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三話 麥稈

第一卷??二十三話 麥稈
? (對了。)

?貓貓在雞鳴聲中醒來,慢吞吞地走到了破房子外頭。屋子后頭有一小間雞舍與農具,另擺著木箱。看鋤頭不見蹤影,阿爹大概早就下田去了。他在距離煙花巷不遠一座林子的旁邊弄了塊田地。

?(腳明明不方便。)

?而且年紀也大了,貓貓希望他別再做農活,但阿爹怎樣也不肯。他就是喜歡用自己細心栽培的藥草調藥。因此這間屋子周圍,也長滿了奇形怪狀的草類。

?貓貓捏捏藥草檢查生長狀態,然后看看悄悄擺在那兒的木箱。看到那個用毛筆大書警告語「不準碰」的箱子,貓貓吞了一口口水。

?她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慢慢推開蓋子看看里頭。假如貓貓記得沒錯,里面應該裝了泡酒的材料。她還記得那東西生龍活虎,費了她一番工夫才捉到。

?「……」

?然后,貓貓裝作什么事也沒發生。如同「不準碰」的警告語所示,大家似乎都沒碰過。

?任何事情都要往好方面想,一定是本來就只有一條。就當作是這樣有什么不好?假如放了好幾條在里面,搞不好反覆經過幾次同類相食,就養出蠱毒來了。

?(不,那樣也不壞。)

?正在想這些事情之時,就聽到有人猛敲門的聲音。貓貓一邊搔頭一邊繞到屋子前面。

?「會敲壞的。」

?敲打關不好的門扉的丫鬟一臉慌張。不是綠青館的姑娘,而是別家娼館的見習娼妓,偶爾會來貓貓的藥鋪。

?「怎么了?找阿爹的話他好像不在。」

?貓貓邊打呵欠邊說,結果小丫頭抓起貓貓的手要她跟著來,就把她拉走了。

?貓貓被帶到離綠青館稍有距離的中堅娼館。規模雖然不大,貨色倒是不錯。在她記憶中,這里有幾名娼妓有好老爺關照。

?那么那里的小丫頭,究竟想帶貓貓去看什么?

?貓貓把一頭亂發綁成一束,拍了拍衣服的皺痕。沒換上寢衣就直接就寢,不知算是好還是不好,她原本想晚點借綠青館的浴室洗澡的。

?「小姐,我帶開藥鋪的來了!」

?小丫頭帶著貓貓從后門進入娼館,走向一個房間。那里有一群面帶倦容的女子,妝也沒化,神色不安地圍著某處。一看,一對男女躺臥在褥子上,嘴巴不住地流口水。被子上有吐過某物的痕跡。

?附近掉了支煙管,菸草葉散落在地。地上還有幾根秸稈,近處有個破裂的玻璃酒器。里面的液體都灑了,在褥子上形成水漬。獨特的氣味充斥四下。兩只酒瓶倒在地上,里面的液體也灑了。兩種顏色的水漬將被子涂抹成了奇異繪畫。

?貓貓一看到這些,惺忪的眼睛立刻清醒過來。她撐開男女雙方的眼皮,把過脈,將手指塞進他們的嘴里。在場的人似乎已經做過處理,一名娼妓的手指被嘔吐物弄臟了。

?貓貓按壓沒了呼吸的男子的心窩,把肚子里的東西擠出來。男子一嘔出唾液,貓貓立即將褥單拉過來,擦拭口腔內部。接著她挪動姿勢,往男子嘴里吹氣。

?可能是看到了貓貓的做法,一名娼妓也學著按壓倒地女子的心窩。女子跟男子不同,還有呼吸,因此很容易就把東西嘔了出來。娼妓看到,正想拿水給她喝。

?「不要讓她喝水!木炭,去準備木炭!」

?然而貓貓一叫,娼妓嚇得打翻了裝水的容器,急忙沿著走廊跑遠了。

?讓男子嘔吐,嘴對嘴吹氣,按壓胸膛,不知道重復了幾次此種動作。男子口里冒出了大量胃液,這才終于恢復了呼吸。

?貓貓累壞了,用人家拿給她的水漱口,然后呸一聲吐到了窗外。

?(一大早的,到底是怎么搞的啦。)

?貓貓連早飯都還沒吃,巴不得能直接睡回籠覺,但她忍著搖搖頭,把娼館小丫頭叫了過來。

?「麻煩你去找我家阿爹過來。他應該在南邊外墻旁的田里。只要把這拿給他,他就知道了。」

?貓貓請人準備木簡,在上面流暢地寫了幾個字后交給小丫頭。小丫頭一臉復雜地拿著它出去了。

?貓貓這次將水含在嘴里喝光,接著開始弄碎請人準備的木炭。

?(真會找麻煩。)

