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九話 蜂蜜 其參

第一卷??二十九話 蜂蜜 其參
?? 「玉葉妃送來的信?」

?「是的,盼咐要直接交給本人。」

?「但阿多娘娘去參加茶會了。」

?身材豐腴的侍女長風明為難地看著貓貓。

?貓貓打開遞出的信匣,里面沒有書信,只有小瓶子與喇叭型的一朵紅花。瓶子飄出不常聞到的甜香。

?風明似乎也看出這是何物了,肩膀抖動了一下。

?(猜中了嗎?)

?貓貓撥開信匣中的小瓶子。一小張紙露了出來,上面條列出風明能看懂的詞語.

?「小女子有事想與風明侍女長談談。」

?「知道了。」

?(直覺靈敏的人談起事來容易多了。)

?風明面色僵硬,請貓貓進了石榴宮。

?風明自己的閨房跟紅娘的閨房幾乎是同樣構造,不過物品都堆在房間角落。看來已經打包好了。

?(果然。)

?貓貓被她請進房間里,隔著圓桌相對而坐。桌上有可以暖身子的姜母雜茶,搭配偏硬的面包當茶點,上頭淋著蜂蜜煮水果。

?「究竟是什么事?大掃除已經做夠了喔。」

?聲調雖然溫柔,語氣卻在刺探人。她明知貓貓的真正來意,卻不會主動提起。

?「是,侍女長何時要遷居呢?」

?貓貓看了看放在房間角落的行李。

?「直覺真靈敏。」

?風明霎時用冰冷的口吻說了。

?大掃除不過是表面上的理由。

?在祝賀新年的同時,為了迎娶新一位上級嬪妃,阿多妃必須離開這座宮殿。

?后宮不需要不能生子的嬪妃。

?縱然是長年廝守的嬪妃也一樣,阿多妃沒有夠硬的后臺。

?一直以來,想必是與皇帝身為乳姊弟,比親骨肉更深遠的關系維持了她的地位。

?至少若是產下的男嬰能活下來,阿多妃就能抬頭挺胸了。

?(阿多妃可能已經……)

