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三話 關于劇作家和修女的神圣之愛

第一卷 上 第三話 關于劇作家和修女的神圣之愛

──戀慕遠在天邊的純潔無瑕,

這種心情

宛如向上帝祈禱。

我對伊人的思慕,

正是如此遙不可及。

──節錄自《戲曲?梅利埃爾的修女》

「請放開我!」

「別這樣嘛!陪我們玩玩有什么關系?我們可以買下你手里所有的蠟燭喔!」

「你們很缺錢吧?這可是助人……不對,幫助上帝啊!」

巴黎榭歷史最悠久的樂園大道上,行道樹已開始染上金黃。時序入秋的某個黃昏──

年輕的修女頭戴白色包頭帽、罩著黑頭巾,身穿樸素的黑色連身長裙,正被路邊的兩個男人糾纏。

「如此無禮的行為,上帝是不允許的!」

挽著盛裝蜜蠟蠟燭的竹籃,年輕修女正無力地試圖甩開男人的手。

「唔哇!」

抓住修女手腕的男人突然往后仰。

一個沒見過的青年不知何時已站在他們身后,抓住登徒子的另一只手往背后扭。

緊抓修女的手腕的手這才松開。

同行的另一個男人吼了聲「你這家伙!」便揮拳襲來,青年先將手被扭到背后的男人按倒在地,接著一拳擊中從另一側沖過來的男人腹部。

「噗咳!」

挨了一拳的男人瞪大眼睛,雙膝落地。

先前被按倒的男人起身試圖反擊,下巴卻被踹了一腳。

「呃啊!」

只聽到一聲呻吟,男人又倒地了。

兩人似乎十分害怕,抬頭看了看青年便夾著尾巴落荒而逃。

這回青年倒是沒有動作。

晚霞染紅的街道盡頭──

以壯麗的拉斐安羅斯宮閃耀金色光芒的尖塔群為背景,銀發青年正面無表情地站在眼前。年輕修女注視著他,感覺就像仰望教會祭壇上的圣子像。

得向解救自己的人道謝才行……

年輕修女才剛開口,背著背包的銀發青年早已無聲地邁開腳步,頭也不回地走開了。

彷佛根本不是為了拯救別人,而是因為男人剛好擋了他的路才出手趕人。

修女提著盛裝蜜蠟蠟燭的竹籃,凝望著充滿男子氣概的背影在黃昏夕陽下彷佛散發淡淡光暈,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呢?愿上帝保佑他。)

◇  ◇  ◇

「我向往的是那種神圣之愛啊……」

還不到中午,某位萬年低潮劇作家就已來到樂園大道上的小小甜點烘焙坊,對著年僅八歲的少女嘆氣爭取同情。

「彷佛只要見到對方、交換幾句輕聲細語,就覺得神清氣爽心滿意足。不像那種相遇五分鐘后就互相告白,告白后兩分鐘就接吻長達一分鐘的廉價愛情,簡 直讓人倒胃口。負責人竟然還說相遇就要五分鐘太慢了,觀眾看得太無聊會睡著,硬是要我改編成開幕三分鐘后就成為情侶開始調情!」

站在只夠一位客人容身的狹小店內,身邊圍繞著由玫瑰色緞帶、薄透的色紙和印有蕾絲花樣的紙巾包裝的各式甜點,奧古斯特沒完沒了地講述著新劇本進度停滯的理由。

「寫劇本真不容易呢……」

柜臺后方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妮儂認真地表示同情。

「妮儂,你真是個好孩子。來這里跟你聊天真是令人欣慰!」

至于二十好幾的成年男子向八歲少女尋求安慰像話嗎──這個問題并不在貴族家的小少爺思考范疇里。

廚房里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妮儂,你不必理他沒關系。讓他隨便買點什么然后快滾。」

奧古斯特噘起嘴,不滿地瞪著柜臺后方。

柜臺后方就是廚房,身穿白色立領廚師服、頭戴高聳主廚帽,聲音和本人一樣冷淡的銀發青年正站在其中,正在攤平的圓形面皮上鋪滿用蘭姆酒腌漬過的葡萄乾。

「你一出現就讓人掃興耶!」

奧古斯特出言諷刺,對方卻無動于衷。

「你可以不要來。」

阿爾尚邊說邊排好散發蘭姆酒香的葡萄乾,蓋上一塊大小差不多的面皮,繼續在上頭鋪排葡萄乾。排放完成后將面皮自邊緣慢慢卷起揉捏,讓葡萄乾均勻分布在面團中。

寬大的手掌和修長的手指不帶任何猶豫,迅速而有力地揉捏面團,連帶著手臂的肌肉一陣收縮起伏,讓某人差點看得忘我。

(不對……就算他制作甜點的手藝了得,內在還是冷血的魔鬼!)

