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特錄番外篇 防御特化與游覽初階地區

第一卷 特錄番外篇 防御特化與游覽初階地區

梅普露和莎莉為攻略水中地城而在地底湖練【游泳】技能時,兩人也不單是為這件事上線,還要搜集梅普露打造裝備所需的其他材料,同時也稍事觀光。

在地底湖靠釣魚和潛水成功獲得不少鱗片之后,兩人決定探索其他區域,以取得更多材料。

「莎莉,現在怎么辦?要去哪里?」

「嗯……我也是剛開始玩沒多久耶。你在這里玩得比我久,你去哪我就跟哪。」

「其實我也沒逛過多少地方……不管去哪里都好遠,遠到光是走路就覺得玩夠一天的份了。」

事實上,野外和城鎮并沒有那么廣,就只是梅普露的腳程低于平均,比慢還要慢而已。

這么一來,也難怪她沒有心情到處游覽了。

「那就跟我一起逛吧?總之先從這個城鎮開始,說不定商店賣的材料也有好貨喔。」

「嗯!好哇,就這么辦!」

梅普露也贊成莎莉的提議,兩人開始在到處都是人的第一階地區城鎮散步。

梅普露需要的裝備基本材料,即是她道具欄里產自地底湖的大量鱗片,不過裝飾用的藍色材料還不夠。

所以兩人現在的目的就是尋找藍色材料。

「梅普露,我們就走到哪逛到哪吧。」

「也好。」

梅普露和莎莉跟著走進NPC經營的飾品店。

這里販賣的戒指、項鏈等飾品價格偏高,不是新手玩家負擔得起,然而沒有單獨販賣寶石。

「漂亮是漂亮……但好像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

「是啊。梅普露,去下一間吧。」

兩人將手上飾品放回原處就離開商店。

「說不定有賣飾品的地方都沒有我們要的東西喔。」

一踏出門,莎莉就對梅普露這么說。

「唔……那怎么辦?」

「試試看任務獎勵怎么樣?或是干脆到野外打。」

莎莉認為像她們在地底湖搜集材料那樣才是最快方法,一下子縮小了范圍。

「可是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打什么耶?」

梅普露只知道目前去過的地方、幾樣曾考慮過的防御型技能取得條件,及其對應任務的地點而已。

對某些事情認識頗深,可是不知道的就完全不知道。

如此極端的知識中,當然不包含藍色材料的所在地。

就目前而言,莎莉為收集技能而到處奔走,反而對野外各處有較廣的知識,比較適合帶路。

「那我們就先看看情報再說吧。」

「OK~!」

兩人便改由梅普露也看過的公布欄,從怪物資訊、掉落物資訊尋找可能有藍色材料的怪物。

「染料……跟我們要的不一樣。那這個呢?」

梅普露跟著查看莎莉所指的敘述。

并想想那究竟是不是她心目中的裝飾材料。

「嗯,就用它吧!」

「OK~把地點仔細記下來以后,準備好就出發吧。」

資料上說,目標怪物不會使用異常狀態攻擊,攻擊力也不突出。

因此兩人討論后,確定梅普露負責防御,莎莉一刀一刀刺。

萬一受了傷,現在梅普露身上還有藥水,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不至于滅團。

「出城鎮就往西北森林走。」

「出發!」

兩人就此離開城下鎮。

梅普露一出城門就卸下裝備,給莎莉背著走。

要是正常走過去,假如這一趟打不到足夠材料,就沒時間換下個地點了。

這個彌補梅普露緩慢速度的招式,是因為有莎莉在才得以實現,兩人前往地底湖時就是這樣移動。

「真的好快喔~」

「是你太慢了啦。」

莎莉背著梅普露往目的地跑,一路上與許多玩家擦身而過。

梅普露在第一次活動以眾人摸不著頭緒的方式勝出,而且還上了頒獎臺,當然是一夕成名。

這樣的她被人背著跑過人群之間,難免引起不小的話題。

兩人對這種事一無所知,就這么一路跑到了目的地。

「謝謝莎莉~」

梅普露一落地就穿回防具,伸個懶腰。

「嗯。我們就趕快來找那種怪物吧。」

根據情報,那種怪物并不稀有,所以她們認為花點時間就找得到,便來這座森林找。

「就在森林里面吧?」

「對。這里比較偏遠,又都是經驗值又不怎么甜的怪物,沒有多少人會來,可以慢慢找。」

兩人一步步地走進密林更深處。

森林里當然不只有她們要找的怪物。

不能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莎莉,先躲我后面。」

