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九話 節慶過后

第一卷??十九話 節慶過后
?? 「還真是個活蹦亂跳的試毒人啊。」

?貓貓漱完口正在發呆時,神出鬼沒的閑人宦官現身了。

?都跑到離宴席這么遠的地方了,真虧他還能找到自己。剛才接在魚膾之后上的菜里有人下毒,貓貓將它吐掉,離開了宴席。

?(侍女那樣做應該會挨罵吧。)

?貓貓行事其實可以再穩便點,但她剛才辦不到。許久沒吃到的毒物十分柔和美味,差點讓貓貓想直接咽下去。試毒人如果吃毒吃得津津有味,就無法完成自己的職責了。貓貓迫不得已,只好離開宴場。

?「壬總管喜氣軒眉。」

?貓貓想跟平常一樣面無表情地答話,然而毒素的余韻讓她表情有點松懈。

?好像面帶笑容回答壬氏一樣,讓她有點生氣。

?「你才是滿臉喜氣吧。」

?貓貓忽然被壬氏抓住了手臂。他看起來倒是沒什么喜氣。

?「總管這是做什么?」

?「當然是要去醫局了。中了毒了還一副沒事樣,可不能當笑話帶過。」

?事實上,貓貓是真的好端端的。那一點點毒,只要不吃下去就沒事。

?話創回來,如果沒吐掉而是吃下去,不知道如今怎么樣了?

?好奇心令她全身發癢。

?此時一定已經全身麻痹了吧。

?(真不該吐掉的。)

?最起碼希望能獲賜剩下的羹湯。

?貓貓試著問了一下壬氏。

?「你是傻子吧?」

?結果得到壬氏傻眼的回答。

?「還請總管說我是積極進取。」

?好吧,以一般情況來說,這種進取心或許不要也罷。

?話說回來,平常不必要地大放光彩的壬氏,此時感覺似乎不太一樣。

?他頭上插著新的簪子,明明身上穿著跟方才同樣上好的衣服。

?不對,衣襟有點凌亂。也就是說發生過會弄亂衣服的事了?原來如此,是這么回事啊。這個可惡的東西。鐵定是拿天冷當藉口,去做些傷風亂俗之事暖身子了。

?甘露般的嗓音有些沙啞,柔和的笑靨也不見了。

?(原來一身光彩還能調節的啊。)

?還是說是翻云覆雨得累了?之所以沒赴宴,想必是拐著宮女、文官、武官或宦官去干什么了,要不就是反被人拐跑了。

?就當作是這樣吧。

?真是好興致啊。

?(現在這樣看起來倒還好一點。)

?雖然依舊是個俊俏小生,不過如今這樣子看來,反而還有幾分像是個年少青年。不,不如說看起來童稚了些。

?或許可以拜托高順,下次如果壬氏要來,請他云雨一番之后再來。

?人家會不會聽另當別論。

?「都是因為你離開時看起來一臉沒事似的,害得有人懷疑是否真的有毒,自己試吃了一下。」

?「哪個傻子做出這種事?」

?毒藥有著不同種類,有些吃了之后,毒性要過一段時間才會發作。

?「大臣在那兒發麻。那邊現在為了這事鬧得不可開交。」

?原來如此,這下社稷的將來堪憂了。

?「難得有這機會,若是能請大臣服食這個就好了。」

?貓貓在胸前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只布袋。是她收在胸墊里的嘔吐藥,昨晚她勤奮地調制好的。

?「我做的這個配方很猛,可以吐到整個胃翻過來。」

?「呃,不,這才叫毒藥吧?」

?壬氏用受不了她的口氣說。

?「我們這邊也有醫官,交給太醫就沒事了。」

?貓貓無意間想起一件事,停下腳步。

?「怎么了?」

?「小女子有一事相求,想請總管帶一位大人同行。」

?貓貓有件事無論如何都想弄清楚。為此,她需要找一位人物過來。

?「究竟是誰?」

?壬氏皺著眉頭,一臉不解。

?「可否請總管找德妃——里樹娘娘一起過來?」

?貓貓用嚴肅的口氣說。

?被叫來的里樹妃,對壬氏露出春風滿面的笑靨,對貓貓則是一副「哪來的丫頭?」的白眼。不知道是不是靜不下來,右手頻頻摩娑著左手。

?即使年幼,畢竟還是女人。

?本來要前往醫局,然而傻瓜高官害得醫局人滿為患,不得已,他們只好轉往無人使用的書房。這樣一比較之下,就會發現后宮與其他地方就連建物都有所不同。樸質無華的大房間,讓里樹妃露出有點鬧性子的表情。

?原本那一堆的貼身侍女,貓貓請高順都屏退了,只留下一人。

?貓貓用涼開水服下解毒藥。其實不服藥也不打緊,但人家告訴她以防萬一,而貓貓也對別人調配的藥品有興趣,于是就吞下了。號稱解毒藥,其實就是能把胃里東西全部凈空的嘔吐藥,讓貓貓大吐特吐,好不過癮。壬氏一直用傻眼的目光,看著貓貓邊吐邊露出滿足的神|情。竟然目不轉睛地盯著年輕姑娘嘔吐的模樣,果然是個失禮的家伙。

