵。」

「太好了……」

阿爾尚懷中的少女嘆息似的喃喃說道,繼續一臉認真地看著他。

「我知道一件關系法洛利亞國家存亡的重大消息,請讓我見巴爾特侖將軍!」

巴爾特侖將軍是人稱國民軍英雄的司令官。他出身自南方的貧窮小島,從擔任下士時便嶄露頭角連連擊退外國軍隊,號稱戰略天才。

阿爾尚當然聽過將軍的名號,卻沒有親眼見過。

「巴爾特侖將軍不在這里。他現在應該正在北方的弗雷諾瓦,和貝爾加帝國的軍隊作戰。」

阿爾尚等人目前所在之處離弗雷諾瓦很遠,快馬加鞭也要十天才能趕到。

少女臉色鐵青,但并沒有放棄。

「那么拜托你帶我去找巴爾特侖將軍,我必須當面見到他!」

──還提出更過分的要求。

「這我辦不到,但你可以去找長官談。」

「不行,他們會殺了我。」

少女用力搖頭,玫瑰色的秀發都被甩亂了。阿爾尚吃了一驚,微微皺起眉頭。

「他們不會那么做。」

「你不懂,我的父親和母親都被法洛利亞國民軍殺死了。國民軍之中有非常多人私通貝爾加帝國或巴哈姆爾王國,我就是從那些人手里逃出來的。所以我必須代替父親,告訴巴爾特侖將軍這件事!」

少女的這番話很難讓阿爾尚當場理解。并非因為不想懷疑本國軍隊里出了間諜,而是對一個只為生存而當兵、為了活下去而奮戰的人而言,思考這種復雜的事太困難了。

然而少女卻繼續說出更超出阿爾尚理解范圍的話。

「請你帶我去找巴爾特侖將軍。既然會注意到我的腳還扶我一把,我想你應該不是壞人。如果你能帶我找到巴爾特侖將軍,我一定會答謝你,給你軍隊年薪的十倍、二十倍都不成問題。」

「等一下!不管你出多少錢酬謝,我還是得說我辦不到。」

擅自離開軍隊,帶著一個不良于行的少女在戰亂中旅行就夠困難了,一介士兵求見堂堂巴爾特侖將軍,對方也未必肯理會。何況這件事來得突然,真的能相信嗎?

雖然少女的情況真的非常緊急,自己也有意幫她一把……

「抱歉,我最多只能帶你去見上級。我的長官雖不如戰略天才巴爾特侖將軍,但并不是壞人,也不曾聽說他私通敵國。」

莫里斯隊長是個平凡的人。不求打仗得勝,只求活著回到家人身邊的平凡人。

至于理性的莫里斯隊長聽完少女的請求會如何判斷,阿爾尚就無法保證了。

「……我明白了。」

少女低下頭。

阿爾尚帶著用斗篷遮住臉和長發的少女回到隊上,要她先在其他房間等待,自己先去向長官報告。

「等待的這段時間……可以讓我看看你的畫嗎?」

由于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阿爾尚有些不知所措。

「好吧……」

阿爾尚交出一整疊紙,少女雙手接過,彷佛拿著什么易碎而珍貴的物品。

阿爾尚和長官報告后回到房間,門才推開一半就嚇了一跳。

因為屋里的少女正看著畫掉眼淚。

透明的水滴從她白皙的臉頰上撲簌簌地滑落。水汪汪的紅茶色眼眸望著阿爾尚的畫,眼眶中的淚水逐漸盈滿,然后滿溢而出滑過臉頰。

少女注視著畫作的眼神無比哀傷。她微微蹙眉,彷佛拚命忍耐著什么,卻又那么毫無防備。殘留著些許童稚的嘴唇不停顫抖,彈開了落在其上的淚珠。

阿爾尚從小就沒哭過。

因為從來沒強烈地感受過哀傷。

家里為數眾多的兄妹們經常大聲哭鬧,卻不曾像這樣靜靜地哀傷流淚。阿爾尚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人,所以相當驚訝。