「收到。」

梅普露舉盾挺進。

她的必殺之盾,吞噬一切威脅的防御,幾乎將來自前方的危險盡數消滅。

「梅普露,上面!」

「上面?」

往上一看,有只全身綠毛的猴子已經逼到眼前。

從樹上跳下來的猴子,順勢在她臉上踢了一腳。

「哇!」

梅普露被偷襲嚇得大叫,不過傷害是零。

猴子就此抱住梅普露的頭,拼命猛抓,但那對她來說完全是抓癢。

「【劈斬】!」

猴子被莎莉的匕首斬中而放開梅普露,往莎莉跳來。

但是,猴子的攻擊沒有得逞。

「跑哪去了?」

因為梅普露一轉身,盾牌就不小心吞掉了猴子半截身體。

「喔~漂亮喔~雖然大概是碰巧的。」

「啊哈哈,被發現了。」

「你完全跟丟了嘛。以后要注意上面喔。」

「對呀,我會的。」

梅普露表示以后不會疏忽似的往上推了幾次盾。

「怪物掉的東西等會兒就拿去賣錢吧,應該都沒辦法裝備。」

莎莉將猴子掉的綠毛收進道具欄并這么說。

雖然這個道具根本賣不了多少錢,可是積沙成塔,多了也很可觀。

既然道具欄還有很多空間,收起來也無妨。

兩人就這么應付著從草叢和樹上撲來的怪物,繼續前進十分鐘。

來到綠蔭更加濃密的區域。

「到了吧。梅普露,可以放下了。」

「是喔?」

梅普露放下當傘撐在頭上的塔盾,正常舉在胸前。

塔盾不僅可以抵擋從上方跳來的怪物,還當場成了他們的墳場。

「總之先找一只出來吧。」

「嗯。」

兩人步步為營地搜尋。

尤其是莎莉,她片刻不停地張望四周動靜,就連草叢晃一下都不放過。

「找到了!」

「哪里?」

梅普露望向莎莉時,莎莉已經沖出去了。

「【劈斬】!」

掃過草叢的匕首,打出一只十公分大小的蜘蛛。

這一瞬間,莎莉見到它有狀似黑曜石的美麗身軀,眼部還有藍寶石般的光輝。

「哇!嘿呀!」

梅普露舉起盾跑過去,結果馬上就被樹根絆到,飛撲似的接住了蜘蛛。

當然不是用手,而是具有【暴食】的塔盾。

「還好吧?」

「嗚嗚,謝謝。」

莎莉牽梅普露的手拉她起身。

梅普露拍拍鎧甲上的灰塵,環視四周。

「蜘蛛怎么樣了?」

「打倒啦,可是沒掉東西。」

「是喔,那再找下一只吧。」

兩人在一聲鳥鳴也沒有的寧靜森林中走來走去,打倒十只蜘蛛,但一個道具也沒掉。

「怎么都不掉啊~」

「好像可以賣到很好的價錢,所以掉落率比較低吧。怎么辦,要分頭打嗎?只要在蜘蛛開始行動之前先干掉,就很簡單了。」

蜘蛛HP低,對絕大多數情況都能事先偵測怪物位置的莎莉而言根本不是對手,對梅普露來說也只是會動的靶。

所以梅普露也接受這個提議,決定用更有效率的方式搜集材料。

「那就打個二十分鐘再聯絡吧。」

「嗯,加油加油!」

目送莎莉消失在草叢間以后,梅普露也出發尋找蜘蛛。

但由于先前都是莎莉替她找,一時抓不到訣竅的梅普露完全沒成果。

「對了,【嘲諷】!」

梅普露一發動技能,就有只蜘蛛上鉤而跳出附近草叢,張開藍色魔法陣擊出魔法。

「找到了!」

她的攻擊很單純,就只是用塔盾擠壓地上的蜘蛛。

因為這面盾和莎莉的匕首不同,擁有一擊必殺的破壞力,是神塔盾中的神塔盾。

梅普露收起壓在地上的盾牌,查看蜘蛛所在的位置,結果依然沒掉東西。

「【嘲諷】要再等一下才能用,就隨便找一下吧。」

然而刷刷刷地翻動草叢,仔細檢查樹枝上頭也一無所獲。

讓她開始認為自己不靠【嘲諷】就根本找不到了。

「好,再一次……」

「梅普露!」

「咦?」

森林另一頭傳來莎莉的叫喚。

還沒到二十分鐘。

雖說會再聯絡,可是這實在太早了。

「可能出事了!」

梅普露急忙往莎莉的叫聲跑去。

一路沙沙沙地撥開草叢,梅普露總算來到莎莉的位置,見到她正與比過去大三倍的蜘蛛展開激烈攻防。

「梅普露快來幫我!這一只超會躲的!」

梅普露并不覺得危險,只是看著莎莉確實躲過蜘蛛所有攻擊的模樣,心想蜘蛛多半也是同樣想法。

「【嘲諷】!」

然而即使梅普露發動技能,蜘蛛也毫不理會,繼續往莎莉猛攻。

「那么……莎莉!跑來我這里!」

梅普露稍微遠離莎莉并這么喊。

「好!」

莎莉直接轉身,背對蜘蛛一溜煙跑開。

蜘蛛也在一瞬之后跟上,不過莎莉先一步穿過梅普露身邊。

「【毒龍〈Hydra〉】!」

和噴涌的毒液濁流相比,蜘蛛是那么地弱小,來不及追上就沒入毒海之中。

「喔……爆殺耶。」

「你不要進來喔,東西我去撿就好。」

