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十一話 李白

第一卷??二十一話 李白
?? 看來那件毒殺事件引發了不小風波。

?小蘭死纏活纏地追問貓貓。

?洗衣小屋后面成了下女閑扯淡的場所。她們在那里坐在木箱上,吃著整串的糖葫蘆。小蘭吃刷上糖水的山楂似乎吃得不亦樂乎。

?(她應該想不到我就是當事人吧。)

?小蘭嘴里塞滿山楂擺動雙腳的模樣,比實際年齡看起來更童稚。

?聽說她也是被賣進來的,但貧窮農村出身的小姑娘似乎非常滿意于現在的生活。開朗又健談的姑娘,比起被雙親賣掉的事情,似乎比較重視能不能溫飽。

?「是貓貓那邊的侍女吃了毒羹,對吧?」

?「是沒錯。」

?貓貓沒說謊,只是也沒說真話。

?「我搞不太清楚,只是大家都在討論她是誰。沒問題吧?」

?「沒問題。」

?貓貓不知道什么事沒問題,總之先表示肯定再說。

?貓貓莫名地感到坐立難安,于是一再支吾其詞,結果小蘭嘟起了嘴,似乎覺得拿她沒辦法。

?小蘭拿著只剩一顆山楂的竹簽晃啊晃的,猶如血赤珊瑚的珠簪。

?「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拿到簪子啥的?」

?「算是有。」

?包括禮貌性的在內,總共四支。貓貓把玉葉妃的首飾也算了進去。

?「這樣啊,那你可以出宮嘍。」

?小蘭無憂無慮地笑著。

?(嗯?)

?貓貓覺得好像聽見了不能置若罔聞的事。

?「你剛才說什么?」

?「咦?你沒有要離開這里嗎?」

?貓貓這才想起,櫻花講到她耳朵都要長繭了。

?是她自己當作耳邊風的。

?貓貓托著頭,覺得自己真是失敗。她搖搖頭責備自己。

?「怎么啦?」

?貓貓看了看一臉狐疑地望著自己的小蘭。

?「關于這件事,跟我說詳細一點。」

?看到貓貓表現出罕見的積極態度,小蘭挺起胸脯。

?「包在我身上。」

?愛聊天的姑娘告訴了貓貓如何使用簪子。

?………………………………………………………………………

?李白在練武之后,得知有人找他。

?他一面擦汗,一面把磨鈍的劍交給部下。練武場中飄散著帶汗臭味的熱氣。

?文弱的宦官將木簡與女用簪子交給了李白。附有桃紅珊瑚珠飾的簪子,只不過是之前送出去的幾支簪子之一罷了。

?他以為對方應該知道這是做個禮貌,不會當真,看來也不一定。

?雖然不好意思讓女子受辱,但讓人家當真了也很麻煩。

?不過假如是位美女,那就可惜了。

?李白一邊想著如何委婉拒絕,一邊看看木簡。

?「翡翠宮貓貓」。

?上面寫著這幾個字。

?翡翠宮的宮女只有一人收到這簪子。

?就是那個不愛理人的侍女。

?李白一邊滿腹懷疑,一邊準備更衣。

?后宮基本上是男性止步的。

?并未受過閹禮的李白,當然是禁止進入這個御花園的。他今后也不會進去,要是有那機會就傷腦筋了。

?雖然是如此可怕的處所,不過只要獲得特別許可,倒是可以叫出里頭的宮女。

?方法就是使用這支簪子。這是其中一種手段。

?李白借用中央門的哨站,等他叫的人出來。

?不怎么寬敞的房間里有兩人份的桌椅,兩側門前各站著一名宦官。

?從后宮那邊的門,出現了一名瘦小的宮女。

?宮女鼻子周圍覆滿了雀斑與黑斑。在美女如云的后宮,難得看到這么不顯眼的姑娘。

?「你是何人?」

?「常有人這么問。」

?愛理不理,講話平淡的宮女,用手掌遮起了鼻子附近。一張熟悉的面容出現了,就是她叫李白來的。

?「有沒有人說過你化妝前后判若兩人?」

?「常有人這么說。」

?姑娘并不顯得不悅,只是當成事實接受。

?李白姑且能理解她就是那名試毒侍女。

?但看到這張滿是黑斑的臉,跟那副妖艷的娼妓笑靨就是搭不起來。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竟然又把我叫出來,你知道這代表什么意思嗎?」