于是奧古斯特用力皺起眉頭回嘴。

「不好意思,我是來買甜點,不是來看你的!要是兩手空空的去劇場,一定會被女伶們責怪:『怎么沒買普拉莉娜或別的糖果?還有當季的水果塔呢?』而且我自己也想吃玫瑰閃電泡芙、玫瑰脆餅和玫瑰酥餅!」

「這表示你真的很喜歡阿爾先生做的甜點,對不對?」

妮儂笑得合不攏嘴。

(欸?)

突然和阿爾尚四目交會。

「……」

對方瞬間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復雜表情,隨后又皺起眉頭淡漠地繼續手邊的工作。先將手中的面團揉圓并在正中央壓出一個洞,再塞進陶制的庫咕洛夫蛋糕模。

奧古斯特急忙解釋──

「不、不是……我的確很愛這家店的甜點,可是這就像迷戀舞臺上的女明星,卻不一定喜歡私底下的她一樣,完全是兩回事!妮儂,請給我一包普拉莉娜杏仁糖,二十個瑪德蓮蛋糕,還有一個水果蛋糕!越快越好!」

又連珠炮似的點了一堆甜點。

◇  ◇  ◇

(我喜歡那家店的甜點,可不是喜歡阿爾尚!)

右手捧著裝滿烤點心的紙袋,左手拎著裝了水果蛋糕的盒子,奧古斯特氣沖沖地走向劇場和咖啡廳林立的閃耀大道。

(雖然我的確對動亂時期的勇者「電光石火的卡列爾」很感興趣,也想試著以他為題材撰寫劇本……)

這是奧古斯特天天往店里跑的原因之一。無奈老板個性別扭,至今不肯告訴他從軍時期的故事。

然而奧古斯特又不想寫「甜點坊老板卡列爾」的故事,如此平淡無奇的主題八成吸引不了觀眾。

(為什么保密到絕口不提呢?難道他從軍時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該不會是因此被迫退役吧?)

就在奧古斯特心有不滿地想著這些問題時──

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傳進他耳里。

「要買蠟燭嗎?」

路邊站著一位頭戴白色包頭帽外罩黑頭巾、身穿白領黑色連身長裙的年輕修女,正在招呼路上的行人。

彷佛一折就斷的纖細手臂上掛著竹籃,年輕修女伸出雪白的手,從籃中取出一個帶著淡淡黃色的蠟燭。

「這是修女們誠心誠意制作的蜜蠟蠟燭,還請各位買回去試用看看,只買一個也沒關系。」

年輕修女的表情毫無心機,聲音里充滿熱情。

精巧的側臉看起來清純美麗,宛如紫羅蘭花朵的紫色眼眸澄澈無比,長長的睫毛透著金色,嘴唇彷佛不知污穢為何物的純潔花瓣。

插圖010

(看到圣女了……)

奧古斯特從未見過如此適合黑白修女服的女性。

無疑是從天而降的圣潔少女。

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出現在眼前,奧古斯特整個人都呆了,不自覺搖搖晃晃地走向圣女。

「要買蠟燭嗎?」

圣女伸出纖細的手臂,沉靜賢淑地遞出蠟燭。

「……請全都給我。」

「咦?」

紫羅蘭色的眼眸突然睜大。

隨即露出不解的表情凝視著奧古斯特。

「呃……請問……全部都要嗎?」

對方似乎起了戒心。奧古斯特連忙解釋:

「因……因為蠟燭正好用完了!我家的房間很多,想說一次多買些慢慢用……而且向上帝買的話感覺離天國比較近嘛!」

聽完這番話,對方的表情柔和許多,眼神也轉為尊敬。

「非常感謝您,相信上帝也會為您的善行感到欣慰。」

「哈哈……沒那么偉大啦!」

「啊!但是您雙手都拿了東西……」

圣女看了看奧古斯特手上的甜點紙袋和蛋糕盒,擔心似的皴起眉頭。

「沒關系,我還拿得動。」

「那么這些就交給您了。」

圣女邊說邊把整籃蠟燭交給奧古斯特。籃子掛上來的那一刻,奧古斯特的手臂硬生生沉了一下。

(唔……好重!)