梅普露啪刷啪刷地走過毒沼,在里頭找到沾滿毒液也仍閃耀藍色光芒的塊狀物。

蹲下撿起來擦去毒液后,那乒乓球大小的藍色球體便現出它宛如寶石的面貌。

「喔,第一次掉耶。就是那個,梅普露。」

「終于打到第一個了~好漂亮喔……不枉我打那么久。」

梅普露將它在手上滾了幾下就收進道具欄。

「名字叫做【大蜘蛛碧眼】耶,原來是眼睛。」

「是啊?是游戲才會有的材料。大蜘蛛和小蜘蛛掉的大小跟機率都不一樣……小的也搜集幾個吧?」

「嗯,我當然也是想盡量收。」

「那就這樣吧,還有時間。」

考慮到可能又遇上大蜘蛛,兩人決定走回老路,繼續一起行動時,有小蜘蛛經過她們眼前。

「【劈斬】!呀!」

莎莉迅速反應,將蜘蛛打上空中,并雜耍似的不停斬飛,讓蜘蛛動彈不得地任她削減HP。

「喔,掉了。」

并抓住蜘蛛掉落的藍珠,交給梅普露。

「你、你好厲害喔……我也可以嗎?」

「塔盾有困難……而且我也是在游戲里練習很久才學會的。」

「嗯……那就算了。二刀流真的好帥喔。」

「呵呵,謝謝喔。」

之后,兩人再也沒遇到稀有怪大蜘蛛,只有打倒十多只普通蜘蛛,再拿到兩顆藍珠。

「只是裝飾用的,這樣就夠了吧。謝謝莎莉~」

梅普露倚著樹道謝。

「累了嗎?」

「嗯,有一點。我很少在游戲里到處逛。」

在習慣之前,體力會消耗得很快。

梅普露在第一次活動中,幾乎沒什么移動,且移動以后一定先休息。

而這次探索對梅普露而言是比例極少的連續移動,已經有點累了。

「很快就會習慣了啦,我也是這樣。」

「嗯,知道了。」

梅普露和莎莉離開森林后,在陽光下大伸懶腰。

「回去也讓我背吧。」

「那我就先謝謝嘍!」

「回去以后就真的開始觀光嘍?材料都搜集完了嘛。」

「好哇!」

「好,那就上來吧。」

梅普露跟著卸下裝備,爬到莎莉背上。

莎莉以游戲外多半做不到的速度起跑,往城鎮直線狂奔。

一路巧妙閃避怪物,兩人平安返回鎮上。

「到了。梅普露,你想去哪。」

「你決定就好了啦。」

「這樣反而難想耶……那就干脆到有得吃的地方去逛吧?在游戲里吃吃喝喝不會影響到現實的錢包,好像也有玩家開的店喔。」

游戲里不僅有以升級為目標的玩家,將各自興趣搬進游戲里來的玩家也有一定數量。

「好哇好哇!走吧!我想吃甜的。」

「甜的啊,那就找找看吧。」

為了療愈疲憊的身體。

又或者單純是興趣使然。

兩人為追求甜品,啟程尋找玩家店鋪。

插圖p199

◆□◆□◆□◆□◆

兩人在城鎮里漫步,尋找感覺不錯的店家。發現有間店有著樸素的棕色外裝,卻又帶有幾分奢華。妝點店面的花朵似乎剛澆過水,到處是亮晶晶的水滴。

「梅普露,要進去看看嗎?」

「嗯,好哇!感覺好好吃……」

梅普露看著店門邊寫著推薦餐點的黑板回答。

「OK~那就進去嘍。」

莎莉推開門,梅普露跟著入內。

店內空間并沒有特別大,但已經坐了不少玩家。

他們隨開門聲往門口一瞥,見到梅普露而露出程度各異的驚訝表情。

梅普露不只在第一次活動中出過名,她那身特色強烈裝備又令人過目不忘,至今仍留存在玩家們的記憶中。

且受到頒獎影響,現在玩家大多認為梅普露也是頂尖玩家之一。不管去到哪里,都會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

莎莉敏感地察覺這一瞬間的氣氛變化,對梅普露說:

「你好出名喔。」

「什、什么意思?」

梅普露不明就里地歪起頭。

她并沒注意到玩家們瞬時聚集而來的目光。

「沒事,別在意。先找位子坐下吧?那邊沒人。」

莎莉指指墻邊的桌位。

「也對,就坐那吧。」

兩人一就座就開始翻菜單。

這當中,莎莉終于明白坐下以后發覺的不對勁是從何而來。

「啊,是這樣啊。梅普露,你的裝備是重裝甲,跟這間店好像不太搭耶。」

「……也對。」

梅普露瞄瞄其他玩家。

店里正好只有穿袍子之類的輕裝玩家,相較之下特別顯眼。

當然,游戲里有很多和梅普露一樣,裝甲頗為厚重的玩家。

盡管店里不是天天都像現在這樣,不過這個狀況已十足讓梅普露考慮添購鎧甲以外的裝備了。

「吃完以后可以去看一下衣服嗎?」

「也不錯。不過,現在先點個東西吃吧?」

「嗯,我也要看菜單!」

兩人翻了翻擺在桌上的菜單。這間店的餐點基本上是以制作現實會有的甜點為主,例如草莓蛋糕、香草冰淇淋等,幾乎都能輕易想象其滋味。莎莉點了草莓塔,梅普露則是巧克力蛋糕。