?貓貓一邊瞪著掉在地上的菸草葉,一邊大大地嘆了口氣。

?等了兩刻鐘,不便于行的老人才被小丫頭帶了過來。貓貓一邊覺得時間花得真久,一邊把細細搗碎的木炭拿給阿爹看。阿爹拿起幾種曬乾的藥草,和著炭粉給這對男女服下。

?「處理得還算可以吧。」

?阿爹如此說完,拾起掉在地板上的麥稈,仔細觀察它的前端。

?「只是還可以啊。」

?貓貓観摩阿爹一絲不茍的做事方式。他拾起掉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與菸草葉,然后觀察最早吐出的嘔吐物。

?(……)

?貓貓有觀察周圍的習慣,可以說是她這阿爹造成的影響。她這身兼藥鋪師父的養父,是個能聞一以知二、知三的人。

?「你認為這是什么毒藥?」

?阿爹的這種說話方式,是想讓貓貓學到一些事情。

?貓貓拾起掉在地上的菸草葉,拿給阿爹看。阿爹就像在說「答對了」,笑得臉上皺紋更是深陷。

?「你似乎沒讓他們喝水啊?」

?「這種情況喝水不是適得其反?」

?聽貓貓如此說,阿爹的頭偏成曖昧的角度,又像點頭又像搖頭。

?「要看情況。有時胃液會抑止毒素的吸收。在這種情況下,喂其飲水則適得其反。不過,假如是從一開始就以水調和的毒藥,或許反而應該稀釋。」

?阿爹就像在教小孩子一樣,講解得仔仔細細。貓貓至今仍然認為自己不是獨當一面的藥師,大概就是因為有阿爹在。庸醫比外貌看起來更像庸醫,或許也是因為她一直看著阿爹這號人物。

?貓貓看到嘔吐物里沒有混雜著菸草葉,覺得阿爹說的方法或許才是對的。這并不是注意不到的事,貓貓卻自己看漏了。大概是還在睡昏頭吧。

?貓貓正把這種方法記在腦子里時,小丫頭說「這邊請」拉了拉貓貓的衣襬。她總覺得小丫頭的神色看起來莫名地不悅,不知是不是她多心了。

?貓貓照人家說的,移動到備好茶水的房間。

?「抱歉了。」

?看得出來早已洗凈鉛華的女子,一邊切開金時地瓜一邊說。想必是這家娼館的老鴇吧。不同于小氣巴拉的綠青館老鴇,意然拿待客的茶點招待藥鋪,還真是大方。

?「我們就是做這行的。」

?貓貓只要能拿到蹦子就沒意見。坐她旁邊的阿爹性情好,容易忘事,因此必須由貓貓一文不少地索取。

?女子瞇細眼睛看著隔壁房間。那里睡著娼妓,再遠一點的房間則睡著男客。女子的表情抑郁寡歡。

?(那是殉情嗎?)

?這在煙花巷不是稀奇事。無錢贖身的男子碰上尚未期滿的女子,就只會想到這種事。就算講得再怎么好聽,相約來世再續前緣,也沒有任何例子能保證確有此事。

?貓貓邊吃人家端給她的金時地瓜邊想。茶是溫的,旁邊附上了麥莖。

?(講到這個,房間地上也有麥稈。)

?麥莖是中空的,好像是要拿這個當吸管喝茶。這家娼館不喜歡讓器皿沾上胭脂,因此似乎習慣以麥稈喝茶。

?話說回來,兒女之情真是件麻煩事。

?男子一身穿著都是上好料子。雖然看起來像個浪蕩子,但衣服使用上等棉布制成,里子縫工扎實。相貌也很俊美,情竇初開的姑娘恐怕三兩下就上鉤了。

?阿爹可能會罵貓貓不該用偏見思考事情,但貓貓不覺得那人會憂心于與娼妓無法修成正果就服毒。

?(看起來不像是被逼到非得尋死。)

?貓貓這人就是只要一在意起來,非得查個水落石出才肯罷休。

?「我去看看他們的病情。」貓貓確定阿爹向女子收了錢后,說完就離開了房間。

?比起娼妓,男子的病情嚴重多了。貓貓走向天井對面的男子房間,發現房門開了條縫。她從門縫看見了異狀。

?有個小丫頭高高舉起了小刀。正是方才那個滿臉不悅的丫鬟。

?「你這是做什么!」

?貓貓沖進房間,馬上搶走了小丫頭手里的小刀。

?「不要妨礙我!這種人死有余辜!」

?小丫頭撲向貓貓,想搶回小刀。由于貓貓個頭嬌小,縱然對手是個小孩,被對方拚命撲過來也可能敵不過。不得已,貓貓只好賞她一記鐵頭功,趁她畏縮時揮了她一巴掌。小丫頭被打得摔到地上后,就開始涕淚交加地嚎啕大哭。