「那個……還是我幫您……」

「沒、沒問題!別看我這樣,其實挺有力氣的!」

盡管平常只提過筆、書本和點心盒之類的,在理想的女性面前還是想耍個帥。

「對了,我該把籃子送還哪里?」

「咦?不用了,就送給您吧!」

「那怎么好意思!難道你們的修道院離這里很遠?」

圣女似乎有點猶豫。

「是梅利埃爾修道院。」

──最后還是回答了。

「哦……」

距市街稍遠處的村子里,似乎是有這么一座修道院。

(印象中外觀的確挺破……呃不,是有點歲月了……)

都派修女大老遠跑來街上賣手工蠟燭了,修道院的經濟狀況恐怕真的不大好。奧古斯特暗自想著,圣女突然垂下眼,金色的睫毛微斂。

「說來慚愧,不過真的非常感謝您買下蠟燭,這樣就能買面包回去給姊妹們了。禮拜堂的玻璃窗半年前就破了,如今總算有辦法換新。能在冬天之前修復真是太好了。」

玻璃窗破了半年都沒修!這修道院窮到什么地步了?

「呃……請問這些一共多少錢?」

圣女微笑著開口說了一個金額,讓奧古斯特驚呆了。

「太便宜了啦!這種東西得賣貴一點才行!」

蜜蠟蠟燭點燃時會散發甘甜的芬芳,是相當昂貴的高級貨。竟然只賣這種價錢──

「可是……賣得太貴就沒人買了。」

「唔……」

的確,一般人家大多使用廉價的獸脂蠟燭。

「那么我出十倍的價錢買下這些吧!」

奧古斯特邊說邊要把整個錢包都塞給人家。

「我不能收。」

圣女面有難色地拒絕了。

「收取不正當的酬勞,上帝是不會高興的。」

原來她是個表里如一的清純圣女,奧古斯特反而更感動了,甚至覺得自己想用金錢幫助她實在可恥。

不能用父母的錢,應該靠自己的力量幫助她。

(但是我能為她做什么呢……對了!)

奧古斯特想到一個好辦法,語氣中也透著興奮。

「那么舉辦慈善公演募款給你們應該沒問題吧?我在閃耀大道上的愛德華喜劇劇場擔任劇作家,讓我們去修道院義演募款吧!」

◇  ◇  ◇

「……所以希望義演當天能有賣甜點的攤位。可以請你們幫忙嗎?啊!這是伴手禮!」

隔天午后──

阿爾尚正好要出門,奧古斯特就來了。他拿出蜜蠟蠟燭擺在柜臺上,堆起滿臉笑容。

「劇團方面已經答應了。我告訴他們在外表演可以吸引沒來過的觀眾,為上帝服務以后也比較容易上天堂,大家都非常樂意。阿爾尚,你也來嘛!說不定可以抵銷之前做過的壞事喔?」

「……我并不特別想上天堂。」

阿爾尚披上外套,興致缺缺地答道。

依舊滿面笑容的奧古斯特似乎沒受影響。

「別那么說嘛!我們以后一起上天堂吧!」

還邊說邊擠到人家身邊。

「……跟你一起就更不必了。」

阿爾尚皺起眉頭,這回是妮儂說話了。

「阿爾先生,我覺得……幫助有困難的修道院是件非常好的事。聽說梅利埃爾修道院里有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沒飯吃實在太可憐了。」

說著說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阿爾尚剛才離開廚房一下,奧古斯特似乎又對妮儂胡說了什么。顯然看準了阿爾尚無法不理會妮儂的請托。

(明明是個行事不經大腦的貴族少爺,倒是很會耍小聰明找我麻煩……)