點完餐之后,兩人又開始聊。

「下次活動是什么時候啊……如果是可以一起打的活動就好了。」

「嗯,我也想和莎莉一起打活動。」

兩個人是等了好久才終于能一起玩。

當然都希望互相協助,開開心心一路玩下去。

「像第一次那樣就不行了呢。」

「嗯……我也不想和莎莉打。」

「是喔?」

不等莎莉問為什么,梅普露已簡潔回答。

「因為我一定不會贏啊。」

「是嗎……不過我也會盡可能不要輸給你啦。」

聊著聊著,餐點送到了桌上。

酸酸甜甜,色彩賞心悅目的草莓塔明媚得有如春神上桌。

棕色的典雅巧克力蛋糕上,蓋上了一層顏色較深的巧克力脆皮。

兩人立刻叉起來送嘴里。

「好好吃喔!在外面吃一定很貴。」

梅普露多塞幾口質地細致,帶點微苦的巧克力蛋糕。

「就是說呀,在游戲里吃高級甜點的負擔真的少好多……你的看起來也好好吃。」

「要分你一點嗎?」

莎莉捂著嘴想了想。

「……不用,我直接再點一份。」

莎莉加點梅普露正在吃的蛋糕后,繼續啃她的草莓塔。

「那我也來加點好了。」

在游戲里點再多餐,也傷不了現實的荷包。

當然,也沒有卡路里問題。

「梅普露,這個也很贊的樣子耶。」

「嗯~那這個怎么樣?」

「不錯喔。」

兩人甜點一盤又一盤地叫,吃得好不痛快。

「期待您再度光臨。」

一個半小時后,兩人在店員恭送下走出店門。

「「……」」

她們一出來就叫出藍色面板,檢視屬性畫面一角。

也就是顯示現金的欄位。

「我們……吃了好多喔。」

「是啊……點了很多嘛。」

那家店賣的是相當高級的甜點。

雖然兩人都在菜單上見到了價格,但還是忍不住點了又點。

就算不傷現實荷包,兩人還是覺得這次真的花得太兇了。

「呃,再來去哪里?」

梅普露對莎莉問。

「找地方觀光?記得野外有幾個很漂亮的地方……」

這也是莎莉搜集技能的副產物之一。

雖然得不到技能或實用道具,莎莉還是記下了幾個能欣賞美景的地方。

「幾點都能去的……大概就是西邊那個永遠有晚霞的區域吧?然后北邊有一個限夜晚的地方。」

「我想去!只要你可以就好。」

除了需要莎莉有時間奉陪之外,還包含需要她接送的意思。

不然根本不可能短時間來回。

而莎莉也理所當然地答應梅普露再和她到野外觀光,背她到處跑。

「有腳踏車就好了~」

「只能等官方更新啦……不過應該是先上馬之類的吧。」

「我、我搞不好不能騎馬耶……」

補充完甜食后,兩人重返野外。

為了讓大失血的現金恢復到安全數目,兩人也一并以打怪賺錢為目標。

這時的梅普露已經忘記買鎧甲以外裝備的事,等到她實際買下觀光用裝備,已經是一段時日以后了。

◆□◆□◆□◆□◆

兩人往野外的西方前進。莎莉以魔法牽制路上怪物,要是還能接近,梅普露就送他們【毒龍〈Hydra〉】當禮物。

「在這一帶,你已經無敵了吧。」

「嘿嘿嘿,是嗎?」

「我也要追上你才行!【火球術】!」

這火炎彈比起梅普露的毒液奔流雖無魄力可言,但每發都確實命中怪物的身體。

盡管毫不起眼,至今訓練出來的技術仍在這里展露片鱗半爪。

「嗯,還過得去。」

「莎莉,要到了嗎?」

「再一下下,可以看到一點點了。」

聽了莎莉的話,梅普露瞇起眼望向地平線。

并也依稀見到某個聳立的物體。

「那應該……跟夕陽沒關系吧?」

「是沒有,只是地標。」

