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一話 銀發甜點師

第一卷 上 第一話 銀發甜點師

──他是時代的寵兒,

也是孕育美食之國法洛利亞之人。

節錄自《法洛利亞式美食學【gastronomie】》

「奇怪?有人跑來這種地方開店嗎?」

一陣熬煮玫瑰醬之類的香甜氣息撲鼻而來,奧古斯特?拉?格祿不禁在樂園大道一隅停下腳步。

樂園大道是王都巴黎榭最早鋪設完成的馬路,歷史悠久且給人閑適恬靜的感覺。相較于年輕人聚集的閃耀大道,這里更洋溢著一股寧靜脫俗的氛圍,許多飯店和老牌烘焙坊在此櫛比鱗次。

在這條樂園大道的三角窗地帶,開了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店面。

(上個禮拜經過這里還是空的,之前……應該是帽子店吧?好像是老板上了年紀,開著開著就歇業了。嗯……不過這味道真的好香啊!)

乾爽的夏日陽光下,奧古斯特動了動鼻子,深吸一口甜美的香氣。

(炒焦的砂糖、奶油……牛奶和蛋……還有高雅的玫瑰香氣……應該是在做甜點吧?難道這里是甜點烘焙坊?)

奧古斯特對甜食有無盡的愛。

革命結束后,惹人憐愛的女王復辟即位,廢除公會制度讓商業買賣更加容易,也促使經濟復蘇、國家充滿活力。曾經被列為奢侈品的甜點隨之蓬勃發展,近兩、三年來巴黎榭新開張的甜點專賣店更是多如雨后春筍。

這情況對奧古斯特而言無異于置身天堂。一旦聽說「那家店里的庫咕洛夫皇冠蛋糕放了很多蘭姆酒腌漬的葡萄乾,簡直是人間極品!」或是「那間店賣的蜂蜜松餅連餅皮里都夾著甘甜的蜂蜜,好吃到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就會迫不及待地趕去嘗鮮。

(不知道這里賣的是什么甜點呢……)

高雅的玫瑰香混在砂糖的甜香之中,令人好奇得不得了。

被香味迷惑的奧古斯特不知不覺往店家走去,突然想起一件事。

(下一場舞臺劇的劇本!截稿時間已經過了兩天,我才勉強擠出兩行!)

奧古斯特瞬間面色鐵青。

前天過去露臉時,他還跟愛德華喜劇劇場的負責人說只剩幾頁就完成了──事件順俐落幕,只剩下美麗女主角和拯救她的清廉主角熱情擁抱的橋段。

如果直接走上通往劇場的閃耀大道,肯定會被迫坦承新劇本只寫了兩行的事實,然后受眾人責怪。尤其是隸屬于愛德華喜劇團的女性團員,保證對他不留情面。

平常惹她們生氣時,奧古斯特就常看到各種內衣、假發或馬甲朝自己飛來。

──別腳作家!你沒寫完劇本我們怎么排練啊?

聽到這句話時,奧古斯特有時甚至會被揪著后頸甩來甩去。

女士們心情好的時候又不一樣了。

──奧古小弟弟,你的金發軟軟毛毛的真可愛~好像小雞喔!皮膚也又滑又嫩,年輕男孩就是好啊!

──啊!臉紅了!奧古弟弟好純情!

──姊姊們來教你這樣那樣的事吧?

不是嬌聲調戲就是抱著他揉弄頭發,但聽說劇本稍微晚一點完成立刻性格大變。

──你說啥?太離譜了吧!竟敢不遵守期限,還留著那張滑嫩嫩的臉蛋干么?

──讓我在你臉上抹石灰算了!

──上斷頭臺吧你!

下場就是被姊姊們左右夾攻捏臉頰或一陣猛戳。

偏偏奧古斯特「遲交劇本」的次數非常之多。

「唔……我想寫社會派的悲劇,不想寫什么輕松愉快的戀愛喜劇啊!和我的希望完全相反,這種劇本我哪里寫得出來嘛!」

奧古斯特在店門口喃喃自語,給自己找藉口。

在這種生死關頭,可不是被甜點吸引的時候。

然而店門的另一邊傳來陣陣甜美的玫瑰香氣,不停誘惑奧古斯特。

(反正繼續煩惱也改變不了新劇本只寫得出兩行的事實……)

不如說正因為遇到瓶頸,才必須吃些甜甜的點心激勵自己啊!

