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二話 甜點師成為巫師的經過──雙馬尾少女口中莫名其妙的小故事

第一卷 上 第二話 甜點師成為巫師的經過──雙馬尾少女口中莫名其妙的小故事

──糖果屋里住著巫師,

會把迷路跑進來的小孩養肥,

然后吃掉。

節錄自《寫給小朋友的訓示童話集》

夏季刺眼日照開始轉為秋季和煦陽光的某個午后,樂園大道角落那間小得不能再小的甜點坊出現了一個訪客──劇作家奧古斯特?拉?格祿正畏畏縮縮地在附近探頭探腦。

還不時從門外窺伺店里。

(阿爾尚……應該不在吧?)

似乎是在確認這件事。

這個時候老板阿爾尚經常不在店里。據顧店的妮儂表示,老板去拉斐安羅斯宮為羅格莎娜女王制作甜點了。

一般而言,這種不起眼的小店甜點師傅絕對不可能踏進女王的住處。但如果是那位卡列爾老板,恐怕沒什么不可能。

因為阿爾尚?卡列爾是法洛利亞守護神巴爾特侖將軍最厲害的武器,也是雅爾特納之混沌末期令他國聞風喪膽的勇者。

至于那位勇者為何不在遠征國外的巴爾特侖將軍身邊,反而在王都當什么甜點師──由于當事人話少得令人害怕,所以奧古斯特始終問不出口。

不過那不是重點,他今天是擔心別的事才過來的。

奧古斯特翻開書本遮住臉,一會兒踮起腳尖一會兒歪著身子。這時店門忽然打開,一位綁著雙馬尾的嬌小女孩出現在他的腰際,有些猶豫地仰頭打量他。

「呃……奧古先生,現在是營業時間,請進來吧?」

「妮儂,你……你好啊!」

在外偷窺的事情被人發現,奧古斯特只好訕訕地笑了笑。

進來一位客人就能擠滿的小店里,今天也彌漫著甜點的香味和高雅的玫瑰花香。

架上排列著外層有糖霜的杏仁蛋糕、外型如波浪般優美的庫咕洛夫皇冠蛋糕、烤成貝殼造型的瑪德蓮蛋糕,還有裝在玻璃瓶里的姜餅人。不是系著金色或玫瑰色的緞帶,就是用印有蕾絲花紋的紙巾包裝,或是裝在天藍色的盒子里,總之非常可愛。

柜臺上也擺著各式各樣的甜點。包括店里的招牌──玫瑰色的普拉莉娜杏仁糖,中間夾著玫瑰卡士達醬的閃電泡芙,還有當季的各式甜塔。

柜臺后方的廚房整理得乾乾凈凈,那個身穿白色廚師服的冷漠銀發青年似乎真的不在。

(太好了!)

奧古斯特暗自握拳。

「今天推薦的是梨子塔。阿爾先生的塔采用薄脆的甜塔皮,內層涂滿混合杏仁醬和卡士達醬的杏仁奶油【frangipane】,再鋪上切成厚片的梨子進爐烘烤,非常非常好吃喔!甜塔皮烤得香噴噴又酥又脆,一口咬下馬上就在嘴里散開了。」

妮儂站在柜臺后方,為奧古斯特詳細介紹。

站柜臺時的妮儂看起來比平常高一點,似乎是因為站在墊高的平臺上。

聽完妮儂熱情的介紹──

(哇……那一定很好吃!)

開始想像口感的奧古斯特覺得飄飄然,突然想起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起因是昨天在愛德華喜劇劇場聽到女伶們討論起阿爾尚。

至于內容則是──

──那個帥甜點師傅對女人也太沒反應了吧?無論我怎么對他拋媚眼,還對著他露乳溝,他都不為所動啊!

──他對我也是這樣!之前去店里光顧時還說要免費招待他來看戲,結果他一點興趣也沒有。看他那副守身如玉的樣子,難道是已婚男士?

──看店的那個小女孩該不會是他的私生子吧?八成是太太過世了或者跑掉了,人才會那么陰沉啦!

