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五話 酒

第一卷??二十五話 酒
?? 「那真是太不幸了。」

?玉葉妃神色憂郁地對眼前的宦官說道。壬氏有如神仙中人的容顏當中,也含藏著憂傷。

?(說是一個大官死了。)

?貓貓無動于衷,只是待在那里。這樣或許很冷淡,但貓貓沒多愁善感到能同情長相與姓名都一無所知的人。而且此人年過五旬,死因說是飲酒過量。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貓貓試完了毒還是沒獲準退下。壬氏似乎吩咐紅娘去做事了,所以貓貓必須代為留在這里。因為沒有侍女陪同,宦官是不能與嬪妃交談的。

?重點在于壬氏吩咐的不是下級侍女貓貓,而是侍女長紅娘。

?(很可能有什么事情。)

?貓貓的這個直覺似乎猜中了。

?「你真的認為死因是酒嗎?」

?妍麗宦官的視線對著玉葉妃身后,也就是貓貓。

?酒類造成的死因不只一種。

?即使是嗜酒的貓貓,也知道酒喝多了傷身。藥物攝取過量就成了毒藥。

?長期飲酒會導致臟腑慢性中毒。一次攝取大量酒精,甚至可能致人于死。

?此次的情況屬于后者,據說死者跟幾個朋友宴飲之時灌下了大量的酒。說是把滿滿一壇子的酒一口氣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如此的確會致命。」

?貓貓淡定地說,來到了正門的哨所。她以前就是在這里把李白叫出來的。雖然簡樸的房間一如往常地空無一物,不過今日端出了茶與茶點,而且放了火盆取暖。

?「但是他只喝了平常一半的量。」

?壬氏說了。他指的當然是飲酒量。

?高順從來自后宮外頭的下女手里接過某件東西,下女一言不發地低頭致意。

?「我實在不認為浩然閣下會因為飲酒過量而死。」

?死去的男子似乎名叫浩然,是個能把整壇酒一飲而盡的豪邁武人,看壬氏與玉葉妃的反應,人品似乎也不錯。

?高順將方才從下女那邊收下的東西放到桌上。是個葫蘆。他將里頭的液體咕嚕咕嚕地倒進小酒杯里。

?「這是?」

?「跟宴席上喝的是同一種酒,從其他一同飲用的壇里拿的。浩然閣下喝的那壇灑了,全都流掉了。」

?「那么如果那壇子里下了毒,就無從檢驗了。」

?如果死因不在酒,接著能想到的就是這個可能性。

?「正是如此。」

?壬氏大概也知道這很難辦吧。但他還是想查明真相,不知那位武人是否于他有恩。

?(怎么不跟平常一樣散發多余光彩?)

?這陣子的壬氏比起從前,怎么看就是像個孩子。然而對貓貓而言,她寧可被壬氏不可一世、趾高氣昂地使喚還比較輕松。

?貓貓啜一口酒,然后伸舌舔嘴。

?(這是?)

?味道甜中帶咸。似乎是在原本帶有甜味的酒里加鹽調味過。

?(好像料酒一樣。)

?「味道頗為特殊。」

?貓貓對盯著自己瞧的壬氏說。

?「是啊,這是浩然閣下的喜好。他這人嗜甜如命,酒喝甜的,酒肴也只吃甜的。」

?壬氏觸景生情地接著說。他說不管準備了多高級的熏肉或巖鹽,他都從來不碰。

?「聽創他以前都吃咸食,但有一天突然變成嗜甜,連飯食都幾乎做成甜的。」

?壬氏面露稍許純真的笑容。

?「會得糖尿病的。」

?貓貓誠實地說出威想。

?「……不要把回憶拉回現實啦。」

?壬氏好像很掃興地說。

?(嗜咸變成嗜甜是吧?)

