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話 宦官與娼妓

第一卷??終話 宦官與娼妓
? 「干活了,去吧。」

?貓貓在老鴇的催促下,被迫搭上一輛十分豪華的馬車。

?今宵的活兒似乎是某位貴人的宴席。

?貓貓被帶往京城北方的大宅,禁不住嘆氣。

?眾小姐以及其他數人,都穿著華麗衣裳,一個個朱顏粉面。一想到自己也跟大家是同個模樣,就莫名地坐立難安。

?一行人通過長廊,步上螺旋階梯,讓人帶到一個大房間。天花板上吊著燈籠,赤紅流蘇搖曳生姿。

?鋪滿了紅毛地毯的地板上,重重堆疊著好幾層走獸毛皮,今宵的客人就坐在上頭。

?(好個富可敵國。)

?上頭約有五人橫著坐成一排,比貓貓想像得還年輕。

?看到火光晃動映照出的幾名年輕人,白鈴小姐伸舌舔嘴。身旁的女華小姐頂了一下她的側腹。妖媚撩人的小姐手腳快得嚇人,連老鴇也拿她沒轍。

?(就不能早點介紹嗎?)

?據說此次的客人是侍奉朝廷的高官,似乎是李白介紹的。

?既然是李白的相識,貓貓的債款應該也會減少一點。

?也罷,由于遣散費比想像中還要豐厚,所以貓編無須賣身,只要這樣做短工就沒事了。

?(那老太婆,竟給我嘖了一聲。)

?看來老鴇千方百計,就想讓貓貓做娼妓。

?這幾年來,她的行動更是明顯。

?她好幾次叫貓貓別再學人賣藥,但貓貓辦不到。自己的興趣絕不可能從藥學變成歌舞。

?話說回來,房間里的每一只酒壇,每一塊墊子都讓人目眩神迷。

?(就算把哪件小家俱順手帶走,大概也沒人會發現吧。)

?不可不可。貓貓搖搖頭。

?把娼妓叫到宅第里比在青樓設宴更花錢。豈止如此,叫來的還是斟一夜酒就要花掉一年銀兩的當紅名妓。

?竟然能一次叫來綠青館的三姬——梅梅、白鈴與女華,可見有錢人就是有錢。

?貓貓是被帶來襯托三姬的幾人之一。

?雖然受過基本教育,但貓貓不會吟詠詩歌,不會彈二胡,更不會翩翩起舞。她頂多只能放亮眼光不讓客人酒杯空著,其他恐怕什么也做不來。

?貓貓將臉部肌肉固定為笑容后,慢慢將酒倒入空酒器里。

?所有人都為小姐們的詩歌或舞蹈如癡如醉,不會看貓貓,所以輕松多了。也有人跟其中一名綠葉開始下棋。

?(哦?嫌無聊嗎?)

?明明眾人都在飲酒作樂,欣賞樂舞,只有一人卻低垂著頭。

?身穿上好綢緞衣裳的年輕人,立起單膝坐著獨自痛飲。

?只有那塊地方的空氣一片灰濁。

?(會害我沒工作做的。)

?有些方面莫名認真的貓貓拿起滿滿一瓶酒,坐到陰沉男子的身邊。

?光澤亮麗的劉海遮住了上半張臉,完全看不出表情。

?「別來煩我。」

?怪哉,這聲音彷佛在哪聽過。

?貓貓思考的同時,手已經動了起來。

?她沒想到這這樣會有失禮數或是逾矩。

?貓貓注意著不要碰到男子低垂的前額,輕輕撩起劉海。

?美如冠玉的面龐露了出來。

?鬧別扭的表情,霎時變成了驚愕。

?「壬總管?」

?雖然臉上沒有明眸皓齒的笑容,聲音也不像蜂蜜般甜美,但的確是她見過上百次的宦官不會錯。壬氏貶了幾下眼睛。不知為何他盯著貓貓瞧,讓她非常的不自在。

?「你是何人?」

?「常有人這么問。」

?「有沒有人說過你化妝前后判若兩人?」

?「常有人這么說。」

?總覺得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對話。貓貓將拈起的劉海放回原位。結果壬氏把手伸了過來,試圖抓住貓貓的手。