──不對,那個看店的孩子搞不好是他的情人。

──啊!很可能喔!如果他只對小女孩感興趣,我們用成熟女人的魅力當然迷惑不了他。我總算懂了!

──沒錯!竟然完全無視瑪儂的胸部、珍娜的腿和我的嘴唇,不是同性戀就是戀童癖!

──奧古小弟,你去打聽打聽!

起初只是默默聽著女士們閑聊,內心暗自吐槽:哪有這種事!對自己不感興趣的男人就都是同性戀或戀童癖嗎?不過她們實在講得煞有其事,搞得奧古斯特越聽越擔心。

(同性戀嗎──他對我這個男生冷淡到極點,根本不可能。至于戀童癖嘛……莫非──)

妮儂是個勤奮又親切的好女孩。

之前砂糖缺貨無法制作普拉莉娜時,她還替「恐怕要上斷頭臺」而沮喪的奧古斯特擔心,特別拜托阿爾尚到劇場來查看。

這女孩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她現在身處水深火熱之中,這次就換我拯救她──

在強烈的責任感驅使之下,奧古斯特看準阿爾尚不在的時間來到店里。

「妮儂,聽說你是阿爾尚的私生子……真的嗎?」

突然被人這么一問,妮儂不禁瞪大眼睛。

驚訝過后──

「咦?咦咦咦──!」

她尖叫出聲,雙手像鳥兒振翅一樣揮著不停。

「私……私生子?那阿爾先生不就是……我的……爸爸?這……這怎么可能!」

「可是你們一起住在這家店的二樓吧?」

「是……是的。」

「那么……是親戚嗎?」

「不,不是。也不算親戚……」

「那你們……」

奧古斯特吞了吞口水。

「……是情侶?」

「咦咦咦咦咦咦咦?」

妮儂整張臉都紅了。

「如……如果阿爾尚跟你……是那種……不正常的關系,身為成年人的我就有義務保護年幼稚嫩的少女。所以你愿意老實告訴我嗎?阿爾尚有沒有強迫你……」

「沒有!絕對沒有!我只是承蒙阿爾先生的好意寄宿在這里,既不是私生子也不是他的情人!」

妮儂拚命搖頭盡全力否認,短短的雙馬尾也跟著不停搖晃。

奧古斯特總算冷靜下來──

「說得也是……根本不可能嘛!哈哈……哈哈哈……」

只能無奈地傻笑。

「不過,怎么說呢……阿爾尚就像戴著鐵面具一樣,老是一臉嚴肅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平常不理會別人就夠可怕了,真的開口回應反而更恐怖!心地不好又冷酷,實在不像個理想的監護人……妮儂,你一定吃了不少苦頭吧?」

就算沒有不正當的關系,阿爾尚奴役妮儂總是事實吧?

話說回來,光是跟那種看起來粗心大意的陰沉男人住在一起,就夠讓一個小女孩覺得尷尬了!

由于夾雜私人恩怨,奧古斯特提到阿爾尚總忍不住口吐惡言。

一個月前,奧古斯特無意中在街上看見阿爾尚發揮絕對的強勢整治盜賊,得知城里的甜點師傅其實是動亂時期的勇者,突然對他十分感興趣。

至于每天來店里報到,還帶著記事本和筆纏著人家問東問西──的確是有點過分。

然而阿爾尚對于采訪的態度也太冷漠,一定是因為天生個性不好。奧古斯特堅信:那家伙根本不知道何謂溫柔體貼,打從心底討厭跟人來往。

沒想到妮儂卻突然開口了。

「阿爾先生非常溫柔,是個善良的人。」

妮儂語重心長的低喃彷佛有感而發,讓奧古斯特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說阿爾尚非常溫柔?」

那個好像從小到大都沒笑過的冷漠男人……哪里溫柔了!