(對了!帶些甜點過去說不定能讓女伶們稍微消消氣!)

于是奧古斯特推開了店門。

門上的銅鈴發出「喀啷」一聲,身邊立刻彌漫著玫瑰和砂糖的醉人香氣。

店里的空間實在很小,進來一位客人就能擠滿整間店。

占滿整面墻的貨架上排列著各式甜點,諸如裝在花紋圓盒中的夾心糖、系有金色緞帶的罐裝果醬,鋪著杏桃乾、葡萄乾或核桃的長方形蛋糕,圓形的巧克力塔和做成小孩造型的姜餅等等。

位于右手邊的柜臺上則放著一個玻璃容器,里頭裝著一顆一顆玫瑰色的甜點。

(哇啊……這是什么?夾心糖嗎?)

閃耀著寶石般光芒的玫瑰色吸引了奧古斯特。這一顆顆的甜點只有蠶豆大小,外層應該是調了顏色的砂糖吧?奧古斯特看得出神,突然聽到柜臺里發出聲響。

柜臺里頭就是廚房,一個身穿白色立領廚師服的年輕男子正在其中工作。

他是老板嗎?

男子頭上戴著一頂筆直朝天、略帶厚度的白色廚師高帽。

如果是主廚,通常會戴那種頂端像睡帽般抽褶蓬起的帽子才對。這位男子頭上的帽子實在有點奇怪──

而且不知為何手里還拿著澆水壺。

(咦?為什么拿著澆水壺?)

只見男子將澆水壺高高舉起──

米黃色的濃稠面糊自細長的出水口流出,在烤盤上整齊排列。每一條面糊大概都有兩根拇指長。

(啊!他在倒面糊嗎?)

奧古斯特在宅邸中看過廚師烤餅乾,是用湯匙舀出面糊攤在烤盤上。用澆水壺的話比湯匙方便很多,可以迅速而平均地倒好面糊。

(原來如此──)

就在他想通的同時,一直默默工作的男子忽然轉過頭來。

(哇!)

奧古斯特瞬間腿軟,都是對方的眼神太銳利害的。

那雙略帶灰色的青藍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奧古斯特。

男子看起來年紀不大。

歲數大概跟奧古斯特差不多吧?線條俐落的臉龐加上閃著冷洌光澤的銀發,給人一種犀利的印象。他的姿態非常端正,即使穿著廚師服也能看出那經過鍛煉毫無贅肉的好身材,簡直無懈可擊。男子臉上沒有笑容,垂著嘴角說道:

「歡迎光臨。」

聲音低得好像正因為手邊工作被打斷而生氣。

插圖007

這氣氛也太緊繃了……

(我……我該不會看到了什么不該看的東西吧?莫非這里不是甜點烘焙坊,而是地下組織的秘密基地,那個澆水壺是某種黑暗武器……我會被殺掉埋進地底嗎?)

奧古斯特發揮劇作家本能開始妄想,不禁緊張起來。

「呃,你好……我還是……第一次來這家店呢!哈哈……哈哈哈……」

真想快點逃出這里!

一點也不想和這個可疑的男子共處如此狹小的空間!

「請問……這、這個……是什么?」

奧古斯特指著剛才迷住他的玫瑰色甜點問道。

「那是用熬煮過的砂糖裹在杏仁上,外頭再包覆一層焦糖霜的糖果點心【confiserie】。」

回答的聲音依然冷漠。

「啊!普拉朗【pralin】糖嗎?我知道!」

普拉朗是一種裹著糖霜、吃起來脆脆的杏仁糖,通常當作搭配紅茶的點心,或是裝在漂亮的袋子或小盒子里當成禮物。奧古斯特自己也很喜歡。

「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玫瑰色的普拉朗杏仁糖……」

「……放了玫瑰增添顏色和香氣,所以在我家叫作普拉莉娜【praline】。」

「普拉朗的女生版……普拉莉娜嗎?」

就算是為了緩和陽剛味,這個看起來陰險又不開朗的男人……會幫甜點取那么可愛的女生名字嗎?再看看架上的點心全都用薄薄的色紙或紙巾包著,十分講究的蝴蝶結也很惹人憐愛,但一想到那可能出自眼前男人之手,奧古斯特又開始覺得渾身不對勁。