?「為何要躲?」

?他用鬧情緒的表情看著貓貓。

?「請勿觸碰娼妓。」

?沒辦法,這是規矩。亂碰是要多付錢的。

?「我倒要先問你,你為何打扮成這樣?」

?貓貓別開目光,尷尬地回答:

?「小女子正在做短工。」

?「在青樓做?……你該不會……」

?貓貓聽出壬氏想說什么,半睜著眼瞪他。

?看來這人就喜歡懷疑別人的操守。

?「小女子并未單獨接客。還沒有。」

?「還沒有……」

?「……」

?貓貓無法回嘴。在還清剩余債款之前,難保嬤嬤不會硬是帶客人過來。目前只是因為有阿爹與小姐們遏止著,才能保住貞操。

?「不然孤買你好了?」

?「啊?」

?貓貓本來想回「總管說笑了」,忽然有個想法閃過腦海。

?「或許是個好主意呢。」

?「!」

?壬氏大為驚愕,表情顯得大感意外。

?總覺得這人今日沒有亂放光彩,所以表情格外豐富。天女的笑靨盡管美麗動人,卻不象是凡人會有的表情。

?貓貓偶爾甚至會覺得,這人搞不好是兩個靈魂塞在一個形魄里。

?「再一次回后宮工作也不錯。」

?壬氏垂頭喪氣。

?貓貓偏偏頭,不明白他是怎么了。

?「你不是討厭那里才辭職的嗎?」

?「小女子何時講過這種話了?」

?貓貓為了還債,還跑去求壬氏讓自己留下來,是壬氏要開除她的。

?即使麻煩事不斷,玉葉妃的侍女仍是份相當好的差事。試毒侍女這種稀有的行業,不是想當就能當上的。

?「硬要挑毛病的話,頂多就是不能做毒物實驗而已。」

?「這我絕對不會準。」

?壬氏將下巴靠在立起的膝蓋上。先是見他露出傻眼的表情,接著臉上浮現出了苦笑。

?「就是啊,你就是這種人嘛。」

?「總管是什么意思?」

?「有沒有人說過你講話太簡略?」

?「……常有人這么說。」

?苦笑漸漸轉變為純真無邪的笑容。

?這次換貓貓不高興地低下頭去。這時,壬氏伸出手來。

?「我說了,你為何要躲?」

?「因為規矩如此。」

?不管怎么講,壬氏就是不肯收回伸出的手。

?他定定地瞪著貓貓。有種不好的預感。

?「只是稍微碰一下無妨吧?」

?「不行。」

?「又不會讓你少塊肉。」

?「會減損我的氣力。」

?「一只手就好,只用指尖總行了吧。」

?「……」

?真煩。貓貓這才想起,這個男人就是死纏爛打。

?不得已,貓貓閉起眼睛,長嘆了一口氣。

?「只能用指尖喔。」

?話音甫落,某種東西按到了嘴唇上。

?睜開眼瞼一看,壬氏的修長指尖上沾了赤紅胭脂。

?趁著貓貓愣在那兒,壬氏收回了指尖,然后,他竟然將那指尖輕輕擱在自己的唇上。

?(這家伙……)

?兩根手指移開后,一抹嫣紅沾到了形狀優美的唇瓣上。

?壬氏瞇細眼睛,臉上浮現更為純真的笑靨。臉頰就好像也沾上了胭脂似的,呈現淡雅的櫻花色。

?貓貓肩膀微微顫動了起來,但因為壬氏用太過童稚的笑臉看她,害她無言以對,只好低下頭去別開目光。

?(會傳染給我的。)

?貓貓把嘴唇緊閉成鋸齒狀,臉頰變成了櫻花色。她明明沒在臉頰上涂胭脂。

?她好像聽見了嘻嘻笑聲,一看,周圍大家都在看他們倆。

?眾小姐帶著邪門笑容看著他們。

?真怕面對之后的狀況。

?教人坐立難安到了極點。

?不知是何時出現的,高順雙臂抱胸,一副累壞了的模樣。

?就像在說:總算辦成了一件事。

?貓貓莫名其妙,傷透腦筋,不太記得后來發生了什么事。

?只記得眾小姐追問不休,非常煩人。

?………………………………………………………………………

?數日后,一位玉樹臨風的貴人出現在京城的煙花巷。

?這名男子帶著連老鴇都為之眩目的錢財,以及不知為何長在蟲子身上的奇特怪草,要求換取一名姑娘。

?[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