阿爾尚突然想起當初結識的那個玫瑰色長發少女──拉斐安羅斯宮的主人也跟這家伙一樣。

剛認識不到半天,就把阿爾尚扯進一灘渾水。相較于那位做事不考慮后果的公主,眼前這個少爺的提議或許好多了。

「阿爾尚,我相信你不是壞人,一定不會放任貧困的修道院自生自滅!」

「阿爾先生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兩人同時凝視著阿爾尚。

被凝視的人只能嘆氣。

再不出發就趕不上王宮的下午茶時間了。

「……那個修道院里應該有地方烤甜點吧?」

阿爾尚撇開頭問道。

「有火爐,也有烤箱!」

從后門離開的同時,奧古斯特愉悅的回答也傳進耳里。

◇  ◇  ◇

短短一周的準備期間,來到阿爾尚店里的奧古斯特天天樂到忘我。

「我為義演寫了全新的劇本喔!這是我第一次寫得如此順利,才一天就寫完了!故事描述一位高貴的騎士愛上住在修道院的清純公主,雖然連手都不曾牽過 卻始終思慕著對方,甚至為她奮戰至死,卻始終未能告訴她自己的心意。最后騎士的墳前長出一棵銀白色的樹,公主并不知道那是騎士的墳墓,只是在看到銀白色的 樹時莫名揪心,留下一行清淚!啊啊!我真是天才!來看義演的觀眾一定會哭成一團!」

奧古斯特不帶換氣地說完──

「對了,這是伴手禮!」

然后每天都留下蜜蠟蠟燭才離開。

蜜蠟是由蜂巢提煉而成。修道院所在的村莊盛行釀造紅酒和養蜂,修道院里似乎也不例外。

阿爾尚愁容滿面地低頭看著日益增加的蜜蠟蠟燭,一旁的奧古斯特卻紅著臉喃喃自語: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啊……」

阿爾尚想過是否該把蜜蠟蠟燭塞進某人鼻孔里,但這樣對待昂貴的蠟燭也太浪費了。就這樣,義演當天終于來臨。

◇  ◇  ◇

十月的清晨。天色還沒亮,阿爾尚已經在修道院的廚房里檢視火爐和烤箱的情況了。

(比我想像中堪用啊……)

看來這里的火爐和烤箱都是為了準備多人份的餐食而設計,這樣就能一次制作大量的甜點了。

阿爾尚從位于樂園大道的店里帶來模型,正一一擺放在陳舊的工作臺上。

人形的刀模用來制作姜餅人,還有整面都是玫瑰造型凹洞的模型,是向鑄模師傅特別訂制的,用來制作磅蛋糕。磅蛋糕只需混合等量的雞蛋、奶油、砂糖和面粉進爐烘烤就能完成,是做法簡單的大眾甜點,不過換個造型看起來就新鮮很多。

外觀像是波浪裙的陶器則是庫咕洛夫蛋糕的模型,內側中心有一處粗圓錐狀突起,填入面糊烘烤完成的蛋糕中央自然會形成漂亮的空洞。表面繪飾精美的陶制庫咕洛夫蛋糕模相當貴重,甚至有收藏家出高價搜購,取用時都要特別小心。

阿爾尚正排放著在店里準備好的各種面團和材料,奧古斯特就和年輕修女一起出現了。

「這位是在修道院服務的蘇菲?莫爾特羅修女。蘇菲,這個人就是今天幫我們準備甜點的阿爾尚?卡列爾主廚!」

奧古斯特邊傻笑邊介紹年輕修女,是個有雙淺紫羅蘭色眼眸的清秀佳人。她頭戴白色包頭帽、罩著黑頭巾,身穿白領黑色連身長裙。

(原來如此……就是為了她才突然說要舉辦義演吧?)

之前從奧古斯特的神色就已猜出大概,現在終于真相大白。

蘇菲不好意思地低頭道謝:

「非常感謝您特地來這里協助我們……」

話說到一半忽然抬起頭,正視阿爾尚的臉──

「你……你是……!」

蘇菲嚇了一跳似的低聲呢喃。

紫羅蘭色的眼眸中瞬間浮現驚訝,隨即轉為深深的感謝。

「前幾天承蒙您幫忙解決危難,實在感激不盡。」

「咦?你認識阿爾尚嗎?」

奧古斯特看了看蘇菲又看了看阿爾尚,臉上寫著問號。

蘇菲露出恭謹的微笑,有些開心地答道:

「之前在樂園大道上賣蠟燭時曾遇到兩位男士,說愿意買蠟燭但堅持要我陪他們,還硬抓住我的手臂。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這位先生一下子就把那兩位趕跑了。」