?身姿如青年般英氣煥發,而且不具有女子的體香。

?簡直就像女子成了宦官。

?貓貓不喜歡用臆測的方式論事。

?然而如果是確定的事實,也只能說出口了。

?「阿多妃已經無法生子了吧。」

?「……」

?沉默意味著肯定。

?風明的表情愈來愈緊繃。

?「生產時出了事,對吧?」

?「這跟你應該沒有關系吧?」

?中年侍女長瞇起眼睛。

?溫柔體貼的女子蕩然無存,眼睛深處燃燒著敵意。

?「不能說與小女子無關。因為接生時,我的養父在場。」

?風明站起來,看著不帶個人感情陳述真相的貓貓。

?后宮的醫官總是人手不足,所以庸醫才能一直維持如今的地位。

?因為如果擁有醫生這種特殊職能,沒有必要特地成為宦官。阿爹為人魯直,想必是被人花言巧語當了替死鬼。

?「不幸之處,大概在于不巧碰上皇弟出生吧。將雙方放在天秤上比較的結果,阿多妃的臨盆就被延后處理了。」

?難產的結果,孩子是平安誕生了,但阿多妃失去了子宮。

?而孩子也早夭。

?曾有人懷疑如同日前的毒粉案,阿多妃之子是否也死于同個原因;不過貓貓認為不是。她不認為阿爹人在后宮時,會讓當時身為東宮嬪妃的阿多妃使用那種有毒白粉。

?「風明侍女長是否認為是自己的過錯?當時代替產后身體欠安的阿多妃,應該是您負責照顧娃兒的。」

?「……你還真是無所不知呢。明明是沒醫好阿多娘娘的庸醫之女。」

?「侍女長說得是。」

?醫療無法用一句「莫可奈何」打發。這是阿爹說過的話。

?即使被罵作庸醫也甘心接受,阿爹就是這樣的人。

?「而這個庸醫應該禁止過大家使用含鉛白的白粉吧。聰慧如您,不可能因為這種原因害死娃兒。」

?貓貓打開信匣里的小瓶子,濃稠的蜂蜜晶亮耀眼。貓貓將一起放在匣中的紅花銜進了嘴里。

?嘗得到花蜜的甜味。貓貓捻著花朵,用手指轉動它。

?「花卉當中很多含有毒素,例如烏頭或蓮華躑躅。它們的花蜜也具有毒性。」

?「我知道。」

?「我想也是。」

?既然家里是養蜂人家,有這種知識也不奇怪。

?成年人會產生中毒癥狀的毒物,她不可能拿來喂嬰兒。

?「可是,您不知道普通的蜂蜜當中,竟然混有只對嬰兒生效的毒素。」

?不是臆測一,是確信。

?雖然少見,但的確有這種毒素,只對抵抗力弱的嬰兒生效。

?「您沒想到自己試毒沒事,認為營養豐富而喂給娃兒的生藥竟然適得其反。」

?于是阿多妃的孩子夭折了。

?死因成謎。

?當時的醫官也就是阿爹羅門,由于此事加上生產時處置不當,以屢次失職為由遭人逐出后宮。而且被判肉刑,挖掉了一邊膝蓋的骨頭。

?「侍女長是不想讓阿多妃知道吧。」

?知道自己是害死主子唯一孩子的原因。

?「所以,您起了除掉里樹妃的念頭。」

?里樹妃在先帝掌朝時,很親近年長的媳婦阿多妃。

?據說阿多妃也很疼愛里樹妃。說不定她一直在暗中守護著年幼的里樹妃,不讓先帝寵幸她。

?一個是離開爹娘的年幼女童,一個是無法生兒育女的女子。兩者之間產生了一種相互依一存的關系。

?然而有一天,阿多妃突然拒絕里樹妃上門。因為不管她登門拜訪幾次,都被風明趕了出來。

?就這樣,后來先帝駕崩,里樹妃出家。

?「里樹妃一定告訴過您蜂蜜有毒的事吧。」

?假如里樹妃繼續頻繁造訪,也許會把這事告訴阿多妃。聰明的阿多妃聽到這話,也許會察覺到什么。

?只有這點,風明必須避免。

?以為出家后再也不會踏進后宮的小女娃,竟然重返后宮。

?而且是同樣作為上級嬪妃。

?作為逼迫阿多妃退宮的地位。

?然而這個小女娃恬不知恥,居然還來向阿多妃尋求母愛。

?不識大體,不諳世事的小女娃。

?所以,風明起了除掉她的念頭。

?穩重而善解人意的侍女長蕩然無存,留下一個冷眼看人的女子。

?「你要什么?」

?「小女子一無所求。」

?貓貓脖頸后方的神經變得過敏。

?背后的架子上有方才切過面包的菜刀。雖然只是在鐵板上開洞而成的粗糙刀具,對嬌小的貓貓卻能構成威脅。

?這點距離,風明只要伸手就構得到。

?「什么都行喲。」

?風明甜言蜜語。

?「講這種話沒有意義,您自己應該很清楚吧?」

?聽貓貓如此說,風明咧嘴笑了。在這連陪笑都稱不上的表情底下,究竟都塞了些什么感情?

?「……欸,你知道你最珍愛的人最珍愛什么嗎?」

?風明帶著一絲冷笑對貓貓說了。貓貓搖搖頭。她不可能知道什么該排第一,無論是人還是物。

?「我奪走了她最珍愛的人,奪走了她一直當心肝寶貝疼愛的娃兒。」

?從初次服侍妃子起,風明就知道自己將不事二主。她尊敬這位雖身為女子,卻意志堅定,能與東宮以相同觀點對談的女丈夫。

?比起自己向來對爹娘唯命是從,只會照著人家說的去做,這位妃子不知道讓她受到了多大震撼。風明微笑著說道:

?「阿多娘娘那時也說過,孩子是順應了天意,要我們不用耿耿于懷。」

?孩童能否活過七歲要看造化,只要染點小疾就很容易喪命。

?「我明明知道阿多妃夜夜以淚洗面。」

?說完,風明的臉慢慢低垂下去。貓貓聽見了類似嗚咽的聲音。

?方才都還堅毅不拔的侍女長不見蹤影,只留下一個懺悔的女子。

?這十六年來,她究竟是抱著何種心情在服侍阿多妃?也不尋個丈夫,只是一心為了她鞠躬盡瘁。

?貓貓不能體會她的心情。貓貓沒有過如此珍愛一個人的心。所以貓貓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她會愿意接受貓貓接下來的提議嗎?