?貓貓正在嫌麻煩時,聽到騷動的其他娼妓都進到房間里來。

?「你……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娼妓似乎當下就弄懂了狀況,貓貓還來不及說什么,就被帶到其他房間了。

?據說此次引發殉情風波的男子,原本就是個常惹事生非的客人。此人是富商的三公子,長相俊美,聽說每每對娼妓甜言蜜語,暗示要為對方贖身,等玩膩了就始亂終棄。而在遭拋棄的娼妓之中,也有人無心戀世而自盡。此人招人怨恨不是一兩次的事了,聽說還曾經在路上險些遭到怨氣難平的女子刺殺,或是被人下毒。又因為作父親的疼愛寵妾生下的兒子,有什么事都用銀兩擺平,讓此事更加難辦。據說最近他甚至央求老子,上娼館都要帶著護衛。

?「這孩子的姊姊在別家店做事。」

?熟知內情的娼妓一邊輕撫不停哭泣的小丫頭,一邊說道。據說遭男子遺棄的娼妓為了能夠贖身而高興,給做小丫頭的妹妹寫信提過此事。不久這小姑娘卻接獲姊姊自殺的噩耗,心里不知做何感想。

?「而且這孩子也很黏此次一起服毒的姑娘。」

?娼妓歉疚地抬眼看著貓貓。

?(意思是要我睜只眼閉只眼?)

?就是這么回事,對方跟貓貓說這些不幸的遭遇,八成就是要吸引她的同情,好藉此堵嘴。所幸騷動并未傳到阿爹他們待著的房間,只要貓貓不說,小丫頭就不用受罰。

?(真麻煩。)

?貓貓雖然心想「這種客人,喂他吃閉門羹不就得了」,但據說是娼妓自己迷戀對方。弄到最后還引發殉情風波,娼館這邊想必非常頭痛。娼館之人呈現出一種對貓貓他們感激萬分的氛圍,或許也是因為不管富商公子再怎么礙眼,幸好不是死在她們店里。

?而這點卻反而讓小丫頭覺得沒天理。

?(難怪了。)

?貓貓如此想。她今日是碰巧回家,但這幾個月來,貓貓都不在煙花巷這個小姑娘,也許知道阿爹何時不在家。況且一般來說,那種狀況應該是去找大夫,而不是。平素負責采買的藥鋪。

?如果是特地選了間沒人在的藥鋪,貓貓覺得這個小丫頭年紀雖然還小,卻相當毒辣。帶阿爹來帶得晚了,說不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大概那個男客就是如此受人怨恨吧。

?「我明白了。」貓貓簡短地說完,就回到了阿爹待著的房間。

?「難得你回來,真不知道怎么會出這種事。」

?阿爹口氣悠哉地說了。

?忙東忙西的,一大早的時間就這么耗光了。貓貓跟阿爹一同回到了原本的破房子。

?貓貓從阿爹手里搶走錢袋,檢查過里面金額之后還給阿爹。果不其然,里頭多了幾個銀鐘,大概是包括了堵嘴費。客人雖然病情沒什么大礙,但今后無可避免地得吃閉門羹了。不只是那家娼館,整個煙花巷都是。煙花巷這方面的情報網絡可是很嚴密的。

?貓貓坐到嘰嘰作響的椅子上,邋遢地伸開了兩條腿。結果浴室還是沒能借成。幸好這個季節不會讓人冒汗,但貓貓到處奔忙,,出了一身汗,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講到不舒服,殉情事件也是。她總覺得有點在意。那個連見習娼妓都恨之入骨的男子,就大家的說法聽起來,似乎是個相當精明的人物。這樣的男子會因為男女感情就鬧殉情嗎?

?(那么,會是娼妓想毒死他嗎?)

?貓貓心想也許不是殉情而是被逼著一起自殺,但隨即否定。男子曾被人下過毒,不太可能輕易吃下娼妓端出的食物。

?貓貓雙臂抱胸念念有詞,阿爹邊用藥研磨碎藥草邊看著她。

?「……不可以用臆測的方式論事喔。」

?阿爹喃喃地說。

?既然阿爹會這么說,可見他已經發現事情的真相了。貓貓不甘心地看了看阿爹,然后趴倒在桌上。

?貓貓試著回想現場的蛛絲馬跡。她喚醒記憶,想確認有無看漏任何細節。

?倒地的男女,散落地板的菸草葉,玻璃酒器,以及——

?貓貓這時想起,當時現場只有一只玻璃酒器。只要貓貓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的。而旁邊掉著麥稈,還有種類不同的雙色酒漿。