?貓貓喝光杯里剩下的酒,再拿葫蘆來倒,然后再喝光,重復這個動作幾次。

?壬氏與高順似乎一直盯著自己瞧,但貓貓不在意。等葫蘆里的東西減少到一半時,貓貓開口了。

?「宴會上的酒菜,有端鹽出來嗎?」

?「有,說是巖鹽、月餅與肉乾。這些也要準備一份嗎?」

?「不用,還沒準備好就喝完了。」

?既然有酒肴,真希望能早點拿出來。假如有咸香可口的熏肉,酒一定會更好喝。

?「呃,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壬氏不知怎地一臉傻眼地說。

?貓貓又倒了一杯。旁人用視線問她「還喝啊?」,但她不在意。除了試毒之外,這可是難得能喝酒的機會。

?貓貓把葫蘆里的酒喝到一滴不剩。她很想噗呼一聲大吐一口氣,但有貴人在場,她忍了下來。

?「浩然大人喝的那個壇子可以弄到手嗎?」

?「已經摔成碎片了。」

?「無妨。還有……」

?貓貓說「另有一事想請總管調查」。

?翌日,貓貓再次受到壬氏傳召。今日也跟昨日是同一個房間。

?平常會用宮官長的房間,不過宮官長這陣子似乎公事繁忙,宮女忙碌地進進出出。其他兩部門似乎也同樣繁忙,也許是因為年關將近。

?(果然。)

?請壬氏調查的事情都寫在書簡上,內容一如貓貓的預料。

?貓貓看著跟書簡一起帶來放在包巾上的碎片,上面沾了白色顆粒。貓貓拿起碎片,舔了一口。

?「舔了不會有事嗎?」

?壬氏伸出手來,但貓貓點點頭。

?「此物無毒,量沒有多到能毒害身體。」

?聽到貓貓意有所指,壬氏與高順偏頭不解。

?貓貓靠近放在一旁的火盆,替包裹報告文書的紙張點火,然后拿著酒壇碎片湊過去,火焰立刻變了顏色。

?「是鹽嗎?」

?湊過來看的壬氏說了。看來他還記得貓貓之前弄給他看的火焰顏色。

?「是的。看來酒里含有相當多的鹽分,酒漿乾掉后還能留下顆粒。」

?貓貓喝的酒里也含有鹽。不是酒里本來的鹽分,想必是將充當酒肴的鹽或什么加到了酒壇里。因為如果赴宴的人嗜咸,想必不會喜歡甜味較強的酒。

?一般來說會把鹽沾在杯緣飲用,假如是直接加入壇里,那么要不就是喝醉了,要不就是此人太懶。

?多少加點鹽不會有問題,然而浩然飲用的酒壇里,含有大量的鹽。

?「人體不可沒有鹽,但攝取過量會毒害身體。」

?就跟酒一樣,一次攝取過多可能致人于死。想到喝下的酒量與溶入其中的鹽分,即使成為死因也不奇怪。

?「不,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喝下這么咸的東西,再怎么樣都會注意到吧?」

?「不,浩然大人就是沒注意到。」

?貓貓打開報告文書給壬氏看,上頭列出了浩然的生活習慣。

?「壬總管說過吧,說浩然大人有一天突然從嗜咸變成嗜甜。」

?「是啊,是這樣沒錯……不會吧?不,這怎么可能……」

?壬氏似乎弄懂了,雙眼圓睜。

?「是的,我想浩然大人是嘗不出味道了——只嘗不出咸味。」

?浩然這名男子據說是位有才干的官僚,且秉性耿直。從簡單的報告文書就能看出,此人過著六根清凈的生活。

?文書指出自從多年以前妻兒死于時疫之后,此人就全心投入公務,酒與甜食是他的唯一樂趣。

?「有種疾病會讓人失去味覺。一般認為原因包括偏食,或是身心負荷。」

?越是認真處事的人,越會壓抑自己的內心。壓抑內心造成的負荷,遲早會變成一種病。

?「那么,是誰在酒壇里放鹽?」

?貓貓搖搖頭。

?「這就不是小女子該調查的了。」

?只要知道其他酒壇里也含有鹽分,而浩然又是個正經人士,壬氏應該心里就有底了。

?很多人無故厭惡正經人士,也許會趁著酒意對酒壇做點惡作劇。然而看到對方完全沒發現惡作劇而喝個不停,搞不好會想「乾脆加到他發現為止」。有句話創借酒裝瘋,但導致這種結果,那些當事人不知道做何感想。