「……對了,你是那時的……」

阿爾尚也想起來了。

身旁的奧古斯特發出唔唔唔的低吼,蘇菲卻更開心了,看著阿爾尚的眼神充滿好感與柔情。

「當時沒機會詢問您的名字,也無從表達謝意,我一直難以釋懷。能像這樣再次見到您,或許真是上帝的安排吧?」

蘇菲的眼睛都笑彎了。

「蘇……蘇菲!還有很多準備工作沒有完成,得快一點才行!」

奧古斯特突然緊張地大叫出聲。

「好的,讓我為您帶路。卡列爾先生,那就待會兒見了。」

「蘇菲──!還要幫觀眾帶位呢!」

奧古斯特一邊擋住蘇菲不讓阿爾尚看她邊急忙離開廚房。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阿爾尚無奈地搖搖頭,繼續手邊的工作。

◇  ◇  ◇

(阿爾尚竟是幫過蘇菲的恩人!從流氓手里拯救自己,不留姓名就瀟灑離去──要是在劇本里,和這種男人重逢無疑是當場墜入愛河的節奏啊!這下糟了!肯定不妙!何況蘇菲還一臉開心地直盯著阿爾尚啊!唔啊……我干么拜托阿爾尚來做甜點啦!)

走出廚房的奧古斯特十分郁悶。

更別說一旁的蘇菲還一直嬌羞地說什么「能夠再次遇到卡列爾先生真是開心」、「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了。

她的話題從剛才就沒離開阿爾尚過。

蘇菲肯定對阿爾尚有意思。

(但阿爾尚對蘇菲感興趣嗎?)

愛德華喜劇團的眾女伶對他露胸露腿都毫無反應,還因此氣他這塊鐵板也太厚,搞不好是同性戀或是戀童癖。

問題是,如果對象不是那么肉感而積極的女性,而是蘇菲這樣文雅清純的女生,結果或許就不同了。

(沒錯……萬一蘇菲是阿爾尚喜歡的類型,兩人一定馬上墜入愛河,然后蘇菲就成了年輕老板娘,在阿爾尚店里站柜臺──)

想到這里,奧古斯特差點直接抱頭大叫。

「格祿先生,您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蘇菲擔心地如此問道。

「不,我沒事。只是因為準備義演比較忙碌,有點睡眠不足。」

「啊!竟然為了我們而那么辛勞,這份誠心一定能感動上帝!」

「哈哈……」

(但我想感動的是你,不是上帝啊……)

這句話實在太不得體,說不出口。

(對了,蘇菲是虔誠的信徒,絕對不可能和阿爾尚發展出什么關系的!)

現在不是煩惱這些雜念的時候。必須讓義演成功落幕,募得足以重建這座破爛修道院的捐款,讓蘇菲更加開心才行。

◇  ◇  ◇

奧古斯特下定決心,修道院里的募捐活動也隨即揭幕。

戲劇表演下午才登場,表演之前則是修女們義賣手工蠟燭、刺繡手帕、被毯和竹籃的時間。

阿爾尚的甜點也在義賣之列。

「這是巴黎榭現在最受歡迎的,卡列爾家的甜點!玫瑰磅蛋糕堪稱人間美味喔!」

奧古斯特的招呼加上融合砂糖、奶油的甜美香氣,勾引客人不斷前來。

甜點攤位設在修道院門口,桌上排列著各式各樣的甜點。其中包括灑著糖粉的玫瑰型磅蛋糕、糖霜外皮咬起來爽脆的油炸點心、薄脆的姜餅人和塞滿葡萄乾的庫咕洛夫皇冠蛋糕,有切片也有整個包裝。