「嗯,呃……那就給我一些普拉莉娜吧!對了,那個又是什么?」

廚房的工作臺上還有一些不常見到的點心。

金黃色的細長點心,外頭裹著一層玫瑰色的糖霜。基底似乎是由老板剛才用澆水壺倒出的面糊烘烤而成,外型極為纖細優美。

老板的嘴角依然不悅地下垂著。

「……泡芙皮里填入玫瑰卡士達醬,名字……好像叫閃電【éclair】。」

「那是你做的吧?怎么會不確定名字!」

而且干么說得那么不情愿啊?態度也很不客氣。

奧古斯特在心里吐槽,對方竟也皺起眉頭。

「甜點的名字都是別人取的,好像是因為我沒有命名的天分。」

他喃喃說道。

(幸好取這些可愛名字的人不是他。而且閃電泡芙這名字不太可愛,還挺勇猛的……)

「也幫我包一份那個嘗嘗吧!」

「……好的,請稍等。」

老板俐落地將天藍色的紙卷成圓錐狀,用銀質小鏟取出玫瑰色的普拉莉娜裝進去,再將紙卷上方的開口擰起,最后拿出紙巾迅速包好另外一個閃電泡芙。奧古斯特拿起買好的甜點,走出店外。

「呼──剛才真是緊張死了!」

店里陳列的甜點無論外型或顏色都十分可愛,相信每樣都很受女孩子歡迎。甜點看起來很誘人沒錯,問題是那個臭臉的老板恐怕會嚇得客人不敢上門。

奧古斯特一邊心里嘀咕,一邊將閃電泡芙的包裝拆開一半。

「哇啊!這真是……太美了!」

近看之下簡直美得讓人墜入愛河。

說到夾奶油餡的甜點,奧古斯特其實常吃那種小小圓圓、外頭灑了香草味砂糖的泡芙,卻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優雅纖細的外型。玫瑰色的糖霜──是仿效人稱「巴黎榭最明智的玫瑰」的瑪莉?羅格莎娜女王嗎?

湊近一聞,高雅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人陶醉不已。

奧古斯特微微張開嘴,從邊上咬了一小口──瞬間受到強烈的震撼。

(這是什么!真是太好吃了!)

烤得金黃酥脆的外皮「喀滋」一聲裂開,散發玫瑰芬芳的卡士達奶油宛如閃電般直射進來。

突然涌入的香濃卡士達醬幾乎塞滿咽喉,掠過舌頭的口感滑順得讓人嚇一跳。雞蛋的風味和玫瑰的香氣華麗地合而為一,包覆甜點外層的甘甜玫瑰糖霜就在 這時輕柔地展露風華,高貴的玫瑰香氣在嘴里蔓延開來。即使只是稍微從口中挪開,內層的玫瑰卡士達醬就彷佛要噴涌而出,讓人不知不覺一口接一口地猛吞,連喘 口氣的空閑都沒有。

天下竟然有如此刺激的美味!

奧古斯特也吃過不少名店制作的甜點,卻從未體驗過這樣的味道。

吞下最后一口閃電泡芙,奧古斯特不禁嘆息。玫瑰的香氣還留在嘴里,沉浸在甜美余味中的他又動手了。

(不知道這個的味道怎么樣?)

另一個袋子里的甜點本來是要帶去慰勞劇場人員的,但奧古斯特實在好奇,忍不住打開袋口,想說淺嘗一顆應該沒關系。

沒想到才剛打開包裝,鼻子就被玫瑰、砂糖加杏仁的香味擊中,讓他頭昏眼花。

(這香味也太兇猛了!)

奧古斯特小心翼翼地夾起一顆,彷佛對待寶石般看了又看。

略帶光澤的玫瑰色實在太美好,可愛得讓人舍不得放進嘴里。由于表面經過仔細烘烤,杏仁外層的砂糖融化后再結晶,陣陣甜美焦香不斷激起奧古斯特的食欲。

(吃掉吧!普拉朗也不過是稀松平常的小點心嘛!)

下定決心將杏仁糖放進嘴里,被臼齒「喀滋」一聲咬碎的瞬間,華麗的香氣立刻在嘴里迸裂開來。

(唔……唔哇!)

奧古斯特緊閉雙眼,停在原地扭來扭去。

(這個也太好吃了!表面的糖霜和杏仁竟然如此爽脆!玫瑰的香氣一下子涌進咽喉,腦袋里好像都響起華爾滋舞曲!這不是一般的普拉朗,是普拉莉娜!只嘗一顆絕對不夠的普拉莉娜杏仁糖!)