?(我這樣逃避太卑鄙了。)

?貓貓自己也很清楚,她是不想成為某人受罰的直接原因。已經給了這么明確的線索,分明就跟直接指證沒兩樣。

?壬氏跟高順說了些話,高順從房間退下。

?壬氏心不在焉地望著高順離開的房門。仔細一瞧,壬氏的衣帶上附有串著小顆黑曜石的黑色流蘇。由于官服本身是黑的,貓貓之前完全沒發現到。

?(他在服喪?)

?是故意做得不顯眼嗎?

?「抱歉了,你幫了我個大忙。」

?壬氏對貓貓露出天女般的徵笑。

?「不會。」

?貓貓有點想問問壬氏與浩然是什么關系,但作罷了。

?(要是一個弄不好得知兩人有曖味關系,那就困擾了。)

?誰也不知道哪里潛藏著不正當關系。

?取而代之地,貓貓問了個不會出錯的問題:

?「大人是那么高尚的人物嗎?」

?「是啊,小時候受過他照顧。」

?壬氏沒再多說,瞇細了眼。緬懷過去般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個尋常青年的神情。平素從他那過度俊美的臉上,是感覺不出這種心情的。

?(這人畢竟也是個凡人呢。)

?由于看他那容貌,與其說是活人懷胎生下來的,毋寧說是千年桃花精還比較讓人信服,因此最近這陣子,貓貓開始覺得壬氏這個存在十分奇妙。就這么站了一會兒后,壬氏好像才終于想起似的,從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件東西。

?「葫蘆?」

?壬氏拿出了一只大葫蘆。貓貓聽見里面液體蕩漾的噗通聲。

?「是啊,雖然不是昨天那種。」

?壬氏說「這是謝禮」,交給了貓貓。

?貓貓拔開栓子,聞到酒精的氣味。

?(哦哦!)

?「自己小心點喝,別被抓到了。」

?「謝總管。」

?貓貓做了平常絕不會做的恭敬行禮。

?(挺貼心的嘛。)

?正在這么想時,不知不覺間,甜美膩人的臉蛋湊到了眼前來。

?貓貓下意識地身子往后退。

?終究還是平常那個宦官。

?「……看你的表情不像在謝我。」

?「是嗎?別說這了,請總管認真處理公務。」

?不知怎地,壬氏整個人抖了一下。看樣子是丟下公務跑來的。

?(閑著沒事的話是無妨,但偷懶就不行了吧。)

?「請總管還是趁公務尚少時處理完畢吧?」

?貓貓也不管自己幾乎沒在做事,試著講了一句。

?壬氏一瞬間露出不甘心的表情,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壞心腸地咧嘴一笑。

?「我有在認真當差啊。」

?「怎么個認真法?」

?壬氏手放在下巴上,像在追溯記憶。

?「在某條法案當中,有人主張為了避免年輕人沉迷飲酒,應當限制飲酒年齡。」

?「……」

?貓貓愣愣地張開了嘴。

?「說是要規定未滿二十歲禁止飲酒。」

?壞心眼的宦官面帶賊笑看著貓貓。

?「請壬總管千萬別讓這條法案通過。」

?「這我恐怕無法作主。」

?壬氏臉上浮現玉軟花柔的笑靨,看著貓貓不高興的表情。

?貓貓把嘴彎成了へ字形,總之先給他一個看肚子朝天的甲蟲般的眼神再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