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四話 誤會

第一卷??二十四話 誤會
?? 為期三天的返鄉假期轉眼間就結束了。

?見到了懷念的面孔,讓貓貓更想繼續待著不走了,但她不能怠忽后宮的職守,而且會給作保的李白添麻煩,不回去不行。

?最大的原因出在老鴇不知道想把貓貓的初夜賣給哪個虐待狂,這堅定了她的決心。

?(似乎遂心作了場好夢呢。)

?看到白鈴小姐面色異常紅潤,而李白又眼角下垂,變得活像顆蜜漬杏乾,貓貓不禁后悔酬勞支付得太多了。

?害得她下個賣身地點就這么決定了。

?一度嘗到天上甘露的李白再也無法甘于凡間貨色,讓貓貓多少有點同情起他來。老鴇一定會從李白身上榨取油水,弄個他半死不活。

?這方面貓貓就負不了責了。

?就這樣,貓貓帶著伴手禮回到了翡翠宮來,見到的卻是散發兇惡氛圍的天女般青年。

?在柔和笑魘的底下,可以感覺到蠱毒般的不祥之氣。

?不知為何,他死瞪著貓貓看。

?不管性情如何,美人就是美人。一位美人瞪起人來,還真有魄力。

?貓貓怕麻煩,想盡量少惹他,只低頭致意后就想前往自己的房間,但肩膀被人緊緊抓住了。只差指甲沒陷進肉里。

?「我在迎賓室等你。」

?蜂蜜般的聲音流過耳畔。即使是蜜,卻是烏頭蜜,其中有毒。

?后面有高順用眼神叫她死了這條心。

?還有玉葉妃看似在傷腦筋,兩眼卻在發亮。

?而且不知為何,紅娘用責備的目光看著貓貓。

?三名侍女也是好奇心超出了擔心。晚點想必會被打破砂鍋問到底。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貓貓放下行囊,換好侍女服之后就前往迎賓室。

?「總管有何貴事?」

?房間里只有壬氏一個人。他優雅地穿著素凈的官服,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手肘撐在桌子上。不知怎地,總覺得他態度比平常還惡劣。是自己多心了嗎?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就當作是自己多心了吧。

?高順這帖清涼劑不在,玉葉妃也不見人影。

?說得明白點就是如坐針氈。

?「你似乎回鄉去了啊。」

?「是。」

?「怎么樣了?」

?「大家都身體健康,令人欣慰。」

?「是嗎?」

?「是。」

?「……」

?「……」

?果然很快就沒了話題。

?「這個李白是何許人也?」

?「回總管,是小女子的保人。」

?(他怎么會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而且是今后的熟客,是寶貴的搖錢樹,彌足珍貴的一號人物。

?「你懂這個意思嗎?其中的意思。」

?壬氏用些許不耐煩的語氣詢問。聲音中不含平素的甜蜜。

?「是,小女子明白不是身分可靠的高官,是做不了保人的。」

?壬氏不知怎地,露出疲憊不堪的神情。也許是不高興聽到貓貓說廢話?

?「你拿到簪子了?」

?「大人分贈了好幾支,也禮貌性地送了小女子一支。」

?別看李白那樣,其實他是個闊氣的人。簪子造型簡樸,作工卻一絲不茍,且品味不俗。之后假若缺錢,就拿去變賣好了。

?「換言之,孤是輸給了一個做人情的禮物?」

?(孤?)

?不常聽到的第一人稱,讓貓貓偏頭不解。她還是覺得壬氏跟平素不太一樣。

?「孤應該也有送你,但你完全不來找孤商量。」

?壬氏擺出一副嘔氣的表情。臉上沒有天女的笑靨,看上去年紀就跟貓貓差不多,或是比她更年少。

?貓貓很佩服竟然有人換個表情就能變這么多。

?看樣子壬氏是不滿意貓貓找李白幫忙,而不是找他商量。真不可思議,麻煩事不要找上自己不是比較好嗎?或許因為他很閑才會這樣吧,寧可瑣事纏身也希望有人來找自己嗎?