阿爾尚不知該如何打破沉默,只能呆站在門口,反而是少女發現他回來了,略顯尷尬地擦乾眼淚。

「……長官說愿意聽你說。你……還好嗎?」

「……我沒事。」

少女用力點點頭。

阿爾尚帶少女來到莫里斯隊長的房間,在門口和她道別。這時少女的斗篷下傳來細微的聲音。

「那個……我名叫瑪莉,布洛瓦,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阿爾尚?卡列爾。」

「阿爾尚先生嗎?真是麻煩你了。」

瑪莉伸出小小的手拉攏斗篷前襟,抬起頭有些遺憾地看了看阿爾尚,隨后低著頭走進隊長屋里。

懷著陰郁的心情經過走廊,同輩的士兵們嘻皮笑臉地靠了過來。

「唷!卡列爾,聽說你帶了個年輕女孩給莫里斯隊長啊?」

「平常一副對女人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沒想到是個拉皮條的啊?那些從我們手里搶走的女人,該不會也被你嘗過之后賣掉了吧?」

這些人白天硬要向年紀不大的村姑搭訕,被阿爾尚阻止了。現在看來是想找碴報復。

就算沒壞了他們的好事,阿爾尚在同僚眼里恐怕也是個怪人。老是拿微薄的薪水買一堆紙筆或建筑相關的書,一有空就獨自躲起來畫圖,看著就不順眼。

阿爾尚沒搭理他們,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覺得生氣。

一定是因為自己的感情波動很小。

所以很少有哀傷、痛苦、后悔、憎恨或不可原諒這種情緒。

(可是……看到她在哭的時候卻覺得無法呼吸,胸口好像被勒緊似的,好痛苦……)

阿爾尚倚著墻壁坐在房間一隅,藉著透進窗戶的月光注視瑪莉還給自己的圖畫。

又開始覺得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瑪莉看的圖上畫著國王曾居住的拉斐安羅斯宮。

阿爾尚很想問瑪莉:為什么對著這張圖掉眼淚?

瑪莉也看過拉斐安羅斯宮嗎?

一頭玫瑰色長發的少女也知道那座過去國王君臨其中、夜夜笙歌,象徵王都巴黎榭的壯麗宮殿嗎?

(大概沒機會再見到她了……)

莫里斯隊長應該會向上級報告瑪莉的事吧?而那位長官應該也會向上級報告……

萬一這些人之中有一個是瑪莉畏懼的敵國間諜呢?或是其中有人被瑪莉的美色迷惑,對她做出不好的事怎么辦?