妮儂的嘴角微微揚起。

「是的,他真的非常、非常溫柔,否則就不會收留只是和他住在同一棟公寓的我了。」

據說當時妮儂和母親兩人相依為命,而阿爾尚在巴黎榭的甜點師傅手下當學徒,邊工作邊學習制作甜點。

直到今年春天,妮儂的母親突然生病過世,是阿爾尚收留了無依無靠的她。

「阿爾尚那種人主動收留你?」

難道妮儂的母親是個大美人而且和阿爾尚相戀,阿爾尚為了懷念故人才收養妮儂?奧古斯特不禁往八卦的方向聯想。

因為真的非常意外。

「妮儂,你跟阿爾尚以前就感情很好嗎?」

其實奧古斯特想問「你媽媽跟阿爾尚是不是感情很好」,但這么問一個喪母的年幼女孩實在太沒神經,脫口而出之前才改變話題。

「該怎么說呢……好像跟所謂的感情好又不大一樣?」

妮儂似乎回想起剛認識阿爾尚時的情景,一臉認真地陷入沉思后──用有點懷念又有點高興的語氣說起往事,彷佛在說一個埋藏心底的重要秘密。

「阿爾先生大約三年前才搬進公寓,那時我還很小,母親出外工作時只能獨自留下來看家。每次看到我在公寓外逗貓咪或拿小石子當彈珠玩,阿爾先生就會臭著一張臉走過來,突然伸手遞給我一塊姜餅。大概是因為我心情不好,看起來很沮喪吧……」

──這是……

──……

面對一臉疑惑的妮儂,毫無表情的青年只是遞出放在皺巴巴紙上的姜餅人,不發一語。

姜餅人是阿爾尚店里的固定商品,今天也塞了滿滿一玻璃罐,陳列在貨架上。餅乾的造型像個張開雙手的小孩,烤成漂亮的茶色薄片,用門齒咬斷時會發出清脆的聲響,咀嚼后姜的辛辣、砂糖的甘甜和奶油的香氣同時在口中散開,伴隨著一絲熱辣辣的甜美刺激。

看到面無表情的男人拿餅乾給自己,小孩子八成會嚇得逃走吧?但妮儂似乎收下餅乾,還吃掉了。

「結果那塊姜餅硬~到一個不行,像在啃鐵一樣。」

「咦?阿爾尚做的姜餅不是烤得恰到好處嗎?」

奧古斯特訝異地睜大眼睛,妮儂卻微微一笑。

「是啊!但當時的阿爾先生才剛開始學做甜點而已。那塊餅乾實在硬到不能再硬,直接咬下去牙齒可能會斷掉。后來他幫我把餅乾放在牛奶里泡軟,結果泡出整塊的砂糖和姜的碎片,吃起來滿口都是渣,而且非常辣。」

「姜餅不是甜的,而是辣的啊……」

「沒錯。」

如此可怕的餅乾──據說妮儂后來還從阿爾尚那里收到很多次。

──……

──又是姜餅嗎?

──……

──謝……謝謝。

「那根本是整人吧?你為什么不拒絕他!不對……是拒絕不了吧?阿爾尚瞪著你的表情一定很像恐怖的地獄守門人!」

「是啊!他總是拿出包好的餅乾,彎著腰一直盯著我。起初我也覺得他好像很可怕,還以為自己惹他生氣了……」

「果然……」

奧古斯特探出上半身,微微一笑。

「不過……阿爾先生每次都是在我寂寞的時候給我姜餅喔!所以漸漸覺得這個人也許是不放心我。一想到有人用這種方式關心自己真的很開心,也就收下姜餅了。」

妮儂提起往事的聲音和表情都顯得很愉快,奧古斯特不自覺聽得入神。

(原……原來如此啊?他還真不像是會關心小女孩的人……)

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

阿爾尚以前做的甜點不但口感差而且味道嚇人,這點也頗令人意外。

(這么說來……大師也不是生來就是大師的嘛……)

「剛開始做的姜餅真的很硬,味道也很奇怪!后來才慢慢進步到不泡牛奶也能吃,味道也越來越好……」

直到某一天她接過阿爾尚手里的姜餅,當場打開包裝紙咬了一口──

只聽到一聲脆響,姜的辛香倏地竄進鼻腔,甘甜的砂糖與奶油香彌漫口中,舌頭彷佛都要融化了。

──實在太好吃了!