?數日以來貓貓查閱文籍的事,應該已經報告給壬氏知道了。

?貓貓沒什么事瞞得過那個掌理后宮的宦官。她不認為能像芙蓉公主那時一樣掩飾得過。

?也不該掩飾。

?聽過貓貓的說法后,壬氏會擒拿風明到案。

?而極刑是無可避免的,不管有什么狀況。

?十六年前的真相也會大白。

?所以就算在這里將貓貓滅口也一樣。

?遲早會穿幫的。

?聰明的侍女長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貓貓只能做到一件事。

?不是請求減刑,也不是對阿多妃的安頓方式有所置喙。

?她只能將兩個動機減為一個。

?只能永遠在阿多妃面前隱瞞那個動機。

?貓貓知道講這種話很殘忍,因為等于是叫對方去死。

?即使如此,貓貓腦中只想得到這個法子。不具任何權力的小姑娘,只能做到這么點事。

?「結果不會改變。如果侍女長能接受的話……」

?請答應我的提議——貓貓懇求了她。

?(好累。)

?貓貓回到翡翠宮的個人房,一頭栽進硬梆梆的床。

?衣裳吸了汗水變得黏答答的。緊張時的發汗黏稠而氣味濃厚,因此相當不好聞。她很想洗澡。

?貓貓心想至少換件衣服,脫掉上衣,只見胸部到腹部纏著布條。她疊起了好幾層油紙,用布條固定。

?「幸好沒用上。」

?(被刀子砍到可是很痛的。)

?貓貓剝掉油紙,換上乾凈衣物。

?………………………………………………………………………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壬氏偏頭不解。

?誰能料到里樹妃的毒殺未遂案,會以兇手自首的形式破案?

?在翡翠宮的迎賓室,壬氏將此事告訴了不愛理人的侍女。這事已經通知過玉葉妃了。

?「事情就是這樣,風明跑來自首了。」

?「那真是值得慶幸。」

?不愛理人的侍女反應平平,竟然如此回答。

?壬氏手肘撐在桌上。高順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轉向他,但他不予理會。八成是想講他這樣有失莊重吧。

?「你知道些什么嗎?」

?他總覺得這姑娘有時候好像在謀劃些什么。

?「小女子不懂總管的意思。」

?「你好像讓高順搜集了一堆冊籍啊。」

?「是,可惜都白費了。」

?貓貓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讓人懷疑她是否把人當傻瓜。可能是自從上次壬氏惡作劇有點過火就開始不高興,但又覺得她好像平常就是這個調調。

?她還是老樣子,用看一灘爛泥般的目光看壬氏。失禮到這種程度,反而讓人覺得爽快。

?「就如同你說過的,動機似乎是為了維持四夫人的位子。」

?「這樣啊。」

?貓貓彷佛絲毫不感興趣地看著壬民。

?「很遺憾,阿多妃已經確定失去上級妃子的地位了。她將離開后宮,今后遷至南方的離宮生活。」

?「是這次事情造成的嗎?」

?貓貓反問道。

?看來對「貓」彈琴總算有用了。

?「不,原本就決定好了。是皇帝下的決斷。」

?不命其返歸故里,而是在離宮來個金屋藏嬌,或許是因為長年的夫妻情分還在。

?貓貓難得主動提問,讓壬氏忍不住想得寸進尺。他站起來走近一步,貓貓不知怎地,很有戒心地后退了半步。

?高順傻眼地看著他,就像在說「看吧」。

?看來貓貓果然選為了日前的小小惡作劇懷恨在心。

?她表現出這么強的戒心,壬氏也很困擾。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嬌小宮女低頭致意,正想從房間離開,忽然停住了腳步。

?一旁插著喇叭型的帶枝紅花做裝飾。

?「方才紅娘來裝飾的。」

?「是,開得不合時令呢。」

?貓貓捻起花朵,捏著花莖含入了嘴里。

?壬氏疑惑不解,緩緩走近,學貓貓的動作。

?「好甜。」

?「只是有毒。」

?壬氏把花噴了出來摀住嘴,高順急忙拿著水瓶過來。

?「沒事,不會要人命的。」

?舔舐嘴唇的奇怪姑娘,臉上浮現著甜蜜的淡淡微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