莎莉最后沖刺似的稍微加速,往地標底下跑。

「好,到嘍。」

梅普露下了莎莉的背就穿回裝備,環視四周。

有幾根粗略削切過,高低不一的石柱,以等間隔排成圓形。

感覺很像英國的石柱群。

其中央地面有燒焦的痕跡,很有神秘感。

「再來要怎么樣?」

「要這樣。」

莎莉走向燒焦痕跡,停在中央。

「【火球術】!」

焦痕呼應莎莉放出的火焰,發出紅光。

「梅普露,來這邊!」

「咦?啊,嗯!」

梅普露跑到莎莉身邊,一起在環狀石柱中心靜待變化。

腳下的紅光轉為深紅,如蜘蛛網般朝聳立的石柱底下以放射狀擴散。

烙印般的紅色線條往上侵蝕,使石柱如火柱般大放光芒。

「差不多……要開始了!」

「哇!」

整個視野忽然被白光填滿,嚇得梅普露急忙閉眼,伸手遮臉。

兩人的身影仿佛燒成灰燼般消失不見,只見熊熊火紅逐漸稀薄,最后中央又恢復成只有焦痕和巖石的冷清景象。

梅普露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感到有風吹過臉龐才稍微睜開緊閉的眼睛。

「哇……!」

和風撫過梅普露的發絲。

兩人眼前,是與前幾秒截然不同的風景。

梅普露和莎莉都站在小丘上。

往平地延伸的小徑兩旁坡地全是向日葵花海,彼方是一片染得橙紅的汪洋。

斜倚在天上的夕陽又圓又大,默默垂照著海面。天上無聲無息的天空城與飛龍剪影,讓兩人清楚感受到這里不是現實世界。

周圍杳無人蹤,只能聽見風吹的聲音。

干爽的風送來海潮與向日葵的芬芳。

「在現實世界也不容易見到這種風景呢。」

現實中,找不到能夠獨占這種景象的地方吧。

輕緩的浪潮聲細細拍響。

「嗯!好美喔。可是……好像會讓人覺得有點孤單耶。」

「啊……好像有點。」

梅普露和莎莉沿著小徑往海岸走,兩旁的向日葵比她們還高,說不定走進去就會完全遮住,找不到彼此。

「可以帶一枝回去嗎?」

梅普露戳戳路旁向日葵的莖問。

「這好像都是不能破壞的物件,應該不行,就把這片風景烙在腦海里帶回去吧……不過只要會用火系技能,隨時都能過來啦。」

「那我就再多找找看吧。」

梅普露回溯記憶,尋找是否有自己所能學習的火系技能,但沒有任何印象。

順著平緩的下坡來到海邊,能見到耀眼的海灘。

海浪打在細致的沙粒上,在夕陽余暉下閃閃發亮。

兩人在海濱慢慢地走,發現沙灘上有兩個東西貼在一起。

「這是什么?」

梅普露撿起一個查看。

那是名叫【赭紅珍珠貝】的道具。

物如其名,有著赭紅色的外殼,打開一看,里頭就只有一顆淺粉紅色的珍珠。

道具說明,除了能向NPC賣到好價錢之外什么也沒寫。

「紀念品吧。不知道能不能當制作材料用,主要是用來賣錢吧。」

莎莉也拾起珍珠貝,捧著仔細打量。

那仿佛晚霞染成的顏色,是十二分地足以保存今天的回憶。

「珍藏起來作紀念吧!」

梅普露將珍珠貝收進道具欄并這么說。

「我也留著好了,賣掉感覺很可惜。」

莎莉附和梅普露的想法,也將珍珠貝收進道具欄。

只要拿出來一看,此時此地的光景就會重現眼前。

「莎莉呀,可以在這里多走一走嗎?」

「好哇,我剛好也想問。距離夜晚限定的時間還很久,中間下線休息一下都來得及,不如在那之前就在這里晃一下吧?」

「嗯!這樣比較好!」

于是兩人決定在這里多待一會兒。

梅普露坐在沙灘上,指著遠處空中的天空城問:

