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二話 返鄉

第一卷??二十二話 返鄉
? 貓貓成天說著想回來的煙花巷,并不是多遠的地方。

?雖然一座后宮就有一座城鎮那么大,但京城卻將這兩種地方都圍在里頭。

?煙花巷就在宮廷的相反方向,只要能越過高墻與深溝,走路就到了。

?(乘馬車去太奢侈了。)

?坐她旁邊的大漢李白手握韁繩,正在哼歌。

?因為他給人看過木簡,知道貓貓說的是真的。能見到憧憬的名妓,真有這么讓人高興?

?說是娼妓,卻不能與窯姐兒等同視之。有人賣春,也有人賣藝。

?越是人們口中的當紅名妓,越是極少接客。目的是藉此提高珍稀價值。

?喝一杯茶就得支付大把銀子,更遑論一夜春宵了。

?如此受人崇拜的存在,會變得如同當紅炸子雞,成為市民的憧憬對象。

?街坊姑娘當中,有些人甚至向往此道而請求進入青樓,即使只有少部分人能爬到那種地位。

?綠青館在京城煙花巷中屬于老店,聚集了從中級到最高級的娼妓。

?而在最高級的娼妓當中,有幾人被貓貓稱為小姐。

?從轔轔搖晃的馬車中,可以看見懷念的風景。

?貓貓魂牽夢縈的串燒店,散播了滿街的焦香味。

?水路旁柳枝搖曳,賣柴人沿街叫賣。

?孩子們一手拿著風車跑來跑去。

?穿過奢華氣派的大門,眼前就是一片色彩繽紛的世界。

?畢竟還是中午,上門的客人不多,但有閑來無事的青樓女子從二樓欄桿招手。馬車在門面堂皇的樓閣前停了下來。

?貓貓腳步輕快地下了馬車,跑向站在門口的老婆婆。

?「好久不見了,嬤嬤。」

?她對銜著煙管的乾瘦老婦說道。昔日人稱落淚如珍珠的的青樓女,如今眼淚早已枯乾,化做一棵枯樹。她拒絕贖身,賣身期滿仍繼續留在妓院,現在成了誰都敬畏三分的老鴇。真是歲月不饒人。

?「誰跟你好久不見啦,你這笨丫頭。」

?貓貓的心窩受到一陣撞擊。胃液倒流,嘴里發酸的感覺竟然令她懷念,實在不可思議。

?以前貓貓用這種方法,不知道吐出過幾次攝取過多的毒物。

?基本上算個好好先生的李白不明就里,撫摸著貓貓的背。

?表情在說「這個阿婆是誰啊?」。

?貓貓用腳尖踢土,蓋住弄臟的地面。

?身旁的李白擔心地看著貓貓。

?「哦——這人就是那個貴客?」

?老鴇品頭論足地瞧著李白。

?馬車交給店里的男傭去顧了。

?「體格不錯啊,相貌也俊。而且聽說你官運亨通不是?」

?「嬤嬤,這話不該當著本人的面說吧?」

?老鴇故作糊涂,把門前打掃的見習娼妓——娼妓的婢女叫來。

?「去叫白鈴過來。她今天應該在磨茶才對。」

?磨茶就是休息的意思。因為娼妓在沒客人上門時會以臼磨茶,而有此種說法。

?「白鈴……」

?李白喉嚨發出咕嘟一聲。白鈴是天下聞名的娼妓,據說擅長舞蹈。

?為了捍衛李白的名譽,有件事得先聲明,就是這種反應并不是對煙花女的低俗情欲,而是憧憬之情。

?因為僅僅只是能當面見到高不可攀的紅人并且同座飲茶,都是一種名譽。

?(白鈴小姐啊……搞不好真的可以有個萬一喔。)