一位女性客人買了一個玫瑰磅蛋糕說想嘗嘗味道,咬下剛出爐的蛋糕瞬間瞪大眼睛。

「哇!真是美味!外層烤得酥脆,里頭松松軟軟,濃郁的奶油隨著玫瑰香氣從蛋糕里透出來,感覺多放幾天會更綿密好吃!我要再買十個!」

女客人一叫,其他客人也蜂擁而至。

「我第一次看到玫瑰造型的甜點,顏色也好漂亮!」

「味道也很棒!吃完齒頰留香!」

「這種油炸點心外層的糖霜又香又脆,好吃到不可思議!」

「姜餅的口感太棒了!啊啊……好想配熱牛奶一起吃喔!再多都吃得下!」

「庫咕洛夫蛋糕可以切開零售呢!請給我一塊!」

攤位前瞬間大排長龍,妮儂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連修女們也趕來幫忙。

盡管人手增加,搶購的人潮卻不見消退。

「聽說這里的甜點很好吃!」

「媽媽,幫我買那個像花的甜點!」

隊伍越排越長了。

庭院里的孩子們塞了滿嘴油炸點心,嘴邊還被溶化的糖霜弄得黏答答;慈祥的老夫婦坐在樹下品嘗帶著蘭姆酒香的庫咕洛夫蛋糕,邊吃邊不停稱贊:「好吃,真好吃!」

「我們年輕的時候,甜點這種東西只有王公貴族才吃得起啊!老伴,你說這年頭是不是越來越好了呢!」

「是啊,多虧有巴爾特侖將軍和羅格莎娜女王呢!能吃到這么漂亮又美味的甜點,得感謝他們兩位才行。對了,還要感謝上帝呢!」

「說得是啊……」

老夫婦感慨良多地聊著。

攤位上忙著應付人龍,廚房里端出的甜點也沒停過。明明只有阿爾尚一個人掌廚,效率卻有如十個人同時工作。

到攤位上巡視的蘇菲有感而發。

「大家吃甜點的模樣看起來好開心……這幅景象多么和平而幸福啊!卡列爾先生真是了不起。」

聽見蘇菲一臉陶醉的喃喃自語,奧古斯特再次感到危機。

「愛德華喜劇團下午將在禮拜堂盛大演出!清純之愛與信仰的故事一定會打動大家的心!請務必蒞臨觀賞!」

懷著不能輸給阿爾尚的決心大聲宣傳。

(我也寫了不輸給甜點的劇本,開幕之后一定能讓觀眾目不轉睛!)

奧古斯特斗志昂揚。

「蘇菲,我幫你預留最前排的位子了。」

「這樣好嗎?我只是工作人員……」

「不,這部戲你一定要看,請不要客氣。」

奧古斯特急得嗓子都尖了,蘇菲只是嫻靜地微笑以對。

「好的,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我只看過描述耶穌降生的短劇,很期待看到其他劇目呢!」

清澈的眼神讓奧古斯特都看傻了。

(沒錯,我的劇本就是獻給蘇菲的!)

◇  ◇  ◇

多虧義賣攤位上大排長龍,使得修道院下午依舊人潮眾多。聽說觀劇的票錢是隨喜樂捐,不少人都覺得去看看也無妨,排隊的民眾陸續涌進禮拜堂。

奧古斯特坐在蘇菲身旁,等待開幕。

中間隔著奧古斯特,另一側的座位上則坐著妮儂。妮儂說甜點全部賣光了,阿爾先生整理完廚房應該也會來欣賞。

「看完戲再整理廚房也來得及啊……」

雖然不覺得那個陰沉的男人懂得欣賞舞臺劇,但奧古斯特倒是希望阿爾尚能看看這部戲,畢竟這是他的自信之作。

帷幕終于從兩旁揭開,舞臺上出現一位頭戴白色包頭帽外罩黑頭巾、身穿白領黑色連身長裙的清純修女,手里還挽著竹籃。

故事中的她雖然是一國之公主,同時也是把人生奉獻給信仰的修女。飾演這個角色的正是愛德華喜劇團的當家花旦之一──瑪儂。

平常在后臺看到的瑪儂總是只穿內衣,翹著腳坐在椅子上。

「天氣好熱,奧古弟弟快來幫我扇風~還有,觀眾席第四排、右邊數來第五個位子上有個看起來很有錢的俊男,去幫我問問他叫什么名字!」

盡管私底下是個性感過頭、欲望過多的熟女,在舞臺上卻儼然是個完美的清純少女。不只瑪儂如此,愛德華喜劇團的其他演員同樣演技精湛,個個都是戲精。

身穿修女服的清純少女(實際年齡早已稱不上少女,但在舞臺上就是個少女)一登場,觀眾立刻交頭接耳。

「哦?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呢!」

「聽說是王都當紅的女伶耶!」

(很好!抓住觀眾的心了!)

出外摘采藥草的公主不久后便會遇見流浪的騎士。

騎士并不知道穿著修女服的少女就是這個國家的公主,只是被她的美和純潔吸引,不知不覺墜入愛河。

相遇的瞬間,公主也注視著騎士。

「多么英挺雄偉的騎士啊……」公主的心微微悸動,卻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感覺,只是害羞地微斂雙眸,和騎士擦肩而過。

騎士回頭──

黑色修道服裙襬和黑色頭巾搖曳,公主的背影逐漸遠去。

劇本上寫的是如此純情的開場,然而──

『呀啊!裙襬被荊棘勾住了!』

理應溫柔賢淑的公主突然尖叫起來。

(欸?有這句臺詞嗎?)