妮儂抬起頭,笑著對阿爾尚說道。

「結果阿爾先生只是非常冷淡地喃喃說了聲『是嗎』,轉身就走了。」

「你說他是不是很討人厭!」

「不會啦!因為他……」

妮儂正想為阿爾尚辯解,廚房的后門就打開了,肩上背著貨物的阿爾尚正好回來。

一看到奧古斯特在店里,阿爾尚馬上皺起眉頭露出一副「你怎么又來了」的表情,不發一語地從廚房里的樓梯上樓了。

「你看到沒有!他剛才竟然狠瞪客人,連個歡迎光臨也沒說,是不是很過分?我絕對不相信他是個懂得體貼的好人!那種人肯定表里如一,徹頭徹尾的冷血無情!」

奧古斯特憤憤地指著阿爾尚離開的方向抗議,妮儂顯得有些為難。

「不好意思,其實阿爾先生很怕生。」

「怕生?可愛的女孩子才可以怕生!那種虎背熊腰眼神兇惡的男人怕什么生?又沒有人會因此動心!」

「呃……我覺得成年男性怕生……也挺可愛的啊……」

妮儂小聲嘀咕。

「我先撤退了,免得阿爾尚又出來瞪我!啊……幫我包一個梨子塔,我要一整個!」

「好的,謝謝您的惠顧!」

先拿蕾絲紙巾包起梨子塔,外頭再包一層玫瑰色的薄紙,最后系上金色緞帶。

手里忙著包裝的妮儂似乎很在意奧古斯特手中那本厚重的書,不時投來好奇的目光。

「你喜歡書嗎?」

被奧古斯特這么一問,妮儂瞬間漲紅了臉扭捏起來。

「不,沒那回事!其實……我不識字,只是覺得能看懂那么厚的書好厲害。真的……非常抱歉!」

「不必道歉啦!要不我教你識字吧?」

「呃?可是……」

妮儂有些羞怯地抬眼看了看奧古斯特。

「不用麻煩了,我并不需要識字。」

說完又露出笑容。

(其實她想學寫字,也想看懂書中的內容吧……?)

離開店里的路上,奧古斯特一直想著這件事。

正如妮儂所言,送給劇團成員的梨子塔餅皮香脆,結合杏仁醬和卡士達醬的杏仁奶油綿滑香軟,其中的梨子果肉厚實多汁,好吃到讓女伶們贊不絕口。

◇  ◇  ◇

三天后。

閉關在家寫完新劇本的奧古斯特終于得以出門,馬上到樂園大道的甜點坊報到。

「啊!奧古先生,歡迎光臨!」

闔起攤開在柜臺上的紅皮書,妮儂開朗地大聲招呼。

「午安!你在看《寫給小朋友的訓示童話集》嗎?那是專門出版給小朋友看的,因為賣得很好還蔚為話題呢!」

「這是阿爾先生送我的。」

妮儂紅著臉頰,難掩歡欣地說道。

「他說這本書里用詞簡單而且有很多圖畫,比較容易閱讀,還說會慢慢教我認字,沒有客人的時候也可以在店里練習寫字。」

廚房里不見阿爾尚的身影,但工作臺上排放著各種材料和器具,看來不久就會回來了。

「是……是嗎?阿爾尚這樣說啊……」

低喃聲中難掩復雜的心情。

(原來阿爾尚也知道妮儂想識字啊……)

所以才特地弄來受小朋友歡迎的書送給她吧?

(原來……他也可以為別人著想嘛?說不定……還真的有溫柔體貼的地方。)

妮儂輕輕撫摸書的封面,彷佛對待珍貴的寶物。

「阿爾先生昨天念了第一則故事給我聽。」

「什么?」

擺著臭臉用冷淡的語氣……講故事?

真不想聽……不對,反而有點令人好奇。

「故事在說一對迷路闖進糖果屋的兄妹。糖果屋里住著邪惡的巫師,打算把兄妹吃掉。」

「沒錯,那個故事就叫《糖果屋》。」

奧古斯特小時候也聽奶媽念過這個故事,后來自己也看過。

但是那個臭臉男念故事給小孩聽?奧古斯特忍不住又開始想像。聽到他那陰沉的聲音講起巫師要吃小孩那段,小孩還不嚇得渾身發抖嗎?