?「非常抱歉,因為小女子想不到能支付什么代價,可以令壬總管滿意。」

?(找宦官去青樓,不會有失禮數嗎?)

?如果是純粹喝茶或吟詠詩歌的處所還另當別論,問題是那里也是尋花問柳的地方。貓貓不好意思邀請已失去男兒身的人去那里。

?最大的問題是,像壬氏這樣的人物,尋常娼妓若是碰上他,神女反而要變成火山孝女了。介紹這種人去青樓,貓貓必然會慘遭老鴇毒打一頓。

?「什么代價?你給了叫李白的家伙什么好處嗎?」

?不知為何,他一臉納悶。

?不只老大不高興,還夾雜了不安的表情。

?「是的,大人很高興能享受一夜春夢。」

?(看他那樣,十天半個月是清醒不過來了。)

?虎虎生風的武人遇上白鈴小姐,大概也就溫順如小貓了。而且還是只今后會送來金子的貓兒。

?一看,壬氏完全是一副面無血色的模樣。端著茶杯的手在發抖。

?(是不是房間冷?)

?貓貓往火盆里添木炭后,用團扇煽火。

?「大人似乎相當滿意,小女子的努力也沒白費了。」

?(還得努力找新恩客呢。)

?貓貓重新下定決心,捏緊了拳頭時,背后傳來茶杯摔碎的聲音,

?「總管這是怎么了?」

?陶器碎片灑了一地。

?壬氏鐵青著臉站著不動,衣服被茶水染出了水漬。

?「啊,小女子這就拿布來擦。」

?貓貓一開門,發現玉葉妃在那里笑彎了腰。

?高順也在,神色疲憊不堪。

?至于紅娘則是看著貓貓,好像拿她沒轍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紅娘靠近偏頭不解的貓|貓,然后一言不發地拍了她后腦杓一下。這個侍女長真是說動手打人就打人。

?貓貓莫名其妙地摸摸后腦杓,總之決定先去廚房找抹布再說。

?………………………………………………………………………

?「總管要鬧別扭到幾時?」

?高順覺得這人真是需要別人照顧。

?回到書房后,壬氏照樣趴在桌上不動。

?高順深深嘆一口氣。

?「請別忘記還有公務等著處理。」

?才剛收拾乾凈的桌子,又堆起了新的一疊文書。

?「我知道啦。」

?知道才怪。

?名為壬氏的人物不會如此孩子氣地回話。

?不會執著于一個玩具。

?后來高順費了一番工夫,才從笑得花枝亂顫的玉葉妃那兒問出事情始末。

?所謂作保的謝禮,其實是為李白引見夢寐以求的當紅名妓。實在想不到那個姑娘竟然會有如此人脈。

?不知道主子做了何種想像。唉,真是年少輕狂。漸入恬淡寡欲境地的三字頭如此想。

?壬氏雖多少恢復了鎮定,但心中似乎還有不滿。

?忙著把公務處理完去見她,結果人家卻跟陌生男子回鄉去了,想必是青天霹靂。

?但高順也沒那閑工夫一直安撫小孩兒。

?壬氏總算開始替高高堆起的文書捺印。他迅速過目,只要認為不能捺印,就放到桌子旁邊。一收拾好,下官又立刻送上新的整束文書。

?高順看著被壬氏剔除的文書,覺得這些人真該再多動點腦筋。很多官僚試著讓上司批準為自己圖利的法案,而這些平白增加了年少主子的事務,看得高順很不忍心。

?不知不覺間太陽西沉了,高順點燃油燈。

?「失禮了。」

?看到下官進來,高順走上前去。

?「公務時間已過,之后再來吧。」

?「不,并非關于公務。」

?下官急忙揮手。

?「是這樣的……」

?下官愁眉苦臉,將一件急事轉告給兩人。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