一顆接著一顆,再吃一顆就好……

這次是真的,再吃一顆就好。

(……根本停不下來!這是要送人的慰勞品啊!我的新劇本只寫了兩行!兩手空空地晃進劇場絕對會被宰掉!普拉莉娜,你存心毀了我嗎!)

嚼完一顆又想重新品嘗那份感動,手已經伸向第二顆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興奮得發抖的奧古斯特只覺得耳邊縈繞著「喀哧喀哧」、「喀滋喀滋」的幸福聲響。

終于走到位于閃耀大道上的愛德華喜劇劇場時,天藍色的紙袋早已空空如也。

◇  ◇  ◇

「……所以你只寫了兩行?」

「竟然有臉來見我們?你這超龜速慢吞吞作家!」

「太離譜了~臉頰還比平常更水嫩透亮,看了就火大!」

「全身上下都是玫瑰花香,該不是偷懶不工作跑去跟哪家小姐約會吧?」

「小少爺,你真的很想上斷頭臺對不對?」

被珍娜、凱瑟琳娜、瑪儂等幾位劇團中的當紅女星團團圍住逼到墻角,掐著耳朵捏著臉頰扯著頭發一陣責罵,奧古斯特只能不斷重復一句話──

「對不起,非常抱歉!」

除了道歉還是道歉。

劇團負責人和其他團員也被三位女伶的氣勢震懾,只能躲在遠處圍觀。

愛德華喜劇團的當紅女星們在舞臺上是慈悲為懷的女神、手無縛雞之力的公主,此刻卻一起露出冷血劊子手的表情,奧古斯特由衷感到畏懼。

「我……我發現一家超美味的甜點烘焙坊,在那里買了好吃得不得了的玫瑰風味甜點要來慰勞大家,因為試吃了一點才會沾上玫瑰花香,并沒有去跟誰約會!真的!」

他吞吞吐吐地掰了一個理由。

「你說那個有玫瑰花香的甜點到底在哪里?」

「奧古弟弟,你手里什么都沒有喔?」

「唔!這……這個嘛……」

在六只眼睛的狠瞪之下──

「因……因為實在太好吃了,我在路上……全都吃光了。」

誠實回答的下場就是腦袋挨了一記,臉頰被擰,腳也被踩了。

「上斷頭臺吧!」

「對不起!對不起!我明天一定再買來請大家!那種點心真的非~~常非常好吃,名字也很可愛,叫作普拉莉娜。外觀是玫瑰色的,而且保證美味,你們吃過之后一定會心花怒放!所以求你們別送我上斷頭臺!」

于是──

隔天午后,奧古斯特再度造訪位在樂園大道一隅的小烘焙坊。

由于昨晚熬夜趕寫劇本,睡眠不足的奧古斯特搖搖晃晃地推開店門,隨即聽見一個可愛的聲音。

「歡迎光臨!」

木制柜臺里頭站著一個年約七、八歲的女孩。紅褐色的頭發綁成兩束垂在耳際的馬尾,嫩綠色大眼睛看起來純真又惹人憐愛。

「你好啊!老板在休息?」

奧古斯特邊問邊往廚房里瞧。

工作臺擦得一塵不染,打泡器、木鏟和鍋子之類烹調用具也洗得乾乾凈凈掛在墻上。那個戴著奇怪帽子的冷漠銀發男也不見蹤影。

奧古斯特一點也不想看到銀發男,或者該說避之唯恐不及。然而發現他真的不在,又覺得好像少了點什么……

(不對,沒那回事。幸好他不在店里。)

「阿爾先生今天去城堡了。」

女孩以童稚的聲音答道。

(阿爾先生……是老板的名字嗎?城堡……難道是王宮?拉斐安羅斯宮?不不不,那不是一介烘焙坊老板可以隨便進出的地方吧?)

小孩子不懂事,大概是習慣把其他什么地方叫作「城堡」了。

「這樣啊?你一個人留下來看店真厲害!」

決定笑著隨口應道。

「對了,奇怪……店里的甜點呢?」

兇惡的老板不在店里也無所謂。

問題是墻上和柜臺上都空空如也,昨天還擺得滿滿的甜點忽然全部消失了。

貨架上只剩下一個糖果型的果凍點心。將濃縮果汁凝固后灑上砂糖,是一種廣受婦女喜愛的甜點。玫瑰色的果凍十分漂亮,但只剩一個沒辦法拿來當禮物。

該不會所有甜點都賣完了吧?