然而妮儂卻笑逐顏開。

「這本書里的巫師把小孩們養胖了吃掉,不過阿爾先生是善良的巫師,所以把母親過世的我接來糖果屋,還好心地教我認字呢!」

妮儂顯得非常開心。

「你看,阿爾先生是個好人吧?」

奧古斯特有點動搖。

妮儂燦爛的笑容讓奧古斯特怦然心動,也跟著認為阿爾尚是個大好人。但一想起阿爾尚那沒好氣的態度,多少還是覺得他真是個討厭的家伙。

(唔啊……我都被搞亂了。阿爾尚到底是好人還是討厭鬼?)

奧古斯特正在糾結,身穿白色廚師服、頭頂高聳主廚帽的阿爾尚就從廚房中的樓梯下來了。他盯著奧古斯特瞧了幾秒──

「……你又寫不出劇本,跑來找我家店員抱怨了嗎?」

吐槽得毫不留情。

(這家伙絕對是個討厭鬼──!)

奧古斯特心中如此大喊。

只有妮儂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我正在跟奧古先生說,阿爾先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話剛說完,反倒是奧古斯特慌了。

(那種說法聽起來不就像是……我趁阿爾尚不在的時候偷偷夸贊他嗎?)

開什么玩笑?根本相反吧!我只有說阿爾尚的壞話,可沒說過他是好人──

阿爾尚皺著眉頭,盯著奧古斯特瞧了好一會兒。

你看,他也一副很不情愿的樣子啊!

得趕快解釋誤會才行。

「不,其實我──」

急急忙忙正要開口,阿爾尚已經轉身走開了。

而且聲音低沉、語氣冷淡地補上一句:

「……最好是。不買東西的話就快滾。」

一點也不親切。

聽到這句話之后──

(哇!這算什么?干么拽得二五八萬的?這人果然只是個討厭鬼!)

奧古斯特內心再度吶喊。

然而妮儂卻不知為何笑得更加燦爛,一臉開心地注視著阿爾尚的背影。

插圖009

◇  ◇  ◇

那天的下午茶時間。

墻壁上排滿各類書籍和各式美術品的女王房間里,阿爾尚正將紅茶注入繪有玫瑰花紋的杯中。

「唉呀?是姜餅!」

看著和梨子塔擺在一起的姜餅人,一頭玫瑰色長發的女王眼睛閃閃發亮。

「小時候常吃呢!」

女王捏起姜餅人,從頭部一口咬下,忍不住瞇起眼睛。

「真了不起,簡單的餅乾也能做得這么好吃。濃郁的姜汁香氣透著一點辛辣,味道卻甘甜無比。爽脆的口感也棒極了!」

配著加入大量牛奶的紅茶,女王正津津有味地品嘗姜餅。這時阿爾尚突然低聲喃喃說道:

「……她好像很喜歡公主幫忙找來的書,非常高興。」

女王也將視線轉向阿爾尚。

「是嗎?那太好了!那本書我看過,就算是大人來看也覺得很有意思而且令人懷念,所以我才特別推薦啊!」

女王粲然一笑──

隨即再次瞇起眼睛。

「既然是你說住在一起的小女生想識字,希望我幫忙挑選教材,我當然得盡力幫忙啊!你這個人看起來不關心別人,其實非常注意對方吧?對于放在心上的人甚至可說是寵溺。能被你撿回家,你家那位可愛的同居人還真幸福呢!」

「是嗎……」

阿爾尚不帶感情地低聲回應,轉身凝望華麗的書背整齊排列的書架。

身后的羅格莎娜不禁莞爾。

「阿爾尚,你知道嗎?你覺得不好意思的時候就會說『是嗎』,然后轉頭背對人家喔!就這么不想讓人看到你害羞的表情嗎?」

「……」

羅格莎娜繼續進逼──

「轉過來讓我看一下好不好?我不會笑你的。拜托?就看一下下嘛?」

無視于女王的撒嬌拜托,阿爾尚始終假裝欣賞架上的書籍,好久好久都沒有回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