奧古斯特愣了一下,下一秒就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公主身上的修女服裙子……竟然「唰」地一聲滑落腳邊!

禮拜堂長椅上的觀眾立刻發出「喔喔喔!」的騷動。

雖然裙子里頭還穿著一條裙子,以免下半身整個出來見人……

問題是被鉤破的裙襬一路裂開到大腿,險險遮住內褲而已,這跟被看光光有什么不同!

『討厭~!』

理應清純的公主在臺上邊扭邊羞赧地尖叫,雖然遮遮掩掩卻微妙地什么都沒遮到。或者該說微妙地若隱若現。

(這是……什么情形?發生什么事了?)

奧古斯特張口結舌。

舞臺上應該含蓄保守的公主又開口了。

『哎唷,真是丟臉。這下沒辦法回修道院了。』

還邊說邊扭。

(為什么會出現劇本上沒有的臺詞和情節?)

接著流浪騎士出現了。

『唉呀!這真糟糕!』

騎士解下身上的斗篷──

『這位女士,失禮了!』

騎士將手臂伸至公主背后,環抱似的用斗篷包住她。

應該是純真的公主一臉陶醉地靠在騎士壯碩的胸前,騎士則將公主連斗篷一起抱個滿懷。

『我的心跳得好快,這是為什么呢?明明是第一次見面……』

『我也一樣。雖然是初次見面,卻覺得你可愛得不得了。我能將這卑劣的唇印在你那嬌嫩欲滴的唇上嗎?』

『不可以!我是侍奉上帝之人。可是……啊啊!這份悸動卻是如此激昂!』

『你的心彷佛就在我的胸膛里跳動,請讓我吻你吧!』

『不可以!啊啊……但我也能感受到你的心跳,是如此熱烈、昂揚而瘋狂!』

『唯有你清純的唇能讓我躁動的心冷靜下來!』

『上帝,請原諒我!』

騎士的臉和公主的臉越來越靠近。

兩人嘴唇疊合的瞬間,期待已久的觀眾發出今天最盛大的歡呼,甚至熱烈鼓掌。

「干得好!」

「這才是男人!」

叫好聲此起彼落。

女性觀眾也竊竊私語。

「討厭!真不害臊!」

「可是好帥喔!」

舞臺上的吻戲還沒結束。

奧古斯特愣了好一陣子,才忽然回神看向旁邊。

先是妮儂那邊──

妮儂雙手遮臉,整張臉都紅透了。八歲的小孩似乎也明白男女接吻代表什么意思,明知道不該看又忍不住想看,只好從指縫偷瞄抱在一起的公主和騎士。

然后有些遲疑地看向蘇菲──

這邊則是整張臉都綠了。

(唔哇……)

白皙的臉頰緊繃,紫羅蘭色的眼眸彷佛看見什么污穢恐怖的景象般瞪得老大,薄薄的嘴唇還微微顫抖。

「上帝啊……」

聽到她求神垂憐似的呢喃,奧古斯特的臉也綠了。

(那不是我寫的劇本!不對,雖然有些臺詞的確是我寫的,但劇情完全不一樣,我絕對沒寫那種初次見面就接吻的橋段!)

奧古斯特在心里拚命辯解。

手心滿是汗水──其實他想立刻沖上臺張開雙臂大喊不準演!不要看!但觀眾對臺上的激情演出反應正熱烈,現在喊停一定會被丟石頭。

臺下的奧古斯特急得直冒汗,臺上的劇情卻繼續發展。公主和騎士屢次私下幽會,終究被人發現,面臨被拆散的命運。

后來騎士遭到流放,公主也被關進修道院的高塔。這時敵國派兵進犯,騎士戴上面具隱藏真實身分回到國內,成功擊潰敵軍。

這一段還算照著奧古斯特的劇本演。

只不過前面的幽會橋段遠比騎士活躍于戰場的時間長很多。

兩人在修道院的庭院、走廊和祭壇前一次又一次地情話綿綿、熱情擁吻。

每次都讓觀眾屏息以待,然后熱烈鼓掌。

尤其演到戰場上的騎士不知怎么地離開前線,還潛入公主被關的高塔中一夜纏綿時,歡眾的歡呼甚至差點把老舊的禮拜堂震垮。一旁的蘇菲動也不動,臉色也跟蠟燭一樣蒼白,真讓人擔心她會不會睜著眼睛昏過去了。