?只要符合白鈴的喜好,她應該會表現得特別賣力。

?「李大人。」

?貓貓戳了戳在身邊發楞的大漢。

?「大人對自己的肱二頭肌有自信嗎?」

?「我聽不太懂,不過我自認為有在鍛煉體魄喔?」

?「這樣啊,請您好好表現。」

?丫鬟領著偏頭不解的大漢離開了。

?貓貓很感謝李白帶她來到這里。所以她還是想奉贈些相應的謝禮。

?若能度過一夜春宵,想必能成為一生的回憶。

?「貓貓。」

?低啞嗓音的主人,臉上浮現著可怕的笑意。

?「你竟然敢十個月不見人影,連個音信都沒有。」

?「沒辦法啊,我在后宮當差。」

?貓貓已寫過木簡,解釋了大致上的情形。

?「這兒本是不接生客的,我可是特別照顧你啊。」

?「知道啦。」

?貓貓從懷里取出一只袋子。

?這是至今在后宮當差賺到的一半薪俸,她特別請人家先付給她的。

?「這么點兒不夠喔。」

?老婆子看了看袋子里說。

?「我沒想到你會派白鈴小姐啊。」

?高級妓女的話作個一夜美夢應該都還能找零。李白想必也只要能看上三姬一眼,就心滿意足了。

?「如果只是喝個茶,能不能勉強算我便宜點?」

?「笨丫頭,看到他那胳膊腕子,白鈴哪有可能只看不碰啊。」

?(我想也是。)

?雖說最高級的娼妓不賣身,但并非不談戀愛。

?哎,總之就是這么回事。

?「那要算不可抗力……」

?「算你個頭。我可會好好記在帳上。」

?「我付不出來啦。」

?(就算把剩下的加進去也不夠耶,怎么想都不夠。)

?貓貓陷入沉思。怎么看都是強詞奪理,雖然司空見慣了。

?「這有什么,真付不出來,用身體支付也就是了。只不過是從官衙轉到窯子罷了,沒什么不同啦。即使像你這種瑕疵品,也還是有好事者喜歡的。」

?這幾年來,老婆子有事沒事就勸貓貓成為娼妓。這個把一生奉獻給煙花巷的老婆子全不認為娼妓是一種不幸的行業。

?「我還得再當差一年耶。」

?「那就多找點貴客過來。不要老頭子,要像剛剛那種能長期而適度地榨取的。」

?(嗯——果然會被削一筆啊。)

?貪婪的老婆子滿腦子就只會精打細算。

?貓貓已經受夠了賣身,因此今后只能適度送些犧牲品來了。

?(宦官也能成為尋芳客嗎?)

?如想起壬氏的臉,但那人不行。娼妓會認真起來,搞不好反而會把店給搞垮,不成。

?但是找高順或庸醫來又覺得似乎于心不忍。她不想讓老鴇榨取他們的錢。

?無處可以認識男子真不方便。

?「貓貓,老頭子應該在家里,你快去吧。」

?「嗯,知道了。」

?就算想破了頭,目前也想不到解決辦法。

?貓貓穿過綠青館的小路。

?穿過一條馬路,煙花巷頓時變得冷冷清清。

?路旁林立著簡陋小屋,還有等著破碗里堆起幾枚錢的乞丐或看得到梅毒痕跡的夜鶯。

?其中一間四壁蕭條的小屋就是貓貓的家。

?在僅有兩個泥土地房間的窄小民房里,有個人駝背坐在草席上,用乳缽磨東西。

?是個滿臉深皺紋,輪廓柔和,有如老婦的老翁。

?「我回來了,阿爹。」

?「哦,這么晚才回來啊。」

?阿爹一如往常地招呼貓貓,好像沒事似的,步履蹣跚地準備茶水。

?他拿個舊茶杯泡茶,于是貓貓喝了。雖然茶葉已泡到無味,但很溫暖,讓人全身放松。

?貓貓一點一滴說起至今的遭遇,阿爹只是邊聽邊應聲。

?吃過用藥草與芋頭增量的粥后,貓貓決定早早就寢。洗澡就等明日到綠青館還是哪里借浴室洗吧。

?貓貓在泥土地鋪上粗草席做成的簡陋眠床上縮成了一團。

?阿爹幫她蓋上幾件上衣,邊磨乳缽邊留心不讓爐火熄滅。

?「后宮啊。這就是命吧。」

?阿爹的喃喃自語,慢慢消失在睡意的深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