?「……」

?貓貓倏地起身,站到水甕前面。她用水杓舀起了水,又倒回水甕里。

?阿爹看著貓貓重復此種動作,嘆一口氣之后,把磨好的粉末裝進容器里。他站起來,拖著腳站到貓貓面前。

?「事情已經結束了。」

?阿爹摸摸貓貓的頭。

?「我知道。」

?貓貓把水杓放回水甕里,然后離開了破房子。

?(這不是殉情,是殺人。)

?而且是娼妓想殺了對方。

?這個敗家子善于花言巧語,對無數女子始亂終棄。而那名娼妓跟這男的現在正濃情密意。

?眾人必定會認為這次又是敗家子在暗示要為娼妓贖身了。不同于貓貓的看法,許多人似乎認為人的想法會受兒女之情所改變。只要添加這種謠言進去,日子一久就會弄假成真。

?那么娼妓是如何讓變得謹慎小心的男子吞下毒藥?

?很簡單,只要試毒給他看就成了。

?就如同貓貓平時做的那樣,首先由娼妓喝酒。男子確定娼妓喝了沒事,于是就喝下同一杯酒。所以才會只有一只酒器。

?然而如此一來,娼妓可能會先倒下,男子就不喝酒了。如同貓貓在園游會嘗到的那種毒藥,也有一些毒物是遲效性的,不過此次的毒物恐怕是菸草。那種菸草放進嘴里時刺激性強,會讓人立刻吐出來。

?假如妓女演技精湛,能喝下毒酒而不被看穿就厲害了,但實際上應該是使用了小工具。

?娼妓用麥稈當吸管喝了酒。平常就在使用的東西不會啟人疑竇。男子并沒有起疑心。

?至于說到她是如何使用麥稈避開毒物,則是利用了酒漿。現場的酒有兩種。兩種不同顏色的酒,加上透明的玻璃酒器。

?即使不到水與油差別那么大,縱然同樣是酒,不同的酒濃淡也不同。只要將比重小的酒輕輕注入比重大的酒里,就會形成兩層。玻璃酒器中注入不同顏色的酒看起來美觀,當成取悅客人的小花招使用不會引起懷疑,娼妓用麥稈只喝下面那層。然后男子沒用麥稈,從上面那層喝起。

?娼妓確認男子倒下后,自己也喝了上層的酒。只喝不會致死的量。

?之所以在周圍撒菸草,八成也是為了掩飾氣味,而且讓人誤以為他們吞了菸草。如果把自己也害死,就得不償失了。娼妓必定是精心策劃成害死男子之余自己又能存活,再于清晨行事。

?然后又有人正巧發現了他們。

?貓貓再次來到方才的娼館。她繞到后頭,前往昏倒娼妓躺著休息的房間。

?只見一名娼妓用手扶著欄桿,慵懶地仰望天空。看來是那名娼妓醒來了。她唱著童謠,笑得命薄如花。貓貓覺得雖是命薄如花,但也并不好惹。

?「小姐,你在做什么呀!」

?不是方才那名小丫頭,而是另一個丫鬟看到娼妓倚著欄桿,大聲嚷嚷起來。然后她將娼妓拉進屋里,關起了窗戶。

?試圖殺害男子的小丫頭,明明情同姊妹的小姐被毒昏,行為舉止卻不太合理。她為了讓男子回天乏術,故意去找藥鋪而不是大夫。而且她去把阿爹叫來時,也花了很多時間。難道她做這些事都不會擔心小姐嗎?都沒想到可能又有親近之人要喪命嗎?

?簡直像是知道她不會死才這么做,難道是貓貓多心了嗎?

?還有極其同情那個小ㄚ頭的娼妓,以及出手大方的老鴇。

?一旦產生懷疑,什么看起來都顯得可疑。

?(不能用臆測的方式論事,是吧……)

?貓貓慢慢將視線從關起的窗戶移向天空。

?當她在后宮時,她一直很懷念煙花巷,其實兩地本質上并無二致。后宮與煙花巷都是花園,也是鳥籠。眾人被關在此種空間之內,都受到了其中空氣的毒害。

?娼妓也是,藉由服食周遭的毒物,將自己也慢慢變成甜蜜毒藥。

?貓貓不知道那個敗家子還活著,會讓那名娼妓有何下場。也許敗家子會一狀告上官府說有人要毒死他。或者是正好相反,也許娼館會藉故威脅敗家子,說他糟蹋了商品。

?(怎樣都好。)

?都跟貓貓無關。對這類事情斤斤計較,在這條街上是活不下去的。

?貓貓懶洋洋地抓抓后頸,決定前往綠青館。她想還是借用一下浴室好了,于是慢慢開始走向目的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