「什么時候可以到那種地方去呀?」

「不知道耶。我是在其他游戲打過飄在天上的城堡啦。」

梅普露聽得露出一臉羨慕的表情。

「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去吧。梅普露啊,說不定你還能打贏天上那些龍喔?」

「咦~?我應該不會變得那么厲害吧。」

有朝一日說不定能到那里探險,使兩人心中充滿對未來的期待。

「梅普露你好像玩得很開心嘛,太好了。」

「呵呵,嗯!我玩得超開心的喔!」

梅普露這么說,并可愛地瞇眼一笑。

直到兩人離開這地區──不,兩人離開以后,大大的夕陽仍一直靜靜地懸在天上。

離開晚霞永遠持續的地區,相約晚點再到城下鎮廣場噴水池集合后,兩人暫時下線。

梅普露一上線就走到約定地點。夜間的城下鎮道路旁,點起了光線柔和的街燈。NPC變少,也使得鎮上氛圍略有不同。梅普露四處張望著尋找莎莉的身影。

「莎莉在……找到了!」

「嗯,我來嘍,梅普露。」

「趕快出發吧!」

「OK~那就往北走吧。」

兩人一從北側離開城下鎮,就以平常的移動方式向北行。

「好像有晚上會變強的怪,還有只在晚上出現的怪,梅普露要小心喔。」

「嗯,包在我身上!」

游戲里也有夜行性的怪物,相反的,當然也有只在白天出沒的怪物。

「喔,說人人到……!」

「咦,什么東西?哇!」

忽然有個東西無聲無息地從天空落下,撞上梅普露的額頭又飛上天空。

脫下短刀以外裝備的梅普露仍有超強防御力,沒有軟到會被專事偷襲的怪物打出傷害。隨后,怪物又襲向她們倆。

「梅普露,你先下來!」

「知道了!」

梅普露跳下莎莉的背,就此遠離莎莉。

「【嘲諷】!」

引走怪物攻擊后,她立刻以最快速度穿回裝備。

怪物又俯沖下來,對梅普露反復進行無謂的攻擊。

仔細一看,怪物多了幾只。

「【二連斬】!」

莎莉揮出的匕首,斬中了正襲向梅普露的怪物背部。

「貓頭鷹嗎!」

遭莎莉斬中而摔在地上的怪物,原來是貓頭鷹。

她往摔趴的貓頭鷹背上再補一刀,清掉它剩余的HP。

不過天上還有好多只飛來飛去。

「梅普露,朝上用毒龍!」

「知道了!【毒龍〈Hydra〉】!」

梅普露向天刺出的漆黑短刀,張開大型的紫色魔法陣。

莎莉見到魔法陣就全力離開現場。

她說什么都非跑不可。

因為幾秒后,梅普露周圍就會化為地獄。

向天飛升的三頭龍,將梅普露附近幾只貓頭鷹一飲而滅。

毒龍順勢沖天而去,最后化為比雨滴大得多的無數劇毒碎塊澆注地面。

瞬時一上一下的劇毒,漂亮地一舉擊殺所有貓頭鷹。

有毒的紫色黏液啪噠啪噠落在地上,染成一大片。

「梅普露!我不能到那里去,你走過來吧!」

莎莉在遠處呼喊梅普露。

梅普露便卸下裝備往莎莉走。

「沒想到能一次殺光光。」

「那樣很正常啦。要是游戲里到處都是你會苦戰的怪物,根本沒幾個人活得下來。」

「是喔?」

「活得下來的,只有幾個頂尖水準的吧。」