?不同于庸醫,這里的醫官醫術了得。

?貓貓一臉暢快的表情向里樹妃行過一禮。妃子冷眼看著貓貓。

?「失禮了。」

?貓貓靠近里樹妃。

?「!」

?她執起妃子的左手,掀起了長長袖管。溫潤如玉的手臂露了出來。

?「果然。」

?手臂上有著貓貓猜想的東西。

?本來應該觸感滑嫩的肌膚起了紅疹子。

?「魚貝類當中,有娘娘不能吃的東西吧。」

?聽見貓貓所言,里樹妃只是低垂著頭。

?「這是怎么回事?」

?壬氏雙臂抱胸問道。

?不知不覺間,他又散發出天女般的優雅氣質了。不過沒有平素那種笑臉。

?「有些食物不適合某些人吃。除了魚貝類之外,還有雞蛋、小麥、乳制品等等也是。像我就不能吃蕎麥。」

?壬氏與高順顯現出明確的驚愕之色。就像在說「你明明吃毒藥吃得面不改色」。

?(不用你們管。)

?貓貓有努力試圖適應,卻因為支氣管收縮而造成呼吸困難。而且最根本的問題是,這是吃下之后經胃部吸收而起疹子,所以難以調整份量,好得也慢。因此她死了這條心。

?她雖想再找機會試試,但后宮只有庸醫,恐怕試不了。

?「你怎么知道的?」

?嬪妃怯怯地開口。

?「先容我問一句,娘娘腸胃有無不適?看起來似乎沒有惡心或痙攣。」

?不嫌棄的話,我可以調帖瀉藥——聽到這句話,里樹妃猛搖頭。

?在憧憬的神仙中人面前講這種話實在有點過分。貓貓稍徵報了一下方才的仇。

?「那么,請坐下聽我說。」

?人不可貌相,做事勤懇的高順拉出椅子,里樹妃在椅子上坐下。

?「因為娘娘的膳食與玉葉娘娘的對調了。玉葉娘娘不挑食,因此膳食與皇上的御膳菜色幾乎一樣。」

?然而第一道菜與第二道菜,用的卻都是不同食材

?「娘娘是否無法食用鯖魚與鮑魚?」

?妃子點了點頭。

?貓貓沒有看漏她背后侍女的慌張神色。

?「只有無法食用的人才知道,這并非挑食的問題。所幸這次只起了蕁麻疹,嚴重時甚至會引起呼吸困難與心臟衰竭。換句話說,假如知情卻還故意讓人吃下,等于是下毒。」

?下毒兩個字讓旁人起了敏感反應。

?「里樹娘娘恐怕是不愿掃大家的興,因此不敢啟齒,但這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貓貓有意無意地讓視線停留在嬪妃與侍女之間。

?「還請千萬謹記在心。」

?貓貓提出忠告,但未指明對象。

?隔了一會兒后……

?「也請將此事告知日常膳食的配膳人員。」

?貓貓如此拜托壬氏,然而嬪妃與侍女似乎都沒多余精神傾聽。

?貓貓向貼身侍女詳細解釋了危險性,又寫下萬一發生狀況時的治療方法交給她。

?侍女臉色蒼白,不住點頭。

?(大概就威脅到這里吧。)

?帶來的侍女是負責試毒的女子。

?就是那個偷笑的女人。

?里樹妃離開后,貓貓注意到后方傳來的黏稠空氣,以及伸出來碰她肩膀的手。

?貓貓露出一種看乾掉的蚯蚓都還比較友善的冷漠眼神。

?「小女子乃是下賤之人,可以請總管不要摸嗎?」

?她委婉地告訴對方:少給我亂碰,你這混帳。

?「只有你才會講這種話耶。」

?「那就是大家都在跟總管客氣吧。」

?貓貓急步遠離壬氏的身邊。

?幾乎令人胃悶的膩人聲音讓貓貓嘆一口氣,尋找高順這帖清涼劑,然而忠心事主的侍從用目光請求著「拜托,你就忍忍吧」。

?「那么,小女子去向玉葉娘娘稟報了。」

?「你為何特地讓試毒的侍女陪同娘娘?」

?壬氏冷不防地一語道破。就是這樣才難搞。

?「總管此話是何意思?小女子不懂。」

?貓貓面無表情地回答。

?「那么,你是認為配膳人員弄錯了嗎?」

?「這小女子也不知。」

?貓貓裝傻到底。

?「回答我這個問題就好。所以遭人下毒的是德妃對吧?」

?「只要其他盤子沒有下毒的話。」

?那就是如此了。

?見壬氏陷入沉思,貓貓從房間退下后,靠著墻壁深深嘆了口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