(瞎操心也沒用,反正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卡列爾,巡邏的時間到了!」

聽見長官出聲呼喚,阿爾尚便將圖畫收進背包,起身出任務了。

◇  ◇  ◇

巡邏的任務很清閑,不過是在建筑物周圍繞個幾圈。阿爾尚肩上斜掛著裝有銳利刺刀的步槍,心不在焉地邁步前行。就在這時──

「阿爾尚先生!」

一道細微的呼聲傳進耳里。

長官和同僚都喊他「卡列爾」,很久沒聽見有人呼喚他的名字「阿爾尚」了。

阿爾尚回頭一看,只見瑪莉淚眼婆娑地奔過來。

她雖然披著附有兜帽的斗篷,底下的衣服卻破了,還露出雪白的胸口。看到這幅景象的阿爾尚不禁倒抽一口氣。

阿爾尚一把抱住瑪莉,對方也死命地抓住他,比傍晚前在森林相遇時更緊抓不放。

「莫里斯隊長把我交給上級吉拉德指揮官,但吉拉德指揮官──是巴哈爾姆王國的間諜!他……他還說如果我不想被送去巴哈爾姆,最好乖乖當他的女人,還打算非禮我──」

于是她推開指揮官,自己逃了出來。

「我一直在找你,這件事果然只能拜托你。阿爾尚先生!拜托你,請跟我一起去找巴爾特侖將軍!」

瑪莉纖細的手指緊抓著靠近阿爾尚心臟的布料,那雙手和肩膀一樣不停顫抖。

「你在跟誰說話?」

油燈的光線射向阿爾尚和瑪莉所在之處。

「喂!那個女的是什么人?」

充滿戒心的聲音傳來,手持燈火的巡守員也隨之接近。

阿爾尚正要挺身藏起瑪莉,瑪莉卻已抓起腳邊的水甕扔向巡守員。

巡守員似乎沒想到會有人拿東西丟他,有點大意了。水甕正中巡守員頭部,只聽到「唔啊」一聲和一個悶響,水甕應聲裂開,巡守員也昏倒在地。

「我們快逃!」

瑪莉抓起阿爾尚的手就跑。

「怎么辦?我一害怕就反應過度,這下連你也會被當成共犯了!得快點離開這里才行!」

瑪莉非常驚慌地邊說邊拚命拉著阿爾尚前進,無奈腿不方便,好幾次都差點跌倒。

盡管不良于行,瑪莉依然直視前方,喘著氣一步步移動。一旁的阿爾尚突然打橫抱起她。

「咦?」

瑪莉不禁睜大眼睛。

「抓住我的脖子。」

「啊……好。」

瑪莉細瘦的手臂牢牢圈住阿爾尚的頸項,小小的臉蛋緊貼著阿爾尚的心臟。

阿爾尚就這樣全速疾奔,抱著瑪莉單手越過疏于守備的后門圍墻,直接翻向墻外。

「唔!」

落至地面的瞬間,雙腿的沉重負荷讓他呻吟出聲。剛才飛越半空的一瞬間,瑪莉似乎也發出了喘息似的聲音。

阿爾尚抱著瑪莉繼續在暗夜的森林中奔跑,肩上的步槍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響。腳邊的野草、圍繞四周的樹木都在夜風中沙沙作響,友軍的駐扎地已越來越遠。

自己為什么要跟著她逃走?什么時候變成這種情況了?

瑪莉一再道歉。

「非常抱歉連累了你!我一定會向巴爾特侖將軍報告你的事跡,請他酌情收留你,還會給你夠用一輩子的酬勞!」

阿爾尚生長在孩子眾多的窮苦人家,根本無法想像夠用一輩子的酬勞究竟是多少,也絲毫不想擁有。

他現在清楚明白的事只有一件。自己抱著打昏己方士兵的少女翻墻逃離,除了送她到巴爾特侖將軍身邊之外就沒有其他活路了。

◇  ◇  ◇

跑了一個晚上,發現森林中的小屋并將瑪莉安置其中時,已經快天亮了。

陽光透過滿是灰塵的小窗射進屋里,照著瑪莉鐵青的臉頰。她脫下斗篷、披瀉一頭玫瑰色長發,再次向阿爾尚道歉。

「真的非常對不起!」

阿爾尚卸下肩頭的步槍,瑪莉瞬間嚇了一跳縮起身子。

將步槍靠墻放好,阿爾尚自己也屈膝癱坐在地上。他已經疲憊至極,非休息不可。

阿爾尚從坐下就沒改變姿勢,只是抬頭看著瑪莉。

「……我決定帶你去找巴爾特侖將軍。事到如今已無法回頭,我也無可奈何。」

瑪莉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跪在阿爾尚面前探出身子。

「阿爾尚先生,謝……謝謝你!」

「所以你得跟我說實話。」

瑪莉的臉龐近在眼前,聽到這句話卻僵住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應該不是家人被殺而尋求巴爾特侖將軍庇護的柔弱大小姐吧?聽見叫聲就拿水甕砸巡守員顯然是故意的,被吉拉德指揮官非禮也是胡說八道。指揮官喜歡身材豐滿的成熟女人,這件事大家都知道。衣服也是你自己撕破的吧?」