小女孩縮了縮肩膀,似乎感到很抱歉。

「不好意思,因為沒有砂糖了,所以沒辦法作甜點。」

「咦!你們經營得如此艱難,連買砂糖的錢都沒有了?」

不是剛開店沒多久嗎?

「不是的,您誤會了。」

女孩連忙否認,似乎更泄氣了。

「聽說街上出現盜賊,專搶從港口運來的貨物。前陣子還把運來的砂糖全部搶走,害所有巴黎榭的店家現在都缺砂糖。如果不經由街道運貨就得繞非常遠的路,再不快點抓到匪徒的話會越來越難取得砂糖,阿爾先生也很傷腦筋。」

年紀不大的孩子竟對店里的事如此了解還為此擔憂,實在令人佩服。

(這么說來,劇團的人好像也說過街上出現盜匪這件事……)

據說這些盜賊是革命派的殘黨。

由于法洛利亞國的守護神──巴爾特侖將軍率兵遠征不在國內,革命派殘黨似乎因此越來越不安分。

盡管革命引發的長期動亂早已結束,王權復辟后的國家如今和平富庶,還是有不滿分子動輒聚眾生事。

奧古斯特雖然生在子爵之家,但排行三男的他其實不太理會那些政治方面的事。

眼前更迫切的問題是市面上的砂糖流通受阻,沒辦法制作甜點。

「哇啊──怎么辦啊?我答應人家一定要帶普拉莉娜過去的!」

──真的有那么好吃的甜點?那你明天再帶來看看!

──要是又在路上邊走邊吃光了,我可饒不了你!

──沒錯!下次再犯絕對送你上斷頭臺!

幾位女伶一再耳提面命。

也因為這樣,奧古斯特昨天才勉強逃過一劫。

用砂糖不足的理由能說服她們嗎?沒那種好事。那些女伶肯定會強人所難──沒有砂糖?給你一天去種出來啊!

「我非上斷頭臺不可了……」

「什么!」

柜臺后方的雙馬尾少女嚇得瞪大眼睛。

「斷頭臺?這……這位客人,您……」

「沒什么,我在自言自語,你別在意。」

可不能嚇壞這么小的女孩。

奧古斯特買下碩果僅存的一個玫瑰色果凍糖,放進口袋后垂頭喪氣地正要離開,柜臺后的雙馬尾少女卻踮起腳尖叫住他。

「這位客人!砂糖進貨之后會再通知您,請留下聯絡方式吧?有了砂糖就能做很多普拉莉娜和其他甜點了!」

她好像還是很在意斷頭臺的事。

「謝謝你……我目前在閃耀大道的愛德華喜劇劇場寫劇本,名叫奧古斯特?拉?格祿。」

奧古斯特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不過……等到砂糖進貨,我的腦袋可能已經和身體分家,被埋在劇場的庭院了吧……哈哈……)

◇  ◇  ◇

站在劇場的后門前,奧古斯特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手持斧頭的幾位女行刑者已經等在門后了。

「不,沒事的,不用擔心……珍娜小姐、凱瑟琳娜小姐和瑪儂小姐今天說不定心情都很好!」

沒錯,女人心就像海底針一樣難以捉摸嘛!也許她們早就忘記昨天的約定了。

奧古斯特抱著必死的決心剛打開門,立刻聽到一陣怒罵。

「你這只偷腥貓!」

「你才是!在舞臺上拋媚眼太下流了!」

「就是說嘛!還故意跑到舞臺邊邊,不看對戲的演員還對著觀眾席猛眨眼!」

「那是劇情需要啊!」

「是嗎?」

「羅貝爾大人坐在左側觀眾席時你就對著左側拋媚眼,人家坐到右側觀眾席時你又趕快跑過去,還拋媚眼!」

「凱瑟琳娜!你還不是故意接近羅貝爾大人,還掀起裙子露腿給人看!」

「瑪儂也一樣吧?在羅貝爾大人面前彎腰露乳溝就算了,還用手臂硬擠!」

「對!太卑鄙了!」

「沒錯!人品令人懷疑!」

「對情人露乳溝有什么不對?」

「啥?情人?人家只是跟你玩玩,你就拽起來了?」

「珍娜!凱瑟琳娜!你們兩個還不是被玩玩而已!」

「要不是瑪儂和凱瑟琳娜你們從中作梗,人家和羅貝爾大人明明打得火熱!兩只可惡的偷腥貓!」

「干么搶我要說的話!」

「就是嘛!」

門里的情況宛如夏季暴風肆虐。

畏畏縮縮地靠近試圖一探究竟,沒想到眼前的景象慘烈得超乎想像。

三位當家花旦揪著彼此的頭發和衣襟,互相呼巴掌、拳打腳踢還不停尖叫。

劇場負責人也抱著頭慘叫:

「哇啊!拜托你們別傷了臉蛋──還要表演呢!」

無奈三人都聽不見負責人的聲音,繼續亂抓對方的臉、互丟拖鞋,還不停揮舞鞋拔。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奧古斯特小聲詢問一旁的男性團員。

「珍娜小姐的情人同時和凱瑟琳娜小姐以及瑪儂小姐交往,但她們都以為對方交往的人只有自己。」

「唔啊……」

那個男人腳踏三條船嗎?

「而且那家伙還是達官顯要之子,最近要和出身名門貴族的年輕小姐結婚了。」

原來是腳踏四條船。

何況對方最后選擇了年輕的貴族千金,顯然跟幾位女明星都只是玩玩罷了。

「一開始只是珍娜小姐和其他兩位說,自己的情人要和別的女人結婚了。結果凱瑟琳娜小姐和瑪儂小姐都說自己也有同樣的遭遇……本來還互相安慰說『男人真過分』,發現是同一個男人之后就吵起來了。」

「那樣根本沒意義吧?明明是腳踏三條船的男人不好啊!最后還看上了清純幼嫩的千金小姐!」

所以同處失戀陣線的伙伴不該互相責備,一切都要怪那個羅貝爾大人才對啊!

雖然奧古斯特只是小聲嘟囔,正在爭執的三人卻一臉猙獰地同時看向他。

「奧古弟弟……你剛才說什么清純幼嫩的千金小姐呀?」

「你想說我們幾個是皮粗肉厚的老太婆啰?」

「所以被甩也是理所當然嘛?」

奧古斯特身邊的其他團員瞬間作鳥獸散。

「呃?不,當然不是那個意思……」

奧古斯特退了一步。

對方卻是步步進逼。

「這么說來……奧古小弟,你好像說過今天要帶非~常非常好吃、散發玫瑰香氣的點心來給我們哦?」

「不曉得收到那個能不能讓我們差到谷底的心情變好呢?」

「但我們看到你還是兩手空空的喔?」

看來她們抒發郁悶的目標變成奧古斯特了。

「非、非常抱歉!那個……因為盜賊的砂糖不夠,甜點受阻所以不能做運送了──」

奧古斯特嚇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女伶們眉毛都豎起來了。

「你們男人全都說話不算話!」

「沒錯!以為送個糖果點心當禮物就可以腳踏三條船嗎!」

「真是夠了!那家伙只會送我們花和點心!還不如送寶石能拿去換錢呢!」

珍娜口中的「羅貝爾大人」已經變成「那家伙」了,邊說還邊抓起一個圓形的陶器。那是一個表面有著細致裝飾的陶制糖果盒,上頭附有蓋子,體積也相當大。

「我竟然為了這種東西歡天喜地,還舍不得吃掉里頭的點心!」

要是被那個直接砸中絕對很痛。

「珍……珍娜小姐,我并不是羅貝爾先生啊!」

奧古斯特拚命辯解,珍娜卻用力閉起雙眼。

「還以為釣到金龜婿了,沒想到最后只剩下不值錢的糖果!我的人生一片黑暗啦!」

說著便雙手舉起糖果盒,眼看就要對準奧古斯特的額頭砸過去──

「呀啊!」

珍娜發出小小的尖叫,隨即往前仆倒。

她手上的糖果盒已然消失,而無聲無息地從她手中奪走糖果盒的,正是那個不愛理人的年輕銀發男子。

凱瑟琳娜和瑪儂都驚訝得張口結舌。

其他團員也訝異得直眨眼。

奧古斯特也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男子站在珍娜身后,面無表情地打開糖果盒蓋探看其中。他身著巴黎榭市民平時常穿的襯衫和長褲,身上沒有廚師服,頭上也不見那頂奇怪的高帽。

但他的確就是樂園大道上那家甜點烘焙坊的老板!

他什么時候來的?

從哪來的?

為什么會來?