假如怪物的傷害高到足以讓梅普露苦戰,那么大多數玩家一、兩下就要趴了。

「總之先走吧,再有貓頭鷹來就用這招解決掉。」

「收到!」

兩人就此以最短距離向目的地前進,踏入森林。

一般森林光線昏暗,在安全狀況下走起來也很累人,不過這座森林具有奇妙的照明,讓她們走得很輕松。一種是常見于樹干或草叢,約五公分大小,散發美麗光芒的螢火蟲。另一種是微微發亮的苔蘚,有了它,腳邊就容易看清了。原來森林里有許多低矮的草叢與荊棘。

因此,莎莉到這里就不能再背著梅普露走了。

「穿上裝備……好!」

梅普露領著莎莉在森林中前進。

如果讓莎莉帶頭,是比較方便她察覺危險。

但只要漏看一次,就可能一次擊倒莎莉。

讓梅普露先行,就算誤中陷阱也能硬闖過去。

按照設計者的考量來行動,卻能全部輕易克服。

這種亂七八糟的強度就是她的武器。

況且梅普露還擁有單向的長距離攻擊。

根據這些理由,梅普露豈有不帶頭的道理。

「有事就說喔!」

「嗯,小心荊棘。」

想不到剛好就在此刻,一條荊棘就從梅普露前方地面向她直直伸出襲來。

「嘿!」

可是被她確實舉盾一擋,荊棘就被塔盾吞噬,一點辦法也沒有。

剩下一半的荊棘啪啷一聲,化成光消失了。

「那真的好強喔。」

「是吧!而且很帥,愛死它了。」

梅普露撫摸盾緣說。

事實上,這面塔盾是比一般武器強上了好幾倍。

「那么,再來就拜托你啦。」

「嗯!大步前進!」

兩人不曾遭到荊棘任何阻撓,并輕松寫意地打倒路上襲來的蝙蝠,順利到達目的地。

「這里?」

梅普露指著前方問。

「對,就是這里。」

兩人面前是個高約兩公尺的山洞口。

那大大張開的嘴,以期待、刺激和以及對寶物的向往引誘旅人入內。

莎莉從道具欄取出火把點燃,稍微照亮入口內部。

「要爬樓梯上去。路很窄,可以繼續帶頭嗎?」

「沒問題。」

「OK,那就走吧。好像有美麗的景色等著我們喔?」

她們就此踏入山洞。

往美景前進。

兩人爬起這段沒有扶手,粗略鑿成的略陡石階,也是頗為辛苦。

由于莎莉在這么狹窄的梯道上沒地方躲,有怪物出現也不能放出毒龍,梅普露的短刀派不上用場。

于是梅普露替莎莉舉火把,替她騰出兩只手。

往上爬了約莫十分鐘。

梅普露和莎莉沒有遭遇任何怪物就爬完了階梯,來到頂端。天上是現實世界幾乎看不見的滿天星斗,舒暢的清風微微吹拂著兩人的發梢。

「爬了好久喔,這里是什么地方?」

「太暗了看不清楚。只知道周圍都是懸崖,小心點喔。」

「懸崖……喔!是那個地方啊!」

原來梅普露和莎莉是一路從直徑約十公尺的圓柱內部爬到了最頂端。

這樣的地形在白天也相當顯眼,梅普露也曾經見過。

「沒有其他人……運氣真好。」

「那、那是什么?」

梅普露檢查能站的范圍有多大而繞著圓心轉時,照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張木桌,經過細致雕刻,桌面光滑,狀況好得不像是擺在戶外的東西。

