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十一話 解雇

第一卷??三十一話 解雇
?? 「這該如何處理?」

?壬氏神色憂郁地望著文書。

?「該如何處理才好呢?」

?沉默寡言的侍從也望著文書。

?實在是個令人頭痛不已的案子。

?「關于日前風明一案,此為她老家以及相關人士的名簿,只是……」

?風明直接處刑,雖然未株連九族,但親屬財產全數充公,而且或輕或重,所有人都被判處以肉刑。

?唯一能慶幸的是主子阿多妃免于受罰。因為整件事被判斷為風明的獨斷專行。

?相關人士當中,也包括了老家生意的買主。原以為只是個養蜂農家,看來生意范圍還挺廣的。

?「后宮內約有八十人是相關人士的子女。」

?「兩千人當中有八十人啊,命中率挺高的。」

?「正是。」

?高順向眉頭緊鎖的主子詢問道:

?「要設法隱蔽嗎?」

?「辦得到嗎?」

?「只要總管開口。」

?只要自己開口……

?高順必定會照壬民說的去做。

?無關乎對錯與否,全聽壬氏的吩咐。

?壬氏深深嘆一口氣。

?相關人士當中記載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看來某個將賣藥的擄走,逼她賣身為奴的買主,似乎正是相關人士之一。

?「這下該怎么辦呢……」

?壬氏大可以輕易下決定,但他很怕看到自己選擇的行為,會讓那個姑娘露出何種表情。

?下達命令有何難。可是,如果這樣做違反了她的心意,不知道她會如何解讀此事。

?平民與貴人;貓貓如此區分自己與壬氏。無論是何等不情愿的命令,她到頭來大概都會接受。壬氏感覺被區分出的界線,似乎又多加了一道鴻溝。

?但如果隱蔽她的身分,又會如何呢?

?壬氏恣意將貓貓強留在她并不喜歡的地方好嗎?而且,如果此事讓那直覺靈敏的姑娘知道了……

?「壬總管。」

?高順出聲呼喚動腦思考的壬氏。

?「總管不是說她是一枚好用的棋子嗎?」

?侍從冷靜的一句話,讓壬氏緩緩撩開了劉海。

?………………………………………………………………………

?「集體解雇?」

?「是啊。」

?小蘭邊吃柿餅當點心邊說。柿餅是貓貓從果園擅自摘來柿子,偷偷掛在屋檐下做的,一旦穿幫恐怕會挨罵。不,實際上已經挨過罵了。這種事不可能不被紅娘抓到,幸好高順碰巧來訪,幫她解圍。聽到高順喜歡柿餅,紅娘不情不愿地說「下不為例」后,才放了貓貓一馬。

?「聽說啊,有點類似株連九族那樣,有過生意往來的商家之類的女兒都得辭職呢。」

?她口齒不清地說,貓貓點點頭。

?(聽起來,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貓貓的預感很準。

?貓貓在文書上的老家,正是做買賣的商家。既然風明的老家是養蜂農家,之間或許有過往來。

?(現在要是被解雇,我會很傷腦筋的。)

?貓貓還算喜歡現在的生活。

?當然,能回煙花巷的話她會很高興,但就算回去,也只會被滿腦子想著賺錢的老鴇抓去賣掉。

?介紹過李白之后,貓貓到現在還沒送其他貴客過去。

?這是一大問題。

?(鐵定會被賣掉。)

?貓貓跟小蘭告別后,決定去找那個她平常不會想見到的人物。

?「真難得。怎么喘成這樣?」

?在后宮的正門,面如冠玉的宦官口氣輕松地說。

?貓貓不只翡翠宮,其他四夫人的宅第都跑了一遍。

?「……!」

?「冷靜點,臉都漲紅了。」

?壬氏的天女容貌上,顯露出些微的焦急。

?「小……小女子,有……有話要說。」

?貓貓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壬氏瞇細了眼,不知為何,面色中帶有憂愁。

?「知道了,到里面說話吧。」

?貓貓被人帶到了宮官長室,又讓宮官長像以前那樣在外頭空等,貓貓覺得很不好意思。最近這陣子,她似乎為了阿多妃的事忙翻了天。貓貓向宮官長行過一禮后進入室內。

?壬氏已經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放在桌上的文書。

?「你無非是對此次的集體解雇有疑問吧。」

?「是的,請問小女子將會受到何種處置?」

?壬氏不作答,而是將公文拿給貓貓看。高級紙張上的名單當中,也有貓貓的名字。

?「換言之,小女子將遭到解雇了。」

?(該怎么辦呢?)

?一旦要遭到解雇,貓貓的身分不允許她說不。貓貓非常清楚自己只是個小小宮女。她依然面無表情,克制著不露出搖尾乞憐的眼神。結果出于平時的壞毛病,變成了像在看毛蟲一樣的表情。

?「你想怎么做?」

?察言觀色般的語調當中,不帶平素那種甜言蜜語,反倒像是撒嬌似的語調,稚氣未脫的語調。不同于聲音,只有臉上是一副嚴肅僵硬的神情。

?就跟日前阿多妃離去的前一晚,他的那種聲音一樣。

?「小女子只是個小小宮女。只要總管吩咐,無論是雜工,廚娘或是試毒侍女,小女子都會照做。」

?貓貓誠實地說道。只要有人命令,她愿意盡己所能完成職責。縱然薪俸減少點,她也不會有怨言。只要能延后賣身,她就可以去找新顧客或是什么的設法脫困。

?(所以,拜托別叫我走。)

?貓貓自認為已經盡最大所能,請人家繼續雇用她了。

?然而青年的表情依然僵硬,忽然別開了視線,然后輕嘆一口氣。

?「知道了,遣散費我會多給點。」

?青年聲音冰冷,臉低垂著看不見表情。

?交涉失敗了。

?………………………………………………………………………

?高順深深嘆一口氣,心想把今天算進去,不知是連續第幾天看主子鬧別扭了。

?公務方面目前沒受影響,然而主子一回自己房間就坐到墻角去郁郁不樂,真希望他行行好放過自己。

?陰沉到都快飛出霉菌孢子了。

?擁有妍麗天女般笑靨與蜂蜜般嗓音的青年蕩然無存。

?貓貓在收到解雇通知后,隔周就出宮了。聽說她雖然不陪笑,但很懂禮數,受過照顧的地方一間一間都去辭別過了。

?玉葉妃原本遲遲不肯答應,然而聽到是壬氏的決定后,也就暫時讓步了。而且還不忘拋下一句狠話:「之后后悔別來怪我。」

?「也許當初選是該挽留她的。」

?「什么都別說了。」

?高順雙臂抱胸,眉間皺紋變得更深。他想起以前的事情。

?這人以前弄丟了喜愛的玩具時,都是何種反應?自己費了多大的工夫,才能找到更新奇的玩具給他?

?或許不能將她當成玩具看待。

?壬氏就是不想把那姑娘當成工具利用,才會放棄挽留她。所以給他重新安排一個不同性質的姑娘,又有什么意義?

?真是太難辦了。

?「若是無可取代,也只好準備真貨了。」

?高順用壬氏聽不見的音量喃喃自語后,無意間想起了一位人士。是一位對那姑娘的老家知之甚詳的武官。

?「實在費事。」

?勞碌命的高順搔了搔后頸。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