阿爾尚直視瑪莉的眼睛說道。

瑪莉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小臉上的不解越來越明顯。

「……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帶我一起逃走?」

瑪莉似乎決定不再裝模作樣地說話。

她看著阿爾尚,眼里寫滿難以置信。

其實阿爾尚的心情也跟瑪莉一樣。他低聲喃喃說道:

「大概是鬼迷心竅吧……」

一定是因為看到她對著拉斐安羅斯宮的畫像哭泣。

因為那時自己的心臟也跟著感覺痛苦。

瑪莉又靠近了一些,盯著愁眉苦臉的阿爾尚看了好一會兒,倏地收起之前一派柔弱的表情,露出玫瑰般華麗的笑容。

阿爾尚不禁愣住了──那笑容彷佛讓空氣都帶有玫瑰嬌艷華貴的芬芳。

「你笑什么?」

「我為自己的眼光之精準而感動!謝謝你,我在此發誓,絕對不會讓你后悔做出這樣的抉擇。」

少女離開阿爾尚身邊,挺直背脊并攏雙膝,露出聰慧的表情。

「我真正的名字是瑪莉?羅格莎娜,是國王夏路路十六世的侄女!」

阿爾尚一下子從靠著的墻壁上直起身。

(她是夏路路十六世的侄女!)

所有疲憊瞬間消失無蹤。

她的這番話就是如此震撼人心。

距今九年前,法洛利亞發生革命。時值圣歷一七九九年八月──阿爾尚才八歲。

在革命派的煽動下,為沉重稅負所苦的巴黎榭市民手持武器,闖進拉斐安羅斯宮。

國王全家成為貪腐誤國的元兇鋃鐺入獄,隔年國王、王妃和年僅十一歲的皇太子都被送上斷頭臺。

后來八歲的公主和六歲的王子也在牢里默默死去。表面上說是病死,遭到暗殺的事實卻昭然若揭。

國王之弟基貝爾親王舉家亡命巴哈爾姆王國,也就是王妃的祖國。然而基貝爾親王夫婦、兩位王子共四人卻在往后的九年內相繼過世。

阿爾尚聽說還有一位公主活在人世,但眼前的少女就是法洛利亞王室殘存的血脈嗎?根據瑪莉氣質高雅的美貌和儀態,阿爾尚本來就認為她應該是大家閨秀。

但沒想到她竟是王室的公主!

對公主而言,革命政府旗下的國民軍隊無疑是敵人的大本營。怎么可能刻意現身,還拉著國民兵阿爾尚一起去見巴爾特侖將軍?

她究竟盤算著什么?

羅格莎娜嚴肅地直視阿爾尚,語氣堅定地告訴他──

「我的目的是從革命政府手中奪回政權!」

紅茶色的眼眸中閃著金色的光輝。

「革命至今已經九年,法洛利亞不但沒有變得富饒,反而更加貧困。貝爾加和巴哈爾姆兩國趁機進攻,搞得國內情勢日益混亂。革命政府中有許多優秀的思想家,卻沒有優秀的執政者,這九年來的慘狀就是最好的證明。」

羅格莎娜深吸一口氣,彷佛在壓抑怒火。

「那些人并不足以成為拉斐安羅斯宮之主。」

玫瑰色的長發彷佛要噴出熾烈的火花,她真的很生氣。

拉斐安羅斯宮后來成為革命政府本部,據說裝潢改走簡樸路線,原有的美術品不是塞進倉庫,就是被賣到國外。

聽到這件事的時候,連平時很少感傷的阿爾尚都體會到心痛的感覺。那美麗的宮殿曾是自己兒時的憧憬,如今卻彷佛遭受蹂躪──羅格莎娜是否也有同樣的心情呢?