舞臺上正演到眾人發現面具騎士就是那位遭到流放的騎士,紛紛稱贊他是守護國家的大英雄。

被幽禁的公主也重獲自由,和騎士相擁熱吻。

于是兩人再也不分開,國王禪位給騎士,騎士順利迎娶公主為妃,結局幸福圓滿。

『相信這一定是上帝的指引!』

『沒錯!因為虔誠地信奉上帝,才讓我倆結為連理!』

說完最后兩句彷佛硬加上去的感恩臺詞,舞臺劇終于落幕。

浪潮般的掌聲和歡呼隨即涌向舞臺。

「演得好!」

「太棒了!」

「騎士大人好帥!」

「公主也好嬌媚!」

演員們出場謝幕時,臺下的歡呼更是達到顛峰。演員們有人拿帽子有人提竹籃,紛紛下臺走向觀眾席。

觀眾也自動地將取代票錢的捐獻金投入其中。

或許是表演帶來的興奮還留在心里,大家捐獻時都相當大方。

眼看著竹籃和帽子都裝滿了。

奧古斯特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盛況。

突然發現還穿著白色廚師服的阿爾尚就站在禮拜堂門口。

頭上卻不見主廚帽。

阿爾尚面無表情地看著這邊。

(阿爾尚看到剛才的舞臺劇了嗎?從什么時候開始?難道他也認為那種無聊的劇本是我寫的?)

奧古斯特只覺得整張臉好像燒起來了,急忙轉過頭。

妮儂還坐在椅子上紅著臉發呆,蘇菲的表情則非常僵硬,無言地看著本是祈禱場所的神圣禮拜堂里一片喧鬧。

◇  ◇  ◇

禮拜堂中的觀眾全數散去之后──

奧古斯特在愛德華喜劇團的更衣室里大吼。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演得跟我寫的劇本完全不一樣啊!」

這位柔弱的小少爺平常總是任由女伶們搓圓捏扁,沒有人想到他會發這么大的脾氣。

團員們似乎也慌了。

「這個嘛……因為原來的劇本節奏太慢,而且講了很多大道理,評論家或許會欣賞,但平常不看戲劇的村民恐怕會看到睡著。所以大伙兒討論之后決定稍微……改編一下……」

「改編?」

「抱歉啊!要是先說了你一定會拒絕,所以……」

奧古斯特一臉愕然。

自己心目中最杰出的創作竟然會讓觀眾看到睡著?

「好啦!奧古弟弟,你別那么兇嘛!只是加點福利讓觀眾更融入劇情嘛……好吧,也許是加太多了……」

飾演公主的瑪儂囁嚅著試圖安撫奧古斯特,只是沒反省多久就恢復開朗。

「而且觀眾都看得很開心,反應非常熱烈啊!我也演得很盡興。與其在臺下一片死寂的情況下展露演技,脫光光站在舞臺正中央還比較不尷尬呢!」

意思是我寫的故事吸引不了觀眾,所以你們才把它改編得有趣一點?

自己的聲音和團員們的聲音在腦袋里轟然作響,眼前不斷浮現蘇菲鐵青的臉和觀眾樂在其中的表情。奧古斯特不知道該生氣還是掉眼淚才好,心情低落到谷底。

最后只能咬著嘴唇說道:

「可是……在禮拜堂里演出那樣的戲碼也太……」

表演結束后,蘇菲似乎不想和奧古斯特交談。

──抱歉……我先離開一下。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她一定認為奧古斯特是個不要臉的男人,竟然寫出寡廉鮮恥的劇碼褻漬神圣的禮拜堂。

劇團成員們似乎想起在禮拜堂里演出這樣的內容并不恰當,也有反省之意。

「呃……是我們不好啦!可是你看,我們募到這么多錢耶!」

「就是說嘛!說不定比我們在劇場里公演賺得更多呢?把這些錢全捐出去,上帝一定會原諒我們的!」

大伙兒邊說邊把帽子和竹籃遞給奧古斯特,里頭裝滿了紙鈔和硬幣。

奧古斯特把捐款全裝進布袋,提去交給蘇菲。

蘇菲一直跪在禮拜堂的祭壇前祈禱。

看到這幅景象,奧古斯特的心彷佛被刺了一下。

他覺得蘇菲正在向上帝告罪,因為他們在上帝之家演了一出不合禮數的劇碼。

「……蘇菲……」

奧古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