奧古斯特腦海中掠過各種問題。

好半天才開口問道:

「甜點坊老板,你來這里做什么?」

聽見奧古斯特大聲詢問,團員們都目瞪口呆。

「甜……甜點坊老板?」

顯然是更訝異了。

甜點坊老板從糖果盒里捏出一顆方糖,面無表情地盯著看了許久,實在看不出來他究竟在想什么。

方糖上有著彷佛雕刻上去的玫瑰造型,放進紅茶里會在溶化前最后一瞬間浮現花樣,感覺十分浪漫,在女性之間也相當流行。

聽見詢問的聲音,老板總算從方糖上收回目光,依舊面無表情地看向奧古斯特。

接著以低沉的聲音說話了。

「……你的袖扣遺落在店里,我來送還。聽說你在閃耀大道的愛德華喜劇劇場。」

「袖扣?」

看了看袖口,固定左袖的銀色袖扣的確不見了。

甜點坊的老板將袖扣拋了過來。

奧古斯特還來不及伸手,袖扣已經準確地掉進掌心了。

「謝……謝謝。但你為什么會突然進來?」

「……我剛才在后門叫人,但完全沒有回應。后來聽見吵鬧的聲音,就進來看看。然后看見她正要丟糖果盒,就阻止了。」

(呃……講得這么平靜反而讓人不知該如何反應啊……話說回來,我竟然完全沒發現他進來了……)

「……我家的店員擔心你沒買到普拉莉娜會被送上斷頭臺,結果不是處斬而是處以石刑嗎?」

老板喃喃說道,不帶感情的語調聽不出是嘲笑還是開玩笑。

「聽說我家店員答應等砂糖進貨就幫你做普拉莉娜……如果可以用這些方糖,就能做出你們要的東西。如何?」

冷漠的灰藍眼眸望向方糖的持有者。

而珍娜依舊一臉驚愕,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  ◇  ◇

三十分鐘后。

甜點坊老板穿上白色立領廚師服,銀色的頭上頂著高聳的主廚帽,站在劇場的廚房里。他身上的服裝以及杏仁等其他材料,都是奧古斯特從位在樂園大道的店里火速搬來的。

奧古斯特拿著老板寫的紙條,在顧店的雙馬尾少女面前逐項朗誦,女孩的臉龐瞬間亮了起來。

「終于弄到砂糖了嗎?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上斷頭臺了吧?」

女孩顯得十分高興。而老板之所以會出現在劇場,似乎也是因為這位雙馬尾女孩拜托他過去看看。

「謝謝!多虧有你幫忙,我的腦袋才能留在脖子上。」

向女孩道過謝,奧古斯特趕回閃耀大道上的愛德華喜劇劇場,正好看見老板默默地在廚房檢查火候,身旁還擺著一個大銅鍋。

劇團里的人員在廚房門口擠成一團,一副很感興趣又不敢隨便發表意見的模樣,始終注視著老板的背影。

啪噠一聲──

老板用力抖開奧古斯特遞過來的廚師服,長長的手臂穿過袖子,最后戴上那頂不大常見的帽子。這時在場的眾女性表示──

「討厭……這男人不錯嘛!」

「身材也挺壯的。」

「穿起白色制服很好看啊!」

但也僅止于小聲的發花癡。

「不過那個人的背景絕對不單純!好像會暗中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我懂!而且眼神銳利,感覺很危險。」

「看不出他的真實身分對不對?表情那么可怕的人真的做得出非~常非常美味的玫瑰花香甜點嗎?還幫甜點取了普拉莉娜這么可愛的名字?」

又是一陣竊竊私語。

奧古斯特也跟她們一樣,緊張兮兮地看著老板的動作。

火力開到最大的爐灶轟隆隆地噴出紅色火焰,連圍觀群眾都覺得熱氣逼人。

老板取出廚房里最大的銅鍋輕輕放在爐灶上,將糖果盒中的方糖全倒進去,再用湯匙舀進少量的水。

他抬頭挺胸、正氣凜然地站在鍋前,仔細地觀察砂糖的變化。直到砂糖在鍋中開始沸騰冒泡,他才慢慢倒入玫瑰色的醬汁,隨后便是一陣華麗甘甜的香氣漫天鋪地而來。

老板繼續不發一語地注視著沸騰的糖漿,右手伸向浮著冰塊的冷水……下一秒就將手指插進滾燙的糖槳里!