「無論法洛利亞王國、巴黎榭市街或拉斐安羅斯宮,我都不會再放任那些人隨意處置。當然也不會任由巴拉爾姆、貝爾加或任何國家進犯。」

羅格莎娜的聲音又多了一分力道。盡管手里并沒有刀槍,卻宛如身在戰場的女戰士。

「如果我現在不展開行動,內政就會繼續混亂下去,即使巴爾特侖將軍是戰略天才,也無法杜絕外國侵略,再過十年恐怕連法洛利亞這個國名都消失了。所以我決定回到法洛利亞,為了從革命政府手中奪回這個國家,使其恢復正常的模樣。」

(拉斐安羅斯宮……原本的模樣……)

阿爾尚內心有些動搖。

「我是在巴哈爾姆寄人籬下的孤兒,又是個不良于行、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這些事我都心知肚明。我的武器只有年輕、意志力和法洛利亞王室血統,而如今最需要也最能有效運用這些武器的人……」

羅格莎娜的眼中浮現聰慧的光輝。那光輝中蘊藏著強烈的意志,又讓阿爾尚的心動搖了一點點。

羅格莎娜的聲音既勇敢且毫不猶豫。

「唯有國民軍的英雄──天才戰略家巴爾特侖將軍!」

阿爾尚開口質疑。

「……對國民軍下令的就是革命政府。你打算讓巴爾特侖將軍背棄革命政府,改為王黨派效力?」

這個計畫真有可能實現嗎?

羅格莎娜一臉嚴肅地答道:

「你應該也知道,革命政府就像一盤散沙,而國民對革命政府的不滿也日漸高漲……」

事實上……正如她所說。革命成功并將國王全家送上斷頭臺后,民眾的生活依然沒有改善。

不僅如此,革命政府還大舉打壓異己,嚴格控管民眾言論,禁止奢侈浪費力求節儉,導致國內更加貧困,飽受各國侵略。

再這樣下去,自己的祖國豈不就要被割讓、被殖民,失去一切輝煌的文化了嗎?

人民的不安形成不信任革命政府的耳語,阿爾尚也親身體會到這個聲音正與日俱增。

「國民期待的不是革命政府,而是英雄巴爾特侖。大家都認為只有他才能以絕對的武力排除列強的干涉,或許有機會開創新的法洛利亞。不過正如你所說, 現在的巴爾特侖將軍不過是隸屬于革命政府的一位將校。如果他想發動軍事政變成為法洛利亞國大元帥,就必須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我就是要給他這個理由。」

繼承法洛利亞王室正統血脈的──公主。

若是擁立公主宣示王權復辟,巴爾特侖將軍就有正當理由轉而對付革命政府。

對于龐大的野心和有能力實現它的人來說,這或許是個不錯的交易。

稚嫩的少女看起來還不到十五歲──一個沒有守護自身的軍隊、沒有領土也沒有資金的無力少女,她的辯才無礙和炯炯有神的眼睛漸漸吸引了阿爾尚。

阿爾尚至今只想過如何獨自活下去。國家情勢對他而言是另一個次元的事,他連想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和改變國家扯上關系。

然而眼前的少女把阿爾尚拉到更高的次元,試圖讓他參與這個改變國家命運的計畫。

自己只能畫在紙上的空想,在她手里卻彷佛真能實現──

羅格莎娜露出自傲的表情如此宣言:

「我將奪回拉斐安羅斯宮,成為它的主人。」

感覺就像心臟被人揪在手里,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被拉走!

羅格莎娜就是如此強而有力地吸引人心。

(這個公主將成為拉斐安羅斯宮的主人!)

入主那座阿爾尚從小看到大的城堡?