桌邊有兩張相對的椅子,兩組高腳杯和刀叉、干凈白瓷盤,桌中央還有尚未點火的燭臺。

「莎莉,要坐嗎?」

「坐吧。坐下以后說不定……會有事件。」

這次莎莉也不清楚會發生什么事。

只是隱約有印象在網路討論串上看過這里會發生有趣的事,經常有人在排隊等等。

「那就數到三,一起坐下去吧。」

梅普露對莎莉提議。

「知道了。」

「「一、二、三!」」

兩人手抓上椅背拉開,同時坐下。

接著燭臺霍地一聲點燃,將桌面照得通明。

高腳杯還在兩人面前慢慢飄起,看得她們睜圓了眼。

這時,有兩條細細的深藍色的線從星空中垂下。

深藍色的線各自注入她們的酒杯,酒液逐漸升高。

注至一半時,兩個酒杯又叩地一聲飄回桌上。

「這是什么……」

「咦……」

高腳杯里有個小小的夜空。

里頭的小星星和天上一樣燦爛,有薄云緩緩飄送,新月懸于云縫之間。

仿佛一抬頭望就會把人吸走的夜空,反而被吸進這只酒杯里,在兩人面前晃蕩。

當這杯不可思議的飲料讓她們看得出神時,這次換盤子飄了起來。

啪的一聲,兩團小小燭火分別跳到兩張盤子中央。

并滾呀滾地變成兩顆璀璨的圓珠,飄于盤上。

兩人注視圓珠時,天空有兩個纏繞淡淡光芒的小水珠滴了下來。

光在盤上離開水珠,化為散發微光的小黃珠,水滴也和燭火一樣,在盤上輕盈飄動。

最后,盤上飄浮著紅、藍、黃三顆珠子。

盤子輕輕回到桌面,接著正好在兩人之間,雙方都能清楚看見的位置,浮現一面標示品名與留言的小卡牌。

「【小小大天空】……?」

「【別客氣,請慢用】。」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約而同地拿刀叉盛起盤上的珠子,送入口中。

「好奇妙的味道喔……」

「這樣是……好吃嗎?梅普露,你覺得呢?」

「唔,嗯……?有種把草莓、橘子和蘋果一起吃下去的感覺?不太會形容耶……?」

「呃,不會啦。我大概聽得懂你的意思。」

莎莉對不解的梅普露頻頻點頭。

感覺酸酸甜甜、冰冰熱熱的。

現實吃不到這種東西吧。梅普露心想。

「杯子里嘛……」

莎莉喝一口杯中星空。

星空在她嘴里啪地一迸,液體的感覺頓時消失。

「莎莉!你、你頭發發光了!」

吃下紅珠與藍珠后,梅普露看著莎莉這么說。

「咦?」

莎莉從道具欄中取出手鏡,查看頭發是不是真的變成梅普露說的那樣。

結果見到頭發宛如灑滿星塵,閃閃發光。

「嗯?梅普露,你的眼睛也變色了耶?」

莎莉將手鏡借給梅普露照。

梅普露往鏡中一看,發現左眼變紅,右眼變藍了。

「唔咦咦!會、會不會變回去啊……」

「我、我也不曉得。」

結束夜空下的神奇晚餐后,兩人起身離席。頭發依然閃閃發光,眼睛也仍變了色。

這時,卡牌上的字改變了。

莎莉將它念了出來。

「【感謝二位光臨。本次招待的是提味太過頭的失敗作,若不嫌棄,請再次撥冗前來。這是一點致歉的小禮物,不成敬意。】」

桌上咚地一聲,忽然多出兩個罐子。

莎莉跟著拿起來,梅普露看著它們問:

「那是什么?」

「【罐裝星空】。」

「有、有什么效果。」

莎莉清咳一聲,刻意改變嗓音念起道具說明。

「上面說這是失敗主廚的失敗作,不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