「哇!」

奧古斯特不禁大叫出聲。

幾位女士硬生生把尖叫吞了回去,眼睛卻瞪得老大。

「他……他把手指伸進去了!」

「不燙嗎?」

「當然燙啊!絕對燙傷了!」

然而老板卻若無其事地以食指尖沾起一些糖漿,將拇指靠上去又分開,檢視兩根手指間牽連的閃亮銀絲。

「……這砂糖不錯。」

低沉的聲音,輕輕的喃喃自語。

提供方糖的珍娜臉上露出被這句話打動的神情。

后來老板再次伸出手指沾取融化的砂糖,以同樣的方式確認稠度──似乎已經恰到好處了。

于是他一口氣將杏仁全倒進鍋里。

彷佛土石流的杏仁在廚房里造成轟然巨響。老板順手關上火,拿起木鏟猛烈攪動鍋里的東西。

杏仁表面漸漸沾上黏稠的玫瑰色砂糖漿。老板的下半身動也不動,只有雙手以令人目不暇給的速度與氣勢持續攪拌。

大量的杏仁在玫瑰色糖漿中劇烈旋轉、翻滾,鍋子在木鏟的撞擊下不斷發出銅鑼般的震耳聲響。

朝向眾人的背部肌肉一陣收縮、隆起,手里的動作也逐漸加快。那強大的力道與壓迫感伴隨著銅鍋持續發出的巨響,奧古斯特和在場的所有團員全被震懾住了。

銅鍋里不斷冒出高雅的玫瑰花香混合焦糖的甜香,交織著烘烤過的杏仁芳香彌漫整個廚房,飄向奧古斯特等人所在之處。所有人的鼻子都自動開始汲取這誘人的芬芳,眾女伶也不例外。

老板運用篩子將落在鍋底的砂糖與杏仁分開,只把杏仁倒回鍋里再次加熱攪拌,待杏仁表面的砂糖融化后再次關火,加入剛才篩出的砂糖其中一半,讓砂糖 均勻沾附在杏仁表面后灘在盤中放涼。放涼之后再次重復相同步驟,只將杏仁放回鍋中加熱攪拌,待表面砂糖融化后再灑上之前篩出的糖粉。反覆幾次之后──

「完成了。」

甜點坊老板剛放下木鏟,圍觀的女士們已迫不及待地擠進廚房。

「快點!好想快點開動!」

「啊啊……真是的,為什么這么香!」

「顏色也好可愛!」

老板將普拉莉娜分裝到盤中,冷冷地說了聲「剛做好,小心燙口」便分發給大家。

「唔哇!真的好可愛!」

「真舍不得吃!」

「好香喔!」

女伶們拾起玫瑰色的普拉莉娜杏仁糖,送進嘴里。

一口咬碎聽見清脆聲響的同時──

「咦?」

「騙人!」

「怎么會?」

三人不約而同瞪大眼睛發出驚呼。

「好好吃──!」

還邊叫邊扭。

「好厲害!好香好脆,口感太棒了!」

「玫瑰的香味在嘴里慢慢化開,真是……無法形容!」

「真的……就像是名叫普拉莉娜的可愛女孩!」

三位小姐完全忘了剛才的不愉快,興奮地捏起一顆又一顆玫瑰色的小點心。

等在一旁吞口水的其他團員后來也拿到了普拉莉娜──

「好吃!」

「唔哇!這東西讓人回味無窮啊!」

一時之間驚嘆四起。

「原來奧古小弟說的是真的!」

「謝謝你,奧古弟弟!」

「我最喜歡你了!」

幾位女伶完全變回開朗又溫柔的大姊姊,笑盈盈地向奧古斯特道謝。剛才還大叫人生一片黑暗的珍娜一口氣嗑了好幾顆普拉莉娜,深深嘆了一口氣后喃喃念道:

「現在是玫瑰色的了……」

「我下次一定會遇到更好的戀情!」

「我也是!」

「一起加油吧!」

「好!」

三人的友情似乎更堅定了。

女伶們轉而對老板投以充滿好感的眼神。

「真的太美味了!」

「我們下次也去貴店拜訪吧?」

「真想多了解你呢!」

大家都一臉陶醉地向老板搭訕。

但老板只是默默清理著使用過的鍋子和器材。因為他實在太沒反應,搞得氣氛越來越尷尬,凱瑟琳娜這才想起一件事。

「啊!對了……沒有砂糖的話……做不出甜點呢!是吧?」

她小聲地自言自語。一旁正豪邁地脫掉廚師服的老板突然開口了。

「……不,明天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