聳立在巴黎榭中心、壯麗的拉斐安羅斯宮──成為那里的主人,也就意味著成為這個國家的主人。

她說自己將成為法洛利亞的女王。

阿爾尚只覺得身體僵硬如石,動彈不得。

只剩下心臟像警鐘一樣激烈鳴響,胸口越來越熱,只能困惑地注視著羅格莎娜。羅格莎娜柔柔地屈起挺直的背脊,像只惡作劇的小貓般湊近阿爾尚身邊。

接著愉快地笑了起來。

那是剛才展現過的──宛如玫瑰盛開般惹人憐愛的開朗笑容。

「所以你不妨好好期待得到報酬的那一天!只要我的計畫成功,你就是拯救這個國家的英雄!可以得意洋洋地告訴大家抱著我逃亡的故事!」

羅格莎娜朗聲說道,然后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大概是因為九年沒說過這么多話,突然有點困了……」

她直接倒在小屋中成堆的稻草上,又像小貓一樣蜷起身子,沒多久就進入夢鄉。王室公主竟然在稻草堆上呼呼大睡,而且還毫無防備地睡在結識不久的男人面前。

(……膽子真不小。)

或是因為她始終一個人硬撐到現在,已經累得連一秒鐘都撐不住了呢?

(公主說她一直住在巴哈爾姆,那么又是怎么回到法洛利亞的?一個人從那座森林里走過來?憑她那雙腳?)

阿爾尚回想起公主看著王宮的圖畫掉眼淚的模樣,自傲地斷言將成為拉斐安羅斯宮之主時的表情,少女般開朗的笑臉──以及現在閉眼熟睡的童稚面容。

(這公主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呢?)

心臟又開始加快速度噗通作響。

斗篷自細瘦的肩膀滑落,阿爾尚輕手輕腳地幫她蓋好。不過是一個小動作,卻有種既難為情又暖洋洋的微妙心情。

總之現在先好好休息吧──

在到達弗雷諾瓦之前,了解瑪莉?羅格莎娜這位少女的機會還多得很。

第二章 年輕丈夫與嫩妻的約定

穿過森林到達城鎮的數天之中,阿爾尚了解到羅格莎娜是個非常能忍的女孩。

即使走在樹根糾結、石塊遍布、雜草叢生的崎嶇道路上,不良于行的她也不曾叫苦。白天太陽光從樹木之間射進森林,羅格莎娜似乎因為體溫升高而難過地微微喘息,額頭上的汗珠不停往下滑,卻也從不主動表示累了想休息。

餓的時候就采集樹木果實或在河里捕魚。

在阿爾尚的指導下,羅格莎娜時而彎腰時而踮起腳尖,拚命收集各種看起來能吃的果實。

即使手指破皮滲血也不在意。

「比起細皮嫩肉什么都不能做的手,這樣反而好多了。」

她笑著拿起樹枝,上頭插著阿爾尚從河里捕來后烤熟的魚。

「這東西該怎么吃?」邊問邊小口小口咬下魚肉,笑咪咪地說:「真好吃!」

沒有任何調味料、只經過烘烤的河魚,或許根本不合公主的口味。然而羅格莎娜的笑容卻絲毫不帶嫌棄,甚至笑咪咪地設法啃食魚頭和魚骨。

「那些地方就不用啃了。」

被阿爾尚阻止的羅格莎娜倏地臉紅了。

「這……說得也是呢!我還想說市井之人真厲害。連這么尖硬的魚骨都能嚼碎吞下……原來他們也不吃這個。謝謝你先告訴我這件事,不然我就吃得滿口是血了。」

公主難為情地低聲說道。

雖然順利避免公主嘴里破皮流血,公主的腳卻早已遭殃。發現她每走一步就微微皺一下眉,阿爾尚終于逼她脫下鞋子,這才看到左右兩只腳都因破皮而血跡斑斑。

「為什么不吭聲?」

阿爾尚瞪著羅格莎娜。

「踩著覺得濕濕的,我還以為是腳底流汗嘛!實際上并沒有看起來那么痛,抱歉讓你擔心了。下次走路一定會注意避免磨破皮!」

羅格莎娜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當然,說不痛絕對是騙人的。

細嫩的皮膚整片翻卷起來,肯定痛得不得了。

(這個公主曾經把難過和痛苦說出來過嗎?)

太會忍耐反而令人頭疼。

雖然不曾開口叫苦,但并不表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