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八話 蜂蜜 其貳

第一卷??二十八話 蜂蜜 其貳
?? 「壬總管只是一時惡作劇過了頭,能否請你別見怪?」

?高順領著貓貓前往里樹妃居住的金剛宮。他的主子為了剛才那事,八成正在翡翠宮被玉葉妃她們狠狠訓斥。

?「我明白了,那么今后就由高侍衛去吸吮吧。」

?「吸……吸吮……」

?高順一臉復雜的表情。高順似乎沒有斷袖之癖,縱然對方是壬氏,好像也沒興趣去舔男人的手指。

?「高侍衛能諒解就好。」

?貓貓嘟著嘴,粗魯地跨步往前走。

?真是個死變態。偏偏又長得好看,所以才難對付。他一定用那一套騙倒了很多人。

?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要不是他位高權重,貓貓早就給他胯下一腳了。但最后理出的結論是,踢沒有的東西也沒用。

?就這樣想東想西之后,兩人來到了栽種著南天竹的簇新宮殿。

?里樹妃身穿淡紅衣裳,柔順的發絲以花簪綰起。

?比起園游會時的奢華服飾,貓貓認為還不如這般嬌柔可愛的服飾比較適合她。

?玉葉妃闖進來之后,貓貓為了查明在意的事情,請求面見里樹妃。

?里樹妃發現壬氏沒來,露出一副明顯的失望模樣。沒辦法,誰教那人就只有一張臉好看。

?「你想問我什么?」

?妃子以孔雀羽毛團扇遮嘴,悠間地坐在羅漢床上,但不具有其他嬪妃的威嚴架勢。還是個顯得有些怯生生的年幼妃子。

?雖然有著不負眾人口中美姬之名的姣好容貌,但還不具備女子的軟玉嬌香。身材比雞骨般的貓貓還要平坦。

?背后站著兩名意興闌珊的貼身侍女。

?里樹妃原本用不愉快的眼神看著陌生的雀斑宮女,但仔細看過后,似乎發現來者就是園游會那時的侍女。她先是睜大了眼睛,然后表情漸趨平靜。

?「娘娘討厭蜂蜜嗎?」

?本來可以先講點開場白再談正事,但貓貓嫌麻煩所以省略了。

?娘娘睜圓了眼。

?「你怎么知道的?」

?「都寫在娘娘臉上了。」

?(看就知道了。)

?原本大惑不解的臉龐慢慢鼓了起來。真的是太好懂了。

?「娘娘是否曾經吃蜂蜜壞過肚子?」

?里樹妃鼓著的臉頰更鼓,應該是承認了。

?「食物中毒之后變得不敢再吃該種食物,不是什么稀奇事。」

?鼓著腮幫子的里樹妃搖搖頭。

?「不是,我不記得了,因為那時我還是個娃娃。」

?里樹妃說她在機褓時期,曾經因為吃了蜂蜜而游走于生死邊緣。之所以不敢吃,也是因為奶娘或侍女再三叮嚀碰不得。

?「你會不會太沒禮貌了?冷不防地跑來,跟里樹娘娘講話這么不客氣。」

?貓貓廳到女子壞心眼的口氣。

?(你有臉說我?)

?此人在日前的茶會上,根本一點都不想幫不敢吃蜂蜜的主子說話。

?(你們就是這樣假裝站在她那邊吧。)

?這些有時會把外人讒構成壞人,假裝自己站在里樹妃這邊。不諳世事的年幼妃子會以為其他人都是敵人。這些人則一再嚼耳根說只有她們站在妃子這邊,讓妃子孤立無援。

?于是妃子只能依靠這些侍女,形成惡性循環。

?除非本人發現這是欺凌行為,否則事情恐怕不容易搬上臺面。不過園游會時,她們似乎是得意忘形了。

?「我是受壬總管之命來此,有什么疑問嗎?假如有意見,煩請各位直接問壬總管。」

?既然要狐假虎威,順便再給他添點麻煩吧。做這點小動作應該是可以的。

?真讓人期待滿臉發燙的侍女會拿什么藉口去接近變態宦官。

?「還有一點。」

?貓貓依然是面無表情,將視線拉回里樹妃身上。

?「娘娘是否認識石榴宮的侍女長?」

?妃子的驚訝神情就是答案。

?………………………………………………………………………

?「有件東西想請高侍衛幫忙尋找。」

?受到貓貓請求,高順此時人在宮廷的書庫。

?貓貓身為后宮宮女,基本上是不能離開后宮的。

?不曉得她知道了什么。

?那種淵博知識與冷靜性情令人無法想像她年僅十七,值得驚嘆。理性思考,處理事情的能力甚至讓高順惋惜她生為女子。當然,要屏除一部分癖好不說才行。

?一枚極易運用的棋子。

?明明只要將她當成這種存在利用就是了,本人雖然不會情愿,但想必也會同意。

?不用明說是誰也清楚得很,就是心智不如外貌成熟的吾主。

?「真是對不住。」

?高順低聲喃喃道。

?也許自己還是應該阻止主子過分的惡作劇。

?阻止了之后又會如何呢?

?想起貓貓懷恨在心的目光,一種怕今后會被下藥的不安閃過心頭。高順摸了摸開始稍稍令他介意的前額發線。

?………………………………………………………………………

?貓貓盤腿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翻書。窄床上擱著乳缽與藥研等等,墻上掛著曬乾的藥草。工具是托高順準備,或從尚藥局擅自借來的。

?「十六年前啊。」

?(原來皇弟也是在同一時期出生的。)

?貓貓手中有一本線裝書,書中匯整了后宮發生過的事情。

?這是她請高順拿來給她的。

?有個皇子在當今皇帝尚為東宮時誕生,母親與東宮為乳姊弟,也就是日后的淑妃。

?皇子于嬰幼兒時期死亡,之后直到先帝駕崩,組成了新的后宮之前,都不曾生下子嗣。

?(東宮時代的妃子,原來一直只有一人啊。)

?真意外,貓貓還以為這個色老頭一定從東宮時代就納了一大票妻妾。不敢相信他居然跟同一名妃子相守了十年以上。

?果然聽傳聞是不準的,還是要看典籍記載才行。

?十六年前。

?嬰幼兒死亡。

?然后……

?『醫官羅門,流放』。

?貓貓找到了熟悉的名字。

?浮上心頭的感情不是驚訝,而是恍然大悟。因為她早就心里有底。

?后宮到處生長的藥草,都是貓貓常用的種類。可以猜到那些并非野生植物,而是以前某人移植的。

?貓貓知道有個人會在自家周圍栽培藥草。

?「阿爹,你在搞什么啊。」

?貌似老婦,不便于行的男子。醫術高明到不該只在煙花巷當藥師的人物。

?貓貓的藥學師父,是遭人削去一邊膝蓋骨的前宦官。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