?李白雙臂抱胸,并翹起二郎腿。

?大塊頭武官倨傲地當面坐著,嬌小的姑娘卻毫不畏縮地說:

?「小女子有意返回故里。」

?她不帶感情地說了。

?李白用力抓頭。

?「你的意思是要我幫忙?」

?「是的,小女子聽說只要有人作保,就能暫時返鄉。」

?這姑娘講話真是驚世駭俗。

?李白真想問問她究竟知不知道這原本代表什么意思。

?看來這個名叫貓貓的姑娘,是想利用自己返鄉。這并不是可以找武官做的事。

?該創她大膽無畏,還是不要命了?

?李白以手撐著腮幫子,用鼻子哼了一聲。

?就算有人說他態度惡劣,他也絲毫無意改進。

?「怎么?小姑娘是要我活該讓你利用?」

?李白雖是人們口中的好漢,但瞪起人來,一張臉倒也挺兇惡的。

?兇到當他責罵偷懶的部下時,連不相關的人都會跟他賠罪。

?然而貓貓卻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只是無動于衷地望著他。

?「不,小女子這邊應該也能提供一點薄禮。」

?貓貓將捆起的木簡放在桌上。

?看起來像是引介信。

?「梅梅、白鈴、女華。」

?是女子的名字。李白有聽過這些名字。不,不只李白,很多男子應該都知道這些名字。

?「大人不妨到綠青館賞花作樂。」

?綠青樓是一晚就要花掉一年銀兩的高級青樓。方才那些名字,是此青樓人稱三姬的當紅名妓。

?「大人若擔心,只要拿出這個對方就知道了。」

?姑娘對李白露出只歪著嘴唇的笑臉。

?「你說笑的吧?」

?「請大人確認。」

?實在教人不敢置信。難以想像區區一個侍女,竟然在高級官僚都難以出手的青樓有人脈。

?這是怎么回事?

?李白一頭霧水,又抓了一遍腦袋時,姑娘忽然嘆了口氣站起來。

?「怎么了?」

?「看來大人似乎并不相信。抱歉讓大人跑這一趟。」

?貓貓迅速從胸前取出某種東西。那是兩支簪,一支是紅水晶的,一支則是銀簪。莫非她還有其他人能倚靠?

?「抱歉驚動大人了。小女子這就另請高明。」

?「等等,等等!」

?李白按住貓貓作勢要拿走的木簡。

?面無表情的貓貓,眼睛正看著李白。

?「大人意下如何?」

?姑娘用威嚇對手般的銳利視線望著李白。

?李白認輸了。

?………………………………………………………………………

?「這樣好嗎,玉葉娘娘?」

?紅娘從門縫看著貓貓。她整個人神采奕奕,開開心心地正在整理行囊。

?本人竟然還以為自己跟平常并無二致,真令人費解。

?「哎,也不過就三天嘛。」

?「是這樣沒錯。」

?紅娘抱起了想自己抓著家俱站起來的公主。

?「只是,她絕對沒弄清這當中的意思。」

?「是呀,可想而知。」

?其他侍女都在跟貓貓賀喜,但本人似乎沒弄懂狀況,還悠哉地回答:「我會買伴手禮回|來的。」

?玉葉妃站到窗邊,望著外頭。

?「真是,可憐的是那孩子啊。」

?娘娘雖然呼地嘆一口氣,臉上卻浮現淘氣的笑意。紅娘沒漏聽玉葉妃低喃的一句「真好玩」。

?這下恐怕又要鬧個天翻地覆了,真可怕。

?當壬氏好不容易處理完公務閑下來,造訪翡翠宮時,貓貓早已于前一天出發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